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80:回乡

天才狂小姐 80:回乡

    莫兰见他死都不松手,实在无奈透顶,眼神瞄向丁璐,见她百无聊赖的盯着歌姬打瞌睡,心里纠结着,到底要喊这丫头呢,还是不喊这丫头?

    丁璐这话的醋缸子,比上官慕鸿还大。喊了,八成会闹出很大动静。这娃是不会对上官慕鸿以外的男人妥协的。

    想完,莫兰伸出另一只自由的手,对着莫霜月叫道,“四妹!你过来!”

    莫霜月听见叫唤,起身,走上高台,跪迎,“姐姐找我何事?”

    想她从二品的良媛,竟然要对着从三品的官婢跪迎,说出去,真叫人笑话??墒撬茉趺醋??整个太子府里的女眷,都对莫兰这般爱戴,甚至是周云姜红,都愿意拱手把太子妃的宝座,献给莫兰,她能在莫兰面前呛声么?

    莫霜月知道,如果她想一路长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使劲讨好莫兰,讨好太子心中的意中人,可是莫霜月心里就是不爽。

    那是嫉妒心,莫霜月知道。她就是嫉妒莫兰这女人,凭什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那么多东西?而她,在太子府里费尽心机周旋,却只得到上官瑞每月三天的临幸?就算她得到周云姜红热情款待又如何?她得到的这些,都是因为莫兰的缘故!不是因为她自己!

    就是基于这个理由,莫霜月怎么也无法逼自己喜欢莫兰,怎么也无法做出那些过于讨好她的举动来。

    莫兰说道,“大姐我隔日就要回双城了,大姐我什么都放心,独独就是放心不下你!大姐这么一走,这里就没人照应你了呢!”

    莫兰一说,周云立马接话,“妹妹不必担心!霜月妹子,咱们姐妹俩,会好好照顾好她的!”

    “是??!妹子的亲妹妹,不就是咱们的亲妹妹么!”姜红跟上一句。

    莫兰立马起身,说道,“那就多谢两位姐姐帮忙照顾四妹了?!?br />
    莫兰因为要起身,上官瑞只能松开了她的手,手心一落空,就好比心田猛地一落空,多叫人难受!

    莫兰走到莫霜月身边,在自己脖子上,扯下一条项链,亲手替莫霜月带上去,在她耳边,又耳语了一句。

    莫霜月柔柔嫩嫩的应了句,“是,四妹知道了!”

    莫兰小手一自由,再也没理由送回去继续被他禁锢吧?

    莫兰回身,欠安,“太子,时间不早了,奴婢要回宫替皇上掌灯了?!?br />
    上官瑞急着起身,说道,“日头还没落西山……?!?br />
    “路上行程还得耽搁一时半会儿,赶到宫中,正好。多出来的时间,刚好让我打点下行礼?!?br />
    上官瑞愣是吐气,最后只能无奈一句,“好吧,那你……。路上小心!隔日你起程回乡,我就不送你了?!?br />
    莫兰点头应道,“是?!?br />
    上官瑞不是不想送她,只是他不想看见九弟那得逞的脸??醇钦帕?,他就会整整七天七夜吃不下饭。

    莫兰一声吆喝,叫了贴身小保镖,款款离去。

    要回乡了!终于,她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封地了!只要她和上官霆一完婚,封地掌管权,就是她的了。

    上官霆和莫兰一起回他们的封地,因为桦南也被规划给了上官霆,那么万户侯钡徍理应得搬迁出来去其他城镇,可是钡徍死都不肯搬离侯府。

    钡徍有皇太后撑腰,皇上拿这个小皇侄没辙,最后,皇上把钡徍的那‘万户’封赏,划分在其他城镇,而他的户籍,却依旧在桦南,侯府也不必搬动。

    上官霆恶心极了,那个眼中钉,活生生的在他地盘里扎上一根钉子,还大摇大摆的厚着脸皮,跟在他和莫兰的队伍,一块回去。

    钡徍昂头磨叽,他说他要回家,自然和莫兰一道走。

    原本上官霆和钡徍,都应该坐在各自的轿子里,被人八抬大轿扛着走的,可是钡徍偏偏不乐意,非要骑马,走在莫兰轿子旁边,隔着一层车帘,和她说话。

    上官霆免得叫人说闲话,说那侯爷调戏未来九皇妃,所以他也只能骑着马,走在轿子另一边,护着他的九皇妃。有他看着,流言就不会出来。

    “好妹子,二哥他真是太坏了,就连我临走前,他也不肯把我的美人鱼还我呢!我自己的画,我却只瞧了一眼。妹子妹子,你说二哥他是不是坏蛋?”

    车子里冒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莫小主睡着了!”

    钡徍一听,拉巴嗓门吼,“她早也睡,晚也睡,她想睡到啥时候类?这么冷的天,在车子里她也能睡着?骗鬼??!妹子哟——哥哥在跟你说话类——妹子哟!”

    要死了!这个侯爷的脸皮,当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莫兰掀开车帘,望了一眼,“行了,别磨叽,回家后抽空,我再给你补一张画?!?br />
    钡徍乐呵呵着说,“成成成!不过这次呢,哥要看一男一女恩爱的图图!”

    丁璐一听,脑子里瞬间想起之前那两本男男漫画,脸一红,表情一落,一把把莫兰抓回来,低吼一句,“不成!绝对不成!”

    如果让莫兰动笔,那八成会把所有重点部位都给画出来。之前那两本的尺度,就是那么夸张!

    钡徍见莫兰被扯走了,急着叫,“妹子哟!哥的心肝在流血??!你忍心把我抛弃在一边么?”

    丁璐刷的一下,掀开帘子,板着一张死人脸,说道,“我说不成就不成!一边玩去!”

    钡徍脸一抽,“嘿!你这丫头胆子越来越肥大了哈?本侯爷可是皇太后的亲外孙!你!”

    莫兰把丁璐往回一扯,探出小脑袋,轻悠一句,“史上最没用的女人,就是走到哪里,大声吆喝我爹是谁,我爷是谁!比最没用的女人还废物的男人,是谁呀?侯爷?!?br />
    钡徍一眨眼,瞬间气大,“臭!丫!头!你敢调戏我!”

    “哈哈哈哈……?!绷硪徊?,传来上官霆那爽朗的笑声。

    钡徍鼓着腮子说话,“九爷你就慢慢笑吧,小心牙被笑掉!”

    说完,钡徍勒住缰绳,马匹速度放慢,等后面那辆马车跟上,再和它平行走着,一边走,一边呼唤,“我家乔乔妹子,哥是周瑜,哥也是孙权,赶紧掀开车帘让爷调戏!乔乔妹子们类?爷爱你们爱得心肝脾肺肾都碎得一塌糊涂了?!?br />
    钡徍这般一说,车里传来两姐妹银铃笑。

    钡徍听见笑声,就更加卖力的讨好她们,说得她们一路笑回家。

    前车,上官霆隔着车帘,轻声一句,“我说爱妃,你也太小气了些,你未来夫婿都在你车边走了那么久了,这路还没满二十分之一,你也不知道要心疼我一些?邀我进你马车暖一下身子?”

    莫兰掀开车帘,一句话,“想进我马车坐坐?那就把你兜里的那玩意儿还给我!”

    上官霆从兜里掏出怀表,问,“是这个么?”

    莫兰眯眼,忍着恼意,说道,“上次要不是因为九王爷的事,害得我错过跟你讨要的机会!不然我上回就该从你手里,把它抢回来了。这次,你别跟我打什么马虎,赶紧把东西还我!”

    上官霆摇晃着玩意儿,笑说,“行啊,那你喊它一声。如果它应你!我就把它还你,如何?”

    莫兰板着脸,静静看了他三分钟,狠狠把车帘一放,叽咕,“算了?!?br />
    上官霆笑得乐呵不已,只是有点委屈,自己终究没法进她车里坐坐。

    丁璐腮子一鼓,气问一句,“干嘛这样委曲求全?直接动手抢回来!我帮你!”

    莫兰摇头,“别惹恼他,他手里有张令牌,是我必须的?!?br />
    “什么令牌?”

    “调军令。我接管封地,这张调军令,绝对少不得?!蹦鞘腔实鄹瞎裒硪桓銮V扑谋乇肝淦?。

    丁璐一呼气,虽然不明白这张调军令的重要性,可她家寒后说很重要,那就肯定是真的很重要。

    之前,莫兰从双城进京,行李便捷,快马加鞭,二十多天的路,只花了十五天赶到。但是这次回乡,正好相反。

    因为有九皇和万户侯的队伍加入,队伍浩大,莫兰又甩不掉这烦人的尾巴,二十多天的路,竟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赶回家。

    回家的日子,已经是二月十五,开春了。

    莫兰他们还没进城,圣旨早先一步,张贴在南北两城的皇榜上。

    辛思律和莫海峰听闻这个消息后,傻得完全不知所措了。

    尤其是辛思律,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给踢出自己的大本营。

    之前看见妹妹来信的时候,辛思律就知道,莫兰这丫头,在太子府里玩得风生水起,而且还一跃龙门,进了皇宫,当上了皇上身边的掌灯宫女。

    让辛思律气节的是,他那不争气的妹子,竟然被莫兰给感化了,信里每段字句,都是在给莫兰说好话。就好比那称谓,从一开始的贱丫头,到直接喊她名字,称呼她莫兰,再之后竟然还在莫兰后面加上一个姐姐,最后一封书信里,那丫头对莫兰的称谓直接改成了莫兰姑姑。

    他娘的。他的妹子到底有多么不争气?有必要低三下四的喊她莫姑姑么?

    他妹子的事,还是其次。问题是他自己!

    虽然皇榜上说,让他和北城城主莫海峰一块儿进京当朝官??墒墙司┖笠晃墒裁垂僦?,就说不准了。

    进京当朝官之事,依然是其次。

    问题最关键,为什么非要让莫兰这个死丫头,接管他的南城?

    而且不是一般的城主,是城王!拥有独裁权利的城王!

    这么荒唐的圣旨,辛思律还是第一次见到。

    莫海峰他看见皇榜上的圣旨后,第一时间的反应,自然是开怀,可是想了下后,又是数不尽的忧愁。

    当官当久了,如果连这么点心思,他都想不透的话,那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这次进京当朝官,官爵肯定不会比城主低,但是!他知道,皇上这是把他当人质一样,押在京城!

    只要莫兰一有谋反的心思,那么他和他的家人,第一时间会被——咔嚓!

    这天一早,接到通知,说是莫兰他们将在近中午天会赶到南城的南城门口。

    莫海峰带着一堆的北城官员,前往辛思律府邸集合,然后再一同赶往南城门口迎接九皇的驻军队伍。

    听说,九皇上官霆的驻军队,虽然只有三千名猛将,可各个都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尤其是领军人,是皇上身边的第一御前侍卫,甄御绒。

    甄御绒一走,代替甄御绒服侍皇上的,就是不二人选的江协。

    这次莫兰回乡,柏傅崟也来了南城,恭迎九皇大驾,美其名是护卫,所以他可以随身携带五千精兵。

    五千精兵一入南城,南城瞬间被封死了所有官道,一些好奇心重的百姓,只能站在那些侍卫的屁股后,从狭缝间才能看见九皇的驻军队伍。

    众多朝臣,随着两位城主,一边前行南城大门,一边悠哉悠哉聊天嬉戏,话题很多很广,说得大多都是莫兰在宫里的那些趣事。

    莫兰教训皇后的小道消息,自然没本事传得这么远,甚至连京城里的百姓也大多不知晓。毕竟是皇后的丑闻,皇上是不可能任由风声外泄的。

    但是莫兰举办的那两场盛世歌舞,谁也没发控制这消息传至千里。

    北城的朝官,大多都在说莫兰好话,跟在莫海峰屁股后,又是拍马,又是道喜。

    而南城的朝官,则是截然相反,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城主,和莫兰有很多瓜葛。

    静等许久,队伍终于姗姗来迟。

    上官霆骑在马背上,第一个驶进南城城门,坐在马背上,等着那些朝官拜见。

    “微臣,恭迎九皇大驾!九皇千岁千岁千千岁?!?br />
    “嗯,平身!”

    众朝官纷纷起身,然后静等后面的那辆马车驶进来。

    慢吞吞的,慢吞吞的,马车驶了进来,车里,率先钻出来一名凶神恶煞的女子,紧接着,莫兰跟着下车。

    昂首挺胸,往前一站,站在九皇马匹身侧,和他并肩。

    众多朝官再次弯腰行礼,“微臣,恭迎九皇妃大驾,九皇妃千岁千岁千千岁?!?br />
    这个就是官朝制度,身为女儿,竟然眼看着自己的爹爹对自己下跪叩首。

    好在她不是莫海峰的亲生女儿,要不然,她的心情会有多恶劣?

    反观莫海峰身边的辛思律,瞧见他向自己下跪的那瞬间,莫兰的心情又瞬间好了起来。

    一堆人就这么跪着,莫兰不喊平身,他们就没这能力起来。

    一群上了年纪的老骨头,让他们跪在满是石子的地上,多疼啊。

    马背上,上官霆嗯哼了一声。

    莫兰继续发呆,愣是不搭理。

    没辙,上官霆吭气说,“行了,都平身吧!”

    “谢……?!?br />
    莫兰立马打断上官霆的话,说道,“慢着?!?br />
    一声慢着,一群朝臣纷纷绿了怒容。别说那些朝员心情有多恶劣,莫海峰更是气到双手直发抖。

    这死丫头,之前就很喜欢玩摆谱!现在好了,她容身一变九皇妃,她这玩人的手段,估计是层出不穷,一个接着一个拿出来耍他们了吧?

    上官霆下了马,表情柔和,“怎么了?他们又没做错事,你何必让他们罚跪?”

    莫兰轻声一句,“我只是想先问问,到我接管双城之日,这里的朝官,会有几个留下?会有几个进京?”

    “就两城城主,和两城知府!其余的都会留下!当然,两城城主和知府,会在与你交接完资料后,再行进京?!?br />
    莫兰点头一句,“那行!两城城主和两城知府,请起吧!余下的,接着跪!”

    “……?!?br />
    辛思律莫海峰和两城知府纷纷起身,余下的朝官,无语着面面相视。

    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新官,都还没上任,直接一把火烧得这么热烈???

    莫海峰起身后,弯腰轻声一句,“九皇妃,为何要让大家接着跪?可是他们做错了什么事?”

    如今,身为她父亲,却不能再直呼她的名讳了。莫海峰还能为大家问问问题,已经很不错的了。

    莫兰轻声一句,“哦!也没什么,只是希望诸位能一致给我通过一个草案!等我接管双城后,第一个需要通过的草案?!?br />
    众朝官赶紧吱声,“请九皇妃明示?!?br />
    莫兰说道,“本皇妃,即接管双城之日开始,免除一切的跪拜制度!从今往后,逢人见面,不必弯腰低头,不必下跪恭迎,你们对我如此,百姓对你们亦是如此!这个提议,准么?”

    “这……?!?br />
    “这个提议……?!?br />
    “这个怎么可以呢?”

    “就是啊……”

    “这种大不敬的草案,可不能……”

    莫兰一打响指,身后,金牛屁颠屁颠端了两张椅子过来,往莫兰和上官霆屁股底下一塞。

    莫兰妥妥的坐了下来,也不管上官霆愿不愿意和她一块儿坐下。

    莫兰轻声一句,“这草案,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就接着跪吧?!?br />
    这个难题,可真是难倒他们了!

    朝官们把眸光投向莫海峰,希望他能帮忙劝说一句。

    莫海峰为难之际,不过他还是冒着尴尬,走到上官霆身侧,轻声说道,“九皇,这个提议实在是有点荒唐!”

    上官霆当下回了句,“双城的事,我无管辖的权限!是你女儿自己一个人做的主。而你也不再是北城的城主,你也没这个资格插话!”

    上官霆说完这句后,竟然也跟着莫兰一块儿坐了下来。

    一男一女并肩坐着,旁边站着一堆的精兵,有九皇带过来的,也有柏傅崟带过来的。

    柏傅崟也不算在双城管辖范围内,而且他还一身戎装,原本他就是免跪的。

    如今,莫兰面前跪着将近三十多名大大小小官员,他们一个也不敢起身。

    中午已经过了,大家都饿着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原本辛思律和莫海峰为九皇和九皇妃准备的午宴,全都荒废掉了。

    狮子跑去给莫兰去百姓家里讨了些糕点,塞她手里让她边吃边等,其余的人,都只能继续跪着。

    约莫一个时辰,一名老头实在受不住了,他一叩首,说道,“微臣答应皇妃草案!微臣是否可以起身了?”

    莫兰点头,“起吧?!?br />
    那老头哆哆嗦嗦的直起腰板子,累得满头大汗。

    边上的人见状,纠结了老半天后,觉得何必非要和自己双腿过不去呢?只是一个跪拜制度,免了就免了吧。给百姓们免了,给他们自己也免了呢!

    这般一想,随后陆陆续续,又有几名朝官叩首一下后,起身。

    不到片刻功夫,莫兰身前就只剩下五名官员,依然死死跪在地上。

    看得出来,这五人的思想,是属于绝对迂腐类的。这样的人,不适合留在她的双城。

    放下糕点,莫兰说道,“九皇,他们几个貌似不服我的命令?!?br />
    “那你想拿他们怎么着?是想让他们跪到死么?”上官霆眯眼哼笑。

    “我还不至于这么残忍。九皇,你出面拯救他们吧,他们会感激你的!”

    上官霆眉头一拧,“是要叫我喊平身么?”

    “当然不是!是叫你把他们的户籍,从我双城里迁出去!你给他们安排个位置,让他们在你那儿留守官位。我这里,是容不下他们的!”

    五名朝官听完,眉头一拧,一肚子火原本就没地方撒,如今听见莫兰要赶他们出城,去其他城镇另谋生路,心头更是火大。

    “九皇妃,我们身在南城,自然是要死在南城!您怎么能说赶我们走,就赶我们走?您这样对待咱们,您就不怕百姓们也会弃您而去?”

    莫兰回眸,盯着那个说话的老头,哼笑一句,“得了吧!你自己说自己的,别拿百姓们来说事儿!你在百姓们眼里,还没有重要到非你这位父母官不可!说不定,我把你赶走,百姓们还会对我拍手叫好!”

    “你!”那老头嘴巴一噎,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老臣承认,您得了圣心,讨了双城做封地,可是这块地,是所有百姓的,你没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想怎样,就怎样!你的法案,都必须经过百姓们一致认可才行!历朝历代,跪拜制度,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父母官的重要性,您这么轻松简单一句废除,就想废除跪拜制度?您是想让历朝历代皇孙贵族的颜面,置于何地?”

    多大的一顶官帽,给莫兰这般扣下?那老头身后其余四名,纷纷暗下偷笑,忍不住心口一句表扬,厉害的前辈。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草案的重要性,没有重要到让他们死谏的地步,他们存心不让她好过。不管她提出什么议法,他们多的是借口反驳她!他们更加明白,莫兰提出这项可有可无的草案,也纯粹为了试探他们罢了!

    好,试探就试探!他们就直接跟她表态!他们誓死都会和她杠到底!

    莫兰慢慢起身,昂着头,轻声一句,“即不答应牵出户籍,又不答应我的草案,就是想跪谏,以死相逼是吧?”

    五名朝官全部沉默。沉默,即是默认。

    莫兰笑呵呵着说,“很好!我正愁找不着贪官污吏,让我抄抄他的家!我要发展城镇,最稀缺的,就是金银财宝,想必诸位家里,应该家财万贯呢吧?等明日我与九皇喝完第一杯交杯酒,你们就等着被我抄家吧?!?br />
    “只是拒绝废除跪拜制度就抄微臣的家?哼,九皇妃,您这民心,估计很难……”

    莫兰走到柏傅崟身边,轻轻抽出他的佩剑,哐当一声扔在地上,直接打断他的废话,“我就跟你们老实说了!以死跪谏这种手段,对我,是没用的!你们要死,就赶紧给我死绝了!我这人,最不喜欢拖泥带水!我不在乎自己名声会不会被你们拖垮,更不在乎自己的城民乐不乐意诚服自己!反正,我照旧一句话,顺我者安生,逆我者滚蛋!”

    莫兰蹲下身子,一只手,粗鲁的抓起那老头子的发髻,逼着他把头仰起来,那粗鲁的动作,弄得他疼得呲牙咧嘴。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