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4:谁也得不到她

天才狂小姐 64:谁也得不到她

    另一边,钡徍见皇太后不吭气,胆子肥大的一句调笑,“哎呀!原来大皇哥也想要我家兰儿妹子???这可怎么办才好?我刚才也跟皇奶奶求太子哥府里的官婢莫兰呢!皇奶奶刚才还答应我,要替我跟太子哥讨要来着!皇奶奶哦?”

    哦?哦你个头!皇太后气鼓鼓的瞪着钡徍。他不知道,她不说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和皇后争嘛!真是个蠢孙!

    皇后听见钡徍那句话后,犀利的眸光微微瞥向皇太后,和她对视一秒后,皇后轻笑一句,“??!原来小侯爷也想要那官婢!这可真是稀奇了!这莫家大小姐,哪来这么大的魅力?竟然勾得这么多男人,为她争锋?”

    太子紧紧闭上双眸,气恼异常。

    这个难题,可真是难倒他了。

    皇后那边不说,皇太后这边已经够难处理的了!

    皇太后身为皇上生母,一句话,就是绝对的生杀大权。身为皇上也得敬她三分!身为孙儿,更得让她七分!

    可是那个官婢,他真的不想让!就算他被她气死,他也不会让出去的!因为他还没玩够呢!他还想叫她虐死在自己手里才肯罢休!送人,不就等于送她登仙?

    说起莫兰,皇上忽然想起她来了。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懂得制作简易圆规画圆,还拥有奇怪的纸笔。

    这般一想,皇上兴趣忽生,“嗯!朕正好想要见见她!来人,传我口谕,宣她进殿?!?br />
    反正皇后和太子府,相隔不远,约莫半个时辰就能把人送过来。

    太子心急,忙说,“那个!父皇,恐怕有点难办?!?br />
    “嗯?怎么了?”

    太子解释一句,“因为昨日,那丫头跟我要求,不想当玉洗司,我就提拔了她,当我清乐司的乐掌司!为了庆祝她第一天上任,我叫了朝臣女眷们来太子府欣赏她的歌舞表演呢!”

    皇上拧眉,“哦!是这样??!她在忙的话,那就......”隔日再召也不迟!

    皇上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完,只听钡徍刷拉一下起身,说道,“我说二哥,你不会吧!召了那么多女眷过来听她的戏?我就不说她今天表演什么节目,要是像昨晚,水漫金山还是小事,你知不知道她身边藏了些什么货色???”

    太子懵懵的,听不太懂,“怎么了?有问题吗?”

    是??!有问题么!皇后,皇太后,皇上,大皇子,全摆出一副困惑的眼神。

    钡徍瘪嘴,吐气,问,“二哥,上次咱们去她大合院里,看见了啥?”

    “不就是一堆.......”一堆男人在客厅里,等着被她挑选,听说,她挑选这些男人的最终目的.......是.......是......勾引女人?

    太子脸色一白,刷拉一下起身,惊呼一句,“不会吧!”

    钡徍笑了,“二哥,咱兰儿妹子的口味,你还不清楚吧?咱兰儿妹子的能耐!你好像还是没能领会到!”总之一句话,太子要是再不回太子府看看究竟,就怕事情要闹疯了!

    太子果断丢下碗筷,急急忙忙叩安离去,那匆忙的脚步,吓坏了桌上所有人。

    快马加鞭!再加鞭!

    怕来不及,上官瑞不坐马车,直接改为骑马。

    路过的宫女太监们,全吓傻了眼。

    钡徍和上官荣也紧跟其后,挥鞭狂奔。

    当三男回到太子府,匆匆忙忙赶去大宴堂。

    他们都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传来夸张的尖叫声。

    “啊啊啊——”

    “啊——”

    “啊啊——”

    这是女人的尖叫声!尖叫声中还带着激昂的音乐和节奏轻快的歌声。

    上官瑞瞥见乐师们都躲在屏风后,敲锣打鼓,弹奏没见过的乐器,一看就知道,这些乐师,是那传说中三少大人的手下。

    上官瑞气呼呼的绕过屏风,睁眼一瞧。

    这!这究竟是何等的风光?

    跳舞的,果真是一堆男人!旁边所有女人不是坐着看戏的,都是站起来又蹦又跳看戏,看戏就看戏,她们一个个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撕破喉咙叫个什么劲?

    她们的矜持呢?她们的贤良淑德呢?都哪去了?

    “哇——”站在上官瑞身后的钡徍,激动的说,“原来男人跳舞也可以这么好看!”

    “好看个屁!”上官瑞一道爆喝,可惜,因为音乐太吵,谁都没听见他的声音,那些女眷的注意力,都在那些男舞团身上,根本没发现堂堂太子爷,此时此刻就站在屏风正中央。

    “还不给我停下!”上官瑞再次拔高嗓音怒吼。

    这下子,大家终于听见了。

    音乐嘎然停止,跳舞的男人猛地收住舞步,转过身子,面向上官瑞,见是太子,急急忙忙后退数十步。

    与此同时,周云姜红捂着剧烈跳动的心口,急急忙忙上前迎接。

    那剧烈跳动的心口,一半是因为看戏看出来的,另一半是被太子爷给吓出来的。

    莫兰也随之带着手下们,跟在周云姜红身后,前去跪迎。

    上官瑞捏着拳头,怒问,“谁准这些贱民来我太子府邸歌演的?”

    周云脸色一白,忙说,“太子您不是说要开午宴么?”

    “可我没说,允许你们把这些贱民带进府邸来!”

    “这......”

    上官瑞一咬牙,“周良娣,你好大的胆子??!胆敢自作主张?”

    “不是的!太子,臣妾也是逼不得已??!您昨晚要求宴请各朝臣女眷,臣妾也只是奉旨办事而已,是莫兰她说要求请外援。她说,如果我不让她请外援,她就会说您.......”周良娣适时闭嘴,把问题关键抛给莫兰后,乖乖躲起来了。

    上官瑞果真把怒眸,投向莫兰,问道,“说我什么?”

    莫兰轻声一句,“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说您小气,爱斤斤计较,昨个儿臣女只不过使了点小手段,给自己谋了个称心如意的官位,却忤逆了您的意思,让你丢了面子而已!您今天就给我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要我歌舞宴请各朝臣女眷,从中午一直开晚宴到深更半夜。您不就是想累死我么!没关系,开晚宴就开晚宴!基于我的使命感,我愿意奉献出我所有精力,给所有女眷来一场绝世盛宴。只是去外面找了些外援回来而已!太子爷您又要跟我斤斤计较些什么劲?”

    什么?她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太子说话?

    “就你这伤风败俗的歌舞,你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如此低等下贱的贱民,你却让他们在朝臣女眷面前卖弄风骚?意图勾引她们?这等大罪,你担当得起吗?”

    莫兰跪在地上,俯首说话,“太子!您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跪在您面前?”

    上官瑞微楞,“什么意思?”

    “我想问您,我今天为什么要跪在您面前,低着头,和您说话?”

    上官瑞额角青筋直跳,忍着极度盛怒,咬牙崩问,“你自己说!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你做了错事?”

    “错!我跪您,不是因为我做了错事!”莫兰字句铿锵,“我跪着您,俯首和您说话,是因为您是太子!我是您?;ぷ诺某敲?!如果您这太子,却不做太子爷该做的事,我为何还要跪你?”

    说到这里,莫兰慢慢抬头,慢慢起身,慢慢挺胸,慢慢昂头睨视着眼前那盛怒至极的男子,嘴角边崛起一抹可怕的笑意。

    而且,她身后,大乔小乔跟着起身,金牛丁璐跟着起身,那些男团舞姬中,也全部起身,直起腰板子,在一堆跪趴的人群中,他们站得如此笔挺。场面,顿时剑拔弩张。

    上官瑞突然喷笑了,“死丫头,你这是要造反么?”

    莫兰摇头,“那就要看太子爷,您今天想怎么处置我了!”莫兰回头,瞟了眼身后那些男舞姬,笑道,“太子爷你可看见了么?我身后那些跳舞的男人,你应该猜得出来,他们是什么身份吧?”

    上官瑞拧了眉头,说,“不就是那些乞儿嘛!”

    上官瑞一说,全场惊呆了。

    什么?她们为之心动不已的男人,竟然都是乞儿?不会吧!

    莫兰却又摇头,“不全是!我身后的这些人,一半,是乞儿,另一半,是瓦缸揭不开锅的穷人。我一半施粥,一半赠米,虽然不要求他们回报,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心甘情愿的跪倒在我脚边,为我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他们心甘情愿跪我,是因为我做了身为主人应该做的事!他们跪我的理由,和我跪您的理由,是一样的!如果当初,我对他们不好,对他们不善,他们又怎么会向我低头?太子,你以为,用自己昂贵的身份去镇压城民,能够换来他们多大的心意?你以为,你一口一句贱民,一口一句下贱,一口一句伤风败俗上不了台面,我们这些备受侮辱的人,还乐意对你俯首称臣么?我们这些贱民,人穷志不穷,我们生下来,可不是专门被您这位金贵大爷侮辱的!太子,您没这权利侮辱我们,就连当今皇上,他也没这资格!”

    “你!”上官瑞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周围围观的人,也全都吓得腿脚发软,明明不是她们做错了,可她们就是在害怕。

    这场面,真的有血洗全宴的嫌疑。

    “太子你若想杀我,你没一个正统的理由,我是不会服从的!太子若想杀我身边的人,也没关系!我能救几个,就救几个!太子若想斩我满门,那也没关系,我会带着全家一块儿揭竿起义!太子你若残暴不仁,你每杀一个人,我就能抓住两个人的民心,你每杀一千个人,我就能抓住一万个人的民心!当你杀满万人,您这太子之位,就很难坐满了!连带的,您父皇的皇位,还能保住多久?”

    这番言论,已经远远超出大逆不道这四个字了!这丫头还真的就一点也不怕死么?

    周云和姜红都已经哆嗦得发簪都掉地上了,为什么这个叫莫兰的女人,竟然还能站得这般笔直?

    上官瑞那气到直哆嗦的牙关,咬牙切齿一句,“你意图勾引朝臣女眷,难道这不够治你的罪么?”

    莫兰吭声一句,“瞎说!勾引女眷?我的男舞姬,又没脱衣服,又没和女眷们有过身体接触,勾引她们,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飞黄腾达的幸福生活,我完全可以给他们造就!他们不会稀罕借着女人的身体,攀龙附凤!他们作为戏子,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观众们,看得赏心悦目,看得开怀畅乐。很完美,场上所有女眷都十分给面子,她们热烈的回应,就是我们最好的报仇。如果连这点报酬,太子你也要跟我们斤斤计较,你这不是小气,那是什么?”

    “借口!都是借口!你这贱丫头!你当真以为我没这胆子杀你吗?”

    上官瑞匆匆走到一名侍卫身边,奋力拔出他的佩剑,作势要冲过去砍人,钡徍赶紧熊抱,大喊,“二哥息怒!二哥息怒??!”

    莫兰身前,丁璐横身一档。丁璐那闪闪发光的双眸中,竟是兴奋和激动。

    她身后的这个女人,的确!的确有资格做他们的寒后!

    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举世难寻的奇女子!明明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武艺,却有这么大的能耐,面对千军万马,依然面不改色。

    她的寒后!她一定要誓死?;に参?!她要为自己之前对她无礼的举止,用行动来谢罪!

    “反了!真是反了!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我就不信了,区区几十个人,我还治不了你们?都给我抓起来!我看你还怎么抓民心!”

    “二哥!不成!绝对不成!统统退下!谁敢碰我家兰儿妹子!就是和我万户侯作对!”

    或许大皇子帮莫兰说话,还没这么大的效果。万户侯的话,他们不敢不听!万户侯身后的靠山,可是皇太后。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屏风后传来一道爆喝,“统统都住手?!?br />
    如此平淡威严的一句,上官瑞怒火瞬间消灭。

    这声音,是皇上的。

    皇上领着皇后,身边还跟着皇太后,一同进了大宴堂。

    因为大宴堂门口摆着三个大屏风,所以他们三人站在门口站了许久,大家都没发现。

    皇上皇后和皇太后全都来了,太子万户侯和大皇子也都跪下了。

    莫兰领着众人,再次下跪俯首,“臣女叩见皇上,皇上万安?!?br />
    上官琪正瞟着莫兰的头顶,喷笑一句,“你这丫头,真的是太能说会道了。而且句句在理!丫头,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现在,可是心甘情愿跪朕?”

    莫兰笑说,“皇上怜爱的城民,自然全都心甘情愿诚服于您?!?br />
    上官琪正当下大笑,“哈哈!好!好!有你这句话,你什么罪,朕都可以饶恕你!”

    “谢皇上开恩?!?br />
    莫兰不用抬头都知道,那个上官瑞,肯定又要被她气到吐血了吧?

    今天晚上的事,她没打算发展到这种地步的,可她实在忍不住被这太子一次又一次的刁难,她发点小脾气,也实属自然。只是没想到,皇上竟然也来了。

    既然来了,那就免了她不得已的谋反。

    上官琪正回头,问皇后和皇太后,“皇后和母后,想跟太子要的,就是这个丫头,是吧?”

    皇后和皇太后脸色微囧。

    说实在话,这么个精怪的丫头,她们可不想要。

    是她们身边的儿孙,要这小丫头。

    皇后和皇太后全都不吭声。

    上官琪正回头笑说,“这个丫头,朕觉得,还是由朕来保管的好!正巧,太子看她不顺眼,想砍了她!大皇儿和小皇侄,都想要她!为了避免你们为她打个不停,朕决定了,今天晚上我就把她带回宫,丫头,你就当朕的掌灯丫鬟吧?!?br />
    上官瑞惊了,想回驳,却又没有借口,一时间懵傻得不知所措。

    莫兰轻声说道,“当个掌灯丫鬟,倒没问题,可小女心里特没安全感?!?br />
    上官琪正垂眸,“那你想怎么着?”

    “我带个心腹随我一同进宫可好?”

    “放肆!”边上,皇后斥责一句,“你有听说过,宫女还带随从保镖的?你是去服侍皇上,又不是去享福的。由得你开口左一个要求,右一个要求么?”

    皇后娘娘发威了。

    皇后娘娘一发威,谁都免不得心头跳动三百下??赡计ㄗ臃蚀?。

    “是哦,进了宫,就是准备服侍皇上。让皇上身心健康,舒心畅快。既然是为了这个目的,那我倒是可以跟皇上提一堆要求了,我除了想带我家保镖之外,还想把我家大乔小乔一起带上,有她们两个开心果在,皇上肯定会开怀?!?br />
    皇后愣是一懵。这死丫头当真是个不怕死的娃??!竟然连她的话也敢反驳?

    皇后面容僵硬,双眸喷火,一张嘴,就想怎么教训这娃。

    “嗯哼——”上官琪正一声咳嗽。

    皇后乖乖闭了嘴。只是那愤怒的眸子,格外炽热。

    上官琪正轻声一句,“大乔小乔?好名字!朕听着就喜欢了!”

    三国志,上官琪正闲暇之余也有看过,对双乔这对双胞姐妹,熟稔得不得了。那对姐妹花,也的确算得上绝色佳丽,再加上莫兰给她们打扮得格外可爱,大乔小乔的名字,和她们十分相配。

    上官琪正说道,“莫佳氏,起来回话吧?!?br />
    “是!”

    上官琪正领着皇后和皇太后,上了高台,落了座,太子和大皇子以及万户侯也纷纷起身,站在高台左右两侧。莫兰站在高台下正中央,其他人,依旧跪着,没胆子起身,包括太子身边的两位良娣。

    上官琪正问,“你家双乔,可是你身后那对双胞胎?”

    “是的!”

    “也让她们起来,我看看?!?br />
    大乔小乔起身,双手搁在蓬蓬裙上。

    “挺奇怪的衣服!”上官琪正轻问,“这些衣服,都是你自己设计的么?”

    莫兰点头,“是??!”

    “为什么我看着感觉像是文莱国西服装?”

    “是啊,原本就是照着文莱国的款式设计出来的?!?br />
    上官琪正眯着双眸,轻问,“你去过西方?”

    “没有?!?br />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国家的衣着服装?”想那文莱使节,也只不过六七八年来那么一次他们龙华帝国,他上一次见到文莱过佳丽,是在他才刚登基不久的事!十几年前,这丫头还没出生吧!她究竟哪里见过西方的服侍?

    “不是有文字描述的么?在西国编年史上,详细记载着很多内容呢!”

    “哦?这么说来,你平日里很喜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

    “是??!”

    上官琪正当下笑了,“看来,你的兴趣爱好,和我家九儿,挺像的?!鄙瞎夔髡嵬匪悸瞧毯?,说道,“九儿至今都还未婚,我也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要不,这样吧,你是双城从三品城主的大女儿,我让你做九儿的正妃,不算辱没了你的身份。刚好,你的兴趣又和九儿相似.......”

    莫兰的话都还没说完,上官瑞和钡徍急忙否定。

    “不成!”两个男人异口同声。

    上官琪正歪头问,“小皇侄喜欢莫佳氏,他提出异议,很正常。太子,你刚才不是气的要怒杀了她么?怎么这会儿,又不舍得放手了?”

    上官瑞顿默片刻后,说道,“这古灵精怪的丫头,身子不干不净的,哪配当九皇妃?”

    “既然你知道她身子不干不净,那当初选秀当日,为何要私自带她过那验身堂?太子,你身为一国储君,却不做良好表率,徇私舞弊!你可知罪?”

    上官瑞面容一僵,低头认错,“儿臣知错。请父皇赎罪!”

    上官琪正一句话,“罚,就不必了。莫佳氏的去留问题,你不用再操心了。有什么意义,都放在肚子里,别说出来,惹朕心烦?!?br />
    “是?!?br />
    皇上简单一句话就把太子的嘴,彻底关上。

    老油条果真是老油条。

    上官琪正回头,面向莫兰,“怎么样?你乐不乐意当我九儿正妃?”

    莫兰轻声回了句,“臣女还是比较喜欢当您掌灯丫鬟?!?br />
    一句话,惹得全场唏嘘不已。

    不会吧。这丫头傻??!

    好好的九皇妃不当,偏偏爱当一个低贱的掌灯丫鬟?这莫大小姐是不是脑子被磕坏了?

    皇后一句轻话,“皇上给你面子,问你意愿,你若识相,就应该点头?!被屎蟮囊馑际撬?,莫兰她一点都不识相。

    莫兰挑眉一句,“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识相两个字,换不回我终生幸福?!?br />
    皇后当下一噎,傻傻眨眼。这死丫头真的太欠虐了!要不是皇上皇太后在这儿,她早就叫人先抽她丫几百巴掌再说话。

    上官琪正说道,“算了。既然你无心于我九儿,那你就留在朕身边当掌灯丫鬟吧。你说你心有不安,朕允你带个贴身小保镖。朕还让你享受从三品的礼遇?!?br />
    从三品的礼遇,相当于皇上身边小妾的身份。

    皇后之下,有四妃,四妃官正一品。

    四妃之下,有九嫔,官正二品。

    九嫔之下,有婕妤,官正三品。

    莫兰官从三品的话,也就是说,婕妤以下的娘娘,还得反过来给她行礼。

    这道恩准,史无前例。

    一个小小官婢,竟然能有官从三品的高位?

    这个,别说皇后有意义,皇太后也得有意义了。

    不出所料,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太后,吭了句,“皇上,您这提议,似乎.......”

    “别急,母后!朕还没说完!”

    哦!好吧!既然皇上没说完,那她就闭上嘴巴,乖乖等着。

    皇太后继续保持之前惯有的沉默,继续听戏。

    上官琪正侧头,睨视着莫兰,说道,“朕见你在太子府的晚宴上,办得有声有色,今年年底过年,附属国丽朝,年底会派使节过来贺新年。招待丽朝使节的工作,我就交给你来办了!你意下如何?”

    “丽朝?”莫兰拧眉问,“讲的也是我们国度的语言么?”

    上官琪正眯眼,“怎么?你不是通晓古今中外么?丽朝讲什么语言?你还不知道?”

    莫兰瘪嘴一句,“%$。是这种语言么?”

    上官琪正眉头深锁,“不是!这是岛度国的方言!你竟然也会?”

    “那么,*¥%。是这种语言么?”

    上官琪正又抽了嘴巴,“不是,这是台南国的方言。你是哪里学来的?”

    又不是?莫兰揪眉,问,“+&¥。是这个语言吧?”

    上官琪正已经哑口无言了,“丫头,你一共会多少种方言?你怎么什么都会似地?”

    身为国际大导演,连这点语言都不会,她怎么开拍轰动全球的大电影?

    莫兰简单回了句,“懂得多,却不精通,都是略知皮毛而已?;噬夏姑换卮鹞夷?,是我刚才说的那种语言么?”

    上官琪正沉默了好半晌,才点下脑袋,“对,就是你刚才说的那种?!?br />
    “好的,那没问题了。招待丽朝使节的工作,妥妥的交给我去办吧。从三品的官位,让臣女方便不少,谢皇上抬爱?!?br />
    “再等等,朕的要求,还是没有说完?!?br />
    莫兰吐气,“皇上您尽管开口,臣女能办到的,尽力帮办?!?br />
    “嗯!你别怪朕跟你要求再三,这是因为朕看好你的能力,认为你有这个本事,能够完美的帮朕把这事给处理好!只不过,你要先明白一件事?!?br />
    “皇上请讲?!?br />
    “丽朝的使节,来我龙华贺年,他每次前来,都会给朕出一堆难题。就说去年,他出的那道难题,至今都没有人能解开,朕心情极其不爽!去年招待丽朝的礼部侍郎,被我全部处斩了!”

    上官琪正说这句话的目的,就是要给莫兰一个下马威。告诉她,从三品的官,可不是随随便便说当就能当的。她要是办不好这件事,他直接叫人斩了她的脑袋。

    上官琪正满意的看着莫兰那凝重的表情,轻笑一句,“丫头,你现在跟我说,你要当九皇妃的话,朕还能帮你做主!一旦你应下了从三品官婢一职,那就不得再反悔了?!?br />
    莫兰思虑片刻后,反问一句,“不知道,去年的丽朝使节,给皇上您出了什么问题?”

    说道这里,上官琪正一肚子火气,“是个听上去挺简单的问题,却始终没人愿意给朕一个确定的答案?!?br />
    “哦?皇上要不说来听听,看看臣女能不能解?!?br />
    皇后噗嗤一笑,“真是个狂妄的丫头?!被屎蟀和纷愿阂恍?,说道,“皇上,如果这丫头能回答得了臣妾哥哥的算数,皇上允诺她正一品的官,臣妾也无任何意见?!?br />
    皇后一说话,皇上和皇太后相视一眼,心头特窝火。

    皇后其实就是丽朝君王的亲妹妹,身为丽朝国公主,自然整颗心都是向着丽朝的。

    皇后这般挑衅,皇上气噎不止,他一回头,视线狠狠一扫莫兰,那眼神底下传递给她某种讯息。

    既然莫兰已经开口问问题,那她要是答不出来,她的屁股,就要遭殃了!

    上官琪正一眨眼,挑眉,朝太子那边使了个眼色。

    太子接到了意思,吭声说,“莫丫头,你听好了。问题是这样的,一加零,等于一,一减一,等于零,一百一十一加一等于一千。提问,一加一,等于多少?”

    这问题一出来,台下女眷们全傻眼了。

    “一百一十一加一,不是等于一百一十二么?怎么会等于一千的?”

    “这是怎么算出来的答案?”

    “就是??!

    众人议论纷纷。

    皇后骄傲的昂着脑袋,冷眼睨视着台下所有女眷,当她眼神扫过莫兰的时候,她那骄傲的笑容瞬间一落。

    这个丫头脸上竟然没有一丝丝的困惑,反而老神在在?

    莫兰挑眉,轻声问,“就这个题目么?”

    上官瑞点头,“对!就这个题目!你可有答案?”

    莫兰差点喷笑,她轻声说道,“成了,皇上,从三品的官,臣女接下了!”

    当下,上官琪正和他身边一群人,全傻傻的看着她。

    皇后放大瞳孔,拧了眉头?!罢饷此?,你有答案了不成?”

    皇上上官琪正急忙跟进一句,“什么答案,说来听听?”

    莫兰点头一句,“是十?!?br />
    上官琪正嗯了句,“之前,朕的珠算师也给了朕这个答案,可是理由,他却说不上来。你能给朕说说理由么?”

    “理由嘛,挺简单的?!?br />
    上官琪正有些羞恼了。想他龙华帝都上下文武百官那么多个,没有一个敢信誓旦旦的跟他说出‘很简单’这三个字。没想到今天,竟然从一个少女嘴里说出来!

    上官琪正深呼一口气,问,“好吧,你只要说出让朕满意的答案来,朕就允诺你一切条件,包括你说要带上双乔入宫,朕也允你!”

    皇上说这话,皇太后一句话也不吭,毕竟皇上出的这道难题,是去年遗留下来的,算得上是龙华的耻辱。如果莫兰那丫头能为龙华一雪前耻,皇上给莫兰那些小恩小惠,都算不了什么。

    皇太后老眉横向皇后,看见皇后那僵硬的嘴角,皇太后笑容渐开。

    莫兰回道,“前面,一加零等于一之类的前缀,是为了给答题者一点暗示,告诉答题者,这加法的算数,是按照题目上的规矩排的。也就是说,一百一十一加一等于一千这个条件,限制了一加一的答案!按照常规的算数,一加一,应该等于二!但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常规算数,前提是十进制的算数!可这道题的算数,并不是十进制,而是二进制算术题?!?br />
    “二进制?什么意思?”

    别说二进制是什么意思,他们听不懂,就连十进制的意思,他们也听不懂。

    “十进制的意思,就是逢十进一。同样,二进制的意思,就是,逢二进一!一加一,等于二的话,二就变为零,再进一,也就是十!所以这题的答案,是‘十’!”

    “呃——”一堆人傻傻的眨眼?;故翘幻靼?。

    莫兰只能再解释一句,“一百一十一加一,原本是一百十一二,二变为零,再进一,一百二十,二变为零,再进一,二百,二变为零,再进一,也就是一千!听懂了么?”

    一堆人,照样傻眼。依旧没听明白。

    不过不管怎么说,上官琪正觉得,这娃说得十分有理。

    上官琪正笑眯眯的侧头问皇后,“怎么样?莫佳氏的回答,是否正确?”

    皇后哑然三秒,嘴角一阵抽搐。不可能的!这丫头怎么眼睛一眨也不眨,就直接说出精准的答案?而且连理由都说得头头是道?

    皇后的沉默,让上官琪正心情更加舒畅了,也不等皇后给他答复,上官琪正昂头一句,“这次丽朝使节的接待工作,你好好的做!朕让礼部全程配合你,彩金方面,你也不必担心,要什么必需品,你尽管开口!”

    皇后想反驳,也没这脸皮反驳,毕竟刚才,她把大话说得太满了。而皇太后也没任何意见,这丫头的鬼脑子,的确有这个实力胜任丽朝使节的工程。

    莫兰点头一句,“臣女领旨。只不过......”

    莫兰话锋一转,上官琪正摆正身姿,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全部说完吧!”

    莫兰跪下请示,“臣女有个不情之请?!?br />
    “你说?!?br />
    “臣女想,如果这次丽朝使节能满意而归,皇上您也满意臣女工程,皇上允诺臣女一个赏赐?!?br />
    “你要什么赏赐?”有什么赏赐,需要她如此重视?

    “我想让皇上,赏赐太子自己择选太子妃的权利?!?br />
    一句话,彻底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包括太子本人。

    上官瑞呆呆傻傻的望着莫兰,那一秒,他无语,惊愕,疑虑,震惊,多么复杂矛盾的内心,简直无法用一句话表述清楚。

    这女人明明得到这么好领功机会,她却把这功劳的赏赐,丢给太子?而且,刚才她还备受太子胁迫,被欺压得差点要谋反的地步了呢!

    上官琪正也是在琢磨不透莫兰的心,他揪眉问,“刚才太子差点要杀了你呢!你现在却替他求恩典?你到底是什么用意?”

    莫兰轻笑一句,“刚才太子只不过在和我开玩笑罢了。太子他怎么可能会杀了民女?太子心系百姓,怜悯穷苦百姓。刚才只不过是因为臣女对他挑衅,使得他怒气冲天,一时气昏了头而已。不过等他冷静下来后,他会明白,臣女之前挑衅他的那番话,都是忠言逆耳而已!”

    上官琪正一拍大腿,“哈哈,说得好!你算是给足了太子的面子了!吾儿,这下子,你的气,可消了没?”

    上官瑞当场红了脸,嗫嚅一句,“啊.......嗯......儿臣也没记恨过她,儿臣刚才真的只是在开玩笑而已......”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丢人?为啥?

    还有,他心口那噗噗直跳的心,到底乱跳个什么劲?

    皇上和皇后以及皇太后,躲在后面交头接耳一番。这次交谈的时间有点长。

    太子亲自择选太子妃这事,看起来挺复杂的呢!

    太子焦急的等着皇上的答复。

    虽然这个恩典,是莫兰替他求来的。但是自己选择太子妃,对他来说,真的是个大诱惑。

    想起之前王良娣那正妃,恶心的他每天都想吐她一百遍,可他就是拿他太子妃没辙。他好不容易废了她的妃位,想立周佳氏为正妃,却备受阻挠。那种郁结的滋味,他真的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备受吞咽。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