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90:钱庄少主

天才狂小姐 90:钱庄少主

    地震发生过后十天,莫兰城外那些百姓竟然在她城外处搭起了帐篷,开起了炉灶,把她分发给他们的粮食,煮得格外香喷喷。虽然他们不堵死官道,可他们这样子驻扎在城门外,乱糟糟的,像什么样?

    莫兰颁布的戒严令,自然不包括她的名义夫婿上官霆。上官霆带着护卫队,驶进城门,熟门熟路的前往市镇府找他爱妃聊天。

    正巧,市政府大门口,莫兰正要上马车,上官霆下马,一句调侃,“爱妃!几日不见,你的着装,真的是一变再变,变得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

    一开始,他们结婚后数日,莫兰直接穿着戎装出门,她城内多数女人,都学她那样,穿着戎装,抛头露面。过了几个月后,天气渐热,她换上旗袍出门,城内女人又学她这样,穿着旗袍抛头露面,再过几个月,她穿着白衬衫和黑色长裤上街,头发干净利落的弄成一个小卷卷,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个女强人。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太会打扮了,看看她这般一妆点,他带来的那群贴身侍卫,全眼冒爱心,口水四溢。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城里那些女人,又学着她那样,换成白衬衫黑长裤。

    莫兰直截了当的问,“你找我?有事儿?”

    “爱妃你真冷漠!你夫婿我来看望自己的爱妻,纯属私事儿!”

    “那你慢慢等着吧,现在是白天,是工作时间!你别妨碍我工作!”莫兰刷拉一下,坐上马车。

    上官霆厚着脸皮跟了上去,往她肩头并肩一坐,顺带关门。

    马车下,丁璐急着上前,也想进车厢,突然,她的小手被人轻轻一拽。

    丁璐脸一黑,小手猛地一扭,可是对方手法比她更快,见招拆招直接破了她的反手锏,她的手腕死死被人拽在掌心。定睛一看,丁璐眯眼,“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男子腼腆一笑,“我现在是九皇的贴身护卫,自然九皇在哪儿,我就得跟到哪儿!”

    “哼!说得好听,皇上你派你来监视九皇和九皇妃的吧?”丁璐眯眼,冷然问。

    甄御绒笑容坦荡,“这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何必放在嘴上说叨?”他原本就是皇上身边一等御前侍卫,官从一品!

    丁璐冷面咬牙切齿一句,“可以放手了么?”

    甄御绒大手死捏,“不放的话,会怎样?”

    丁璐突然冷笑,她的手腕里,游出一条乌黑的玩意儿,正一点点往他大掌的虎口处爬去。

    一看,甄御绒刷拉一下收手,“这是什么?”

    “黑蛇?!?br />
    甄御绒满头冷汗,“你身上藏了多少毒物?”

    “多了去了!”丁璐越笑越骄傲,手心里捏着黑蛇的脑袋,手指头揉着黑蛇小脑袋,替它说话,“要不要,让我咬一下玩玩?”

    甄御绒忽然笑了,“如果你肯愿意让我死于花下,让你咬几下,又有何妨?”

    丁璐一眨眼,表情瞬间呆滞,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那贱男。她竟然!她竟然被调戏了?她是不是应该生气?对!她现在应该要生气,要发火的,最好就是直接拿毒镖射死他!

    甄御绒笑容渐收,眼神认真,“我是说真的?!?br />
    原本打算发火的丁璐,听了这话后,又一次被震惊了。莫名其妙,她竟然脸红了……。

    马车车门突然打开了,上官霆笑得乐呵,“呵呵,爱妃真的是太有趣了!为夫当真越来越欢喜你了呢!”

    马车内,莫兰面无表情,默不吭声,把后脑勺对着那贱男,爱理不理的模样。

    上官霆一点也不恼火,反而笑得更加开怀,他对着甄御绒,说了句,“走了!”

    甄御绒拱手问,“事情解决了?”

    上官霆一点头,“嗯,差不多解决了?!鄙瞎裒咚?,边上了自己的马车,摆驾,出城,回他远东行宫。

    上官霆一走,丁璐急忙坐进马车内,追问,“莫小主,那老九找你干嘛?”

    “还不是为了地震的事!这次地震,九皇的封地也备受牵连,虽然堤坝没垮,可那些土房子,坍塌了许多,累了多少无辜百姓。九爷他肯定也要为他封地里的百姓谋划一番!”

    “他要你做什么?”

    “还不就是要我去他地皮开一次巡演。借着地震,策划这次巡演的主题,激励那些老百姓,奋发向上,团结一心,坚定信念,齐心对抗天灾,之类?!?br />
    丁路听着不窝心,“凭什么要你去他地皮巡演?他的百姓,让他自己想法子去!莫小主,你管他死活!”

    莫兰眨眼,“百姓!不是财产!是生命!不分地界和国界!”

    丁璐懵了一秒后,立马低头,垮了肩头。

    “正好,他愿意给我提供地皮最好不过,我把人流往他那边输送一点,城外那些吉平百姓,直接往九爷封地里安顿!等上官兴禄来了之后,再把他们遣送回自己村落?!本磐跻瞎傩寺?,还在赶往吉平的路上,估摸着,起码还得十多天,因为他还要护送粮车,物资补给品,十五天的路程,多花上五六天,也算正常?!霸勖亲吡?,要不然,那李太医又得追来当跟屁虫了!”

    “是?!倍¤辞们贸荡?,马车开动。

    马车开动不久,车子突然停了下来,丁璐打开车窗问,“怎么了?”

    车夫说道,“是庐山茶庄的卢少!”

    一听,丁璐立马下了马车,看向车前,果真是卢茗。

    丁璐板着脸,说了句,“找我家莫小主有事?”

    卢茗点头。

    丁璐一呼气,说道,“给你十分钟。说完马上下车,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丁璐昂着头的模样,俨然比第一秘书,还更有威严。

    反正,不管是哪个男人想见莫兰,她都这副表情,像是谁谁谁欠了她八百万两似地。

    卢茗不和她客气,直接上了马车,关上车门和莫兰说话。

    一进车厢,卢茗就笑了,“你真美?!?br />
    莫兰一眨眼,无奈,“你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句话?”

    卢茗恍然回神,吐气苦笑,“我千里迢迢赶回来,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那不讨喜的妻子?!?br />
    “唐玲玲,是吧?”

    卢茗点头,“我从我父亲书信里得知,唐家大少爷玷污了飞儿,可是他已经被你惩处了,你为什么还要?”

    “唐月月她给我下药,如果之前我没中过合欢散,说不定那药已经吞进肚子里了,如果我身边没有丁璐做我保镖,说不定我现在也已经被人给玷污了!”

    卢茗万分惊愕,心头打了一凸,“怎么会?太子爷他怎么会?”

    “对,我也不相信这鬼主意是太子爷出的。所以这下药的始作俑者,就是唐月月,我也不认为唐月月她从京城里出来就预谋着要把我进贡给她的夫婿,她手里的药,肯定不是随身携带的!这里,是我的故乡,我的地盘,她的药,打哪儿来的?我有心叫人彻查一番,肯定能知晓!你猜,这药是谁供给给唐月月的?”

    卢茗拧了眉头,“真是她得罪了你??!”

    “你现在还想为你妻子求情么?”那个唐玲玲,就跟唐建山一样下贱,只会做那些下三滥的事。

    卢茗揪了心房,苦思了许久后,他吭声,“对,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她一回?!?br />
    “原谅?原谅了她?那我如何面对飞儿?”

    卢茗呼气,“飞儿那边,我自己去肯傅崟请罪,只要你答应松手?!?br />
    莫兰深吸气,“为什么要这样偏袒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丈夫!她的罪,我会替她背上一半!她的孽,我会替她还上一半!”

    莫兰听了,心头不免有些震惊。

    这样的绝世好男人,当真举世少见。难怪双城里有这么多女人,都眼巴巴的想当挤进庐山茶庄当少夫人,当不了少夫人,哪怕是当个妾,也是好的!这样的男人,的确值得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一辈子。

    可惜了,这么个好男人,他身边的两个妻子,一个也配不上他。而他喜欢的女人,他又一辈子也无法得到。

    莫兰再次深呼吸,“你真会给我出难题!要我对一个没有心生悔悟的女人不赶尽杀绝?如果出现第二个飞儿,那我又要后悔大半生了!”

    “那你想怎样,才肯放过她?”

    “让她来我府门前,俯首认罪,背上写上人罪自白状,让所有经过她身后的百姓都看见她背上的自白书。只要她跪满一天,之前的事,我就既往不咎?!?br />
    “我替她跪!”

    莫兰一听,拧眉,“蠢货!你这不是在帮你妻子赎罪,而是在纵容她犯罪!认罪的事,让她自己来!谁替都没用!”

    卢茗低声一句,“好吧,我回府,劝她来你这儿给你请罪。她若肯来,你就原谅她了,是吧?”

    “对?!蹦颊嫘幕亓司?。她的大肚,都是看在卢茗的份上。

    可惜,唐玲玲不吃莫兰这一套。她被卢茗休弃回家,丢尽脸皮,要她去莫府自白认罪,她也会丢尽脸皮。既然都要叫她丢人,那她宁愿被卢茗休弃,反正,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留在卢家,也只是被莫三小姐莫荷给欺负!

    卢茗回家劝了唐玲玲,唐玲玲不听,还倔强的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门。卢茗没辙,最后只能一纸休书,从门缝里给她递进去。

    被刘代庄休弃回家唐家老二唐凤凤,在唐家老爷子一家人被关押入狱后的第三天,直接上吊自杀。唐玲玲可没那么蠢,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浪费自己的生命的!拿着休书,打点了包袱,孤傲的忍着哭意,离开庐山茶庄。

    唐玲玲离开卢家,最开心的,莫过于莫荷,莫荷知道,她现在独坐卢家少夫人的宝座,而且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敢跟她抢这个位置,因为卢家的户籍,在莫兰的新尚海内,适用的婚姻法,是一夫一妻制度的。也就是说,只要她莫荷不被卢茗休离,那他就只能拥有她一个妻子!莫荷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幸??炖止?!这一切,好像都是老天爷在眷顾她似地!

    唐玲玲的事一解决,卢茗又匆匆回了京城皇宫。这次进京估计又得停留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因为皇上和许多大臣,都喜欢喝红茶,夏季刚好是制作红茶的最好季节。

    太子之前来访新尚海,回京不久就发生了地震,这些日子,太子一直蹲守在永安寺里,为百姓烧香祈福。

    太子回京后同时,京城里,突然出现一个教团,那个教团是专门为南宫羽三开立的。他们把南宫羽三当神一样捧着,供奉着,还四处发传单,拉拢城民入教会。教会壮大的速度,快的叫人咋舌。

    朝中大臣听闻这事后,立马群臣上奏皇上。那个南宫羽三,一日不除,天下就一日不得安宁。

    上官琪正也知道,那个南宫羽三就是个祸害,而且,莫兰那丫头的靠山,就是那个南宫羽三!如果能把南宫羽三弄死,那么莫兰她就失去了一对可以让她翱翔的翅膀,失去翅膀的猎鹰,就只归属于他一人所有了!上官琪正想得挺美,可是实际操作又十分困难。南宫羽三这人到底长什么摸样,谁都不知道!

    这次,上官兴禄前往吉平的第二个重要使命,就是替皇上彻查南宫羽三的身份,他必须得赶在那教团遍布整个龙华之前,把那南宫羽三找出来!上官兴禄明白,这个教团并不是南宫羽三自己组建的,可是,它的存在的确是因为他名声太过旺盛的缘故,如果可以的话,上官兴禄希望三少他自己出面,把那教团压下去,这样才能天下太平。要不然,皇上肯定饶不了那教会和南宫羽三!

    当上官兴禄赶到灾区的时候,灾区的百姓,寥寥无几,不用打听,上官兴禄就听见风声,说是那些百姓,都窝在桦南侯府。

    上官霆给莫兰操办巡演的舞台地点,正好是侯府!

    侯府的建筑,是糯米浆石灰砌成的屋子,算是比较牢固,房子也就坍塌了一小半,但是上官霆一道命令搬下来,直接叫人铲平了侯府,把侯府里的女眷,全部赶去客栈里,倒是大方的替那些女眷支付了房钱。

    房子被铲平,围墙也被全部移位平地,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大型舞台,让莫兰的歌团在舞台上表演歌舞。

    万户侯钡徍是跟着那对双胞胎姐妹走的,大乔小乔因为在外地巡演赚钱,钡徍就跟着她们走来走去。谁知道家书一封,递到他手里,瞬间把他炸成公鸡。

    气死人了,这个北辽王!当了藩王就敢这样对他!借着地震为由,敢把他的侯府移为平地?太过分了!可怜他的藏宝室,不知道被糟蹋成啥样,他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么?

    肯定来不及了!与其跑到上官霆身边备受火气,还不如回宫去见皇奶奶,让皇奶奶给他评评理!

    上官兴禄也匆匆赶往桦南,去接吉平百姓回家,刚巧这一天,正好是莫兰举办第一场公益演出,没有门票,没有座位,只有一群官兵围成一道防线,?;の杼ê拖纷?。

    上官兴禄站在人群最后面,昂首眺望前方,叽咕一句,“这阵仗真的太夸张了!看这人头,估摸着得有五六万多人!”

    旁边,突然冒出来一名男子,跟着叽咕一句,“是啊,我来晚了,有钱也塞不进去了!听说前排的人,可是连续几天几夜蹲点候着的!吃喝拉撒,都是打包接送!”

    上官兴禄侧头,笑问,“真有这么夸张么?”

    “呵呵,不说假的。那些人,都是吉平灾民,反正他们没地方去,就直接窝在舞台边睡觉,他们也无所谓!”

    上官兴禄调侃一句,“那丫头,不管到哪儿,人气都这般旺盛!”

    男子听了拧眉,“那丫头?不是南宫羽三的歌舞团么?南宫羽三,是个男人吧?”

    上官兴禄笑说,“我是说三少的徒儿莫兰?!?br />
    “哦!莫家大小姐!??!不不不!现在应该改口称她为九皇妃!”男子突然噗嗤一声,调笑道,“听说她喜欢包养男宠呢!不知道她对我有没有兴趣!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上官兴禄顿时瞪大双眼,“这位兄台是?”

    男子当下拱手,风度翩翩自我介绍,“我是福禄钱庄少庄主,秦思凯?!?br />
    上官兴禄再次瞪大双眸,“你……你是秦少庄主?”

    “是??!”

    上官兴禄无语一句,“你是钱庄少庄主,你怎么突然会生出这等念头来?当那丫头包养的男宠?”

    秦思凯笑说,“因为她会赚钱??!会赚钱的女人,我最喜欢了!早在少年期,我就发过誓,将来,能配得上我的女人,必须得是这世上最能赚钱的女人!我就是为了她才千里迢迢从京城赶过来的!刚巧,路过桦南,碰到这里有公益演,就赶过来看看,可惜,被堵在外围,怎么也挤不进去!”

    上官兴禄咳嗽了,是被吓咳嗽的。

    莫兰那丫头的魅力,当真是无穷无尽的??!竟然能让堂堂四大钱庄少庄主,反过来求着她给她当男宠?如果上官兴禄没有见识过莫兰的本事,说不定他还以为自己听见了一个特荒唐的大笑话。

    秦思凯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兄台,您是哪里来的?听你口音好像也是京城人士?!?br />
    “啊……。我是……?!鄙瞎傩寺辉谙胍灰宦渡矸?。

    秦思凯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看你穿着非富即贵,可是京城里非富即贵的商人,朝官,乃至诸多皇子,我都有见过。独独那位从未露过脸的九王爷?!?br />
    “咳咳——”上官兴禄又被吓到了。

    秦思凯越说越开怀了,“听说九王爷身患不治喘咳?!?br />
    上官兴禄咳得厉害了,显然是被自己口水给呛到了。

    秦思凯拱手说,“草民叩见九王爷?!?br />
    上官兴禄一罢手,说道,“你轻点声儿!”

    可惜,晚了。

    秦思凯清幽一句,被他身旁的百姓听见了,那批人,立马转身面向上官兴禄,当场跪下高呼,“是青天爷么?是九千岁青天爷来了么?”

    “什么?真的么?”

    “哎呀!草民叩见九王爷!”

    这批人一说完,后面一批听见后,继而跟着转身高呼,“九王爷来了!九王爷来了!草民叩见九王爷!”

    紧接着,一批批人,纷纷回头,面向上官兴禄,激动的跪在地上叩首,“是千岁爷!是老天爷把千岁爷派下来拯救咱们这群贫苦百姓了!千岁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千岁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千岁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躲在舞台背后忙着指挥后台的莫兰,看见那些百姓竟然都背对着她的舞台,面向远在不知道何方的千岁爷上官兴禄,这般虔诚叩拜。真心叫莫兰吃惊不小。

    她的舞台魅力,还不如一个咳嗽的废物王爷,可想而知,那个废物王爷的心,究竟有多圣洁,圣洁到能够让所有百姓都对他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的地步?

    莫兰一踢卢岺小腿,卢岺微微弯下身躯,莫兰习惯性的往他肩头一坐。

    丁璐就吃醋了,“搞什么?我也会轻功??!我也可以抗你??!”

    莫兰嘴角一抽搐,“你个头和我差不多,我坐你肩上?那模样,能好看吗?别乱吃醋成不成?走了,卢二弟?!?br />
    卢岺二话不说,轻功一踩,借着底下人群的肩头,飞去千岁爷身边。

    卢岺华丽丽的扛着莫兰飞到上官兴禄和秦思凯的正中间。

    秦思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位坐在保镖肩头的某位天仙,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九皇妃!秦思凯眼睛瞬间雪亮!亮得何其金灿!

    莫兰的脚都还没来得及踩在地上,只见,秦思凯刷拉一下,单膝跪地,一手捂着心口,虔诚说道,“九皇妃,承蒙接见,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当你男宠吧!”

    “咳咳咳——咳咳咳——”上官兴禄咳得越来越厉害了,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莫兰也被秦思凯的话,吓得连地都不敢踩上去。

    坐在卢岺肩头,莫兰眨眼问上官兴禄,“王爷,这位公子是?”

    “咳咳咳——他咳咳咳——他咳咳咳——”上官兴禄说不成话,最后只能甩甩手背,叫她自己问他。

    秦思凯欢喜抬头,激动的报备自己身份,“我是福禄钱庄的少庄主?!?br />
    “啥?”莫兰轻轻眨眼,“你是?哪位来着?”

    “我是福禄钱庄的少庄主?!?br />
    钱庄的少庄主?掌管几亿万两黄金流动的钱庄少庄主?

    这下子,莫兰更加不敢把脚往地上踩了,她生怕自己小脚丫子一落地,那位堂堂福禄钱庄的少庄主,会低下头,亲上她的脚背,那她可得多么的春风凌乱???

    “那个,你先起来说话?!?br />
    秦思凯欢喜起身,双手一拖,说了句,“来吧,我接着你?!?br />
    “……?!蹦嘉抻?。

    “接你妹!”丁璐刚好飞过来,一巴掌直接拍在秦思凯后脑处,母老虎似的,指着莫兰的额头说,“你眼睛长在屁股上的么?你没看见她额头上写着,名花有主这四个字么?”

    秦思凯回眸,一本正经微笑,“恕在下眼拙,在下的确没看见名花有主这四个字!”

    “就算你狗眼没看见,你耳朵也该听见了吧。我家莫小主,可是……??墒恰???墒翘锰镁?!皇!妃!”丁璐说最后三个字,说得有多窝火?

    秦思凯丝毫没把上官霆放在眼里,“没关系,反正你家小主养了那么多男宠,也不介意多养我一个!九皇妃,草民无才,只会赚钱!你要不就收了我吧!”

    “……”实在无语。

    秦思凯笑容满面,洋洋得意,自信满满,像是,他这个第一男宠的位置,非他莫属似地。

    “咳咳咳——”这么好的对视气氛,被上官兴禄的咳嗽声,全破坏了,“咳咳!小兰!我咳咳——我咳咳咳——咳咳——”

    上官兴禄喘不过气了,抓着胸口乱拍,边上,一群臣民焦急万分着喊,“千岁爷,小心金躯?!?br />
    莫兰跳了下来,抓着上官兴禄的肩膀哄,“先别说话,跟着我做深呼吸!呼气——吸气——”

    “咳咳呼——咳咳吐——呼——吐——”

    “好点了么?”

    再来几次深呼吸后,上官兴禄终于缓过气来了。他差点又嗝屁了,这都是这个秦思凯害的。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