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神藏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身中蛊毒

神藏 第七百一十六章 身中蛊毒

    阿旺猜显然很有经验,在滚向洞口的时候,身体已经是翻转了过来,用双脚撑住了洞口的岩壁,等身体平稳了之后,这才爬进了山洞里。?

    “阿旺猜,从这里就能到达谷底吗?”

    方逸往里面走了几步,他现这个山洞是往下倾斜的,坡度虽然不是很大,但越走应该就越是向下,现在方逸所处的位置,就要比阿旺猜低了一米左右的样子。

    “吱吱……”小魔王显然对峭壁下面的毒瘴很是畏惧,在方逸跳下来的时候,就钻进了方逸的背包里,此时才伸出了小脑袋往左右看了一眼。

    “是,彭,在下面……”阿旺猜点了点头,用手指了一下。

    “好,你走前面……”

    方逸侧过身子,他虽然不怕阿旺猜在身后玩什么猫腻,但这山洞实在是过于狭隘,万一前面生什么事情,方逸走在后面也能来得及退出去。

    阿旺猜倒是没有多想,直接走到了方逸的前面,并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电筒来,这东西他一直带在身上,只不过沿途害怕灯光引来猛兽,直到现在才算是派上了用场。

    相对于山洞入口处,越是往里面走,空间就越变得狭窄了,而且有几处地方都是垂直下落的,高度约在七八米的样子,阿旺猜抓着事先垂落下去的绳子才得以通过,与其说这是个山洞,倒像是山体中的一个缝隙。

    “阿旺猜,外面的毒瘴上涨之后,难道不会进入到山洞之中吗?”

    方逸跟在阿旺猜身后向下走着,说来也奇怪,按理说在这种封闭的山洞里,说话应该有回音才对,但方逸现,他的话出口之后像是被山体给吸收掉了一般,最多就只能传出去三五米远。

    “不会,那些雾从来都不会进入到这个山洞里……”阿旺猜摇了摇头,一边比划一边和方逸说了起来。

    原来,阿旺猜现这个山洞,是在他十六岁那年,当时的苗族村还没兴起对外旅游的项目,村子里的人仍然是靠山吃山,每日都需要进山打猎或者耕种谷物来生活。

    按照村子里的规矩,十六岁的少年就算是成年了,需要跟随进山的队伍去猎取猎物,而只有亲手打到一只猎物,少年才能变成真正的狩猎队员,从而享受队员们在村子里的福利。

    像苗族村这样封闭的村落,实行的还是以往的那种分配制度,那就是村子里的巫师和狩猎队员们,可以优先享用最好的食物,可以吸引到村子里最美丽姑娘的青睐。

    阿旺猜的长相和大多数的苗人一样,都很瘦弱矮小,想要吸引姑娘们的注意可不是件容易事,所以阿旺猜对于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狩猎十分的重视,他想要一鸣惊人,在第一次狩猎中就猎取到强大的猎物。

    不过少年们的成年礼,并不是会像想象中的那样的一帆风顺,遇到猎物之后,他们往往会被老猎手们给?;て鹄?,站在圈子中间观看老队员们是如何狩猎的,而遇到猛兽的时候,他们更是会被带到很远的地方去躲避。

    苗族村狩猎的范围很大,阿旺猜的第一次狩猎就穿过了拉咖河,而向拉咖河供养祭品的事情,阿旺猜也是从这次狩猎中学来的,一路上老队员们在不断的给他们讲诉丛林中的杀机。

    眼看着第一次狩猎即将结束,狩猎队就要返回村子了,阿旺猜和另外几个小伙伴仍然是两手空空,别说猛兽了,他们甚至连兔子都没抓到一个,这让阿旺猜感觉很是丢脸。

    于是在现一只山鹿之后,阿旺猜不顾老队员的命令,私自追了下去,很快就和狩猎队的人走散掉了,而此时的阿旺猜根本就不知道害怕,只是不断的向那只逃跑的山鹿射着箭,一人一鹿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来到了上面的峭壁处。

    当时峭壁上面白雾缭绕,被追的走投无路的山鹿一头钻入到了白雾之中,而距离山鹿还有二十多米的阿旺猜赶到白雾边缘的时候,却是听到白雾中山鹿的悲鸣声。

    也算是阿旺猜福禄未艾,在这个关头停住了脚步,并没有冒然进入到白雾之中,而是等在了外面。

    虽然不敢进去,但阿旺猜也不甘心猎物就这么丢了,所以他就一直等在了外面,这一等就是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阿旺猜兴奋的现,白雾居然退下去了,而那只山鹿,就躺在了距离自己只有十多米远的地方。

    阿旺猜生在苗寨之中,并不怕毒物,像是他们的武器上往往就涂抹着毒素,就算这只山鹿是呼吸进了毒气而死,也不会影响村子里人食用的,是以阿旺猜很高兴的用绳子将山鹿绑缚住,准备拖回到村子里。

    但是让阿旺猜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收拾山鹿的时候,一只瘦骨嶙峋的老虎却是悄无声息的扑了上来,这只老虎不但要抢夺阿旺猜的猎物,甚至连阿旺猜都不想放过,打的是蟑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主意。

    不过阿旺猜也是自小在山中长大的,警觉性也很强,老虎还没扑过来,他就闻到了那股腥风躲了过去,只是这头老虎实在是老的已经猎不动猎物了,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肯放过阿旺猜,又是向阿旺猜扑去。

    老虎步步紧逼,阿旺猜一退再退,此时已然是退到了峭壁边上,下面就是茫茫白雾,阿旺猜也不知道底下有多深,在老虎的纵身一扑之下,阿旺猜脚底一滑跌落了下去。

    但是让阿旺猜没想到的是,他掉下去的地方,正好有一个伸出岩壁的斜坡,滚落在斜坡上的阿旺猜,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老虎,就从自己的头顶处掉到了那一片白雾之中。

    隔了足足有好几十秒,阿旺猜才听到了重物坠地的声音,想必那只老虎已经是摔的粉身碎骨了,之前生的一幕让阿旺猜脚底软,等他看到那个山洞之后,顺势就滚了过去,在里面休息了好大一会。

    少年人的好奇心总是很强的,再加上阿旺猜也有些心疼那只死去的老虎,虽然是只瘦虎,但总归也是老虎啊,单是那张皮毛就能作为阿旺猜的嫁妆迎娶到一位漂亮的苗族姑娘,所以等到体力恢复了之后,阿旺猜走下了山洞。

    让阿旺猜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山洞虽然有些地方崎岖难行,但竟然真的直通到谷底,而且山谷中长满了各种树木,连一丝瘴气都没有,唯独那些树木下的森森白骨,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至于摔下来的那只瘦虎,就掉落在一棵大树旁边,阿旺猜拿出刀子将虎皮给剥了下来,然后用虎皮包裹了几十斤的虎肉,摘取了一些树上的果子吃了之后,阿旺猜又爬回到了峭壁上。

    在峭壁处观察了大约一天,阿旺猜现了峭壁下面毒瘴上涨的规律,这些毒瘴每日凌晨左右就会浮上悬崖,而等到中午的时候又会退回去,在毒瘴上涨的时候,山中没有任何的生物敢靠近这里。

    等了一天之后,寻找阿旺猜的狩猎队找到了这里,阿旺猜不愿意和旁人分享这个秘密,于是告诉他们自己在这里猎杀了一只老虎和山鹿,而那只老虎被自己剥皮之后,为了怕引来别的猛兽,已经将尸骨扔到了悬崖下面。

    阿旺猜的解释合情合理,而狩猎队中的老队员们对这处峭壁是畏之如虎,当下也没仔细询问就将阿旺猜带离了这里,作为自己的第一次狩猎,阿旺猜无疑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村子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由于是单独狩猎得到的虎皮,阿旺猜得到了那张虎皮的所有权,他也正是用这一张虎皮打动了村子里巫师的侄女儿,迎娶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阿旺猜知道自己所得到的这一切,都和那处峭壁有着分不开的关系,所以在日后的单独狩猎中,阿旺猜时不时的都要过去一次,他甚至在峭壁下的山谷里搭建了一个木屋,作为自己在山中休息时的住所。

    在苗族村被开成为旅游景点之后,村里人的生活来源就逐渐从山中狩猎变成由外界获取了,心灵手巧的苗人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生活,把自己制作的一些工艺品卖给了进山旅游的人们。

    原始村落那也是讲人情世故的,作为村子里权力极大的巫师侄女婿,阿旺猜的妻子不但做上了买卖,就连阿旺猜也得到了一个美差,那就是成为了山外一家旅游公司的导游,专门带着客人来苗族村旅游。

    一晃就是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阿旺猜也很少有机会再回到峭壁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受伤的彭斌找到了他,阿旺猜这才将彭斌给带到了这里,用阿旺猜的话说,就算是魔鬼,也不敢来到这个地方的。

    对于阿旺猜的这句话,方逸还真是没法反驳,因为他就算能掐会算,要是没有阿旺猜的带领,方逸也无论如何都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即使能找得到,方逸也绝对不敢冒然下到那毒瘴之中。

    “到了!”

    在从一个有七八米长的斜坡上滑下去之后,一个透着丝光亮的洞口出现在方逸的视线之中,而来到这里,方逸已然是能听闻到山谷中彭斌的呼吸声了。

    “谁?”彭斌的也听到了洞口的动静,低沉的声音带着警惕和期盼,他知道此刻来到这里的人,如果不是仇家的话,那就一定是方逸到了。

    “大哥,是我!”

    方逸从阿旺猜的身边钻了过去,直接从洞口窜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个木屋旁边的彭斌,木屋中用动物脂肪点燃的灯光,正照在了彭斌的身上。

    “大哥,你……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一眼看到彭斌,方逸差点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离别时身高足有一米九多,体重在两百五十斤以上身材魁梧的彭斌,此时竟然变得瘦骨嶙峋,那一身衣服穿在身上,居然就像是挂在衣服架子上一般松松垮垮。

    “兄弟,到底还是惊动了你……”

    看到方逸,彭斌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双膝一软竟然直接坐在了地上,摇头苦笑道:“哥哥我是不成了,能留着这条命见到兄弟你,我已经知足了……”

    “大哥,别说那么多,我看看你的伤势……”

    方逸一步来到了彭斌身边,右手刺啦一声就撕开了彭斌的上衣,他刚才看到彭斌在坐下的时候用手按住了右肋处,他的伤口显然就是在这个地方。

    方逸猜想的没错,撕掉彭斌的衣服之后,方逸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彭斌的右乳斜下方已然是溃烂了巴掌大的一片,周围肌肉黑,一股恶臭之极的味道传入到了方逸的鼻子里。

    “蛊虫咬的?”

    方逸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右手食指连点,封住了彭斌右心房处的几个穴道,他能看得出来,彭斌用于抵抗这毒素的真气差不多就要消耗殆尽了,一旦彭斌放弃了抵抗,毒素攻心之下,彭斌绝无幸理。

    方逸的真元何等浑厚,接连封住了那几个穴道,彭斌肌肤上的黑色立时消退了几分,这让彭斌也缓过了一口气,自从受伤之后,他就一直在用真气抵御着毒素,这会真的是快要山穷水尽了。

    “用泰国话说,是降头!”彭斌强撑着站了起来,他一辈子强横,虽然这次受创极重,但也不肯在人前露出虚弱的样子来。

    “是谁下的手?”

    方逸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知道降头师的降头,其实就是巫师的蛊虫,从彭斌的伤势来看,这应该是被降头师的本命蛊咬伤的,这种伤势,就连方逸都束手无策。

    本命蛊很难炼制,往往成千上万只蛊虫相互吞噬,才会蕴养出一只本命蛊来,而这只本命蛊的毒性已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就是大象被它体内的毒素咬上一口,也会立即毒毙命。

    彭老爷子中了本命蛊没有马上死去的原因,是那个控制本命蛊的降头师并没有让自己的蛊虫噬咬并且放出毒素,而方逸又及时的将蛊虫逼出体外,才让彭老爷子又多活了一段时间,但终究元气大伤,还是没能保住性命。

    如果彭斌在没有修炼出真气的情况下挨上这么一口的话,恐怕他这个人早就没了,说不定此时连尸体都化成一滩毒水了,不过即使如此,方逸也没有办法帮他完全根除掉体内的毒素。

    要知道,本命蛊释放出来的毒素,就连蛊虫的主人都是没办法化解的,因为千万种毒素融合在一起,根本就没有解药可言的,方逸虽然能用真气暂时遏制住毒素攻心,却不能将毒素完全驱除出体外,这种办法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这会儿方逸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就算把咬伤彭斌的本命蛊主人给抓来,也是无法医治彭斌了,换句话说,彭斌这次真的是死定了,那种无奈的情绪,憋得方逸气息都差点紊乱了起来。

    “大哥,到底是谁下的手?”方逸又是追问了一句,他救不了彭斌,但却是能让彭斌的仇人下去陪他,也算是和彭斌兄弟一场了。

    “名字我不知道,但那人很可能是泰国的国师!”

    暂时控制住了毒素,彭斌的精神也恢复了一些,抬起左手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那人的功夫稀松平常,但是人太他娘的阴险了,在和我动手的时候趁我不注意,释放出本命蛊咬了我一口,奶奶的,你大哥我一辈子打鸟,没想到竟然被鸟给啄了眼睛……”

    彭斌自从出道以来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各种阴谋诡计也不知道见过多少,在黑市拳台上下三滥的路数也不少,但他都能一一避过,但彭斌对于降头师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他根本就没想到从那个降头师的衣袖里,居然飞出了一只长着翅膀的蛇儿。

    当时彭斌其实已经避过那只蛇儿的噬咬了,但是那只长着翅膀的蛇竟然如影随形般的追上了他,并且在他的肋下咬了一口,只不过那条蛇儿也没能讨得到好处,它的一只翅膀被彭斌给撕扯了下来。

    “飞蛇?那是什么蛊虫?”

    听到彭斌受伤的过程,方逸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下水来了,越是稀奇古怪的蛊虫,越是无法化解其毒性,在知道了蛊虫的形状之后,方逸对于帮彭斌解毒,已然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兄弟,我对降头一无所知,你问我,我哪知道啊……”

    彭斌到底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过来的人,他此时的情绪反倒比方逸乐观得多,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说道:“兄弟,我这次算是栽了,回头我写份遗书,你帮我带到彭家吧……”

    “大哥,就是死,我也要让你死在彭家!”方逸斩钉截铁的说道。

    “死在哪里不一样啊,能再见兄弟你一面,大哥我已经知足了……”

    彭斌摇了摇头,忽然看到小魔王从方逸身后的背包里探出了小脑袋,不由乐道:“这小家伙也跟你过来了???来,满足爷个愿望,让爷爷摸摸你怎么样?”

    “大哥,这会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彭斌一眼,伸手解下了背包,他这一路上采集了不少的草药,此时方逸打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先用这些草药试着给彭斌解下毒——

    ps:五千字大章,求张推荐票吧!8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