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1:图纸

天才狂小姐 91:图纸

    莫兰从兜里掏出一罐小瓶子,说道,“之前没这能力制作药剂,现在我那药厂里的设备已经齐全了,九王爷,这是我给你私人订制的两罐支气灵喷雾剂,使用之前,先把瓶子摇晃一下,然后吐出一口气,瓶口塞进口中,按压两次,深深吸气,把药雾吸进喉咙里,屏住呼吸十秒钟就OK了!你试试!”

    上官兴禄眼睛闪亮亮着说,“这个能治好我的???”

    莫兰摇头,“只是给你缓解缓解而已,要根除,很难?!?br />
    “好吧,我先试试?!鄙瞎傩寺徽兆拍嫉闹甘?,深吸药雾,屏住呼吸,当他再次吐气的时候,他整个眼睛明亮了起来,“好清凉的感觉,还很顺畅,感觉连痰也能被化开似地?!?br />
    “这东西,如果你呼吸被塞住的时候,也可以用?!闭馐侵瘟浦苎?,也顺带治疗哮喘症的。

    “那可真是个好玩意儿,就这两瓶么?还有多余的么?我跟你买!”上官兴禄开怀的说,“这可比我喝的那些药罐子,舒服多了?!?br />
    莫兰苦恼着说,“九王爷别贪心,光你手里的这个小瓶子,花了我不少时间。更别说把药雾打进这小瓶子里!这两罐,你省着点用可以用上半年,到时候我再送你!”

    “好好好!你慢慢做,我慢慢等?!鄙瞎傩寺淮劝目醋拍?,笑说,“每次见你都越来越喜欢你,可怜我年纪大了,要不然……?!?br />
    秦思凯眼睛闪亮亮着说,“呵呵,九王爷没能耐的事,我可以帮您做到!所以九皇妃,你就别犹豫了!收了我吧!”

    丁璐一恼火,骂道,“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皮的男人,我都说我家小主名花有主了,你还死皮赖脸着想干嘛?”

    秦思凯一回眸,和煦一笑,“愿不愿意,不是你说了算的,哦!莫大小姐!”

    哦你妹啊哦!

    莫兰没发脾气,而是万分礼貌的说了句,“改天欢迎你来新尚海玩,如果你喜欢,可以把你钱庄的大本营,设立在我新尚海内?!?br />
    这一说,秦思凯眼睛一亮,“真的么?那我今晚就洗好身子上床等您临幸?”

    丁璐嘴巴狂抽,“你耳背了你?我家小主只是说邀请你的‘钱庄’入驻而已!没说要临幸你!你这跳跃性思维,跳得也太快了吧!”

    秦思凯连鸟都不鸟丁璐一下,那只贼手就想着去抓莫兰小手手,激动着说,“小兰,我一定不会辜负九王爷对我的期望的!”

    上官兴禄一听,又一次被气喷了,“咳咳咳——”他什么时候对他有过期望?他只是说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实力追求莫兰,他根本没说他把追求莫兰的期望,寄托在秦思凯身上啊,这小伙子的思维,真的是,无人能追赶??!

    莫兰也再一次华丽丽的被堵住了嘴巴。她真心不想说他什么了。从一开始喊她九皇妃,然后喊她莫大小姐,他觉得这样喊比较亲近一点,她才刚松口说邀请他钱庄入驻,哪知道他下一秒,直接改口喊她小兰!

    无视得了,免得这小子越来越得寸进尺。一回头,莫兰扯着上官兴禄的手说,“王爷,咱们去别处私聊?!?br />
    “好的?!?br />
    秦思凯竟然厚着脸皮跟在屁股后。

    上官兴禄一回头,直接说,“我得和小兰私聊?!?br />
    秦思凯一本正经回答,“那我旁听?!?br />
    “听你妹啊听!”丁璐一把抓住秦思凯的手腕说,“私聊的意思,就是我家小主,和王爷两个人密谈!你不算在内!”

    秦思凯纯情着问莫兰,“不能旁听么?”看见了没?他的眼睛有多么阳光灿烂外加多么纯情洁白?

    就跟一只饿急了的小白兔一样。

    莫兰真的不想叫上他一起??墒恰?。

    可是他是钱庄的少庄主??!

    莫兰苦恼着,一拧眉,一纠结,最后还是败倒在少庄主这个头衔上,一招手,说道,“来吧。一块儿密谈!”

    丁璐听了,急了,“莫小主!”

    莫兰板着脸说话,“只是密谈,你别胡思乱想乱说话?!?br />
    丁璐鼓着腮子,沉着气,死死瞪着秦思凯后脑,看他那骚包的背影,欢欢乐乐扭着屁股挤吧在莫兰和上官兴禄正中间,他还特别得瑟的把上官兴禄给挤到边上,非要挨着莫兰的胳膊肘,贴着走。

    三人走到某颗大榕树下密谈。

    上官兴禄一开口,直奔主题,“兰儿,吉平的百姓,我得把他们全部带回去。人口不能这样子随意流动,吉平地震,也不是常年,三十年都未必有这么一次!”

    “放心吧,他自己的百姓都顾忌不了了,不会抢你的城民?!?br />
    “这就好!”上官兴禄点头一句,“来之前,一路上听说了你很多事,我替皇上谢谢你这几日供给粮食给他们吃喝!这笔账,日后你年底入朝的时候,皇上会补贴给你的?!?br />
    “好说,我的财务已经做好了记录,花了多少开销,我都会跟皇上报销?!?br />
    秦思凯笑眯眯着说,“我家小兰真懂持家,厉害?!?br />
    上官兴禄无奈一句,“你少拍点马屁,行不行?你可是钱庄的少庄主啊,你的风度哪去了?”

    “风度是用来对外的,对内,就不需要了?!?br />
    内?谁是他的内?别乱说话成不成?如果丁璐那丫头在,估计这小子的后脑勺,又得遭殃了。

    上官兴禄愁眉说道,“可怜,吉平原本就少田地,如今又缝地震,而且还是在秋收之前。这次的灾情估计要持续很久?;噬峡嗄?,就算我把灾民带了回去,灾情还是得延续下去!”

    莫兰从兜里拿出一张厚实的纸,展开后,图纸十分庞大,莫兰把纸平摊在地上,蹲在纸边说,“王爷,吉平的地势,我之前有见过,那边因为山脉很多,所以田地稀少,吉平城民靠山吃山,大多都是猎户,他们的粮食,都是从外地换购回来的,因为地震的缘故,山里的多少飞禽走兽,死的死,走的走?!?br />
    上官兴禄急说,“没错!所以我才说,这次灾情真的很严重,光靠吉平那些田地,无法维持长久生计?!?br />
    莫兰指指地上的纸张,说,“王爷你看这个方案,可不可行?”

    方案?上官兴禄跟着蹲下身子,低头一看。

    纸上,根本不是字,而是画!一副青山绿水画!而且还是彩画!画得十分细致入微。

    如果这幅画给钡徍那小子看见了,八成他死了都想把它霸占到手,据为己有。

    画的精湛之处,就先不说,上官兴禄越看这画,就越激动,“这些田地……。这些田地当真可以开垦?”

    “怎么不能?”莫兰嘀咕一句,“早前我就探测过那边的土质,十分适合开垦田地!你看这边,还有这边!都可以建造梯田!这块山脉上端,再建个水库,下雨的时候,水库用来蓄水。然后沿着水库往下,建个水渠,通往各个梯田,方便灌溉!”

    “梯田?”秦思凯眼睛闪亮亮着说,“真是个好名字。这样的好名字,也就只有我家小兰能想得出来?!?br />
    莫兰浑身发寒,鸡皮疙瘩不停往外冒。她脾气好,她不发飙。

    上官兴禄也承认秦思凯那句赞扬,“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名字!这梯田的开垦方案,当真可行,可是这经费……?!?br />
    莫兰小手一指身旁的秦思凯。

    秦思凯冲着莫兰眨眼,多么清纯的一双迷人大眼。

    上官兴禄顺着莫兰的手指,也看向秦思凯。

    秦思凯笑容一裂,说,“朝廷要是肯的话,我自然愿意出借银两,可是你们得保证,每年年底,必须归还借款百分之二十,分五年还清,利息么,出借前就直接扣除!借一万两白银,要扣除三千两!”

    “真抠?!鄙瞎傩寺慌“鸵痪?。

    莫兰也跟着点头。这小子,当真是啥都不会,只会赚钱吧?

    “我已经很给我家小兰宝宝面子了,如果换做其他钱庄,五年的借款,他们会扣除五千两!我可是少了整整两分利息了!”

    莫兰又一次恶寒恶寒,鸡皮疙瘩不停往外冒,真心受不了了!她不想发火的!可这丫的,越叫越过分了!小兰宝宝?听着多恶心??!

    上官兴禄一咬牙,“成了,我替皇上允了你!你自己去把契纸写好,到时候我让人回一次皇宫,把玉玺送过来给你盖章!”

    “好好好!直接送来莫府?!鼻厮伎λ?。

    莫兰当下把脸一拉,“干嘛送来莫府?又不是我和你签契纸!我也不是担保人?!?br />
    秦思凯理所当然一句,“我住你家,自然是把玉玺送去你家的嘛!”

    莫兰抽着嘴巴,“你来我家干嘛?”

    “让你疼我??!”秦思凯又是理所当然一句。

    莫兰刷拉一下起身,手指头高高翘起,真的很想用力戳死这死丫的脑袋瓜子,把他额头戳出无数个洞洞。

    上官兴禄急忙抓着莫兰的小指头,说,“知道你委屈!帮我忍着呗!他是钱庄少庄主呢!他出的价,的确很优惠了?!?br />
    莫兰一呼气,无奈一句,“算了,不和他废话!王爷,我且叮嘱你一声,这份图纸,别说是我给你的!就说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上官兴禄眯眼,“为什么不邀功?”

    “邀了功,我怕我城市里的人口,越来越难控制了!”

    秦思凯笑着蹭话,“就是就是,我家小兰宝宝就是一块儿磁石,专门喜欢吸引民心!”

    上官兴禄眼眸一沉,笑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闭饩浠?,有点意味深长。

    莫兰听得出来,“王爷你知道什么?”

    上官兴禄瞟了秦思凯一眼,沉默不语。

    莫兰一回头,也跟着瞟了秦思凯一眼,一般人,看见莫兰和上官兴禄的眼神就应该明白,他是个多余的货色,他得退场了,可惜,秦思凯不是一般人,他聪明,却宁爱装傻瓜,他纯洁无暇的和他们回视,内心坦荡荡,其实就是想厚着脸皮继续和他们密谈。

    最终,莫兰开口说道,“你好走了吧?”

    秦思凯回话,“可以不走么?我保证,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保密!”

    “不行!”

    “不行!”

    莫兰和上官兴禄,异口同声。

    这下子,秦思凯只好失落苦笑,“好吧好吧!看样子,我也只能先一步回莫府,洗好身子等你回来了!小兰宝宝,我先去给你暖床哟!”说完,秦思凯屁颠屁颠的走人去也。

    上官兴禄回头就看见莫兰身子直哆嗦,“怎么了?你很冷么?”这大热天,她怎么哆嗦成这样?

    莫兰苦恼一句,“你不是女人,你不懂我现在的心情?!?br />
    “呵呵呵……?!鄙瞎傩寺豢骋痪?,“还不是因为你的魅力太强?看看你这一手手惊叹杰作,能让堂堂钱庄少庄主,心甘情愿给你暖床,也实属情理之中!小兰,刚才我问你,为何不邀功,你的回答,我听着真的很满意,因为你的答案让我知道,那个教团的教主,真的不是你!”

    “教团?”莫兰拧眉问,“什么教团?”

    上官兴禄悠悠一句,“京城里出现一只神秘的教团,教团信奉的神,就是你的师父,南宫羽三!”

    “不可能!”莫兰一口回绝,“我师父不会搞那种邪教?!?br />
    “你怎么这么肯定?你师父人呢?”

    莫兰也不含糊,直接回答,“不就站在你眼前么!”

    上官兴禄一眨眼,眨眼之间,他恍然,了然,释然,然后一个微笑,“我虽然也曾猜过,南宫羽三就是你本人,可是我每次都回驳了自己的猜测?!?br />
    莫兰轻声一句,“王爷,您说过,您把我当女儿一样看待,我也是把您当父亲一样尊重,所以我才照实跟你说,南宫羽三,就是我本人,我还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创建过任何邪教组织!”

    “你是南宫羽三的事,我可以帮你保密!可是这个教团,你必须得瓦解掉它!要不然,对你,对皇上,都十分不利!”

    “管理一个城市就够我忙乎的了,我还得插手你们京城的事?”

    “这也是你的事!”

    莫兰苦恼万分,“那是不是以后凡是和南宫羽三划上等号,我都得出面解决?我的青春,可不是浪费在这种无聊的破事上的!”

    “不然呢?你希望皇上一声令下,把南宫羽三列入头号通缉犯的通缉榜上么?”

    莫兰拖着下颚,陷入苦思,良久,她一支声,“除了叫瓦舍的说书人帮我反过来宣传之外,我别无他法了!”

    上官兴禄沉声一句,“只要你肯出面澄清,那就没问题!”上官兴禄上前,给了莫兰一个深深拥抱,说道,“我很感谢你为我吉平百姓这般设想。虽然我知道你心怀大志,一直想方设法让国家更加昌盛,可是,我还是希望你别动到兵器!以和为贵,那才是百姓之福!”

    这个拥抱,让莫兰真真感受到上官兴禄那颗纯洁无暇的心。

    说完,上官兴禄退开身子,叮咛着,“我的十七弟的耳根子,如今,也就只听你一个人的了!你可别让他找到任何借口,去做那些遭天谴的事!弑兄之孽,今生不报,来生也得偿还不是?”

    上官兴禄这求那求,说来说去,还是想给百姓谋福。

    的确,如果没有战火,那是最好不过!所以莫兰才拒绝上官慕鸿的提议,她宁愿让自己心头多点疙瘩,宁愿背着这个讨人厌的九皇妃头衔,宁愿膝承那讨人厌的老皇帝脚跟边,她慢慢发展势力,终有一日,她会把战火,发展到一爆发,就直接凯旋而归的地步!她会把战火,关在皇城宫门之内。

    那日,莫兰和上官兴禄密谈完后,上官兴禄就说,要抢走莫兰的舞台,去舞台上,和吉平城民说几句话,莫兰也挺大方的,不仅把舞台送给他使唤,还把那扩音器供给给他。

    让莫兰惊讶的是,她从人群最后面,要想走到舞台上,必须得从人群的头顶上,飞过去,但是上官兴禄,他只要扬着他那和煦的微笑,那些百姓自然而然给他让开一条通道,绝对不会堵死他的去路!

    莫兰跟在上官兴禄身后,一路走到舞台上,看见身侧那些百姓,眼底里闪着格外激动的泪花,总觉得像是看见天神下凡一样。

    上官兴禄在舞台上简单说了几句话后,那些百姓全部乖乖回了吉平,卷起袖子,大刀阔斧的准备重建家园。

    莫兰人流量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缓解。

    时至九月中旬,上官霆负责的堤坝工程,终于完工了,与此同时,上官兴禄一封诏书,被召回京城,北郡洲太守被委派接管梯田开垦的工程。

    上官兴禄被召回宫的理由,只有一个!

    皇上知道,上官兴禄已经见过南宫羽三了,他需要叫他的九弟,把南宫羽三的身份,说出来!

    可是上官兴禄嘴巴闭得很严,说什么也不肯招供。

    皇上又不能对上官兴禄动刑,不管怎样,他的威名,皇上已经无法撼动了。

    上官琪正借由照顾九王爷身体为由,把他软禁在了竹愿香,而且还断了他的药雾供给,就连那两罐支气管炎的喷雾剂,也被上官琪正给没收了。

    上官兴禄心平气和,没有一丝丝的恼意,可惜,身子不争气,一咳嗽起来,就再也止不住了。病情一发不可收拾,连续三个晚上都咳得一夜未睡,早上又睡得不太安稳,第四天,他咳出了一手心的血,还吐了一碗绿色的酸水。

    上官琪正带着手下,就站在上官兴禄的房门口,轻声问,“九弟?你还是不打算供出南宫羽三的身份么?”

    上官兴禄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不回话,只顾着咳嗽。

    上官琪正咬牙一句,“你可知道,你袒护的人,是个逆贼!”

    终于,上官兴禄回话了,“无凭无据,皇上切勿听信小人谗言!南宫羽三并非邪教教主!那些瓦舍的说书人,不是都说过了么?三少他,是个无神论者!”

    “朕不管他是不是邪教教主!朕只是要他出来见朕一面!你不肯袒露他的身份也就罢了,竟然连他,也敢无视朕的召见令?他这不是谋逆?那是什么?”

    “咳咳咳——”上官兴禄又没话说了。

    上官琪正深呼吸,说了句,“既然你这般固执,那就继续固执下去吧!朕的固执九弟,觉得汤药米粥不好喝,硬是憋着不喝药不喝粥,活活想拖垮自己!朕,着实无奈!也罢,也罢,朕就遂了你的心,不想喝药就别喝,不想喝粥,就别喝!来人,摆驾,回宫!”

    屋内,上官兴禄微笑着,眼底里却滴落了一滴泪水。

    那笑容,是苦笑?还是释然的微笑?

    那道笑容里,究竟埋藏着什么心思,或许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几日,上官琪正和太子以及诸多皇子,妃子,都在永安寺里,为上官兴禄祈福。也在那天,上官兴禄病危的事,告之给所有龙华百姓知晓。

    这个年代,最不发达的,就是信息流通!

    可是最不发达的信息流通,上官兴禄病危这事,竟然在一夜之间,传到了身在北城莫府的上官慕鸿耳中。

    莫兰匆匆从市镇府赶回莫府的时候,正好撞见上官慕鸿披风一甩,华丽丽的骑上了马背!

    莫兰惊问一句,“你去哪儿?”

    “进宫?!?br />
    “去杀你四哥?还是去接你九哥?”

    上官慕鸿沉着脸,“都有?!?br />
    莫兰沉声一句,“你可知道,你四哥一死,我和你四哥签订的一国两制的契约,就得失效了!你可知道,你把你九哥一带出来,你四哥定会派人追杀你,一路循迹而来,你和我之间的事,被他发现,是迟早的事!”

    “那你要我眼看着我九哥被那混蛋,活活软禁致死么?”上官慕鸿拳头一捏,“说什么在永安寺里为他祈福!那些,都是做给老百姓看的,目的就是让那些百姓知道,九王爷,不是被他这个皇上害死的!”

    莫兰一昂头,轻声说,“营救你九哥的事,我不劝你!我来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看清局势,不要因为仇恨而盲目了心智。你要杀你四哥,你就去杀,你要救王爷,你就去救!我都无条件支持你!顶多,我在家里做好最坏的打算!但是慕鸿,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只有一件事!”

    上官慕鸿捏着缰绳,轻问,“你要我应你什么?”

    “九王爷的命,让他自己做主!他若想跟你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他若不愿,你别强求?!?br />
    莫兰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上官慕鸿不用她细说,他都能明白,她在跟他说,他这次进宫,估计是白跑一趟。九哥的心,永远都不在他自己身上!

    莫兰从胸口掏出一支特质的针筒,长度粗细,只有手指形状,“这个是镇痛的药。如果他太痛苦,就打在他脖颈大动脉处,药剂我已经调配好了。能缓解他的痛苦,却不能治愈他的病症?!?/div>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