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1章 虎视耽耽

夜天子 第61章 虎视耽耽

    翌日一早,叶小天便带着李秋池、华云飞还有十余名侍卫快马赶到了于府。叶小天被带到二堂后,文傲已经笑吟吟地迎了出来,一见叶小天便拱起手,笑道:“推官大人来得好早,学生才刚刚准备妥当?!?br />
    看他装束,已经穿了一身远行的打扮,不过腰带都还没有系妥,可见所言不虚。文傲热情地道:“叶大人快请厅中稍坐,我家大人刚刚起了,请叶大人稍候片刻?!?br />
    叶小天和文傲进了客厅,边喝茶连聊天。叶小天自家事自己知,所以根本不担心此番提溪之行会有凶险,所以谈笑自若。但是对文傲来说,此行可说是凶险重重,神情上本该有所忐忑,但他同样从容自若、谈笑风生,毫无紧张之态。

    叶小天不由暗自钦佩:“到底是于土司身边的智囊人物,这份胸襟胆略,就已见不凡了?!逼涫邓帜睦镏?,这位文先生早清楚他的底细了,跟着他去提溪,简直没有更安全,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面上文傲还得装模作样地道:“此去提溪,学生主要是负责与提溪于家进行沟通,提溪于家目前幼主在位,遇此大事难免慌乱,学生是代表我家大人前往安抚的。至于生苗一事,学生唯叶大人马首是瞻,一切都拜托大人了?!?br />
    叶小天道:“我想,那生苗纵然尚武,也不会是无事生非之辈。否则千百年来他们也不会安份守己地待在深山中。却从未出来滋事了。此番他们与提溪司再起争端,应该是别有隐情?!?br />
    文傲颔首道:“学生曾听坊间有传闻说,此番生苗和提溪司之间发生冲突。起因是他们部落中的蛊教巫师下山传教时与长风道人的弟子起了冲突,提溪司偏袒道士,方才酿成大祸?!?br />
    叶小天呷了口茶,微笑道:“也许吧。总之,你我此去见机行事就是了,反正咱们是去调停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咱们先是礼,后也是礼。动兵的事又轮不到你我,不必担心?!?br />
    “叶大人千万不可做如此想!你要是不能调和此事,我岂不是要被迫挂帅出征了?”

    一道柔柔的女声从屏风后面传来,随即一个白衣丽人便飘然闪现。一袭轻软贴身的白袍,因为晨起匆忙,尚未仔细梳妆,发髻只是高高挽在头上,颀长的秀项因此更形明显,走出来时就仿佛一只优雅高贵的白天鹅在云中漫步。

    那秀气的眉、尖俏的下巴,令她显得尤其精致秀美,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婀娜的身段好山好水曲线曼妙。令人一望便有一种“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的意境。

    于俊亭笑乜着叶小天,笑得很妖、很媚:“如果人家被迫挂帅的话。一定要你叶推官去做先锋,为我冲锋陷阵!”

    美人佯嗔,一鼙一笑,莫不风情万种。叶小天见识过哚呢的烂漫、凝儿的英武、莹莹的俏美,乃至田妙雯姑娘的妩媚,美色阅历虽不算多。却已见识过最高水准的,黄山归来不看岳。照理说不该再生惊艳之感。

    但这于将军和那几个女子都截然不同,一身公服、出入衙门的时候,她就是女土司、女将军、女监州,英武高傲、盛气凌人;穿一身民族服装,前往于海龙寨子里做贺客时,她是纯美天真、清丽脱俗的土家少女;而此刻的她,带着一丝晨起的慵懒,却又风情无限、妩媚柔婉。

    一眼望去,你就能觉出她身上有种难以形容的绮靡软媚的味道,那种生动鲜活的女人味儿,甚至难以用妖媚或柔美的言词来形容。别的女人是定型的,俊俏就是俊俏,柔美就是柔美,而她是变化多端的。

    叶小天站起身,微笑着迎向这位秀色可餐的俏佳人,向她拱手道:“下官见过监州大人。呵呵,下官受教了,此去提溪,下官全力以赴,为大人分忧便是了?!?br />
    于俊亭浅浅笑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但愿叶大人此行能顺利解决提溪之事,等你回来,我在这里为你摆酒庆功!”

    叶小天暗暗一叹,只看她此时她楚楚动人的模样,谁能想像她当日不动声色地便把铜仁府的土皇帝张铎给气个半死?既是仙子绝色,又是妖孽魔女,实在叫人难以分辨哪一副模样才是她的真正面目。

    于俊亭虽然对叶小天动了别样心思,却还没有就此深陷其中。她先前对生苗出山的真正用意只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她还要确定叶小天的真正心思才能决定自己接下来的选择。

    相信此番派叶小天去提溪,从他所作所为的那些蛛丝马迹里面,就可以判断出他出山的真正意图和做事的风格、品性。

    于俊亭野心勃勃,虽然已经有心利用自己的美色,但她更清楚,她一个女人志在天下,尚且可以看淡儿女私情,对男人来说尤其如此,如果以为可以用自己的身子束缚一个男人的志向和野心,就能左右他,那真是小觑了天下英雄的心胸和气魄。

    至少,像杨应龙那种人,就不是女色或者亲情可以左右的,叶小天身上有无穷的秘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于俊亭自然也要谨慎判断,才能有所抉择。

    毕竟,她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她虽然看淡婚姻的本质,好只是缘于她自幼的特殊身份所造成的人生观感,并不代表她为了达到目的,就可以随意向男人奉献自己的身体做为交换的条件。

    “大人出行在即,铜仁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全力拖住知府大人,安抚各地土司,在你那边没有传出明确消息之前,铜仁决不出动一兵一卒。本官这里先预祝大人此行一帆风顺,马到功成了!”

    于俊亭说这句话时,虽然还是一句场面话,可是眉梢眼角却尽显柔媚,偏那柔媚的风情又是蕴而不露,蓄而不盈,让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此韵致,实在惹人怜惜。

    于俊亭虽然常做男儿装扮,可是大概正因为她常作男儿打扮,且与男子打交道的机会频繁,所以很了解男子心理,很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天赋,妩媚风情表达的恰到好处,不愠不火。

    天下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掠强者莫能胜之。漂亮的女人对付男人,这种伎俩可比权势威压、富贵相诱又或者强大的武力都要奏效,叶小天也不禁动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慨然道:“监州大人放心,下官此去必竭尽所能,一定解提溪之困,靖铜仁之安,分监州之忧!”

    这句话听在别人耳中就是一句表决心的话,但是听在于俊亭耳中,却意味着提溪之围必解了。说出这句话的可是蛊教教主,对生苗拥有绝对统治权的那个人,于俊亭顿时露出欣然之色。

    叶小天后退两步,向于俊亭重重地一抱拳,道:“监州大人,下官这就出发了!”

    于俊亭踏上一步,忽地低低急切道:“凡事还以自身为要,切勿涉险!”

    这句话可就不像上司对下属说话了,于俊亭双眸一睇,又恰到好处地向叶小天传达了一个关切的眼神儿,配着她涌身向前时的暗香浮动,一种隐秘的暧昧便悄然弥漫开来……

    叶小天心头怦然一动,赶紧摒弃了一个不恰当的荒唐想法:这可是当朝四品广威将军,于氏部落的大土司,哪怕再美,也是一团焚人的烈火,他可招惹不起,美人恩太重,吃不消的。

    叶小天赶紧垂下眼神,携了文傲匆匆离去,走到厅门口,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就见于俊亭还站在那里凝望着他,痴痴出神,叶小天心中陡地打了个突,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真要招惹上这位如此强势的女土司,哪里还有凝儿或莹莹的立足之地?惹不起、不能惹??!叶小天立即加快了脚步,颇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

    待叶小天的身影完全消失,于俊亭那深情关切的眼神儿也消失了,唇角改而牵起一缕意味深长的笑意。争雄逐鹿,自然无所不用其极,她并不觉得自己用点手段有什么不对。

    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人,一旦成为盟友,那就是最大的助力;一旦成为敌人,那就是最大的对手,容不得感情用事。

    现在她还在对叶小天的考察阶段,是敌是友,全看叶小天此行究竟有何举动。如果证明他是一个很有威胁的对手,于俊亭会趁他还不知道自己已清楚他的底细,用尽一切手段把他除掉。

    哪怕他再有才干、再如何优秀、势力再如何的庞大,越是如此就越是威胁,她将毫不留情地铲除。野心勃勃的于大将军,岂会为男欢女爱感情纠葛的枷锁所困,堕为一个自怨自艾的可耻情奴!

    如果能够证明他是一个可以合作的领袖,于俊亭便不介意把自己守了十九年的清白身子交给他,这个年纪,她早该选择一个丈夫、养育她的后代了。

    她是土司,这就注定了在婚姻上她要处于强势的地位,男人只是她用来传宗接代的一件工具。但是女人天性喜欢被征服,起码她希望自己要交给的那个男人不会太辱没了她。

    叶小天是比杨天王更合适的选择,前提是叶小天能通过她的考验。那么,这个男人她就誓在必得,她是土司,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一员,作为一个掠食者,叶小天就是她猎食的目标,要么吃掉他,要么……“吃掉他!”

    于姑娘,虎视耽耽!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