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4:逆天之举

天才狂小姐 104:逆天之举

    上官琪正就算看不出她愤怒的表情,他也知道,这丫头肯定对他的提议,十分反感。一招手,上官琪正吩咐一句,“听莫太常卿跟朕抱怨你有多么不孝,来了京城也不会莫家看看!莫丫头,不管你的事业有多么忙碌,你可别忘了,万事,百孝为先!来人,宣太常卿随侍?!?br />
    “喳——”

    太监一去一回,从远处,把莫海峰带了过来,跟在莫海峰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竟然是老四莫芙。

    莫海峰带着莫芙上前叩安。

    上官琪正撇过视线,说,“爱卿身后的那位丫头是?”

    莫海峰轻声回话,“回禀皇上,这是我家老四,原本莫芙,自小送去我夫人娘家换养,过继给唐家,现名,唐莫芙?!?br />
    上官琪正点头一句,“小模小样,秀气可人,温文婉约??囱?,唐家对闺女的教养,十分严格!的确是个上得了台面的千金大小姐了?!?br />
    “承蒙皇上夸奖?!蹦7逵Τ幸痪?。

    莫芙这次进京,莫兰是知道的。但莫兰只知道,是五姨娘太过想念四妹的缘故,写了书信叫她进京。卢岺跟着莫芙一块儿进京的,但是奇怪,莫芙原本没这资格进宫,就算有莫海峰为她撑腰,他也没这资格随便带人进宫朝贺!

    她爹莫海峰,顶多就是个正三品的堂上官而已。

    上官瑞眯眼一句,“如此可人的俏佳人,不知要许谁家公子才能配得上她!”

    上官琪正挑眉,“吾儿,你喜欢她?”

    “这般美貌的女子,谁不喜欢?”

    上官瑞一句话,再一次,逼得莫兰抬高眸子,那双犀利的视线,笔直扫向四周所有人。

    她倒要看看,是谁,敢把主意,打在她家四妹头上?

    莫芙哆嗦着身子,咬烂了下唇,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敢吭。

    上官琪正昂声说,“唐莫芙,太子说喜欢你,你有何话要说么?”

    莫芙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哆嗦不停,“承……承蒙……太子厚爱……民女……民女……?!?br />
    上官琪正轻笑说,“如果你也欢喜太子的话,那要不,朕就让你和太子……?!?br />
    莫兰微微上前一步,拱手一句,“皇上,唐莫芙,是唐家的人。唐家的户籍,在我的新尚海地界内!她,是我的臣民!她的婚姻,由她自己做主!”

    上官琪正没有动怒,而是紧绷着容颜,轻声一句,“是啊,朕没忘记呢!朕只是在询问唐莫芙的意愿,只要她点这个头,那就没什么关系了??!”上官琪正回头一句,“唐莫芙,你自己说吧!你愿不愿意跟了太子?”

    莫芙身旁,莫海峰狠狠一踢莫芙小腿,踢得她直接掉了两滴眼泪,那哆嗦的身子骨,像是立马要昏过去一样。

    如此胆小的四妹!在皇上威严下,在爹爹的压迫下,她还有这胆子拒绝么?

    上官琪正见莫芙不支声,音量拔高一阶,“怎么?你不愿意么?”

    听得出来,他的语气里,带着许多威胁。

    上官琪正这般一说,莫海峰急忙又踹了莫芙一脚,还不停冲她使眼色??上?,莫芙低着脑袋只顾哭泣,不肯点头,也不敢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轻启朱唇,昂声说道,“何必纠结?喜欢,就点头,不喜欢,就直接摇头!自己的婚姻,你自己就做不了主?”

    莫兰一说这话,莫海峰刷拉一下,愤怒的视线直扫莫兰。像是在埋怨她老喜欢坏人好事似地。

    莫兰对上爹爹的视线,嘲弄一笑,“对于某些自私自利只知道图自己前途的‘亲爹’,孝,这东西,可以丢掉了?!?br />
    莫芙抽搭搭的,终于肯抬起头来了,她眼睛通红着问,“那……我娘呢?”

    莫兰笑说,“如果让你娘,在你和爹爹之间选一个,谁生?谁死?你猜,她会选谁?”

    莫芙眨眼,眼泪水挤掉了一半,鼻子一抽,“我想带我娘回老家?!?br />
    “没问题??!没人会阻止你的!”莫兰回头,正对上官琪正,冷笑一句,“父皇,哦?”

    哦?她还敢这般张狂的跟皇上说哦?

    上官琪正憋着怒容,冷眼一扫莫海峰,“唐莫芙,你当真不愿意做太子妃么?”

    这一说,边上所有人都在抽吸。

    原本皇上只说要让唐莫芙去太子身边服侍,根本没允诺她妃位!

    没想到,皇上一开口,直接是太子妃的位置。

    这样一来,唐莫芙若再敢摇头,那就是不给皇上面子!

    这么大的罪,估计都要推在莫海峰头上去了。

    莫海峰浑身一颤,汗毛直竖,立马拱手一句,“皇上,请容微臣和女儿私下一谈?!?br />
    莫兰拱手一句,“父皇,请容儿媳与爹爹四妹,一同私下一谈?!?br />
    上官琪正昂着头,哼哧一句,“去吧,朕的耐心,还有那么点?!?br />
    莫兰凤钗一甩,拖着长长的红色长袍,走去莫海峰身边。

    莫海峰张嘴就骂,“你这不孝女,你又想带坏你四妹是不是?”莫海峰转头又骂莫芙,“还有你,你这傻丫头怎么这么傻?皇上都亲口跟你说,要许你太子妃位,你还在犹豫什么???”

    “可是我……我不想……?!?br />
    “放肆!由得你说想不想么?皇上的话,那就是圣旨?!?br />
    莫兰板着脸,说了句,“爹,我刚才说了,唐莫芙,是我的臣民。不需要听圣旨!”

    “狗屁!你以为自己真是个藩王了?那还不是皇上他许你的?如果他不喜欢,随时都可以收走你的爵位!”

    莫兰冷眼一瞪,二话不说,直接扬手?!芭尽?br />
    一声巨响,响彻天际。

    明明是私下一谈,可这巴掌,就算不想偷窥偷听,大家也都看在眼里。

    逆天了!

    身为女儿,竟然敢甩她爹一巴掌?

    莫海峰捂着半边脸,傻了老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噎了半口气后,他才找回嗓子,“你……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他另外半边脸上。

    莫芙惊恐的看着大姐,看得眼睛都发直了。说真心的,她大姐甩人巴掌的时候,那动作,真的太帅太霸气了。

    莫兰昂着脑袋,大声一句,“打你?打你又怎么了?看不顺眼的人,我打他几百下几千下都不解气!要不是因为你是我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下场是什么样的?你到现在还以为你女儿我在玩家家酒吗?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此时此刻,站在你面前的,不是你的女儿!是一国国君,我手里掌握着数以万计百姓的生死!唐莫芙,也是我的臣民!我的臣民,永远不会为了任何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而抛弃自己的幸福!”

    莫海峰当真要气到跳脚了,哆嗦的手指指着莫兰鼻尖,吼,“你要遭天谴的!你迟早要遭天谴的!”

    “天谴?哪个老天爷敢谴责我?叫他滚下来,我也赏他两巴掌!我早就看他妈老天爷不顺眼了!”莫兰一回头,伸手,拇指食指,用力捏住莫芙脸蛋。

    莫芙当下惨叫,“啊——啊——大姐——大姐!”

    莫兰喷她一脸口水,“我他妈的给你洗了多少次的脑?你不开窍也就罢了,关键时候还敢给我这般孬种?皇帝老子问你问题,你就照着你的心,径直说话!当你妈鬼个哑巴?你当我是假的么?我站你背后给你撑出来的这天片,是假的么?”莫兰用力一扔莫芙脸蛋,看见莫芙脸上紫青一片,可想而知,她的力道究竟有多大。

    莫兰凶猛回头,一把揪住莫海峰的衣领,把他拎到自己面前,对着他的老脸,喷口水,“之前我叫你休了唐嫣!你不听我的话!我就给你面子,给你这个当爹的面子!不跟你计较!你倒好,把我的大方,当消耗品?老不死的,你给我好生记着,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我家四妹的人生,让她自己做主!你要是再敢吭半句屁话,我就当场直接打残了你!不孝女三个字,我乐意背!天谴这玩意儿,我乐意受!”一甩头,莫兰伸出食指,用力戳了戳莫芙额头,哼道,“你也一样!蠢货!”

    好凶!

    莫芙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真的好凶!真的太凶了!比她爹爹还凶!凶到已经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就是因为这般,莫芙忽然觉得,身边那个被打傻的父亲,感觉一点也不可怕了呢!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上,也丝毫不觉得有啥威严!她家大姐,那才叫威严!

    莫兰再次甩动头钗,拖着长袍,走到上官霆身边,昂头一句,“父皇,我和爹爹还有四妹,已经私下谈妥了。您现在,可以去问问我家四妹的答案,看看她还……愿不愿意当太子妃!”

    “……?!?br />
    这叫私下谈?

    声音吼得这么大,河东狮吼似地,方圆百里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了。而且,她刚才还逆天的打了自己亲生爹爹两巴掌,打得她老爹直接气傻在那儿,半句话都不敢说。

    上官琪正知道,这下子,就算他再怎么胁迫莫海峰,估计莫海峰也不会再替莫芙做主了。而且莫芙这丫头,肯定已经被喂了雄心豹子胆!他若再问,那他就是蠢蛋,自己让自己下不了台!这种蠢事,他才不干。

    上官琪正假装没听见莫兰和她老爹私谈的内容,直接说道,“??!看得出来,唐莫芙这丫头,好像不怎么喜欢吾儿,依朕看,吾儿太子妃人选,还是另议吧!”

    上官瑞拱手接应,“儿臣也这般认为!太子妃的位置,还是得慎重才好,不得儿戏?!?br />
    上官霆实在忍不住,捂嘴一声偷笑,“爱妃,为夫当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你这招,真心使得太贱太霸道!连皇上都只能给你让步!”

    莫兰白了他一眼,“我现在火药味正浓,你别往我枪口上撞!省的我越看你越不顺眼!”

    “成成!爱妃息怒爱妃息怒!”上官霆笑容越渐越深,“说真心的,爱妃,为夫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呢!不是喜欢你的才华,而是喜欢你的……臭脾气!呵呵呵……?!鄙瞎裒孀抛旖遣煌M敌?,笑得多么乐呵。

    上官霆知道,莫兰她其实并不是非要打她爹两巴掌来泻火,而是用这举动告诉给皇上知道,她连父亲都敢打,还有什么逆天的事她干不了?果不其然,皇上本想逼迫莫兰,想用身份压她一筹,可那丫头的举动反过来要挟他,狗被逼急了,也会跳墙!皇上还不想和莫兰闹得太僵,因为他给莫兰这么多恩惠,他还没得到应得的收获呢!最起码,他要耗她两三年,等把她脑子里的宝贝榨干了,再议。

    上官琪正吭声说,“太子选妃之事,不急于一时,倒是九儿,你可得加把劲,给朕生个大胖皇孙才行!你们俩平日里各住各的行宫,连合房的时间都没有。朕决定了,今晚就当个和事老,朕要亲自监督你们俩成了好事才行?!?br />
    上官琪正半开玩笑,半似认真的说道,“若是九儿一举生下男娃,朕就让他世袭藩王爵位?!?br />
    新设藩王,已经是破例了一回,世袭藩王爵位,更是破例中的破例。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说出来,估计那些朝臣又要纳谏了??烧庋巯?,谁敢啃气?

    皇上之前就已经很没面子了,若谁再敢吱声,不给皇上面子,皇上一定要拿他开刷。再说,九皇和九皇妃,是好惹的人物么?尤其是那个九皇妃,脾气爆裂的连她爹都害怕,谁还敢招惹她?

    这次宫宴,莫兰当座上嘉宾,看着歌舞,优雅的打着哈欠,忍受着万众瞩目的视线。

    不管在现世,还是在这个年代,她一直是备受关注的焦点。

    茶女过来敬茶,顺带在莫兰手里塞了张纸条。

    莫兰偷偷摸摸打开纸条,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两个字,‘情香’。

    字体歪歪扭扭,看上去不像是精通书法。

    一个不太懂书法,又和茶女有关系的,那应该就是毕和莲了。

    莫兰侧头,轻问,“九爷,情香是什么玩意儿?”

    上官霆喝着美酒,飘然一句,“是一种催情的药,无色无味,不过药效很慢,得过大半个时辰才会生效,怎么了?爱妃,突然问这个问题?”

    莫兰轻描淡写着说,“哦,没什么,有人跟我密告,说我酒水里,被人下了情香?!?br />
    上官霆猛地一顿,酒杯僵在半空中,忙问,“那我的呢?”

    莫兰冷哼,“你说呢?”

    你说呢?真是冷漠的一句话!

    谁有胆子光明正大给九皇妃下情香?不用说,肯定是皇上指使的呗!既然皇上给莫兰下药,那肯定也给他下药了,毫无疑问的嘛!

    上官霆嘴角一抽,放下酒杯,深呼气。惨了,他刚才喝了一杯子了。这丫头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告诉他?

    到了半夜,宫宴结束,回到行宫的路上,上官霆满头大汗,在一堆太监的关注下,推开房门。

    莫兰紧跟其后。

    丫鬟们打点完床铺后,就出了房门,关上房门,却没有离开房门口,而是和那堆太监一样,蹲在房门口处,光明正大的偷听。

    上官霆坐在床沿,拧着眉,笑说一句,“要不爱妃,咱们就合房了吧!”

    十九岁的毛头小子,原本就在青春期,再加上催情药效,就怕他撑不住??纯此泷纱δ枪墓牡男巫淳椭懒?。

    丁璐双手叉腰,摆出母老虎姿态,“你少做梦了!”

    上官霆歪着头,“那不然呢?总不可能让我就这么熬着??!”

    莫兰从兜里掏出一本书,递给他,“不介意的话,你自己解决吧!我给你提供材料!”

    上官霆拧着眉头问,“总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书!”

    “不看拉倒!”

    莫兰作势收回兜里,上官霆上前一步,快速把书抢走,嘀咕句,“就算看了以后三天三夜吃不下饭,我也要看!”

    上官霆抢了书,上了塌,落下床帐,自顾自翻开书本第一页。

    不稍片刻,床帐内顿时响起一道作呕声,“我的催情药效,被你的书,折腾光了!好书!真是好书!”

    上官霆掀开床帐,吆喝一句,“我说爱妃,你对男性器官这般熟悉?是不是老早就看过无数遍了?”

    莫兰坐在餐桌前,独自浅酌,老实承认,“是啊,看过无数遍了?!?br />
    “你在哪里看的?难道……。是皇叔遛鸟给你看的么?”

    莫兰黑着脸,有种被人说中羞羞心事的感觉,“在你还在吃奶的时候,那些鸟蛋就已经被我琢磨个透透彻彻的了!你别废话,赶紧把精虫处理光再说吧!”

    “精虫?”上官霆摇摇手里的书,“看见这些书,我的精虫全被吓死了!估计今晚要做噩梦了呢!”

    门外突然传来太监一声吆喝,“太子殿下驾到!”

    莫兰一惊。

    这么晚了,红烛都灭了,他还跑来这里干嘛?

    上官霆把书往床头一扔,急忙下榻穿鞋,理理衣襟,和莫兰并肩而站,等着太监把门从外推开。

    不稍片刻,房门被人推开,上官瑞踏入屋内,神情严谨,眼神深幽,他冷眼一扫上官霆和莫兰身上的衣物后,轻声哼道,“九弟,父皇找你有事,要你去次御书房?!?br />
    上官霆拧眉,“这么晚了?还要叫我去御书房?”

    “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上官瑞随口一句。

    上官霆心中腹诽,总感觉像是调虎离山似地。

    皇上要找他,为什么非要让太子过来通传?为什么不叫太监通报?光是这一点,就可疑得狠。

    可惜,就算他再怎么疑虑,太子既然搬出皇上当借口,他也不好反驳,上官霆只能点头一句,“那我这就过去!二哥您随意!”

    说完,上官霆朝莫兰使了个眼色,莫兰回给他一个点头,上官霆这才放心离开。

    上官霆一离开,上官瑞把视线瞄向丁璐,“你和九弟合房,怎么还带个丫鬟在身边?”

    “我之前说过,我这人,缺乏安全感,身边若不带个十个八个保镖,感觉特不安心?!?br />
    莫兰回头,又走去餐桌,轻轻一坐,说,“别站着了,过来坐吧!”

    听听她口吻,又像是在招待很亲密的老朋友似地,那般熟稔。

    不知不觉,上官瑞被她软化了,乖乖往她身旁一坐,乖乖接过她递给他的那杯水酒。

    仰头,一口闷,上官瑞深深吐气,说,“我终究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和九弟,在我眼皮子底下……?!?br />
    所以他来了,故意找借口,把九弟支开,然后想趁机独占她。

    说起来,上官瑞的年纪,比上官慕鸿还要大两岁,不同于上官霆那轻浮的性子,上官瑞的沉稳,和他年纪也是十分相符。

    莫兰吐气说,“太子你何苦呢?我和你,永远都走不到一起!”

    上官瑞咬牙,拍案哼道,“不是我和你走不到一起!是你不肯选择我!若你当初点头,答应当我的太子妃,那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九皇叔也不会因为你而死!”

    上官兴禄为了替莫兰保守南宫羽三真实身份的秘密,这才招他父皇记恨,痛下杀手。

    莫兰听见最后那句话,深深闭上眸子,“九王爷的死,的确多半因为我!这个不需要你提醒我!只是……。就算我亏欠九王爷更多更多,我依然坚定自己的信念!该怎么做,就必须得怎么做!”

    上官瑞气恼的一伸手,狠狠压住莫兰的手背,说道,“你难道不知道?父皇早就对九弟动了杀机!你现在成了他的妃子,那么,你最后的结局,也是离不开一个死字!父皇逼着你和九弟在一起的用意,除了让我对你死心之外,父皇就想让你和九弟密不分割,到时候,要处置就一块儿把你们俩给处置光!”

    莫兰用力抽手,一边想把小手背从他掌心里拔出来,一边咬牙一句,“我不会死的!你放心好了!在我还没有把我的城镇发展到我理想的规模之前,我绝对不会死的!太子,劳烦:松手!屋外有很多太监在监听着呢!”

    上官瑞气恼怒吼,“那就让他们听着吧,让他们好好听听,你是我的女人!你早就应该是我的女人的!”

    上官瑞越说越生气,直接扯过莫兰的手臂,想把她扯进怀里。

    丁璐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三步,巧手一点上官瑞手臂痛穴,逼他收手。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