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6章 钓鱼

夜天子 第56章 钓鱼

    叶小天来到于俊亭的签押房,小厮进内禀报,于俊亭正批阅公文,听说叶小天来了,不免有些意外:“有请!”

    于俊亭搁下笔,轻轻活动着发酸的皓腕,向叶小天微笑道:“推官大人请坐,可是有事与本官相商?”

    叶小天在客位坐了,欠身道:“是!蒙监州大人过问,洛家的案子已经顺利地结了。只是如今还有一桩善后,下官想和大人商量商量?!?br />
    于俊亭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叶小天道:“洛姑娘以死明志,其行其举令人感佩。下官想,可否……在把此案原委上奏朝廷的时候,为洛家提上一笔,万一皇帝肯封洛姑娘为‘烈女’,那么洛家就能旌表门闾、免除本家差役,还可由乡里照料饮食?!?br />
    于俊亭抿了抿嘴唇,道:“叶大人,你可知道封为‘烈女’须得是清白之身?”

    封建礼教对于女子的约束可谓极为苛刻,如果有人试图逼奸,那被逼迫的女子誓死不从,也要不曾让歹人得手才有资格被封为‘烈女’,如果不幸失身,哪怕是被迫的,也是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在一些性侵案件中,如果受害女子在反抗中被杀或者自杀,官府要找稳婆为她验尸,确认她还是处子之身,不曾被歹人侵犯之后,才会向朝廷报请,敕封为‘烈女’。

    洛家女哪里敌得过五个恶少,她的身子是被玷污过的。所以按照规矩是不够‘烈女’资格的。叶小天道:“下官自然明白。只是……法理不外乎人情,下官以为,以春秋笔法含糊一下就是。万一天子肯成全了洛姑娘呢?!?br />
    于俊亭微笑起来,手指摸挲着下颌,用有趣的眼神看着叶小天道:“我看你怒斩五恶少时置自家生死于不顾,慷慨激昂,大义凛然,还道你是包青天转世,执法一丝不苟。原来并不拘泥!”

    叶小天也微笑起来:“下官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执法官。下官以为,法有善法。亦有恶法,那不是下官心中的规矩。下官做事,但凭自己的良心,有时候。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下官也会做些不法之事呢!”

    于俊亭乜着他道:“你身为主掌刑名的执法官,对我坦言做事不拘于法,是不是有些不像话呢?”

    叶小天道:“大人视下官为股肱,下官自当推心置腹!”

    于俊亭点点头道:“本官受宠若惊??!”

    两人目光一碰,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于俊亭一身官袍,但那笑容极是妩媚,大红袍映得她雪白的脸蛋儿微微泛起一层红光,更显明媚。

    叶小天正当血气方刚。却已有些时日不近女色了,瞧了如此娇媚的一张可人面孔,不由得心头一跳。急忙错开了目光。

    于俊亭道:“其实你不必费此气力了,洛家夫妇已经被我派人接走,安置在我的寨子里,会有人照料他们的?!?br />
    叶小天呆了呆,肃然起敬道:“大人宅心仁厚?!?br />
    于俊亭摆摆手道:“举手之劳罢了?!?br />
    叶小天略一犹豫,又道:“不过。若能封她为‘烈女’,洛姑娘泉下有知。想必也会心安。对洛家夫妇来说,也算是求仁得仁,所以下官还是希望大人能在奏章中提上一笔。至于天子是否恩准,那就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了,尽人力而听天命就是了!”

    于俊亭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汉人在乎的东西,有时实在叫人不能理解?!?br />
    叶小天道:“其实这就和监州大人寨子里的勇士重视名誉胜过性命是一样的?!?br />
    于俊亭道:“好吧!你既然坚持,那本官便在奏章上提一提。洛家有你如此维护,真是她一家人的福气?!?br />
    叶小天也叹了口气,道:“下官只是瞧她父母年老、孤苦伶仃无人照料,心生同情罢了。监州大人乃是世袭的将军、一方土司,凡事都有人料理,是不会明白那些小民孤苦无助时是何等徬徨的?!?br />
    “我不明白么?”

    于俊亭摇了摇头,语气忽转感伤:“没错,我生来就高高在上。听说皇家公主虽然看起来高贵莫名,其实一辈子都束缚于重重规矩之中,就连公主府中的一个管事妈子都能任意欺凌于她,比起这些金枝玉叶来,土司家的女儿是要幸运百倍。但,莫做土司啊……”

    于俊亭惆怅地道:“一旦做了土司,你就不能再拿自己当个女人,可你明明就是女儿身,这一点是你无法回避的。男土司做错了事,有种种理由可以推脱,女土司做错了事,人家却有充分的理由指责你:你是女人,所以你不行!你得比男人更狠辣、更果绝,既便如此,还是时不时就会被人记起你的女人身份,怀疑你,轻视你!”

    叶小天看着于俊亭,小心地道:“监州大人似乎有感而发呀?”

    于俊亭瞿然惊醒,摇头道:“是有一些烦心事,算了,不去提它,说与你听,也解决不了甚么。我现在倒是有些担心张家呢?!?br />
    叶小天微微蹙眉头道:“张家?监州大人担心张家什么?”

    于俊亭道:“张家一再向我示弱忍让,有些超乎我的预料。忍人所不能忍,未必是好事,我担心张家必有图谋。天天防着他们,总有疏漏的时候,一个不慎,就要万劫不复了?!?br />
    叶小天苦笑道:“监州大人早知今日,那又何必当初呢?其实,于家的实力就摆在那儿,就算是凌驾于张家之上,成为铜仁第一家,和现在又有多大的区别?付出那么多,就为争个第一,值得么?”

    于俊亭柔声道:“叶大人,你是流官,自然不会明白其中的道理。当你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你不去与人争,被人察觉到你的强大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地位时,他也会主动出手来对付你,与其如此,莫如先下手为强。何况,一个女人要坐稳土司的位子,不拿出点真本事来,你以为能坐得稳?”

    叶小天默然半晌,轻轻叹道:“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今后如果有用得到叶某的地方,监州大人尽管开口,叶某甘为大人效力!”

    叶小天这算是因为于俊亭的庇护而投桃报李了,但于俊亭并未因为这句话而喜形于色,这样一句话,当然是她梦寐以求的,但叶小天并未坦诚他的蛊教尊者身份,那么他的这句承诺就只局限在推官权限之内,区区一个推官,对她的大业能有多大帮助?

    不过,她不急,这丫头钓鱼的时候,是很有耐心的……

    ※※※※※※※※※※※※※※※※※※※※※※※※※

    五百年来,铜仁府还从来没有哪一位土司试图挑战过张家的权威,所以于俊亭的蓄力一击,一下子就令张铎方寸大乱,再加上叶小天的惊人之举以及于俊亭随后对叶小天的无条件支持,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所以张知府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在这种情况下,张铎只能选择隐忍。这是涉及到整个家族的大事,他不能像街头混混一般不计后果地一怒而战,他要先了解清楚对方的底细。再加上田家的授意,张铎只好屈辱地容许格哚佬部驻扎在所占据的山岭上。

    命令传到提溪,提溪司长官张老爷子老大不悦,你要么继续打,要么当初就别打,结果损失的全是我的人,随后你息事宁人了,这算什么事儿??烧胖挤巳?,他也没办法,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格哚佬大获全胜,整个部落都为之欢欣鼓舞,他们来到山外才切身体会到这里的条件是要比山里优越许多。也许那些久住城市的人,会被深山景色所迷,但是生活其间,就会发现诸多不便。

    格哚佬部和山下的百姓也已有了接触,即便是那些普通百姓家的住宅、器物和穿着,也令他们甚觉新鲜,更不要说村镇里总有一些富有人家,那些人家的深宅大院、绮罗绸缎就更令他们羡慕了。

    这一次他们大败张知府,被他们认定是蛊神在暗中保佑他们,是尊者为他们指了一条明路。这种乐观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了引勾佬,这位长老被长老会派来格哚佬部,其目的是为了防止格哚佬部出山后会削弱蛊教对他们的控制。

    但引勾佬在这种乐观气氛中,却萌生了更大的野心:他要发展新的信徒!从山下那些星罗棋布的村镇寨子里,为伟大的、无所不能的蛊神发展新的信徒。

    当初在铜仁府,叶小天特意安排他去参观罗天大蘸,亲眼见证了长风道人是如何的威风,那一幕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灵,他也向往着,有朝一日即便离开深山,离开生苗部落,他依然受人礼遇,不会泯然众人。

    这一天,格哚佬依旧大摆酒筵,款待特意赶来相助的两个部落的勇士,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返回自己的部落了,引勾佬则兴致勃勃地带着几个弟子下山,开始了他的传教之旅。谁料这一去,又掀起了一场大风波!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