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53:两个贱男一个帅锅(二更!票来)

天才狂小姐 53:两个贱男一个帅锅(二更!票来)

    歌剧院开张前一天晚上,太阳刚落西山,莫兰都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她收到一封信函。

    是南城城主辛思律写给她的,说是要请她喝茶。只不过,信上指明要她独自前往辛府。

    辛思律费尽心机把莫兰的娘亲藏起来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把她单独约出去罢了。

    卢岺看了信纸后,轻声说,“这下可难办了。辛城主身边有个保镖,功夫底子也十分厉害,我若想隐身随行,暗中?;?,那位保镖大哥一定会发现?!?br />
    金牛也已经回到莫兰身边,他拉开嗓门一吼,“干嘛非要听他的?小主,我跟你一块儿去,看他能拿咱们怎么着!”

    狮子脸一黑,吐气说,“老夫人还在辛城主手里呢!牛哥!”

    金牛一懵,说了句,“哦!我忘了?!彼切蕴夭缓檬?,不能怪他。

    莫兰捏着信纸,思虑片刻,回头对着卢岺说道,“这些天,你有查到什么消息么?”

    卢岺摇头,“南北两城所有山头破庙地穴,我都找过了,没有任何发现?!?br />
    “那南城城主家里,可有查看过?”

    “不是说了,他家有个厉害的保镖么,上次我只是从他们外围墙沿上悄悄路过,那厮就飞过来攻击我!幸好我逃得快!”

    莫兰板着脸,不停翻白眼,“妈的,都是一群什么乱七八糟的变态?!?br />
    卢岺眨眼,掏掏耳朵问,“莫大姐?你刚才是在骂粗话吗?”

    莫兰回头,投了个不想搭理他的眼神,独坐桌旁,静思数秒。

    卢岺歪头问,“莫大姐为何不找五爷他们帮忙?”

    莫兰白了他一眼,“有些人情,可以用钱来计量。但是有些人情,一旦欠了,很难还清。我和五爷他们,还没有深交到那种地步!只是银货两讫,互不亏欠罢了?!?br />
    “难道莫大姐你真要独自一个人前往?”

    “别吵,我正在思考……”

    辛思律早早准备好迎接贵客驾到,莫兰当真如他要求的那般,只身前往,不带任何一名保镖。

    辛思律暗笑腹诽,这丫头的胆子真心大!明知是龙潭虎穴,她也敢闯!没过这也难怪,谁叫她娘亲至今下落不明呢!

    辛府偌大的花园里,连个人影都没有,除了花亭内一名弹琴的女子,以及站在亭外静候的辛思律贴身侍从。

    辛思律坐在茶桌边,喝了杯清茶,看见莫兰不肯动那杯盏,笑说,“怎么?怕我在你酒水里下毒?”

    莫兰轻声一句,“是啊。我怕你会毒死我……”

    辛思律一耸肩,拍拍手掌,啪啪两声。

    花亭门拱外,走来几名家丁,那些家丁抬着样沉重的家伙,进了凉亭。

    放下物品后,家丁一一退下。

    辛思律上前,亲手掀开那东西上的红盖子。

    莫兰看了一惊,“这是?”

    辛思律乐呵一笑,“怎样?我这个茶海,和你那座,模样相差无几了吧?”

    莫兰上下扫了几眼,果真形状十分相似,就连里面的水槽纹路,也几近相同?!靶脸侵髡媸呛檬忠?,看了一遍而已,回家就能叫人仿制了一张?”

    “还不止呢!”辛思律一个响指,手下又送来了一套心茶杯,还有一套茶道组?!澳笮〗隳憧?,是不是也和你的,一摸一样了?”

    莫兰不怒不笑,终年往日摆着她那副没干劲的表情,“如果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偷了卢老爷子的?!?br />
    “偷?”辛思律哈哈大笑,“我要是动手去偷,卢老爷子还不立马吵着要报官了?再说,你这些工艺品,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只要找个手艺精湛的木匠,什么东西是他们做不出来的?你送出去的那些礼物,我还不至于稀罕到要去偷的地步!”

    辛思律笑眯眯的坐在茶海边,一边听着琴声,一边沏茶。沏茶的流程,也同莫兰茶女一摸一样。

    想来,那日喝完茶宴回府后,这家伙在家里演练过好几回了吧?看他那熟练的手法,有种倒背如流的味道。

    沏完茶,辛思律把茶杯轻轻一递,说道,“当着你的面,新的茶杯,新烧的茶水,这下子你总好放心喝了吧?”

    辛思律看莫兰不肯伸手过来接茶,索性直接把茶杯塞进她手里,然后坐在她对面,自己喝得乐滋滋。

    “你明知道你母亲被我请走了,你却一直纹风不动,不来找我质问,是不是料定我会忍不住出面约你?”

    莫兰懒散一句,“这不需要猜?!?br />
    辛思律眯着眼,盯着莫兰侧脸,“你现在坐在我这儿了,你也不急着质问我你母亲人在哪里?我都开始怀疑,你母亲在你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浅???”

    莫兰不吭声,辛思律噗嗤一下笑了,“算了,既然你不心急,那我也不提了。来,咱们继续喝茶!”

    莫兰手里依旧端着杯盏,吭声问,“我娘她在哪儿?”

    辛思律吞着茶香,眯缝着眼儿,老神在在,“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另一个问题?!?br />
    “你问吧?!蹦甲此拼蠓降乃?。

    “为什么你要设计推脱了我和你的婚事?为什么不乐意嫁给我?”

    莫兰拧了眉头,“你怎么还在计较这件事?”

    “难道我不应该计较吗?当初若不是你说出那样的话来,我和你,早就是夫妻了!”

    莫兰冷声一句,“你错了!如果当初我不说那样的话,我就是你任凭宰割的妻子,是我二妹踏上南城夫人的踏脚石,而你!只是我半个夫婿!这样的婚姻,是你的天堂,却是我的地狱!难道我不应该为了自己,挣扎一番吗?”

    “我知道,当初我的提议,惹恼了你!可是后来我不是答应你了么?让你做正室,让你二妹做偏房!”

    “还不是一样?你依然只是我半个丈夫!”

    辛思律沉了脸,“真不明白你为何非要芥蒂这件事?想想这世上三妻四妾的男人有多少?人家看得开,为何你就是看不开?”

    “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莫兰!举世无双!你若不懂得珍惜我,我就不要你做我夫婿!”莫兰为自己骄傲的模样,辛思律看着格外扎眼。

    碰动——

    杯子砸烂了。

    边上弹琴的丫鬟,被吓了好大一跳,琴弦都被她给弄坏了根。

    “滚!”辛思律对着那丫鬟,怒气冲冲一吼。

    丫鬟急忙磕头告退。那丫鬟一离开,花庭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莫兰轻声问,“我娘到底在哪里?”

    辛思律一喷气,“我不告诉你!”

    “……”

    对于这种贱男,莫兰直接无语。

    铛铛铛铛——辛府内响起了锣声。

    这是失火时的锣鼓声??罩衅匆还裳萄?,可以确定,辛府某个地方起了火。

    府内下人们吵杂的声音,传到花园内?;ㄍね?,雷夜上前轻问,“爷?要不要我去看看?”

    辛思律一挥手,“不必,让府内管家张罗便是?!?br />
    辛思律这话刚说完,管家匆匆跑来禀告,“少爷,家里有贼在放火!府内多处起火,少爷,咱们可得报官呢!”

    多处?

    辛思律一听,顿时喷笑,回眸看向莫兰,说道,“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聪明的丫头,知道自己没本事在我府里找人,故意在我府邸放把火,好让我派官兵过来捉拿放火的贼人?顺便帮你找你母亲,是吧?”

    莫兰听完后,忽然笑了开来,“差不多就是这个用意?!?br />
    莫兰话音刚落,花园围墙外,飞进来一名男子,男子用黑色方巾简单蒙着脸,急匆匆的跑到花亭外候命。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围着黑色方巾的男子,就是卢家二少爷。虽然脸被遮住了,可他的行头没变。

    管家指着那男子大叫,“有贼!少爷!有贼??!肯定是他在咱们府邸放火!少爷,我马上去把官兵叫来,把他抓起来!”管家说完后,便急匆匆的提着衣摆跑走了。

    卢岺也不捉急,而是走前一步,扬声大喊,“莫大姐,还是没找着!”

    莫兰安安静静的坐着,吭声说,“行了,不用找了。我现在已经确定了,我娘不在辛府!”

    辛思律眯眼一笑,“哦?那你知道,你娘她现在在哪儿么?”

    “我派人搜查了南北两城所有地方,都没打听到任何消息。就以为我娘应该是在南城城主您的府邸,可是我使了放火的贱招,逼你引来官兵,可你却还老神在在。那么我可以肯定,我娘她不在您府上!这样想来,若我没猜错的话,我娘她现在,已经被你送回了慈宁寺,是吧?”

    辛思律眨眼,眨眼的那瞬间,像是有些不可置信莫兰会猜到似地。眨眼过后,他仰头大笑,“哈哈!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娘亲如此愚笨,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聪明的娃?竟然连这都被你猜中了?呵呵,真是为难你了!你娘她前几日,被我请来府邸做客,滞留了两天之后,我就把她送回了慈宁寺。而在她滞留在我府邸的这两天里,刚好是你得到你母亲失踪风声的时间!你着急万分的去找凶手,着急在找母亲藏匿地点,我料你绝对不能想到,我又把你母亲送回了慈宁寺!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你猜到了!”

    卢岺听完,拧眉大骂,“辛城主,你也太卑鄙了吧!有你这样子耍人的么?”

    辛思律瞪眼过去,眼底里充满了鄙夷,“我的目的,不在何老夫人,而是在于莫大小姐!我只要找借口把她单独约出来,那就算成事了!”

    “单独?”卢岺一拍胸口问,“你当我是假的吗?”

    卢岺作势要冲上去,雷夜横身一档,说了句,“你也当我是假的吗?”

    卢岺见状,二话不说,直接抽出宝剑扑过去干架。

    厅厅厅——动人的刀剑碰撞声。

    亭外打得异常激烈,亭内暗战也是异常激烈。

    辛思律走到莫兰身前,蹲下身子,微微昂着头,仰视着她红扑扑的容颜,笑说,“差不多了吧?药效已经开始了,是吗?”

    莫兰面无表情的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坐姿,可是她心里头清楚,身子骨酥软酸麻的症状,是中了春药的缘故。

    以前在现世,她有一次被坏人绑架了,也被人下过迷药,所以那感觉,她熟悉得狠。

    莫兰轻问,“我没动你茶盏,我怎么会被下了药?”

    辛思律撅嘴一笑,“刚才我那丫鬟身上,带了香包,香包里的香,是采花贼惯用的合欢散,这药效十分强劲,我那丫鬟坐在上风处,风一吹来,你和我,都中招了!”

    莫兰眼一眯。这贱男可真够狠的,为了让她放松警惕,他连自己也一块儿下药。反正是春药,对他来说,没差别,等会儿他把她就地正法以后,药效自然解除。

    对于香味,莫兰对自己的鼻子十分自信,只是在这里胭脂店里的香料,都刺鼻难闻得可以,和她调配的香水,档次不知道差多少!所以那丫鬟带着刺鼻的香粉坐在她上风口处,她闻到了也没在意,一直以为这丫鬟用了品味低廉的香粉罢了。

    莫兰低垂着眸子,冷眼看着辛思律那犯潮的眸子,带着炽热浓郁的侵占味道,眼看着他伸出手指尖,想要触碰她的脸蛋。

    莫兰侧头微微一躲,躲过一次,却躲不过第二次。

    她的脸颊,她的下颚,被他一次次来回轻抚。

    辛思律残忍冷笑,“原本还想等我怜爱过你之后,允你正妻之位。只要你从一开始就对我委曲求全一些,说一些讨好我的话!可惜你一点都不上道!所以我决定了,今晚等我玷污了你之后,我就跟你爹爹提亲,说你来我府邸,勾引了我,委身于我。你还未婚就先失了身,我不能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回来当正房。不过看在你爹爹的面子上,我会让你当个妾的!日后你在我府邸,除了尽心尽力服侍我之外,就只能想尽法子讨好我这个夫君,你才有出头之日的一天呢!”

    莫兰悠然一句,“辛爷!你知不知道,女人的高跟鞋,是用来干嘛的?”

    “高跟鞋?”辛思律一眨眼,还没反应过来高跟鞋是什么玩意儿。

    忽然——

    碰——

    “啊——”辛思律捂着裤裆趴倒在地上。

    莫兰摇摇晃晃的起身,摇摇晃晃走到亭柱边,软趴趴的一靠,吼了句,“二弟!别磨蹭,赶紧带我离开!”

    卢岺一点头,当下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粉末,在雷夜脸上用力一吹。

    又是一招出其不意,雷夜被吹了满脸,一个吸气,眼睛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卢岺吐了一口口水,“虽然老子非常不屑这种手段,可是没办法!是你们卑鄙在先的!嘿嘿,我家软香散,也很厉害吧!”

    “废你妈什么话!赶紧过来带我离开!”莫兰越来越没力气了,要不是她边上的亭柱支撑,恐怕她现在也和辛思律一样,倒在地上打滚不停了吧!

    卢岺一撩袖子,应了句,“哦!来了来了!”事情应该完结了吧。何老夫人的安危,也有着落了,现在只要把莫大姐带离辛府,一切都能恢复平静了。

    可是突然——

    卢岺面前飘下一名男子,男子一出手,果断袭向卢岺心口。

    那一掌,虎虎生威。

    卢岺忍住喷血的冲动,后退数十步才稳住身子。抬眸一看来人,卢岺震惊了,“陆大哥!”

    是九皇身边的随从陆虎!

    陆虎一个抱拳,面无表情的一句,“失礼了?!?br />
    “失礼什么??!陆大哥,您别在这节骨眼上和我玩游戏??!我虽然也很想和你切磋,可我家莫大姐她……?!彼档秸饫?,卢岺闭上了嘴巴,“不会吧。是九皇命令你来拦我的么?九皇他竟然……?!?br />
    莫兰惊恐的瞪大眸子,楞眼盯着陆虎的后脑勺。

    要不是卢岺说出九皇两个字,莫兰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陆大哥是谁!现在,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位陆大哥,就是上官霆身边的保镖。

    就在这个当下,莫兰腰间一紧,整个人被强行抱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她被抱上石台。石台上原本的茶盏,全摔碎在地上。

    压在她身前的男子,表情残忍阴冷,他的额角已经爆出不少青筋,“死女人!敢踢我?看样子不给你来些暴力的,你是不会乖乖听话的!哼,反正你中了媚药,我就算动作再粗鲁,你也照样会感到愉快!”

    莫兰气急败坏,抬脚又想给他来那么一下,可是她两腿被他用力分开,他整个人都嵌在她腿间处,让她无力施展踹鸟招数。

    丢了贞洁她就得委身下嫁给他?那是不可能的!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名节问题!哪怕自己残花败柳,出门在街上被大家指指点点,她也照样活得顺风顺水!只是她实在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身体被这个她不喜欢的男人蛮夺!

    莫兰一个侧头,瞧见躲在凉亭外暗处的一双精致布鞋。莫兰吭气一句,“我失算了。忘了你家还住着一个卑鄙无耻的贱人!偷我东西也就罢了,今天竟然还和你联手起来想要玷污我?”

    凉亭外的男子,玉扇一开,终于吭声说话了,“呵呵——桦南万户侯,是我五哥的人!那个侯爷,只爱美人和名画,你把他请过来,还叫他为你这样做那样做,我有理由怀疑你,是不是已经和那侯爷,发生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如果有的话,那么就算今天辛城主玷污了你,你也没有落红可以告他!你顶多就是个不知廉耻的荡妇而已!可如果你没有和侯爷发生关系,你和辛城主婚事一敲定,我五哥他们,也一定不会再站在你这边了!”上官霆从暗处现身,笑容和蔼可亲,可那玉扇下的眸光,却是那般冷冽,“上次你在这么多人面前,给我难堪,我不跟你计较!纵容你在我面前嚣张放肆!可我容不得你投靠其他男人,尤其那个人,和我还是死敌!”说完那句话后,上官霆闭上眸子,再次藏身在花亭石柱外,背对着他们。

    辛思律残忍一笑,“绝望了吧?丫头!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至少我的动作会温柔些,让你少些痛楚!”

    亭外,卢岺冷汗直冒,心系于莫兰身上,在陆虎刀下节节败退,身上的刀口子,一道又一道,更严重的,还属内伤,陆虎的掌风,实在是劲道十足。卢岺率先求饶,“陆虎大哥!请你别这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莫大姐被人侮辱??!我大哥他会杀了我的!”

    “皇命难为!您别为难我!”陆虎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铁了心的要拦住卢岺,虽然他心底里也有一丝不忍。想着,好好的大家闺秀,就这么被南城城主给玷污了。

    撕拉——

    那是衣服碎裂的声音。

    卢岺眼睛一凸,大叫,“莫大姐!??!混蛋,辛思律你这王八!你有种就来我这边,咱们单挑!”

    石桌上,辛思律盯着身下人儿的胸口处,眼睛瞪得血丝都出来了。

    本来他以为撕开外衣会看见精致可爱的肚兜,他还一个劲的在猜,会是什么颜色的肚兜来着??墒钦庖路嚎?,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肚兜。

    这是什么内衣?胸型弧度竟然被这玩意儿,挤得这么好看!原本就中了媚药,眼下这视觉效果一冲击,辛思律觉得自己快要喷血了。

    药效越来越沉,反抗的力气,也越来越薄弱,莫兰死死捏住拳头,着实不甘心。

    忽然——

    一阵狂风席卷而来。

    只听噗地一声。

    莫兰身上的重量瞬间消散而去。

    碰动——

    一个人影从凉亭内,华丽丽的飞出亭外,砸在地上。

    陆虎惊呆了,回头瞄去,瞧见辛思律被人扔出亭外,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而他胸口处,被人踩着一只脚丫子,那脚丫子的主人,竟是——

    陆虎一见那神秘男子的装束,瞬间寒了整个毛骨,当下大叫,“九爷!”陆虎二话不说,直接跑回上官霆身边护驾。

    上官霆从暗处走了出来,也是面容一震,“皇叔?”

    “皇叔?”卢岺喃喃一句,“什么皇叔?”当今的王爷,已经三十五岁多了,听说还是个病秧子呢!这是哪门子的王爷?

    莫兰揪着被撕坏的领口,又一次摇摇晃晃的挪去门柱边靠着,而她的边上,还站着上官霆。

    莫兰狠狠瞪了上官霆一眼后,把视线一同挪向亭外。

    看见陌生男子的背影,莫兰更是惊讶,“上官慕鸿?”

    上官霆眼一眯,“你和我皇叔认识?”

    亭外,高领披风男,一抬脚,再狠狠落下,只听辛思律又一道惨叫,“啊——”

    这一脚是踩在辛思律的右手上,嘎达巨响,一听就知道,辛爷的右手被那披风男硬生生的给踩断了。

    披风男还不过瘾,再次抬脚,又是狠狠一落。

    “啊——”左手也难以幸免。再加上身上那啃人骨头的合欢散,折磨,煎熬,痛苦集于一身。

    再抬脚,准备往他裤裆处狠命踩下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某娃的痛苦呻吟。

    上官慕鸿回头,瞧见莫兰背靠着圆木柱,一点一点滑落,衣服凌乱不堪,而她身旁,还站着另外两个男子。

    上官慕鸿收了脚,急忙回身朝莫兰走去,走起路来带起阵阵旋风,却听不见他任何脚步声。

    陆虎挡在上官霆身前,神情戒备到了极致,“九爷,您后退!若您见属下重了伤,您别管我,去北城找五爷。五爷会来救您的!”

    上官霆面容严谨,戒备,却毫无一丝胆怯,“哼?找五哥?那我宁愿被皇叔一掌打死得了!”

    上官慕鸿走到凉亭内,连个眼神都不舍得丢给上官霆,径直走到莫兰身前,大手轻轻一捞。

    莫兰感觉自己像根羽毛似地,就这么被他横打抱在怀里。上官慕鸿依旧一字不吭,脚步一瞪,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卢岺忍不住吐了口鲜血,忍着冷汗大喊一句,“喂!好歹跟我说声,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呕——”卢岺又吐了口鲜血后,用力一擦嘴角,拼了命的追了出去。

    陆虎满头大汗,回头对上官霆说道,“九爷?;适逶趺椿岷湍掖笮〗闳鲜??”

    上官霆摸着下颚,思索许久,“这就有点说不通了!我五哥和皇叔,是死敌吧?如果皇叔和莫大小姐有关系,那五哥肯定要对莫大小姐磨刀子才对??晌甯缦衷谌词撬暮筇??”上官霆越来越想不通了。

    上官霆一屁股落座,玉扇噗嗤噗嗤扇个不停,直到他听见亭外的闷哼声传来,这才发现,地上还有人没有救治。

    上官霆也不急着叫人找大夫,而是悠哉悠哉的坐在凉亭里欣赏那男人苦苦哀嚎的惨样。人生的乐趣,就是在于亲眼看着那些悲催的人,过着悲催的人生,尤其是看见他们痛苦呻吟的模样,特讨人喜欢。

    不久,管家带着衙役匆匆跑来,瞧见他家少爷和少爷的随从倒在地上那副可怜相,哭得是惊天动地。整个辛府瞬间被管家的哭声,震惊了。

    莫兰被上官慕鸿抱着离开辛府后,莫兰气虚地揪着上官慕鸿肩头,说叨,“我娘!她在慈宁寺!”

    “嗯?!鄙瞎倌胶杓虻ヒ痪?,直接调头往慈宁寺飞奔。

    莫兰眨眼!这丫的怎么这么听话?

    风声噗嗤噗嗤不断,莫兰抽空探头往身下张望。

    乖乖!这男人爱在树梢上走?这飞檐走壁的法术,可真叫人傻眼!

    回头,莫兰仰着小脑袋,盯着上官慕鸿被遮住的下颚,眼神迷离。

    话不多的男人,真有魅力!听话的话不多的男人,更是讨人喜欢!给人浓浓安全感外加听话的话不多的男人,更是所有女人梦中情人上上之选,是大众女人最完美的白马王子!

    行了!她知道自己身上中了媚药,对他会小心肝乱跳,实属自然。

    原本需要大半天的路程,上官慕鸿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赶到了慈宁寺。而且他还在未惊动任何尼姑的情况下,轻轻的把莫兰放进她娘亲床边。

    何凤玲听见床边有女人呻吟声,她惊恐的坐起身子喊,“谁?”

    莫兰一声轻呼,“嘘——娘!是我!”

    何凤玲撩开床帐,震惊了,“我的女儿啊,你怎么搞成这样???”衣服领口被撕烂了不说,头发也乱七八糟的,满脸通红身子又酸软无力,一看就知道她中了媚药。

    何凤玲把眸光投向边上沉默的男子,急问,“你是谁?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上官慕鸿简单说了句,“她被下药了,她说要找你。我带她过来了?!?br />
    何凤玲一眨眼,听了个一知半解,他还能说得再简单一点么?惜字如金也没必要惜到这种地步吧?

    何凤玲放弃和这男人交谈,她蹲下身子,扶女儿上塌,忙问,“女儿啊,你到底是怎么了???谁给你下了药?”

    莫兰喘气说,“南城城主?!?br />
    何凤玲惊呆了,“???怎么会?辛城主他不是说已经和你和解了么?前阵子他还请我去他府邸,陪他爹娘喝茶呢?那日要不是他说九皇亲口请我过去,我还想找借口推拒他了呢!”

    莫兰眯眼,气愤至极。怎么又是九皇?

    每次和这贱男扯上关系,她就一肚子气!

    “别说了,娘,你有啥法子,解这合欢散???”

    何凤玲又给呆了,“怎么是合欢散?这药效,可生猛地厉害呢!没人和你同房,你这药劲,起码要折腾你一整天?!?br />
    她已经被折腾了大半夜了,下身的裤子差不多都湿透了。

    莫兰涨红了脸问,“有其他法子么?”

    何凤玲一摇头,“没其他法子!要不,我给你用冷水擦擦身子?”

    “算了。我还是忍着吧!”莫兰把娘亲一推,扯了帘帐,自己在床上乱滚。

    何凤玲急得团团转,身后,那个木头男人一动不动,眼神也一动不动。

    何凤玲走了几步后,回身,对着那男人吭气说,“你别妄想了,就算我女儿痛苦死,我也不会让你玷污了她的!这位侠士,你走吧?!彼换岢腥细詹潘宰永锏南敕?,就是想叫这人帮她女儿解解药。为了抹杀掉自己脑子里那荒唐的想法,何凤玲这才对这位无辜的男子,说出这番话。

    床帐里痛苦的呻吟越来越厉害,男人终于有了反应了,他对何凤玲轻轻一眨眼,说,“我有法子?!?br />
    何凤玲摇头拒绝,“不成!绝对不成!”上床什么的,她绝对不会赞成的。

    “不用上床!”男子貌似看穿了何凤玲的心思。

    何凤玲立马急问,“啥法子?”

    男人也不回话,走去床榻,往床边轻轻一座。

    何凤玲又惊了,立马拒绝,“不成!真的不成!”那男的啥都没说,何凤玲已经把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设想了一百遍了。甚至连宝贝女儿被他摆什么姿势,她都想了千百种了。

    男人咬下手上的皮手套,一只手往帘帐里探去。

    何凤玲又是矛盾,又是纠结,嘴里依旧喊着,“不成??!男女授受不亲的!”可是她却没有过多拦阻。而是眼睁睁看着那男的,把手伸进帘帐。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帐内传来一声,兹——

    莫兰痛苦的呻吟瞬间消失不见了。

    男子抽手,重新戴上皮手套,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连句再见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交代的话了。

    何凤玲一摸冷汗,急忙掀开帘帐探望女儿,只见她的宝贝女儿,睡得又香又甜。

    何凤玲奇怪,她女儿是在睡觉呢?还是晕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莫兰又热醒过来,浑身瘙痒难耐,估计是因为药力还没有全退的缘故。不过比起昨晚的劲道,已经缓解了好多。

    红扑扑的脸蛋,汗滴滴的额角。

    莫兰起身,掀开床帐,看见母亲在桌边撑着脑袋打瞌睡。莫兰不想惊扰母亲,悄悄地慢吞吞的出了房门。

    门外,一个尼姑在扫地,看见莫兰后,只是竖起一只手掌心,放在下颚,弓腰行礼。

    慈宁寺的尼姑还真是有定力,看见陌生人,连惊讶都没有?这般淡定!怪不得叫清修之人。

    莫兰问了尼姑井水在哪儿,自己去打水,洗脸漱口,外加生饮解渴。准备回房的时候,余光瞥见一丝黑影,抬头一看。

    娘??!这等风光,多少年没见过了?

    全身黑色皮质装束,外加飘扬披风,口鼻被领口遮住,只露出一堆黝黑的双眸暴露在空气中的短发男子,闲暇自在坐在屋檐顶上,仰头看天傲鹰飞过?莫兰可以肯定,这样的男人,就连这里的尼姑都会忍不住对他心动的!

    如此有气质的俊男,要是以前,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他挖到手里,当她电影男一号不二人??!

    身为一代名导演,看见优质演员心头那种热情澎湃的滋味,根本无法用言语细说。

    可惜了,这么好的料子,却没有好的环境,让她去捧红他!

    莫兰想喊他,可是瞥见旁边还有个尼姑在扫地,急忙回头吭气说,“小师傅?!?br />
    尼姑又掌手行礼,“施主有何吩咐?!?br />
    “嗯!我肚子有点饿,能否帮我做点东西吃?”

    “施主稍等片刻?!蹦峁媚米派ㄖ憷肟?。

    她一离开,莫兰仰头再次看见,却发现屋檐上的男人不见了。

    人呢?莫兰回头四下寻找。却听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找我?”

    “啊——”莫兰眼白瞟了过去,“你前世是属猫科动物的么?”

    男子盯着她,不答话。

    莫兰泄气,“我知道你不爱说话,不过你能不能给我表个态?你跟在我身边,到底图什么?你出手救我,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跟我走?!?br />
    “跟你走?去哪?”

    “北寒?!?br />
    “北寒是哪儿?”莫兰揪着眉头思索,貌似她没见过龙华帝国里有哪块版图,叫北寒的。

    上官慕鸿解释了句,“在北边。比较远?!?br />
    莫兰揉揉额角,“我能不能猜?你自立了门户,你哥哥,也就是皇上大人,他气不过你,就派人一直追杀你?”

    上官慕鸿点头,“差不多?!?br />
    “北寒?听上去就觉得很冷?!?br />
    “嗯。很冷?!?br />
    莫兰拧了眉头,问,“那边很冷,你穿这么多衣服,见怪不怪??烧饫锶鹊美骱?,你还穿这么多衣服?你不热么?”

    “我可以调节体温?!?br />
    莫兰一听,瞳孔放大,“怎么调的?能教我么?”

    “很简单,用内力?!?br />
    你妹!

    莫兰差点被他气到吐血。内力这东西,鬼才会有。

    好吧,不要纠结在他那诡异的服装上,她和他的时间,并不多。

    “昨日你对我做了什么?昏过去前我还有那么点意识,觉得身子麻了一下,然后就晕过去了。你是不是点了我什么穴道?”

    “差不多?!?br />
    莫兰一吐气,“你就不能再多说几个字么?”她想得到的信息,实在太少太少了。

    “你问什么,我答什么?!笨此嗍翟?,多老实。

    莫兰低头苦思了片刻后,问,“你之前说要夺我丈夫主权?意思是,你想娶我咯?”

    “对?!?br />
    莫兰眼一眯,说道,“可我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我和好几个男人发生过关系了?!?br />
    莫兰眼眸微抬,偷偷注视上官慕鸿的表情,希望能从他闪烁的眸光中,发现一丝丝失望的味道,可惜,没有。

    上官慕鸿眼神依旧坚定如初,“没事。我娶你。只要之后你把你的心交给我就成?!敝劣谀切┡龉娜?,回头把他们挨个捏死算数。

    “你真不介意我那不三不四的名声?”

    “嗯?!?br />
    莫兰心思一坏,昂头说道,“我喜欢勾引人!就算我和你结了婚,我照样喜欢出去勾三搭四,这个你也能忍受?”

    这下子,男人终于安静了。

    ------题外话------

    嘿嘿,从现在开始,月票集满一百五十张,又会有一次二更的哦!妞们使劲的砸我吧!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