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6:猫后来了

天才狂小姐 96:猫后来了

    坐在马车里,一路借着透明玻璃,看着车外路过的街道,房屋,越看,辛思律嘴巴张的越大。

    卜恪笑说,“刺史大人,何以摆出这等模样?”

    辛思律一回神,尴尬一句,“我只离开这里十个月而已,这才一年不到!我没想到,这里竟然变化得如此巨大!”

    卜恪笑说,“呵呵,是??!这都是九皇妃的功劳!”

    卜恪一提莫兰,辛思律心中顿时怒火中烧!他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和莫兰的婚约!

    打从一开始,莫兰她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如果当初他没退婚,那他现在,又会是什么身份?什么头衔?

    说不定,他才是这个新尚海的一城之主呢!

    醋味,酸味,嫉妒,不甘心。辛思律无法抑制体内郁结的心情,把不愉悦,全展露在脸上。

    卜恪被窗外的景色吸引着,丝毫不差辛思律那阴沉的表情。

    而辛思律对面,莫梅和贺歌鸣,则看得一清二楚。

    贺歌鸣一想起自己曾经被莫兰羞辱之事,贺歌鸣也是一团怒火。莫梅又是莫兰的妹妹,贺歌鸣对莫梅的敌意,如何能减轻?

    卜恪指着十字路口正中央,惊喜说道,“刺史,你快看!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事!你看中间那个男人手里拿着的红旗绿旗!他用那个旗帜来指挥来往车辆呢!红旗一扬,后面的马车必须停止,绿旗一扬,马车必须开动!一路驶来,所有路段都是如此!这个管理,我觉得,我可以效仿!这样一来,会减少很多马车相撞的事故呢!”

    “啊……。是嘛!我也觉得不错,可以效仿?!?br />
    卜恪激动的说,“上车前我就问过车夫,外来车辆是不允许进城的,进城的商客,除非拿到车辆通行证或是雇佣本地的车夫,否则只能下车,乘坐这里的营运马车进城观光!听说,这叫交通管制!哎!九皇妃的脑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为什么能想得如此面面俱到呢?”

    不要再夸她了成不成?他快要受不了了!

    他越是看见莫兰那庞大的成就,他的心,就会变得越阴暗。

    他觉得,老天爷像是在嘲笑他,有眼无珠!赶走了一个绝世奇女子,却娶了两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女人!这叫他,情何以堪?他知道,如今,南北两城原住居民,肯定也都在嘲笑他吧!

    约莫半个时辰,终于出了南区,车子笔直驶向原本乱成一团的黑街,如今已是高耸建筑,九皇妃的办公地,市政府门前。

    以前的交通,辛思律要从南城赶往北城,必须得花半天的时间,但是现在,竟然只花了半个时辰就能进入南北两城之间的二十八巷口!这官道上,没有人群拥堵,马车的速度,行驶飞快。难怪这般效率!卜恪就是喜欢这里的交通,他已经暗自决定了,回家后,他一定要效仿这里的交通制度,实施建设。

    到了市政府前,卜恪和辛思律准备预约见驾,可惜,接待员说,今天九皇妃不在市政府里公办,北城那边的大舞台,今天开演,为了鼓舞新一批警校毕业的警力新生。凡是在职警务人员,都能出席这次舞台展。

    一听说有舞台展,三位良媛激动得立马叫车夫调头,死也要赶去大舞台那边看戏。

    于是,一干人再次坐上马车,浩浩荡荡赶去北城大舞台。

    南城因为人烟稀少,所有车辆行驶速度飞快,可进了北城之后,人群终于密集了起来,有几个路段,更是拥挤,车辆堵死在街巷口,怎么也开动不了。

    车夫轻声一句,“几位贵客,如果你们觉得方便,还是步行去那大舞台吧,喏!就是那个看上去长得像一个鸟巢形状的房子!不过我猜,门口肯定蹲着好多人……?!?br />
    卜恪拧眉,“他们都蹲在门口干嘛?”

    “蹲在门口偷听??!”

    卜恪笑说,“这屋子这么大,坐在屋内也不见得能听得见里面的唱歌声,蹲在楼房外,他们能听见?”

    “能!不过听得有点模糊而已!”车夫笑说,“贵客有所不知呢,三少大人之前发明的那个扩音器!”

    卜恪当下叫了,“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之前有流传说,南宫羽三做的那个扩音器,能够把声音放大千万倍呢!哎呀,那我可非要进去看上一眼才肯罢休?!?br />
    因为地震汛期的缘故,新尚海已经戒严两个月了,外来旅客禁止出入境,但是卜恪不一样,他手里有皇上的谕旨,这份谕旨,就是他的通行证。

    卜恪领着一票子人,去了鸟巢大门口,掏出谕旨,换来进鸟巢的通行令,还有接待员给他们带路,邀请他们入席,上上座。

    这屁股都还没坐稳,就见那舞台上,突然冒出来五个姑娘,穿着猫儿一样的服侍,带着猫耳朵,穿着猫儿手套,嘴上画着几根胡须,身材苗条妖娆,身后尾巴卷出一层漂亮的弧度。

    那接待员带他们入席就想离开,卜恪一把抓住她,焦急问,“她们在演什么?”

    “哦,是出歌剧,名字叫‘猫?!怀鱿犯崭章淠?,现在是插曲,调节气氛的!”接待员说完那话后就匆匆离开了。

    贵宾席不愧是贵宾席,离舞台如此近,舞台上的猫,连尾巴上的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音乐蓬勃激荡,喵儿们跳得欢悦,唱着特奇怪的歌词:“哥哥,哥哥,爪子顺顺,喵喵!”

    “狗尾巴草儿,跳跳,喵喵!”

    “别看我卖骚,我在勾引你,啊喵!”

    “看我小尾巴,摇到你抓狂,哦喵!”

    每句歌词后面,都要喊一句喵。等姑娘们唱到第二轮的时候,场面暴动了。

    卜恪身后的席位上,坐着两千多新兵,姑娘们唱完一句喊喵,那些男人全站起来,跟着一起喊喵!

    “哥哥,哥哥,爪子顺顺,喵喵!”

    “喵喵——”那些男人竟然一点都不怕羞?拔高了粗嗓子跟着那些女人一块儿喊喵?

    卜恪看得都傻眼了。

    “狗尾巴草儿,跳跳,喵喵!”

    “喵喵——”

    卜恪受不住了,挪了坐姿,说话,“那些人都疯了么?”

    辛思律一吐气,摇了摇头,“实在无法理解?!?br />
    “别看我卖骚,我在勾引你,啊喵!”

    “阿喵——”卜恪身边,那三位良媛竟然一齐站起来,举着手也跟着大喊。

    这其中,有一个可是他的乖女儿??!他的乖女儿竟然也跟着他们在发疯?

    那三位良媛一边喊喵,一边跳得欢快。

    “哼!十六七岁的女娃,就是应该这样疯狂才对!”莫兰突然出现在卜恪身后,她带着面具,悠悠然的坐在他们后面一排的贵宾席上。

    后面一排的贵宾席,除了辛思律两位夫人贺歌鸣和莫梅之外,就无其他人了,莫兰紧挨着莫梅落座,莫梅差点被她吓了一跳。

    卜恪辛思律瞬间回头。

    卜恪拧眉,盯着莫兰脸上的面具,问,“敢问,可是九皇妃?”

    “对,是我?!蹦己敛缓?,承认道。

    辛思律白了她一眼,“干嘛把脸遮着?”

    莫兰把面具往头顶上一抬,露出一张猫儿脸,她一笑,脸上的胡须瞬间舒展开来,“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br />
    卜恪傻傻看着莫兰嘴角的猫儿胡须,低头,瞧见莫兰随手披着的外套底下,竟然是戏服,猫女的服侍。

    卜恪震惊了,“九皇妃,您也上???”

    “嗯,临时替演了只猫后。我只是出去给那些小猫们壮胆用的!这次是试演,演出成功的话,就要去城巡回演了?!?br />
    莫兰把面具戴回脸上,卜恪身边那三位良媛,依旧叫得撕心裂肺,欢快得不得了,浑然不知,她们崇拜的偶像此时此刻正坐在她们后排座位上。

    卜恪苦笑问,“九皇妃您真是太厉害了,若是以前,我的闺女,哪会做出像这种疯狂的举止来,都是因为您带了这个头,玩得这般疯!这一路上,她在我耳边不停说着您的事呢,说得我耳朵都快长老茧了?!?br />
    “是啊,连我妹妹都被你给带坏了?!毙了悸煞叻卟焕?,想起他那蠢蛋妹子,一口一句兰姐姐,他就气得把那些信,全撕成粉末。辛思律侧头一句,“九皇妃,您身后那三千兵力,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记得皇上跟我说过,他只允许你建五千的军队,而且早在你建城之前,五千侍卫已经编制完毕!这三千兵力,你如何跟皇上交代?”

    这个,就是身为刺史的任务之一。

    辛思律绝对有这个权利,质问她这个问题。

    莫兰诚恳一句,“放心,我新编制三千兵力,自然会退下原有的三千兵力?!?br />
    “退下?退下原有的兵力,用来干嘛?”

    “有的编制进稽查队,有的抬高位分做军帅,有的挪去其他部门,退下来的三千兵力,都专做文职了?!?br />
    “稽查队?是用来干嘛的?”辛思律拧眉。

    莫兰诚恳回答,“就是发生各种案件之后,专门负责破案的。免得出现冤案,之类?!?br />
    卜恪点头一句,“听着挺有理的,感觉这制度,也挺好的呢!只是这财政的问题,实在太吃紧了!而且……?!辈枫⊙纤嗟乃?,“而且九皇妃您知道的,这贪官污吏,实在是太……?!倍嗔?。

    不用卜恪说完,莫兰心知肚明,她又诚恳一句,“那就建个廉政公署咯!”

    “啥?”

    两个男人同时回头看她。

    莫兰昂头笑说,“不管是哪个年代,都有贪官污吏,我也不会跟你们担保,我的城镇里肯定没有一个贪官。不过,让我宽慰的是,到现在为止,那些贪官还不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伸出贼手来!所以我现在,还没有建立廉政公署,因为没这必要!至于提督大人您嘛,您若真想效仿我的制度,你不建个廉政公署,估计你想在封地中效仿我的编制,会十分困难?!?br />
    卜恪心头一痒,急忙追问,“九皇妃,恳请赐教,何为廉政公署?”

    莫兰简单一句,“挑几个身家清白,正义感凌然的人,进廉政公署的编制,让他们享受帝王般的待遇,高薪资,高厚禄,让他们去抓贪官。你用贪官贪墨的银两,养一批正义人士,保准那些贪官的爪子,会收敛许多。当然,要想维护权威,廉政公署必须是直属部门,只听你一人号令,才能行得通?!?br />
    卜恪摸着下颚,点头说,“有点道理。嗯——改日回京,先跟皇上逞奏,商议过后再实施?!?br />
    面具下,莫兰露出一道鄙视的笑容。这个提督,一点魄力都没有,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的!他还想相仿她的国度发展经济?八成,她一年的制度,他要花五年才能赶上进度。

    辛思律侧头,一句问话,“虽然你说退下来的三千兵力都转做文职了,可是他们毕竟受过军训,我想,皇上他肯定……?!?br />
    “刺史大人莫急,皇上他肯定不会担心的。因为我在上个月前,刚刚发布了禁刀令!”

    “禁刀令?”两个男人又傻眼回头,“啥意思?”

    莫兰一挥手,身边的秘书急急忙忙离开了,不到三分钟,秘书跑回来,手里端着一套服装,以及各种配件。

    莫兰拿起搁在服装上的黑色长棍,说,“我的警队人员,人手一把长棍,身上不会佩刀!以后在我的城市里,超出两个尺指(40cm)长度的长刀,不得公售,所有利刃,不得赤裸带入公众场所,所有铁匠铺流转的利器,出售必须登记利器流向?!?br />
    不会吧?禁刀令,她都敢颁布?

    卜恪接过长棍,拿着长棍敲敲掌心,拧眉说,“不是我说,九皇妃,您若撤了侍卫的军刀,日后街上出现暴动,您如何镇压?光靠这个棍子,感觉很不靠谱!”

    莫兰掀开面具,坦然一笑,“那是因为我放心我的城民,不会出现暴乱。我也想让皇上放心,没有军刀的军队,应该对他不构成威胁才对?!?br />
    卜恪点头,“这倒是!”

    辛思律接过长棍,仔细摸索了一番后,奇问,“这个是什么东西?可以按下去!又弹出来!”像个机关一样,可是按了按钮,也没见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莫兰诚恳回答,“哦,这个是装饰品,用来按着玩的,可以锻炼拇指肌肉!侍卫巡逻,闲来无事,随便按来按去,消遣外加锻炼虎口处的劲道!”

    卜恪恍然大悟,甚是感慨,“九皇妃,您想的真是太周到了,连锻炼拇指肌肉这事,也给侍卫们考虑到了呢!”

    “这是自然的嘛!”莫兰依旧扬着她那抹特清纯,特诚恳的微笑。

    卜恪深信不疑,可辛思律却越来越奇怪,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按钮,有很大的秘密呢!

    莫兰再次把面具戴了回去,起身说,“中场休息快要结束了,我等会儿还有戏份,我先上台了,两位有兴趣就看一会儿吧。宾馆的房间,我已经叫人帮你们预定好了,你们去宾馆,直接报上我的名字,服务生会安排你们入住的?!?br />
    “诶诶诶!九皇妃您请?!?br />
    两个半小时的歌剧,终于结束了。

    三位良媛一本走出鸟巢,一边津津乐道,就算她们只看了一半,她们也觉得好看。

    贺歌鸣看见那三个花痴女人不停谈论莫兰的歌舞,她就一鼻子哼气,“有什么好看的?!?br />
    贺歌鸣的话,正好被冯美璐听见。

    冯美璐的性子,最最经不得激,她喜欢的东西,被别人否定的话,她一定会呛声到底?!拔宜的?!整个路上,一直听见你在我们背后唧唧歪歪的。说我们家兰儿姐姐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我倒是奇怪,你自己有哪点,比得上咱们兰儿姐姐了?”

    贺歌鸣听了,心里有气,不过对方是太子的良媛,她只有赔笑的份,“娘娘何必和我这小女子斤斤计较呢?只是歌剧这东西,个有所爱罢了。有的人喜欢听黄梅戏,有的喜欢听京剧。这喜好问题,娘娘不能强人所难吧!”

    冯美璐气得要死,却又找不出把柄反驳回去。

    贺歌鸣毕竟比她大上三岁,说道圆滑两个字,一根筋的冯美璐,自然不是贺歌鸣的对手。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换好常服,被一群手下,众星拱月拱出鸟巢大门,正好听见贺歌鸣的那句话。

    莫兰上前,轻声一句,“贺家二小姐自然不会喜欢听我唱戏,因为她一直忙着替她爹爹做生意。不过我在怀疑,连一加一加一都算不出个精准数字的商女,能替她爹爹掌管商铺么?贺二小姐,你可别搞得最后沦为一个连戏也唱不成,帐也算不了废物女人才好!”莫兰拿上次心算题,嗤笑贺歌鸣。

    贺歌鸣一听,当下气炸了,她还不能指着莫兰鼻子开骂!因为她是九皇妃!

    一生气,贺歌鸣眉头一拧,捂着肚子惨叫,“哎呀——辛爷!我的肚子!”

    辛思律一听,急问,“可是动了胎气?”

    贺歌鸣忍着冷汗,直点头,她巴不得跟辛思律抱怨,都是被那女人气出来的。

    辛思律回头说道,“最近的医馆在哪儿?”

    莫兰打了个响指,吩咐身边的秘书,“你去带他们去医院,记得把李太医叫去,让他诊治!”免得到时候她胎儿不保,赖在她医院里的医生身上。

    “是?!泵厥榇掖颐γ沽艘涣韭沓?,护送他们去了医院。

    因为马车空间小,贺歌鸣身边还跟着个侍婢,莫梅和她的贴身丫鬟,就被晾在一边,彷徨着不知该如何是好!自己再叫马车追过去,总觉得特凄凉。

    莫梅侧头,看着被三位良媛围在正中心的莫兰,心情特郁结。

    她现在这个处境,都是莫兰她害的。如果不是她,唐家的财产不会沦落被那些亲戚们瓜分掉。她娘亲在爹爹那儿的日子,不会一日不如一日。她的正夫人的位置,又怎么会被贺家那贱女人给抢走?

    莫梅自己叫了辆马车,也没和莫兰打了招呼,独自一人前往莫府。

    敲了大门,张管事开门笑说,“大小姐,这么早就回来啦?一?这……。这不是二小姐么?二小姐怎么回来了?”

    莫梅板着脸,说,“我住不惯客栈,我要回自己的房间?!?br />
    “额……。这个……。这个恐怕……?!?br />
    “怎么了?”

    张总管无奈,说道,“您的苑落,大小姐已经分配给她的直属部下居住了?!?br />
    莫梅心头一揪,心情更是郁结,一声惨笑,“大姐还未掌管双城前,我的苑落,爹爹一直为我留存着。大姐一接手双城城王,这个莫府,就再也没有我容身之处了!是吗,张管事?!?br />
    张总管劝了句,“二小姐别伤心,您若喜欢,老奴这就给您安排宾馆。宾馆里的设备,十分齐全,住得可舒服了,比莫府里舒服多了呢!”

    莫梅嫌弃一句,“就算舒服如天宫,我也不要住她造的房子。要不是因为她逼我喝……。我又怎会被冷落到这田地?”

    正巧,莫兰也回家了,刚好听见她这句话,车门刚打开,莫兰一脚踏在地上,笔直往家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路过莫梅身侧,一边赏了她句话给她,“蠢女人永远都蠢到无可救药!我也不想费心思费唇舌给你洗脑。张管家,关门?!?br />
    张总管苦恼,“大小姐!二小姐她没个着落!”

    “自找罪受!你管她呢!关门?!?br />
    莫兰丢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张总管还是为难,对着莫梅,劝说一句,“二小姐,老奴还是叫人替您安排……?!?br />
    “不必了!”莫梅昂着头,苦笑一句,“我就知道,自己厚着脸皮跟他过来,完全就是在自讨苦吃!算了,我还是回京,回娘家的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急急忙忙驶到莫兰家门口,马车上,下来一名成年男子,那男子急急忙忙跑到张管事面前,说道,“张总管,在下许英!恳请面见九皇妃?!?br />
    莫梅一听,许英,立马顿住了脚步,回头,站在旁边默默看着他。

    张总管一点头,应和,“您来得太巧了,我家大小姐正好回家吃晚饭呢!您稍等,我去通报!”

    “谢总管?!?/div>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