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1:嚣张的官婢

天才狂小姐 61:嚣张的官婢

    验身这关,基本上都能通过,偶尔一两个通不过的,那些女人都会说自己曾经得过什么女人病之类的借口,宫里还算有点人性,没有叫她们游行回家,只是归还了户籍名牌,赶她们出宫而已。

    这次选秀的女子,人数实在众多,整整三千多个女人!要是让太子他们一个个面见,得花多少时间?所以在进入最后面试之前,会进行几轮大筛选。

    筛选的名堂十分多元化。例如,第一关,吃糕点。糕点里参了辣粉,谁要是想喷糕,那必须得喷得优雅自然,咳嗽也要咳得楚楚动人,谁要是喷得太难看,就直接被刷掉?;褂幸还?,太监把蜥蜴啊,无牙毒蛇啊,往人群中间一倒,谁敢昏倒,或是大声尖叫,也会被刷掉。

    越到后面,条件就越苛刻,文房四宝都要拿出来考核一番才肯罢休。

    虽说他们主张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身为太子身边的女人,要是连写字都不会,那也要闹笑话的。

    所以第七关的时候,公公叫姑娘们坐在椅子里,公公大声朗读女戒,而秀女们则提笔写字。

    写错字,或是字迹不漂亮的。也就会被筛选掉。

    经过六轮的大筛选后,如今厅内只剩下两百多名秀女,正襟危坐,提笔写字。

    莫兰盯着那笔墨纸砚,发呆中。

    念书的公公,在莫兰身边停顿了一秒,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和太子暧昧不清的流言女。

    看在太子爷的面子上,公公没有叫人把莫兰拖走,而是低声问,“怎么了?”

    莫兰回眸一句,“不会毛笔,只会钢笔!毛笔字,我写得一塌糊涂?!?br />
    那公公拧眉问,“钢笔?啥是钢笔?”

    莫兰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铅笔,说道,“虽然这不是钢笔,但能代替钢笔!这个叫铅笔?!?br />
    公公愁苦的瞅了老半天,看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儿,“不就是一个小棍棍么!”顿了一阵后,说,“那你就这个写吧。写完了,好上缴?!?br />
    “不介意我用我自己的纸张写吧?”

    公公一瘪嘴,“随便随便,只要能写完,交差了算数儿?!?br />
    “嗯?!?br />
    得到认可后,莫兰拿出纸头,摊开,写字。

    一篇女戒念完后,别人都是四五张纸上缴,莫兰只交了一张纸。

    公公拿着托盘,进了大厅,上缴文案,让皇上太子他们过目。

    好几个姑娘的字迹,又是秀气,又是华丽,字迹又工整,排版也整齐,皇上皇后见了之后,对那些拥有好书法的女人,起了不小的好感。

    突然,皇上惊讶的拿着一张厚实的纸,说,“一?这是什么纸?”

    那公公急忙上前回话,“哦!这个是双城莫城主家的大小姐,自己带过来的纸?!?br />
    “???自己带过来的纸?”

    那公公接着说,“莫大小姐说她不会毛笔,毛笔写得十分难看。所以她用自己的笔,自己的纸写?!?br />
    上官瑞瞧见皇上手里的纸张,好奇异常,忍不住起身,走到父皇身边探头看。

    皇上盯着那纸头里的字,说,“这字也太小了吧?看都看不清楚?!?br />
    上官瑞一伸手,从父亲手里轻轻接过纸头,看了一眼,“最小的圭笔也不见得写得出这么细小的字!”

    圭笔,是所有毛笔中最小的品种,钻门用来写小字用的。

    这丫头,存心的吧。故意写这么小的字,叫他父皇看不清。那字小的比半个小指甲还要小。

    皇上年约四十七,已经开始老花眼了,这么小的字,他自然看不清楚。但是上官瑞还是能清楚看清字体。

    皇上倒是稀奇这纸笔,说,“叫莫家大小姐进来?!?br />
    皇后一听,拧眉说,“皇上,这不合规矩?!?br />
    旁边,太子的亲生娘亲,岳贵妃也点头应和,“是啊,皇上,那位莫大小姐原本就谣传纷纷,您再传召她进来,外面的谣言不知道要传得多离谱了呢!她一个人名声败坏也就罢了,可不能连累了太子他的名声,跟她一块儿败坏?!痹拦箦嫡饣暗氖焙?,有些气恼的瞪着他宝贝儿子。

    两位妃子一磨叽,皇上也就放下私见莫兰的念头,一点头,说,“好吧,那就叫余下的人,一一进殿?!?br />
    岳贵妃起身跪应,“皇上,臣妾还想亲自出一道题考考她们!”

    “哦?你有什么题?”

    “古语有云,无规矩不以成方圆,我想让那些秀女们,画个圆过来。如果她们连个圆都画不好,又如何能守时守规呢?”

    皇后笑着点头,“岳贵妃说得有理?!?br />
    皇上一摸胡须,应了她一句,“准了。小李子,你去叫她们画个圆过来?!?br />
    其实岳贵妃的用意十分明显了,画个圆,可圈可点,就算再圆,岳贵妃照样可以挑三拣四,那个叫莫兰的女人,不适合留在太子身边。这女人的歪心思太多了!还没进太子府,就走了这么多捷径?和太子闹了这么多流言!太子将来可是要继承皇位的,哪能被那种女人随意拖累?

    等会儿,那圆一送上来,她就直接把那女人给提名遣走算数。

    不一会儿,一张张白纸再次呈上厅堂。

    岳贵妃一眼就瞧见了那张厚实的白纸,皇上还没过目,岳贵妃起身说,“皇上,既然题目是臣妾出的,那就由臣妾来筛选吧?!?br />
    岳贵妃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了,皇上和上官瑞都知道岳贵妃的心思。

    皇上没有多大意见,但是上官瑞有点担心。

    叫那坏女人滚回娘家再嫁他人?开玩笑!这么便宜的事,可不能称了她的心!上次他在她大合院里,受了那么多的气,还没报复够呢!

    岳贵妃先拿了几张宣纸,看了两眼,甚是满意,还大为表扬,“这个不错!这个也不错!挺圆润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圆润的闺女!嗯,还有这个也不错!”

    岳贵妃过目完的宣纸,再一一传递到皇后皇上和太子手里。

    上官瑞紧张的看着母亲,拿起厚实素描纸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他娘亲肯定张口否决那丫头的圆!不管她怎么画,都不可能画得好无一丝瑕疵的吧?

    岳贵妃也是如此想的,她都还没看清楚,鄙夷的字就要吐出嘴巴了??删驮谒抛炜曰暗牡毕?,突然,她哑住了。

    岳贵妃呆呆的望着素描纸,怎么也说不出半点挑剔的话来。

    这下子,别说上官瑞奇怪了,皇上也奇怪万分,“怎么了?爱妃?有什么不对么?”

    岳贵妃拿着那纸头,抬眸看向皇上,开口想说话,却又无话可说,最后她一言不发的把纸头交给了公公。

    公公把纸头递到皇上手里的那瞬间,皇上皇后,连同上官瑞一起,彻底惊呆了。

    皇上把画一放,说道,“快!把莫家大小姐给我叫进来?!?br />
    现在,皇后和岳贵妃全都没反驳的话了。

    莫兰被太监领进大厅的时候,可想而知,外面又掀开多少个留言风波了。

    莫兰深蹲跪地,姿势十分标准。想她古装剧拍了那么多部,这点宫廷礼仪要是做不成,那她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民女叩见皇上,皇上圣安?!?br />
    皇上摊手,“平身?!?br />
    莫兰起身,依旧垂眸。

    皇上甩甩手里的纸头,问,“这个圆,是你徒手画的么?”

    “只是用笔,算是徒手吧?!?br />
    “你能跟朕说说,你究竟怎么画出这么圆的圆圈?”

    莫兰轻声一句,“无规矩不以成方圆。这句话,皇上可有听说过吧?”

    听见这句话,岳贵妃莫名其妙的,突然心虚脸红了一下下。岳贵妃都不明白,自己干嘛要心虚脸红?

    皇上轻哼一句,问,“听过。又怎样?你画这圆,和刚才那句话,有关系么?”

    “哦!没啥关系,就是想说,我用两只笔,做了个简单的圆规。圆规这个名词,就是从这句古话上得来的!”

    “圆规?什么圆规?”皇上又问。

    莫兰跪下身躯,把纸放在地上,掏出两支笔,拿了发带,绑了个弧度后,轻轻松松在纸上,画了第二个圆圈,“挪!这个形状的物件,就叫圆规。这个小窍门,一般的木匠,大多都会。很简单!”

    很简单的小窍门,却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因为皇上不需要做木匠的工艺活,这些妃嫔和大家闺秀,也不需要做木匠的活。他们更没这个心思去考究,为什么圆桌会这么圆!所以圆规这玩意儿,他们全都不知道。

    岳贵妃知道她画圆的方法后,并没有赞赏,反而更加鄙夷,“哼,真是个爱投机取巧的丫头?!?br />
    一句话,表明了她对莫兰的看法,糟糕透顶。

    皇上虽然挺欣赏这丫头的聪慧头脑,可是岳贵妃也没说错,一个爱投机取巧的鬼丫头,实在不适合当太子的妃子。

    皇后从旁说了句,“皇上,时间也不晚了,咱们开始点名吧!”

    “嗯!”

    皇后跟着说道,“反正莫大小姐已经见过了,后面的点名,就不要叫上她了。要不要选她当采女,等皇上过目了所有秀女后再做定夺吧!如何?”

    皇后的提议,正中所有人心怀,皇上用力一点头,“嗯!那就这么办!莫佳氏,你且退下吧?!?br />
    “是?!?br />
    莫兰退出正厅后,厅外,一堆女人对着莫兰指指点点。

    “看样子,太子妃的人选已经出来了呢!”某个女人酸不溜丢的说道。

    “姐姐你说什么呢!太子妃哪会这么轻易就定夺出名额?咱们这次被选,进了太子府,只能从采女做起?!?br />
    “你傻呀,妹子!你不看看人家,都还没当上采女,又是走后门,又是被皇上率先招进大殿里私见。我们呐,哪还有机会??!看看人家冯宰相的孙女,也没这等浩大的待遇呢!”

    冯美璐被提了名,当场瞪杀过去。瞪了那两个碎嘴的女人一眼后,又气恼的瞪向莫兰。

    竟然拿她和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比?娘的,看她以后怎么整死她们。

    这种酸不拉几的话,莫兰早就已经习惯了。她天才的光环,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嫉妒她的人,大有人在。她要是听见一句就生气,那她得生多少人的气?

    姑娘们一轮又一轮的进大殿,被皇上皇后参阅,然后又回到候厅房里,等候圣旨。

    不稍片刻,圣旨下来了。

    那宣旨公公,摇声吆喝起来,“奉天承运,皇帝特丰,北郡洲二品巡抚三女,刘佳氏,为一等采女。特丰,当朝宰相嫡长孙女冯佳氏,为一等采女。特丰,南郡洲一等提督幺女,卜佳氏,为一等采女。丰远歌罗七品县令之女安佳氏,叶滕县六品县令之女姚佳氏,双城南城主幺妹辛佳氏,双城北城主之四女莫佳氏……。为太子随侍采女。钦此!”

    那公公前前后后说了十五个女人的名字,其中三个是一等采女,一等采女的意思就是,一旦被临幸,就直接当上良媛了,良媛仅次良娣一个等级而已。其他的普通采女,临幸后还得从一般的奉仪做起。

    这道圣旨一出来,众人再次喧哗。

    “一?怎么是莫家四女?不是说大女儿么?”

    “莫家四女是谁?”

    那公公拿出第二道圣旨,再次宣读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亲选数名官女,罗东县六品县令司马长女,海南县七品县令谢氏幺女,双城北城主莫家大女……为太子府邸官婢,官从九品?!?br />
    第二道圣旨一出来,全场再次爆嚷了起来。

    喷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官婢?不会吧?搞了这么多的花头,竟然只当了个官婢?”

    另一名女子立马接话,“是??!走了这么多路子,搞到最后却只是个官婢,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姐,说错了!是赔了身子,又当不了妃!”

    “呵呵呵——”

    “咯咯咯——”

    嘲笑声源源不断的传进莫兰耳朵里。莫兰依旧面无表情,连同其他四位官婢,一同跪安领旨。

    选秀结束后,莫兰出了宫门。

    出宫门的时候,走在她身前身后的一群官女,全对着莫兰指指点点,笑得何其猫腻,何其闷骚。

    丁璐看见这等场面后,惊了,“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她们干嘛对你指指点点的?”

    莫兰轻描淡写一句,“没啥,就是被选成了官婢而已!她们在嘲笑我罢了!”

    “什么?”丁璐听了之后,瞬间惊呆了,“你真成官婢了?”

    “是??!怎么了?很惊讶吗?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你还惊讶个什么劲?”

    废话!就是因为她之前说过了,她才会惊讶的好不好!这样子一来,不就表示,一切都照着莫兰的计划在走嘛!那个太子爷把莫兰整成官婢,八成都还不知道这是莫兰给他下的套吧?

    那个瞬间,丁璐再次对眼前高深莫测的女人,产生浓浓的异样情愫。那种情愫中,带了不少的钦佩。佩服她那深沉的心机,和高深的谋算。如果,她能不要这么放浪,说不定她就会对忠心不二的说。

    这时,后方?;舐沓党隽斯?,马车车帘被人掀开,车里,上官瑞噘着嘲弄的笑意,对莫兰说叨了句,“??!不好意思了。是我父皇和母后的意思,他们要你当官婢,我没辙!”

    其实这个只是个借口而已。只要把借口往皇上身上推,不管怎样,他都是有理的。之前他答应她选她当妃,他无法兑现,她也不能责怪他!

    莫兰万分哀怨一句,“为什么太子不帮我劝一声,当不成你的妃子,好歹也放我回娘家嫁人嘛!”

    哼!上官瑞腹中腹诽,谁会放她离开!让她舒舒服服回娘家嫁人?做梦呢她!方才他只是简单提了句,要让莫兰当官婢,父皇母后和母妃,全都认同了,一个也没说不呢!

    看见这娃那哀怨的眼神,上官瑞心口别提有多爽了。上官瑞又是耸肩一句,“没办法,父皇的意思。我真没辙儿!”

    莫兰抿了唇,不悦的说,“好吧。既然事已经成定局了,我也没法子了。官婢就官婢吧!不过太子爷,你之前允诺我的事,还算数么?”

    上官瑞点头说,“嗯!为了弥补你受伤的心灵,放心吧,那些小恩小惠,我都顺了你!”不管怎么说,他的神奇蹴鞠,还在她手里,没有问世呢!他会给她一点安慰的。

    莫兰忍住邪嘴钩笑,瘪瘪一句,“谢太子成全?!?br />
    上官瑞心情大好的放下了车帘,叫了车夫摆驾回府。

    上官瑞一离开,莫兰再也忍不住了,心情爽翻了天,“怎样?佩服我了吧!”

    丁璐一眨眼,她的表情从之前那盛怒之极,到现在的哑口无言。丁璐咬了咬下唇,嘀咕了句,“如果你别再乱勾引男人,说不定我还会承认你?!背腥纤撬堑暮?!后面这句话,丁璐深深放在心坎里,怎么也不肯说出口。

    传闻和太子有染的某个官婢,大牌的快要日落西山了还没赶到太子府报道?其他采女以及官婢,都随着太子早早的进了太子府,打点住宿行礼,听从安排等候差遣。

    太子府内,如今的掌房夫人,不是王绿茵,而是周佳氏周云和另一位侧妃,姜红。

    王绿茵因为还在被禁足中,如今太子府里,两位侧妃两头尊。掌管太子府后宫一切事宜,包括安排官婢职位。

    其他四位官婢,一个掌管所有丫鬟清扫任务,一个掌管所有采女侍女们通房记录,一个掌管府内所有计生用品,采购添置等工作,还有一个掌管太子府内所有人膳食。

    每个官婢的任务,都十分繁重,而上面四项任务,都算比较轻松的了,最后一个,当然是最艰巨,最肮脏,最难受的工作。洗衣,倒粪!

    谁叫那丫头迟迟不来?好工作给安排走了,余下最后一项工作,交给她管理,算她活该。

    日落西山前一刻钟,莫兰匆匆忙忙带着手下们,进了太子府。

    太子府面前,她还拿出了太子手谕给侍卫看过以后,侍卫们才肯给她放行。

    一个官婢,竟然带了一堆的佣人过来报道,真叫人闹笑话听。

    周云和姜红急急忙忙领着人,把莫兰拦在大门口。

    “来人!把这些不知来历的人,统统给我赶出去!”周云昂头,万分威严一句。

    一群侍卫轰了过来,准备抓人。

    莫兰掏出手谕问,“周良娣,我这里有太子爷的手谕?!?br />
    “太子爷虽然给你过多恩准,但是后宫的事,太子爷是不能随意做主的,所谓宫有宫规,咱们太子府,虽然比不上皇宫后宫,但也是个庞大的后院,后院里若没了规矩,日后我如何管制她人?你不要以为拿了跟鸡毛就能当令箭耍!本良娣,不吃你这一套!你这丫头,早早拿了圣旨,却迟迟未来太子府邸报道,该罚!来人,把这些杂碎全部赶出去,把这女人给我拖到门外,重大三十大板后,再拖去柴房,关押十日后再议?!?br />
    这女人真够狠的,一开场就直接想要作死她!

    看看边上那些丫鬟们,掩嘴偷笑的模样,摆明了坐等着看好戏。

    太子爷那家伙,此时此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她手里的这份手谕,没想到影响力会这么低。这位周良娣,丝毫没把它放在眼里。

    眼看侍卫们就要冲过来的时候,莫兰轻声一句,“放肆!”

    众人顿时惊呆了。一名小小官婢竟然敢对着良娣大喊放肆?

    周兰姜红面容一抽,忍着脾气,昂声道,“哈!你这丫头还真是大胆,敢在我们姐妹面前斥责放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br />
    莫兰连腰杆子都不肯弯,把头一昂,说道,“周良娣,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身边这些人,并不是太子爷开恩,恩准他们进来服侍我的!而是我拿我的手下,作为货币,像太子爷购买的!太子爷支付了我一笔‘钱’,我提供一件宝贝商品给太子爷,如果周良娣想要把我的‘货币’丢掉的话,那就等于是丢掉太子爷的宝贝商品。周良娣,你胆敢亲手丢掉太子爷刚刚购买下来的无价宝?你承担得了这个责任么?”

    周兰姜红愣是一惊,“什么?无价宝?什么无价宝?”

    “我和太子之间的任何交易,都是秘密!我没这权利告诉你们,你们要想知道,自己去问太子爷吧!”

    周兰姜红瞬间哑了嗓门。

    这么说来,这份手谕,她们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不过,没关系,不能把这些陌生人赶走,她照样可以整治了她!

    “好吧。既然是太子爷的人,那就留下来吧,我会教人给他们安排住宿。不过,你晚归的事,还是得罚!来人,把她给我拖出门口重打五十大板!”

    本来只赏她三十大板算数,现在,她不把这死丫头打死,她就不姓周!

    边上看戏的丫鬟们,纷纷掩嘴偷笑,就等着看这个流言满天飞的偏门女,怎么被周良娣给虐死。

    不料,莫兰一句吭话,“按照手谕上的规矩,我现在备受生命威胁,身为保镖的你们,必须得帮我剔除一切伤害。在我处于被袭击者的基础上,你们可以卯足劲的反击回去!”

    周兰姜红再次傻眼,只听莫兰一挥手,说了句,“给我打!在他们还没放下武器之前,势必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奋力反击,打到他们失去行动能力为止!”

    “好!”金牛粗狂一句,上前两个步子,抡起拳头就打飞了一名侍卫,那侍卫飞身出去,又撞到了一大片侍卫。

    丁璐一句话不说,双手一挥,咻咻咻咻——银针四射,在她面前一百八十度范围内,所有侍卫全部昏死过去,一个也不例外。

    周兰姜红瞳孔放大,嘴皮子直发颤。

    “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莫兰轻声回了句,“我是在自保??!周良娣你真爱和我开玩笑!是你自己说要叫人打我的??!你若不叫人过来打我,我也不会反击??!大家相安无事,多好?你为什么非要给我惹是生非?”

    “我可是良娣!太子爷身边的侧妃!”

    “那又怎样?我都是按照手谕上的规矩来办的。你如果不承认我手里这份手谕,也就等同于毁掉太子爷刚购买的无价宝!”

    “混帐东西!什么太子爷的无价宝?我看,都是你在瞎掰乱造!”周兰一句气话,“还傻站着干嘛,都给我上??!”

    没有被打趴下的侍卫,再次鼓起勇气,提刀冲杀过去。

    噗噗噗——

    可怜,他们勇气十足,却武艺不精。

    不能责怪他们武艺不精,而是这位莫大小姐带过来的两个保镖,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个蛮牛就不说了,谁敢跑到他身边,瞬间被拍飞,那丫的,徒手就能把长枪给拧断呢。对面还有个女的更夸张,他们甚至都还不知道她的武器是什么东西!一眨眼,全睡趴在地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匆匆跑来的上官瑞,一声爆喝,“都给我住手?!?br />
    他的太子府,闹成什么样了?

    周兰姜红赶紧跑到上官瑞身边跪下,“太子。这个贱婢在闹事!”

    上官瑞狠狠瞪了周兰她们俩一眼后,走到莫兰面前,表情十分不悦。

    “你在做什么?”

    莫兰简单回了句,“?;ぷ约?!怎么?不对么?”

    上官瑞面无表情一句,“你可知道,太子府后院,都得听周氏和姜氏的,她们俩,是我的良娣!而你,则是个小小的官婢!一个官婢,就应该听良娣的差遣,做的不对,受罚,是必须的!”

    周云姜红瞬间笑开了颜,看样子,太子是站在她们这边的呢!

    “问题是,我没做错什么事??!”

    莫兰一句解说,惹来周云奋力反击,“你晚归,还敢说自己没做错?”

    “晚归这个条款,也是太子爷之前默许我的!”

    “什么?”周云拧了眉,妄想上官瑞,“太子?”

    上官瑞没有点头,也没摇头。要点头承认这份手谕,或是摇头否认这份手谕,都是他一句话而已。就看他心情如何了。

    他其实早就知道,周云和姜红肯定饶不了这个晚归的女人的,所以他故意躲起来,就是想看看她被周云她们惩罚时的样子,等惩罚够了,他再出面,帮她说上一句好话。这就叫恩威并施。

    躲在远处偷看的时候,上官瑞听见周云说要重打莫兰大板子,他就想,这丫头肯定马上把金牌拿出来唬人了吧?可是她没有!

    金牌没拿出来也就罢了,这丫头竟然如此这般胆大,直接叫了保镖,给他还手。把他府里的侍卫,打成这样!

    逼不得已,上官瑞只能提早现身。

    此时此刻,他站在莫兰面前,看着那个不肯低头的倔强女人,眼底里竟是说不清的气恼。

    莫兰见太子不肯点头承认手谕,她邪嘴一笑,“太子,我手里这份手谕,虽然是你亲笔签名。但是,它存在的意义,都在你一念之间罢了!你大可以否定一切允诺我的所有东西!我……一!点!也!不!介意!”

    上官瑞哪会听不出莫兰言语下的赤裸裸威胁?

    如果说,莫兰身边没有这两个保镖护航,或许上官瑞不会把她威胁的话放在心上。但是她身边这两个保镖,一人可挡千军。她要想出太子府,轻而易举?;褂兴谕饷娴哪枪勺邮屏?,虽然都是乞丐。但也不容小窥。两三千的手下,在金钱的包装下,很有可能成为一支军队。而且,她还不只是在京城乐施,听说她在其他城镇,也都在乐施?

    上官瑞想了下后,他决定暂时别招惹她,免得把她逼得太急,狗跳墙。

    上官瑞对着周云姜红,一句,“对,我允诺了她,随便进出太子府,只要日落西山之前回府便成!”

    一句话,昭示着上官瑞已经站在莫兰这边了。周云和姜红立马提裙下跪,“臣妾该死!臣妾不知是太子允诺恩准的!这丫头又没跟我们解释清楚!闹了这么大的误会?!?br />
    莫兰哼了句,“手谕里,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把手谕拿出来的那个当下,周良娣就应该把它拿在手里,仔仔细细兢兢战战拜读完再说??墒悄懔匆膊豢匆谎?,直接否认了它的存在!说到底,你还是没把我们太子爷放在眼里?!?br />
    周云和姜红瞬间苍白了一张脸,“太子!冤枉??!臣妾并非有心的!”

    上官瑞揪了眉头说,“行了!后院的事,都窝到后院里解决,别再给我闹腾!传到母后耳朵里,回头我又得听她碎碎念了!”

    周云和姜红立马跪安,“是!臣妾领命?!?br />
    上官瑞撇过眸子,说道,“虽然我允诺了你很多恩准,但是,既然你成了我府里的官婢,那么,府里的工作,你还是要做的。做的不好,照样得受罚!”上官瑞侧头问,“莫兰的职位,是什么?你们说给她听听?!?br />
    周云起身回话,“启禀爷,是玉洗司!”玉就是米田共,洗就是洗衣服的意思。

    倒粪洗衣的掌司,称之为玉洗司。

    上官瑞心头窃喜。好工作!上官瑞回头对莫兰说道,“听见了吧!现在赶紧回去打点一下,回头会有侍卫带你去玉洗司房?!?br />
    莫兰很直截了当一句,“这工作,我不干?!?br />
    一句话,瞬间把某太子惹得火气冲天,“你说什么?”

    “我说,这份工作,我不干!”

    上官瑞当下喷笑,“哼!丫头,刚才你晚归,是我允诺你的,周良娣没有惩罚你的借口!但是现在,如果你胆敢再说一句你不干,那么就算周良娣把你活活打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帮你多说一句好话?!?br />
    莫兰挺着胸,清幽一句,“太子知道,当朝宰相,为什么会是宰相?”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上官瑞奇怪万分。这算是什么鬼问题?这叫他怎么回答?当朝宰相为什么是宰相?他哪有时间琢磨这种问题?

    上官瑞没有回答,莫兰替他回答,“当朝宰相之所以当宰相,是因为宰相大人,能做宰相的工作!皇上知道宰相大人如何能干,所以特此奉命他当宰相!同样的,当朝太傅,之所以能当太傅,也是因为太傅大人能干,皇上委与重任,让太傅大人留在合适他能力的位置上。这个!就叫知人善任!知人善任的皇上,才能称为一代明君!身为皇上继承人的太子,也应该有知人善任的能力才对!更同样,身为太子身边的良娣,更得具备知人善任这项本事才行!我说我不适合做玉洗司,良娣就应该给我找一份适合我的工作,安排给我!如果良娣不懂知人善任,那你还当太子的良娣干嘛?你是想给太子摸黑?还是想给皇上摸黑?”

    周兰再次被吓得脸色刷白,又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面向太子说,“太……太子!臣妾!臣妾我……”周兰已经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那死丫头了。这么大一个帽子给她扣下来,这叫她怎么摘??!

    周兰被吓得语无伦次,上官瑞则被气得全身发抖。

    至今为止,就连九弟也没有把他气到这般田地!眼前这个死女人!竟然!竟然!

    不知道第几次深呼吸!不知道他花了多少力气维持他那完美无缺的太子修养!

    辗转多次的调节心态,那狂暴的怒气,最终还是被他压制下来了。

    上官瑞待平心静气之后,咬牙轻问,“那你说,你想做什么工作?”

    莫兰不假思索一句,“太子府里,可有乐坊?”

    “是清乐司吧?”上官瑞眯眼说,“清乐司的乐掌司,已经有人坐了。是京城出了名的一等宫廷乐师。没有你留用的位置了!”

    莫兰吭声一句,“那就叫他下来!我来当乐掌司!”

    “下来?”上官瑞喷笑,“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能耐,在我的乐师之上咯?”

    “不必解释,让我胜任了,不就知道了?”

    上官瑞抽着嘴皮子,说,“口说无凭!我要亲自考验你才行!我认同了,你才能当乐掌司?!?br />
    “没问题,不过,为了不让太子对我的偏见,影响我升职的机遇,我会跟你要求考验的公平性!”

    上官瑞挑眉,“早就知道你会跟我要求东要求西!这样吧,我让你和我的乐师,公开演出一次。让我府里上上下下所有嫔妃一起评比!如何?”

    “另外还有一个小要求?!?br />
    “什么要求?”

    “我怕爷您府上某些坏心眼的人,故意弄坏您府里的琴盏,让我输掉比赛。所以我要求,我的琴,我自己从府外带进来?!?br />
    “没问题?!倍际切∫?,他全准了她。

    上官瑞甩甩袖口,说道,“你先下去准备一下吧,今天晚上摆宴!你和我家乐师,轮番上演,正好助我喝酒雅兴?!?br />
    上官瑞说完那话后,便甩袍离去。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