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4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夜天子 第74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张府后宅,张铎倚坐在罗汉榻上,听着胞弟和儿子吞吞吐吐地对他说出提溪圈地的经过后,久久不发一语。张绎羞愧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抬头看看他,担心地道:“大哥?”

    张绎撑着罗汉榻,吃力地下了地,趿上蒲草鞋子,颤巍巍地往外走,张雨桐担忧地站起来,唤道:“爹?”

    张铎仿佛没有听见他们说话,哆哆嗦嗦地出了门,迈着沉重的步子,艰难地往前走。一路行去,仆役、丫环,俱都已经知道张家在提溪的领地被人割走一大块,眼见家主沉着脸色走来,纷纷大礼参拜,连呼吸都不敢稍重一点。

    就像是在演一部默片,张铎缓缓地向前走着,张雨桐和张绎默默地跟在后面,一路行去,所遇之人尽皆一一拜倒。终于,张胖子来到了张家的祖祠。

    张家的祖祠仿佛一座恢宏的宫殿,山门、正殿、侧殿、后殿、东西厢、钟鼓楼、碑廊……,沿着青条石的台阶步步而上,穿过依屋字三间面宽洞开的山门,缓步来到正殿。

    正殿面宽进深各三间,硬山顶,四往格梁式梁架,举梁平缓,前檐顾出,殿前屏风精雕细刻,玲挑剔透,巧夺天工,张胖子慢慢走进去,已长燃了五百多年的长明灯依旧在明亮地闪耀着。

    照料祖祠的张府家人见张胖子神情悲怆地进来,纷纷跪倒、叩头,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下。张铎往蒲团上一跪。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突然号啕大哭起来。张绎和张雨桐一见他下跪,忙也跟着跪下。听着他悲痛的哭声,二人也不禁泪流不止。

    张铎号啕地自责着,在祖宗灵位前叩首请罪,哭诉良久。他才泣不成声地道:“不肖后辈张铎,不能保住祖先风光,不能开疆拓土,反而失地丧民,令祖宗蒙羞,实在无颜继续做张氏家主了。今日在祖宗面前请罪。愿将家主之位,传于我儿雨桐……”

    张雨桐大惊失色,连忙叩头劝止道:“万万不可!父亲大人,小小失意算得了什么,当年越王勾践受了何等奇耻大辱,可他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究一雪前耻!儿愿与父亲一道重振张家。但凡对不起我张家的,早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张胖子凄然道:“为父无能,岂能厚颜继续担任张氏一门的家主,儿啊。这份重任,就由你担起来吧?!?br />
    张雨桐哪肯答应,他用力地磕着头。额头磕在青砖地上,已是血肉模糊一片。张绎也在一旁解劝,二人规劝好久,张胖子见儿子坚辞不受,他这一番折腾已是精疲力尽,也实在无力再说了,只好叹息作罢。

    张绎和张雨桐扶着满面泪痕的张胖子缓缓走出祖祠,就见祖祠外面御龙早已候在那里,一见张胖子出来,御龙马上欠身道:“知府大人,贵阳方面有重要消息过来?!?br />
    张铎疲惫地摆摆手道:“回去再说?!?br />
    御龙亦步亦趋地跟着张铎,到了后宅卧房,张铎登榻,将累赘肥胖的身子挪到榻上,躺下喘息半晌,才道:“什么事?”

    御龙坐在榻前锦墩上,低声道:“贵阳府下函,称朝廷知我贵州八山一水一分田,山路险峻、瘅毒浸淫,士子商贾便是由贵州去湖广武昌或是云南昆明,动辄也要三两个月,更遑论京畿,故有心逐步改善贵州道路。

    今年朝廷拨了一笔银子,准备用在州府之间的道路修建上,目前贵阳布政司属意于在石阡府或是咱们铜仁府之间选择一处,拨款修路,所以特意发函咨询大人您的意见?!?br />
    所谓咨询,其实就是让当地知府上书陈情,详细列举该地急需改善交通的必要。铜仁府和石阡府与外界交通的主要干线都是水路,石阡的交通几乎九成九是靠水路,只有不携重物的百姓才会由险峻的山路出入。

    铜仁也是一样,铜仁地处云贵高原向湘西丘陵地带过渡的斜坡区,境内河流纵横,水道交错,自古以来的长途联系与贩运,就是依靠乌江、锦江、舞阳河、松桃河等能够通船的河流,陆地上的驿道、便道、大道等极少。一旦要由山路通行,车马极难通过,大部分地区要靠脚夫肩挑背驮。

    东汉时候五溪蛮造反,朝廷曾经发兵镇压,结果大军到了铜仁,因山深水疾,舟船不渡,无法继续沿水路前行。想要走旱路,又因为山路崎岖,实在无法供大军通过,以致困在原地,辎重耗光,最后被一网打尽。

    自汉以后,例代朝廷和当地官府陆续修了许多路,可也只是相对于之前的险恶环境来说算是有所改善,还远远谈不上交通顺畅。

    这一次朝廷拨款修路,如果铜仁府可以争取过来,对铜仁当然是极好的一件事,不但在道路修通之后,可以振兴当地经济,便是在修路过程中,也能极大地刺激当地的经济发展。

    不过张铎听御龙一讲,忽地想到了之前长风真人给他下的判语:“命犯太岁,不宜动土!”

    张铎忽地一下子坐了起来,轻轻“啊”了一声,心中好不痛悔:难怪老天都不帮我,让我在牯牛圈地时吃了大亏,我儿和胞弟又说山苗不曾动过手脚,原来是我违反了天意动了土!”

    张铎痛悔地自语道:“我怎么忘了!我怎么居然忘了!如此重要的大事,我竟然忘了!”

    张雨桐和张绎面面相觑,不晓得他忘了什么事,御龙也是一脸茫然

    张胖子终于想通了,不是他太无能,而是因为他疏忽了长风道人的提示,逆天而行,这才遭到上天的惩罚,想通了这一点。张胖子心里顿时痛快了许多。

    张铎马上斩钉截铁地道:“石阡府出入路径皆为水道,比我铜仁更加不堪,此事我们就不要和石阡府争了?!?br />
    御龙一呆。忙道:“大人,一旦修路,需要大量石材、木材和劳工,可以振兴我铜仁经济??!道路一旦修通。对我铜仁更是有莫大好处,尚未离开铜仁府的那些土司们听说此事,俱都欢欣鼓舞呢,我们岂可把这大好机会拱手让与他人!”

    张铎摇头道:“御龙,你不懂,这件事。我们铜仁不能相争,让给石阡府好了?!?br />
    御龙还待再说,张铎已经闭上眼睛,不耐烦地道:“就这么决定了!老夫累了,你退下吧!”

    御龙在榻前呆呆站了许久,直到张雨桐悄悄递来一个眼色,这才恨恨地一跺脚。长叹而去。

    铜仁府此时还有几位观望风色的土司没有离开,听说这个消息后大为不满,马上赶去见张铎,张绎恼恨他们先前明哲保身。对他们见都未见,只让张雨桐出去答对了一句:“本府不舒服,不见!”

    众土司只好愤然离开铜仁。一路走便一路把张铎争也不争,就把朝廷拨款修建官道的机会让给石阡府的消息散布了出去,一时间各地官绅、民众大为不忿。

    张胖子是铜仁府的牧守官,理应为地方争取好处。而今他却把一桩大好事拱手让给石阡府,铜仁士绅百姓岂能满意,因此一事,铜仁士绅百姓对张胖子的不满已经发展到了极致。

    但是张胖子对此却并未察觉,也许是因为他正沉浸于割让大片领土的悲愤之中,也许是因为以前的时候他既便偶尔做出这样的事,别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伤赐说奔讣碌釉谝黄鹗?,累加效果会大为不同。

    只因长风道人一句“不宜动土”的判语,张胖子再次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把他的声望和权威降到了冰点!

    ※※※※※※※※※※※※※※※※※※※※※※※※※※※

    梯田处处。一座座吊脚楼藏在浓密的山林中,已经到了谷黄时节,田间风光迤逦。层层叠叠的梯田或黄或绿,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而山脚下有一处红岩的峡谷,一片赧红中夹着一条清亮的蓝色丝带般的河水飘遥远去,把人心中的浮躁也都一扫而空。

    这儿是郭家岭,于氏家族麾下一位大头人的领地。

    一身猎装为于珺婷勾勒出姣好动人的身体曲线,以前她要么男装,要么柔美的女装,如今的猎装不仅让她透出几分英武之气,而且明媚的女性容颜、婀娜的身体曲线,更易叫人生出占有、征服的**。

    至少,此时走在于珺婷后边的叶小天,眼神儿就正贼兮兮地留连在她的身上。山路狭窄,灌木丛中只有这么一条窄得不像路的路,叶小天不能和她并肩而行,就只能走在熟悉此处山路的她的后面。

    于郡婷拨开花木,摇曳而行,叶小天的视线一直专注地定在她那处浑圆丰盈处。那浑圆丰盈处上连着一道浅浅细细、摇摇欲折的小蛮腰,看起来特别有质感,叶小天曾止步不及,手背微微碰触了那里,那种弹跳丰盈的感觉,至今犹自回荡心头。

    “哎哟!”叶小天太过专注,于珺婷拨开的枝条反弹回来,险些抽在他的眼睛上,急忙一躲,却抽在了颊上。于珺婷回眸望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不看路么?”

    叶小天老脸一红,佯装不解。前方又拨开一丛灌木,视线豁然开朗,这里是一处断崖,由此望去,天地尽收眼底。叶小天走到于珺婷身边,也不禁被如此美丽的自然风光惊呆了。

    脚下白云朵朵,一只云中雀忽地擦着崖壁斜斜飞过,清爽的秋风过处,几片黄叶飘摇着向崖低轻飞,似乎是去追逐那只云雀。湛蓝的天空上,青天奋力撕开雪白的云朵,把它深海般的湛蓝呈现在他们面前。

    “走吧,咱们去那儿坐坐!”

    于珺婷指着一块探出崖壁的怪石,那块怪石从崖顶突兀地探出一截,悬于空中,怪石缝里还生出一棵苍松,努力地把它的枝干伸得更远。风景很美,意境更美,可要爬到那上面去,也需要胆量和勇气。

    叶小天看了看道路,由此过去,只有贴着崖壁的一臂宽的一条窄道,人要扶着左侧的崖壁慢慢挪过去,一脚踏错就会跌下悬崖,好在前方有那块探出崖壁的怪石挡着,否则罡风强劲,还真不能冒险。

    “我先来吧!”

    一见道路难行,叶小天主动抢缨道,于珺婷并没有反对,她轻轻侧了身子,让叶小天走在前面。如此一来,原本是叶小天在后面偷偷打量于珺婷,现在则变成了于珺婷可以毫无顾忌地偷窥叶小天。

    格哚佬的山寨已经在提溪站住脚,于珺婷和张知府已联名将此事呈报朝廷,奏章里自然是把格哚佬部出山作为朝廷王道远播、铜仁地方教化有力的一桩大功绩美化了的。

    于珺婷不清楚叶小天打算什么时候公开他的真正身份、以什么样的方式公布,但她已经迫切地感觉到,必须在叶小天做这些事之前,让他们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她已经付出许多,怎么能让这个男人逃出她的手掌心。

    她的目光盯着叶小天,不似叶小天方才那种对美丽异性的欣赏,她的眼神,锐利的仿佛是一头苍鹰盯住了一只小白兔,马上就要把它攫为爪下的猎物!今天,她想做点什么……

    :于监州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掌,五指箕张,慢慢攫紧,从阁下囊中摸出一张月票……,月初,求保底月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