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3:刺客

天才狂小姐 93:刺客

    半个时辰过后,丁璐回到莫兰身边,低头一句话,“小主,我有话要说,你跟我来?!?br />
    莫兰应了句,“嗯?!?br />
    丁璐把她带去之前的耳室,把甄御绒之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给莫兰听。

    莫兰捂着下颚,苦思冥想,“那个老谋深算的狐狸,当皇上这么多年,真要成精了!竟然敢出这种贱招!一箭三雕!还连累的王爷白白丢了条老命!”

    “小主,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你要我们眼睁睁看着你被人行刺?”

    莫兰轻声说,“皇上他这次试探,也不全是为了试探我和你家寒王的关系,他更要试探我和九皇的兵力!如果我和九皇的兵权,超过限定人数,那也算谋逆!所以甄御绒会在这个关键时候跟你说这些话!??!不对??!”莫兰突然叫了一句,“甄御绒是皇上的人,怎么会突然叛变了?我又没对他贿赂过什么!”

    丁璐沉默不语,心虚的把眸子不停往地上甩。

    莫兰鼻子一嗅,叽咕着问,“一进房门就能闻到一股蛋清味道!”莫兰又往地上一瞄,看见某片小碎布,狐疑的视线往丁璐脸上一甩,看见她那通红的小脸蛋,了然于胸,“你……该不会是被强……”

    “我是自愿的?!倍¤匆凰低?,差点咬了舌头。

    她干嘛要给甄御绒开罪?她明明就是被强迫的??!

    莫兰一挑眉,懒得说叨,“好好,你是自愿的就好?!蹦家蛔?,吩咐了句,“你去跟你的穆原师哥们说,叫他们按兵不动!”

    “可是,你若被人伤了,怎么办?”

    “有你和卢岺,我很放心?!?br />
    她放心?丁璐可一点都不放心,眼下,寒王正在京城看望九王爷,而她师哥又不能现身救援,光靠她和卢岺两人,能顶个毛用?

    宴会酒水一喝完,重头戏终于登场了,上官霆带着莫兰,和一群朝臣一同前往宫宴堂外静候,等着烟火高照暮色天堂。

    “咻——”

    第一炮高射天空,绚丽夺目的烟火引来所有人欢喜笑颜。

    上官霆昂着头,看着天空的烟火,眉头却拧得死紧,“我说爱妃?!?br />
    “嗯?”莫兰轻声回话。

    “你最近,收购很多了很多硝,木炭和硫磺。怎么?你想开一家烟火工厂?”

    她的城市,就在他的地盘正中央,不管她从外城引进什么物质,他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也不一定是要做烟火滴,那些物质,还有其他用处?!?br />
    “哦,是么!那你可得小心着点,那三样东西合起来,很容易着火的!”

    “多谢九爷提醒?!?br />
    “之前一直想找机会问你,你那报纸,是怎么弄出来的?为什么每一份都是一摸一样的?”

    “活字印刷术,你可有听说过?”

    “活字印刷术?”上官霆整颗心都被勾搭了起来,“来来,跟爷好好说叨说叨?!?br />
    “有什么好说叨的?不就是用木头,刻几个凸出来的文体,沾了墨,印在纸上而已!”

    上官霆一抹下颚,奇怪道,“的确是个很简单的法子,可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法子,至今没人想出来呢?书斋里那些斋主,还是拼了命的雇佣写手,也不知道弄出这个活字印刷术!”

    “有什么好稀奇的!那些发明,迟早会被人发明出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上官霆突然笑了,“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技术,你会如此大方,说开口就开口?有些配方,你死都不肯提供给我们!就好比之前的急救术,还有这个活字印刷术!”

    “哼,活字印刷术?就算你学会了这项印刷本领,你也赚不到多少钱,因为这门工艺,据现状,都是赔钱的活。那么多文盲,谁会乐意花钱看你印刷的报纸?”

    “说得也是?!鄙瞎裒沽吮?,小酌一口,“爱妃,今夜,良辰美景,再加上你出了你的新尚海,来我远东行宫。要不今晚,咱们就……?!?br />
    莫兰侧头一句,“你喜欢我么?”

    上官霆毫不犹豫,深沉一笑,“喜欢!自然喜欢!”

    “喜欢我什么?”

    “嗯!我喜欢你脑子里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喜欢你那只能画出很多配方图纸的巧手!喜欢你乱七八糟的设计理念!喜欢你所有所有的才华!”上官霆越说越兴奋,兴奋得溢于言表。

    莫兰昂头一句冷笑,“可惜了,你喜欢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我的!是我盗用别人的才华,挪为己用而已!我唯一能够称之为天分的,那就是舞台!我能够利用所有盗来的才艺,把它编制出一场场经典的舞台剧!”

    “盗用别人的才华?别人?是指谁?别跟我说,南宫羽三不是你!”上官霆幽幽一句。

    莫兰仰头看向天空,盯着那绚丽的烟火,笑声说,“没必要纠结我是不是南宫羽三这个问题!我就是想老实跟你说,你眼前的莫兰,只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小女人,如果没有先师为她扩充知识来源,她想做这些翻天覆地的大事业,根本不可能!你喜欢的莫兰,对于事业,的确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可她对于喜欢的男人,要求很低!她只希望,她的男人,是一个只是喜欢她一颦一笑的单纯男人!”

    上官霆歪头,“我不明白,这和这,有区别么?”

    “自然!”莫兰挑眉一句,“早在一开始,我和你的见面,就是靠着三国志这条线,才得以接触。所以我对你,永远也差不出心中的火花!你,明白了么?”

    上官霆眯眼,“明白了!怎么不明白!三国志不是你写的,射雕英雄传,不是你写的,堤坝的图纸,不是你写的,沥青路的配方,不是你发明出来的!我喜欢的这个女人身上所有才华,可是那些才华,都不是她本人的!我是,白欢喜你一场了,是这个意思么?”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九爷,同房的事,你就别妄想了!你想纳妾,就去纳妾吧!”

    上官霆听了,突然喷笑,“呵呵!呵呵!爱妃,你可真可爱!以前你嫁人前,都会严律要求自己的丈夫,不许三妻四妾,可是你今天,竟然反过来劝我纳妾?”

    莫兰昂着小脑袋,不支声。

    上官霆自己接话,“你的意思,不就是提醒着我,我和你的婚姻,你打从心底里不承认。是不是?”

    莫兰依旧昂着头看烟火,始终不支声。

    “唉!算了,你身后那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呢!偷听到我说要和你同房,她就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地!”上官霆在说丁璐。

    莫兰忍不住一道微笑,对于上官霆,或许也就这点让她对他感觉稍微舒心一些,因为他从不纠结自己床弟之事,他说那些话,只是纯粹为了调侃她而已。

    说道床弟之事……。

    那个钱庄大少爷秦思凯,自从进驻新尚海后,他三天两头去她莫府门口报道,每天早上都要让她闻闻他身上洒的那些香水。

    那些香水,都是她胭脂铺里出售的限量版男款新品。每个月季,只推出十瓶!

    身为钱庄大少爷,他每个季度,都会蹲点去抢购。

    秦思凯擦着莫兰调配的香水,站在她面前显摆来显摆去的勾引她,说什么都想把她勾搭上床,他一点都不介意外人的眼光,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照样求爱个不停。不稍三天,莫兰包养新男宠的留言,已经从新尚海,流传到了京城!

    看看这速度!

    莫兰不明白,为什么信息流通如此不发达的年代,关于她的小道消息,怎么就传得这么快呢?

    那个秦少庄主,除了大庭广众示爱之外,他比那李太医,还要跟屁虫,不管莫兰走到哪儿,他都要跟!

    要不是因为他是钱庄的少庄主,莫兰真想一脚直接把他踹去太平洋!

    不过还算好,那位秦大少爷,和钡徍差不多一个德行,都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不会动手动脚的,还算君子。

    说道钡徍,莫兰听说,那小子一进宫,就被皇奶奶直接扣押在皇宫里,不让他出宫了。理由无他,不外乎就是想鼓吹太子和九皇作对,借着他家二哥的手,去谋杀九爷!

    若是以前,皇奶奶倒是可以劝老九一句,叫他莫要欺人太甚!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九皇的身份,是北辽王!是个藩王!藩王的位分,只比皇上低一等,日后宣召进宫,九皇见了太子,都不需要向他行弯腰礼的。

    藩王有了封地,有了兵权,若再得罪了他,他一谋反,事情就闹大了!

    皇太后怎么可能由着这小外孙胡闹?所以皇太后直接把钡徍扣押在后宫,连太子那边,也不许他去。

    最后,钡徍那小子彻底得了相思病,一天到晚念着兰儿妹子这四个字过活,念得皇太后身边所有宫女们都知道,兰儿妹子,就是小侯爷的老相好!

    小侯爷和九皇之间之所以有过节,就是为了九皇妃而争风吃醋惹出来的祸!

    原本莫兰就顶着红颜祸水的头衔,如今,一个两个负面新闻闹出来,更加坐实了她是祸水的头衔!

    莫兰想起那两个搞笑的男宠,一时闪神。

    忽然,随着天空火花一阵巨响,咻——

    莫兰耳边飞过一道热辣的箭鸣声。

    莫兰一眨眼,都没缓过神来,只听前方有人大喊一句,“有刺客!有刺客!”

    上官霆上前一步,宽大的袖子挡在莫兰侧前方,想把她护在身后。

    “你没事吧?”

    莫兰摸了摸热辣辣的耳根子,耳垂处一丝丝血迹,“高墙上还有埋伏?你自己小心!”

    上官霆笑着回头,“面对刺客,你也这般没干劲?我看你,除了摆弄你的舞台之外,其他那些身外之物,你都……”上官霆话还没说完,瞳孔放大,猛地一抓莫兰肩头,用力把她扭到身侧,身子向前一档。

    一把利剑噗嗤一下,直刺上官霆心口。

    上官霆徒手抓着利剑,手心瞬间溢满鲜血,那刺客穿的是他近卫军的衣服,混进近卫军,就站在他身后。

    甄御绒冲了过来,佩剑一挥,直接把那刺客的脑袋,砍飞了出去,“九皇……?!?br />
    甄御绒还来不及说话,身后,两千近卫军全乱了套,他们都在窝里反,你砍我,我砍你!

    因为都是穿着一样的衣服,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刺客,只能逢人就杀,除了好友之外,他们谁都不信。

    上官霆捂着心口,鲜血直流,眉头一拧,手指头微动,正想说话,却听身后女人轻声一句,“别动你私家军,这次是皇上试探?!?br />
    莫兰用的是英文说的,这句话,也就只有上官霆能听懂,“你哪来的情报?可靠么?”

    “九成?!?br />
    莫兰一说完,上官霆瞧见莫兰身边的两名保镖,一个也不肯动手,只顾着护在他们小主身边,?;に参???囱?,她也不打算动她的私家军!上官霆心口一捏,狐疑看了看身侧甄御绒后,也乖乖保持了沉默。

    莫兰看见上官霆捂着的伤口位置,正好是心脏部位,血又流了那么多,急问,“你的伤,怎样?”

    上官霆脸色苍白,摇头一句,“疼?!?br />
    “现在这状况,你能解决么?”都分不清谁是刺客,谁是忠将,再这样互殴下去,他的两千近卫军,都全数被歼灭了。

    上官霆垂眸思虑,随即扬声一句,“所有诚服于我将士,立刻撕下你们左臂衣袖?!?br />
    上官霆一句话,所有将士全部撕下左臂衣袖,然后,又有刺客在里面折腾。

    上官霆继续说道,“第一个提刀的,就是刺客!把他抓起来!凡是帮他的人,也是刺客,格杀勿论!”

    半盏茶的时间,十名刺客全部抓了起来。

    上官霆捂着心口,沉声一句,“区区十名刺客,竟然累得我两千精兵伤亡如此惨重?拖下去,给我严刑逼供!”

    这般一说,那十名刺客相视一眼后,立马咬下藏在嘴里的毒丸。

    瞬间,口吐黑血,噎气毙命。

    上官霆一吐气,着实无奈,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唔——”上官霆捂着心口,双脚再也支撑不住,身子往前一倾,眼看他就要倒在地上。

    莫兰急忙稳住他的身躯,可是他体重太大,她区区一个小女子,哪有力气支撑得了?

    莫兰陪着他一块儿坐趴在地上。

    上官霆头枕在莫兰膝上,嘴角里溢出一口鲜血,说道,“真不甘心……?!?br />
    莫兰惊讶一句,“伤得很重么?你刚才还好好的!”

    “刺客还没抓到,我自然不能倒下去!爱妃……。那剑,原本是要刺在你肩头的!”

    莫兰一听,恍然大悟。

    她个子矮小,原本那刺客只是想刺伤她,并不是想刺死她,所以那剑,瞄准的是她的肩头,可是她人矮,上官霆为她挡了一剑,正好对上了他的心脏处。

    莫兰心急一句,“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伤口!”

    “没用了?!鄙瞎裒缓羝?,“这是致命伤。爱妃,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且听我说一句话!”

    莫兰额上冒汗,“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你让我看看你伤口再说也不迟??!”

    上官霆一手抓住她的小手,急说,“不行!我怕我再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好好好!你说!你赶紧说!”

    上官霆咕噜一噎口水,呼吸沉重,“之前,我让南城城主对你下药,都是我怂恿的!我只是气不过你投靠我五哥而已!我当时就想过,只对你点到即止,可惜,你被人给救走了,我永远无法跟你展示我的大方!所以那日的误会,一直持续到今天,让你觉得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是不是?”

    莫兰眯眼,“就算你点到即止,我也已经讨厌死你了!你现在说这些,太晚了!”

    “是嘛!那……。那好吧!那就让我用我这条命来跟你赎罪吧!替你挡这一剑,我心甘情愿!”

    “真他妈废话!赶紧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伤口!”

    上官霆死死捏住心口的衣裳,指缝间,血不停溢出,“不给看!你若不原谅我,我死也不给你看!”

    莫兰恼火了,“你不就是想听我这句话嘛!成成成!我原谅你了,还不行么?赶紧松手!如果伤口不深,还来得及救治!你要是再拖下去,就真的连罗大神仙都救不活你了?!?br />
    上官霆欢喜一笑,气虚着说,“你真的原谅我了么?”

    “对对对!我原谅你了!”

    上官霆终于坦然的松开了心口的手掌,轻声一句,“谢谢你,爱妃?!彼低昴蔷浠?,他慈祥的闭上了双目。

    莫兰见他闭眼,心头漏跳三大拍。生怕他当真为了帮她挡这一剑,而殒命。

    莫兰急忙扯开他胸前衣襟,低头一看,“靠!”

    “呵呵呵呵……”上官霆刷拉一下起身,掏出心口那枚碎掉的怀表,在她面前晃了晃,“爱妃,本王为你挡了一箭,而爱妃的怀表,却救了本王一命!这算不算,咱们俩扯平了呢?”

    莫兰咬牙切齿着,“真看不出来,你还真有演戏天分?竟然连口吐鲜血这种事也能做得出来?”

    上官霆吐吐受伤的舌头,“为了能入戏一些,咬破舌头,留点小血,小事一桩!爱妃,我若不是北辽王,说不定,我是你名下第一戏子,是吧?”

    莫兰刷拉一下起身,抽着额上青筋,说了句,“原本我还真对你有一丝丝的改观,甚至对你有些心疼,不过现在……。我对你除了讨厌之外,就只剩下讨厌了?!?br />
    “诶!爱妃千万别这么说。本王只是跟你在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嘛!你别太一本正经,一点做人的乐趣都没的?!?br />
    莫兰忘记了,这位九皇子,还只是个未满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在现世,二十岁的毛小子,还在读高三。她人老了,当真受不了高三小伙子的热情奔放爱玩的性子。

    “丁璐,摆驾,回府?!蹦家话和?,特有皇后气派。

    上官霆嘴一瘪,“爱妃,你就这么走了?你还欠我个洞……”

    “别让我看见你!我现在,看见你就心烦?!?br />
    “??!我知道你在气我耍你,可不管怎样,我的手,的的确确是因为救你而受伤的呢!伤口很深,你看,血留了我胸口一大片!估计日后掌心里,会留下两道伤疤!爱妃……”

    上官霆摊开掌心让莫兰看。

    莫兰低头看了他满是鲜血的手掌一眼,又看了看他心口的血渍,抬头,深呼吸,回眸,手指头轻轻一钩。

    上官霆歪头,“干嘛?”

    “免得说我冷血,我给你点补偿。来吧,把头低下来!”

    莫兰一说,丁璐急死了。不会吧?她是要用亲亲作为报答吗?不行!绝对不行!

    上官霆也以为是亲亲,他乖乖把头凑了过去,闭着眼睛,等着她主动送上红唇。

    谁知——

    莫兰一伸手,手掌心在他虎头上顺了几把,揉着说,“不疼不疼,乖乖不疼,姐姐呼呼——”

    上官霆笑容一落,睁眼,“你把我当什么?小孩子么?”

    莫兰轻笑一句,“只有把你当小孩子,我才不那么讨厌你!”收回掌心,莫兰腻了他一眼,无聊一句,“烟火什么的,就不要放了,赶紧把人遣散回家。刺客的事,还有的你张罗呢,不是么?”估计上官霆要趁这次刺客的事,直接把皇上派过来的奸细全部处理掉!包括甄御绒在内!

    莫兰甩甩袖子摆驾回府,连夜动身,身边围着五百名护卫军陪驾。

    一路上,丁璐心慌一句,“那个放冷箭的刺客,还没抓到呢!小主,我怕他会跟来,你提高警觉一些?!?br />
    莫兰失神,回眸一句,“???啥?”

    丁璐嘴巴一抽,“我说,你在想什么呢???该不会?还在想九爷刚才替你挡了一剑的事?你不会就因为这个而对他红鸾心动了?”丁璐越说,眼睛越犀利,“这可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因为我家寒王不在身边,芳心乱许?!?br />
    莫兰瘪嘴,“你想哪去了?我在想九王爷的事?!?br />
    “嗯?九王爷?”同样是排行老九,可九王爷上官兴禄,丁璐是绝对不会乱吃醋的?!巴跻趺戳??”

    莫兰摇头,“那日他对我的拥抱,原来就是告别的意思?!蹦佳劬旌斓?,轻声说,“我从来没有佩服过谁谁谁,除了我家大哥之外!兴禄他是我唯一一个佩服仰慕尊敬的人!我是真的把他当成父亲一样,爱戴着?!备盖坠?,身为女儿,她能不伤心么?

    上官兴禄被皇上幽禁折磨,如果在现世,她可以一个飞机直接飞到他身边,直接把人挖着走!根本不会让他受一丝苦楚!可惜……。

    信息不发达,科技不发达,交通不发达,什么都不发达!这个操蛋的时代,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进步?

    不行!忍着!一定要忍着!在她势力尚未成熟之前,她只能忍着!总有一天,她要亲自造一架直升飞机出来!吓死这些蠢蛋们!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