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截胡(下)

神藏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截胡(下)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也做点翡翠玉石方面的生意,这次缅甸的公盘,我让余叔来帮我的……”

    陈凯给余宣面前的杯子倒满了酒,嘿嘿笑道:“我余叔疼我,连条件都没谈就过来了,余叔,你放心,那酒樽一准是你的……”

    “少拍我马屁……”

    余宣撇了撇嘴,说道:““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麻利的把东西拿来先给我看看,你爸那小气鬼当年藏得像宝贝似的,我就不待见他……”

    “得嘞,你们先喝着,我上楼拿去……”听余宣的话,陈凯连忙站起身出了餐厅,显然是去那那个什么青铜酒樽了。

    “老师,凯哥玉石生意做的很大吗?”等到陈凯出去之后,方逸开口问道,别的不说,就是陈凯住的这别墅,在方逸看来没个千儿八百万的就买不下来。

    “嗯,他只做翡翠生意,做的很大……”

    余宣点了点头,说道:“这小子,学知识那脑袋瓜不怎么好用,连他老子的一成都没学到,但就是会做生意,这一点他老子连他的半成都比不上……”

    陈凯这个人,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正如余宣所说的那样,他打小就不爱学习,甭管他老子怎么揍,考试的时候就是考不好,到了十六岁上完初中终于是辍学了。

    对着这么一个儿子,老陈也是无奈了,就想让陈凯跟着余宣学点鉴定古玩的手艺,以后也好在社会上混口饭吃。

    但不知道为何,陈凯就是对学习不感兴趣,余宣教给他的那些古玩知识,陈凯是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余宣一看他也不是吃这碗饭的人,当下就将陈凯送到了阳美一处自己朋友开的玉石加工厂去打工了。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学习差的一塌糊涂的陈凯,在做生意上却是非常的有天份,先开始他在那厂子里面跑销售,干了三四年之后,陈凯就积累了很丰厚的客源和生意场上的人脉。

    在九十年代初前苏联解体的时候,那时才二十多岁的陈凯一咬牙辞掉了厂子里的工作,和一个开方便面厂子的朋友合伙往俄罗斯贩卖起了方便面和日常百货,一年多下来,竟然赚到了一百多万。

    九十年代的一百万,那绝对是一笔巨款,靠着这笔钱,陈凯回到家乡之后,自己开了一个小型的玉石加工作坊,一开始请了个老师傅专门做些玉石代加工的生意。

    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老百姓的日子逐渐好过手上有了现钱之后,玉石饰品的销量也是逐年猛增,陈凯看到了这个商机,马上就将作坊式的工厂扩建,做起了自己的翡翠品牌。

    有以前的那些生意渠道,陈凯的销路很快就打开了,他一口气在南方七八个省份的省会城市开了十多家翡翠玉石店,更是垄断了南方一些旅游景点内的那些低档翡翠纪念品的生意。

    到了现在,陈凯最少也有数亿身家,在国内南方省份已然是大鳄级的翡翠商人了,就是那些港台的连锁珠宝店想要进入这个市场,都需要和他合作才行。

    不过陈凯做生意虽然是灵活多变智计百出,但是做了那么多年的翡翠生意,他对于翡翠玉石的鉴定却还是个门外汉,每次进货都需要重金请专家帮他鉴定。

    还别说,陈凯的这种方式虽然多花了不少钱,但基本上每次在进货的渠道上都不会吃药打眼,算下来其实并不吃亏。

    至于他们刚才所说的那个青铜酒樽,是陈凯的父亲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从京城鬼市里淘弄来的,是一个秦代的青铜器,品相十分完好,余宣早就想将其淘换在手上,只是老陈不舍得,没成想却是被小陈给偷偷拿出来了。

    当然,余宣帮陈凯,纯粹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爱护,否则就算那酒樽再值钱,也远远达不到别人给他出的五百万的鉴定费。

    “余叔,怎么样?是这件吧?”这边余宣话声刚落,那边陈凯就报了个盒子走进了餐厅,将盒子放在了余宣的面前。

    “嗯?是这件,不假……”

    余宣拿起那高约十来公分的青铜酒樽打量了好一会,将其又装在了盒子里推到陈凯面前,开口说道:“小凯,你这心意我领了,不过这东西还是给老陈拿回去吧,他要是知道这玩意没了,还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样呢……”

    就凭着当年蹲牛棚时两位老大哥对自己的照顾,余宣也是不能拿了老陈的心爱之物,之所以让陈凯拿下来,只不过是想把玩一番罢了。

    “余叔,您就放心拿着吧,我给老陈同志说过了,他要是不答应,您说我敢吗?”

    陈凯笑着把盒子又推了回去,他知道余宣现在去一趟缅甸的身价,这青铜酒樽可是真正的秦代宫廷酒器,虽然不值五百万,但两三百万还是值的,多少能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这事儿回头再说吧……”

    余宣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道:“小凯,你以前从来都不赌石的,怎么这次突然就要赌石了?你也知道,赌石的风险很大,就是你余叔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余宣在翡翠玉石的鉴定上,绝对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以前也没少帮陈凯,但是他知道,陈凯购买原石向来都是买半赌或者是全部开出来的玉料,还从来没有去赌过翡翠。

    “老师,您说赌石,就是这次要带我去见识的吗?”听余宣提及赌石,方逸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经常听余宣提起自己赌石的战绩,听得方逸是热血沸腾,但方逸还从来都没亲身经历过。

    所谓赌石,指的就是缅甸的矿主们将开采出来包着一层石皮的翡翠原石运出来,让人凭着那层石皮来判断原石里面是否有翡翠和翡翠的等级。

    这种没打磨掉石皮的原石虽然便宜,但却是有极大的风险,因为就是世上最精密的机器,也无法隔着石皮看到里面的玉肉。

    如此一来,原石的赌性就变得很重了,有人花了百十块钱,就有可能开出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石头,也有人花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开出来的玉石却是一文不值,所以很多人因为赌石一夜暴富,也有无数人因为赌石倾家荡产。

    正因为赌性如此之大,也吸引到了无数人参与进来,这其中有专业的赌徒,也有珠宝公司的老板和玉石商人们。

    当然,赌徒和生意人也是有区别的,那就是赌徒一般都是全赌,而商人们却是会从赌徒手上购买半赌或者是成品的料子,两者之间可以说是一种寄生的关系。

    “余叔,我这次不赌是不行了……”

    听到余宣的话,陈凯一脸无奈的说道:“你也知道缅甸现在的形势很不好,明年的公盘还不知道能不能开呢,我得囤积点料子,要不然万一形势再恶化,我那些翡翠店都得关门大吉……”

    陈凯并不是个赌性很大的人,他做生意向来求稳,但是这次的外部因素,也让他不得不赌一把了。

    翡翠这种玉石,全世界只产于缅甸一处长约几十公里的河道两旁,产量多少先且不说,它的开采和运输环境却是十分的恶劣,每年死于矿难的人不知凡几。

    如果仅仅是开采环境恶劣那还罢了,偏偏金三角的绝大部分土地也是在缅甸境内,再加上缅甸山头林立,几乎一个村落就是一个武装力量,根本就没有人信服政府军,从五六十年代开始就常年冲突战争不断。

    在这种情况下,势必会影响到翡翠玉石的开采和出售,要不是政府方面全力维护,恐怕缅甸的翡翠公盘早就举办不下去了。

    而今年缅甸的政局尤其不稳,在大毒枭向政府投诚之后,他手下的势力四分五裂,在各个山头打起了游击战,这也导致翡翠原石无法运输出去,从而使得货源紧张价格大涨。

    在这种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进入缅甸的情况下,所有的翡翠商人们也只能多囤积一些原石货源了,这也是港岛有人给余宣开出了五百万天价鉴定费用的原因所在,但却没成想被陈凯用世交的关系给截了胡。(~^~)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