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9:最新急救术

天才狂小姐 89:最新急救术

    洗刷刷洗刷刷——

    市政府顶层是她的私人公寓,自从接通自来水后,终于可以洗到舒舒服服的淋浴了,虽然连累屋顶处的侍婢帮忙烧锅炉,给她供应淋浴器里热水的水源??烧庾鼙冉心切┡靖蛩顾此胺奖愣嗔税?!只要他们在热水桶下不停加柴火,就这么简单!

    她的舒心小日子,真的越过越舒坦了!现在就差电力供应设备??上?,之前她没有认真研究过这门功课,要不然,她一定会把事业百倍加速,发展到外太空去。

    洗好澡澡,白嫩嫩的浴巾往胸前一裹,头上也顶着一条白毛巾,走到洗手台前,准备抹润肤露,雾气腾腾的玻璃镜,拿毛巾轻轻一擦。

    “??!”玻璃镜里,突然看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影,她能不被吓一跳么!

    莫兰惊恐回头,恼道,“你丫的,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也不敲下门?”

    “敲了,你在哼歌?!币馑际?,怪她自己没听见。

    莫兰双手叉腰,白嫩嫩的胳膊,大大方方晃悠在他面前,“你明明听见浴室里有流水声,还有我的哼歌声,你还进来吓人?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好吧,我承认?!鄙瞎倌胶枰话殉断赂吒叩囊铝?,叽咕一句,“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进入第二个阶段性试验了!”

    莫兰眨眼问,“第一阶段试验是什么?”

    上官慕鸿掏出某物,说道,“你看这个,更薄更有弹性,而且尺度和我正好合适!贴服异常,保证不会不小心掉在你身体里!”

    莫兰越听,嘴角越抽搐,“我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有什么问题么?”

    “你的发明,会不会太先进了?”避孕套??!而且还是超薄型的!他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上官慕鸿上前一步,仗着自己穿着防电套装,整个人压着她柔弱的身躯,禁锢在梳洗台前,那冰冷的外套,紧紧贴着她的肌肤。大手轻轻一捞,直接把她小臀抬上台上,挤开她双腿站在她正中心,诱哄一句,“我们试试吧。我保证,你不会被电晕过去的?!?br />
    那磁性,格外蛊惑人,明明是冰冷的手套,揉着她肩头的触感,为什么会这般发烫?低头,看看她的浴巾,就在双腿根处,只要再往上撩一点就得彻底曝光了。她腿间那皮质紧绷的裤裆,光看着就觉得特别硬朗。

    手在哆嗦,腿也在哆嗦!

    那大掌在她白花花的腿上来回游移,就是因为无法肉贴肉相触,才叫人更加饥渴,这种若有似无的撩拨,失落中带着不少刺激。

    嗯,感觉试试看也可以,顶多就是再被麻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麻着麻着,说不定以后她身体里也能蓄电了,以后也不怕打雷被劈什么的。

    眼看着他把那玩意儿套上去,慢慢蹭上她的肌肤,竟然真的没被电到。就在激情四射之际,突然——

    轰隆隆——

    屋子在颤抖,摇晃。

    “是地震!”上官慕鸿拧了眉,“我抱你飞出去!”

    莫兰抓着心口浴巾,“等我把衣服换好?!?br />
    “来不及了!”

    “来得及的!这地震又不强!”

    “屋子会塌的!”

    莫兰匆匆跑出卧房,忙着穿衣服,上官慕鸿站在阳台往远处眺望,“娘子,你看那边,屋子都塌了!”

    屋内,莫兰忙着扣纽扣,“塌的是以前的老房屋吧?建筑工地那边情况怎么样?”

    “搭手架掉了下来,其他的倒没什么!这么高的建筑,竟然没塌?”

    莫兰穿好衣服,走出阳台,边擦着头发边说,“我的屋子,都是防震五级的建筑,这地震估摸也就三级而已!”

    咚咚咚——

    房门声被人敲响。

    莫兰走出卧室,开门。

    门外,狮子满头大汗,“小主,地震了?!?br />
    “伤亡多少?”

    “幸好现在是白天,大多都在外面街上,死伤人数估计不多,新建筑里的居民,毫发无伤,屋子也没塌。就是住在宾馆三层的某个富豪,自以为是的想跳窗逃跑,从窗户跳下来,直接跳死了!”

    “……?!钡卣鹨怀隼?,什么稀奇古怪的状况都会见着!

    “让周云山清点伤亡人数,受伤的全部挪去医院救治,重伤者优先。乡村赤脚医生也把他们叫去医院里就诊,这是特级命令,谁不服从者按谋反罪判刑!”

    “是!”

    “药厂里胶囊药丸,实验得如何了?”

    狮子回话,“报告早就呈上来了,却被你一直压在桌角下,没来得及看,药丸已经成功定制好了,临床试验也经过数十次,效果十分完美。就等你一声令下,然后大批量生产?!?br />
    “成,先执行后批阅,去动工吧!”

    “是?!?br />
    狮子匆匆离去。

    莫兰回头问上官慕鸿,“你要不要回家乡看看?怕你家那边也……”

    “放心吧,我那儿肯定不会出事!你这儿,也只是余震罢了!真正的灾难点,应该是在吉平!”吉平那儿山脉多,还有一座活火山。

    吉平是靠近桦南那地儿,继而再传到她的新尚海。

    看样子,吉平那儿的灾难不小,老百姓肯定伤亡惨重。

    莫兰急急忙忙赶去医院那儿看情况,瞧见一堆伤员窝在大厅哭泣,“九皇妃??!救救我!救救我??!我疼死了??!那些大夫竟然都不理我!”

    莫兰冷眼看着那家伙,哧声一句,“叫这么大声,力气还这么大!你觉得你死得了么?”

    “我……我……?!?br />
    “疼这么点就嗷嗷叫?还抓着我裤脚管不放?你让那些躺在地上没气的人怎么办?”

    “我……我……”

    “还不滚出去自理?那边有护士,让她帮你伤口处理一下就滚出医院!”

    那男子嘴皮子一哆嗦,立马一瘸一拐的跑走了。他不就是想求个关注么!

    边上,一名老头匆匆走到莫兰身后问,“九皇妃,您这样对待老百姓,会不会让他们太心寒了些?”

    莫兰回眸,惊讶道,“李太医?你怎么在这儿?”

    李太医脸一红,低着头,嘿嘿一笑。

    莫兰眨眼问,“是皇上派您来的?”

    “不不不!下官只是来游玩的!呵呵,只是来游玩的!”李太医笑得有些尴尬。

    瞎说!堂堂太医院院长,竟然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游玩?皇上的龙体,不顾了么?他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私自跑过来游玩!八成,就是皇上那老头子派他过来探听风声的。所以这家伙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医院里来!

    这件事,莫兰不予追究,也没时间计较,反正人口流量问题,她根本无法控制。

    “李太医,您若双手空着,就帮我诊治一些伤重者,我会感激您的!”

    “诶诶诶!一定一定!”李太医急急忙忙带着四个学徒,跑去参合了,留下一个学徒,贴在莫兰身后,脸蛋红扑扑的说,“九皇妃,草民……。草民给您打打下手!”

    莫兰点头应和,“成?!毕衷谡飧龉赝?,急需用人,不管是谁,她都肯收留,一回头,环顾厅内一群城民,扬声一句,“被大夫鉴定轻伤者,领了药包赶紧回家自己自理!谁也不许给我嚷嚷,占我地方!”

    “是是!”原本窝在大厅内排队等治疗的轻伤,赶紧捂着伤口,跑也来不及。这位难得一见的暴脾气九皇妃一发话,谁敢不从?看看刚才被骂的那位,鼻子灰得多可怜。

    李太医身边一个学徒,气喘吁吁的跑来,满头大汗着说,“九皇妃,有个病患腹部扎了根铁管,铁管被拔出来了,可流血过多,已经昏厥了,怎么办?”

    莫兰匆匆跟着学徒走去,瞧见李太医正给那病患做心肺复苏,另外一个学徒则忙着给他做人工呼吸。

    李太医一边做心肺复苏,一边摇头,“伤在腹上,虽然没有伤及内脏,可伤口太大了,血止不住,他已经失血过多了,心跳也已经消失了呢!该怎么办?”

    莫兰上前看了一眼,急忙吆喝,“护士,把针尖皮管拿过来!狮子,你叫白羊天秤蝎子他们三个过来!叫蝎子带十名绣娘过来!立刻,马上!”

    “是是!”

    不稍三分钟,白羊就赶到了,因为他原本也是个大夫,他就在医院里帮忙,“小主?您喊我什么事儿?”

    莫兰接过护士手里连着皮管的针尖,说,“你捏着这头,别放手!”

    “是!”白羊手一捏皮管的另一端,突然,他的手腕被莫兰轻轻一扯,一根针尖就往他手腕里扎了进去!

    “??!”白羊惨叫一声,可怜巴巴的问,“小主?您干嘛呢?您要是废了我的手,我还怎么帮您治疗伤患?”

    “闭嘴!”

    边上,李太医也焦急着问,“九皇妃?您在干嘛呢?”

    “别多问!”

    莫兰正在他手臂里挖啊挖。

    白羊叫得特可怜,“??!啊——我怎么觉得我比那些伤患还可怜!啊——别搅了!我的经脉都要被搅烂了!啊——”

    莫兰额上也开始冒汗了,还不都是被他给叫出来的?火气一大,一个巴掌甩他额头,“叫你妹?你再叫我直接把针管插进你*眼里!”

    一说话,厅内所有人全部打住动作死死盯着莫兰,那嘴巴,全张成鸡蛋这么大!

    尤其是白羊,他干巴着眼,无语中的无语。

    白羊嘴皮子一哆嗦,“小主?您给点脸面??!别说得那么赤裸行不行?”

    莫兰懒得鸟他,拿着针管继续在他手腕里乱插,好不容易,皮管里见了红,她一喜,拿着皮管的另一端针尖,在那重伤者的手腕上乱插。

    那重伤者早就已经昏迷不醒了,不管莫兰怎么插,她都不会醒!

    蝎子急急忙忙赶过来,正好瞧见莫兰在插针管,“小主?您叫我来什么事?我可不会医术??!”

    “叫你过来缝伤口!把他肚肠塞进去,把伤口用针线缝起来,就跟你缝衣服一样!”

    一说,蝎子脸都绿了。她是绣娘??!叫她缝人皮?开玩笑!

    莫兰看她不动手,眼睛往上一瞄。

    那眼神,特犀利。

    蝎子一看见那道犀利的目光,突然,她觉得缝伤口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一点都不可怕!蝎子二话不说,立马掏出随身携带的针线,着手缝伤口。免得被她家小主,五雷轰顶。

    “小心,别把他肠子也缝进去!其他人也别傻站着,看见谁的伤口大,就赶紧给他们缝起来!”

    “是是是!”绣娘们挨个掏出针线包,上场待命。一边吐,一边给大家缝伤口。

    莫兰还在那伤患的手腕上乱插,李太医低头听了听伤患的心跳,起身,摇头,“心跳还没复原?我看,还是放弃了吧!”

    莫兰抬眸一句,“你不用管,你做你的心肺复苏!我做我的!我喊停才停!”

    “好吧!”

    莫兰回头对狮子,悄声说道,“你去叫慕鸿把皮线给我捏住,再把皮线给我拖到这里来!”

    “是!”

    狮子又匆匆跑了出去,没一会儿,皮线被他扯了过来。

    莫兰也刚好把针管成功的扎进那伤患的血管里,一挥手,吆喝一声,“去给我拿瓶沐浴乳过来,还有那两个除颤器!”

    护士急急忙忙跑去药库里,把那对曾经轰动整栋医院的奇怪铁器,给她拿了过来,又去隔壁邻居家,拿了瓶沐浴乳。

    莫兰把沐浴乳往铁器的平底上,涂了一点,相互揉搓了一下后,对着李太医吼了句,“你可以退下了,我来!”

    李太医看着莫兰手里的工具,好奇难耐,他乖乖退开身子,等着看她怎么做。

    莫兰把铁器的平底,往那伤患胸口上一放,按下按钮。

    只听,“碰动——”

    那伤患被铁器整个吸了出来,躯体跳了一大下。李太医震惊不已,这两个铁器,到底是啥玩意儿?竟然能把人吸成这样?

    莫兰低头听他心跳,依旧没反应。

    “再来一次!”

    护士帮忙把沐浴乳挤上去,莫兰揉搓了一下乳液,覆在伤害胸口,按下按钮。

    “碰动——”

    那伤患又被震了一大下,他胸口两处,通红通红。

    莫兰低头仔细听,听了将近三分钟,当她直起身子的时候,笑得有点骄傲。

    李太医看见莫兰那骄傲的容颜,又是一惊,急急忙忙低头也听他心跳。

    噗通噗通,又规则的心跳声,好听的要命!

    李太医惊讶的直起身子,心神激昂的看着眼前那个满头大汗的女子,心底里那股深深的崇拜之情,自从他年少学有所成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个!这个!九皇妃,您手里这个法宝,是啥东西???”

    莫兰翻白眼,“你觉得我有这个时间跟你解释么?”

    李太医一瘪嘴,委屈急了。

    蝎子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止血散也往那伤口撒了三层,血终于止住了!

    白羊脸色苍白着问,“小主?我头晕了?!?br />
    莫兰急忙扯下他手臂上的皮管,吆喝一句,“你下去休息,天秤,你来!再给他输一管子,应该就可以了!”

    边上,李太医激动得说,“九皇妃!您的想法实在是太高明了,以前我怎么从来没想到这个法子呢!看样子,以后我也不怕有人在我面前失血过多而亡了?!?br />
    莫兰一边忙着插管子,一边叽咕,“李太医,您别高兴的太早!这人给人输血,也是有很大的将就的!光说这血型就有好几种,A型,B型,AB型,还有O型,每种血型还要分阴性和阳性!我家白羊和天秤的血型是O型血,所以他们的血可以用来放心输血!”

    李太医听的云里雾里,他只听懂一件事,“九皇妃?您的意思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输血给伤患的么?”

    “是??!血型不同的人之间,是无法相互输血的,要细说,起码要说上半天时间!”

    李太医当场下跪,“求九皇妃赐教?!?br />
    莫兰懒得鸟他,“我哪有这闲工夫赐教给你?”她还忙着插管子呢,插了老半天都没插进去!毕竟她不是专业的护士,只能在他们手腕里搅啊搅!

    那名失血过多差点死翘翘的城民,离奇般的被救活了。莫兰又一次创造了史诗般的奇迹,而且,还有李太医帮忙作证!

    李太医当场一跪,跪出了莫兰神医的头衔。

    因为地震事件,新尚海颁布了半个月的戒严令,意思就是不许外人进出城,也不许城内百姓随意进出!

    这半个月的时间,她需要重新整顿,那些坍塌的屋子,正好一次性全部铲平,然后重新扩建。

    这戒严令一出来,原本李太医也要被赶出城的,可他死皮赖脸的跪在莫兰脚边,拽着她的裤脚管不放,非说要学会了血型区分以后才肯回去。

    莫兰看见那李太医就头疼?;褂行矶嗤诽鄣氖?,她都还没处理呢!就好比城外跪着一堆无家可归的老百姓,非说要进城,当她的子民!她城门不开,他们就直接饿死在她城外!

    她城里的人口,人流量已经很多了,她都自顾不暇了,叫她如何再接纳这些无家可归的城民?

    莫兰忙着赶去贺东鹤家中,准备和他谈判,要求他把存粮给她放出来一点,让她解一解燃眉之急。李太医还是跟在莫兰屁股后乱跑。

    一个老头子,看他追得多凄惨,莫兰无奈,回头说道,“李太医,您能不能别追了?你想要技术的话,你就跟皇上要求,今年年底,我就把这技术写成配方进贡给皇上?!?br />
    李太医摇头,“下官不认为皇上会看得上这个配方!可是下官觉得它十分重要!九皇妃,您就行行好吧,在这关键时刻,您的一句话,可以拯救无数条生命呢!”

    “这不是一句话的问题??!”莫兰一呼气,说道,“连我自己都没法子把我所有城民的血型搞清楚,我怎么教给你方法?不说别的,你可知道血型如何鉴定么?”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所以要问您嘛!”李太医脸皮特厚,笑得特淫荡。

    莫兰一瘪嘴,“要鉴定血型,首先你要做一个离心器!离心器是手摇式的,也就是杠杆原理,很简单,离心器做好,就把血清离心出来,然后通过血清做溶血反应,通过列表,根据溶血反应推测血型,再利用血型的样本,去鉴定所有人的血型!”

    李太医又是听得云里雾里,那傻不拉几的表情,看着特萌特可爱,“那个……。离心器是啥?怎么个离心法?”

    莫兰深深一呼吸,“算了,还是不说了。日后再议!”连离心两个字他都不明白,她说再多都是白搭的!莫兰扭头就走。

    李太医继续挥汗追上,“九皇妃?您等等!等等我!九皇妃!下官给您磕头了!”

    “我这儿不用磕头!”

    “我要磕!我要磕!我心甘情愿着磕您的!只要您肯耐着性子教我!磕死我也愿意!”

    莫兰已经无奈到哪种地步了?最后,她只能带着李太医这条大尾巴,去了贺东鹤家里和他谈判做生意。

    晚上,莫兰软趴趴的回到家里,软趴趴的躺在床上,软趴趴的磕着双眸。

    边上,上官慕鸿拿着书本在看书,一边看书,一边叽咕,“城外那些城民,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没辙了!真心没辙!老皇帝他虽然也在赠灾,可那些百姓看见我的医院设备这么完善,眼巴巴的想要往我这儿挤来!我有什么办法?如果这一批百姓,我接纳了,那之后,前赴后继的又会有多少?原本人流量我就已经很头疼了!人再多下去,饭不够吃,钱赚不及!国民实力,依旧是贫穷这个等级!”莫兰一吐气,“如果老皇帝学我那样,早点设立医院,他也不至于会流失那么多城民!”

    “吉平那儿的百姓,估计都蹲在你的城门外了吧?”

    “是??!还有一些外地的,也跑过来瞎凑热闹?!?br />
    上官慕鸿把书一放,说道,“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提供给你!”

    莫兰倏地,精神奕奕的抬起小脑袋,瞅着上官慕鸿,“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你去吉平!”

    莫兰一听,眨眼,这四个字,怎么听着,特有内涵???

    “让我九哥,也来吉平!”上官慕鸿补充一句。

    莫兰又眨眼,“你九哥?上官兴禄?”

    “对!我九哥?!鄙瞎倌胶璩辽痪?,“就算我不说,估计这次,四哥他也会把九哥推去吉平!”

    “这是为什么?”莫兰不明白了。

    上官慕鸿一吐气,“你跟去吉平之后,你就知道了!”上官慕鸿面无表情说了句,“这次你去吉平,事情要保密,你的功劳,只能堆在我九哥身上,这样你才能稳住你城市的人口流量?!?br />
    莫兰脑子一转溜,摸着下颚说,“的确是个好法子呢!只不过有点不甘心,凭什么要我帮你四哥赚尽人气?”

    上官慕鸿突然笑了,“还有个办法,更简单利落!”

    莫兰挑眉,“别告诉我,你想直接把皇上的位置踹下来?”

    “对!按你的法子组建军队,三千人,足以抵御十万大军!”上官慕鸿严肃着说,“我身后那四万精兵若交到你手里,你想强攻,不是不可能!”

    “还是太早了,再缓两年吧!那些兵器,制造得太慢了。而且你的四万精兵,不可能越过边关直接来我身边!边境还有三大猛将把手着!我必须确保我拥有压倒性胜利!否则不能动兵。这次吉平的事,我会帮你四哥,好好料理一下。就当是,为了我自己的将来!”

    上官慕鸿垂着眸子。说实话,他想让她选后者,因为他也有私心。他想趁机为母妃报仇雪恨!如果莫兰愿意点这个头,他就有理由动手了。四万精兵分批次潜伏进来,也不是没法子。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