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6:光明正大敲诈死他们

天才狂小姐 86:光明正大敲诈死他们

    莫兰一边看着唐建山被打,一边对着娟儿,解说一句,“下次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这些戳货,没反抗就被人欺压在身下凌辱,你们就统统给我滚出我的国度!我身边,不需要你们这些弱智!”

    娟儿嘴皮子一哆嗦,立马点头如打鼓,“是是是!下次娟儿一定反抗!”

    唐坦柳被人带进房门,刚好瞧见自己的孙子被人围着毒打,当下瞪大双眸大叫,“你们在干什么?”

    唐坦柳急急忙忙跑去孙子身边,把那些打手挥开,护着宝贝孙子,低声呵斥,“还说什么要维护人权,不让欺压善民,九皇妃,您的做法,和您说的,根本就是背道而驰!你毒打我小孙的事儿,如果让外面的城民听了,我看你的名声,能往哪儿摆!”

    莫兰坐在椅子里,幽幽一句,“放心吧,我说的话,和我做的事,根本就没有背道而驰!我从不欺压善民,那些被我欺压的,都是恶霸,毒瘤!你的小孙在我的地盘,干了什么坏事?这里的人,都有目共睹!就算你把我毒打你孙儿的事,说得人尽皆知,我的城民,照样为我拍手叫好!不信,你现在就出去给我拉嗓门吼吼看!看看外面的街坊,哪一个会护着你孙子!”

    “你!”唐坦柳一进门就被莫兰气得无话可说!原本他还想如何如何刁难这丫头的,看样子,他这次过来,不把自己的实力拿出来,这丫头还真当他是软柿子吧?

    唐坦柳扶着小孙,入了座椅,然后起身,一招手,唤道,“凤凤,刘代庄,你们来这边坐?!?br />
    莫兰微微侧头,瞧见门口边,站着一个老头,一个少女。

    那少女挽着老头的手臂,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刘代庄摆着架子,往皮椅里轻轻一坐,丝毫没发现,自己坐在一堆口水上面。

    刘代庄笑呵一句,“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大呢?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

    “哼,谈?有什么好谈的?她把我孙子打成这样,老头子我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唐坦柳一呼气,吭声一句,“不过算了,看在莫婿的份上,这次的事,拿钱摆平得了,你就随便付我个万两医药费,老头子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莫兰叫人重新沏了几杯茶,放上桌面,说话,“早就知道唐老爷子你这次过来,一定会带上刘代庄。我想,刘代庄也应该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一直没有对唐家和贺家动手?是吧!”

    刘代庄温煦一笑,笑得如沐春风。感觉自己的存在感,十足十的旺。

    莫兰接着说道,“虽然我的城市,拥有独立的法制,但是我的国家,毕竟只是一座城池而已,要想独立货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颁布了那么多的宪法,却无法让宗庙,和四大钱庄,接纳我!要说半年前,我刚开始建设城镇的时候,看见你们几位代庄,我还得客客气气请你们上座,喝茶!但是半年后的我,刘代庄,你觉得我还有这个必要,和你平起平坐么?”

    刘代庄当下懵了一张脸,傻傻的眨眼。

    看他不明不白,莫兰好心接话,“我的城镇里,钱庄,不止你这一家,一共有四家,如果我杀掉三家,只立一家,刘代庄你觉得自己得胜的几率有多大?我的手下,遍布各个城镇,每次巡演,收到的票据,各大钱庄应有尽有,但如果我下令,从今往后,所有收据,只愿意接纳一家。刘代庄你觉得,四大钱庄的庄主,会不会都跑过来拍我马屁?刘代庄,你和你家庄主大人的官位,谁大?”

    刘代庄一听,喉咙都哽住了。

    莫兰眯着眼,又是一句,“老早之前我就说过,我颁布的宪法,不适用各大钱庄。所以,身为永富钱庄的刘代庄,没有免跪条例。刘代庄,我可是九皇妃!”

    莫兰一说,刘代庄眼珠子一凸,立马从软皮椅里弹出来,跪在地上,叩首?!安菝襁导呕叔?!”

    莫兰叽咕一句,“身为刘代庄的妻子唐凤凤,也是钱庄里的人,你也没有免跪的厚待!”

    唐凤凤脸色刷白。连她相公都要给莫兰低头了,她哪来的胆子再站着?又是当下,唐凤凤立马跪在她相公身边,说道,“民女……。民女叩见九皇妃?!?br />
    唐坦柳看见自己最后一张王牌,竟然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直接跪倒在莫兰脚下,他心脏狠狠漏跳三拍。

    原本,他的确是仗着刘代庄这个后台,这才横行霸道这么多个月,但是现在,他恍然明白。莫兰之前不整治他,是因为时间还没到!眼下,她的势力一天一天成熟了,那些钱庄,也无法对她构成任何的威胁了!

    这事,唐坦柳心里十分清楚,可唐建山是个傻子,完全听不懂,“爷爷!刘代庄干嘛跪她?她不过就是个九皇妃而已,我们家小妹,可是太子爷的良娣呢!”

    唐坦柳抿了抿唇角,低声斥责,“行了,你别多嘴?!?br />
    唐建山捂着红肿的脸蛋,昂声说,“老子也我就是不怕她!那女人仗着自己人多,就把我抓来这里,还把我毒打成这样!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去!”

    莫兰哼笑一句,“是??!我发了那么多封招收令给你们唐家,不回应我也就算了,把你请过来说话,还敢跟我反抗?摔了我的被子,调戏我的女人?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唐老爷子,你自己说吧,这次的事,要怎么解决?”

    唐坦柳抿着怒唇,说道,“你不就是想收走地契么!我让你收就是了!不过你要我搬迁,那是绝对不成的!地皮上的物件,是我们唐家私有财产,你无权动工!”她要拆了他的房子?不可能!他死也要丁在她眼皮子底下!

    “最早一份招收令,是在七个月前,发到你手里的!在这七个月的时间里,你不仅要上缴地皮税,还要上缴滞纳赔付金!所谓滞纳赔付金,意思就是,被你拖延这么多时间里,影响我城市建设的赔偿款!财务,跟唐老爷子说说,他的地皮钉在关键路口,浪费了我多少时间多少财力?”

    那财务,噼里啪啦一阵算盘,一本正经着回答,“回九皇妃的话,一共是五百万两……?;平?!”

    唐坦柳猛地一抽气,“什么?五!五百万两?黄金?你!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莫兰终于笑了,“五百万两黄金,只是粗略一算,还有很多细节方面,也得让你给我担待,细致算下来,起码得有五百五十万两黄金,我给你去了个零头,只要你五百万两黄金,这还都是看在我爹爹的面子上!”

    “我不承认!我绝不承认!”

    “早前叫你遵守我的新宪法,你不听,早前我叫你给我搬迁出去,你也不听!你是不是以为这个国家是你当家做主的?把我的话,当屁一样?哼!”莫兰冷脸哼笑,一句话,“五百万两黄金,现在就给我交出来,交不出来,你和你的儿子都得蹲监狱,一年一万两,你们两个,就给我蹲个二百五十年,加起来,正好抵债!可惜你们活不过这么多年,所以我决定,让唐家所有人都给我蹲牢子,包括你所有夫人,所有儿女!”

    “你这是要赶尽杀绝么?”唐坦柳捂着心脏,气得脸色苍白。

    唐建山气得当下跳起来,“老子和你拼了!”

    唐建山边说,边抬拳往莫兰那边冲去,可瞬间被精兵压在地上,再次毒打。

    “啊??!你这贱女人!啊——我不会饶了你的!”

    莫兰冷眼看着唐建山被毒打,轻声说道,“放心吧,我打了您小孙的医疗费,会从你的滞纳赔付金里扣除!你们可以少蹲几年牢子!”

    唐凤凤当下哭惨了,“老爷,帮我爷爷说句话吧!”

    刘代庄跪在地上,自己都不敢起来,他怎么帮唐老爷子说话???

    唐凤凤一直推着刘代庄的胳膊,苦求,“老爷!看在凤凤这么多年尽心尽力服侍您的份上!您就帮凤凤一次,给我爷爷说句好话吧!”

    刘代庄满头冷汗,终于开口了,“九皇妃!大家都是一家人啊,不管怎么说,您爹爹,还是唐老爷的女婿呢!”

    莫兰无聊一吐气,“行了,别打了?!?br />
    精兵退开,唐建山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直喘气。

    唐坦柳因为心脏病突发,自己也倒在沙发里,软趴趴的动惮不得。

    莫兰白了唐坦柳爷孙一眼后,说道,“别说我太过残忍!我最后再给你们唐家一次机会!马上,带着你的财产给我滚!除了上缴七个月的滞纳金之外,赔付金,我可以免了你们!只要你们在三天内消失在我的城市!一切罪责,全部豁免!”

    唐凤凤欢喜一说,“成成成!我们唐家明天就搬!我爷爷他们明天就搬!不过九皇妃,民女能否问一下,这七个月的滞纳金,是多少?”

    莫兰侧头问财务,“给我算算,他们七个月的滞纳金是多少?”

    财务噼里啪啦一阵乱敲算盘,一本正经着吭声回到,“按照他们财产为基准,算下来,一共是三十万两?!?br />
    唐凤凤急着追问一句,“是白银,还是黄金?”

    “白银?!?br />
    财务一说完,唐凤凤瞬间松了肩膀,三十万两对于唐家来说,还算尚可,顶多就是赔掉五家铺子而已!唐凤凤欢喜着说,“成成!三十万两就三十万两,我今晚就把银子带过来!”

    莫兰刷拉起身,说道,“嗯!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你把钱拿过来之后,再把你爷爷和你大哥带回去吧!”

    “是是是!民女遵命?!?br />
    莫兰踢踢踏踏,踩着舒心的高跟鞋,调头就走。

    身后,秘书长狮子,抽着嘴巴问,“小主,为什么我觉得你比流氓还地痞?”

    莫兰懒散一句,“君子的头衔,从来都不适合我!”

    丁璐昂着头,骄傲的走在莫兰身后,叽咕道,“我喜欢!”

    边上,狮子愁眉,“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莫小主耍流氓!总觉得整个人的胫骨都通畅万分!”

    狮子瘪嘴,“是啊,你以前对我家小主,可是横眉竖眼,怎么都看她不顺眼来着!”

    丁璐脸一红,昂着脖子骂,“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管我!”

    唐凤凤和刘代庄一离开,卢茗的父亲,卢老爷子,带着卢茗妻子唐玲玲也来会客。原本要见莫兰,得先经过预约才能见她一面,可卢老爷子是个特例。

    莫兰排开寻访的工作,接见卢老爷子和唐玲玲,三人坐在隔壁的会客室里,喝着茶水品着糕点。

    卢老爷子眯眼说,“九皇妃,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吧?”

    莫兰瞥见站在卢老爷子身边,眼眶红通通的唐玲玲,挑眉一句,“唐家长孙女都来了,那一定是为了替她爷爷求情来着了?”

    唐玲玲扯扯卢老爷子手臂,哭得有点凄惨。

    卢老爷子哼笑着说,“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四处刁难?”

    莫兰随口一句,“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当初我说要回收地皮,唐老爷子连鸟都不鸟我一下!唐家长孙女,怎么不反过来帮我劝劝你爷爷?现在你爷爷出了事,你才出面?你有这脸皮跟我讨饶么?”

    唐玲玲嗓子一哽,嘀咕一句,“原本就是你的不对,我们唐家的地皮,都是我爷爷含辛茹苦赚回来的,你说征收就征收,你这分明就是存心和我们唐家过不去!爹爹,您帮我评评理!莫大小姐当上了九皇妃,就可以这样那样欺压我们善良老百姓了么?压榨我们的血汗钱?她还有理啦?”

    莫兰噗嗤一笑,一甩手,对卢老爷子说,“卢老爷子,您先给她解释一下。我真的不想浪费自己的口水!”

    卢老爷子咳嗽一声,嘀咕着说,“傻丫头,你根本就不懂!虽然我们把国土上缴给了政府,只要交纳一笔很少很少土地税就完事儿了,地上的财产,就好比我那山头里的茶树,依然是我们卢家的财产,如果政府要动到我的地皮,那么她会给我支付一笔拆迁费,这笔拆迁费,绝对比你种那么多茶树,还要合算!我就举个例子,如果你爷爷上缴了土地税,莫家丫头要想拆了你爷爷的茶楼,她会支付给你两间茶楼的费用,你自己算算这笔帐,到底划不划算!”

    唐玲玲听着拧眉,“我从没听爷爷提起过这事??!”

    卢老爷子抿唇,鄙夷一句,“那是因为你爷爷根本没有细看最新宪法。他没这心思接纳新宪法,自作主张,自以为事?!?br />
    莫兰插嘴一句,“你就去问问你爷爷,我当初发给他的第一份征收令,他放哪儿了?我看他,八成丢去喂狗了吧!”

    唐玲玲嘟着嘴,咬着下唇,“那我们现在交纳了那笔滞纳金后,我们还能继续留在……?!?br />
    “别做梦了!”莫兰一口否决了她的提议,“新尚海已经留不下你们唐家的存在!我还是之前那句老话,免了你们的赔付金,只要你们交出滞纳金,你们兜里的财产,你们随意带走!”

    唐玲玲拧巴着眉头,特窝火。她依然不觉得是她爷爷的错!如果莫兰她有心对他们唐家人,当初就应该亲自上门,跟他们细说新宪法的规则才对!如果她这般那般讨好他们唐家,她爷爷也不会和她闹得这么僵??!

    卢老爷子一声长叹,轻声一句,“算了吧,玲玲,反正你爷爷也不会搬得多远,顶多就是隔壁城镇,再起炉灶罢了!以后你要是喜欢,你随时都可以过去探望你爷爷的!”

    唐玲玲咬着下唇,白眼不停往莫兰身上翻,可她还能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敲响。

    莫兰应道,“进来?!?br />
    房门推开,一名女子轻声一句,“莫小主,太子爷到了!”

    “太子?”莫兰表示有点惊讶,急忙起身一句,“走,带我去迎接!”

    “不必了!”门外,一道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上官瑞笑呵呵的带着莫霜月,进了会客厅,看他那迫不及待的表情,真叫人怀疑,他是去见弟妃,还是去见自己的爱妃。

    莫兰一句嗤笑,“怎么这么突然?也不事先来个口信?”

    “我就是喜欢给你一个惊喜!”上官瑞激动的走到莫兰面前,说道,“之前听钱尚书描绘,说你的屋子构造太过奇怪,窗户奇怪,门奇怪,屋顶奇怪,里面的装饰也奇怪,就连座椅也奇怪得要死!亲自过来见了才知道,钱尚书的描述多么简陋!我这一路过来,就像是看戏一样,而且还越看越激动!”上官瑞急急忙忙走到某个窗户边,指着窗外的高塔,急问,“你在你的报告中,没提到这个建筑物的用处!”

    “都没建好,提来干嘛?”莫兰轻描淡写一句。

    上官瑞瘪嘴,走回莫兰身边,诱哄一声,“连我都不能说么?”

    莫兰一眨眼。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鸡皮疙瘩为什么不停往外冒?

    边上,还有卢老爷子以及唐家两姐妹,听见上官瑞那句话后,总觉得太子也九皇妃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道唐家两姐妹,唐玲玲一看见唐月月,就急急忙忙扑倒她手畔,执起她的手心,贴在她耳边说话。

    “小妹,你可知道,爹爹和大哥被关在隔壁的房里?听二妹说,大哥还被莫家大小姐,毒打了好一顿呢!”

    唐月月表情微愕,低声问,“理由呢?”

    唐玲玲瘪嘴叽咕,“还不是因为那个九皇妃,看中咱们爷爷的财产,想侵吞下来充实她的国库!爷爷他当然不甘心财产外流,那个九皇妃,仗着自己是个国母,就横行霸道,硬要叫我们交出地皮!不交就打,打完还要强压大哥和爷爷蹲牢子,这还不算,她还要咱爷爷交什么赔付金,整整五百万两黄金呢!”

    唐月月越听,心头越震惊,越听,也越愤怒了起来。

    这等蛮狠的女人,唐月月第一次见!不对,之前她就见识过莫兰的手段,对付周良娣,对付太子爷,对付所有和她作对的人,手段都那般毒辣!尤其是那个王绿茵!上次莫兰教唆周云姜红毒打王绿茵之后,那个王良娣从此再也没胆子走出她的闺阁!连带,王太傅最近也被皇上不停斥责,心房颤颤发抖不停。这一切,都是因为莫兰太过强横的缘故。

    唐玲玲喘气说,“妹妹,你已经是太子爷的良娣了,还差一步就能登上太子妃的位置,你赶紧给太子说说,叫他压一压莫兰那死丫头!”

    唐月月这良娣的位置,是谁造就出来的?

    是莫兰!

    就是因为太子看在莫兰的面子上,封了她良娣的位分,唐月月才无法说出口,她不能告诉她家大姐这个事实!因为她丢不起这个人!

    唐月月轻声劝了句,“我知道了,这笔账我会记着的?!?br />
    “什么意思?”唐玲玲冷着脸问,“你不会怕了那野丫头了吧?小妹,你开什么玩笑?你已经是良娣了??!九皇妃是个从一品的妃位,你身为良娣,也是从一品的妃位,一旦你荣登太子妃,那你就是正一品!而她却永远低你一筹!你何必把帐留到以后?你现在就不能开口说一句,把咱们爷爷和大哥救出来吗?”

    唐月月被唐玲玲说得脸红气噎。

    唐玲玲看见唐月月不吭气,眸子一黑,看见太子爷和莫兰之间暧昧不清的互动,眯眼一句,“不会吧?九皇妃竟然和太子爷有暧昧?”

    唐月月又是一阵沉默。

    唐玲玲瞬间明了了。不过,她不怒反笑,“好啊,原本还在苦恼要怎么收拾这个贱女人!这下倒好,这么大一个机会摆在咱们姐妹眼前,我们要是再不好好把握,就太对不起咱们爷爷和大哥了!”

    唐月月眯眼一句,“大姐,你想怎样?”

    “小妹你脑子也愚钝,你应该知道大姐想干嘛的!”

    唐月月心情万分纠结复杂,她不需要大姐说明白,唐月月心里清楚大姐肚子里究竟藏着什么坏水,可是,唐月月在思虑,到底要不要逞一时之能?如果太子和九皇妃追究下来,她这个没背景没靠山的女人,还能继续留守良娣的位置么?

    唐玲玲见唐月月在犹豫,嘴巴一贴,劝了句,“傻妹妹,你在害怕什么?怕你在太子身边失宠么?你这傻丫头,你帮太子得到他心爱女人的身体,你有什么罪?就算那贱女人责怪你,你大可以用眼泪的攻势博取太子爷的同情心。太子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冷落你的,相反,他很有可能会更加疼宠你呢!”

    唐玲玲这般一解释,唐月月瞬间恍然,是哦!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唐玲玲看见小妹表情微微起了变化,笑嘴一裂,“小妹你等着,晚上我去黑市给你买点药回来,你给太子和那贱丫头,创造独处的机会,只要他们事成,你就叫你的侍婢和奴才把风声给透露出去,我看那贱丫头还拿什么脸皮面对她的丈夫!太子和九皇抢一个女人?这谣言传出去,多好听??!”

    上官瑞和莫兰还有卢老爷子,正聊得开怀,谁也没注意到唐家两姐妹在他们背后,密谋着什么坏勾当。

    门外又有人敲门。房门打开后,狮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说了句,“小主,唐凤凤把滞纳金上缴给了财务,唐老爷子和唐家大少爷,可以放他们回去了么?”

    “嗯!让他们回去吧!”

    “好的?!笔ㄗ右坏阃酚治?,“飞儿小姐已经到了大门口,我让她先去会客室里等您?您聊完,可别忘了她老人家!”

    “知道了!下去吧!”

    “是?!?br />
    狮子回头出了房门。

    另一间会客室门前,一名女接待员,打开房门,邀请月燕飞儿进房间,同时把唐家老爷子和唐家大少爷给请出房门。

    唐家大少爷和月燕飞儿插肩而过的那瞬间,唐建山眼珠子瞬间暴突。

    唐坦柳看他大孙呆着不动,斥骂一句,“还傻站着干嘛?赶紧走了!”

    “哦?!碧平ㄉ奖癖竦?,三步一回头着离开市政府。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