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1章 吏部一日游

夜天子 第41章 吏部一日游

    叶小天主意已定,使拿着吏部下发的公文,由华云飞和毛问智陪同,去南京吏部走了一趟,领了告身和官服回来。次日一早,叶小天换上官服,领着华云飞和毛问智便奔了吏部。

    叶小天穿着一袭绿袍,头戴展角幞头,补子上绣着一只练鹊。这是不入流的杂职文官补服上的图案,依次往上,正副九品是鹌鹑,正副八品是黄鹂、正副七品是鸂鶒,正副六品是鹭鸶,如果叶小天能在三年之内把胸前那只小练鹊变成长腿细项的鹭鸶,他这只“禽兽”就算修练成功,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大明的官职设置其实并不多,就连从朝廷领薪水的正役都不多,所以各级衙门都有大量的补役、帮办,这个就由地方官府甚至地方官个人掏腰包来养了,只要你养得起,自然可以有大量鞍前马后的伴当。

    因此一来,叶小天就给毛问智和华云飞置办了两套皂隶服,由他们两个陪着自己去了吏部。他这么小的品阶,不要说尚书,就是侍郎都不会见他,甚至郎中和员外郎也无需接见,不过叶小天不知是不是因为受过张江陵的特别关注,竟然得到了吏部郎中郭舜的接见。

    这郭郎中对叶小天倒很客气,谈笑风生地问了问他的履历,便和颜悦色地打发他出去了,望着叶小天走出去的背影,郭郎中抚须一笑,暗想:“顾老友何等人物,却不知为何,竟与这样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结下了过节。也罢,难得他开一次口,我便帮帮他。过上两日,便设一个局,让这小子栽进去,让他从此不能翻身?!?br />
    引着叶小天去见郭郎中的是一个书办,名叫王清朔。这王清朔不知道叶小天的底细。本来见他一步登天?;蛊奈酆?,如今见他一到,竟蒙郭郎中破格接见?;挂晕凸芍杏惺裁垂叵?,言语之间便亲热了许多。

    叶小天从郭郎中的签押房出来,对王清朔道:“王书办,不知我这提举官都负责些什么???”

    王清朔笑道:“叶提举,难怪你不晓得。咱们这吏部,本来就压根儿没有提举这么个官职。咱们吏部但凡有官阶的,最小也是个六品,实在是没有不入流的杂官,可叶提举却是朝廷特别关照下来的,所以才为你特设了一个提举之职,这在咱吏部?;故瞧奶旎牡耐芬辉?,是以在下也不知道你究竟该负责些什么?”

    王清朔说到这里,站住脚步,指着前边一幢小小的签押房道:“到了,这儿就是你的署公所在了。叶提举平素不妨各处走动走动,与同仁们熟悉熟悉,想必过两日,郭郎中那里就会有差遣安排下来?!?br />
    叶小天见他说话客气,忙也客气地道:“有劳王书办了?!?br />
    待那王书办告辞离开,毛问智道:“大哥,还真叫那老汤给猜着了,人家真就是弄个闲职把你给养起来了,要俺说啊,咱真不如回葫县,在那儿你官再小,也是县里的头面人物,在这里是个官就比你大,忒没意思?!?br />
    叶小天瞪了他一眼道:“少说废话,你以为我不想走?不过,总得先摸清这里的情况再说。我觉得,从小地方往大地方走,自然不容易,可要从大地方往谁也不愿意去的小地方走,想必容易的很??汕疤崾?,咱得有能说得上话的人?!?br />
    华云飞道:“大哥,张泓愃张公子的父亲贵为兵部尚书,如果咱们走他的门路……”

    叶小天道:“张尚书的门路自然可以走,不过他那里毕竟是兵部,跨着衙门呢,为了这点小事去求他帮忙,可就浪费了一份交情。不急,咱们先自己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再请张泓愃帮忙?!?br />
    三兄弟说着,只去自己那处小小的签押房转悠了一圈,便出来四处游荡,走到一处门窗洞开的候见房外时,忽见里边有个七品官正襟危坐,似乎正在等着什么大人物接见。

    门外廊下两个杂役望着那七品官低声交谈,其中一人道:“这不是江浦知县白弘么?”

    后一人道:“可不就是他,乡间有谚:白蚁过境,寸草不生。这个酷吏,怎么来吏部候见了,莫非还要高升?”

    前一人道:“老弟慎言,不可轻言官吏廉腐正邪?!?br />
    后一人不以为然地道:“这有什么,坊间谁不知他名声?此人一味地往上爬,从不管百姓死活。,但逢灾年绝不报灾,只是一味威逼百姓纳税,害得人家妻离子散,谁想告状就被他关进大牢,他还威逼百姓给他献万民伞,是个顶着清官帽子的酷吏!”

    前一人胆小怕事,急忙打断他的话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乱说话可讨人嫌呐。他既来吏部述职,说明上头对他印象不错,还是慎言的好?!?br />
    二人说着,便漫步走开了,却未注意他们这番对话正被后面走来的叶小天三人听个正着,叶小天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回转葫县,实在不想要这份被别人眼红不已的福气,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忽地计上心来,忙把华云飞叫到面前,附耳吩咐几句。

    华云飞犹豫地道:“大哥,他是否酷吏,与我等何干,何必捉弄于他?”

    叶小天笑道:“我正想被贬回葫县,得做点儿事才成啊,大错不能犯的,犯了可就弄巧成拙了,来点小错才恰到好处,何况这等酷吏,正该整治一番?!?br />
    华云飞一向对叶小天言听计从,听他这么说,便颔首道:“小弟晓得了,去去就回?!?br />
    江浦知县白泓在候见房里正襟危坐,心中可是激动不已,两个掌心攥的全是汗。他不惜千夫所指,一切惟以考成为重,年年获得优上的评价,如今终于蒙吏部召见叙职,高升在即。心中自然兴奋不已。

    就在这时,就见一个官儿带着两个皂役走进门来,白知县刚要起身,瞧那官儿胸前一只杂职官的练鹊,那抬起的屁股又落了下去。只是虽说自己品阶比人家高的多。毕竟这吏部的衙门口儿大,他还是很客气地向这杂职小官点头一笑。

    叶小天径直向他走过来,笑吟吟地道:“这位大人。等着候见呢?”

    白弘忙道:“正是,正等孟侍郎接见,足下是?”

    叶小天道:“哦!本官呢,就是专门负责接待候见官员的。这位大人,你要见侍郎大人。这副样子可不成,你看看,帽子歪了,袍子还有褶皱,这腰带束得也不整齐。孟侍郎最重仪表,你这样子很失礼的?!?br />
    白知县一听不禁慌张起来:“是吗?这……那……白某……”

    叶小天摆摆手,道:“不必慌张。你们两个,快帮这位大人拾掇拾掇?!?br />
    “遵命!”

    毛问智和华云飞答应一声,便上前帮着白县令整理起来,抻整衣袍、整理冠带,华云飞绕到白知县背后帮他整理官帽的展角时。飞快地把他的帽子摘下来,手腕一抬,便把一只刚捉来的蝎子丢了进去,然后又往白知县头上一扣。一旁的毛问智全都看在眼里,向华云飞呲牙一笑。

    “成了!这下就齐整多了?!?br />
    叶小天上下打量白弘几眼,笑吟吟地点了点头。

    白弘感激地道:“有劳,费心了?!彼低甏有涞酌鲆欢Ф降难┗ㄒ?,顺手往叶小天手中一塞:“白某还在候见,不能稍离。请三位兄弟吃碗茶,辛苦,辛苦?!?br />
    叶小天拈了拈那锭银子,笑眯眯地道:“这位大人太客气啦,恭祝高升啊,哈哈哈哈……”

    叶小天三人刚走出去,便有一个衙役匆匆赶来,站在廊下喊了一声:“孟侍郎召见江浦知县白弘!”

    刚刚落座的白弘就像屁股底下安了一个弹簧,嗖地一下又弹起来,赶紧走了出去。

    吏部右侍郎孟大人是一个年过五旬,貌相十分威严的人,下官晋见,常常三言两语下来,语气淡淡的,就令人忐忑紧张,额头冒汗。不过,他近日就要高升京城吏部,心情愉快,所以见了白弘,倒是和颜悦色的很。

    孟侍郎捻着胡须,微笑道:“白知县,从你往年的考评来看,很不错啊,税赋征收及时,县内也从未见有什么治安大案?!?br />
    白知县喜上眉梢,连忙欠身道:“大人谬赞,这都是皇上英明,上官扶持,下官不敢居功……”

    说到这里时,白知县忽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

    孟侍郎笑吟吟地道:“嗳,何必自谦呢,你县濒临大江,却连年未有水灾,固然是老天照应,也是你治理有方啊,听说,你县百姓还给你上了万民伞,官声很好啊……”

    白知县晃了晃脑袋,孟侍郎眉头一皱,道:“怎么,本官说的不对?”

    白知县吓了一跳,赶紧点点头,又急忙摇摇头,他只觉头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痛澈入骨,可又记着这位侍郎大人最重仪表仪态,他的前程可是这位大人物一言而决的,他强忍痛楚,不敢有所失礼,可头痛欲裂,慌张之下,口不择言地道:“不不不,大人说的极是,下官的官声……官声还是极好的?!?br />
    白知县说到这里,那蝎毒已经开始发作起来,痛得他颊肉不断地抽搐,额头冷汗涔涔。孟侍郎见状,微微一笑,捋须道:“白知县,你不用紧张,本官有那么大的官威吗?”

    “哦呵呵……,啊呀呀……,哎、哎、哎、哎……”白知县再也忍不住了,痛呼一声跳将起来,袍袖一下卷翻了茶杯,他也不管不顾,而是手舞足蹈,仿佛像跳大神似的乱蹦起来。

    :关小坤的爹应该是礼部尚书,不是刑部侍郎,所以上一章略做了修改。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