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3:防电套的妙用

天才狂小姐 83:防电套的妙用

    “哈哈哈!妹子的话,好有意思??!好吧!爷我承认,进宫那几天,因为一直陪在皇奶奶身边,根本没带一个通房丫头,所以就只能自己……”钡徍一歪头,思考了片刻,“话说回来,妹子你平日里都看了些什么书?寻常女子,哪有你这样的奇怪思路?”

    是??!这个问题,想必在场所有人,都想问个明白。

    莫兰眯眼一句,“女戒,女训,女德什么的……?!?br />
    众人歪眸苦思,嗯,和其他女人看的,没两样嘛!

    哪知,莫兰静默三秒后,自己接话,“那些乱七八糟没用的破书,我从来不看!”

    “……?!敝谌顺沟妆幌派盗?。

    莫兰昂着头,张狂一句,“如果我看了那些破书,那我和那些关在家里只知道相夫教子的蠢女人们,又有什么区别?今时今日,我还有这个能耐坐在这个位置上,统御一整个城池吗?”

    辛思律一句冷笑,“是啊,这世上也就只有你,胃口这么大,竟然妄想着要把男人踩在脚下?”

    莫兰大方承认,“没错!我就是个女权至上的人!我当一城之主的最初目的,并不是因为我心怀大志,也不是因为我求善若渴,心系万千城民,而是因为老娘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男人,三妻四妾,非要让我们女人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以前的我,人微言轻,还没这能力压垮这腐败的制度,所以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看着你们男人嚣张跋扈!但是现在,哼——”

    莫兰那一句冷笑,笑得周云山他们三人,全哆嗦了身子。他们的九皇妃,果真不是个善茬!听她冷笑都能听得自己全身寒颤?

    莫兰深吸一口气,全身舒畅,“从今往后,这个国家的制度,我要亲手彻头彻尾改掉它。民族腐败思想,我要彻头彻尾纠正它!女戒,女训,女德,那些破书,统统都给我一把火烧掉!哪个女人敢再看这些破书,就直接叫她给我当妓女去!”

    莫兰一说完,周云山他们三人立马起身,拱手哈腰,额上汗水滴滴答的不停往下掉,“下官遵命?!彼翘嫒堑呐?,应了这位嚣张霸道的主?;丶液?,他们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的那些女戒书籍,全部烧毁,告诫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们,千万别再看这些破书了,要不然,事情就糟糕了。

    钡徍抓把着脑门,苦恼一句,“兰儿妹子,你真的太厉害了,感觉爷我根本没这本事压制你!唉!算了算了,反正爷我是个大丈夫!大丈夫,能屈能伸!在别的女人面前,我可以伸得笔直粗壮,在妹子面前,我也能屈成小猫儿,妹子,没关系的,你若不肯当我妾,爷我乐意反过来当你的妾!妹子,今晚就直接收我进屋吧!我可以在下,让你在上!”

    莫兰歪着脑门,苦思了片刻,煞有其事的在想心事。

    众人瞧着,心里狐疑,不会吧,这位九皇妃,才刚刚成亲,竟然还想纳男妾?如果她纳了男妾,不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了么?

    想了许久后,莫兰叽咕一句,“本来觉得没这必要的,不过看样子,等双城人口流动的差不多,我得设立管道路障,禁止闲杂人等随意进出我的国度才行?!?br />
    钡徍一听,哇哇一句,“不会吧,妞你要封城?”

    莫兰点头应和,“是??!等各个关卡的路障建好,就准备封城了!封城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禁止类似像你这种采花大盗,随意进出我的国度,调戏良家妇女?!?br />
    这次更换城主之事,引来一半城民反感离城,带着家财家眷,牵着一匹匹骏马,出了双城。走掉的,大多都是官员以及商人,留下的,大多都是贫民。这次大迁移,并没有多麻烦,除了红城黑街比较难处理之外。

    听说,黑街里的打手,大多都出动了,妄想和军队一拼高下,可惜,柏傅崟带来的万名将士,两三秒的功夫,不是抓人就是杀人,闹腾了三天多,黑街终于全部被清场出去了,没有黑街大哥帮忙照应,红城数百家妓院,一夜之间,人去,楼没空。人去的,都是鸨妈,楼里依旧住着一堆的姑娘。跟着鸨妈离开的姑娘,虽然也有几个,可毕竟她们都不喜欢做皮肉生意,有机会能够脱离魔抓,自然是好事??墒墙酉吕锤迷趺窗??

    没有生意做,总不能混吃等死吧?

    户籍的事,约莫十天内已经全部搞定了,每家人家,都领了一本户口本,户口本上详细记录了一家三口的信息,另外,每人领到一张新的身份证,这身份证和之前的竹签户牌,大不一样,感觉这材质,无法仿造似地。这下子,做假户籍的人,生意要清淡多了。

    搬迁出去很多居民,也就是说,空下来了很多房子。搬迁出去居民手里的地契,可以去跟九皇换房子,所以这些人也不怕搬出去了没地方住,有九皇担待着,他们走得何其放心。

    留下来的房子,逐个安排给了新驻居民,一出一进,双城里的人口,丝毫不比之前少,甚至还多了一成。

    上官慕鸿和穆原他们几个,也在新驻居民名单之内,甚至,上官慕鸿从北寒里挑了百名武将,一起进驻双城。反正这个国家的首脑,是莫兰,她想怎么篡改他们的身份,就怎么篡改。

    这百名武将,实际上是莫兰跟上官慕鸿要求的?;噬现桓迩Ь?,五千精兵用来治理双城平日的治安还差不多,要是打仗的话,五千精兵一下子就被歼灭了。

    所以莫兰要百名武将,把他们培养成特工,混在寻常百姓身边,紧要关头再安排他们出一些秘密任务之类的。

    百名特工最重要的,就是忠心。既然是上官慕鸿给她选的人,她无条件信任他们。

    身为南北两城原城主,奉命帮莫兰交接城里的工作,可哪知道,莫兰把他们几个晾在一边,所有东西都白手起家,从基地开始,全都自己做。没辙,他们四人在双城里混吃混喝了一个月,然后举家进京。

    如今整个莫府,就只剩下莫兰和莫芙两人居住,屋里的丫鬟奴才,也就只剩下十人。

    老管家是莫兰亲口跟父亲要的,莫海峰大方给了她,算是给她一点面子。四妹莫芙因为婚事由莫兰做主,所以她也不能跟着父亲走。

    如今,卢岺一整天泡在莫兰家里,和莫芙多的是见面机会,那小俩口,一见面就你侬我侬的特刺眼。

    因为家中没有其他人了,上官慕鸿也大摇大摆的在莫府里乱走乱逛,一不小心看见卢岺和莫芙躲在角落里亲嘴,他就不开心。

    反正他闲来没事,一直在研究着那薄薄的防电套,想着要如何如何改进,把它改进到最完美,他也真的挺忙。

    莫兰站在客厅里,爹爹书房里的办公书桌,被她搬到了大客厅,放在正中央,书桌上,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她在忙着捏沙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旁边的座椅里,上官慕鸿盯着两根手指上的套套,转动来转动去,时不时在里面放水,时不时在里面吹气,把那玩意儿吹成一只大气球,他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大姐!我给你做了点桂花糕,你要尝尝不?”莫芙端着糕点过来,羞答答的低着头,把糕点往莫兰手边一放。

    莫兰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随口一句,“??!谢谢?!?br />
    “不客气!”莫芙羞答答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走到莫兰身后,靠着卢岺身侧,把纸包掀开,红着脸说,“卢哥哥,这个是酥心糕,试做的成品,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你先尝尝,如果好吃的话,下次我就做给姐姐吃了?!?br />
    边上,蹲在地上玩象棋的穆原和平宁,猛地起身,站在卢岺身旁,说道,“唉呀妈呀!光听这糕点的名字就知道好吃了!酥心糕??!吃了,整颗心都会酥麻的呀!”

    平宁笑得邪气,“哎!说什么好吃就做给姐姐吃?我看你是故意只做给你的卢哥哥吃的吧!”

    莫芙瞬间烧红了脸,把糕点往卢岺手里一塞,捂着脸跑走了。

    卢岺惊叫,“诶!等等??!”卢岺气恼的回头,说道,“两位大哥行行好,我家芙儿妹子脸皮薄,开不得这种玩笑的!真是!”卢岺凑到莫兰耳后,请示一句,“莫大姐,我去找找芙儿妹子,和她说几句就马上回来?!?br />
    莫兰依旧懒洋洋的应道,“哦,去吧?!?br />
    卢岺屁颠屁颠的跑走了。

    穆原平宁贼笑对视,脚步一迈,准备要去偷窥。

    莫兰板着脸,说道,“你们俩个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三八?人家调情恩爱,你们过去凑什么热闹?”

    “看看嘛!”

    “就是!看看嘛!”

    “不许去!”莫兰一口回绝。

    两男嘟着嘴,老不开心了,他们跑去主子身边求安慰,忽然,平宁眼睛一亮,笑问,“??!主子,您手里这玩意儿是啥类?最近一直看见你在鼓捣!”

    穆原也三八问,“是啊是??!这东西弹性好好哦!涨得这么大,竟然还不破?”

    上官慕鸿说道,“防电最关键?!?br />
    原本一直关注在沙盘上的莫兰,耳根子一竖,抬头,惊恐一叫,“喂!别乱搞了成不成?你们打扰到我工作了!”

    莫兰心头特打鼓。上官慕鸿那混球,是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要是这家伙一脑残,直接把这防电套的用处说了出来,那她不要羞死人了?

    “我们又没打扰您老人家工作,我们就是问问主子的新发明嘛!”穆原鼓着腮子,回头问,“主子,这到底是啥玩意儿类?”

    “不是说了么,是防电的套子?!?br />
    “哦?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平宁跟着追问。

    上官慕鸿嘴巴一张,准备回答。莫兰急忙插嘴一句,“这样吧,咱们来玩个游戏呗!猜中问题答案的,有奖!”

    “好啊好??!游戏什么的,最好玩了!莫小主,您赶紧出题!”

    “那么,事先申明,猜错的话,就得受罚哦!”

    “成成成!”

    “我们啥都依你?!?br />
    莫兰轻声问,“你们猜猜,这东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穆原拧了眉头,“不会吧,莫小主您就问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们家主子身上的衣裳,都是动物脂肪晒干以后再缝两层皮,我猜这玩意儿,八成也是动物脂肪做出来的?!?br />
    平宁跟着一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啥材料,我一点都不好奇,我就好奇这玩意儿的用处?!?br />
    莫兰挑眉笑问,“慕鸿,你这个是用动物脂肪做出来的么?”

    上官慕鸿一眨眼,“你猜?!?br />
    “嗯!我猜,不是吧!动物脂肪做出来的,应该没这么大的张力才对?!?br />
    上官慕鸿一点头,“对!不是动物脂肪!”

    这下子,穆原平宁好奇了,“那这是用啥做的???”

    莫兰轻声问,“是不是三叶的眼泪?”

    “嗯!”上官慕鸿叽咕一句,“上次看见你做了个蹴鞠,手痒就想电电它,却发现它不导电,所以就拿那些眼泪来做试验品了?!?br />
    莫兰嘴角都抽了,“你——该不会是偷偷潜入了太子府???想弄坏掉他的蹴鞠?”

    上官慕鸿眨眼,“好吧,我承认。我就是看不顺眼那小子整日抱着那蹴鞠瞎显摆!”

    “……?!?br />
    穆原嘴巴一抽搐,“主子,你就不能撒些谎什么的么?有必要一下子就老实交代了???”

    “就是??!莫小主都没对你严刑逼供,只是随口问了你一句,你就承认了?你也太没花头了吧!”

    上官慕鸿保持缄默,特他妈老实。

    莫兰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闷笑出声。这对主仆,实在太可爱了。主子太诚恳,随从太滑头,当真绝配了。

    “好了,你们两个游戏落败,乖乖给我去工地,给我扛钢板去!一个去市政府建筑工地,另一个去露天大广场,那边刚刚开始动工,活很多,你们俩个力气大,别浪费了你们的才能!”

    “什么?我们的才能就是去帮你搬砖头么?”

    “不然呢?现在开始,持续一年左右,最主要的发展项目,就是建筑??!市政府一好,就要准备建学堂和医院,还有四通八达的马路也要重新修葺。你们要是能过去出一把力,绝对能顶上十个打工仔?!?br />
    穆原哭丧着脸,蹲在地上画圈圈,“小的不想去搬砖头?!?br />
    平宁瘪嘴跟进,“莫小主,您要不就再给咱们一次机会呗!”

    莫兰一吐气,说道,“好吧!那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类!”

    “好好好,您说!”

    “事先说好,这次要是再猜不对的话,马上给我滚哦!”

    “成!一句话的事!”

    莫兰笑眯着眼,问,“来来,猜猜看,世上什么单元体金属,最容易导电?!?br />
    “??!又是关于咱们家主子的问题???嗯——让我想想!”穆原摸着下颚苦思冥想。

    “哎呀!这个问题我知道!肯定是铜!嘿嘿,莫小主,上次你叫人制作的那皮线,皮线里面,你是叫人收购了铜币,融成了铜丝,再包裹在皮层里的,那线拖了百丈之长,还能导电到城墙上。我猜,肯定就是铜了!”平宁趁穆原思考之际,立马说了答案。

    穆原一愣,苦恼着说,“哎呀!原本我就想这么说的,被你给说早了!”

    莫兰歪头问,“这么说来,你也是这个答案咯?穆家师哥?!?br />
    穆原乐呵一声,“对!百分百确定!就是铜!”

    莫兰笑着说,“可惜,答错了!”

    两个男人脸蛋一跨,拧眉追问,“不是铜,那是啥???”

    莫兰掏出一两银子,轻轻一抛。

    上官慕鸿稳稳接手。

    莫兰叽咕一句,“让你们主子自己去做实验呗!”

    两个傻蛋瞬间跨了脸,“???不会吧?难道是银???”

    “兹兹兹——兹兹兹——”上官慕鸿正忙着做实验,不稍片刻,他张嘴一句,“果真……?!?br />
    “??!惨啦!”

    “完了!得去搬砖头了!丁师妹,帮师哥们说几句好话呗?”

    丁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莫兰的沙盘,眼底里闪着格外楚楚动人的激荡目光,她整个人的思绪,至始至终都在展望着沙盘里的建筑物,对于两个师哥的请求,浑然不知。

    丁璐不肯帮忙劝说,那两个三八,苦里吧唧的嘟囔着嘴巴,愿赌服输,慢吞吞的挪去门口,去搬砖头去也。

    莫兰深深一吐气。安全过关了!莫兰冷眼一瞥上官慕鸿,恼着说道,“你以后别把这东西拿出来瞎显摆!知不知道!”

    上官慕鸿摇头一句,“我必须得确保你的安危,所以这东西,一定要经过多次试验才行!”

    “你试验归试验,我叫你别拿出来瞎显摆!你躲起来偷偷试验,成不成?”

    “偷鸡摸狗的事!我从来不干?!?br />
    瞎说!这丫的一直处于被通缉状态,他整个人都是偷鸡摸狗的好不好!

    气死人了,懒得鸟他。继续鼓捣沙盘!整个城市的规划,都在这个沙盘里,她人不需要去外面转悠,光是躲在屋里使唤手下做事就成。眼下,大多市民,都十分配合她的工程,独独两个人,彻底无视她的存在。

    一个是南城首富贺东鹤。另一个是北城首富,唐坦柳。

    贺东鹤这老头子,原本就是个有个性的老头,再加上他的二女儿贺歌鸣,早在年前就嫁给了辛思律当二夫人,贺东鹤觉得,自己根本没这必要听莫兰的话。平白无故叫他把他良田的地契,送还给政府?开玩笑!

    至于唐坦柳,他也和贺东鹤一摸一样的心思,甚至,唐坦柳更加耀武扬威,他觉得,唐家和莫家是亲戚关系,所以他有很多很多的特权。

    莫兰知道这两个老头子比较难搞,所以她准备挪后料理他们,先把最重要的政治体系给送上轨道以后,再想法子处置这两个老头子。

    城市建设,最稀缺的就是资金问题,因为需要确保市民恐慌心理,凡是碰上拆迁的,都要花上好大一笔资金,让这些市民被拆得心甘情愿一些。只要时间一久,现在的市民都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房子被拆迁。

    建设城市的资金,莫兰就靠她的歌舞团出外城,巡回演出赚取收入,另外还有月燕飞儿承办的连锁大酒楼。月燕飞儿的连锁大酒楼,在双城的据点,早已经拆除了,因为现今,双城的消费水平实在太低,大多贵族,全都搬迁出去了。所以飞儿把大酒楼,搬去其他富饶的城镇开办,生意依旧十分火爆。

    飞儿的大酒楼一消失,那么唐家的酒楼生意,又一次红火了起来。虽然营业额不如之前,可是北城首富的位置,他依然不可撼动。

    除了这两条经济来源之外,另外还有瓦舍的分红,以及京都最大胭脂铺,遍布四届各地的连锁胭脂店。因为有了宋乔仁的胭脂铺,莫兰把闺阁,暂时歇业,闺阁里的商品,只供她自己一人享用,作为专门的化妆品研发部门。

    这四条最主要的经济来源,足以让她大刀阔斧的开展自己的城市规划。

    如今,双城也重新改了个名字。

    南北双城合并,中间间隔着黑街红城,以及一条很大的运河。双城的地名,正式更名为上海。

    史上第一个拥有不夜城之称的繁华大都市,她要让它,在三年内,变得名副其实!

    接下去,三少的最新小说,《上海滩》即将出炉面市。男女老少皆爱的一部经典之作,保准叫世界各地各大瓦舍再次爆棚。

    十二宫,十二星座之首,名下团队人数,已经从区区数十人,发展到每宫一千人左右,散落各个城镇,为她抓金。当然,小木屋里的人手,永远都是最少的,要想凑足莫兰的订单,必须得去找外援,外援找来,一大笔经费必不可少。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没有机器的缘故。像是锯木头这种粗重的活,都是手工制作,一旦锯错,那块木头就得报废。要是有机器在,只要把木头轻轻往前一推,木头就能一劈两半了。

    上官霆自从新婚夜回了远东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双城。为此,莫兰被九皇冷漠的谣言,必不可少流传开来。

    只不过,伴随着莫兰被九皇冷落风声被谣传出来以外,还有另一个风声特别火爆,听说,九皇妃一直圈养男宠,每天晚上都要叫不同的男宠进了她寝房,之类云云。

    上官霆听见这个风声后,丝毫未曾表态,不吃醋,也不惊慌,甚至都没有欲望赶去上海找那死女人算账。

    莫兰登基为女帝第三个月,已经进入初夏季节,第一市政府,已经建立完毕。市政府地点,建立在黑街,黑街的地皮都是强制性拆迁,一点拆迁费都没出,谁叫这些混帐敢闹事!倒是红城那块地皮,也被她给拆了,她把黑街拆迁款,叠加在红城的姑娘们身上!乐得那些姑娘们,一个个摇着肥臀,揣着大把的银子跑人。一个罚,一个赏,张弛有度!

    因为被拆迁,留宿在红城内的那群姑娘,得了丰厚的拆迁款,有了这笔拆迁款,她们从良嫁人,也方便的多。

    黑街的地皮上,除了一栋市政府大楼之外,还有一个特大特豪华的露天舞台,舞台内设施齐全,就连灯泡都挨个装上了??上?,没有电力供应,灯泡什么的,那些市民都以为只是装饰品。

    帮莫兰盖房的建筑大师奇怪莫兰那栋市政府,地基挖得太深,房子竟然还有地下层,要进地下层,只有靠那个铁皮升降机,升降机十分沉重,要想人力操作,起码要花十人才能拉动。建筑大师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用铁皮的升降机?就不能做个木质的楼梯么?

    还有,更让建筑大师奇怪的是,这栋屋子,表面看上去和其他房子没啥区别,可是这屋子的瓦砖里面,排满了一根根铁质的长管子,建筑大师曾经问过莫兰,这些长管子要来干嘛。莫兰说,用来通水。

    建筑大师当下嘲笑,这水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从管子里冒出来?难道她用嘴凑到管子口处,吸着喝么?

    莫兰不解释,建筑大师实在无语。

    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这瓦砖里,除了有长管子之外,还塞了很多的线,那些线,都是皮质的,小指头那般粗细,每根线,一端连接在墙壁上,装了个弹来弹去的开关,另一端,连接上墙角处的那透明圆泡泡上,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干嘛的!

    建筑大师问,这玩意儿做什么用。

    莫兰随口说了句,用来照明的。

    建筑大师当下嘲笑,那圆泡泡放那么高,怎么点燃它呀?难道每次点灯,都要拿个梯子,爬上爬下不成?

    莫兰又不解释,建筑大师依旧无语。

    之后,每个地区的政府建筑,里面的结构大致都一摸一样。建筑大师就是觉得,那些乱七八糟的管子啊,皮线啊,都是白忙乎的,倒是这房子砌墙用的泥土,十分精湛,粘力很强,砌出来的墙面,一千个大力士都无法徒手推倒,另外,房子里面刷墙的白色墙漆,十分厚实滑腻,和那些白石灰,大不相同,听说,这东西叫油漆,手摸上去,不会染上白色的粉灰。就算被泼了墨汁,用水还能把它给洗掉。这工艺,才叫建筑大师大为惊叹,对莫兰,绝对是俯首称臣。最叫众人刮目相看的,还属房子外部装饰,房子外部,并不是白色墙漆,而是一块块灰色的大理石石砖。

    大理石原本就昂贵,富贵人家拿大理石用来割成石桌,从来没有人敢把大理石,放在墙面上,因为没人敢保证,砌墙泥土能够顺利黏住大理石而不掉落下来。但是莫兰就敢!大理石牢牢黏在墙面上,何等威风,何等气派。

    市政府外的围墙,不是白色钻墙,而是一根根带着尖刺的铁棍!这些铁棍,都是空心的,而且铁皮很薄,光亮十分银翠,建筑大师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个不是铁棍,是钢铁棍。不明白什么叫钢铁,问了之后,莫兰只丢给他一个嫌烦的白眼。建筑大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啥也不问了。莫兰虽然没有解释什么叫钢铁棍,倒是好心告诉他一句,这些棍子,永不生锈。

    永不生锈这四个字,知道多值钱么?建筑大师屁颠屁颠的跟在莫兰身边,怎么也不肯走了。心甘情愿的被她奴役到老死!至少,跟着她身边后,唯一学会的,就是如果弄混泥土如何弄腻子粉。这两样工艺,他偷学了去后,日后可保他一生一世吃穿不愁!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