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7:下药?

天才狂小姐 87:下药?

    上官瑞缠着莫兰说东说西,从他进来后就没停过嘴,看样子,他是那种宁愿不吃晚饭也要满足自己求知欲的好奇宝宝。

    莫兰想了下,觉得让月燕飞儿留在这里干巴着等她,不太好,于是差了接待员过去跟月燕飞儿说,让她改日再约时间。

    月燕飞儿得到答复后便起身离去。

    站在大门口处,她身边三名保镖,一个替她打开车门,一个让她搭把手,扶她上车,另一个四处望风。

    月燕飞儿刚坐上车,车门都还没关,那马车车夫突然挥鞭猛开。

    那三名保镖傻傻的站在原地,发了三秒的楞,赶紧拔腿狂追。

    可惜,四匹骏马的脚程,当真迅猛的一比,那三名保镖轻功不佳,人就这么眼睁睁的被拐跑了。

    月燕飞儿跌坐在车座上,叫嚷一句,“谁?你是谁?干嘛掳我?”

    马车车头,换上车夫服装,带着奇怪高帽的男子,一道邪笑,“飞儿小姐忘记我了么?以前我可是一直点你的名牌哦!可惜,你卖艺不卖身!叫我没的一亲芳泽的机会!之后你又被人赎了身,我怎么也找不着你!今日,算是你我重修旧好的大好机缘,我若不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我唐建山三个字,就倒过来写给你看!”

    “唐……唐家大少爷?”月燕飞儿惊恐的眸光,越放越大。

    另一边,莫兰带着上官瑞去了重新开张的飞月楼阁的包房里用餐,点了一堆的名菜,玲琅满目,芳香四溢。

    原本卢老爷子也在被邀请的行列,可是唐玲玲突然头风发作,倒在卢老爷子怀里,怎么也爬不起来,卢老爷子没辙,只好带着唐玲玲先回了家。

    此刻包房里,就只剩下莫兰和狮子丁璐,还有上官瑞和唐月月以及上官瑞随身携带的两名护卫。

    唐月月手里捏着唐玲玲托人买来的药包,很小,只有手掌心这么点大,里面的药粉十分厉害,光是吹在人脸上,叫人闻那香味都能放浪到无法抑制的地步,听说那药粉就是合欢散,是采花贼专用的春药。

    唐月月看见莫兰身边站着狮子,还有那个女保镖丁璐,而且,她身边还有太子,以及太子爷带来的两名侍卫。在这么多眼皮子底下,叫她如何下药?

    唐月月纠结了老半天后,她瞧见上官瑞看着莫兰的眼神,又温柔,又饥渴,她眸光一敛,埋在桌子底下的小手,轻轻一扯太子爷的袖子。

    上官瑞轻声嗯了一下,“怎么了?良娣?!?br />
    唐月月把手心里的药粉,往上官瑞手心里偷偷递了过去。

    上官瑞微微摊开手心,看了看那药纸包,楞了一秒,瞬间,他明了这药包里的东西,应该就是……。

    唐月月轻飘飘起身,说道,“四妹许久未见大姐,想和大姐好好叙叙旧,太子爷恩准?!?br />
    上官瑞表情有些尴尬,“这有什么好恩准的,你去就是了?!?br />
    “是!”唐月月端起酒杯,起身,往莫兰身边走去,她站在莫兰跟前,挡住了狮子和丁璐的视线。

    上官瑞心头又漏跳一大拍,手里捏着的纸包,都快被它给捏散了。

    上官瑞知道,莫霜月这是在给他制造下药的机会!如果他错失这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上官瑞心魔一生,快速拿了一个酒瓶,放在桌子底下,打开纸包,把药粉倒了进去,摇晃了酒瓶几下后,又把酒瓶放在桌上,若无其事的喝着自己酒杯里的水酒。

    莫霜月敬完一杯酒,回到原位,轻飘飘的坐下,表情自然愉悦,她看见上官瑞满头大汗,心头窃喜??囱?,他肯定是下药了。因为下了药,他心虚,所以才会满头大汗。

    下完药后,就等着把酒倒进莫兰酒杯里,等她喝下就完事了呢!

    莫霜月见上官瑞还在犹豫,始终不肯起身给莫兰倒酒敬酒,没辙,莫霜月只能再次做媒。

    莫霜月拿起上官瑞手边的酒壶,给上官瑞也倒了一杯,倒完,慢吞吞的走去莫兰身边,说道,“大姐,自从你离开京城之后,太子一直念着你的名字入睡,度日如年!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四妹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太子府里所有女眷,一直都希望您能当咱们的太子妃!可惜……?!蹦掳丫扑谷肽季票?,说道,“算了,往事不提也罢!大姐,让太子亲自敬您一杯,您就当是宽慰一下太子对你的思念之情?!?br />
    莫兰深吸一口气,“如果我喝下这杯,太子以后就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琐事了。成么?”

    上官瑞嘴皮子一哆嗦,他不想应,又想应。

    最后,他撇开视线,心虚的一点头,应了一句,“嗯,我听你的就是了?!?br />
    终究,他的卑鄙,战胜了他的圣洁。

    桌下,他的双拳死死捏紧,就等着莫兰举杯饮下那杯药酒。

    莫兰执起酒杯,就口准备喝的时候,忽然,她手腕一顿,狐疑的眼珠子往上轻轻一抬。

    站在莫兰身侧的唐月月,心脏漏跳一大拍,心虚的眼珠子一转溜,轻问?!按蠼阍趺戳??”

    莫兰放下酒杯,一句话说,“太子知不知道,我这人,最引以为傲的本事,是什么?”

    上官瑞额上汗滴慢慢滑落,眨眼轻问,“是什么?”

    “五官官能!我的眼睛,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凡是看过的书籍,能够一字不漏的复写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写出这么多配方,和这么多图纸的原因之一!还有我的耳朵,能够辨别细微的音节,所有乐器的乐声,所有音律音节,统统逃不过我的双耳!我的味蕾,也是百般挑剔,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做出这么多美味小吃的原因之一!还有我的触觉,能够弹奏所有不同品种的乐器,能够精准临摹所有画作!当然,我的嗅觉也是十分的灵敏,对于闻过一次的香味,我绝对不会把它遗忘掉!太子你或许不知道,老早之前,我曾经被南城城主辛爷,下过一次药,他对我用的是……。合欢散!”

    唐月月脚跟子一个踉跄,差点软倒在地。

    上官瑞表情僵硬,拳头越捏越紧。

    莫兰把酒杯往前狠狠一推,面无表情一句,“后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就当没这事发生!太子爷,您自己吃着吧,吃完后,马上带着你的良娣离开我的城市!”

    莫兰刷拉一下起身,冷漠起身,转身离去。

    上官瑞起身张嘴,啊了一句后,却无话挽留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包房。

    站在包房门口,莫兰板着脸,深呼吸,看得出来,她的心情究竟有多糟糕。

    狮子瘪嘴一句,“小主,您的酒杯里,不会被下了药了吧?”

    丁璐翻白眼,“需要问吗?”

    狮子瘪嘴又问,“??!那真是太过分了!可是小主,这下药的人是谁???是唐月月还是太子爷?”

    丁璐又翻白眼,“需要问吗?你蠢啊你!唐月月一个人,怎么可能下得了药?还不是她和太子爷,一起狼狈为奸!”

    狮子再次瘪嘴,“好吧,我不问了总行了吧!小主,您就别生气了呗!”

    莫兰用力深呼吸,调整几次后,昂头说,“行了,咱们走吧?!?br />
    “是!”

    莫兰刚走出酒楼,正好撞见月燕飞儿身边的三名保镖,那三名保镖看见莫兰,就像是见着救星一眼,红着眼,爆急着吼道,“莫小主!赶紧救救飞儿姑娘吧!”

    那三名保镖直接下跪磕头了。

    莫兰拧了眉,忙问,“怎么了?”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是我们的车子,我们扶飞儿姑娘上了马车后,那车夫竟然不等我们上车,直接把马车开走了!我们怎么追也追不上!回去府邸找您的时候,听说您来这楼阁吃饭,又急急忙忙追到这里!莫小主!我们——”

    “狮子,马上出动所有警力,带上警犬一起去找!你们仨个也一起去!”莫兰急忙吩咐。

    狮子当下点头,“是?!?br />
    莫兰坐上马车,焦急着吼,“赶紧回府?!?br />
    “是?!背捣蛞簧?。

    回到莫府,莫兰急急忙忙跑回屋里,房门还没开就拉巴嗓门喊,“慕鸿!快帮我!”

    老婆大人一叫,某男刷拉一下从被窝里现身,“怎么了?”

    “飞儿不见了!我要找她?!?br />
    “不认识?!鄙瞎倌胶璞硎久恍巳ふ页死掀乓酝獾娜?。

    莫兰急着吼,“必须马上给我找回来!马上!马上!”

    莫兰身后,丁璐瘪嘴一句,“不太好吧,太子还在这儿呢!如果让太子发现主子的行踪……?!?br />
    莫兰眼珠子瞪了过去,那红通通的眼眶,看着格外焦颤。

    丁璐瞬间闭上了嘴巴。

    上官慕鸿一句话也不说,回头,走去桌边,拿起披风,帅气一甩,围在肩头,走出房门,和莫兰插肩而过,“等我消息?!?br />
    莫兰软趴趴的跨了肩头,坐去床榻等消息。

    约莫两柱香后,上官慕鸿抱着一个女人回来了,那女人衣衫破烂不堪,嘴角,手臂,肩头,还有暴露的腿侧,都带着淤青和血丝。

    上官慕鸿把人放在床上,莫兰赶紧上前,唤道,“飞儿?”

    床上的女人,昏迷不醒。

    莫兰拍了拍她的脸,又叫了句,“飞儿?”

    月燕飞儿依旧昏迷不醒,莫兰动手一摸,她胸前的衣物已经全部被撕碎了,只是简单的被合拢在胸口处遮羞,下身的裙摆也被撕成了破烂,一条白花花的大腿,遮也遮不住。莫兰小手一捞,往她腿间轻轻一摊。

    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迹,就落在她腿根处。

    虽然月燕飞儿以前是个妓女,可她从始至终没有服侍过任何男人,她一直保守自己的清白,只为了等着她心爱的男人给她赎身。好不容易等到被人赎身的一天,可谁知道,她竟然会被采花贼给玷污了去?

    莫兰紧绷着脸,帮她盖上棉被,叫人打了水,亲自替她擦身子,给她换身干净的衣物,希望她醒来之后,别伤心过度才好。

    莫兰走出房门,四处找寻上官慕鸿,却始终不见他人,习惯性的抬头,瞧见那家伙又蹲在屋顶发呆,“慕鸿,你下来?!?br />
    上官慕鸿刷刷飘下,“怎么了?”

    “你看见是谁对飞儿下的毒手么?”

    “早走了?!?br />
    “那四周可有留下什么线索?”

    上官慕鸿从兜里掏出一枚玉佩,“这个是飞儿手里抓着的东西?!?br />
    莫兰拿来看了一眼,“不是凶手的,是傅崟的?!彼档勒饫?,莫兰心口又是沉沉一闷,闷得特难受?!翱囱?,只能等她醒来,自己跟我说了?!?br />
    这句话刚说完,忽然,门内传来一阵巨响。

    “咚——”

    莫兰惊恐,推门而入,发现月燕飞儿竟然撞墙自杀,额角上被撞出了一个大血窟窿?!胺啥?!”

    莫兰抱起月燕飞儿,恼道,“你干什么这么傻?”

    “我……我已经没脸再见傅崟了……。我还不如一死了之!”

    莫兰怒唇一抿,“你这个傻瓜!你还没报仇呢!你要死,起码也得等你亲手报了仇以后再死??!傻丫头,给我醒过来,告诉我凶手是谁?”

    “是……。是……?!痹卵喾啥籽垡环?,再次晕厥过去。

    莫兰扶着飞儿上塌,“不知道凶案现场还有什么证据没被发现?慕鸿,你带我去一次!如果能找到凶手遗留下来的衣物碎片,说不定靠警犬的鼻子,应该能……”

    “不用这么麻烦!你叫平宁过来就成了?!鄙瞎倌胶枨嵘痪?。

    莫兰眨眼,“什么意思?”

    “有种蛊,吃了男人的圣泉,不管多远都能把那男人给找出来!”

    “圣?泉?”莫兰嘴角抽成啥样了,这他妈什么鬼比喻?

    莫兰懒得开骂,气冲冲的跑出房门,当着天空用力嘶吼,“统统给我死下来!”

    平宁穆原刷拉拉的飞了下来,拱手问,“莫小主?您叫我?”

    “我的朋友被人欺辱了!把凶手给我找出来!赶紧的!”

    平宁乖乖点头,“放心,包在我身上!”

    平宁进了房里,不会儿,他扑出房门,咻咻咻地四处乱飞,一眨眼就飞出千里之外。

    太子上官瑞下药不成,心情郁结透顶,饭也不吃,酒也不喝,一个劲的坐在椅子里发呆。

    莫霜月跪下请罪,“都怪臣妾不好!臣妾出了个歪主意,惹得大姐生气了!请太子降罪?!?br />
    上官瑞一吐气,劝说,“你有什么罪?你是一心为我好,我心里明白。只怪你家大姐,性子太硬,要不是她始终不肯顺从了我,我又何必使出这种贱招?现在可好了……?!鄙瞎偃鹨簧ぬ?,揉着莫霜月的后脑,轻哄一句,“你起来吧,咱们回京了?!?br />
    莫霜月心头暗爽。

    今晚的这个计谋,真的是一箭双雕??!不管她下药成功与否,她都乐见其成!看看她现在,在太子心中的地位,又拔高了一筹呢!

    上官瑞扶起莫霜月,大掌轻轻一抓莫霜月的手,准备牵着她离开包间。

    就在这个时候,“碰——”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莫兰怒气冲冲的带着一大群的人,冲进包房。

    上官瑞惊愕。

    莫霜月吓了好大一跳,把身子死死藏在上官瑞胳膊下,求?;?。

    上官瑞身边的两名侍卫,拔刀相向,怒吼一句,“大胆九皇妃!敢带兵围堵太子爷?你不要命了?”

    莫兰指着两名侍卫的鼻子吼,“我不动太子!这里没你们俩的事!给我闪一边去!”

    上官瑞眯眼一句,“你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莫兰忍着暴突的青筋,钩钩食指,“把唐月月给我推过来?!?br />
    上官瑞焦急一句,“等等!你家四妹她刚才给你下药,纯粹是为了我!你不要责怪她了,好不好?”

    “呸!我才没有她这种贱妹子!我的四妹,她叫莫芙!”莫兰打了个响指。

    身后,一个精兵抓着一个男人,狠狠往房里一扔。

    鼻青脸肿的唐建山支支吾吾的爬到唐月月跟前,抓着她的裤脚管喊话,“呜呜呜——呜呜呜——”

    唐月月惊恐的盯着自家大哥,捂嘴一句,“哥,你的舌头?”

    “被我割了?!蹦疾腥桃痪?,“他的两颗蛋蛋,被我亲手捏爆了!等会儿我还会叫人把他的十指,一根根折断!”

    唐月月脸色惨白,气都喘不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大哥这样残忍?你这个死女人!”

    莫兰钩钩食指,忍着坏脾气,有气无力着说了句,“赶紧滚过来受死!免得我用强的!”

    唐月月拽着上官瑞的胳膊,哆嗦得厉害,“太子!太子!您快帮帮臣妾!帮帮臣妾的大哥!这个死女人,她疯了!”

    “死女人?”上官瑞拧巴着眉头,“你和莫家大姐的感情,到底是淡薄呢?还是情如亲姐妹?”

    “我……。我……?!?br />
    这两个回答,她一个也说不得!要说淡薄,那她就是承认自己在撒谎,要说情如亲姐妹,那她就在自己打自己嘴巴,一眼就被拆穿的谎言,这叫她如何开口?

    莫兰耐不住性子,匆匆上前,一把扯过唐月月的手,把她逼跪在地上,粗鲁的抓着她的头发,一巴掌狠狠甩了下去,“之前不想和你算账!是因为我没把你们这些虾米放在眼里!可我发现,我对你们的仁慈,你们消费得如此彻底,还不带一丝感激!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老实给我回答,究竟是谁出的鬼点子,给我下的药?”

    唐月月又是惊恐的放大双眸,这个回答,她也说不得!

    如果她承认是自己,那她就会被莫兰给打死。

    如果她诬赖是太子出的鬼主意,那她被冷落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唐月月不说话,莫兰又一巴掌抽了下去,“你不说话?信不信等会儿我让你想说也说不出来!就跟你大哥一样!”

    唐月月一听,当下闭眼,用力嘶吼一句,“对!没错!是我!是我的鬼主意!怎么着?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就是要糟蹋你的名声!怎么着!”

    反正都已经要死了,还不入逞个口舌之快也是好的!她是不会把她大姐唐玲玲给供出来的!她不能再给她借口跑去卢府毒打她大姐!

    莫兰又一巴掌狠狠抽了下去!打完,她把唐月月脑袋狠狠一扔,对着太子说道,“这女人是你的妃子!你来处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就看你怎么处置这女人了!”

    莫兰侧头,对着身后侍卫,说道,“写一份书信,给卢家老爷子,和刘代庄,叫他们把唐玲玲和唐凤凤,全部休弃,赶出家门,如果不听我的话,就等着和我绝交!还有,告诉我爹爹,叫他把唐嫣也给我丢出莫家!如果他不照做,我就和他断绝父女关系!”

    唐月月惊恐一叫,“你连她们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上官瑞越听越奇怪,“莫兰,唐家,到底是唐月月招惹了你?还是唐家大少爷招惹了你?”

    “全!部!”莫兰咬出那两个字,听得出来,她到底有多么气恼,“太子,我能请你帮我做件事么?”

    上官瑞眯眼一句,“你先说来听听?!?br />
    莫兰指着唐建山,咬牙切齿着说,“把他丢进军营里,让他当军妓!”

    上官瑞瞪眼,“什么?他是个男人??!怎么当军妓?”

    “男人身上也有洞!怎么就不能曹了?”莫兰残忍一句,“如果太子不肯帮我这个忙,那我只好亲自动手了,我会每天每天,叫人拿拳头,怜爱他一百轮!”

    上官瑞嘴角一抽,当下吭气,“行了行了!我帮你就是了!你这女人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上官瑞瞥了地上男人一眼,叽咕一句,“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畜生应该是玷污了你的人吧?所以他连累得全家女眷都要惨遭被休弃的命运?!?br />
    “最让我生气的,就是被他欺辱的傻女人,明明我把凶手扔在她眼前,她也连个巴掌都打不下手!”

    那个傻丫头,被唐建山玷污了之后,她把唐建山扔在那丫头面前,她只顾着把脑袋藏起来,当个鸵鸟,也不肯上去打他一下,竟然还敢说叫她放过他!

    开什么玩笑!

    这些男人之所以那么嚣张,都是因为女人的沉默给纵容出来的。

    那个唐建山倒也挺聪明的,知道玷污了月燕飞儿这事,会闹得很大,看见满街的警卫和警犬在找他,他连唐府也不敢回,躲在刘代庄家里,叫他妹妹唐凤凤,帮他藏在地窖里。刘代庄根本就不知情,唐凤凤私自把她大哥藏起来的。

    若不是有平宁的那个蛊帮忙追人,这死贱种就要被他躲过一劫了!

    眼下,这贱种,飞儿她没胆子教训她,那就由她来搞!反正她早就看唐家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他妈的不顺眼!趁这个机会,把唐家三姐妹,全部搞残了,她才罢休!

    莫兰扔下唐建山,调头就走,改日去太子军营里,看看这死贱种的悲惨下场。

    莫兰一离开,唐月月哭着爬到太子脚边,哭着求饶,“太子饶命!太子饶命??!看在臣妾往日尽心尽力服侍您的份上!”

    上官瑞眯着眼,冷漠一句,“是啊,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和你家大姐的感情,究竟是淡薄呢?还是感情深厚情同亲生姐妹?”

    唐月月一低头,事到如今,她若再撒谎,只会引来更多的厌恶,“我自小生在唐家,和莫家几个姐妹的感情,从未友好过!”

    “那莫家大小姐,干嘛要在我面前,和你演戏演得这么热切?你图太子妃之位?她图什么?”上官瑞冷着嗓子问。

    唐月月一闭眼,照实说,“她只图,让我登上太子妃的位置,从而?;に乃拿媚?!这是她和她爹爹莫海峰,谈的一笔交易!”

    瞬间,上官瑞仰天大笑,笑得何其畅快,可仔细一听,可以听见他笑声中,带着过多的愤怒。他承认自己之前对莫兰不太友好,可是自从他爱上她之后,日日都念着她的好,讨好着她,估计找机会接近她,可她对她,没有半点心思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对他用这样的心机!他的太子妃之位,一直为她留存着??!她却一心只想逼他,立他不喜欢的女人当太子妃?她的手段,当真比他父皇母后皇祖母还要狠上千百倍。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