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10:五皇之死

天才狂小姐 110:五皇之死

    金发男子看不清楚额头上的那东西长啥模样,可是金发女子看得真真切切,“不可能!不可能!”

    金发男子滴着冷汗,轻声问,“什么不可能?”

    金发女子哆嗦着说,“那是枪吗?”虽然形状和他们手里的这根,有很大区别,可是她就是感觉,那个叫莫兰的女人,手里捏着的,就是火枪!和他们的枪支,有一样的功效。

    莫兰突然笑开红颜,那笑容,特假特欠扁,“真聪明,为了奖励你,我就老实跟你说,我手里的这个,射出来的子弹,不是耽耽一发,而是十二发!”

    金发夫妇,瞬间瞪大瞳孔,纷纷大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金发男子眼睛一瞪,伸手一抓,准备抢夺莫兰手里的兵器,莫兰小手一抬,顺势落下,枪口对准那男人裤裆处,无情按下按钮。

    “碰——”

    “啊——”又是一道巨响引来无数女人惊恐尖叫。

    “啊——”还有一道沉重的惨叫声,来自那名金发男子嘴里。

    金发男子捂着血淋淋的裆处,在地上滚来滚去,他的妻子蹲在他身边哭喊,“老公,你没事吧!”

    “嗯——痛——好痛——”

    这可是男人的命根子??!

    莫兰上前,扯走了金发女人,把她脑袋压在餐桌上,枪口对准了那女人,“蠢货!老娘我就直接跟你说了,你要想冤枉我们谋杀了路易三世,你就冤枉去吧!外战,老娘我愿意接!怕就怕,你们的船只,还在公海海域,就被我一炮轰进海里了!不要妄想拿你这杆破枪,在我面前胡乱炫耀!你可给我好好的看清楚,老娘手里的武器,和你的比起来,到底有何区别!”

    “砰砰砰砰砰——”

    “啊啊啊——”

    全场所有文武百官以及女眷,全部捂着耳朵克制住自己的尖叫声,独独那金发女子,叫得如此凄惨。

    连续十一发子弹,全数打在金发女子面前三公分处,那火辣辣的星火,溅得她紧闭的眼皮子,刺痛难耐。又因为极度害怕,只能用尖叫来排泄心中的恐惧。

    打完子弹,丢掉那只金毛脑袋,莫兰又从餐桌上,走了下来。

    文莱使节,除了那对夫妇之外,其余的仆从,全部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对于他们的皇子被杀,他们没有表示,对于那些文莱使节被折腾,他们也没有任何表示。真是不明白,那些仆从,到底忠心谁???

    金发夫妇被莫兰折腾的大气不敢喘一声,一个哭得抱紧胳膊瑟瑟发抖,一个捂着裤裆处,还在地上不停打滚。

    想想刚才,那对金发夫妇仗着自己手里握着一根神奇铁棍,模样多嚣张??纯此橇┫衷诘男苎?,特好笑。说起来,把这对金毛夫妇吓唬成这副熊样的,是他们的九皇妃呢!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他们瞧见那个站在餐桌上那只凶神恶煞的母老虎,打从心眼里觉得她是那般神武,明明她一点功夫都不懂……。

    莫兰把空弹的枪支,塞在心口,回到路易三世跟前,急问,“大哥,他还好吧?”

    “子弹就在心脏一公分外,差一点就嗝屁了!还好还好!”

    某侍卫已经进入了缝线阶段,手法如此熟练,看得李太医以及他的一群学徒,全流光了几缸子口水。

    路易三世因为失血过多而处于昏迷阶段,手术完成后,李太医又叫了几名学徒过来,帮他直接人工输血。

    某侍卫拍拍手掌心,调笑一句,“看,大哥的手艺如何类?羡慕嫉妒恨了没?”

    莫兰直挺挺的抱着双臂,站在那丫面前,歪着脑袋,瞪着她那双特可怕的死鱼眼。

    某货眼睛一眨,对上了他妹子的视线后,朝天一翻白眼,拱手说,“在下告辞!”

    说完,某货提脚准备开溜。

    可是他刚转过身去,一不小心撞到一团肉球,后退三步,定睛一看,他眨眼笑问,“哟,这肥妞是谁???这般肥溜,肥得快要连眼珠子都看不见了呢!呵呵呵……?!?br />
    “你笑吧!用力笑,使劲笑!本姑奶奶好多年没有玩散打了,姑奶奶我让你见识见识我身上这健彩迷人的肌肉……?!?br />
    某货又是一眨眼,“怎么听你说话的口气有点像我家二妹?光喜欢说反话!”

    “HOHOHO——”肥妞掩嘴三八式狂笑一阵,嘎然收嘴,咬牙切齿一句,“很不凑巧,本姑奶奶正好是南宫家族排行老二!超级宅女加腐女的南!宫!零!次!”

    某货额头冒出三根黑线,拱手说,“告辞——”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某货抬脚狂奔。

    莫兰撩起袖子就吼,“你他妈的还想跑!给我滚回来!”

    肥妞也撩起袖子吼,“他娘的!你有种就跑到天边去!老娘我今天不把你压死,老娘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那只一登场,曾经自称是南宫羽三的某货,穿着侍卫装,一边跑,一边叫,“来追我呀!来追我呀!”

    怎么听他这话,觉得他特欠扁似地。

    莫兰跟在那货屁股后,每每差一点快要抓到他人,又眼看着被他溜走了。

    肥妞已经喘成了烂泥,再也走不动了,索性跑去边上的茶几前,拿起杯盏使劲扔。

    碰动——

    莫兰脚跟边被砸了一只茶杯,她眼珠子一瞪,“臭婆娘,你往哪儿扔呢!”

    那肥妞嚣张的昂着头,“是你自己不长眼挡着我的路了!咋滴了!你不服气你也来扔??!”

    被那肥妞一激,莫兰果真跑去茶桌边,捡起茶杯就扔。

    碰动——

    碰动——

    周围观众,全部傻眼了。

    一个是堂堂九皇妃,另一个是满朝文武都熟知的五爷爱婢,两人犹如无人之境,在扔茶杯玩?

    哦,还有那个侍卫呢?

    那个侍卫哪去了?

    大家都在看那俩女的扔茶杯,都没发现那侍卫趁机逃跑了。

    “南宫羽三人呢?”

    有人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莫兰手一顿,惊叫,“糟了!大哥!你给我死回来!”

    肥妞气鼓鼓的盘腿坐在餐桌上,“都怪你!要不是你阻止我砸他,我早就把他压死了?!?br />
    莫兰一揉眉心,甩手一句,“人都跑了,你放多少个马后炮都没用!来人——”

    莫兰一句吆喝,身旁,一群侍卫跑来拱手,“九皇妃有何吩咐?!?br />
    “把那死贱种给我找出来,记得要抓活的?!?br />
    侍卫嘴角狂抽,其实吧,他想说,这个命令貌似应该是皇上下的才对。九皇妃不是南宫羽三的好师妹么?为什么像是仇人一样,非要喊他死贱种?

    搞不懂!真心搞不懂。

    上官翼一句话也没说,走到肥妞身边,直接把她扛在肩头。

    想她一百七十斤肥肉,竟然被他如此轻松的扛在肩头,叫人何等惊恐。

    上官翼扛着肥妞,走到皇上面前,请示一句,“父皇,儿臣身子不舒服,想先行告退?!?br />
    这谎话,他说得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啊。身子不舒服的人,还能随便扛起一百七十斤的肥肉么?开玩笑!

    皇上深深的看了上官翼一眼后,也不知道他那打转的眼珠子,在想什么,他轻轻甩手一句,“嗯,你先回行宫吧!”

    “谢父皇?!彼低?,上官翼急忙扛着肥妞离去。

    路易三世被抬去了行宫安顿,至于那对金毛夫妇,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不过依然给予他们超级待遇。给他们疗伤,给他们吃好的喝好的。

    莫兰回了行宫后,她就被软禁了起来,理由无他,皇上想要她兜里的那个东西,她不拿出来,那她就得遭殃。上官霆也被他父亲软禁了起来,不过他被软禁在太子的行宫里。为什么非要把上官霆和她分开软禁,这个理由,估计只有上官琪正心里清楚。

    皇宫里,侍卫们哄嚷声不断,为了要把那个自称是南宫羽三的侍卫给找出来,九皇妃下了命令,皇上也下了命令??墒悄羌一镆蔡懿亓?,侍卫们掀缸揭瓦,都没见他掉下来半根头发。真是奇了怪了。

    翌日,路易三世醒了过来,伤口因为很小,只有一个指节这么小,路易三世完全能够自由行走。他对自己没死这事,真的太震惊了。

    震惊之余,他还要抽空去次地牢,问问他的那几个手下,为什么要谋杀他!

    那对夫妇说了,如果这次来华,入驻文宪没能获得,他们空手而回,小皇子不会受到任何处罚,而他们俩夫妻,一定会被剥夺贵族身份。被剥夺了贵族身份,他们日后的日子,会比死更难受!他们知道无功而回就是一个死字,还不如豁出去,先把路易三世给杀了,然后把这罪,嫁祸到上官琪正身上,国王反而会对他们赞誉有加,顺便捍卫住了自己国家的领土,可以被国王封为荣誉骑士。虽然要冒着被上官琪正追杀的风险!不过两者比起来,他们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杀回国后,跟国王陛下讨个荣誉骑士当当。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一枪,竟然没能打死路易三世,竟然让一个不知名的男子,给救活了!

    更叫他们害怕的是,他们原本想唆使国王陛下带军过来入侵龙华,仗着他们手里有火枪,可是没想到,他们自以为最先进的兵器,和那个叫莫兰的女子手里的火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云泥之别!

    他们开完一枪,塞一颗子弹,人家可是十二发子弹连发??!如果他们俩回国后,当真唆使国王陛下带军过来入侵,保管他们的船只,在公海海域就被人给打沉。

    路易三世知道金发夫妇谋杀他的理由之后,倒也没有惩罚他们,而是去请示了上官琪正,说要把他们带回国后再行处置。

    国外的宪法和本土宪法有很大的区别,犯了罪,没有连带责任,所以那些仆从会胆大包天做这些谋害主子瞒天过海之事。所以上官琪正认定,诛九族这种罪行,不应该免除。免除了,如何压制那些心怀鬼胎的仆从?

    这次三方赌局,明明是路易三世输了,但是因为枪杀事件,中断了比赛,路易三世就厚着脸皮,否认了这次赌局。

    无可奈何,上官琪正只能由着他耍赖,为此,上官琪正答应莫兰,重新给丽朝划分领土之事,也被黄了。

    莫兰以为自己和丽朝的锗矿,也得黄了,哪知道何君王妃主动找到她,说,他们的契约依然可以成立,只要她愿意出钱购买锗矿,当然,如果她肯把那对耳环送给何君王妃的话,何君王妃说,乐意给她低价。

    于是,契约就此生效,莫兰把那对耳环,赠送了出去。

    何君王妃第二天就跟着何君王回国了,因为他们知道,皇上估计是不乐意重新划分版图的,而且现在这里还有个路易三世在搞鬼,皇上根本没心思应付他们俩夫妇。

    到了晌午,莫兰房门被人敲响,太监却没高声宣唱,是谁敲门。

    莫兰奇怪着前去应门,打开门一看,瞧见门前站着老五上官翼,上官翼身边,还有个仆从,那仆从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两只酒杯,一只酒壶。

    上官翼进了房门,仆从也跟着进门。

    莫兰还没吭气,见五爷自动自发往餐桌上轻轻一坐,仆从顺势吧酒壶托盘,搁在餐桌上。

    莫兰只好走到五爷对面,坐下,轻声问,“你来干嘛?”

    上官翼眼皮微垂,视线盯着那壶酒,盯了将近三分钟后,他抬眸说道,“皇上拖我来跟你要那个宝贝!”

    莫兰从兜里,掏出枪支,放在桌上问,“这个?”

    上官翼点头,“对?!?br />
    莫兰把头一歪,“皇上有说,他打算拿什么东西跟我换?”

    “你想要什么?你直接提,只要不过分,皇上他一定允你?!?br />
    莫兰冷笑着说,“感觉不管我跟他要求什么东西,都是他占尽了便宜!我的武器,帮他击退了次外患!他都没打算封赏我些什么?反而直接跑来跟我要求供给他武器的配方?”

    莫兰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杯,在两只酒杯里,倒了杯酒,按下酒杯上的一个珍珠按钮,又倒了第二杯酒。

    看见这个动作,上官翼眼皮掀开,神情严谨。

    上官翼身边的仆从,更是脸色惨白。

    倒完两杯酒后,莫兰不停交换酒杯的位置,无数次无数次,直到谁都分不清,哪个是第一杯,哪个是第二杯。

    之后,莫兰抱着双臂说,“我可以无条件提供给皇上武器的配方,只要他给我选一杯,喝下肚。如何?”

    那仆从猛地抽吸一句,却至始至终保持他惯有的沉默。

    上官翼微微垂眸,额骨紧绷。

    莫兰一手托着腮旁,无聊一句,“姑奶奶我在宫里,虽然没混多久,可是宫里的秘术,我比皇太后还精上百年!皇上拿这鸳鸯壶出来在我面前瞎显摆什么?”

    仆从一听,咕噜一声吞咽了口水,身子不停的在颤抖,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抖个什么劲,明明九皇妃嘴里骂的是皇上,又不是他!可他就是感觉心虚!在被九皇妃那双犀利的眸光下,盯得格外心虚。

    上官翼沉默了好半天后,吐气一句,“这样吧,我来代替皇上,我选一杯喝下!只要你肯答应我,不管你选哪一杯,你都必须无条件的把配方贡献给皇上。好吗?”

    “我拒绝?!?br />
    上官翼闭眸说道,“你可以拒绝??晌也荒芫芫?!”上官翼伸手,随意选了杯酒,握在指尖,“他是我父亲,他是我兄弟,她是我爱人。你叫我怎么选择?”

    上官翼说完那句话后,也不等莫兰反应,直接仰头饮尽。

    “姐夫!”莫兰急着叫了一句。

    上官翼一咬牙,呕了一口血出来,“噗——”

    身旁,那仆从眼珠子一凸,急忙大吼,“五皇!这……糟了,太医!太医!赶紧宣太医??!”

    仆从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一群太监和宫女,进进又出出。

    莫兰侧头对着丁璐喊,“把人都给我轰出去,别影响我急救?!?br />
    “是!”丁璐赶紧把那些碍事的宫女和太监轰了出去。

    莫兰扶着上官翼,躺在地上,又喊,“小璐,帮我把洗脸水拿来,赶紧给他灌下去,强制洗胃?!?br />
    丁璐跑去拿洗脸水,叽咕一句,“怕是剧毒,洗了也没用?!?br />
    洗脸水端了过来,莫兰正要捏住上官翼嘴巴的时候,上官翼一把抓住莫兰的小手,猛地起身,说道,“我没中毒?!?br />
    莫兰惊愕三秒,眨眼,傻问,“那你怎么吐血的?”

    “气流逆转,就能吐血,动武功的人,一般都会?!?br />
    莫兰嘴角狂抽,“你耍我?”

    “耍你干嘛?我在自救!父皇知道小零和你有密切的关系,父皇就在怀疑我和你之间是否纯在党派,派了秘史出去查探之后,那密探逞奏说,我就是南宫羽三教团的教主,专门为你打造势力用的斥候。昨晚半夜,我被宣召进宫,皇上就给我委派了这个任务,要我,拿走你武器配方,再杀了你!我若不杀你,那就表示我真的和你有所勾结!刚才我身边的那个,就是皇上的密探。鸳鸯壶的事,我还苦恼着怎么告诉你知道。没想到你这般有见识,连这种宫廷秘宝你能熟知!刚好我就趁这个机会,演了出戏给那密探看?!?br />
    莫兰依然无语,“二选一,你就不怕选到带毒的那杯?”

    上官翼邪嘴一笑,“放心,我眼睛利索的狠,你换再多次,我都分得清?!?br />
    莫兰揉着眉心,极度无语,“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假死!”上官翼吭气说,“我会龟息术!我等太医过来就直接假死,只是我的唇,得发黑!这个问题……?!庇械懵榉?。

    莫兰笑了,“这个好办,我有不脱色的黑色唇膏!”

    这下子,轮到上官翼傻眼了,“不脱色的,黑色唇膏?这东西,你带身上干嘛?”

    “时装艺术,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别浪费时间,我马上给你化妆!”

    莫兰跑去梳妆台,拿了唇膏和眼影过来,在上官翼脸上匆匆化妆,化完,拿镜子一看,果真像是中毒身亡的那种。

    屋外,脚步声越渐凌乱,声音也吵嚷得厉害,感觉太医就快要过来了似地。

    上官翼抓着莫兰的手臂,焦急一句叮咛,“我的龟息术,最多只能维持三天!记得别让皇上给我封墓!还有,皇上很有可能找借口让你二姐替我陪葬。你……?!?br />
    “这个你放心,皇上绝对不会让我二姐给你陪葬的!”

    上官翼一想,也对!

    莫兰的爹已经死了,皇上的手里正好缺个人质呢!

    上官翼又急着说,“那你好生劝着你二姐,我怕她会哭着跑来给我陪葬,到时候搞成罗什么欧和朱什么叶的就不好了!”

    莫兰谄笑一句,“放心吧,就算你真的死了,我二姐她也不会跑去给你陪葬的?!?br />
    一句话,说得上官翼脸色特憋特难看。因为莫兰说得一点也没错,她二姐,特没良心!超级没良心!她二姐绝对不可能会跑来给他陪葬的。

    上官翼嘴一瘪,仰头,闭目,气死了过去。

    莫兰急忙把水泼在地上,再撒几滴水珠子在额头上,脖子里,整的场面特狼藉。

    李太医匆匆进门叫,“九皇妃,五皇可好?”

    莫兰一擦额头上的汗水,摆出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超级演技再次登场,“对不起,我无能为力!这毒药,真的太猛了。见血封喉——”

    身后,丁璐嘴巴大张。

    打从她跟在莫兰身边起,她还从来没见过莫小主这么娴熟到夸张的演技。三秒钟,眼泪水说飙就飙的那种!真的是太厉害了,光用厉害两个字,依然不够表达她此时此刻对她家小主那演技的感慨??!

    李太医跑来摸了摸脉搏,摸完,他脸色一白,汗水也开始滴了下来,他摇头宣布,“哎……?!?br />
    一句哎,引来身后所有宫女太监,一同跪下痛哭。

    没多久,上官琪正被一群太监拱着而来。

    一进门,上官琪正看见上官翼黑着双唇闭眸沉睡,脚步狠狠往后一退。

    想起来,躺在地上的那个,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之前他狠下心肠,逼上官翼做这做那的时候,为什么他就没有想到,他是自己的儿子?如今他的五儿死了,他才知道自己五儿有多好多好,会不会太晚了?

    上官琪正走到上官翼身旁,捏紧了拳头,那一瞬间,他的耳边仿佛想起了十七弟的声音,“我真的很想看看,你那十五个子嗣中,在你年迈之时,会留存几个?”

    十七弟的那句话,就像是梦魇一样,一直缭绕在他耳边,勾得他心田更加内疚彷徨。

    莫兰蹲在上官翼身侧,一边抽泣,一边说,“昨日就听五哥说自己身子欠安,没想到今日,才喝了一杯水酒,就直接气绝暴毙!看样子,五哥的身子,当真是被累垮了!”

    上官琪正愤怒的瞪着莫兰的额头。

    上官翼的死因,他已经听说了。那个密探急急忙忙,跑来跟他说,是莫兰逼着上官翼,两杯水酒里面选择一杯喝下去!

    很不幸,上官翼选择了一杯毒酒,喝下去后,直接呕血身亡。

    上官琪正真的很想现在就叫人活活勒死这个死丫头,给他五儿报仇。

    可是他忍住了!他选择了国业!

    上官翼说了,不管他选择了哪杯酒,只要他喝下去了,那莫兰就得无条件的把武器配方交出来。只要这丫头还想活命的话!

    于是,上官琪正一吞口水,咬着牙,迸出几个字来,“五儿竭辛劳累,心绝而亡,来人,替朕宣大祭司,朕要给五儿,好好厚葬?!鄙瞎夔髡钗娇谄?,对着莫兰轻声说道,“莫丫头,你也好好休息几日吧!别到时候,整的和我家五儿一样,竭辛劳苦,不知哪日,莫名其妙突然暴毙在自己床上也有可能!”

    莫兰哪里听不出来皇上嘴里的威胁?不过她眼下,只能把他这句话当成是体贴的安慰话来听?!靶换噬瞎匦?,儿臣一定会好好注意好自己的身体,绝不会让自己有暴毙的一天?!?br />
    “哼?!鄙瞎夔髡蛔∑鲆坏览浜吆?,甩了袍子,转身离去,身后,一群下手,仔细着抬着上官翼的尸体,跟着出了莫兰行宫。

    ------题外话------

    明天来得及,就直接上传大结局了!呵呵!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