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8:最新例法

天才狂小姐 88:最新例法

    “很好!很好!我竟然,一直被你们蒙在鼓掌之间,一直照着你和她设计好的脚步在走!”上官瑞沉痛呼吸,一眯眼,幽声一句,“唐月月,你喜欢太子妃的位置?要不要,我现在就立你为太子妃?”

    唐月月惊恐眨眼,太子他说这话,究竟是和用意?琢磨不透!唐月月压着嗓子轻语,“臣妾不敢!”

    “不敢?事到如今,你都快要沦落冷宫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唐月月是个明白人,她立马躬身一句,“太子爷您就直接说了吧,您要臣妾怎么做才能弥补臣妾满身罪孽?臣妾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上官瑞轻声问,“你可知道,我被你们俩姐妹玩弄在鼓掌间的罪魁祸首,是谁?”

    唐月月歪头,“难道不是莫家大姐么?”

    “是她吗?”上官瑞哧声一笑。

    唐月月瞬间明了了,“是莫家老四!莫芙!”

    上官瑞终于满足一声,“嗯,今天的事,倒是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我逼莫兰那丫头,根本无用,与其如此,还不如拿她最关心的人下手!对于那些她想关心的人,她一定会方寸大乱!”上官瑞深呼一口气,微微磕上的双眸底下,竟是浓烈的欲念和残忍的恨意,“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唐月月无奈点头,“臣妾尽力一试?!碧圃略驴醇蟾缙粲嗡康哪Q?,又上前求饶,“太子,那臣妾大哥他……?!?br />
    “赐死!秘不发丧!”上官瑞面无表情一句,“这是我给他最大的恩赐了。你叫他,好好珍惜!”

    地上,唐建山张着没有舌头的嘴巴,绝望的盯着天花板,趁自己手指头还建在,摸到一个茶杯碎片,找准脖子动脉,狠狠往下一割。

    当天夜里,卢老爷子急急忙忙跑到莫府寻求答案,无端端的,为什么非要让他,休了唐玲玲?不是说,唐老爷子的事已经处理好了么?

    卢老爷子等在府外求见,可是莫兰不见,关门闭户,把他挡在门外。

    卢老爷子在门口静等的时候,正好瞧见唐坦柳带着老太婆和儿子女儿,跪哭在莫府门前。

    “九皇妃!您行行好,把我孙儿还给我吧!有什么事,老头子我替他认罪??!”

    卢老爷子站在边上,劝了一句,“唐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唐坦柳哭得撕心裂肺,“还不是我那傻孙儿,色欲熏心,竟然碰了九皇妃的朋友,就是那个刚刚被赎身的月燕飞儿姑娘?!?br />
    唐坦柳的老太婆,立马拔高嗓子吼,“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妓女嘛!我们孙儿疼了她又怎样?那是给她面子!凭什么要我孙儿为她偿命?姓莫的,你给我死出来!老太婆我今天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答复,老太婆我现在就撞死在你们莫府大门口!”

    啪啦一声,大门打开了。

    莫兰冷着脸,出了门,冷血一句,“不就是个妓女?死老太婆,如果你有种的话,你就把这话,再大声喊一遍!”

    那老太婆拉长了脸,用力吼,“妓女就妓女!要我喊一百遍,我都是这句话!那种下贱的丫头,我还没嫌她玷污了我孙儿的身子呢!”

    莫兰一声哼笑,“来人,给这老太婆,好好洗洗嘴巴!”

    “是!”莫兰身后,五名精兵端着一碗血水,往那老太婆身边走去,一脚踢开碍事的唐坦柳和他几个儿女媳妇,抓过那老太婆,拧开她的嘴巴,把血水狠命灌进去。

    一边灌,莫兰一边解说,“死老太婆,好好尝尝你孙子的舌头和血水!”

    “什么?”唐坦柳胸口一窒,惊恐的瞪大双眼。

    那老太婆更是惊得一口血水直接呛在喉管!直接呛晕了过去。

    莫兰沉着怒气,轻声一句,“我一直苦恼着这诛九族的大罪,为什么历代历朝始终不肯扯掉。今日我总算明白了,这种复仇的执念,不把你们唐家人满门抄斩了,我的心,怎么也爽不起来!”莫兰用力深呼吸,无数次,无数次后,她拧着眉头,说道,“至少让我看一眼,你们唐家人,到底还有没有人性!现在!马上,一跪一磕头,给我爬到我那苑落大门口,跪在苑门前,忠致的给我朋友道歉!”

    唐坦柳红着眼睛问,“是不是我这么做了,您就会放了我大孙?”

    “永远!不可能!”莫兰咬出一句,“我要你们替你们的子孙忏悔罪孽,但是你孙子的罪刑,他必须得赔偿!”

    唐坦柳当下起身,气恼一句,“既然你不肯放我孙儿,我干嘛还要给她道歉?”唐坦柳红着眼眶,抓着心口深呼吸,“老头子就算丢了这条老命,我也不会跟你低头的!你无凭无据,就给我孙儿私立公堂,我会上告!我要进宫面圣!告死你!”

    “哈哈!”莫兰突然放声大笑,“哈哈!”

    听得出来,她的笑声里,究竟带着多少的嘲讽。

    莫兰笑容一收,面无表情一句问,“之前重新编排户籍的时候,唐家人,是不是都已经编排进户籍簿内?”

    身后,一名朝官点头应道,“自然。九皇妃您登基帝后,都已经八个多月了。所有人的户籍,全部重新编排了!唐家也不例外!”

    “所以我!就是你们唐家最高刑堂,你们想要进宫面圣?莫府就是你们的皇宫!你们面见的圣上!就是我莫兰!”莫兰冷嘴一笑,“在我的国度,你还想往哪儿跑?来人,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压入大牢。直接判刑!”

    压入大牢直接判刑?连候审的机会都不给了?

    “你这个疯子!竟然为了一个妓女,连亲戚都要赶尽杀绝?”唐坦柳撕心裂肺着大吼。

    莫兰厉声一句,“都这个时候,还给我一口一个妓女?哼!我倒要看看,你家孙儿长得有多清白!老头子,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拖人,把你孙儿送往军营,充当军妓去了!”

    “什么?我的孙儿可是男的??!”

    “男的又怎样?只要他人下贱,在我眼里,他比妓女还下贱!让他当军妓,算是给他面子了!”莫兰一甩手,“不想再废话了,统统押下去!”

    “是!”

    卢老爷子眼珠子看着唐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都被拖去了地牢,卢老爷子抿唇,轻声劝说,“九皇妃,何必把事闹得这么大?您私立公堂这事,要是让百姓们知道了,人心动荡的??!”

    “不可能!”莫兰丢了三个字,扭头欲走,临走前扔了句话给他,“唐玲玲那女人,之前就看我不顺眼。早上她和唐月月见了一面,唐月月手里就多了一包合欢散,给我酒里下药!我有无数个理由,怀疑给我下药的鬼主意,是唐玲玲出的。虽然我没证据!可她摆脱不了嫌疑!卢老爷子,我不想再为唐家的人,伤了我和卢家的和气,你若心软下不了手,你让卢茗回来,让他亲自和唐玲玲说?!?br />
    卢老爷子一吐气,无奈摇头,“哎!好吧!我把阿茗叫回来!”

    柏傅崟接到通知连夜赶过来,可是因为路途遥远,他赶来莫府,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柏傅崟焦急万分的进了莫兰房里,查探月燕飞儿的伤势,看见她满身伤痕,尤其是额角处那血疙瘩,一看就知道,她曾经想自尽过。

    他向来把月燕飞儿当成自家妹子一样疼宠,妹子出了事,他的心能好受么?

    莫兰把屋子留给柏傅崟和飞儿,自己则去报社,叫了报社社工复印了无数份的报纸,一大清早,数百个报童去大街上免费派报纸。多数百姓看不懂报纸内容,可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懂字,于是,三五成群,围在某个书生身边,听他读报纸。听完,他们全捂着嘴角,露出万分惊恐的面容。这报纸里写的一条大新闻,是那样的骇人听闻。

    当天上午,莫兰张贴告示,叫所有城民集合在北城城墙里外,照旧,她站在墙头,拿着那扩音器,激动着喊,“大家都知道了吧?昨天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某个富商,因为疼爱自己的孙儿,于是携手自家妻子儿女,帮他的孙儿,强奸一名女子!那富商压着女子的一只手腕,富商的夫人压着女子另一只手腕,富商的儿子压着女子一只脚腕,富商的儿媳压着女子另一只脚腕!纵容着他的孙儿行凶!惨不忍睹的卑劣行径!这种人,你们说,该不该杀?”

    楼下,一群百姓全部愤慨群起,“该杀!”

    “该杀!”

    “应该满门抄斩,诛他九族!”

    莫兰一压手掌,继续说道,“没错!的确该杀!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曾说过,要废除诛九族,满门抄斩的大罪!所以司法决定,没有行凶的亲戚,将不接受任何处分!至于涉案的富商以及他的妻子儿媳,处以无期徒刑!让他们一辈子,都饱受监狱的摧残!”

    “好!”

    “好!”

    这世上,最最卑鄙无耻的人,非莫兰莫属了!什么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乱压罪名,私设刑堂,对着百姓,却说着如此冠冕堂皇的话!当真,她的国家,她一个人做主了似地!

    莫兰又压压手掌,继续说,“介于这次恶劣事件,我在此决定,开设妇女联合议会,对于任何非礼强暴事件,行凶者,直接交由妇女联合议会裁决。妇女联合议会会长,将由最高女长官担任,最高女长官的职位等同于国防军区区长!自从我颁布一夫一妻法令开始,又出现许多恶性离婚事件,某些男子,喜欢养小三,对正妻越看越心烦,也不管她为他生过多少孩子,直接找借口离异。所以,所有离婚案件受理,都交由妇女联合议会裁决,如果妇女联合议会会长裁定,的确是男女双方心甘情愿离异,男女双方财产协议分配后,离异即可生效,如果妇女联合议会会长裁定,是男方恶性过失行为,男方将会判刑入狱,刑期三年至十年!”

    这条政策一出来,楼下,女人们的高呼声,越渐响亮。男人也有不少人支持这项政策,当然,也有很多男人,有点担心这个妇女联合议会创建后,会对他们男人的地位有很大威胁!

    可是能怎么办呢?谁叫那个混蛋富商,这样疼宠自己的孙儿,竟然连同家人一起帮忙强暴那无辜女孩?搞得现在整个城镇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痛骂那富商一家子!

    原本莫兰身为一国过目,他们这些城民,没机会反抗,现在,她激得一大半城民的心,站在她身边,法案一出来,直接通过受审,不需要备受争议。

    莫兰借机把妇女联合议会开设的条案,当众宣布后,回了市政府办公室里工作。

    柏傅崟匆匆忙忙赶来,敲开她房门大吼一句,“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莫兰奇怪,“怎么了?”

    “你竟然把她的事,一古脑的给全城百姓都说了出来,你要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莫兰沉着气,“难道你要我学她那样,闷不吭声?任由那些贱种欺负?甚至还好心的放任他,让凶手逍遥法外?然后眼看着那混账东西,嚣张的继续侵犯其他女人?”

    柏傅崟气得嘴皮子哆嗦,“你是你,她是她!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像你一样坚强!飞儿她……。飞儿她……”

    莫兰白了他一眼,“我承认,我是利用了她的遭遇,顺带通过了我联合议会草案??墒俏易稣庑┦?,不仅仅是为了飞儿她一个女人!我的膝下,踩着无数个无知妇孺,她们会和飞儿一样,被强暴了,默不吭声的躲在房里,只知道撞墙吊脖子!你可知道,联合议会草案一旦通过,我能拯救出多少个备受压迫的女人?”就是因为她把青楼全部关闭之后,城市内出现过多起x侵犯事件,只是因为她一直忙碌其他事业,顾不上这件事!今日,她终于找到机会好好整顿一番。

    “那我也不允许你利用飞儿!她已经很受伤了!你还在她伤口上撒盐!”

    莫兰起身回嘴一句,“不是正好给她伤口消毒么?撒了盐巴,疼是肯定的,可却能治愈住她脆弱的心灵!”

    “你!”柏傅崟额上滴汗,急得底朝天。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打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软趴趴的握着门板,“傅崟大哥,您别怪莫大小姐了!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所以我绝不会怪她!反正,就算她不帮我宣传出去,我被唐家大少爷玷污的这件事,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既然压不住消息,何不主动把消息传开!这样一来,我反而觉得自己能够走在大街上了?!?br />
    柏傅崟拧着眉头,不解的问,“有区别么?你不是一样要备受歧视?”

    柏傅崟扶着飞儿进门,飞儿喘气一句,“有区别的!莫大小姐不帮我鸣冤,我出门,那些男人看我的眼光,是嘲笑,讥弄,指指点点,甚至还带着流氓的目光看着我,觉得我是个好欺负的女人!可是莫大小姐帮我鸣了冤,我出门后,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他们都用同情愤慨以及鼓舞的目光看着我!这个就是最大的区别!这个区别,也是我今天出了门,才知道的!”月燕飞儿激动的抓着柏傅崟的手,说,“我担心你过来责备莫大小姐的不是,所以急急忙忙追了出来!我也万分庆幸,自己有这勇气踏出门槛!总觉得自己重获新生似地!”

    有了飞儿那句话,莫兰全身舒畅,整个人整颗心都松懈了下来,无力的坐在椅子,宽慰一笑,“幸好我没白忙活!要不然,让我再看见你闹自杀,我会更加愧疚?!彼档勒饫?,莫兰歪头问,“反正妇女联合议会的会长还没确定人选,要不要,你来坐这位置?”

    月燕飞儿一摇头,“我可没这魄力坐这位置!莫大小姐您少折腾我了!我只要顾好我的那些餐馆就成!”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口处急匆匆的走进一名女子,那女子行速矫健,身子盎然,一进门,那贵族气势特别浓郁,“哼!飞儿姑娘的确没这能力当会长!不过我有!”

    那女人直挺挺的往莫兰身边的沙发里,落座,“怎么样?莫大小姐,欢不欢迎让我来担任这个位置?”

    莫兰万分惊愕,“许夫人?”

    葛相宜一伸手,挡住了莫兰的称呼,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飘进莫兰手里。

    莫兰展开一看,又是万分惊愕,“怎么会?是休书?”

    葛相宜昂着头,一点伤心都没有,“我是个生不出种的废物女人,回到京城后没多久,发现我相公和我的一个婢女偷情,还有了孩子,那婢女被他藏在府外包养着,孩子都快五个月大了!我的眼泪都在京城里哭干了,这份休书,是我逼相公亲手写的!”葛相宜深呼吸,调节心情后,又说,“之前我一直据理力争,不让相公有机会去外面找女人,可我自己心里清楚的狠,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纳妾的事,我也逼着自己接受!可是自从我听见你颁布的一夫一妻条令后,我觉得自己天生就应该生活在你的新国度里!所以我来了!我回来了!”

    莫兰越听越欢喜,“然后呢?”

    葛相宜笑着眯眼,“然后?然后我暂住在客栈里,正好听见你要召开城民议会,我就偷偷挤在人群里,听你发布最新草案!我听你说要创建妇女联合议会,我觉得,这个职务,完全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一样!如果你的女长官还没立好,那就立我!如果立好了,那就让她出来,和我较量一下!看看谁能更适合这个位置!”

    这般霸气的宣言,莫兰越听越爱,“行了,不用废话了!”莫兰一伸手,说道,“握个手!我把我名下所有妇女的幸福,统统交托在你的手里!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新国都的新子民,也是我国都内所有妇女们的强势靠山!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葛相宜小手一伸,用力和莫兰交握,知心知底一句,“你放心!我会让你见识见识,第二个莫家大小姐,是长什么样的!”

    边上,柏傅崟嘴角狂抽,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如果这两个女人懂武艺的话,让她们上战场,也肯定是个常胜将军???

    这个名叫新尚海的城镇,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女人的地位,会越来越往上攀升了!

    一夫一妻那原本被大家觉得太不靠谱的条款,正一天天的巩固着它的地位!

    那些被奴役了许久的奴隶,他们的思想也正一天天被纠正着!

    现今,想逃出新尚海的居民,依然有不少,可是有更多的外来城民,眼巴巴的往新尚海挤??上?,因为人口控制问题,想进这个国家,手续十分复杂!不过就算没有户籍,他们也要巴巴的往新尚海里挤来,哪怕当个不正规的偷渡客,乞丐,长居于此,他们也心甘情愿。

    人口流量的问题,就是莫兰现今最头疼的问题之一了,这个问题,让她苦无办法,谁叫她把城市规模发展的如此先进,搞得全龙华百姓,都眼红万分。

    月燕飞儿第二天就被柏傅崟带去军营,说是让她换个地方,换个环境,看看能不能抹掉她一些记忆,让她晚上不至于噩梦连连。餐馆的事,飞儿只能交托安玉回来,和莫兰接洽谈生意。

    安玉一回来,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叫外人听见了,还以为莫兰欺负了她似地。

    安玉哭着抱怨,为什么大小姐结婚也不叫她回来?安玉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一样,哭得特伤心!还有,凭什么她的户籍被牵出莫府?她原本就是莫府的丫鬟??!她还是莫兰的贴身丫鬟呢!

    莫兰懒得和她多废话,一脚把她踢出去,由着她自生自灭。

    莫兰太过无情,边上,丁璐看不过去,只好跑到安玉身边劝她几句,跟她解释解释,她的户籍被牵出莫府的理由等等。

    安玉一回来,就表示飞儿的楼阁,第二批餐饮楼馆要出炉了,寿司店,烤肉店,甜品店,自助快餐店,上档次的西餐厅中餐厅,分门别类,全部堆在步行街对策。第一豪华大宾馆,也正式开张大吉!里面豪华设施,和现代家具几乎一摸一样,除了没有电灯供应之外。

    自然,自来水管已经成功接通了。

    自来水厂,建立在红城那块区域,刚好红城的地段,接近水域,取水十分便捷,除了滤水的四个池子之外,还有一个水塔,建得十分高大,一切流程照搬现代工艺,就独独缺了水泵的抽水系统。没有水泵,输送进水塔里的自来水,只能用人工送水的法子,通过杠杆以及活塞原理,把水类似针筒一样,射进水塔内,再借由水塔的高度,形成水压,用来供给市政府以及最新步行街所有店铺房屋的自来水供应!

    自来水一面世,上官琪正就又急着派人过来催进度报告,可是,进度报告还得等上两三个月,在这两三个月里,莫兰那丫头又要把自己的国家往另外一个层次开发了!

    听说,现在那家宾馆的房间,必须得提前一个月才能预订到!整整五百间睡房,依然无法满足各大富商的要求!看看这宾馆的收入就知道了,莫兰那丫头,口袋里到底鼓得有多涨疼!

    身为总财务的白羊,已经数钱数到眼袋发黑,拇指都快要被银票给磨破的地步了!之前花销的拆迁费,和现在的收盈比起来,当真是没的比较!

    人口越来越密集,为了控制进出新尚海人流,莫兰不得不在各个道路设立关卡,交纳了通关费才能进入境内。

    本来还想指望靠关卡来减少人口,可哪知道,效果一点也不显著,人口依然密集异常,人流一多,管理也就变得更加繁琐和复杂!很多技术不想外泄,也无法设防的被人偷窃出境。

    好在,旅游区和商业区分开设立,商业区的配方,外人无从偷窃,除非混进内奸。

    唐家被莫兰监禁入狱的事,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那个九皇妃,连自己的亲戚,都能这般大义灭亲,贺东鹤觉得自己根本没这实力和莫兰较量,而且,贺东鹤听说,唐家被灭,其中另有隐情,唐家老爷子和他妻子儿媳,都是被牵累的!可这事实的真相究竟是如何,并不是贺东鹤一个人说了算的,这就要看全城百姓,相信哪个版本的故事!报纸媒体,都是莫兰一人掌控,她想如何纠正百姓思想,就如何纠正。贺东鹤瞬间醍醐灌顶!再也没胆子和莫兰硬碰硬!莫兰一发出第七封招收令的时候,贺东鹤带着全家老小,跑去市政府约见莫兰,恳求她从宽处理他的滞纳赔付金的事。

    贺东鹤向莫兰低头的事,传到贺歌鸣耳中,贺歌鸣气得在屋里乱砸茶杯。嘴里一直怒骂爹爹没骨气!

    同一时间,莫梅身为唐家老爷子的外孙女,她虽然没有被休弃回家,可是她知道,她娘亲唐嫣,在她爹爹面前,又跪又哭了整整三天才保住她三夫人的位置!还有她的二表姐唐凤凤,事发当天就被刘代庄休弃回家!她大表姐唐玲玲,虽然还没有被赶出卢府,可她听说,唐玲玲被她三妹莫荷,欺负得血淋淋。莫荷那死女人,仗着唐玲玲即将被冷落,就一直排挤唐玲玲,搞得她整晚都睡不安宁。幸好!她莫梅嫁给了辛思律。辛思律和莫兰的感情十分交恶,莫兰那没这能力叫辛思律休离了她!

    可是莫梅清楚!唐家一倒,她莫梅,再也不是南城首富的外孙女了!

    而贺歌鸣的爹爹贺东鹤,因为及时向莫兰低头,保住了他的财产,保住他在北城的一席之地,也顺带保住了贺歌鸣身为北城首富女儿的位分!

    贺歌鸣心情一不爽就拿莫梅出气,又是打又是骂,就算被辛思律发现了,辛思律也照样不会帮莫梅说话。

    终于,贺歌鸣开口要求正妻的位置,辛思律也二话不说点头答应了。

    莫梅被贬为小妾,贺歌鸣荣登正夫人的位置。原本平日里莫梅就不怎么侍寝,理由还不是因为她曾经喝过莫兰苑里的泔水,辛思律看见她就恶心,根本不想和她同房,贺歌鸣侍寝的日子增加,她怀孕的几率也就加大。贺歌鸣被板正,莫梅又没有怀孕的机会,她的日子,越来越痛苦。她比娘亲更加难熬!因为她娘不管怎样,还有六弟七妹帮她撑腰!而她呢?没有靠山,没有支柱,她被休弃的日子,估计也为时不远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