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7:淑妃德妃

天才狂小姐 67:淑妃德妃

    莫兰赶到畅音阁的时候,刚巧,畅音阁楼阁上有妃嫔在听戏,陆元阁主正忙着招待那些妃嫔们。

    莫兰一来,派了人,传了话。

    陆元正在抚琴,有个丫鬟过来传话,“启禀淑妃娘娘,楼外,从三品掌灯女官莫佳氏,求见陆元先生?!?br />
    淑妃和德妃两人相视一眼,忽然笑了。

    “哦?就是昨晚皇上从太子府里带回来的那位女官?”

    丫鬟回话,“正是?!?br />
    淑妃德妃纷纷掩嘴偷笑。

    淑妃娇嗔一句,“没见到我在忙着看戏么?回去告诉那娃,叫她等着吧!陆元先生,没空?!?br />
    丫鬟点头,匆匆去楼外回了话。

    莫兰简单问了句,陆元先生啥时候能抽空出来。

    丫鬟无奈再去楼阁问话。

    德妃调笑一声,“等我们看戏看完呗!今天我们几个姐妹,心情特好,特想看戏,八成要看到深更半夜呢!”

    淑妃也跟着一句,“是??!咱们这几天,天天心情舒畅,今天看戏,明天也来看戏,后天大后天,都要来看戏!陆元先生,天天没空?!?br />
    丫鬟苦恼低头,去了楼外,把德妃淑妃两人的话,传达给莫兰。

    莫兰哼了句,对着丫鬟说,“成,那你帮我转告一句给淑妃德妃二位!改天丽朝使节过来贺新年,我直接叫人空了舞台,一个戏子也不让上!皇上要是追究起来,就说是因为德妃淑妃两人心情大好,一直霸占着陆元先生不放的缘故。到时候,丽朝使节败兴而归,皇上要追究,就让两位妃子帮我顶着吧!”

    丫鬟听完,嘴巴一哆嗦,里面在莫兰面前跪下,“莫姑姑,您这话,小的不敢传??!”

    莫兰低头,看那丫鬟,“你叫啥?”

    “奴婢红舞?!?br />
    莫兰应道,“成,那你就别传了。反正今晚我会去皇上身边掌灯,到时候,我亲自跟皇上说。顺带提一下,我见不着德妃淑妃的理由,是因为一个叫红舞的丫头,不乐意给我传……”

    红舞瞬间把脑袋往地上猛砸,“姑姑饶命!红舞这就给您通报!您稍等?!?br />
    红舞果断提了裙子,跑进楼阁,跪下回话。

    红舞把莫兰的原话,原封不动的说给德妃淑妃二人听后,淑妃气得当下起身,砸烂了一盏茶杯,还气呼呼的甩手一个巴掌,打在红舞脸上。

    德妃也气得不轻,不过她还算有点理智,“行了,妹妹莫要生气,先把那死丫头叫进来再说吧?!?br />
    淑妃腻了那丫头一眼后,坐回原位,昂着头,晃着脑袋上的金钗,说道,“把那莫佳氏给我叫进来!我倒要看,她头上长了几颗脑袋!”

    “是?!?br />
    丫鬟忍着红肿的脸,急急忙忙跑去楼外传话。

    莫兰看了那丫头额头和脸蛋一眼后,轻轻拍了拍她肩头,说了句,“辛苦了?!?br />
    莫名其妙的,红舞竟然眼睛一红,哭了出来。想她已经被打习惯的人了,被打再多次,她也不会掉眼泪的。为什么被莫兰轻轻拍了拍肩头,她就哭成了泪美人。为什么???不明白!

    丁璐路过红舞身侧的时候,她也震惊不小。莫家小主只是轻轻一个动作,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她的手掌心,有什么魔力???

    莫兰领着手下走到楼阁戏厅,站在舞台下最角落的边缘处,面向几位妃嫔,行礼道,“莫兰叩见各宫娘娘?!?br />
    “免礼?!钡洛锟荒ǖ⑿?,说,“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掌灯宫女?而且还是从三品女官?”

    莫兰应了句,“是?!?br />
    德妃立马拉开嗓子说话,“大家都听见了吧!徐美人,英美人,武才人,李才人,周才人,你们几个,都赶紧起身给这位掌灯宫女,行礼??!”

    凡是婕妤以下的妃子,都比从三品低,让她们行礼,都是按照规矩来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些美人才人都是皇上身边的妃子,是皇上枕边人,朝中一品大臣,见了那些美人才人,也得深深弯腰,行个见面礼。要不然,等那些美人才人升上四妃九嫔的位置,就有的他们好受了。

    德妃这一举动,就是要叫莫兰惹怒所有美人和才人。以后,莫兰想要在宫中生存,就得四处碰壁了。

    瞧那些美人才人,挨个起身,挨个翻白眼,板着一张死人脸,深蹲行礼,瘪嘴不屑,嘀咕一句,“见过姑姑?!?br />
    莫兰轻轻一眨眼,笑开红颜,“很好很好!各位美人才人,平身免礼?!?br />
    德妃淑妃以及四位嫔妾,全傻眼了。

    什么人呐!脸皮这么厚!给她点颜色,她竟然嚣张成这样?什么叫平身免礼?她真当自己是个什么大人物了不成?气死人了!

    那些美人才人都气傻了眼,德妃淑妃以及几位嫔妾,也都气节无语透顶。

    莫兰接下一句,“放心吧,各宫娘娘们,我这一声姑姑,不会让你们白叫的。这里所有给我行礼的美人们,回头我一人送你们一只唇彩。让你们擦了唇彩,日后皇上大驾光临,有机会把皇上迷倒神魂颠倒,一夜恩露过后,立马加封四妃九嫔?!?br />
    这句话说完,那些行礼的美女,瞬间呆萌,眼珠子骨溜骨溜乱转,“啥?什么是唇彩?”

    小籽立马掏出一只通明的玻璃小棍,玻璃小棍里,有着红艳艳的膏状液体。

    “闺阁老板娘特制的唇彩,也就是涂在嘴上的唇脂。这玩意儿,不放在市面上出售。只赠给亲朋好友的绝密闺房必杀武器!”

    一说完,只听呼声一片。

    “哎呀!真的吗?姑姑!”

    “姑姑,赶紧给咱们看看呀!”

    “是??!姑姑,能不能先让我们见识一下呀!”

    “好姑姑,先让咱们试一试呗!”

    小籽把唇彩递了过去,那些女人们,瞬间抢疯了,某个女人率先涂了一口,顿时红唇闪亮到所有女人都嫉妒到爆。

    猛地一下,这姑姑长,姑姑短的,叫得莫兰耳根子耳鸣直作响。

    那些三品婕妤,也跟着姑姑姑姑乱叫,就差也给她磕头行礼了。有些嫔妾也瞪得眼红脖子粗的,可她们身份摆在哪里,总不能像那些不入流的货色,一起轻???

    唯独德妃淑妃两人,摆出一副特不屑的表情,睨视着那群吵嚷的姑娘们。

    四妃九嫔,十分稀少,如今除了岳贵妃从尊品之外,就只有德妃淑妃两人是正一品妃子,空着的贤妃之位,谁都眼巴巴的等着被皇上封赏,另外还有几个嫔妾的位置,也有些空缺。所以莫兰一说会把皇上迷得神魂颠倒立马加封四妃九嫔这话,谁听着不动容???

    德妃笑着说道,“的确是个有手段的娃儿。难怪才一天的时间,就从太子府立马爬上皇上身边掌灯宫女的位置,而且还是特丰从三品女官?照你这速度,就怕明天,你又一下子荣登贵妃的宝座,咱们姐妹俩也得给你磕头行礼了呢!”

    淑妃立马跟上一句,“在她眼里,贵妃算什么东西?我看她,皇后的位置都填不满她的胃口吧?”

    淑妃这句话,不就是在指责她有谋反的意思么?

    淑妃一说完,所有娘娘全坐回位置里,把唇彩还给莫兰。谢绝和她搭讪,生怕和她走得太近,被会牵连一身罪。谋反,是要诛九族的。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听就听出来淑妃言下之意。

    莫兰随手把唇彩往兜里一收,轻哼一句,“怎么觉得,我能不能当上贵妃皇后,是德妃淑妃做的主儿?要真是这样,看来我得多多给您俩拍马屁才行?!?br />
    德妃淑妃听完,瞬间白了一张脸。

    “丫头,你在胡说什么?你当不当得了贵妃,咱们姐妹哪能给你做主?”这死丫头竟然反过来指控她们越皇上权。

    淑妃眼眸一黑,说道,“敢给咱们姐妹扣高帽?你这丫头嘴巴也太贱太刁了吧?来人,给我掌嘴!赏她一花!”一花,也就是五下。

    淑妃身旁一名大丫鬟,屈膝应道,“是?!?br />
    那大丫鬟慢吞吞的朝莫兰走来,板着张阎王脸。

    淑妃德妃昂头冷笑。

    从三品的女官?说到底,终究是个摆不上台面的丫鬟而已。她们正一品的妃子,难道还对这贱婢没辙了不成?今天,她们就是想了法子折腾死她,把她折腾的以后走路只能低着脑袋!要不然,她们每见她一次,就赏她一花!

    丁璐眸光一黑,掌心捏住一窝蜂银针,就想怎么把这大丫鬟的脸扎成马蜂窝!可是突然,莫兰微微抬出手背,丁璐见了一懵。

    这动作,莫非是叫她别乱动的意思?

    丁璐侧头看看金牛他们,瞧见他们全对她微微摇头。

    明白了,莫兰的意思,就是叫他们几个别动!

    该死的?难道要她眼睁睁看着她家寒后被打巴掌么?这事要是说给寒王听,他非气炸不可!

    丁璐心头焦急万分,一直挣扎再三,眼看着那大丫鬟站在莫兰身前,高高抬起手掌——

    大丫鬟狠狠挥下掌心,往莫兰脸上猛打下去,就在那瞬间,莫兰脑袋往后一推,左手急忙抬起。

    啪嗒一声,清脆巨响——

    大丫鬟大手打在莫兰左手手背上,莫兰的手背被打得通红,那丫鬟手掌也被自己的力道,打得生疼。

    淑妃碰得一下,掌心一拍茶几,“大胆贱婢!敢反抗本宫的命令?”

    莫兰一指地上的某个物件,说,“大胆淑妃,竟然连太子也敢打?来人,把淑妃给我抓下来,逼跪?!?br />
    身后,丁璐惊讶的看着地上躺着的物件!这不是太子送给莫兰的……。

    丁璐邪嘴一笑,说道,“是!”

    淑妃瞬间懵傻了眼,顺着莫兰手指看过去,瞧见地上竟然躺着一枚:金牌?

    难道刚才?莫兰伸手挡的时候,丫鬟打中莫兰手掌心,她手里拿着的物件就是金牌?金牌掉地上的时候,还有啪嗒一声脆响。

    丫鬟看见金牌,瞬间跪爬在地上,急红了眼眶。

    德妃以及所有姬妾,也全都下跪叩见金牌。

    淑妃还傻傻的站在那儿,吓得不知所措。

    丁璐上前,蛮横的抓起淑妃胳膊,粗鲁万分的把她拖到莫兰身边。

    莫兰吭气说,“真是目中无太子,我都把太子的金牌拿出来了,淑妃您看见太子的金牌还敢下手毒打?甚至把太子金牌打落在地上,让它脏了身子?太子回头要是怪罪起来,我可担当不了!来来,咱们一块儿跟它磕头谢罪!”

    莫兰拍拍腿裙,优雅万分的跪在地上。身旁,淑妃被丁璐用万分粗鲁的动作,猛地淑妃腿弯,把她膝盖往地上沉沉一砸,狠狠压跪在地上。

    丁璐抓住淑妃后脑头发,强势迅猛的把她脑袋往地上撞,力道却十分精准,眼看额头就快要撞到地面的时候,她又即时收手,让淑妃惊恐的看着地面,小心肝被吓得差点崩裂。每每压跪,都把淑妃吓得一身冷汗,外加失控尖叫。一轮逼跪下来,淑妃形象尽毁,发簪被折腾掉地,头发散乱不堪,模样特可怜。

    莫兰依旧优雅万分的对着金牌叫嚷,“臣女见过太子,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嘴角噘着那平淡甜美的笑意,一边叩首,一边喊话,所有人都得跟着莫兰一起,跪向金牌叩首,自然淑妃也是不例外的。只是唯一不同之处,大家都是自愿朝金牌叩拜,独独淑妃一人,被丁璐又抓头发又按脑袋,让她跪得凄惨零零。

    三个叩首叩完,丁璐把淑妃脑袋一扔,她吓得坐瘫在地上,莫兰慢吞吞的扶着淑妃起身,一句问安,“淑妃娘娘,没事吧?您可千万别怪我啊,欺辱太子的罪名,我担不起,您也担不起!为了?;つ∶?,臣女只能这么对您!”

    淑妃狼狈的甩开莫兰的手,跑回原位,失魂落魄的坐下。

    这死女人竟然敢这样对她!

    她狠想吼那贱女人一句,可是她没借口??!刚才莫兰如果一开始就把金牌掏出来的话,淑妃倒也不至于非要叫丫鬟打她巴掌。淑妃知道,莫兰一定是故意找准时间找准点,非要等那丫鬟下手的一瞬间才把金牌掏出来。目的,还不是为了找到借口惩罚她?逼她下跪?

    真是可恶!

    淑妃咬破下唇,恶毒的眸光死死瞪着莫兰。如果她底气足,她大可以放声质骂莫兰。她打了太子的金牌,她自己跑去跟太子谢罪。轮得到这死丫鬟惩罚她吗?

    可是淑妃明白,就算她把莫兰压去太子或是皇上身边,太子和皇上也不会为她说好的。而且,最先发起挑衅的人,是她自己!

    一个能从小小官婢,瞬间爬上从三品女官的女人,光靠肉体,是不可能承欢多久的。这个叫莫兰的女婢,手里一定握有十分把握,能够应付所有妃嫔刁难,要不然,她哪来这么大的底气,在她们两位正妃面前,放肆嚣张?

    眼下,淑妃只能吞下这顿羞辱,用眼睛去谋杀这死贱人了。

    莫兰笔直对上淑妃眸子,眼中毫无一丝畏惧,昂头一句,“德妃,淑妃,臣女现在想和陆元先生商讨年底晚宴的事,从今天开始,陆元先生以及他名下的戏班子,全都没空招待各位娘娘了。如果各位娘娘非要霸占陆先生和他名下戏子的时间,那也成!回头,年底晚宴一切事宜,各宫娘娘你们帮我担待吧。到时候我叫人罢演,你们也得给我好好担待着才行!”

    德妃见识到莫兰那夸张的举止,连淑妃都被她逼跪还不敢大声吭气,德妃哪敢继续刁难她?

    莫兰那丫头,明明兜里有块金牌,被她们刁难了这么久,她都不肯拿出来镇压他们,她手里还藏有多少张王牌?谁知道!

    德妃立马变了脸色,谄媚讨好一笑,“??!是这样的??!那莫姑姑就和陆先生好生忙碌着吧!我们姐妹今后,绝对不会再打扰您了!”德妃上前扶起淑妃,拍拍她手背,示意姐妹情深,幽幽一句,“姐妹们,咱们走吧!”

    “是?!?br />
    各宫娘娘互相行礼过后,便随着德妃淑妃二人,款款离去。离去前,莫兰清清楚楚接收到两位妃子给她投来的那抹狠毒目光。

    众多娘娘一消失,陆元满头冷汗的站在莫兰身后,叽咕一句,“莫姑姑,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那两位娘娘,在宫里可是出了名的双煞??!”

    莫兰懒洋洋回眸,“我要是怕了她们,我以后还怎么办事儿?行了,别给我磨叽,赶紧把年底晚宴的戏单子,拿出来给我瞧!”

    “是?!甭皆凳滓痪?,转身离去。

    陆元一消失,大籽叽咕一句,“小主,陆先生相貌如何?好看不?”

    莫兰一点头,“嗯!脸好看,身材看起来也不错,十分均匀,你们俩有没有手痒的感觉?”

    大籽小籽全都点头,“嗯嗯!我已经在脑海里想了十几种发型了呢!”

    小籽调侃一句,“要给他化妆么?我能把他眉毛修饰得更加完美哦!”

    莫兰笑说,“忍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叫他心甘情愿给我把这身难看的汉服,脱下来的!”

    边上,丁璐听着就生气了,“莫小主!您就不能矜持点?为什么每看见一个帅哥就想勾引他?”

    莫兰挑眉,“这是我的人生乐趣!你不懂!”

    丁璐心痒手痒,痒得快发疯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叫寒王现在就把这女人衣服扒光光,然后扔床上使劲折腾死她,叫她再也没力气勾引其他男人为止!可惜她家寒王这身毛病,究竟啥时候能治好?

    德妃淑妃一离开畅音阁,淑妃脚步一顿,恶毒的视线不断往楼阁上瞟。

    德妃站她身边劝了句,“好妹子,你还没想开么?哎,咱们还是先忍耐一会儿吧,你看看你,头发乱成一团,姐姐我帮你梳理梳理?!?br />
    淑妃把手一档,说道,“不用!就让它这么着吧?!?br />
    淑妃身后嫔妾美人们,全歪着脑门。

    淑妃在她们冲楞之际,狠狠抬手掌掴自己脸蛋。

    啪啪几声,声音特响。

    德妃叫了,“哎哟!好妹子,你干嘛打自己的脸??!你瞧瞧,好端端的一张白嫩小脸,被你自己打得嘴角淤青?!?br />
    淑妃冷笑一句,“妹妹不小心弄脏了太子爷的金牌,自己掌嘴惩罚自己,很在理?!贝蛲?,淑妃昂头一句,“走吧,姐姐,咱们去给皇后娘娘请安?!?br />
    德妃听了,心头一笑。这淑妃果真是个狠角色!

    两位正妃身后,一堆嫔妾都看明白了淑妃的用意。

    淑妃把自己打成这样去给皇后娘娘,不就是变相请她老人家出来给她做主嘛!

    淑妃德妃,果真是两个惹不起的人物。

    淑妃这一路,是走着去皇后寝宫的,轿子也不做。一路上,多少个丫鬟奴才看见她那副凄惨模样,头发凌乱不堪,嘴角带满了血渍。淑妃一点也不怕丢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到皇后寝宫门前。

    在皇后娘娘殿门前,淑妃倒没有这般邋遢进宫面见,而是简单梳好了发髻,简单抹掉嘴角的血渍,然后踏入皇后寝宫给她老人家请安。

    皇后看见淑妃这副惨样,自然出口询问,“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淑妃轻声回话,“没人打贱妾,是贱妾自己打的自己?!?br />
    这般一说,皇后就好奇了,“无缘无故的,干嘛自己打自己?”

    淑妃平声说,“自然是贱妾的不是,贱妾做了错事,所以自己惩罚自己?!?br />
    “哦?你做了什么?非要把自己毒打成这副模样?”

    淑妃默不吭声,身旁,德妃帮忙吭话了,“回禀娘娘,淑妃妹妹她只不过不小心把莫佳氏怀里的金牌给打落在了地上!听说那块金牌,是太子给她的!淑妃觉得自己玷污太子金牌,非要自己掌掴自己才肯罢休,说要赎罪什么的……?!?br />
    皇后听完,眉儿一挑,“小小宫婢,竟然兜着太子的金牌?还敢随意把金牌掏出来唬人?”

    淑妃急忙说道,“皇后娘娘莫怪莫姑姑,她深受太子喜爱,太子送她金牌给她护身,也是情有可原的。都怪贱妾不长眼,不小心弄掉了金牌,脏了金身……?!?br />
    身为正妃,是不需要对着莫兰喊姑姑的,淑妃德妃故意一口一句姑姑长姑姑短,她们越抬高莫兰的身份,皇后就越讨厌她。

    “你也别为那贱婢说好话了!原本我就看她不顺眼,她倒好,才来皇宫一天,就把你的脸给整得这么肿,要是让她多留几天,岂不是要把皇上整个后宫闹翻天了?”皇后放下茶盏,万分优雅一句,“宣她觐见?!?br />
    皇后说完这句,淑妃和德妃异口同声一句话,“不可??!娘娘!”

    皇后又是一愣,“为何不可?”

    德妃和淑妃相视一眼后,差点喷笑出来,不过她们都忍住了。

    德妃一句劝说,“莫姑姑奉旨接下年底晚宴的活儿,莫姑姑说了,如果我们这些妃嫔娘娘们,阻碍了她排戏,到时候年底晚宴,她直接叫人罢演,皇上质问起来,她就把责任推卸到咱们各宫娘娘头上!皇后,咱们可担不起这个罪责!”

    “是??!娘娘,既然莫姑姑这样说了,您也避避嫌吧。要不然,您宣召她觐见,阻碍了她排练时间,她把罪名按到您头上可就不好了??!”

    “啪——”

    皇后掌心一拍桌面,桌面上茶盏都跳了三下,哐当当的。

    德妃淑妃表面上看着十分惶恐,其实她们心里已经笑抽了嘴巴。

    这些话,可都是那贱丫头自己说的。她们给她复制给皇后听,可丝毫没给她添油加醋哦!

    皇后挑了眉头,轻声一句,“这事,本宫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是?!钡洛珏虼轿⑿?,跪安离去。

    淑妃娘娘被区区一介掌灯宫女欺辱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后宫,这会子,那些丫鬟奴才都在纷纷议论。这位新来的掌事姑姑,惹了淑妃德妃二人,估计她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淑妃不出面整治她,但是皇后娘娘势必会替淑妃鸣冤!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