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7:异乡来客

天才狂小姐 107:异乡来客

    莫兰收到风后,遣了太监离开。一个人坐在御花园的滑石上,扔面包屑喂鲤鱼。

    上官霆走到莫兰身后,轻声说,“你昨日回了次莫府,你爹的病情,就更重了,朝堂上下,都在谴责你这个不孝女呢!”

    “意料之中的事?!蹦记崦璧醋潘?,“你朝事处理完了?闲来无事跑到我这边来调侃我?”

    “不是……?!鄙瞎裒谟糜⑽乃?,“有人拖我带个口信给你,你爹到最后,终于想通了,假死的药,已经送在他枕头边,今天半夜,就会喝下去了。棺材什么的,全都准备好了!”

    “哼,想通了就好?!蹦寄ミ匆痪?,“若不是娘亲千叮万嘱要我护着爹爹,我才懒得给他费这么多心思?!?br />
    “爱妃,你真冷血?!鄙瞎裒ψ盼?,“你爹的丧礼,你要不要回去哭上一回?”

    “反正消息都已经传开了,我又何必做作?不孝女的头衔,坐实得了?!?br />
    “那你三娘四娘她们呢?你如何安顿?”

    “关我屁事?!?br />
    其实三娘四娘的路子,她也已经打点好了,莫梅那边,到时候会把唐嫣接过去养,反正如今的辛爷,是穆原那小子易容的。

    还有四娘,她可以去莫荷身边,也就是卢家。卢家人,会好好照顾四娘的。

    她爹一走,两个姨娘也不会穷苦到无人收留的地步。

    第二天,莫海峰突然暴毙,莫兰嘴里说不回去,可最后还是回去,穿上了孝服??伤姑唤?,就被三娘四娘拿着扫把集体赶她出莫府,不让她进门。

    莫兰自嘲一笑。

    这次,是她玩得太大了,三娘四娘被蒙在鼓里,自然对她有颇多怨恨。莫兰也懒得和她们斤斤计较,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途中,丁璐捂着肚子,臭骂一句,“我肚子又疼了?!?br />
    “你今天是怎么了?拉了七八次了,你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丁璐翻白眼,“你丫的被人下了毒药你自己不知道,都是我替你挡着呢!”

    “我又被人下毒药?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两天,天天有人在你饭菜里下毒药,而且还是剧毒,吃上七天就毙命的那种。那种七日仙,吃了以后,死了查不出死亡症状?!倍¤此淙话俣静磺?,可是毒药进了肚子里,总要又排泄的方法,平日里她可以出出汗,把毒药排泄完,可是她忙着当跟屁虫,根本没时间锻炼身子,而且现在是大冬天,汗出不了,就无法排毒。只能通过拉肚子的方式,把毒素清出肠胃。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说不说又没啥区别!”以前,她被人下药的事还少吗?

    莫兰回头,喊道,“车夫,停车?!?br />
    马车停了,莫兰扶着丁璐去找个茅坑蹲点。

    丁璐进了茅房,莫兰孤零零的站在茅房外候着,突然,一只黑猫从她脚跟边溜过,一只黑猫没啥稀奇的,关键是那只黑猫屁股后,缠着一团毛绒,毛绒里,藏着一块小碎石,碎石里面,带着闪闪发光的某个物体。借着那轮月光,刚巧扎到莫兰眼球。

    看见那亮晶晶的一闪,莫兰眼珠子一亮,蹑手蹑脚的跟着那只黑猫走,转了两个巷子,等那只猫在偷吃巷口的垃圾时,猛地扑上去一抓。

    “喵——呼哧——”

    莫兰的手背被抓了一把,猫儿趁她松手之际,立马逃走。

    好在,那团毛绒被她扯了下来,毛绒离的小碎石拿出来仔细研究了一番。

    “莫小主?你人在哪儿?”

    远处传来丁璐的叫唤声。

    莫兰抓抓脑门喊,“我在这儿!”

    丁璐喊,“你快回来!”

    莫兰叫了句,“你过来找我!”

    “啧——”丁璐一声埋怨,苦着喊,“你到底在哪儿?北边还是西边?”

    “我怎么知道!你找就是了呗!”

    “妈的?!倍¤匆簧坡?,直接飞上屋檐找人,好半晌才发现她人躲在荒无人烟的暗巷子里,飞落屋檐,大声吼,“你不要命了?竟然敢一个人跑开?你忘记你是路痴了?”

    “不是故意的?!蹦冀馐鸵痪?。

    丁璐眯眼,“你手里那是什么?”

    “哦,没什么,就是碳的结晶体而已?!?br />
    “就为了一块破石头,你冒着生命危险离我而去?”丁璐嘴角狂抽。

    莫兰笑着说,“别生气,我把这东西打磨好了以后,送你一枚?!?br />
    “老娘才不稀罕?!?br />
    “不稀罕?”莫兰笑了,“丫头,你可知道这是啥东西不?”

    “你刚不是说了,碳的结晶体嘛!”碳是啥东西?不就是用来烧火的那玩意儿么,没啥用处,估计这碳的结晶体,也没啥用。

    莫兰笑说,“这个东西,还有个别名。叫钻石!”

    “啥?”丁璐拧眉问,“钻石是啥东西?”

    “碳的结晶体咯!”

    丁璐瘪嘴,气恼问,“它有啥用处?”

    “装饰品,可以用来当项链啊,耳环啊,戒指之类?!?br />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稀罕物呢,你要是送我戒指项链,起码得是翡翠。价格最昂贵的那种!你可别想拿块破石头,给我蒙混过关!”

    莫兰摇头,“傻瓜,翡翠这东西,虽然价值昂贵,但它很容易开采。而我手里的这个钻石,可以说是绝对稀有物!”

    “为啥?”

    “因为按照现今的开采技术,根本没法开采钻石。偶尔这一两颗,应该是火山喷发的时候,把它给喷出来的。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如何在这里出现,不过据我估计,应该是上次吉平地震的时候,分裂出来的一块碎石?!蹦及阉槭道?,说道,“看在你为我挡了那么多次毒药的份上,我就送你和甄侍卫,一人一颗钻戒?!?br />
    丁璐脸蛋瞬间扑红,“你送我得了,你送他干嘛?一个大男人,带什么戒指??!多难看!”

    莫兰白了她一眼,“男人也可以带耳环带钻戒。你丫的思想怎么还是没有长进?你在我身边这么久,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丁璐鼓着腮子,“老娘就不喜欢你那些奇装异服咋地了!老娘就讨厌你画的那些羞羞图画书,咋滴了!”

    “成,那就不送你了,这钻石,我留着自己用!”这死丫头,真心叫人难以讨好,气死人了。

    这几日,莫兰被软禁在宫里,闲来无事,一直研磨着她的钻石。

    要切割这个钻石,首先得造工具。

    必备的切割钻头,得时金刚钻钻头才行,人工金光钻。

    用热解和电解两种方法,改造石墨变成金光粉末,不过因为条件不佳,人工金光粉末质量太差,但还是可以撑一下,反正只有这一块钻石,切割完就算数了呗。

    约莫二十多天,一对漂亮的钻石耳环,出炉了。

    虽然钻石很小,只有二十分,可晃悠在阳光底下那璀璨的光芒,是怎么也罩不住的。

    莫兰带着钻石耳环,在皇宫里溜达了好几十圈,引得那些丫鬟娘娘们,全红了眼。

    丁璐跟在莫兰屁股后,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她家莫小主这个路痴,冒着迷路的风险,也要追出去捡块破石头??纯凑饪槠剖防锉凰诔隼吹陌咨嬉舛?,竟然被她加工得如此闪亮迷人,

    丁璐鼓着腮子,扯扯莫兰衣袖,红着脸说,“你之前答应过要送我的钻戒呢?”

    莫兰忙着晃动耳环,顺便喂鱼,“一?你不是说不稀罕我的宝贝么?”

    “瞎说!我只是说不稀罕你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图画书!我可没说拒绝你送来的戒指??!”

    莫兰冷哼一句,“马后炮,放得太晚啦!钻石被我做成了耳环了!你没看见么!”

    “你又瞎说!那日我明明看见你切割了四大颗呢!两颗被你做成了耳环,另外两颗呢?”

    莫兰噗嗤一笑,“你个势利眼,眼睛倒是挺利索的?”

    莫兰从兜里掏出戒指盒,一大一小,朝她晃晃,“钻石戒指呢,是用来结婚的时候,和自己丈夫交换着带的。丫头,你跟我讨要戒指的话,你今晚就得和某某某成亲才行?!?br />
    丁璐脸一红,又吼了,“谁说要结婚了?呸呸呸!老娘才不结婚呢!”

    “好吧,那这戒指你就没份儿咯!”莫兰把戒盒,重新塞回兜里。

    刚巧这个时候,何君王妃路过御花园,听见身边翻译官翻译莫兰和丁璐的对话后,好奇万分的过去,问道,“九皇妃?!?br />
    莫兰回头礼道,“是何君王妃!”

    何君王妃看见莫兰那对耳环,眼睛刷地一下,红透半天边,何君王妃万分优雅着问,“我听说,您兜里还有对戒指,预备送给你的家仆?”

    莫兰眯眼,“是啊?!?br />
    何君王妃心头瘙痒难耐,有股几十年没有被男人疼爱过的那种极度欲求不满的滋味,何君王妃忍着心头的骚动,又万分优雅着说,“可否让我见识一番?!?br />
    莫兰倒也大方,掏出胸口的戒盒,展开,给她看了一眼。

    金光灿灿的透明钻石,银白色的戒托,何君王妃看得手都在发抖,口水直流,可她又没这脸皮开口要求,叫她把这戒指送给她。

    这么好看的戒指,竟然送给一个丫鬟,会不会太浪费了???

    “嗯——还有一枚呢?能否也让我瞧上一眼?!弊芫醯?,让她看一眼,死也瞑目了似地。

    莫兰又大方的掏出另一枚戒盒,给她看。

    何君王妃当下捂着心口,深呼吸,“这个是男人带的么?戒拖很粗?!?br />
    “是哦!”

    何君王妃红着脸蛋,迷蒙着双眼,双手发抖着说,“能不能,让我试着带一下?”

    莫兰咳嗽一句,“可惜了,何君王妃,你的指关节太粗了。带不进去的?!?br />
    何君王妃生了五个孩子了,身形早就变了样,那手指头,又肥又粗,就连小指头也塞不进去。

    何君王妃惋惜极了,失落着说,“啊……那……那算了?!?br />
    莫兰把戒指送回兜里,摘下自己耳朵上的耳环,递给她说,“何君王妃若是喜欢,这对耳环借你戴三天,如何?”

    “什么?”何君王妃极度惊讶着说,“借我戴三天么?真的么?”

    “当然?!蹦即蠓叫λ?,“女人的饰品,给爱美的女人戴,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所在?!?br />
    一句话,把何君王妃哄得心肝脾肺肾都软了,何君王妃激动的抖着小手,接过那对耳环,戴在自己耳朵上,急急忙忙问向身边的丫鬟,“怎样?本妃带这耳环,好看么?”

    丫鬟们,马屁狂拍,“王妃,这对耳环像是天生为您打造的一样!”

    “就是啊,带着这对耳环,王妃您整个人都变得亮晶晶的了?!?br />
    何君王妃被那些丫鬟们,哄得快要乐晕了。

    和那些丫鬟们调笑了一会儿后,何君王妃回头问,“妹子,你喜欢什么首饰?回头我去从我首饰盒里,给你挑几件好的回来!”

    “首饰什么的,就不用了?!蹦际种竿饭彻?。

    何君王妃看得懂,她急忙凑过脑袋,等着莫兰给她耳语。

    莫兰低声问,“何君王留在这里这么多天,和皇上在密谈些什么?”

    提到这个,何君王妃表情有些为难,不过想了一下后,她挨过去,耳语一句,“君王是想重新划分封地,因为我们的草原,移动了?!?br />
    草原的土地是不移动的,顶多就是河水在移动,有的河域干枯了,另一片新的河域茂盛起来,草原也就会随着河流而移动。

    河草的版图一移动,势必要牵连牛马羊群资源链。

    牛马羊群资源链一旦备受影响,那么他们的民族的经济,也要受到影响。

    上次重新划分版图,是在太太皇上那一代,时隔了两代,如今,何君王再次提出重新划分封地,这个事,算是大事。

    难怪何君王如此反常,留在宫里半个多月了,还没回去。

    “那皇上他,可有答应?”莫兰又问。

    何君王妃失落的摇头,“估计很难?!?br />
    要重新刮分版图这事,要牵连很多内容,就好比,重新划分新版图的,新版图上原本的居民,是要归丽朝所有,还是得迁移他城?诸如此类诸多琐事,皇上肯定会嫌烦。

    莫兰直起身子,昂声一句,“何君王妃若是闲来无聊,可以随我一同去畅音阁听戏,我会准备几个戏子,用丽朝语给您表演?!?br />
    何君王点头一笑,“嗯,改日有空,一定来找你?!?br />
    说完,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又过五日,莫兰无聊的快要发霉了,一直跟上官霆抱怨,皇帝老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她回封地?

    上官霆无奈摇头,无法给她个确切的答复,莫兰只好继续闲着发慌,闲到最后,实在无聊透顶,就把那些跟屁虫宫女太监,拉进房里,教他们舞蹈玩。搞得上官霆行宫外,每天都要堵死一堆偷懒的宫女奴才侍卫们。

    又过七日,上官霆从议政厅匆匆回行宫,扒开一堆看好戏的宫女们,进门就吼,“爱妃,回乡的机会终于来了?!?br />
    莫兰兴致缺缺着说,“这话,你从半个月前就已经在我耳边唠叨了?!?br />
    “这次是真的!绝对真的!”

    莫兰往桌前一坐,喝了一缸子水,磨叽一句,“说吧,啥机会?”

    上官霆神秘一笑,甩手说,“你自己去议政厅看看就知道了?!?br />
    “有宣召么?”

    上官霆笑问,“你还需要宣召么?你整个人,都是通行证??!”

    “呵——”这句话,还真够抬举她的。

    好吧,那就别辜负了九爷对她的期望,就死皮赖脸一回,去议政厅看看,究竟啥情况。

    进了议政厅殿门前,等着太监帮忙通报。

    不出所料,皇上宣她进殿见驾。

    进了议政厅,一瞧。

    议政厅内,除了何君王和何君王妃并排坐着之外,另外还有一对夫妇,坐在何君王他们对岸。

    那对夫妇,金发碧眼,衣着,完全仿欧设计,一看就知道类似文莱人。

    那对文莱夫妇身后站着两个男人和一名女人,同样是白色肤种,只是头发的颜色行色各异。

    莫兰扫了那几名文莱人一眼后,走到上官琪正面前,礼道,“参见皇上?!?br />
    上官琪正嗯了句,“平身,赐座?!?br />
    上官琪正把莫兰的位置,就安顿在何君王妃之下。

    刚一落座,对岸,那位金发女子摇着白色羽毛扇子,笑说一句,“想不到竟然在这里也能看见钻石呢!”

    身旁,金发男子随口一句,“和路易先生手里的那颗,根本无法比拟!而且连颜色都没有?!?br />
    何君王妃侧头问莫兰,“对面那对金毛,在说什么?”

    莫兰悄声一句,“他们在说,他们手里也有你耳朵上,类似的珠宝,而且听上去,个头还很大!还带有颜色!”

    “是嘛!”何君王妃又眼红了,“真想看看?!?br />
    金发女子回头,对上官琪正说,“皇帝陛下,我们这次前来龙华,是想见见南宫羽三阁下。希望他能出面接见咱们夫妇?!?br />
    上官琪正身后的翻译官帮忙翻译后,上官琪正回了句,“他人不在宫里?!?br />
    “没关系,我们夫妇可以等他入宫?!?br />
    上官琪正一抿唇,犀利的视线,丢向莫兰,“丫头,你怎么说?”

    莫兰温和一笑,“我又不是南宫羽三,皇上您让我说啥?”

    看吧!他就知道!这丫头,绝对会抓着任何机遇,使劲往上爬,使劲嚣张摆谱。

    既然如此,那就……上官琪正扭头,对着那对金发夫妇说,“莫克思夫妇,这位叫莫兰的小女孩,就是南宫羽三的宣传大使,你们有话,大可以跟她说!她会帮你们好好转告的?!?br />
    金发夫妇瞬间把眸光丢给莫兰,那女子,昂头蔑视一句,“一个小女孩?”

    “看上去好像还不满二十!”男的接话。

    女子又说,“她能替三少阁下做主么?”

    “皇帝陛下,您别乱忽悠我们。我们这次来,除了想见见南宫羽三阁下之外,还想和他比试一番。南宫羽三不肯现身,光叫这个小姑娘,顶个屁用!”男子轻笑调侃。

    上官琪正轻哼,“丫头,你怎么说?”

    莫兰特沉得住气,“我又不是南宫羽三,皇上您让我说啥???”

    上官琪正一瘪嘴,回头,轻问,“你们想找他比试什么东西?”

    男子眯眼轻笑,“是乐器!之前听闻,他把咱们国家发明的三弦琴,改成了四弦!还耀武扬威的四处拉着四弦琴巡演!总觉得他掠夺了原本属于我们国度的财产。所以我想叫他现身,和我身边的乐师以及舞娘们,比试一番?!?br />
    说到这儿,上官琪正眯眼问莫兰,“丫头,你怎么说?”

    莫兰吐了口气,“不关我的事咯?!?br />
    上官琪正眼睛一眯,明显动了怒。

    “朕记得,你手里除了有小提琴之外,还有一架钢琴来着。前年因为种种事故,朕,没能如愿听见钢琴的奏乐。这次刚好,既然文莱使节过来和你较量一番,朕就命你,务必要让文莱使节,尽兴而归?!?br />
    “皇上要我接待文莱使节,那酬劳怎么算?”

    “你想要什么?”

    “我要丽朝版图重新规划?!?br />
    上官琪正眯眼,“丫头,你哪来的胆子,跟朕要求这个东西?”

    “皇上,我和您谈的,是生意,与胆子大小无关呢。您大可以一口回绝我!”

    上官琪正坐姿端正,“好啊,既然你这般要求了,那朕也要跟你提要求。朕不允许你输,朕不允许你得罪文莱使节,朕不允许你丢了朕的颜面?!?br />
    上官琪正冷笑问,“怎样?你可有把握做到这三点?”

    莫兰耸肩,“没问题??!”

    上官琪正眯眼,见他回答得如此轻松,心情越渐凝重。为什么,不管他如何刁难这丫头,这丫头都如此镇定自若?

    莫兰一回头,对着何君王说,“何君王,现在轮到咱们来谈交易了。你的版图划分,完全取决于我要不要应了那对金毛夫妇的挑战书!你的意思呢?”

    何君王当下拱手说,“丫头,您想要什么,尽管吩咐,我替丽朝臣民,先谢过您大恩?!?br />
    “大恩就不必说了,反正是互惠互利!何君王,我就厚着脸皮跟你要求咯!”莫兰喜滋滋的从兜里掏出一份地图,指着丽朝版图正中心的一块山头,说,“我要您帮我开采这块山头,开采出来的石块,运往我的城镇?!?br />
    何君王拧眉不解,“这山头的石块里,有金子银子么?”

    莫兰笑说,“如果有金子银子,你们早就开采了不是?”

    “就是说啊,那个山头里,啥都没有,你要我们开采这片山头干嘛?”

    “那里面的东西,对你们来说是个废物,但对我来说,是绝对的宝贝?!蹦巧酵防?,藏着锗,锗原本就是比较稀缺的矿物,更何况它在工业发展上的用途,十分广泛,所以她才迫不及待的,占山为王。

    何君王和他的妃子磨叽一会儿后,两人纷纷点头,何君王对着莫兰说道,“只要您能帮我应得重新规划版图的机会,这块山头,本王就送您了?!?br />
    “多谢何君王?!?br />
    和何君王交涉完毕后,莫兰回头,对着那对夫妇,说,“两位想见南宫羽三?”

    之前,莫兰和皇上他们交谈,都是用本土的语言,那对金毛夫妇,没有翻译官帮忙翻译,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未曾想到,那个女儿竟然说得一口流利的文莱语。

    怪不得皇上说她是南宫羽三的宣传大使呢!

    金发女子摇着羽毛扇,说道,“我们夫妇这次来华,带几十个乐师和舞娘过来,就是准备和南宫羽三的舞姬,较量一番。劳烦姑娘帮我们通报一声,让三少出来,与我们会一次面?!?br />
    莫兰轻声说,“你们俩要想见他也行,不过得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br />
    金发女子调笑一句,“听起来,你也挺懂歌舞的呢!敢问小姐怎么称呼?”

    “我叫莫兰?!?br />
    金发女子恍然说道,“??!原来是你??!史上第一个得到封地的贵族女王呀!听说,您还是三少的女徒弟呢!”

    莫兰一耸肩,不可置否。

    金发女子眯眼一笑,昂头,说道,“成成!既然是你的话,那这次的战书,就让你先接下吧!不过,咱们可得事先声明,如果你比赛输掉的话,你就得跟着我们,回文莱国哦!”

    “那要是你们输了的话,咋办?”

    金发女子掩嘴一笑,“那我就留下,给你当仆从咯?!?br />
    莫兰一拖腮子,懒洋一句,“我不缺手下?!?br />
    “还真会挑三拣四的,听上去像是你稳赢的一样。好吧好吧,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们路易先生权杖上的宝石?!?br />
    金发女子神色一僵,身旁,男子面容也跟着一僵,两人扯着脸皮,僵笑,“你的胃口还真够大的?!?br />
    “反正都要赌,何不赌大一点?”

    金发女子沉默了,把说话的权利,转交给了金发男子,男子吭哧,“既然你的要求这么过分,如果我们要求不过分一点的话,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只是,我不认为你能拿得出和我们路易先生权杖上的宝石相同分量的赌金?!?br />
    莫兰眯眼一笑,“切割术。怎样!”

    “什么?”金发夫妇,顿时傻眼问,“你说什么?”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