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5:男主姗姗来迟

天才狂小姐 65:男主姗姗来迟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好半晌,皇上皇后皇太后三人窃窃私语谈论完毕了。

    皇上抬头,说道,“太子择妃的事,再议。恩典是给你的,那就只能用在你身上?!?br />
    上官瑞当下心口一凉,凉得寒身彻骨。他的婚事,终究不能儿戏。

    皇后娘娘肯定是最坚持反对的哪一位!看她那张孤傲的表情就知道了!再加上皇太后也不同意的话,那么皇上一人答应,肯定是不成的,一票对两票,皇上只能回绝莫兰的提议。

    莫兰抬头,轻声说,“既然皇上不乐意给臣女这份恩典,那臣女只能退而求其次了?!?br />
    “嗯!你说吧,只要是关于你自己的,朕会赏你?!?br />
    这般承诺后,莫兰轻声一句,“臣女功臣身退后,臣女想回双城,双城正中间,红城黑街二十八巷口,归臣女一人,独自管辖。臣女想当城主?!?br />
    “???”皇后皇太后都免不得一声惊叹,更别说台下众多朝臣女眷们了。

    上官琪正差点喷笑,“你想当一城之主?小丫头,你的胃口真的是越来越庞大了??!”

    莫兰失落一问,“怎么?连这也不行么?”

    “呃——”

    皇上和皇后以及皇太后,又躲在背后窃窃私语了。

    因为刚才把她给太子的恩准给驳回了,现在他们要再驳回她第二个,感觉有些不妥??!而且,他们之前还答应她说,只要是关于她的恩典,他会准奏的。

    现在可怎么办才好?让个女人当城主,这可是史无前例的??!按照惯例,女子是不得上朝的。他们要是答应她的条件,文武百官不知道又要磨叽什么了。

    皇上皇后和皇太后这次交谈的时间,更长久,看样子,让她当一城之主这个提议,比让太子自己择妃这个提议,更叫人为难。

    那个皇后,依然是最最坚决的那位,加上皇太后也不同意让一介女流,入朝为官,所以这项提议,通过率依然很??!

    就在皇上他们三人纠结不下之际,莫兰吭声说,“皇上如果愿意的话,臣女还是万分期望,皇上把择妃的权利,恩赐给太子爷?!?br />
    莫兰这般一说,皇后身子一僵,她看向皇太后,瞧见她沉重一点头。

    皇太后一点头,皇上当下笑开了红颜,说道,“好!”

    莫兰把这台阶一放出来,他要是再不下,那就是蠢蛋?;侍蠛芏有乃?,所以她就答应了下来,如今,两票对一票,皇后娘娘连吭声的余地都没有了。

    上官琪正摆正身姿,说道,“??!既然你这般苦心为太子爷着想。那么朕也不好让你太过失落。成吧,那朕就允了你的提议!如果这次接待丽朝使节工作做得漂亮,太子爷择妃的事,朕和皇后他们,谁也不插手!”

    边上,上官瑞原本心凉透顶,却不料,事情竟然这般转机。上官瑞欣喜万分,当场下跪叩恩,“谢父皇母后皇祖母成全!”

    这声谢,说得何其响亮,说得整个大宴堂,回声嘹亮。

    皇后捏紧了拳头,心情十分郁闷。

    上官琪正心情也爽了很多,他点头笑道,“莫佳氏,你深得朕心,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才好!走吧,你今晚就随我进宫。不要再留在太子府了?!?br />
    看看,这才进太子府第二天,这位莫家大小姐竟然直接进了皇宫,还加封从三品官爵,接管礼部侍郎的工作!

    真的是叫人匪夷所思??!这世上,竟然有这等奇女子。

    莫兰叩首一句,“是!臣女遵命。待臣女打点好包裹行礼后,即时进宫待命?!?br />
    皇上一点头,说,“成,那朕先行一步了!来人,摆驾!”

    “遮——”

    皇上带着皇后和皇太后,款款离去。

    如今大宴堂内,又是太子独大。

    只是此时此刻,上官瑞对于莫兰,再也没有一丝丝的恼意,甚至,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个好姑娘。

    他想让她留在府里,他想让她当他府里的官婢,不管她要求什么职位,他都会遂了她的心,她想怎么折腾府里的歌姬,就怎么折腾,她要怎么勾引哪些女眷,他都愿意让她勾引。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之前她在他府里,他气得想杀了她。

    现在他想留她,她却得走了。

    上官瑞下了高台,走到莫兰身边,轻声一句,“你这丫头真的是叫人无法掌控?!?br />
    莫兰骄傲一笑,“那是当然?!?br />
    “……?!本褪撬夤掳恋男宰?,上官瑞才会对她又爱又恨的。

    上官瑞深吸一口气,“你要打点行李么?我叫人帮你!”

    “??!不必了,反正昨日带来的行李都还没拆包呢!”莫兰没有拆包的用意很简单,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太子府里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所以她不用拆包安放行李的。

    上官瑞气恼一句,“你就真的这么想离开太子府么?”

    莫兰点头,“是啊,您老不是很讨厌我么?我离开,正中您心意?!?br />
    “你!”上官瑞又气节了。一瘪嘴,他转口说,“不管怎样,你自己小心。宫里不像太子府?!?br />
    “放心,我比任何人都还要珍惜自己的性命。太子爷,昨日您允诺我的免责令,我今天要用了?!?br />
    “免责令?我又没说要惩罚你?!?br />
    “不是还有周良娣,还有朝臣女眷,还有我身边这么多可爱的部下?我一个也不希望他们出事儿!”

    上官瑞眸子一道深邃,“你真的很会俘虏人心!”他想说一句,这个女人,有一国之母的风范??上?,这话他暂时没法说出口。他现在还只是个太子,不是皇上。而且太子的位置,也是凭皇上喜好,随时都会有危险?!澳惴判陌?,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处罚,包括你的部下,包括周良娣。你的免责令,还是留到以后,用在你自己身上吧?!?br />
    莫兰轻声说,“谢太子,那臣女先行辞退了?!?br />
    “嗯,那你去吧?!泵还叵?,反正他想进宫,随时都能进宫,想见她,也容易得很。

    莫兰转头,准备离开,临走前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句后,慢吞吞走到莫霜月面前。

    莫霜月鸡皮疙瘩一冒,看见莫兰用那温柔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更是寒颤到了骨髓。这女人和她又不亲近,她想干嘛?

    莫兰帮莫霜月整理仪容,整理衣襟,然后凑过嘴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只见莫霜月惊讶的放大瞳孔,却谁也猜不到莫兰在莫霜月耳根子边,说了什么话。

    莫兰退开身子后,一句话也不说的离开了。

    这一简单的动作,引得上官瑞把深邃的眸光,投给莫霜月。

    夜深,莫兰领着一缸部下,住进宫女苑落,一整个苑落,都归她一人所有。

    原本一等宫女,是四名宫女合住一房,旁边二等宫女是八人合住一房,三等宫女是十二人合住一房。一个宫女苑落,由一间一等宫女,一间二等宫女,一间三等宫女,一间宫女小灶房,澡堂,茅房,简单构成。

    掌灯丫鬟,顶多就是做末次的三等宫女,可拥有从三品的掌灯宫女,就不能按常规超办了。

    皇上把一整个宫女苑落赏赐给了莫兰,也不辱没她那从三品的官职。

    因为不用和别人合宿,莫兰放心不少。霸占了大屋子,旁边一间房,留给大乔小乔和丁璐小籽她们四人住,另外一间房,留给狮子金?;褂写笞讶瞿卸∽?。

    当天晚上,莫兰就拿了炭炉,去了大厨房切了牛肉片,羊肉片,青菜叶之类的,回到小苑落,吃起热腾腾的火锅。

    莫兰大乔小乔还有狮子金牛都上桌了,就独独丁璐一人,站在莫兰背后。

    莫兰奇怪的问,“怎么不坐下来一块儿吃?”

    丁璐严谨一句,“你是主,我是仆。不能一块儿吃?!?br />
    莫兰回了句,“我不是你的主,你也不是我的仆。我是你的雇主,你是我的员工。我供你吃喝,付你工资,你?;の疑踩?。我和你的地位,是平等的。没有阶级分别!坐吧,大家一块儿吃吃喝喝,这样才开心?!?br />
    丁璐红着脸,动作拘谨的坐了下来。

    羊肉刷啊刷,刷完沾了酱料就往嘴巴里塞,一群人吃得热火朝天。

    丁璐却只是小吃了几口。

    莫兰侧头问,“怎么了?不喜欢吃火锅么?还是不喜欢羊肉味???!我忘记了,有些人不爱吃羊肉的,早知道应该弄个鸳鸯火锅?!?br />
    “我说小主,您老要求别太高行不行!上次你说要做鸳鸯火锅,而且还要把形状做成太极八卦阵那种形状。螃蟹大哥忙乎了整整一晚上,为了给你调配那形状!这次来京城,走得太匆忙,那种乱七八糟的配件,谁愿意带??!”狮子嘀咕一句。

    莫兰哼唧说,“这年头,都是手工艺品!可惜,我的能力,也就只能让朝代推到近四五十年代而已。如果我二姐和我大哥在的话……”

    “你二姐?大哥?”丁璐奇怪,“您不是莫家大小姐么?您头上还有二姐和大哥?”

    莫兰点头说,“是??!南宫羽三,排行老三!”

    “呃——是结拜的么?”丁璐懵懵问道。

    莫兰眨眼,懒得解释,随口说了句,“算是吧?!?br />
    “那您大哥和二姐,他们有些什么本事?”丁璐轻声问。

    边上一堆人跟着追问,“是??!小主,跟咱们说说呗,您家二姐和大哥,有些啥本事类?”

    莫兰轻笑,自豪说道,“我是化学天才,我哥是机械天才,我二姐,是黑客!”

    “机械?是啥?”众人好奇万分。

    莫兰简单解释一句,“你们知道蝎子是干嘛的吧?”

    “蝎子大姐是绣娘呀!”大乔甜甜一句。

    莫兰点头,“是啊,她是绣娘。我要缝制衣服,都要叫蝎子帮我手工操办。但是如果我大哥在的话,他会直接给我搞一台缝纫机!缝制一件衣服,不需要一天两天,只要花十分钟就能搞定了?!毖艘欢研迥?,照样比不上一台缝纫机的速度。

    “???不会吧!十分钟就能搞定了?”狮子大叫一句。

    丁璐拧着眉,“十分钟?十分钟是多久?”

    狮子一挑眉,笑说,“滴答一声呢,就是一秒,六十个滴答,就是一分钟,你数十次六十个滴答,就是十分钟了!”

    丁璐默默细数,惊了句,“???十分钟,这么少时间??!”

    “是啊是??!做一件衣裳只花十分钟,这是人干的活么?”狮子叼了一块肥肉进嘴里,啧吧有声着说,“那小主,您二姐呢?您刚说的黑客,是啥玩意儿?”

    莫兰唔了一声,摇头,“无法用言语解释。反正,如果没我和大哥在,我二姐就是个废物!”

    “为啥?”

    “因为在这操蛋的年代,她手里根本没有工具让她逍遥。只有等我把零部件研制出来,等我大哥把我的零部件组装出来,她才能操刀她的才能!”

    听不懂!

    就这么简单的解释,他们照样听不懂,那她要是再说得复杂点,他们就更加听不懂了。

    大籽噶兹一口肥羊肉,叽咕一句,“我说小主啊,您今天可真是叫人捏冷汗啊。差点就要真的动手打起来了。要是一旦打起来,谋反的头衔,绝少不了。你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

    莫兰吐气说,“原本我也没打算做到那地步的。因为一旦真的和太子杠上了,那我势必要动到白羊他们了,而且,还是一场大规模的叛变戏码。我的势力其实都还没成熟,再加上军队也还没建成,硬抗的话,我的确会吃亏不少。幸好皇上来了,他一来,正好免了我尴尬处境?!?br />
    众人一听,全黑了脸,“不会吧。小主,您都还没计划,就这般挑衅太子?”

    “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就好比,在我的计划里,我根本就没有料到他会出现在我生命里。今天我胆敢顶撞太子,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身边还有个人,他会暗中?;の?!如果我在龙华呆不下去,他会带我离开?!蹦荚谒嫡饩浠暗氖焙?,她对面的男男女女,全把筷子上的肉,掉在了碗里,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兰。

    其实他们的视线,是越过莫兰,看向莫兰身后三名奇怪男子。

    三名男子站在莫兰身后一动不动,正中间的那位,穿着实在怪异。

    那三名男子笼罩在月色中,乌黑的身影格外威严。

    莫兰丝毫不察背后异样,自顾自嘀咕,“如果之前我从未见过他,没有他对我的那几句保证,或许今天,我就得跟那太子服软了。心情就会变得特抑郁!”莫兰笑着对丁璐说,“你家主子虽然是个怪胎,可他却是个大方的男人,他说要把他身上全部家财都送给我。这样的男人,的确是未来夫婿人选?!?br />
    丁璐因为和莫兰并肩坐着,所以她也没发现背后动静,跟着瘪嘴一句,“那你就赶紧嫁了吧!干嘛还在这里折腾来折腾去的?你不累吗?”

    “累什么?我要为自己营造幸福的生活,怎么可能会累?再说了,你们北寒那边,又冷,又没粮食,我要是去了,我也得跟着你们受苦受难!”

    “???那么说,你不乐意跟我回北寒咯?”

    莫兰一昂头,“是??!我不乐意去?!?br />
    莫兰一说,丁璐急了,她愤愤起身说,“寒后,您怎么能言而无信?!?br />
    莫兰揉着眉心,“什么寒后?你别乱喊!这里是皇宫,小心隔墙有耳?!?br />
    丁璐急大了,“我不管什么隔墙有耳,我只想让你跟我回北寒!你若不回去,我就……”

    “就怎样?”莫兰侧头轻问。

    “我就直接绑你过去!”丁璐憋着酱红色的脸,气恼一句,“除了你之外,我不认其他女人当主子?!?br />
    听丁璐这句话就知道,莫兰在丁璐心里的地位,已经从下贱的贱女,完全攀升至尊贵的皇后位置上了。

    莫兰轻笑一句,“得,你别把我绑走!我好不容易混到皇上身边,当上从三品女官,而且还兼任礼部接待使节的工程!”

    “你这么折腾,却只为了给太子求个恩赐,您自己得到了什么?”

    莫兰耸肩,“你这丫头是不会明白的。虽然我很希望皇上答应我第二个要求,让我当红城城主,亲自管理红城??墒钦飧鲆蠖曰噬侠此?,十分为难。而且,我的名望,还不足以让皇上有这个借口,升我为当朝女官。因为皇上不能封,所以我只能继续按部就班着来。不立功,就无威信,没成就,就无人敬仰。这世上,钱好赚,人心,是最难赚的!我要想俘虏整个帝都的百姓的民心,光靠施舍白粥大米,你觉得靠谱么?”

    “呃——这!”

    “光靠施舍,根本带动不了经济效应,光有劳动力,也得经过十几年的培养,才能出成就。我的时间,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浪费掉的!我还想趁自己在结婚之前,好好退休窝家里舒舒服服睡个大头觉。所以我只能用那种非光明磊落的做法,建立属于我自己的国度!在这之前,如果我能得到皇上首肯,让他规划给我一座城池,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他始终不乐意,那么我就只能……?!?br />
    “只能怎样?”一群人,全焦急问。

    尤其是站在她身后那三名男子,眸光盯着莫兰后脑勺,盯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莫兰喝了个清酒,笑说,“还能怎样,我比皇帝老头子,更适合当一国之主!他的皇位,我会替他妥妥的保管好!到时候,我手里不缺计谋,不缺民心,独独缺一支能够让我心安凝神的军队,能够帮我做坚强的后盾,让我无忧无虑的大刀阔斧?!?br />
    话音刚落,莫兰肩上突然冒出来一只手掌,紧紧贴上她的肩头。

    莫兰吓了一跳,“谁?”

    莫兰紧忙回头,丁璐也惊了一跳,瞬间回身,五指夹住一堆银针大喝,“找死?敢偷听?”

    丁璐都还没看清来人,她就想把银针飞射出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某个男子大掌顺势一折一压,轻松把丁璐胳膊压在桌边,“哎哎哎!你可看清楚了,咱们是谁?丁璐师妹,别太激动!”

    丁璐一听声音就听出来了,“平宁师哥?”

    “对哦!是我!”

    月色当头,人脸太过模糊,等静下心神后,丁璐终于看清了,果真是平宁,还有穆原,以及……

    以及……。

    莫兰放大瞳孔,她起身回头想看看是谁抓她肩头,谁知道她才刚转过身子,人就被压在桌子边缘,红唇被他侵犯。莫兰苦恼的盯着那个只知道隔着衣领亲她小嘴的奇怪男人。

    等他享受完,退开身子,睁开那双眸光深邃的凤眸,和她对视,轻声一句,“你缺的东西。我有!我就是你最坚固的后盾,我的军队,就是你的!你可以任意使唤?!?br />
    莫兰一听,实在控制不住,心头又是狠狠敲动。

    他能不能不要出现得这么及时?就跟及时雨一样,她一想他,他就像天神一样,适时现身。

    平宁和穆原看见上官慕鸿偷亲莫兰,瞬间吹了口哨。

    “主子厉害?!?br />
    “主子真会献殷勤?!?br />
    “主子甜言蜜语,举世无双?!?br />
    “主子表白力度真强?!?br />
    被这对活宝兄弟一个调侃,莫兰不脸红才怪。

    莫兰脑子一转,立马给他们岔开话题,“你怎么老是这身衣服?夏天这样子穿,冬天也这样穿?”

    上官慕鸿一开口,准备解释。丁璐急忙拦住,“??!这!这是我们主子的嗜好,他就喜欢这样穿,家里备了十几套一摸一样的衣服呢?!?br />
    莫兰一听,顿时惊呆了。

    什么样的人有这个能耐,一年四季都穿一摸一样的衣服?

    丁璐又忙解释,“可想而知,我们主子是个多么情有独钟的男人吧!世间少见的!小主您要懂得珍惜”

    平宁穆原对视一秒,忙扯着丁璐拉去边上,质问她,“你干嘛?遮遮掩掩的。咱们主子的病,又不是秘密,她若有心打听,她肯定会知道的。你隐瞒她也没用??!”

    丁璐气恼一句,“拖一时是一时,等那女人彻底爱上我们家主子再说,到时候她想退货也难!这事先瞒着,能瞒多久就瞒多久?!?br />
    另一边,上官慕鸿牵着莫兰小手,落座,说着掏心窝话,“我把过冬的食物衣物,全部运回去了。现在没事做,就想来看看你。我……想你了……”

    多么腼腆的一句倾诉啊。

    老实说,这种男人是她最不会应付的。

    话不多,一旦说话,直接点到位,不爱玩心计,想怎样就怎样。因为性子太直,她的小手段在他身上耍,八成都会失效吧。

    “你母亲已经适应了那边生活,她托我问你,你还好么?”

    莫兰摊手一句,“顺风顺水?!?br />
    “嗯,好?!彼低昴橇礁鲎趾?,他就没下文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发呆。

    “这皇宫,不是戒备森严么?而且这里还是后宫,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平宁把胳膊往丁璐肩头轻轻一挂,说道,“我在师妹身上放了个蛊,师妹不管去哪儿,我都能追上?!?br />
    莫兰一听,眼睛顿时闪闪发亮,“是传说中的苗族蛊术么?”

    “苗族?没听说过,蛊术只有我们古木耳族有。因为蛊术太邪门,早在上一个朝代,皇帝老子下令把我们古木耳族给歼灭掉了。如今就只剩下为数不多漂流在外的古木耳族族人才会!”

    “行,你们族人历史我不考究?!笨季吭俣嘁裁挥?,“来来,给我看看蛊长啥样?”

    “恶心的要死,您还是别看为妙?!逼侥傲司?。

    莫兰还是好奇到死,因为那蛊术,在现代已经彻底失传了。网上流传很多种不同版本,也有很多种图片,可全都真假难辨。

    “给我看一下呗。我保证不会被吓倒!”

    平宁一摸下巴,贼贼问,“莫小主,这样吧,咱们来玩个游戏。你要是赢了,我就给你看我的蛊。你要是输了,这事就免谈哦?!?br />
    “哦?”莫兰自信一笑,“啥游戏?你说!”玩游戏什么的,她最拿手了。

    “游戏规则很简单,你只要能把我家寒王的衣服脱下来,就算你赢?!?br />
    莫兰又笑了,“这么简单?”

    “是啊,挺简单的呢!您老赶紧的?!?br />
    莫兰点头,急忙扯起上官慕鸿的手,走去自己寝房,准备脱他衣服去了。

    房门关上的瞬间,穆原丁璐纷纷翘起拇指。

    “厉害!”

    “佩服!”

    平宁摸摸鼻尖,特骄傲。

    房门关上后,莫兰把人往软椅里一推,说了句,“把衣服脱了。直接点,别叫我亲自动手?!?br />
    上官慕鸿一摇头,“不行?!?br />
    莫兰挑眉,小手往他领口伸。

    上官慕鸿一把抓,“不行?!?br />
    那手掌,力道可大了。

    看样子,她想硬来是不行的。

    没关系,她多的是法子叫他脱衣服。

    莫兰食指一点,说了句,“你给我等着!我换件衣服再来跟你玩!”

    上官慕鸿一眨眼,也不吭气。

    莫兰进了内室,换了声行头。

    屋外,一堆人贴在门口偷听。

    只听屋里悉悉索索声响,伴随着莫兰的调笑声,“怎样?我好看么?”

    “……?!鄙瞎倌胶璨豢云?。

    莫兰又说,“力道还不够吗?那这样呢?”搔首弄姿扫臀,干劲十足。

    “……?!蹦衬幸谰刹豢云?。

    门外,窃笑声越来越大了。大到屋内都听得一清二楚。

    莫兰气急了,想她换了一身性感的露肩汗衫装,下身一件超短迷你小热裤,凹凸有致的身材,要露不露的重点部位,哪个男人看了不热血沸腾?

    莫兰把高跟鞋一甩,光着脚丫子走到上官慕鸿面前,微微低头,和他对视数秒。

    不对劲??!她明明看见他眸子底下那浓郁的欲火,可他为什么还这般有定力?

    莫兰直起腰板子,美腿一翘,脚丫子直接踩在他两腿中间的椅子边缘处,脚丫子再顺着他那儿往上攀爬。

    果然没错??!她很成功的勾起这男人的欲火了,怎么他就是没动作呢?这丫的定力是不是太好了?

    “小帅哥儿,赶紧脱衣服!”她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还不行么?

    上官慕鸿眼神炽热,外加凶神恶煞,死死瞪着身前那娃,可他就是啥也不做。

    门外那噗噗噗的偷笑声,越来越响。

    真的太伤她自尊了!她都亲自上阵了,而且还给他这么大福利,他怎么还能如此淡定?

    难道他不喜欢女人?说不通吧。他要是不喜欢女人,那他对她翘起来干嘛?

    “哼!我就不信你能憋多久!等着看好!”勾引男人的艺术,不并不是把自己扒光了怎么搞,而是把那重点部位处于要露不露的暧昧状态,然后把臀一甩,扯扯胸口衣领,自己在伸手往腿间有意无意捞上两把。

    兹兹兹——

    “一?什么声音?”莫兰奇怪眨眼,撩起肩头滑落的领口,仔细听了会儿,那怪声又没了?;赝?,继续折腾那男的。

    小脚丫子再往他裤裆上亲亲一踩。

    兹兹兹——

    “啊——”一声惨叫。

    噗通——

    屋外,两男一女瞬间笑趴在地上。

    边上,狮子大籽歪头问,“怎么了?什么情况?”

    平宁摊手说,“八成你们家小主晕过去了?!?br />
    “???为什么???怎么会突然就晕过去了?”

    平宁耸肩,“哎!别说了,以后你们自然会明白的?!?br />
    过了好半晌,房门打开,上官慕鸿走出房门,简单一句,“时间不早了,咱们走?!?br />
    “是?!逼侥湍略じ龈?,咻咻几下消失在莫兰的苑落里。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