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60:选秀

天才狂小姐 60:选秀

    这般一说,三个男人卯足了好奇心。

    有老五在,上官瑞也就不怕刺客什么的了,大大方方的率先进屋。

    上官翼和钡徍紧跟其后。

    大乔小乔负责关门。

    七拐八拐,拐到大厅后,三个男子站在门口,傻傻的盯着屋里那一窝子男人。

    一窝子男人,究竟有多少个?这密密麻麻的人头,数也数不清的地步了。

    他们想挤进去,可空隙实在太小,想他们千金之躯,哪能随便和这些贱民,挤吧在一起?

    最后,三个男人只能站在厅门口,等着。

    只听屋里传来男人们时不时的笑声,那笑声,感觉还很淫荡,也带了丝丝的腼腆。

    “下一个!”这是莫兰的声音。

    “哈哈哈——”厅堂里所有男人,又笑了。

    “下一个!”又是莫兰的声音。

    “哈哈哈——”那些男人,又笑了。

    笑得何其闷骚,何其淫荡。

    好奇死了!实在是好奇死了。

    钡徍已经忍不住了,轻声一句,“爷我要进去!给爷让开!”

    这般一呐喊,屋里的人,果真动了,人群分开至两侧,给门口三位大爷,让出条道来。

    三人笔直走到莫兰身边,往她面前一站。三男全都锁了眉头。

    尤其是钡徍,他心疼的盯着莫兰,问,“哎呀我的娘哟!妹子你怎么搞的?眼睛浮肿成这样?”

    “两天没睡觉了,哪能不浮肿?”

    “啥?两天不睡?你在干嘛?”钡徍又忙着追问。

    “忙着把你的画给竣工了?!逼涫邓幕?,早半个月前就已经竣工了。她这两天连夜在画图稿,作为备用。因为选秀的日子快要到了,一旦进了太子府,就很难随意出府公办。

    一提到画,钡徍整个人都精神了,“对哦!我的画类?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作画,你却给我拖了大半个月才交差?”

    莫兰随手一指旁边的画架,“喏!那边!”

    钡徍急切万分的扑向画作。两位皇子紧跟其后。

    莫兰一摇手,一堆人堵住钡徍的去路。

    钡徍急着问,“怎么着?爷的画,还不给爷看?什么逻辑?”

    莫兰盯着黑眼圈,叽咕一句,“只能你进去,看完以后就得收进画筒里,不能让第二个人看见?!?br />
    这般一说,彻底惹怒了两位皇子。

    上官翼最见不得有人在他面前嚣张,当下指着莫兰鼻子哼骂,“臭丫头,仗着万户侯宠你,你就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见了面,竟然还不给我磕头行礼?”

    上官翼一说,上官瑞脸色微僵,表情有些抽蓄了。

    果真,在他意料之中,那丫头从胸口里掏出一枚金牌,在上官翼面前晃了晃,说道,“喏!免跪金牌在这儿呢!”

    上官翼顿时放大瞳孔,惊讶万分的盯着那金牌,回头,又瞪向上官瑞,“二哥,不会吧?你也太大手笔了!这道可以先斩后奏的金牌,哪能随便送人?”

    上官瑞揉揉鼻尖,着实尴尬,“只是给她免跪的权利,没给她先斩后奏的权利?!?br />
    好吧。本来还想找个借口处置了这丫头,哪知道,这借口,被他二哥彻底给搅浑了。

    钡徍可不管她跪不跪的,就算她叫他反过来给她跪,他也不介意,只要他的画能完完整整摆在他面前?!昂妹米?!赶紧叫人让开呗,我急得心肝都养了。我的美人出浴??!美人出浴——”

    上官瑞拧了眉,喷了口气,“那乱七八糟的底稿,能够画出美人出???真是笑话?!?br />
    钡徍一听,瞳孔放大,“二哥你看过我的底稿?你太过分了!我都没看见过画稿,你怎么能比我先看?这可是我的画呢!”说完,钡徍心情彻底变糟了,对着莫兰说道,“妹子,哥我答应你了!那画,我自己一个人看,谁也不给看!哼!”

    莫兰终于笑了,一甩手,人群散开,放人通行。

    钡徍屁颠屁颠的跑去画架,另外两位爷,只能被挡在外面。

    上官翼当场喷气,“不就是一幅画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谁爱看去看!”

    上官瑞,跟着点头,“是啊,爷我也没多少兴趣?!?br />
    就在两兄弟话音刚落,只听画架那边传来一道粗狂的咆哮。

    “啊啊啊啊——杀了我吧!老天爷赶紧杀了我吧!让我再重头活一回!我家兰儿妹子不喜欢我府里那么多小妾,我可以统统把她们都休光,她不喜欢我朝三暮四,我可以对她情有独钟,可是她不喜欢我身子不干净,这叫我怎么办?我的老天爷??!这是人画的画吗?”钡徍刚掀开红色的布盖,只是看了一眼就发出如此巨大的感叹。

    至今为止,上官瑞他们俩还从来没见过钡徍这等激昂的表情。就连当初他得到那副少女江山的折叠画,他也没有如此激动!

    那画,真有这么稀奇么?

    钡徍看得痛哭流涕,激动得一比,“妹子!妹子!我真的爱死了你了,爱得你死去活来的!怎么办??!”那丫的已经疯了。

    说着表白的话,脸却对这那幅画。一点诚意也没有。

    钡徍越是激动,那两兄弟的好奇心,就越强,可是他们又实在气不过,为了赌一口傲气,他们发誓,绝对不能去看那幅画。

    莫兰坐在椅子里,一手托着脑袋,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上官翼见不得她这般安逸,拉开嗓门吼了句,“这里人这么多,空气都臭了!还不给我退下去?”

    莫兰被惊醒了,黑眼圈一眨吧,说,“不能退。我还没选好人呢!”

    上官瑞轻问,“你找这么多男人,窝在你客厅里想干嘛?”

    “不告诉你?!?br />
    别说上官翼了,就连上官瑞也已经忍无可忍了,他大步上前,撩起袖子,说,“把领口敞开,爷我要拿走你的金牌!”他决定了,就算伸进去摸到不该摸到的玩意儿,他照样要把他的金牌给拿回来!给这女人,绝对就是浪费。

    莫兰掏出金牌,在上官瑞面前晃了晃,说,“太子爷你拿回去吧。我看爷不怎么喜欢我。那选秀,还是别被选上的好。选上了,也得不到你宠爱,在宫里的日子,八成会难受的要死。嗯——没事儿,反正验身那关过不了,到时候顶多被游行遣送回家?!毖樯硌椴还呐?,就是个罪女,会被游行遣送回家作为处罚!

    “被游行遣送回家,还叫‘顶多?’你可知道,一旦被宫中游行遣送回家的女人,日后还想嫁个好人家,堪比登天?!鄙瞎偃鹈醒畚?。

    莫兰一耸肩,着实无所谓,“人家不肯娶我,那我就娶别人咯!反正我的男宠,已经不下数十个了……?!?br />
    这般一说,那两兄弟气得眼珠子直瞪,瞪得都快凸出来了。

    “你到底不要脸到什么程度了?我至今为止都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下流的女人,人尽可夫?!?br />
    人尽可夫这四个字,是用来形容妓女的,言下之意,他们已经把她看成是妓女了。

    莫兰依旧懒洋洋的,浑身没干劲,“古语有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两位知不知道,后面第三句话,是啥?”

    “考我?”上官瑞一哼气,“水至浊则鱼窒,人不察则庸闭?!?br />
    “错!”

    “什么?不可能!绝对没错!”

    莫兰指指自己太阳穴,“在我的世界观里,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下面一句是,人至贱,则无敌?!?br />
    两兄弟再一次猛爆眼珠子,边上,钡徍舍得离开他的宝贝画作,因为这里有好戏看,一过来就听见如此绝妙佳句,当下捧腹大笑,“哈哈哈!我的好妹子!你的世界观,真的颠覆了我们所有人的俗套思想”

    莫兰笑着应和,“是??!因为我下贱,所以我无敌。我不在乎被人游行,不在乎头上顶着一枚贱字当纹身,不在乎世上男人肯不肯要我,所以就算嫁不出去,我也是无所谓的。选秀成不成,我也无所谓,当妃,或是回娘家,我都无所谓?!?br />
    上官瑞捏紧了拳头,捏得死紧死紧。他一定不会称了她的心!绝对不能称了她的意思!当妃?回娘家?他一个也不给她!

    莫兰打了个哈欠,说,“那些乞儿们,大多都是没有户籍的,随便迁移出城,京城也不会搭理,这次回家,还得把他们全部移送回去才行,哎——又要一笔花销了!”

    钡徍听不懂了,“啥乞儿?”

    上官瑞一哼气,“她养了一堆乞丐在兜里,我看,这里厅堂内的男人,大多都是乞丐出身?!?br />
    “???不会吧?”钡徍看厅内的男人,穿的有模有样,面相还挺标致的呢!怎么看都不觉得他们曾经是乞丐?!拔宜得米?,你到底养着他们想干嘛?”

    莫兰挑眉,“你想知道?”

    “嗯嗯嗯!妹子告诉我呗!”

    莫兰思虑了片刻,在她思虑的片刻中,上官瑞他们俩,正万分期待着。希望钡徍那小子,会说服她把秘密掏出来。

    莫兰一点头,说,“好,我告诉你?!?br />
    两兄弟顿时窃喜。总算松口了吧?两人正挺着胸,等着听她答案的时候,哪知道,她小手一伸,拽着钡徍的领口,用力一拉。

    钡徍被拉得弯下了腰,脸就凑在莫兰跟前。莫兰侧过脸蛋,把嘴儿他耳朵旁轻轻一贴,吹了口热气,说了句悄悄话。

    悄悄话?两兄弟再次摆出一副死人脸。

    真是够了!被排斥在外的那种感觉,真他妈恶心。

    上官翼实在见不得钡徍那小子和莫兰你侬我侬个不停,他火气一大,使出轻功,飞速跃到画架面前,大手一捞,把画直接抢走,匆匆跑回二哥身边,说,“二哥,这画,我捡来送你了?!?br />
    这下子,钡徍跳脚叫了起来,“啊啊??!我的画!我的画!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的画!”钡徍撩起袖口,叫得跟杀猪似地,“五哥,你要是再敢弄坏我的画,我今天晚上就跑去你府邸,撞死在你大门口,血写你的肮脏史!”他刚才看完画后,实在不舍得把它卷起来装进画筒里,因为怕卷坏了画。这下可好,竟然被五哥给抢走了。钡徍急得淤血冲天。

    “哼?!鄙瞎僖碇换馗桓龊咂?,摆明了没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上官翼乐滋滋的把画展开,两兄弟低头一瞧。

    笑容剧收。

    这……。这真的是人画的画么?

    上官翼不懂那种文墨宝贝,也已经对它赞叹不已了,就更别说上官瑞了。

    上官瑞平日里,空暇之余,也会随性画些青山水墨画,画艺不精,却还算能够自鸣得意的地步??墒钦夥木辰?,能够让全帝都所有画匠,看了都得低头膜拜的绝世名画。

    说它绝世,当真不为过??!

    想当初,上官瑞看见的底稿,只是一通蓝色白色,没有其他颜色,没想到,蓝色和白色深浅调配后,竟然是一副美人鱼跳出大海的场景。

    人身鱼尾,鳞片都十分立体,一跃出水,倒弯钩。海蓝色的头发华丽丽的甩出闪闪精光,最凸出的亮点,是那对傲人的鲁沟,形状浑圆可爱,可惜,那女人往后跳,导致她的脸,只能看见她白嫩的脖颈和尖尖的下巴,脸蛋藏到后面去了??床患肆?,更是叫人有无限遐想的空间,那女人的姿容,肯定是绝色无双的。

    这画里每一个细节,都画得十分到位,就连海水溅出来的水滴,都看上去像是真的水滴一样。

    钡徍说他的兰儿妹子画艺精湛,这哪能叫精湛?根本就是神乎其技了!

    “我的美人出??!我的美人!兰儿妹子,你赶紧帮我把画拿回来呀!”

    莫兰抓抓后脑皮,困得一塌糊涂,这些人真爱给她惹麻烦。她大学里的社团,就是绘画班,因为她想要学服装设计,作为服装设计师,画画功底自然不能差。既然要求不能差,那她就直接求了精。她对颜色也比较敏感,就算叫他临摹蒙娜丽莎的微笑,她也能模仿到九成以上。美人鱼跃海,以前是电脑成画,这画面,在她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照着自己的记忆,再用手工画出来,虽然及不上电脑的3D美女靓图,可她还是挺有自信的。

    这等绝世宝贝,难怪钡徍那小子会紧张成这样。

    两兄弟相视一眼后,忽然笑开了。他们俩的心思,差不多是一样的。

    上官瑞清清嗓子,说,“小猴,如果你想要你的画,那你就把刚才莫兰跟你说的悄悄话,大声说出来?!?br />
    钡徍怒极了,“你们竟然敢拿我的画来威胁我?”

    “是??!反正我们俩不喜欢这幅画,随手一撕,我们可是无所谓的哦!”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哎呀,你们和兰儿妹子的过节,干嘛扯到我身上?刚才妹子在我耳边,只说要请我喝茶,根本没在说乞儿们的事??!”

    “胡说!”

    “就是!你们俩谈笑风生,还讲悄悄话不让我们听。怎么可能只说喝茶的事?你当我们是傻瓜吗?”

    钡徍见他们不信,心都揪到喉咙口了,他一回头,扯来莫兰,挡在身前说,“兰儿妹子赶紧帮帮我呀!”

    莫兰一歪脑袋,侧头,对钡徍说道,“行了,别吵了。我帮你要回来不就成了?”回头,莫兰再次面向那俩兄弟,金口一开,说道,“太子爷,您不像是那种爱干坏事的人。这样吧,咱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聊聊,谈笔买卖什么的?!?br />
    “好啊?!彼鹊?,就是她这句话。这次,他要是再不把她秘密挖干净,他上官瑞这三个字,倒过来写给她看。

    两兄弟摆了谱,扒开人群,找了张椅子,乐滋滋一坐,敲敲光秃秃的茶几,示意她上茶招待他们俩。

    四人总算全都坐下桌,安生对话了。

    莫兰喝了杯茶水,醒醒困乏的脑子,轻声问,“太子爷平时有些什么嗜好?”

    上官瑞不给她含糊,直接回答,“爱玩蹴鞠?!?br />
    “问一下,你那蹴鞠,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竹藤??!怎么了?”蹴鞠不用竹藤做,那用什么做?

    莫兰放下茶杯,说道,“如果爷喜欢,改天我送你个蹴鞠?!?br />
    “怎么?你的蹴鞠,和我的蹴鞠,有什么不同么?”

    “既然是送你的,那当然有很大的不同。保证你喜欢!”

    “保证我喜欢?哼!真是挺大的口气?!鄙瞎偃鹈醒畚?,“我的爱好,和你的乞儿们,有关系么?”为什么要把话题岔到他的兴趣爱好上?

    莫兰回了句,“当然有关系??!因为我要制作蹴鞠,我只画图稿和写出制作原理,动工的事,都交给那些乞儿们操办了?!?br />
    “二千多号人,你就只叫他们做个竹藤蹴鞠?”

    “谁说是竹藤蹴鞠了?”

    上官瑞拧了眉,“你不用竹藤,那你用什么?”

    “皮革!橡胶!和棉布!”

    两兄弟再次拧眉,皮革和棉布,他们是知道的,“橡胶?是什么玩意儿?”

    莫兰回头,对着钡徍笑问,“侯爷您第一张画,记得是怎么来的?”

    钡徍萌萌地,说,“不就是你和山王做了笔买卖嘛!换来的!”

    “我和山王,做的是什么买卖?”

    钡徍又陷入沉思,想了半天后,说,“好像是,三叶的眼泪?!?br />
    莫兰回眸,看向上官瑞,“知道橡胶是什么东西了吧?”

    “什么?橡胶就是三叶的眼泪?”上官瑞咬着嘴皮子,苦思不得其解,“那种有毒的植物,流出来的眼泪,也能用来做蹴鞠?”

    “是哟!而且做出来的蹴鞠,特结实,特耐踢,特不容易坏!还特有弹性,力气大的男人,一脚就能踢出去二三十丈远?!?br />
    上官瑞当下喷笑,“开玩笑的吧?哪有这么夸张?要是按你这个说法,我的蹴鞠场地,就不够你折腾了呢!”

    “是??!在我的观念里,蹴鞠的场地,长有三十三丈,宽有二十丈,这样的场地才算完美。蹴鞠提起来,备爽!”

    上官瑞喷气说,“空口说白话,你把货拿出来,我才肯信你?!?br />
    “放心吧,一旦我说出口的承诺,自然会实现的。就好比你们手里的那幅画,当初也是我空口允诺侯爷的美人出浴。你们看侯爷那满足的表情,就应该知道了吧?”

    上官瑞点头,“成!那我就先收下你这份礼了?!?br />
    莫兰转口一句,“太子爷,这礼可不是白收的。想当初,侯爷收我的画作,是帮我撕下官府封条换来的。太子爷,您的宝贝蹴鞠,打算拿什么来跟我换?”

    上官瑞揪了眉头,问,“金牌?”

    莫兰摇头,“我现在不想要金牌了?!?br />
    “那你想要什么?”

    莫兰回眸,瞥了身后丁璐一眼,说,“我想要她随身跟着我!她是我的贴身丫鬟,我走哪,她自然要跟哪儿!”

    “这是小事!”

    “别急,还没说完呢!”

    “那赶紧的?!鄙瞎偃鸺弊糯叽?。

    “我家大乔小乔,可爱得紧,我也不舍得让她们离开我身边,我也要带着她们一块儿进太子府?!?br />
    “没问题!”

    “作为大乔小乔的贴身侍卫,我家金牛,也得跟我进太子府?!?br />
    上官瑞呼气了,“我府里,多的是侍卫?!?br />
    “可是你府里的侍卫,都听你的。而我的侍卫,只听我一个人的。到时候,我的人受了威胁,她们才有安全保障?!?br />
    上官瑞又是沉沉呼气,“成,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进吧,都进吧!你还想带谁?一并说了!”

    “我家双子,是我贴身化妆室和造型师,他们不在,我就没法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褂形壹沂ㄗ?,是我贴身秘书,没了他,我心里特不安定?!?br />
    上官瑞把眸光撇到莫兰身旁那个同样黑眼圈深厚的男人身上,“就他吧?”

    “对!”

    上官瑞又点头,“都没问题?;褂衅渌竺??”

    “得写份手谕,画押盖章后,让我带在身上,才能放心带他们进太子府?!?br />
    上官瑞拧了眉头,“怎么这么麻烦?”

    “一点也不麻烦!手谕我已经写好了,只要太子爷,签个名,画个押就好。一点也不麻烦的哦!”

    莫兰这话刚说完,上官瑞手边果真出现了张契纸。

    上面条款写的十分详细,不像是刚写出来的,而是老早就准备好的。

    上官瑞当下惊叹。

    这丫头是有备而来的???怎么感觉,他像是掉进了她设计已久的陷阱里似地?

    上官瑞拿着契纸,看了许久,琢磨了上面条款后,觉得没什么不妥,签了字按了手印,送了给她。

    “这样满意了没?”

    “差不多了。不过呢,因为送给太子爷的蹴鞠,做成之前,得经过好几道工序,必须等我检验完毕了,才能把它呈上来,检验的工作,得我亲自出马才行??晌业P囊坏┪医颂痈?,又不能出门,那就麻烦了?!?br />
    上官瑞哼笑,“不就是一句话嘛,用得着花这么多口水么?你要出宫,我给你张令牌,你想什么时候出宫,就什么时候出宫!只要日落西山之前给我回府就行,回来的时候,别带没有准许的陌生人进门便成!”

    莫兰终于笑开了红颜,“谈妥了!”

    上官瑞也满意一点头,“接下来,你继续说!那些乞儿们,不可能全都窝在我的蹴鞠上吧?其他人呢?他们在干嘛?!?br />
    “太子爷真喜欢刨根问底。也成,既然太子爷好奇,咱们再来做笔买卖!”

    “这次你打算拿什么勾引我?”上官瑞兴趣都被挑起来了,之前她用那个三叶眼泪做的蹴鞠,他就很直截了当的被她钓上钩了。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看见了这娃的画画功底后,他才信她,信她能够拿出来另一件绝世宝贝,哄得他开怀至极。所以他才会这么大方,允诺了她一堆堆条件。反正这些条件,对他来说,都是随口的一句话而已,他要想收回成命,也是随口一句话罢了。就暂且先让她得意一下再说,等把她的秘密全部挖光,再来整治她也不迟。

    “太子爷你就是想知道,这一堆男人窝在我厅堂里干嘛,是吧?”

    “对!赶紧说,别磨蹭?!?br />
    莫兰邪笑问,“你确定,你要用你兜里的那块金牌,换我的半成品工艺么?我是无所谓,我可以大方告诉你,这些男人在客厅里干什么。但是你得拿你兜里的金牌来换!”

    上官瑞眯眼,“一张免跪金牌,只能换你半成品的工艺?”就跟那副完全看不懂的画作底稿一样。照莫兰那句话就是,看也看不懂,看了也白看。那么说来,就算他知道了这群男人在这里干啥子,他也不会明白这丫头最终目的?

    这般一想,上官瑞转口说,“那这样,我换个方式问你。你找这些男人,最终目的,是为了啥?”

    直接问她最后,这总没问题了吧。

    莫兰小指头钩钩,“来来,金牌拿来?!?br />
    上官瑞用力呼气,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喜欢吃亏?

    上官瑞看着手边的金牌,看了许久,又见那丫头嘴巴紧得跟河蚌似地,无奈,他一点头。

    上官翼接手,直接把金牌飞了过去。

    叮当——

    金牌稳稳的飞到莫兰手边桌上。这精准度,吓人的厉害。

    莫兰挺感叹的,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杂耍。金牌到手了,擦擦干净,塞进兜里,回眸,笑说,“我正在教他们如何勾引女人?!?br />
    一说,两兄弟又抽了脸蛋,“什么?勾引女人?勾引哪个女人?”

    莫兰耸肩,“凡是女人,他们都能勾引。??!当然,勾引两个字的意思,不是说要叫他们把女人拐上床这般肤浅。而是要让他们学会,如何引得那些女人为他们疯狂痴迷尖叫。我现在,就是在挑选有这方面天分的人才!”

    上官翼已经完全无语了。这女人的思路怪异到无法捉摸的地步啊。

    上官瑞揉了眉心,说,“就这些人模狗样的乞儿们?”

    “人模狗样的乞儿们中间,也有不少好货的。人要衣装,佛要金装,人气要包装?!?br />
    “哈!好啊,那你就演示一下给我看看,他们究竟是如何勾引女人的?”

    “这不是还在海选中么?总得让我有时间,在人群中挑几个好看的,动作麻利的,脑子机灵的出来。然后再藏起来多加训练,训练完毕了,才能摆上舞台啊?!?br />
    “这么说,你今个儿,就是在海选那些能够勾引所有女人的魅力男子咯?”

    “差不多吧!”

    上官瑞正襟危坐,“成,那我就亲眼看看,你是怎么选的。赶紧选吧,我坐等看呢!”

    莫兰再次微笑,“这个,又是一桩买卖了!不错不错,太子爷,你打算拿什么东西和我换?”

    “什么?还换?”上官瑞面向莫兰,表情严肃,“再换下去,我怕我整个太子府,都变成你的天下了。你这丫头哪来这么多鬼要求?”上官瑞把手边的画作,往手心里一拽,说,“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心血,亲手撕掉?”

    “??!别撕!别撕!二哥,我跪求您??!千万别撕!”

    莫兰倒是无所谓一句,“已经送出去的东西,那这东西就不是我的了。我是看在侯爷和我那份交情上,这才乐得帮他一把,和你们心平气和坐下来谈生意。如果硬要拿这个威胁我的话,我可不吃这一套的。要撕,请便?!?br />
    上官瑞额角青筋直跳,“你的意思是,我若不拿更多东西换,你就铁了心的不肯说下去。是吧?”

    “这是等价交换,大千世界,都是公平对等的。就好比,我付乞儿们工资,他们才肯帮我做事。我不付钱,谁会鸟我?哪怕他们身份再低贱,没钱,他们照样不会鸟我的!”

    上官瑞瘪嘴问,“你还想要什么东西?”

    “这样吧,你允诺我太子妃正位,我就给你见识见识,我是怎么选拔帅哥的?!?br />
    “狗屁!”上官瑞当下起身,“太子妃的位置,哪能用来儿戏?你怎么选拔这些废物,我现在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不想看了?!?br />
    “哦!那好吧。两位爷请便吧,我真心困急了,我先打个小盹儿再说?!彼低?,某娃真的就这么撑着脑袋睡下了。

    钡徍可怜巴巴的瞅着莫兰说,“兰儿妹子,我的画……?!?br />
    “放心,被撕了,我脑子里还有呢!日后可以补给你?!?br />
    这般一说,钡徍总算满足了,不过他还是心揪着他的美人出浴。他才看了没几眼来着。那副宝贝美人鱼,光是那片鱼鳞,颜色就有二十三层,这么完美的彩绘,谁能给他复制第二张来?

    上官瑞实在拿她没辙,最后只能愤愤起身离去。

    上官翼紧跟其后,钡徍追着宝贝画,一道离开。钡徍好说歹说,想拿回宝贝画作,上官瑞却捏得死紧,随口说了句,“你爷我心情不爽。这画就寄在我这儿,等我哪天心情爽了再还你!”

    钡徍抽搭搭的,不管怎么撒娇都拿太子爷没辙。

    三人一离开客厅,背后又传来厅内那些男人腼腆又闷骚的笑声。

    “下一个?!?br />
    “哈哈哈……”

    “再下一个?!?br />
    “噗噗噗——”

    作死!千万别在好奇了!再好奇下去,他的金库,他的太子府都填不满这女人的胃口。

    选秀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太子府并不是在宫里,但是太子选秀,不在太子府,而是在皇宫里,因为选秀不是太子一个人说了算的,需要皇上皇后和太子三人一致点头后,才能进宫。经过验明正身后,还得进行考核,考核通过才能进入正厅,进行最后的面试。当场被提名的,那就是太子的采女了。余下没有被提名的,退回后厅,等候官婢提名。

    选秀当天,各家官女坐着马车赶到宫门口后,跟太监公公递上各自的户籍名牌后,就可以进宫了。

    莫兰带着丁璐走到宫门口,果断被两名侍卫给拦了下来,理由无他,进宫选秀只能独自前往,不能带丫鬟进去。等当了采女后,才能带上贴身丫鬟进太子府。

    丁璐急大了,“我要跟你一块儿进去!你赶紧把那份手谕拿出来给他瞧?!?br />
    莫兰拒绝,“你还是乖乖等在这儿吧?!?br />
    “为什么?明明有了太子的手谕,你还不让我跟?”

    “低调!你懂么!”莫兰轻呼一句,“现在还不是嚣张的时候,你给我安分等在这儿。等我消息!”

    丁璐急得团团转,“你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我一百条小命都不够陪!再说,就你这贱女人,拿我老命抵你?太不值了!你绝对不能给我出事?!?br />
    莫兰哼笑句,“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br />
    最终,丁璐拗不过莫兰,只能红着眼睛,在宫门口静等,临走前她烙了句话,如果她天黑前没从宫里出来,那她就直接闯宫了。

    在丁璐脑子里,皇宫里没什么是她不能进的禁地,逆贼什么的,她也无所谓。反正她不是龙华的国民。大不了,她直接抢抓了这女人,直奔北寒。

    莫兰和丁璐在城门口的对话,被个女人偷听了去。一进宫门,坐在厅内,那女人结交了几个朋友后,立马把莫兰的事,偷偷摸摸告诉给大家听。拿莫兰的小道消息,赚了不少人气。

    在大家听见莫兰手里有太子手谕的时候,她们瞬间把莫兰当成眼中钉一样,彻底把她排挤了。

    莫霜月和莫兰不熟,就算同是莫家女儿,可她一点都不想过去和莫兰搭讪。

    莫兰和她父亲做的那笔交易,莫霜月虽然很感激莫海峰,但她听听算数,丝毫没放在心上。太子妃的位置,她只有靠自己才能争取到??勘鹑??多不靠谱?

    这里除了莫霜月认识莫兰之外,还有不少女子也熟识莫兰,就好比许知府的小女儿,年届十八,正好也可以来选秀。

    许知府的小女儿,名叫许柳岩,是个知书达理的文雅女,她算是许知府最最骄傲的宝贝女儿,许知府虽然没有打算让她进宫,但他一直把她当成是女官一样供养。许柳岩和卢家二小姐卢芯,是信友,一直有书信往来,交谈文论心得之类。许柳岩和卢芯的性子,相差无几,所以才会这般投缘。

    许柳岩认识莫兰,但她也没去和她说话,理由无他,君子之交淡如水,何必非得结交成派?

    另外,北城里七品以下官员女子,也有不少,大致一数,也就三十多个。

    还有就是南城里,也来了不少官家女子,也是三十多个左右。

    南城城主辛思律最小的妹妹,辛虹,年届十七,也在选秀名单内,辛虹一直在哥哥和嫂嫂莫梅的言语诱导下,知道莫家大小姐,是个多么肮脏的女人后,她对她,也鄙视异常。

    听闻四周有人谣传莫兰和太子之间小道消息后,她就拉开了嗓门,把莫兰的光辉事迹,全说了个遍。

    这才半柱香的时间都不到,莫兰的名声,传得差点连皇上皇后都知晓了。

    进了验身堂,莫兰还没躺上白床就被一名公公给带走了。那公公,是太子派来的。

    当她被那公公带走的时候,她的流言,再次攀升至史无前例的高潮。

    大家都在说,她之所以不被验身的理由,是因为她已经和太子爷睡过了。因为没了处女身份的证据,所以验身这关,太子直接给她免了。

    流言实在闹得太疯了,皇上皇后不想知道,也听进了耳朵里。

    他们向来讨厌那种爱走捷径的女人,那个当下,皇上皇后都对莫兰这人,厌恶异常。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医品宗师
医品宗师
作者:步行天下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可他现...
最强医圣
最强医圣
作者:左耳思念
带着一身通天本领强势回归。 会治病、会算命、会炼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