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国师(上)

神藏 第六百九十四章 国师(上)

    “胡哥,我大哥到底怎么了?”方逸微微皱起了眉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样吧,你在家里等我,我到你那去,咱们见面了再说。??”

    方逸和彭斌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彭斌为人豪爽洒脱,两人非常的投脾气,再加上彭斌的修为比之方逸也是只差一线,让他心中生出了一种在修道路上不孤单的感觉,所以这大哥认的是真心实意,眼下听到彭斌出了事,方逸自然着急了。

    不过方逸记着师父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那就是每逢大事需静心,是以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方逸已然是平静了下来,也没在电话里追问,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起身出门,方逸拨打了一下彭斌在缅甸的电话,让他心里一沉的是,彭斌的电话却是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而在心中默起一卦之后,方逸现卦象迷乱,也是看不清头绪。

    方逸住的小区距离满军的房子原本就不远,走过去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时间,等方逸来到之后,胡立志已经打开院门等在了那里,不过最先和方逸打招呼的,还是正在院子里乱窜的小魔王。

    “你可又胖了啊……”

    感觉到肩膀一沉,方逸不由笑着把小魔王抓在了手上,这小家伙整天呆在这里好吃懒做,现在养的就像是只大肥猫一般,一身金黄色的皮毛油光蹭亮,摸上去就像绸缎一般滑润。

    “吱吱……”小魔王被方逸拎着脖子,很不爽的挥舞着前肢,也就是方逸能这么做,要是换个人的话,恐怕第一时间就把对方的手腕给咬断掉了。

    “好好减减肥,要不然以后都没法带你出去了……”

    方逸笑着把小魔王放回到肩头,也不理它在那报复性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对门口的胡立志说道:“胡哥,你怕冷,咱们进里面说话……”

    “这小家伙,还是和你最亲近……”

    看着小魔王和方逸亲昵的样子,胡立志是一脸的羡慕,他整天好菜好酒喂养着小魔王,但这小家伙却是从来都不肯靠近自己,上次胡立志想伸手摸它一下,还差点被小魔王的爪子给抓了。

    “那当然,它是我兄弟,我们是亲人?!?br />
    方逸得意的冲着胡立志笑了笑,看到胡立志也没急着谈彭斌的事情,方逸这心顿时松了几分,看来大哥并没有大碍,否则胡立志不会表现的如此淡定,还有心思去聊小魔王的事情。

    “嗯?你和它说的倒是一样……”

    听到方逸的话,胡立志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指了指道:“我和它对话的时候,它说你是它的父亲,嗯,用咱们的语言来理解兽语的话,应该就是父亲的意思……”

    “父亲?倒是也能说得上……”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小魔王第一次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或许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父母也说不定,反正这小家伙只要见到方逸,那指定就把他的肩膀或者胸怀当成自己的窝了。

    “吱吱……”走进屋里之后,小魔王怪叫了一声,身形飞快的窜了出去,等它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然是多了一瓶红酒。

    “哎,这……这瓶酒可值二十多万呢,你……你别开啊……”

    看到小魔王抱着的红酒,胡立志不由惊叫了起来,这种三十年代产自法国酒庄的顶级红酒,他就剩这一瓶了,没想到被小魔王给翻找了出来。

    “嘭!”

    胡立志话声未落,那红酒的瓶塞就被小魔王给挑了出来,它用一根爪子探入到那木塞之中,只需要轻轻一把塞子就出来了,而且丝毫都没有伤及到酒瓶,也不知道小魔王拿了多少红酒练出来的。

    “我的小祖宗,你不是爱喝白酒的吗?你糟蹋我的红酒干什么???”看到酒已经被启开,胡立志差点都要哭出来了,连忙上前抢过那瓶酒。

    “吱……吱吱……”小魔王指着红酒,又指了指方逸。

    “得,他爱喝红酒,你就把我的好酒给拿出来是吧?”

    胡立志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心里却是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把那瓶康帝的价格告诉这小家伙,否则现在被启开的恐怕就是那瓶绝版康帝了。

    “算了,启开咱们俩就喝了吧……”胡立志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回身去找他的醒酒器和酒杯去了,这么顶级的红酒要是像喝茶一样喝掉,那才真是暴殄天物呢。

    “吱吱……”小魔王才不会去管胡立志心情好坏呢,一只小爪子抓着方逸,另外一只小爪子则是指着楼上,冲着方逸吱吱尖叫着。

    “这里住着不方便,你又不愿意到我那里去住,就先这样吧……”

    方逸虽然不通兽语,但也明白小魔王的意思,知道它是想让自己回到二楼来住,不过对于方逸而言,的确是自己一个人住着方便,否则之前他就不会搬出去了。

    “好了,我喝红的你喝白的,咱俩喝点……”

    看到小魔王不依不饶的又要帮自己修理头,方逸也是一脸的苦笑,以前这小家伙不高兴了喜欢抓破自己的衣服,被他说了几次之后,就改成帮方逸做头造型了,每次都要弄的像鸡窝一样才会罢手。

    “吱吱……”

    听到有酒喝,小魔王顿时停了手,也不知道它把酒藏在什么地方的,只是扎眼功夫,两个前肢就抱着瓶开了口的茅台坐在了沙上,那模样倒像是一只大鼹鼠一般。

    “先喝点白水,清清口,等下再喝酒……”胡立志端了两杯白水放在了茶几上,至于那瓶红酒,则是被他倒进了醒酒器里,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喝。

    “胡哥,咱们还是先说说我大哥的事情吧?!狈揭菝挥卸杓干系木票?,而是看向了胡立志,说道:“我大哥那边卦象不明,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你小子,我还以为你不会主动问起呢……”听到方逸的话,胡立志不由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彭斌不让我跟你说,不过这事儿我要是不说,以后你知道了肯定会抱怨我的?!?br />
    “嗯?到底是什么事?大哥为什么不让你告诉我?”方逸皱起了眉头。

    “彭斌不让我告诉你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和我亲近,而是他知道我帮不上他的什么忙……”

    胡立志摆了摆手,说道:“但你不一样,你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就会跑去找彭斌,他是不想让你过去,才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的……”

    “胡哥,咱们爽快一点不行嘛,这样的事情还打什么哑谜???”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胡立志,两手一摊,说道:“成,您今儿就慢慢说,回头喝完这瓶红酒之后,我让小魔王再去给我找出来几瓶,您想说到什么时候都成……”

    “吱吱……”听到方逸的话,小魔王连忙应和了起来,看它那架势,似乎现在就要去给方逸拿酒了。

    “别介啊,我说,我这就说……”胡立志被方逸的话给吓了一跳,他是知道方逸酒量的,别说是红酒了,就是把他那几十瓶红酒全都换成白酒,恐怕也不够方逸一人喝的。

    “彭斌那小子是被人打伤的,而且现在还被人追在屁股后面呢……”胡立志这下不磨叽了,直接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不过看他那样子,倒不像是有多担心。

    “被人打伤?这……这是我大哥亲口说的?不是枪伤,是被人打伤的?”方逸闻言不由愣住了,忍不住又追问了一遍。

    要知道,方逸初到缅甸的时候就和彭斌交过手,如果不是彭斌体内有隐疾,方逸恐怕都不是彭斌的对手,那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杀器,而在修炼了方逸的内家功法之后,彭斌更是练出了真气,方逸真的无法想象这世间还有谁能打伤他。

    “是被人打伤的,他当时正在逃跑,电话说到一半就挂了,我只知道他人在泰国,具体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胡立志知道的东西也很有限,不过对于彭斌的安危,胡立志倒是真不怎么担心,因为他认识彭斌十多年,知道他的厉害之处,就算是打不过别人,逃跑估计还是没有问题的。

    “大哥怎么跑到泰国去了?那里可不是他的地盘啊?!?br />
    方逸用手指敲着桌面,想了一下之后,抬起头问道:“胡哥,你是在泰国长大的,知不知道泰国有什么厉害的人物?能让大哥都不敌的?”

    “老弟,我不懂的功夫,但我看过彭斌打拳,依我来看,如果单纯的论功夫,别说泰国了,就是把欧美的黑拳手都算上,也没有人能打得到彭斌,那小子打起拳来简直就不像人,整个一杀戮机器……”

    说到彭斌的往事,胡立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虽然他是开斗狗场的,有时候场面也是血腥无比,但斗狗和打黑拳毕竟还是两码事,在拳台上虐杀对手时对视觉和心理的冲击力,远不是斗狗场上所能体会得到的。

    彭斌刚在泰国出道的时候,胡立志就认识他了,看他打过一百多场黑拳赛,这其中也亲眼目睹过彭斌受人暗杀等事件,但一直到现在彭斌都活的好好的,胡立志对彭斌的信心就是建立在他不败的战绩上的。

    “胡大哥,杀人未必只靠拳头的,您一点功夫都不会,不也被人给逼到这里来了吗?”听胡立志滔滔不绝的说起彭斌的陈年旧事,方逸不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哎,我说小子,咱们还能不能聊天了?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胡立志冲着方逸瞪起了眼睛,他的情况能和彭斌一样嘛,要不是他涉足赌业,估计现在在泰国还是受人追捧的狗王呢,那只是一时行差踏错,这两件事完全不能混淆在一起来说的。

    “得,我不会说话,提到您的伤心事了吧?”

    方逸嘿嘿笑着,拿起醒酒器给胡立志倒上了酒,开口说道:“胡大哥,我问的是泰国有什么势力能威胁到彭大哥,或者说是有什么人能威胁到彭大哥的,您给我说以前那些事干什么???”

    直到现在,方逸还不怎么相信有人能用真功夫打败彭斌。

    要知道,以外门功夫晋级到内家拳法之中,彭斌的修为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就是解放前的那些武道宗师碰到彭斌,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不要说那些只懂得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泰拳高手了。

    方逸认识彭斌之后,也像他请教过泰拳,按照彭斌的说法,泰拳的训练非常的不科学,而且对自身十分的残忍,就算是再好的泰拳拳手,一般都活不到五十岁,因为在他前面的五十年中,基本上将精血全都给耗费光了。

    别的不说,就像是阿虎现在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方逸在离开缅甸的时候,同意彭斌将练气之术教给阿虎,虽然阿虎的天赋远不如彭斌,不过长期坚持修炼的话,倒是也能消除体内的隐疾,但要想更进一步却是没有可能了。

    “彭斌在泰国的实力也不弱,按理说不应该被人打的如此狼狈啊……”

    听到方逸的话,胡立志也是皱起了眉头,他知道彭斌在泰国打黑拳起家,然后背靠缅甸彭家的这棵大树,在泰国经营了十多年,能威胁到他的势力真的是屈指可数。

    “要说敢动和能动得起彭斌的人,在泰国只有两个!”

    胡立志想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个自然是泰国皇室了,你别看泰国国王什么事都不怎么管,但是他的威望很高,一声令下能让所有的泰国人给他卖命,而且据我所知,泰国皇室也是有一支武装力量的?!?br />
    虽然和很多欧洲国家一样,自从1932年泰国成为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之后,历代国王都只是国家的象征性元了,但现任的泰王普密蓬,却是整个泰国人的精神领袖,任凭泰国时局如何动荡,泰王都是江山稳固。

    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泰国有两个军阀打的很厉害,但泰国一句话,这两个军阀却是在他的身下长跪不起,聆听国王的斥责和教诲,泰王在泰国的影响力,远非那些欧洲皇室所能相比的。

    “大哥应该不会得罪泰王吧?第二个势力呢?”方逸摇了摇头,他知道彭斌是个外粗内细的人,像是开罪一个国家元这样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做的。

    “除了皇室之外,那就是军方了?!?br />
    胡立志开口说道:“泰国这几任的政府,都和军方有很深的关系,因为泰**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势力,没有他们的支持,政府即使上台也很快会因为政变而倒台的,所以军方的势力很大?!?br />
    “军方也不大可能,大哥的家族在缅甸的势力也不弱,泰**方要是敢追杀大哥的话,那肯定会引起两国争端的,这个也可以排除掉了……”

    方逸闻言还是摇着头,彭斌不是那种没有根基的人,他现在已经是彭家的家主了,身后也有数万人的武装力量,而且都是打过仗见过血的战士,明面上的势力,怕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得罪他的,更不要说是追杀了。

    “我也纳闷啊,到底是谁在对付那小子呢?”

    胡立志这会也是眉头深皱,他在泰国那么多年,对泰国的社会形态很了解,在泰国,皇室低调军方强势,但这两个势力却是和彭斌都扯不上关系啊,而且就胡立志所知,彭斌和军方的一位实权将军的关系还很不错。

    “可惜,我不能往泰国打电话,不然就能找人打听一下了?!?br />
    胡立志咂吧了下嘴,现在泰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寻找他的下落呢,胡立志就是连他以前的女人孩子都不敢联系,所以也断了有关于泰国一些情报的来源。

    “不能问泰国的人,你问了大哥的家人没有???”听到胡立志的话,方逸眼睛忽然亮了一下。

    “问了,我问的阿虎!”

    胡立志摇了摇头,说道:“彭斌那小子这次是一个人去的泰国,把阿虎都给留下了,阿虎他们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你别打电话了,问了也是白问,现在阿虎已经启程去泰国了?!?br />
    “胡哥,你再想想,还有什么势力有实力对方大哥的呢?”

    对这件事,方逸第一次生出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来,以前他占一卦之后,最起码能卜出吉凶来,但这次却是卦象不清,连彭斌的安危都无法测算出来。

    “哎,对了,还有一个势力!”低着头沉思的胡立志,忽然抬起头来,右手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不过他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的不是兴奋,而是带有一丝恐惧的神色。

    “谁?”方逸沉声问道。

    “国师!”

    胡立志的声音居然颤抖了起来,眼睛下意识的往左右看了一眼,声音也压低了几分,说道:“国师,在泰国,国人最敬重的是国王,但最害怕的人,一定是国师了……”

    “国师?这都什么年代了,泰国居然还有国师?”方逸在道家典籍之中,并不乏看到国师这个词,而且很多朝代的国师和道教都有些渊源,但时至今日,他没想到在泰国竟然还有国师的存在。

    “方逸,别乱说话,国师可是有大能力大智慧的人!”虽然已经远离泰国,但提到国师两个字的时候,胡立志仍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就差没伸手去捂方逸的嘴巴了。(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