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2:盛世歌宴

天才狂小姐 62:盛世歌宴

    莫兰要和太子府乐掌司拼乐技?

    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走漏出去的,五爷上官翼和万户侯钡徍,竟然早早赶来太子府,厚着脸皮要晚饭吃。很明显,钡徍是来看莫兰妹子的歌舞表演,而上官翼是来看那死女人如何被处罚的!

    不止如此,九皇上官霆,竟然也来了。而且,就连常年赖在皇后娘娘身边的大皇子上官荣,也一道过来了!

    上官荣身边,还带着他府邸的乐师一道前来。

    说起来,上官荣身边的乐师,是歌剧届里佼佼者,除了皇上身边的那位畅音阁阁主,京城第一乐师陆元之外,就数他丁郎了!

    丁郎被大皇子上官荣带在身边,跟着九皇子,一道厚着脸皮,进了太子府里要晚饭吃。

    这晚宴都还没开始,坐位一张一张的加上去,太子还没法把他们赶走。

    真是麻烦!太子府里的小道消息,怎么传得比什么都快?千里良驹都不见的有这速度!

    因为男宾太多了,因此,太子府里的女眷,只能减少。

    原本打算把新来的采女们一并请上来看戏的,现在,上官瑞只能点名几个,意思意思。

    周兰和姜红,自然是坐在上官瑞左右两边,还有三位一等采女,也必须到场,另外,上官瑞把莫家四小姐莫霜月,一块儿叫了过来,因为莫霜月是莫兰的妹妹?;褂心铣浅侵餍了悸傻拿妹眯梁缫苍诿ブ?,另外又随口点了八名采女,前前后后,女眷总共十五名。再加上女眷随身几十名贴身丫鬟,随从,侍卫,宴客厅内,席位十分紧凑了。

    上官瑞左右手坐着两位良娣,两位良娣下方的一张大型空位,是留给莫兰和太子乐师豪勇坐的,两人的位置,面对面,对立安排。太子之所以把莫兰和豪勇的位置摆在良娣下方,就是想让他们俩个,成为宴会的焦点!

    然后高台下,左边的是五爷和钡徍。右边的则是大皇子和九皇,再接下去便是太子爷的采女们,采女们后面,是一大片的空地。

    这一大片的空地,是要留给乐师的乐工们,摆乐器,弹奏用的。所以场地才会如此吃紧。

    太子的乐掌司豪勇,接到命令,说今晚有歌舞要演奏,和那位新来的官婢,来一场比试。如果输了,那他乐掌司的位置,可就不保了。

    听到这个命令,豪勇心颤难免,但他也是见过场面的大人物,一瞬间,他摆好思路,正眼面对挑战。

    豪勇上了席位,安静落座,却见对面的座位,依旧空着。

    所有人都已经落座了,糕点茶水美酒,也已经摆上来了,可这位莫大小姐,还不现身?她又想闹哪样?

    大皇子上官荣钩了钩狐狸眼,冷笑一句,“九弟!听说你之前见识过那位莫大小姐的师父,南宫羽三安排的歌舞表演,是吧?”

    上官霆回眸一笑百媚生,“是??!那天的场景,不止我看见了,五哥和侯爷,也都看见了呢!”

    太子上官瑞,拧眉问向五弟,“你们也去看了?”

    上官翼简单一句,“嗯!看了?!?br />
    “哦?怎样?”莫兰的师父,也就是南宫羽三,最近整个龙华帝国传得沸沸扬扬的奇才!不只是他的风靡全帝都的热门小说,引来无数人追捧!更是因为他那传奇的神话歌剧院!那一夜,辣喷了多少男子?爆激多少兽爷们的裤裆?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南宫羽三名气如此响亮,身为徒儿的莫家大小姐,她的乐技,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垃圾?!鄙瞎僖肀梢囊痪?。

    钡徍却说,“哎呀!无与伦比的精彩??!”

    两种极端的评论,让上官瑞看不懂了。

    大皇子轻笑一声,“到底是垃圾还是无与伦比???”

    是??!大家都想问这个问题。

    上官翼确定一句,“垃圾?!?br />
    钡徍一敲桌案,“绝对精彩!热血沸腾都不为过??!”

    依然是极端的评论。

    大皇子无奈,狐狸眼往上官霆身上瞄去,“九弟,你说呢?”

    上官霆扇着玉扇,悠哉悠哉的品着回味着,老半天后,只给了一句,“赏心悦目倒是可以说。却是上不了档次的低俗制作!”

    上官霆的评论一出,就听场内一名女子娇笑调侃,“九皇说得一点也没错!贱妾也早早听说,那位三少大人的歌剧院,其实就是给男人们找乐子的低俗表演而已。上不了台面的!”

    那女子一说完,边上另一位女子忙问,“???那么,这位莫家大小姐,身为南宫羽三的徒儿,该不会也准备给我们看低俗表演吧?哎呀,我可不要,我怕辱了我的眼睛,张针眼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进了大厅,正好听见这女人说这句话,莫兰脚步一顿,站在她面前,说,“不爱看就让位,后面多的是好奇的观众?!?br />
    那女人一听,顿时光了火,刷地一声,起身,质问,“死丫头,敢跟我顶嘴?你知道我是谁?”

    莫兰回了句,“我只是顺着您老的话,给你说了句忠恳的建议!你不是怕侮辱了你的眼睛么,那就让给其他好奇的姐妹进来看??!”

    “你!”那女子气得脸色涨红,回身,朝太子那侧跪下,请恩,“太子,您看看她,这般无礼,这般目中无人?!?br />
    上官瑞轻哄了一句,“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她现在要和我家乐师比赛,你别影响了她的心情,到时候她会把借口推脱到你身上,说是你害得她输了的!”

    这般一说,女子立马跪安,“太子恕罪,贱妾不说就是了?!?br />
    女子乖乖闭嘴重新落座,气鼓鼓的瞪着莫兰,一路瞪到她坐下坐席为止。

    莫兰落了座,上官瑞就发话了,“好了,歌舞可以开始了!你们两个,谁先来?”

    豪勇吭声回话,“还是让莫小姐先来吧。毕竟,来者是客!”

    莫兰回了句,“免了,还是豪先生先上吧!不然我怕你等会儿,见了我的乐器,自惭形秽到不敢把自己的歌姬们亮出来?!?br />
    豪勇一下子被激怒了,原本他还客客气气的,现在,他已经卯足了劲,和她计较了起来,“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莫兰轻声一句,“等等!”

    “怎么?还有什么事?”

    “咱们先说一下比赛的规则!”

    “哦?什么比赛规则?”

    “规则很简单,你上歌舞,我蒙眼,我不必看乐器品种,我一一都给你说出来,而且我还能把你歌曲复制完本,如果我做不到,就算我输!”

    豪勇楞了一下,“你的要求,还真苛刻!不过很好!挺有挑战性的!你还有其他要求么?”

    “当然还有。你歌舞表演结束,轮到我表演的时候,你不必蒙眼,大大方方欣赏我的乐器,如果你能把我的表演,复制到一半以上,也算我输!”

    “……”全场无语了。

    这丫头提出的规则,怎么都是不利于自己的?这么难的比赛,她倒是挺有把握自己会赢?

    不可能!

    大皇子回头,问他的乐师丁郎,“丁郎,你能做到莫大小姐提出来的这些么?”

    丁郎神情严谨,“太难了?!?br />
    连丁郎都没把握能赢的比赛,莫大小姐却这般老神在在?

    就在这时,大皇子身边的九皇,上官霆扬声一句,“莫大小姐又开始刁难人了么?”

    众人又嗯了一句?

    莫大小姐是在刁难自己,不是在刁难豪勇吧?

    莫兰侧头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上次我们参加三少的歌剧院,因为他舞台烘托的实在太完美了,导致大家都没有在意到,三少戏班子里的乐器,都是一些没见过的陌生乐器!那些乐器,可是连我都不认识的哦!你要是把这些乐器搬上来,豪先生能模仿到你十分之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你这不是在刁难他么?”

    上官霆这般一说,他身后那些女眷们,纷纷窃语,“???原来是这样的??!这女人怎么这么卑鄙的?竟然给豪先生下了这么大的套!”

    “就是??!太卑鄙了,敢拿陌生乐器出来炫耀!赢了也不光彩?!?br />
    就在众人议论四起的时候,莫兰轻悠一句,“放心吧,我不会拿那些奇怪的乐器出来炫耀的!我要赢,自然是要赢得豪先生心服口服!我要收他为徒的话,没有一丁点本事,我怎么让他信服?”

    豪勇当下大笑,“好!好!好!莫大小姐既然这般有底气!那我也不承让了!你的条件,我都应了!”

    上官瑞接了一句,“这般嚣张的丫头,我还是第一次见着!为了不被你烙口舌,我现在,算是对你有求必应了!可是我不能由着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本太子的威严!所以,本太子事先跟你说清楚!如果豪先生赢了你,我可是要处罚你的!嗯——我想想,要怎么处罚你好呢?这样吧,如果你输了比赛,我就罚你,做不成玉洗掌司,直接当个玉洗工,玉洗司里所有的活,你一个人全部给我包办了?!?br />
    厉害!太子真能折腾人!太子府里上上下下这么多号人,包括侍卫和丫鬟们在内,叫莫兰一个人洗衣服倒粪?不累死她,也得熏死她了。

    钡徍哇哇一叫,“二哥!有你这么折腾人的么?不成不成!”

    “侯弟,你别说话,影响我看戏心情?!?br />
    钡徍鼓着腮子,不吭气了。要不是二哥手里还拿捏着他的宝贝画,他早就气得当场抱着他家兰儿妹子逃走了。管他什么官婢不官婢的!他把兰儿妹子抱去皇奶奶那儿,跟皇奶奶要份懿旨什么的,多简单??!

    莫兰一口应了句,“成!都没问题!不过,最后,我只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

    “一旦我叫了歌姬上场表演,不管是谁,都不允许打断我的演出!如果谁打断了演出,打断演出者,必须重罚之外,这场比赛,无条件归我赢?!?br />
    “嗯,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可是我又怎么知道,你不会使手段,叫自己人出来,故意打断自己的演出?使诈骗赢?”上官瑞哼气问。

    莫兰昂头说了句,“我费了很多的心血在里面!我的信用,就是我师父的脸面。我堵上我师父的名誉来和豪先生做的比赛,豪先生,你可信我?”

    豪勇起身,拱手对太子爷说,“我信她!她这个要求,我替她允了!她要收我为徒为目的,和我做比赛。如果她自己使诈,那她也赢不了我的顺从!”

    豪勇都这般说了,太子爷也没的刁难了,一松气,说道,“成!那就别废话了,赶紧上戏吧!”

    “遵命!”豪勇一拍掌,屋外静候的歌姬乐师们,匆匆准备了起来。

    莫兰也早早的把眼睛给蒙上。

    歌舞悦耳动听,尤其是那扬琴,琴技,挥洒熟练,乐声不带丝毫拖拉,琴手一流。

    一曲舞弊,莫兰摘下眼罩,说道,“一笛二箫一巴乌,高胡中胡各一!一琴一瑟一琵琶,卡龙一台!我可有说对?”

    豪勇惊讶,“莫大小姐竟然连卡龙也知晓?厉害!”豪勇实在忍不住,夸赞了她一句,“卡龙是边境管辖国境内的希古乐器,整个帝都,也就只有我手里的歌姬会!想到不到莫大小姐,一听就听出来是卡龙的音乐?!?br />
    莫兰吭声说,“的确,我手里的歌姬,没有一个会卡龙!但是我会!其他乐器,我手里歌姬,都有熟练工!我现在就能写出乐谱,豪先生要不要先听听我复制你的音乐?”

    豪勇拧眉说,“不必全部复制了,只要莫大小姐用卡龙弹奏一下我刚才歌舞的主音,即可!”

    主音,也就是主旋律的意思。如果她能用卡龙演奏出主旋律的话,那她复制他的歌舞,就真的是易如反掌的。

    这样相对节省时间,莫兰点头应和,去了卡龙台前,竹筷一拿,快速弹奏了一曲。

    豪勇当下起身,说道,“莫大小姐,真够厉害的,一上手,就是快弹!我家歌姬,顶多会双弹。莫大小姐的琴技,竟然比我家歌姬还要精湛?!?br />
    “好说?!蹦蓟氐皆?,轻声一句,“第一关,我算过了吧?”

    豪勇点头,“过了!其他乐器不算稀罕,我的歌姬会,你的歌姬,自然也会!主音也没弹错,副音部分,想必也不会错!要复制我的歌舞,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多谢豪先生承认?!?br />
    上官瑞急着说,“行了行了,别寒蝉了!赶紧把你的乐器给我搬上来!”

    莫兰一点头,“好的!请稍等!”

    莫兰拍拍掌心三下。

    厅外,一群白衣女子男子,纷纷进了大厅。

    这一进门,周云顿时发话了,“怎么回事?怎么都穿白衣?这又不是在吊丧,莫兰,你的歌姬就不能穿其他颜色出场吗?为什么非要穿白色?”

    莫兰侧头,轻问,“周良娣,你看着那些白色的衣服,你会想到什么?”

    “灵堂?!敝茉品叻咚盗肆礁鲎?,她就是摆明了要给莫兰难堪,凡是能够引起太子爷对莫兰的不满,她什么都能拿出来挑剔。

    莫兰一点头,应和了句,“同样是白色。周良娣脑子里,除了灵堂,还是灵堂。而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一群可爱的,纯洁的,不带一丝污渍的天使?!?br />
    周云微微一愣,像是不太明白莫兰的意思。

    莫兰看见周云那副傻样,继而说明一句,“看待一个事物,在于一个人的心境,心境洁白,看什么东西,都是纯洁的。心灵肮脏,看什么东西,都是污秽的。我想再坐的各位,肯定也我一样,你们眼前这些白衣男女,在你们的眼里,都是些洁白纯洁不带一丝污垢的纯情天使吧?”

    这般一说,还有谁敢说他们只看见一堆灵堂?

    周云那懵呆的表情,瞬间变得羞红不已。咬破了嘴皮子,气得差点捏烂手帕。

    上官瑞气呼呼的瞪了周云一眼,为什么之前他一直觉得周云这个女人很聪明?现在却觉得她如此痴傻?

    “好了。赶紧把乐器给我抬上来吧!”上官瑞吐气一句,“你找了这么多的白衣歌姬来,屋子里都被你的歌姬给站满了,你的乐器,打算摆哪儿?”

    莫兰耸肩,“没乐器?!?br />
    “什么?没乐器?”众人全都惊呆了。

    豪勇吭声问,“莫大小姐,您在开玩笑吧?你不上乐器?难道你想大合唱不成?你要是摆出大合唱,我当场就能叫人给你复制出来。这场比赛,你就输定了!”

    莫兰依旧高深莫测一句,“放心吧,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被你给复制走的!大家可都记住了,歌曲一旦开演,谁也不能打断。谁要是敢打断,那位肇事者,就得由我料理了!”

    莫兰这个要求,仿佛像是针对周云说得一样。

    周云本来还真想过,等会儿她一开演,中间给她插个几句话,破坏她演戏气氛,恶心死她??墒且惶寄蔷?,肇事者得由这贱婢料理这话,她还真不敢动手了!这贱女人,该不会巴巴望着她被剔除良娣的妃位吧?算了,不使坏就不使坏,她就不信了,这么一堆白衣男女,能玩出什么好玩的花样儿来。到时候,她照样能找到各种借口,说她歌舞垃圾之类的话!

    莫兰一拍手掌,说道,“表演开始!大家安静!”

    一对白衣男女,分排站立,排成二十排,每排十人。这么浩大的歌姬,阵容一流。

    众人都在讥笑,这位莫大小姐该不会是想用人海战术获胜吧?

    其中一名约莫三十岁的成年男子,也是一席白衣,走出人群,轻声说道,“诸位,在下,海蓝!将为大家独唱一首歌曲,歌曲的名字叫《白月光》?!?br />
    歌曲名字是什么,不重要!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是独唱?要是独唱,那么他身后那一团子人?都是跳舞的舞女舞男吗?

    不会吧?这么多人要是跳起舞来,那将多么动荡?多么骚乱?而且还是一堆白衣男女,这歌舞,能好看么?

    众人再次对这表演,表示不苟同。

    海蓝轻声说道,“表演!正式开始!请诸位备好卷帕,方巾!”说完,他往旁边一站,把场地空了出来。

    众人见状,再次无语。唱歌的往边上站,不就意味着,舞台的正中心,并不是他!难道真要叫这上百号人出来跳舞?

    还有,干嘛叫他们准备好方巾和卷帕?该不会?他们这些白衣男女们,要表演如何恸哭灵堂这类的节目?

    一堆堆的疑问,始终得不到解答。

    因为那唱歌的不唱,跳舞的也不跳。

    就在大家屏住呼吸静等的时候,突然,白衣人群后,挤出来一对奶娃,男孩,女孩,手牵手,甜美笑着,欢快叫着,蹦蹦跳跳跳到众人面前。

    女孩:“表哥!你看!我的头花漂亮吗?”

    男孩:“漂亮,我家小蓝,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br />
    女孩:“那表哥,长大了,你可得娶我哦!”

    男孩:“一定!我一定会娶你的!”

    男孩女孩说完这几句话后,又手牵手,蹦蹦跳跳走出了白衣人群,紧接着,另一对少男少女,出现了。一名衣着朴素的纯情少男,欢喜的牵着一位清甜少女的手心,走出人群。少男表情欢乐,自然。少女表情忧郁,伤感。

    站在舞台正中央。

    少男:“小蓝,我决定了,等我考取功名,我就跟你父亲提亲?!?br />
    少女沉默数秒,却说:“表哥,我爹不同意我俩的婚事!他要把我嫁给王员外!后天,员外就会来我爹爹那儿下聘!”

    少男顿时沉默了,那震惊的面容,看得出来他有多惊愕。

    少女表情一转,焦急万分抓着少男的手,“表哥!我不要嫁给王员外,表哥!你带我走吧!咱们说定了!你带我走!今天晚上,我在十里红亭榕树下等你?!?br />
    说完那句,少女欢欢喜喜的朝少男,边挥手,边退场。

    少男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整整站了五分钟。

    这五分钟的沉默,莫名其妙的,在场一半的人,微微湿了眼眶,尤其是女人。

    少男一句话也不说,慢慢退场。

    少男一退场,少女拿着个包裹,站上舞台正中央,表情欢快,渴望,自言自语一句,“表哥,你快来。蓝儿在这里等你!”

    说完,沉默一分钟,表情微微失落,却依旧期盼,“表哥,蓝儿已经在榕树下等你了。你快来?!?br />
    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优雅的乐器声,出来了。类似笛声,类似二胡?;褂谐っ蜕?!

    可是,场内所有人,竟然没人关注到,这优雅的乐器声,来自哪里。总觉得,这么优美的歌声,这个时候出场,自然而然。

    少男跟着背景音乐登场,站在少女背后,默默看着她的背影。

    少女紧抱包裹,泪水一滴,“夜过三更,表哥你在哪里?蓝儿一人站在榕树下,怕黑,怕风呼呼,怕人过来,怕鬼闹心,表哥你在哪儿?”

    背后,少男轻声回答,“蓝儿,我在你背后,我却不能带你走!我不能让你跟我受苦!风吹露宿的日子,不是你过的。你要幸福!所以我只能站在你背后,默默守护你,你不必怕黑,不必怕风,不必怕鬼?!?br />
    说道这儿,场内大半的女人已经忍不住掉了眼泪。

    这等煽情的演出,她们至今为止,第一次见。

    音乐越来越高昂,正曲旋律出来了,白衣男子慢慢走前一步,清幽唱起,“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br />
    才唱一句,白衣人群后,冲出来一群大汉,大吼,“小姐在这儿呢!快来!在这儿!”

    少女惊恐尖叫,“表哥!表哥!他们来抓我了!快来救我??!”

    大汉粗鲁的冲上去,一把抓住少女的胳膊,“赶紧回去!小心老爷打断你的狗腿!”

    “不要!不要——表哥救我!”

    少女被逼退场,少男上前数步,那想要冲上去,却死死咬住下唇,缩回手的凄凉样,又一次惹哭了一群女人。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如此忧伤的旋律,已经完全唱出少年此刻心境,看他无力跪坐在地上的模样。

    少男忧伤退场。

    一名身穿鲜红色嫁衣的女子,慢慢从白衣人群中,走出来。

    如此鲜红的嫁衣,如此靓丽的妆容,站在一面白色墙壁前,如此凸鄂,如此醒目。让人一眼就看见,她的脸上,挂着两行眼泪。也就在这一刻,大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身后的那群人,都穿白衣上??!白与红,多么鲜明?

    没人奇怪为什么那少女换戏服换得那么快,也没人注意到,这个穿嫁衣的女子,并不是之前的少女。在他们潜意识里,这个嫁衣女子,就是蓝儿表妹。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br />
    歌声再次说出少女的心声,少女伤感绝望退场。

    再次现身,少女一身素衣,捂着心口,跪坐在地上,咳嗽不停,面容憔悴,一看就知道生了病,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位衣着华丽的老头子,这老头子一看就知道是王员外,是小蓝的丈夫。那老头子毫不留情面的一巴掌,打在少女脸上,嘴里骂了句,“下贱!”

    少女被打,却不掉眼泪,只是咬牙隐忍。

    竟然真打!那巴掌声响彻全场。四周已经传来抑制不住的抽泣声了,她们手里的卷帕,哭湿了第二条。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越圆满,越觉得孤单。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路太长,怎么补偿!”

    少女退场,王员外一声吆喝,“把那贱种给我抓起来!”

    大汉抓着头发散乱,衣衫褴褛的少男登场,少男被扔在王员外脚边。

    王员外一脚狠踢少男肚子,大骂,“给我打!往死里的打!打死他!”

    大汉们轰上,一顿拳打脚踢,少男也是泪水未滴,一字未吭,一句未求饶。

    少男在地上翻滚,脸上淤青越来越多,嘴里喷了血渍。

    场上女人们,全掐着大腿,不让自己失声痛哭,咬牙忍着不能再哭湿第四条卷帕。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王员外和大汉退场,鼻青眼肿少女扒开人群冲上台面,坐在地上,抱着满嘴是血的少年脑袋,放声痛哭,哭声何其响亮,哭得惊天动地,泪断肝肠!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在生长?!?br />
    随着伤感的音乐,配上豪嚎大哭的女子,这场戏,不把这些观众的眼泪飙干,是不会罢休的。

    最后,和声团,轻声哼着歌曲动人的主旋律,只见地上抱着的少男少女背后,又出现另一外一对少男少女。说着内心独白。

    少女轻语,“早知道是最后一次,见你!当初就不应该轻易跟你,分离?!闭馐巧倥纯奚械男睦锘?。说得何其酸软。

    另一边,少男轻语,“我一直坚信。没有我的你,你会更幸福!却不知,他不爱你!不疼你!既然如此,我要救你!哪怕刀山火海,哪怕油锅地狱。只可惜,我终究救不了你!”这是少年临死前的心里话。无奈,无助,遗憾。遗憾当初为何他不去榕树下接她?

    独白少年少女退场,场上只剩紧紧相抱的凄惨男女。

    歌声何时没了的,乐声何时轻了下来,大家都注意不到了。

    最后,乐声嘎然而止的瞬间,白衣人群后面,走出来一对男娃女娃,两人手牵手,蹦蹦跳跳,欢乐走到舞台正中央。

    女孩:“表哥!你看!我的头花漂亮吗?”

    男孩:“漂亮,我家小蓝,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br />
    女孩:“那表哥,长大了,你可得娶我哦!”

    男孩:“一定!我一定会娶你的!”

    和开场一样的场景,只是,开场时,大家都不觉得有任何伤感,如今听来,内心那无限忧伤遗憾感动,全被这两个娃子,说得浮水波澜。

    男孩女孩表演玩,所有人全部起立,那位叫蓝海的男子,站在最前面,领着大家深深一鞠躬,“感谢各位欣赏海蓝团第一次公演。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我的音乐?!?br />
    “呜呜呜——”姜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毫无淑女形象了。想当初她死奶奶的时候都不见得自己哭得这般伤心!

    台下九成女子也和姜红一样,表演结束了,都还没缓过神来。

    剩下一成女子,也含花带泪的遮着眼角,捂着鼻尖,忍着耸肩。

    甚至就连旁边的丫鬟,侍卫,也一个个的抽搭搭个不停。

    钡徍一只手撑着额头,一边偷偷抹着眼泪,一边嘀咕,“我的兰儿妹子!呜呜——我又爱上你一回了。怎么办?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的心都不够用了。你要我爱你多少遍才肯罢休?”

    旁边,上官翼又白了他一眼,骂了句,“丢人?!?br />
    钡徍哭哒哒的说,“五哥你冷血??!这么感人的戏,你还敢说不好看?”

    上官翼喷气,“我说垃圾,就是垃圾。哼!”

    这下子,大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官翼和钡徍,一个会说垃圾,一个会说绝世歌舞。

    理由就是,一个不爱看戏,另一个太容易入戏!

    上官瑞和上官霆,几乎是一摸一样的表情,眼眸深幽,却无泪光,眼神闪烁,却微垂眼帘。

    上官荣不停吐气,他用吐气的方式,努力维持自己身为男子汉有泪不轻弹的面子。至于他身后的丁郎,拿着袖口,掩着眼角,擦啊擦的。

    貌似唯一表情淡定的,除了那冷血的上官翼之外,就只有莫兰一人了吧?

    莫兰对岸,豪勇当下起身,跪在地上,说道,“莫大小姐!在下甘拜下风!能够演出如此煽情的戏剧,至今为止,您是第一个!”如果这戏放在皇太后面前,那会引起多大的轰动?想必莫大小姐一下子就能成为太后身边的宠婢。到时候,她一开口,想要当畅音阁阁主,还不是太后一句话的事?

    这样的奇女子,叫他豪勇认她当师傅,一点都不侮辱他。

    莫兰很满意豪勇的答复,“那我就当仁不让了,乐掌司的位置,由我来做吧!”

    “等一下!”上官瑞哼气问,“这比赛的规矩,可不是这样子说的?!?br />
    莫兰侧头,问,“太子想说什么?”

    上官瑞面向豪勇,“我说,豪先生,这出戏,你能复制得了吧?这么简单的旋律,你若复制不了,那你还怎么当我的乐师?”

    豪勇点头应道,“的确,旋律很简单,我能让人复制。戏子,我也可以培育!台词,我也记住了!可是乐器!”豪勇吐气说,“太子难道没有发现吗?莫大小姐手里,究竟用什么乐器在表演?”

    这般一说,众人终于发现了,“对哦!乐器呢?”

    “刚才听见那么漂亮的音乐旋律,是什么乐器弹奏的?”

    豪勇替莫兰回道,“那些音乐,听上去像是乐器弹奏的,其实那些乐器的和声,都是出自那些白衣男女们的喉咙里?!?br />
    “???怎么可能!”

    “就是??!不可能的吧!我听着像是笛声,还有二胡呢!”

    大皇子身后的丁郎,跟着说道,“大家刚才关注在几个戏子身上,连这么好听的音乐,都只拿来当背景了。你们自然没有发现那些音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虽然听着是很像笛声,二胡之类,但是这声音还是和笛胡有些区别的。我也可以帮忙作证,那些音乐,都是出自这些白衣男女们的喉间?!?br />
    丁郎出面作证,全场人顿时哄嚷了起来。

    “这也太厉害了吧!”场下有人惊呼。

    豪勇一点头,认同一句,“的确厉害!至今为止,从没有人想出这等离奇的点子来表演歌舞!小剧场也是这般新颖,直白的对话,剧情很短却简洁有力,一下子就点到位??慈】奘硕嗌俟媚锩堑捻泳椭?,这出戏究竟有多成功?!?br />
    豪勇给莫兰如此高的评价,他的意思是说,他输给莫兰,输得心服口服。

    上官瑞沉声一句,“虽然点子新颖,剧情也好看,可这些,你也可以复制的吧?而且,人我府里多的是,你也可以培养一些人,让他们用喉咙发出音乐演奏??!”

    豪勇回了句,“点子,我可以照搬,剧情,我可以照挪!可是太子,草民实在没这本事,同时指挥这么多人,让他们利用不同的音节搭配出这般美妙的音乐!别说两百人团队,就连二十人团队,我也没法指挥!我想问一下丁先生!丁先生,如果是您的话,您能保证自己可以做到么?”

    所有人的眸光,全部甩到大皇子身后的丁郎脸上。

    丁郎表情一僵,嘴角抽蓄。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