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78:抓包?

天才狂小姐 78:抓包?

    两个字一出来,场上所有人都回神过来,立马曲腿迎接,“皇上?!?br />
    “皇上!”

    上官琪正也带着一堆的禁卫军,怒气冲冲的走进焦味四溢的苑落内,厉声责问,“是谁放的火?”

    皇后眼睛一凸,没有吭气。

    莫兰也不含糊,上前一句,“是臣女?!?br />
    上官琪正压着怒火,怒问,“大胆婢女,竟然敢放火烧行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

    莫兰一点不焦急,“无故放火烧行宫,自然是要被凌迟处死的??墒浅寂⒎俏薰?,而是事出有因!”

    上官琪正吭气说,“什么原因?说来听听!”

    莫兰食指一指皇后,“皇后伙同德妃淑妃二人,冲进臣女苑落内,找了借口说我行巫毒之术,非要搜我苑落,其实皇后是想抢走臣女打算献给皇上的堤坝图纸,然后偷偷送去丽朝,给何君王。臣女为了?;せ噬系耐贾?,逼不得已,只能放火把图纸给烧掉了,一不小心,大火蔓延到整个行宫,实属无奈!”

    皇后德妃淑妃三人听了,瞬间哑然。

    德妃跪下吭气,“皇上!冤枉??!什么图纸?臣妾根本就不知道图纸是啥玩意儿,臣妾怎么可能会进来抢她图纸?”

    淑妃也立马跟上吼话,“是??!臣妾绝对没有要抢莫佳氏手里图纸的意思??!臣妾只是听皇后娘娘说,有人行巫毒之术,要过来搜查,臣妾跟过来,只是为了求证一眼而已!”

    德妃淑妃已经把皇后要说的话,说出来了,皇后也就闭上了嘴巴,一言不发。

    上官琪正,眯眼,问,“巫毒之术?那搜到什么证据了么?”

    “搜到了搜到了!”淑妃一指莫兰地上的黄衣小娃,指证,“瞧!皇上,就是莫兰脚边的那个!”

    上官琪正把眼瞟向莫兰,轻声问,“你可有话反驳?”

    莫兰挑眉一句,“当然!皇后娘娘带着自己的禁卫军来我苑里搜小人,她想搜几个,就能搜几个!如果皇上愿意给我权利,我带着我的人去皇后行宫搜小人,我也能给她搜出一千五百二十八个来!”

    “……?!倍嗝纯湔诺囊痪浠?。

    皇后猛地起身,爆喝一句,“你的意思是,是本宫故意污蔑你的咯?”

    莫兰昂头回到,“没错!皇后不止故意污蔑我行巫毒之术,还想找着这个机会,抢我手里的图纸!”

    “你个妖女!”皇后气得上前一大步,一只手掌高高抬起。

    丁璐轻轻往前一站,啥动作也没做,只是拿她那吃人的眸光,死死瞪着皇后。

    皇后一看见丁璐那表情,心头一颤,脚一哆嗦,竟然被吓退了三步,手也僵在半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上官琪正哼哧一句,“莫佳氏,你可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么?”

    听见皇上这么一问,德妃淑妃纷纷笑了起来。

    以前,这出戏上演过好几回了,那些不听话的小姬妾,都是被皇后用这手段给整死的?;屎笠朐栽呒藁?,那些小姬妾,只能乖乖受着。找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笑死人了!她要是拿得出证据,那她们就倒着爬回寝宫。

    就在德妃淑妃嗤笑之际,莫兰摊开双手说道,“证据么,肯定是有的!我和我的部下们,为了防止有这么一天,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我们手上,身上,房里的家具,摆件,都染上了我秘制薰衣草香精油!皇上你叫人来闻闻看,我们身上手上,家里的被子,床褥里,是不是都有这个味道?”

    上官琪正一点头,叫了身边的容公公去闻。

    闻了老半天后,容公公回来禀告,“启禀皇上,的确,他们身上都有淡淡的花香味!是个很特别的花香,奴才头一次闻到这种味道?!?br />
    上官琪正眯眼,问道,“莫佳氏,你地上的小人,你可有碰过?”

    莫兰回道,“皇后把小人扔在地上后,我们谁都没碰过!”

    这般一说,皇后德妃淑妃,瞬间明了了。

    完了!

    如果那小人身上没有染到花香味,那不就证明了……。

    上官琪正吩咐了句,“小容子,去把小人捡起来!”

    “是!”容公公捡起地上的小人,往鼻尖一嗅,匆匆跑回皇上身边说道,“启禀皇上,这小人身上,并无半点花香!”

    一瞬间,皇后瞬间软腿倒在地上。

    德妃淑妃吓得全身发颤。

    完了!全完了!

    莫兰轻声说道,“平日里,没有人能潜入臣女苑落内,所以,皇后娘娘想栽赃嫁祸,只能趁她叫人搜查房间的时候,才能下手!可是,小人在我屋里逗留的时间太短,它的身上,根本无法染到花香味!皇上,这个证据,够有力了吧!”

    上官琪正深呼气,爆喝一句,“大胆皇后!”

    皇后忙把头磕在地上,全身发颤,“皇……皇上!臣妾!臣妾……没有!臣妾……?!?br />
    莫兰趁皇后哑然之际,吭气一句,“皇上,虽然是皇后带兵过来搜房,可是德妃淑妃竟然也跑来给皇后助仗,皇上,臣女绝对有理由怀疑,德妃淑妃是不是和皇后勾结了?”

    这般一说,德妃淑妃立马磕头吭声,“皇上,皇后娘娘的诡计,咱们姐妹真的没有参与!”

    “是??!请皇上明察!臣妾绝对没有和皇后娘娘同流合污!”

    德妃淑妃立马撇清关系,再也没胆子站在皇后身边给她撑腰了,生怕一不小心,拖累的自己一身腥!

    “混帐!”上官琪正又是一句爆喝,怒不可抑,来来回回在三位妃子面前,走动数十步后,顿下脚步,昂声说道,“皇后,你身为一宫之主,竟然做出此等卑劣之事?你这是要让朕丢人?还是要让你丽朝丢人?”

    事已至此,皇后也无话反驳,她万万没想到,向来无往不利的招数,竟然被莫兰那贱丫头,轻轻松松给破解了?

    眼下,她除了恳求轻判之外,别无他法了。

    皇后忍着发颤的身子,额上滴着汗水,轻声恳求,“臣妾知罪,请皇上念在君哥的份上,从轻发落。臣妾担保,君哥对皇上,绝对忠臣,并不半点谋反之意!今日臣妾来莫佳氏苑落,只是因为气不过她教坏了臣妾两个外甥女。图谋造反之罪,臣妾万万担当不得。意图蛮抢堤坝图纸之事,臣妾也万万不敢做的??!皇上请明察秋毫!”

    皇后认罪了。

    认罪了就好!

    莫兰立马松口说道,“??!原来只是个误会??!臣女还以为皇后是来抢臣女的堤坝图纸呢!一时防卫过当,心急,放火烧了苑落,这可怎么办才好!”

    上官琪正轻声哼气。其实不用莫兰说明白的,上官琪正知道,这娃就是喜欢小事化大,大事化神话。

    莫兰给皇后一点颜面,没有斤斤计较到底,饶了她那图谋造反的罪孽。不过,皇后栽赃嫁祸的罪,已经完完全全被落实了。

    上官琪正深吸一气,说道,“既然你已知错,你自己说吧,这次的事,你要如何处置?”

    皇上竟然把处罚,丢给皇后自己?这叫她怎么回答?

    说轻了,皇上不满意,会生气的。说重了,那就是自己自讨苦吃!

    皇后想了一下后,扭头面向莫兰,“这样吧,这次的事,的确是本宫得罪了莫掌事,那就让她来说吧。不管莫掌事要求什么,本宫一定会办到的?!?br />
    皇后这招倒是挺高明的,她把自己的处罚,交给莫兰操刀,如果她说得太过火,丽朝那边肯定不会放过这丫头的。

    莫兰昂头说道,“既然皇后开口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皇上,这样吧,丽朝两位公主的婚事,让皇后自己去跟何君王说叨,两位公主想怎么嫁,就怎么嫁。只要她能说服何君王,那皇后娘娘就戴罪立功了呢!”

    皇后一听,忽然,她觉得自己怎么上当了一样?总觉得这死丫头早就料到她会对她出这一招?

    不会吧!这个女娃才几岁?而且还是身在官宦家里,她哪里得知皇宫内院这些阴谋招数?怎么觉得这女娃是自小就在后宫里养大的娃?

    上官琪正一眯眼,轻声一句,“怎样?皇后答不答应?”

    皇后一低头,无奈一句?!俺兼烀??!?br />
    莫兰用力一呼气,笑说,“皇后愿意戴罪立功,臣女深感宽慰。只是,皇后栽赃嫁祸臣女之事了结了??墒腔屎竽锬锝腥寺宜こ寂募揖?,乱撕臣女被褥这事,皇后打算如何处理?”

    皇后一挑眉,怒道,“放心吧,你摔坏的那些家具,本宫会出钱赔给你的?!?br />
    “哦!好的!那么……我来先大致算一下,皇后一共砸坏我多少银两……。嗯——宫里的被套被褥什么的,都不值钱,只有那盒子原本打算送给太子爷的礼物,给皇后的侍卫砸烂了不说,还被她侍卫踩得泥泞不堪。这个当然还是其次,臣女花了那么多时间,日夜煎熬,劳心劳力画出来的图稿,被皇后娘娘这么一折腾,烧成了灰烬。臣女的睡眠时间和心血,皇后娘娘也得补偿给我?!?br />
    “你想要多少?”皇后眯眼问。

    莫兰昂头一笑,“不多……。三万两!黄金!”

    皇后脸色铁青,“这还叫不多?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br />
    莫兰吹吹手心里的烟灰,“如果我把堤坝图纸送去给其他国家,不知道他们肯不肯花三万两黄金把它买下来?”

    身后,狮子忙跟上一句,“小主,您也太大方了吧?三万两就把这堤坝图纸给出手了?您之前那个薰衣草香水的配方,有人直接叫价十万两黄金,您也不肯出手!你现在就跟皇上要三万两?属下没见过像您这么大方的主子!”

    莫兰说道,“诶!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原本就是龙华臣民,给皇上尽心尽力画图纸,是我应尽的职责!哪能跟他们坐地起价呢?我现在,只是跟皇上讨要一点点的劳心费而已!皇上肯定会成全我的!皇上,皇后,哦?”

    哦?

    哦你妹啊哦!

    皇后气急难耐,她的小荷包里,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银子来?三万两的黄金??!

    就在这时,德妃淑妃立马跪着吭声,“皇上,虽然臣妾并不是有心过来打扰莫姑姑工作的,可是事已成定局,臣妾罪责难辞,臣妾愿意献出十万两白银,给莫姑姑补偿她画图纸的心血和时间?!?br />
    “臣妾也愿意献出十万两白银,给莫姑姑作为补偿?!?br />
    她们身为四妃,平日里月支出,起码是三四千白银,而且,这其中有部分暗帐不能报上来,那些暗帐,都是她们娘家们帮忙报销的。要不是她们家世雄厚,否则她们几个妃子,如何在后宫生存?

    十万两白银,她们开口承担,自然也得从娘家那边挖过来才行,要不然,她们哪来的嫁妆给她消耗?

    上官琪正一点头,说道,“很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屎?,明天晚上之前,你把银两送到莫兰苑落里,你的刑罚,朕就给你免了,今日之事,朕也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朕势必去跟你哥哥讨问一声,问问他,是不是他派你过来,跟朕蛮抢图纸的!”

    皇后脸色一白,立马叩首谢恩,“是!臣妾遵命?!?br />
    皇上甩袖就走,皇后愤愤瞪了莫兰好几眼后,这才甩头离开。

    德妃和淑妃起身后,她们现在连瞪视莫兰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们可没有皇后那么雄厚的背景,就算做了这么荒唐的事,皇上照样不对她施罚??伤遣灰谎?,她们身为朝臣女子,当上皇上妃子,第一件事,就是不能落把柄在皇上手里,要不然,她们的罪一旦定下来,她们娘家,肯定会备受牵连。

    她们俩人,对莫兰下手了好几回,可每一回,都被她安然无恙的躲过了,甚至,她们动作越大,那丫头的反击能力就越强。直到今天,她们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眼前这位莫姑姑,绝对不能招惹!只能给她老人家,用哄的。

    所以德妃淑妃一起身,舔着厚脸皮,跑到莫兰身边,低声下气说,“莫家妹子,您可别生咱们姐妹俩的气?!?br />
    “是啊,妹子,之前的事,都是姐姐们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咱们计较??!”淑妃一把抓着莫兰的手,直接从自己手腕上,脱了一只玉镯子,推送到莫兰手腕上,那动作,十分熟稔。

    她们俩对莫兰的称呼,又一次变了,从一口一个莫佳氏,改成莫姑姑乱叫,又从莫姑姑,直接讨好喊她妹子。叫得有多么腻味儿!

    莫兰收回手,看了那玉镯子一眼,笑说,“谢淑妃娘娘。不过我平日里不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莫兰把玉镯子往后一扔,“大乔,送你了!”

    大乔笑得乐呵,“谢小主!可是,大乔有,小乔没有?!?br />
    莫兰轻声一句,“??!对哦!那可怎么办才好?”

    德妃耳根子一竖,急急忙忙从手腕上摘下来一枚血色玉镯,亲自走到小乔面前,亲手替小乔带上,可怜她们两位正妃,现在竟然要去讨好一个官婢带过来的婢女。

    德妃淑妃两人,果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能忍常人不能忍的屈辱。

    莫兰寒蝉一句,“多谢两位娘娘厚爱,我替我家双乔,谢过两位娘娘?!?br />
    “不客气不客气!”

    献完礼后,两位娘娘你推我,我推你着,赶紧跑走,一刻也不敢再停留。

    莫兰苑落里,躺着数不清的侍卫,都是被金牛和丁璐给打晕的。

    不稍片刻,门外走来一名俊男,身穿侍卫统领的衣服,一只手搁在佩剑上,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进来的时候,身后还拖着一支小分队,起码有二三十人。

    那侍卫走到莫兰身边,乐呵一句,“莫兰?!?br />
    莫兰笑迎,“江大哥?!?br />
    江协笑说,“我在屋外看戏,看得何其过瘾!莫兰小妹,我江某从来没有佩服过任何人,就连傅崟兄弟,我也只当他是死敌。就只有你!让江某对你佩服得一败涂地!”

    莫兰柔和一句,“还不是江大哥帮我通风报信,我才有所准备!要不然,我今天肯定会吃暗亏?!?br />
    江协抿嘴,“我只是跟你通风报信,心里却一直打鼓,想着是不是只能给你打点牢房,让你住的安生一些。哪知道,你竟然反过来把皇后娘娘整治得这么惨!”江协吐气说,“不说了,说得越多,我就越兴奋,估计今天晚上又要失眠了呢!”

    江协带过来的手下,挨个把昏迷的侍卫,抗出苑落,江协说道,“皇上吩咐了,让我给你安排另一个苑落。你去打点一下包袱吧!”

    莫兰摇头一句,“算了吧,我要是挪房,还要折腾其他宫女搬迁出来。反正我在这里住的时间不会很长了,就勉强凑合一下吧,反正烧伤面积,不是很多!”

    “可门都坏了?!?br />
    “叫个木匠过来钉一下就好。无碍!”

    江协眼睛一动容,脸色微微羞怯,“你真是个绝世好姑娘?!?br />
    江协一说这话,边上忙着捡东西的丁璐,蹭蹭两下挤到莫兰身后,用非常戒备的目光,死死瞪着这个男人。

    她家寒后该不会又在勾引男人了?可恶!不准动心!这死丫的,不准动心,听到没有!

    闻到杀气的味道,江协眸光一闪,看向丁璐,面对丁璐的戒备,江协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次他和莫兰说话,这丫头都会防备他的!江协乐呵一笑,然后低头,瞥见丁璐手里的棋子。瞬间,他瞳孔放大,惊叹一句,“??!这个!”

    莫兰顺着江协目光,看向丁璐手里。瞧见是国际象棋的棋子,笑问,“你见过这个?”

    江协急急忙忙从兜里掏出一个棕红色的水晶棋子,说道,“这是傅崟寄过来给借我看的,说,这是你送给他的!看他书信里多么炫耀,看得我特窝火!一生气就书信一封给他,这玩意儿,不还他了!急得他差点一箭射飞过来!呵呵呵……?!?br />
    莫兰一听就听出来了,江协和柏傅崟成为死党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俩,都是下棋爱好者。

    江协贼笑一句问,“不知道莫兰小妹,能不能帮江某也做一盒这样的棋子?”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现在没时间。而且我人在宫中,实在不方便?!?br />
    江协点头应和,“那成,随便什么时候,只要小妹你放在心上就好?!苯笫忠换?,吩咐道,“喂,赶紧叫个木匠过来,天黑之前,把这扇房门给我钉好咯!”

    “是!”手下大声应和。

    江协回头又问,“要不要帮你重新刷漆?”

    莫兰又是摇头,“我讨厌漆味,等我走了之后再刷也不迟?!?br />
    江协急问,“那你……你什么时候会走?”

    听听,他问得多般不舍。

    丁璐咬牙切齿,她现在就想一把抓住莫兰小蛮腰,把她扛进屋里,不准她再抛头露面了!叫她乱勾引人!气死人了。

    莫兰苦恼思考,“现在就等风声吧。差不多……快了吧?!?br />
    江协眼睛闪烁,捏着佩剑的大掌,特别瘙痒,“那个!那个……。这次回双城,你何时还会进宫?”

    莫兰低头思虑,琢磨了一句,“估计近几个月,没时间回来了呢?!?br />
    江协表情一落,眼睛都给急红了。

    “??!不过你放心,我答应给你的棋盘,一定会亲手送到你手里的?!?br />
    “哦……哦……”江协气馁一句,“那小妹你忙吧,大哥我不打扰你了?!?br />
    昏倒的禁卫军都被抬光了,被禁卫军打烂的东西,也差不多收拾完了,新的家具,床褥,也都换了一整套新的过来,江协没理由再多做停留,要不然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他和莫兰的关系,宫里无人知晓,他也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要不然,事情肯定会很麻烦的。

    所以寒暄完几句后,江协带着部下,悄悄离去。

    皇后大闹莫兰苑落的事,已经被有心压了下去,可终究还是止不住那些小道消息,偷偷摸摸谣传开来。

    十一皇和十三皇接到风声后,当真急惨了,连夜敲响莫兰房门,折腾她。

    莫兰明明答应他们,不会被两位公主选中的,可是莫兰一转眼,却叫皇后娘娘遂了两位公主的心意,让两位公主自由选择?他们还这般那般勾引公主,回头,要是真被选中了怎么办???

    两位皇子感觉上当了,所以急着跑来敲莫兰房门。

    莫兰盯着黑眼圈,脾气老不好,人挂在门的缝隙边,吭声问,“这大半夜的来敲我房门?两位爷,你们不困!我可困死了??!”为了整理损坏的家具,她和她的部下们忙乎了一整天呢!多累人??!还有,为了配合演戏,她今天烧掉的图纸,可是真的图纸,是她一笔一划,画出来的??!这简单一烧,把她多日来的心血,全都烧烂了,她还得费心思补出来!要不是有三万两黄金的补贴,不然她的小心肝,会有多怨念?

    “可是,您答应过我们的事呢?”

    莫兰眨眼,“这不还没宣圣旨么?”

    “可是你都跟皇后说了,让两位公主自己做主,我又听了你的话,这般那般勾引她们!糟了!完蛋了!”

    莫兰一吐气,说道,“这样吧,我来跟你们说个小故事!你们先听着!”

    “好,莫姑姑您说。我们听着?!?br />
    “从前,有个从三品大官的女儿,来宫里选秀,那位千金大小姐呢,既不喜欢当太子的妃子,又不想回娘家,她只想留在太子府里当个官婢,你猜她怎么出招的?”

    两位皇子一眨眼,笑着调侃,“区区一个官家女子,由得她说想当太子妃就能当么?”

    “就是??!她想回娘家?也得经过皇上同意呢!莫姑姑,你就直接说答案吧!那位官大小姐,是怎么出招的?”

    莫兰瘪嘴说,“你们说得没错,那位大小姐,知道自己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于是呢,她就想尽法子招惹那位太子爷,让他又气又恼又拿自己没辙,然后那位大小姐就告诉他,‘哎呀,我想当你妃子,当不了妃子呢,回娘家也是好的!’那位太子心情一个不爽,就想着,‘呸,我才不会称了你的心,你想当妃子?我不让你当,你想回娘家,我也不给你回!我就让你做个官婢!’然后——”

    莫兰轻轻一顿,两位皇子嘴巴瞬间大张,特无语。

    莫兰睡眼惺忪,说道,“然后她就成了太子爷的官婢!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你们应该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不会被选为丽朝驸马了吧?这个道理,就和我故事里的女主角,道理是一样滴!”

    两位皇子傻傻一眨眼!莫兰好像忘记饿了,这两位皇子,今年才十四十五岁!脑子根本没有开发,也不是所有皇子,都聪明如九皇的。

    两个皇子相视几眼,话说,虽然还是处于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可是他们知道一件事,故事里的那位从三品千金大小姐,就是他们眼前这个奇女子,莫兰姑姑!因为莫兰就是从三品大官的女儿,而且还是太子府里的官婢。

    要命了!这位姑姑的心眼怎么这么坏?为了想成为官婢,竟然这般那般设计太子?

    莫兰耸肩问,“还有其他问题么?”

    两位皇子相视一眼后,嗫嚅一句,“呃——没!没事了!”

    “好!两位走好!”莫兰快速一句,碰动一声,快速把门关上。

    两兄弟站在莫兰房门口,一边相视,一边思考,思考不下,还在交头接耳,“你觉得莫姑姑的话,可不可信?”

    “虽然有点琢磨不透,可是总觉得莫姑姑的话,很可信似地?!?br />
    “嗯!我也这么觉得?!?br />
    于是,两兄弟乖乖回家,再也不去折腾莫兰的。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