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03:进宫朝贺

天才狂小姐 103:进宫朝贺

    莫兰笑问,“秦老爷子该不会以为,我只是想重铸铜币银锭吧?”

    秦龙元一眨眼,“不然呢?”

    “光重铸铜币金锭的型号,我干嘛劳师动众的找上你们?我是准备要彻头彻尾的改掉货币制度。铜,银,金,三大矿种,都十分稀缺,而且它们都有其他用处?;醣业募屏康ノ?,也是年年波动,没有标准。所以这个制度,我会把它改掉!不过这项国策,皇上肯定不会答应的。我只有等我继位之后,再推行这项政策?!?br />
    出府视察京城各地钱庄的秦思凯,回府后,正好撞见莫兰拎着行李,包袱款款的准备动身。

    秦思凯急着上去喊,“小兰宝宝,才住这么几天就走?”

    莫兰拧眉,“能不能别叫的这么恶心?”

    边上,秦龙元一点头,呵斥说,“寒后的名讳,是你该叫的么?”

    秦思凯厚着脸皮笑,“有啥关系嘛,爹爹!既然你已投诚,那我和她的关系,就是对等的嘛!她还要仰仗咱们控制御宝兰钱庄呢!就算我叫一百遍小兰宝宝都没关系的,哦!”

    倏——

    秦思凯话音刚落,就感觉身后飘出一股寒冷微风,好奇,回头,一眨眼,看见身后站着一个鬼魅的影子,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回头,立马对着莫兰说,“我尊敬的寒后大人,小人恭送您出府!”

    莫兰当下噗笑,“不喊我小兰宝宝了?”

    秦思凯听见背后传来阵阵兹兹兹地可怕声响,口水直吞,“属下不敢?!?br />
    “属下?你不是说,我和你的关系,是对等的嘛!”

    “我没说过!从没说过!我拍嘴发誓!”秦思凯一拍自己这张贱嘴,拍得可狠了。他身后那只恶鬼,什么时候出现的?太可怕了,悄声无息的就这么飘在他背后!

    莫兰笑眯眯的拿着包袱,越过秦思凯身侧,走到上官慕鸿跟前,轻问,“你怎么跟来了?”

    上官慕鸿轻哼,“你大哥说,要给我动手术。我说同意,他不肯!他要我来找你!”所以他追来了。

    莫兰回头告别了秦思凯父子后,牵着上官慕鸿的手,出府上了马车后,追问,“我大哥要给你动什么手术?”

    “心脏手术,说是我心脏里,有个东西?!?br />
    “什么东西?”

    “不晓得,说是没有CT!没法确定异物的位置。这手术,很难?!?br />
    莫兰眨眼,震惊许久,“你心脏里那东西,是不是就是从你后背处扎进去的?”

    “你大哥也这么说。他还说,如果把这东西取出来,我这蓄电的问题,也就能解决了!”

    莫兰一个抽吸,“问题关键是,你心脏里有东西,你怎么不疼?”

    上官慕鸿面无表情一句,“以前疼,疼得撕心裂肺,整晚都睡不着觉。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br />
    莫兰越听越心惊,“上帝啊。你又是忍着心脏被异物刺穿的疼,还得忍着时不时被雷劈?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命硬?!鄙瞎倌胶杞景恋陌鹤磐?,说道,“大仇未报!我是不会让自己比他早死的!”

    莫兰一揉眉心,感觉自己光听着,她都要为他心疼死了?!盎八祷乩?,我大哥他,你在哪里找着他人的?”

    “还是在医院?!鄙瞎倌胶枨岷?,“我把整间医院,戒严了三天,那家伙就出现了?!?br />
    莫兰眨眼,“为啥?”

    “我估计,他来你医院,是为了救谁谁谁。否则他躲着你,又何必出现在你医院里?而且还光明正大偷走了你的那套手术工具!所以我把医院封锁起来,他没辙,只能现身了?!?br />
    “??!是这样的……。那他现在人呢?”莫兰急着追问。

    “还在医院里。他说,在你回来之前,他会安分的待在医院里,你一回来,他就要走!”

    一听,莫兰气炸了,“那混账!敢躲我?看我回去后不踹破他鸟蛋!”

    上官慕鸿不理解的问,“你大哥他干嘛非要躲你?”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要找他报仇!那混账东西,自己喜欢过原始生态的日子,非要拖着我和二姐一起,陪他进那时光穿梭机器!本来他还想把我和二姐送去原始社会来着!”莫兰深呼吸,叫骂着说,“反正不管怎样,我就是讨厌这种没有科技的落后年代,不管我穿越到哪个颓废时代,我都要把它重新送上时代正规!只要那混账落在我的手里,我非要把他奴役到老死!”

    “你这样,难怪他会躲着你!”

    “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理亏!无脸面见我!”莫兰气喘一句,“你心里的那个异物,手术成功率如果低的话,那就不要做了!反正你现在已经没有疼痛感,就带着异物生活,比较好!”

    上官慕鸿垂下眸子,“你大哥也这么说!可是……?!?br />
    “可是什么?”莫兰歪头问。

    上官慕鸿伸出手掌,冰冷的皮手套,贴在她脸颊上,细致一摸,“我的手,不能碰你,我的嘴,不能吻你!我的身子,不能和你的贴在一起!这比要我的命,还要痛苦!”

    莫兰身子剧烈一颤,心脏倏地漏跳三大拍,脸侧那明明冰冷的触觉,却反而觉得如此热辣。

    上官慕鸿收手,闭眸,静思数秒后,吐气说,“我等!我等你事业有成,等我大仇报完,我就去找你大哥动手术!我宁愿冒着风险试一试?!?br />
    这般忠恳暖心的话,叫她无从反驳。

    从秦府出来后,莫兰去了染合大院里入住。

    染合大院是她在京城里的一个小窝,虽然小窝里没有她的家人为她等门,可她就是不喜欢去莫府入住。

    一进大院大厅,看见厅内高堂上,坐着一名男子。

    莫兰愣是一惊,“九爷?你怎么在这儿?”

    高堂上,一边喝茶,一边静坐的男子,看见莫兰,和莫兰身侧的上官慕鸿,他勾起清风微笑,起身,上前数十步,站在上官慕鸿跟前,拱手一句,“十七皇叔?!?br />
    上官霆身后,陆虎一头冷汗,手死死捏着剑柄,指关节全部泛白。

    上官慕鸿一眯眼,没点头,也没应声。

    面对上官慕鸿的冷漠,上官霆一个人笑得畅快,“老早就想找机会和十七皇叔见上一面,可惜一直没机会让您现身!今个儿,好不容易咱俩碰上面,要不,咱们坐下来,好生谈谈?”

    上官慕鸿二话不说,跨步向前,直接走去高堂,往主位上一坐,摆好了正襟危坐的姿势,依旧一句话不吭。

    上官霆无奈,心里犯嘀咕。他这小皇叔沉默寡言的性子,真的比五哥还讨厌!不过没辙,上官霆走去高堂,往副位上坐下,也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姿势。

    莫兰一个人被晾在边上,也不急着落座,而是拿着包袱回寝房打点一下,和丁璐两人,晒晒被子啊,洗洗锅碗瓢盆,擦擦家具什么的。

    丁璐原本说要一人包办,莫兰不答应,非要卷起袖子和她一块干。大约老半天,莫兰端着一套茶具,走去客厅,看看他们两人谈得如何了。

    走到客厅,莫兰莫名其妙一眨眼,把茶杯放在他们俩正中间的茶几上,给两人沏了杯香茶,“你们谈好了没?”

    上官霆笑了句,“别急,爱妃。我还在酝酿中呢!”

    莫兰当下拧眉,“什么?我被子都晒好了,家具都擦了个遍了,这一整个上午,你都在酝酿着些什么???”

    上官霆摇头叹气,“爱妃你不懂!我要和十七皇叔做的交易,包括两个国家的命运,包括整个皇室的命运,也包括你在内!所以我需要一点时间,好好酝酿酝酿才行!”

    “那你打算酝酿多久?”莫兰抽着嘴角问。

    上官霆微笑着说,“你急什么?十七皇叔都还没催我呢!”

    莫兰深深一吐气,“好!你悠着点酝酿,我还有事,我先回房了!”

    茶水沏完,莫兰抓着木托盘,扭头就走,懒得等那丫的开口。

    又过了两个小时,快要到晚饭时间了,莫兰又去了次客厅,给他们送点小点心。

    点心一上桌,莫兰调侃一句,“怎么样?你们俩个,酝酿完了没?”

    上官霆哼哧一笑,“爱妃,你急什么!这一点也不像你的性格!对于那些事不关己的事,从来都是摆着一副病怏怏毫无干劲的模样。不是么?”

    莫兰眨眼,“我是怕你们的交易,会影响我城建?!?br />
    “啊,是嘛,爱妃你脑子里除了城建之外,还装得下其他东西么?应该没有了吧,否则你肯定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封地,独自一人跑来京城,在秦府入住小半个月这么久!”

    听听,上官霆那语气,何其酸溜溜。

    莫兰突然笑了出来,“九爷,你还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现在竟然还会预知过去未来?我的行踪,你倒是了如指掌的?”

    上官霆耸肩,“不然我哪来的底气,和我十七皇叔坐在一条水平线上,和他谈判?”

    莫兰把点心往他膝盖上一丢,像是丢给小狗吃一样,看得出来,她在生气,“别废话了,你们赶紧谈完,你赶紧给我滚蛋!”

    上官霆吐气,“我说爱妃,我在你的染合大院里,等你归来等了整整三日,你不好好招待我一番也就算了,竟然还赶我滚蛋?爱妃,你可别忘记了,你是我的九皇妃,你得和我一块儿回我的九皇府,然后晚上咱们俩就可以……?!?br />
    “之前咱们俩谈的内容,全部作废!”上官慕鸿突然迸出一句话,打破了他惯有的沉默。

    上官霆一愣,眨眼,猛地喷笑一句,“皇叔,你的肚量怎么这么???你听不出来,我在开玩笑么?”

    上官慕鸿正襟危坐,面无表情,“我从不开玩笑?!?br />
    “???那你人生乐趣,就真的太无趣了??!爱妃,你说是吧!”

    莫兰用力深呼吸,“骚年,我的年纪,也早就脱离了爱开玩笑的恶劣青春期。人生还是需要实实在在比较好?!?br />
    上官霆嗤笑,“怎么听你的话,总觉得你已经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太婆似的?!?br />
    差不多!加上这里三年,她已经快要四十二岁了呢!年过半百,心灵早就是个老太婆了。

    莫兰甩手嫌弃,“赶紧滚吧!趁我还没对你恶心之前!”

    “真过分,我帮你把第一手资料带过来,你却嫌弃着只想把我赶出家门?”

    “第一手资料?啥资料?”估计,肯定和她有关。

    “还不是那个教团的事。上次,皇上派人刺杀你我,也事因为教团势力太大引起的。你虽然叫了瓦舍说书人帮你澄清,可效果不明显,皇上也派人下去镇压过,可还是不明显。现在,吉平梯田工艺,原本这项功劳,是归九王爷和太子的,可是不知打哪冒出来的消息,说是这梯田技术,也是南宫羽三提供的。教团的势力更加庞大,甚至还有几个富商,加入教团后,说要出资给南宫羽三盖间大庙?!?br />
    莫兰一听,当真嗤笑不已,“不会吧?有这么离谱么?”

    “你可别小看了人类信仰问题!皇上之所以不能用强制手段镇压,也是因为顾及信仰两个字?!?br />
    莫兰苦恼了,“这么说,梯田建设的功劳,若是被我领走的话,那皇上他肯定会小心眼,年底进贡,估计又要刁难我了?!?br />
    “最难为你的,莫过于要你把南宫羽三带出来,让皇上一睹尊荣,顺便叫你把教团势力给瓦解掉呗!”

    莫兰一点头,“我也觉得皇上八成会这般要求?!?br />
    “既然如此,那你何不先皇上一步,在他开口要求之前,你先把这事给搞妥了?免得到时候,慌的手足无措?!?br />
    “可是我真没法子控制??!如果说要我去讨好一个讨厌我的人,这还比较容易。要让一个喜欢我的人讨厌我,这我真心办不到!”

    上官霆听了,眉头都黑了,“丫头,你这话,说反了吧!”正常人会这样说,让喜欢她的人讨厌她,这个很容易办到,可要让一个讨厌她的人喜欢上她,这可是个很复杂的工艺??烧馀?,张狂到完全把话反过来说!真有她的!

    上官霆耸肩一句,“随便你咯!反正这事不关我的事!你慢慢张罗,我得回府了!你这儿,连个丫鬟都没有,被子也没晒,澡也没的洗,真讨厌?!?br />
    莫兰白眼一翻,“那你就不知道要帮我晒晒被子擦擦家具什么的?”

    “切,本皇凭什么要当你的丫鬟服侍你?”上官霆帅气甩头,昂声一句,“陆虎,摆驾回府!”

    “是?!?br />
    某大爷,大摇大摆的昂首离去,玉扇摇摇,走路姿势,何其风骚。

    上官霆一走,莫兰坐下,轻声嘀咕,“慕鸿,你不打算回封地么?”

    上官慕鸿一点头,“对,我留下,陪你?!?br />
    莫兰吐气,“你陪我?你和皇上……?!?br />
    “你放心,我已经忍了他很久了,不会因为见他一两次就会失控到想去一掌刺穿他心脏?!?br />
    听听,他那咬牙切齿的口吻,摆明了想现在就这样子做掉他似地!

    上官琪正也太狠了,明知道上官慕鸿会忍不住去上官兴禄墓地拜祭他,他就偏偏重兵把守那墓园,连只苍蝇都不让飞过。上官琪正就连死掉的九弟,也要利用个彻底才肯罢休。这样的男人,真心狠!难怪他能稳坐皇上的位置这么多年!

    即将接近年底,九皇九皇妃进宫朝贺。

    这几日一直是衬衫黑长裤的莫兰,终于又换回了她的古装,而且还是正妃的嫣红装,和上官霆一起,走在长长的朝殿长廊上,被后面数千朝臣拥戴着,徒步前行。

    一路上,上官霆轻笑一句,“爱妃,我家二哥,性子好像有点变了?!?br />
    “有吗?”

    上官霆嘲弄一句,“你没发现,是因为你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br />
    莫兰眨眼,“他哪里变了?”

    “他早知道你已经到了京城,而且还住在大合院里,他微服出太子府,坐着马车等在你门口数天,却不进你的门?!鄙瞎裒咝σ痪?,“二哥原本就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男人,可是我不认为他有这个必要隐忍自己!我能猜,他和你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么?”

    莫兰眯眼,冷声说,“九爷,做人,还是不要太精明的好!”

    上官霆笑容越浓越深幽。

    莫兰表情不太好看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这次来接她和上官霆的太子爷,身边站着的女人,不是周云姜红两位良娣,而是唐月月。

    在这种正式的场合里,站在太子身边的女人,非未来正妃人选莫属的。

    唐月月根本就没这资格当上太子妃,太子干嘛非要让唐月月站在他身边?

    而且,唐月月身后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女人,就是被卢岺休弃的唐玲玲。

    太子他,竟然选了两个最叫她恶心的女人过来接她?是什么意思?

    两人走到上官瑞面前,上官霆没有弯腰,只是拱手一句,“二哥?!?br />
    上官瑞盯着九弟,眼睛通红,“北辽王身体安康否?”

    上官霆笑问,“自然安康!二哥何以这般问?”

    上官瑞面无表情冷淡一句,“北辽王身体安康,那为何北辽王妃整整一年都未见有孕?父皇也在询问,是否是北辽王身子欠安的缘故?”

    “父皇他清楚,九弟忙碌远东堤坝,爱妃忙碌她的城建,我俩,何来时间……?!?br />
    “你们若不同房,那你们成亲的意义,就没有了。父皇说了,今夜,他要看着你们俩,合房?!?br />
    一听,莫兰瞳孔倏地放大,眼珠子直挺挺的看向上官瑞。一言不发!

    太子领着他们前往朝殿门口,朝殿门口前,除了皇上皇后皇太后之外,还有若干皇子,以及丽朝使节何君王和他的君王妃。

    何君王是在两天前进的宫,他这次来华,并没有带他的两个闺女,只带了君王妃一人。

    何君王知道莫兰已经嫁给了九皇子为妻,当他看见莫兰一身正红装束,妖艳绝伦,风采盎然,何君王心底免不得阵阵失落。遥想当初,他也想要让这丫头当自己的侧妃,可惜,她不乐意。

    今天,算是莫兰当主角,因为这次她进宫,算是嫁出去的媳妇,第一次回娘家。

    上官琪正轻笑一句,“可让朕好等??!总算把你俩给盼回来了?!?br />
    “儿臣拜见父皇?!?br />
    “儿媳拜见父皇?!?br />
    礼节,不可废,虽然现在已经不需要叩拜礼,但是弯腰礼,还是必须的。

    上官琪正笑容微落,轻斥说,“好一个儿媳!莫丫头,朕听说,你进京的时候,并不是和九儿一块进京的。进了京,你也没有住在九皇府?你和九儿原本行宫就分隔两个城镇,怎么?到了京城,你们也要分府居???那你和九儿的婚姻,不是就像废纸一张么?”

    莫兰轻笑,“是九爷跟皇上抱怨我冷落了他么?”

    一句话,在场所有人都哄笑了起来,听得出来,大家都在嘲笑上官霆。嘲笑他,堂堂一个男人,竟然被妻子冷落,还小家子气的跑去爹爹身边抱怨媳妇不是。这个笑话,估计要流芳千年了。

    上官霆不怒反笑,大方一句,“爱妃,你还真爱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像父皇打小报告?就算外界流传你不断包养男宠,夜夜笙歌,为夫我也从来不会吃醋,因为我信你忠心!爱妃,为夫这般疼爱你,不来找你,不就是担心你的身子,无法同时应付我与你的城建嘛!”

    听听,多体贴的男人??!上官霆这般一说,绝世好男的形象,根深蒂固。估计明日,所有大家闺秀都要恬不廉耻的对着他做春梦了。

    上官霆的话,也让上官琪正无法刁难了。

    想了半天后,上官琪正咳嗽一句,“朕知道,儿媳你这一年来,劳苦功高。正好,这次年底,你就留在宫里,好好休养身心,养好了精力,顺便再养个娃给朕抱抱?!?br />
    上官琪正的意思就是,这几天留在宫里,她势必要和上官霆同房才肯罢休的。

    说到这个,莫兰又保持了沉默,那张冷漠的面容,丝毫看不出她的喜怒。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