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52:万两门票(今天会有二更哦)

天才狂小姐 52:万两门票(今天会有二更哦)

    辛思律嘲弄的看着莫兰,一句冷笑,“莫大小姐真是豪气。发家致富绝世秘方就这么轻易送了人,也不知道要把这东西送给你爹,以敬孝道。难怪你爹会这般生你的气!”

    “没事儿。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蹦记崦璧匆簧?。

    辛思律眯眼,有些气噎。

    辛思律百般想不通,为什么这丫头明明有这么好的手艺,不肯自己好好利用这两份配方?非要把这配方转手送给他人?

    想到这里,辛思律心头又甚是纠结。要知道,如果当初他和莫兰的婚事没吹,那么这两张配方,就属于他和莫兰共有的财产了。早知道她手里有这么多宝贝,当初就不应该为了莫梅那几箱一下子就用完的嫁妆,而把拥有价值连城配方的莫大小姐给推拒了才是!

    瞥见卢老爷子护在手心里的白纸,辛思律吃味难耐,越想越生气,越想就越觉得家里的妻子特碍眼。

    辛思律禁不住自嘲一笑,侧头,说道,“希望贵夫人和莫老爷子一样,对于莫大小姐如此不孝之举,莫要见怪的好!”她娘亲已经落在他手里,他倒要看看这丫头还能翻天不成?

    莫兰挑眉,回了句,“放心,我娘最体谅我了!比我爹爹还要大肚!倒是辛城主,听说您昨日去拜见了侯爷他们,侯爷可有接见你???该不会侯爷不乐意接见你吧?要不要我替你把你的见面礼,代为送去给侯爷呢?”

    辛思律一听,当下怒大了。这死丫头是在告诉他,她找来的后台,硬实得狠!不管他花多少钱,他也贿赂不了!而且昨日,他去觐见,故意搬出九皇的头衔,可客栈依然封了个严严实实。

    只是一个侯爷的话,还没这么大能耐,连九皇的面子都不给。也就是说,和侯爷在一起的,肯定也是个皇子。

    “莫大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您贵人事多,我怎敢劳烦你?”辛思律咬牙切齿说完这句后,慢吞吞起身,向卢老爷子告辞,“时间不早了,我想,我也得赶回南城公办去了!卢老爷日后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晚辈还多多指望卢老爷帮忙提携一把呢!”辛思律说这话的时候,强忍着心头那极浓的酸味。他可不能像莫海峰那样甩手走人,毕竟官场上的规则,向来如此。前一刻,对方还屈膝在你身下,对你俯首称臣,下一刻,他立马就能爬到你头上,压你一筹。一切一切,都只因皇上一人的喜好罢了。

    卢老爷子也给自己留了五分余地,拱手笑道,“哪里哪里,辛城主过誉了?!?br />
    “那晚辈就此告辞了?!?br />
    贺东鹤也跟着起身说叨,“卢老爷子喝好,贺某这就跟辛城主回南城了,再晚,就怕要日落西山了呢!”

    “呵呵,那就恕不相送了,两位请便!”

    卢老爷子叫了卢茗代为送客。要是之前,那老头子哪敢叫个儿子出来送客?自己还乐滋滋的坐在椅子里喝茶?

    这种摆谱的活,真是人越老,越会干!

    辛思律给莫兰侧脑丢了个走着瞧的眼神后,领着贺家人以及一干奴仆,款款而去。

    如今凉亭里,就只剩下莫兰和卢家人了。

    卢茗回到凉亭,瞧见莫兰把第八个托盘呈了上来。

    这丫头的礼物,怎么还没送完?真是稀奇!

    卢老爷子看见托盘上的宝贝,笑得已经合不拢嘴了,而且卢家姐妹几个,也一个个窝在莫兰身边,又是莫家姐姐长,莫家姐姐短的。

    卢茗好奇万分,急急忙忙走过去瞧了一眼。

    桌上只是放着一件衣服。那衣服,和莫兰身边的茶女身上的衣服,是一样的。

    丫头们拿着衣服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除了卢芯没兴趣之外,其他三姐妹,抢得快打起来了。

    卢老爷子笑得何其开怀。

    卢茗轻笑一声,说道,“你们几个稍微文静些,别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学学人家莫大小姐?!?br />
    莫兰身后,卢岺听了噗嗤一笑。

    如果说之前,卢岺听见大哥这般那般赞美莫兰,他肯定信以为真,可是打从他跟在莫兰屁股后面转悠了两天之后,他可以确定,大哥嘴里的这位大小姐,完完全全不是个大家闺秀。

    卢香把衣服按在身上,转了圈,乐滋滋的问,“大哥,你看我要是穿上这衣服,好不好看?”

    卢茗还没回话,卢老夫人吭气说,“我家宝贝闺女,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只是这衣服的袖子,实在是太短了,不适合你穿?!?br />
    卢香噘着嘴,满脸不开心。

    莫兰吭声说,“是啊,这些衣服,只是我送给卢家姐妹的样板衣服,如果卢家姐妹喜欢,可以叫了裁缝,把衣服剪开以后,琢磨几日,再自行定制衣裳?!?br />
    “剪开???我哪舍得??!”

    “就是就是!”

    “莫大姐也太小气了,咱们有四姐妹呢,就送咱们一件衣服,谁穿了好呀?”

    莫兰轻语,“这是茶女的服侍,我是送来给卢老爷子,培养茶女用的工作服。不是给你们穿的!而且我送这衣服过来,原本的用意就是想叫你们自己做。我这个,只是样衣!懂么!”好的绣娘,只要有样衣,随时随地都能复制,就连纽扣工艺,也一定不在话下的。

    “这么好的服侍,竟是给下人们穿的!好可惜呢!”

    卢家姐妹还是不舍得放手。

    卢老夫人一声重叹,说道,“你们这些丫头,别再吵了,回头到了家里,我立马叫了裁缝帮你们一人定制一件,到时候只要把这袖子改成长筒不就成了?”

    卢茗开口赶人,“行了行了!你们几个,别在这里碍事!我还有很多事要和莫兰说!你们闪一边玩去!”

    卢家姐妹这才闭了嘴巴,挪去边上石阶聊天,她们一个个玩着衣服上的扣子,解开,扣上,解开,扣上,感觉像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稀罕宝贝似地。

    卢茗坐下圆桌,看了莫兰一眼,低头,轻问,“这两个配方,你为何自己不用?你要是开家红茶店铺,绝对有这资格在北城里占一席之地。你们何家首富的位置,不稍一年的功夫,又可夺回来了?!?br />
    这个问题,怕是贺东鹤辛思律他们几个,都想问的问题之一。

    莫兰老实巴交回答,“我没兴趣做茶叶生意,那种买进卖出的无趣活儿,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趣?!?br />
    卢老爷子一个乐呵,“哦?那莫侄女,你喜欢做什么生意?”

    莫兰眯眼,嘴角勾出一抹淫荡的味道,“我要做那种一本万利的活儿,专门赚有钱人家的银子?!?br />
    卢茗苦恼,“这和这,有区别么?”

    “有??!怎么没有?!?br />
    “有么?”卢茗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卢老爷子吭声说,“啊,我想起来了,三少的歌剧院,要开张了吧?是啥时候呢?我也想去捧个??!”

    莫兰立马回绝,“卢老爷还是别来?!?br />
    卢老爷子一听,愣住了,“为啥?”这世上哪有赶走客人的道理?

    莫兰解释一句,“那天场面估计会很动荡,人挤人,会挤死人。老爷子你身子骨弱,怕经不起折腾。再说了,那个歌剧院,不适合老爷您这年纪。卢少要是喜欢,倒是可以来观看!”

    卢老爷子乐呵一笑,“成成成!那就让茗儿待我去向三少道贺一声,预祝他生意红火?!?br />
    “谢卢老爷?!?br />
    说到这里,卢茗恍然想起了,“??!忙着喝茶聊天,到把正事给忘记了!莫兰你看那些家丁,看着可满意?”

    “家???”众人把视线,投向凉亭外。

    莫兰看了一眼,点头说道,“满意!很满意!谢卢少?!?br />
    卢茗低声一句,“这事记得得保密,你知道的……”驻守军是不能随意私调,要是让皇上知道,那就是杀头大罪。

    莫兰点头,说道,“我明白,不过没关系!”莫兰从口袋里拿出一封文案,递到卢茗手里,“这是许知府亲自签的信,你看下?!?br />
    卢茗展开信纸一看,惊呆了,“你哪里搞来的?”

    莫兰轻声一句,“跟许夫人要的,许夫人跟她公公要的?!闭饩褪撬我Х桨偌铺趾眯矸蛉说脑蛑?!关键时刻,看看,派上大用场了吧!

    驻守军的确不能私下遣兵,但是如果有地方政府官员签雇佣令的时候,那就没问题了。

    雇佣的人数,不能超过百人,而卢茗带过来的,也就只有二十几个打手罢了。再加上有了许知府这封书信,就算到时候事情败露了,柏将军也是无罪的。

    许知府也大可以推脱,自己借了驻守军,为?;つ掣龃笕宋锱捎贸≈?。

    卢茗笑着把信一收,松了口气,“这样我就放心多了。我的这些家丁,你尽管拿去使唤吧!”

    卢家上上下下,全都不知道卢茗和莫兰之间在说什么暗语,直到最后那句,所有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卢二少。

    卢岺眨巴着眼睛问,“我说大哥,你找这么多家丁过来,不是用来打我的么?”

    卢茗惊道,“怎么可能!”

    卢岺当下拍拍胸口,喘了大气,“吓死人了!大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类?害得我今天一整天都把皮绷得特紧?!?br />
    “哼!你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了?”卢茗气鼓鼓的说,“虽然爹爹已经不责罚你了,可是身为大哥,还是要唠叨你一两句!你是个男的,你的名声搞糟了,没关系,可是人家莫大小姐,金枝玉叶,名门闺秀,她怎么能被你这般拖累?”

    “???冤枉??!”好冤??!明明是他被莫大姐给拖累的好不好?怎么变成了他的不是了?

    卢茗一古脑的把罪名强行压在二弟头上,摆明了就是偏袒莫兰。

    大哥实在太过火了,喜欢人家也用不着这样子对自家亲弟弟的吧?

    莫兰和卢家上下喝完茶,告别后,双方回了各自的家。

    卢老爷子回去的时候,抱着一堆的贺礼,乐得一路上怎么也合不拢嘴。

    而莫兰回去的时候,只带走了卢岺,和卢老爷子送给她的那三罐珍藏的宝贝茶叶而已。

    卢家人,一回到家里,不用说的,卢老爷子立马叫人摆了茶具,他要玩那茶道六君子,百玩不厌的那种。

    至于卢家姐妹,则乐颠颠的琢磨她们的旗袍衣服去了。

    说起那旗袍,唐玲玲笑说自己有个绣娘很厉害,如果把衣服交给她家绣娘的话,不出三日功夫,就能制作出一套新式旗袍来。

    唐玲玲这般一说,卢家姐妹乐呵呵的把旗袍给了唐玲玲,叫她帮忙定制几件。毕竟唐家的裁缝铺,在北城是数一数二的。

    唐玲玲笑眯眯的抱着茶女服饰回到房里,关上房门后,一瞬间,那张温柔的嘴脸变得阴沉毒辣。气呼呼的把衣服往梳妆台上一砸,怒火攻心,二话不说,唐玲玲直接拿起剪刀,把衣服剪成稀巴烂。

    最后她把那衣服往屋外随手一扔,叫了个绣娘过来,又是二话不说,直接把那绣娘压在木凳子上毒打了起来。

    卢茗听到风声后,急急忙忙跑到唐玲玲苑落里询问,唐玲玲歪腻着头,说是那绣娘手贱,把她带回来的衣服都给剪碎了,唐玲玲这才下令毒打这绣娘,以示惩罚。

    这借口,也太拙劣了。说出来,谁会信?恐怕就连最蠢的卢家三妹四妹都不会信她这番妒妇话吧!

    卢茗看见唐玲玲那阴鸷的表情后,一句劝慰的话也不说,就这么离开了。

    然后当天晚上,唐玲玲接到了风声。说是卢茗亲自去了莫府提亲,说要把莫三小姐娶进家门,让莫三小姐和唐玲玲,做平妻。

    那个当下,唐玲玲瞬间被砸了一脑门。

    卢茗要迎娶莫荷,一来是为了缓解北城城主和他父亲之间的关系,以及缓解莫海峰和莫兰之间的父女情谊!只要他愿意给莫城主面子,想必莫城主不会太过记恨莫兰今天的不孝之举。卢茗这番举措,不只是为了爹爹,更是为了莫兰。

    原本卢茗对这念头,一直犹豫不决,但是现在,唐玲玲逼得他无从选择。

    卢茗把莫荷娶回来,直接让她和唐玲玲做平妻,这样一来,唐玲玲肚子里还没有种,莫荷要是先怀上了孩子,那么莫荷生下来的,就是嫡长子了。

    唐玲玲听见这个消息后,瞬间昏死过去。

    可惜,她这次晕厥,卢家姐妹一个都不乐意出面挺她,甚至连看望她的心思都没有。谁叫她撕烂了她们姐妹的宝贝衣裳。

    相反,原本莫荷在家一直郁郁寡欢,唐嫣还一个劲的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去鲁伏流和莫荷身边,说笑话给她们听,说的她们心头又堵又难受,说得莫荷差点真心要跳河自杀的地步。

    可没想到,卢家大少竟然亲自跑来跟莫老爷提亲,说要迎娶莫荷为妻,而且还是平妻。

    莫荷觉得自己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她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唐玲玲是唐嫣的侄女,就是因为唐玲玲是唐嫣的侄女,所以莫荷嫁给卢茗当平妻这事,唐家老爷子根本没法替唐玲玲鸣冤。

    唐玲玲只能憋屈的接受现实。而她得到如此凄惨的结局,竟然只是因为她一时嫉妒,撕烂了莫兰送来的衣服,又毒打了一名绣娘而已。

    莫荷一出头,唐嫣就又气又恼的躲回房里,再也不肯出来瞎显摆了。

    鲁伏流和莫荷,再次耀武扬威了起来。只不过莫荷心里,依旧对莫兰有着浓浓的记恨。那股怨念,不会因为自己当上了卢少夫人之后便会消退的。因为莫荷在莫兰那边受到的羞辱,比唐嫣夫人上门言语挑唆,更让她心堵怨愤。

    这几天,鬼屋里的姑娘们一直在南北两城街上乱转悠,乘着她们的豪华敞篷马车。每每她们出动扫荡大街的时候,街上都会引起好一阵骚动。

    街上的路人随便一抓都知道,三少的歌剧院,还有五天就要开张了。

    三少这宣传的手段,真心无人匹敌。果断,直接,利索,还很不要脸。

    那些姑娘们不是全部出动,而是三两个三两个进城,去了各个知名富商宅邸,说是递请帖。

    这请帖也不是一般的请帖,而是鬼屋二楼的通行证。

    听说只有收到请帖的人才能上鬼屋二楼的阁楼,坐着欣赏歌舞,其余的,只能站在大厅里观看。

    入场费什么的,全免。就是因为全免,所以大家伙不用猜都知道,当天的场面一定会特火爆,那些跃跃欲试的城民,早就已经如痴如狂的追捧那些舞姬们了,一听说有免费歌舞看,而且还是举世无双难得一见的盛世歌舞,他们就算是翻山倒海,也要跑去参观一下才肯罢休。

    那个二楼通行证,听说一张请帖,只允许两人上去。如果一个主子想带个保镖随同,那么就等于是,一家人家只能出席一位主子。

    这下子可真是热闹了,听说南城福禄钱庄叶家的七位儿子,为了这事先在家门口打了起来,气得叶老爷子一气之下,直接把那请帖给撕了。

    撕了倒好!叶家儿子们不再打闹,可是他们动起了别的脑筋,放出风声说要购买歌剧院的二楼通行证。一张通行证,五千两白银。

    可惜了,五千两白银,谁也不肯转售。

    更让人惊叹的事,听说隔壁城镇里也来了几位富商,那些富商借住在客栈里,对外放出风声,说也想收购二楼通行证,他们愿意花一万两白银。

    北城许知府乐呵呵的拿出了一张二楼通行证,给了某个愿意出一万两白银的富商。

    因为许知府手里有两张通行证。两张通行证,相当于可以有四个人上二楼来着。

    许知府简简单单就收获了万两白银,许知府乐呵的连屁都放了出来。

    许知府之所以有两张通行证的理由之一,除了他帮莫兰牵了雇佣驻守军调令之外,他还帮莫兰打通了关系,派遣了八个县的县令衙役,到时候会让那些衙役过去整顿次序,避免发生伤亡事件等。

    一间小小的歌剧院,它根本容纳不下两城所有城民,所以到了那天,许知府会提前一天把红城道路给封锁掉,然后光明正大收银子放行。

    说什么不要入场费,其实这入场费,还不是照样得出?只是入场费不是收进三少的口袋,而是收进许知府的口袋。

    某个富商花了一万两白银拿了张通行证,可还是供给不足,这二楼通行证已经炒到了一万八。

    听到一万八,叶家老爷子心里那个叫懊恼??!他简单一撕,就把一万八的白银,白白给撕掉了,而且叶家人至今都没收购到通行证。

    临近歌剧院开张之日只剩两天,外城富商依然不断引进,他们收不到二楼通行证,只好买通了许知府,去跟他要大厅前排的特约坐席。

    这个特约坐席,也是许知府自己安排的,坐席席位不是很多,一共就二十张,二十张座位排得死紧,所以那些富商只能独自前往,不能带任何家丁啊随从之类。光是这特约席,也被炒到了五千白银,而且还是一天内一售而空??上攵?,这次三少的歌剧院,多么吸引大众眼球。

    白羊看见这些门票的银两,都被许知府一人独揽了,心里特不平衡,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小主你也真是的,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你怎么就不懂得好好把握呢?白白把好处让给了许知府?!?br />
    莫兰无所谓,“我这边人手少,我还要靠许知府帮我过滤观众,让他收点小钱,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这也叫小钱?”

    莫兰哼笑,“我把门票发放出去,都是按照座位的数量而订的,而这些门票的价格会被炒上去,也是因为数量有限的缘故。因为有限,所以门票价格无限上涨!可如果一开始我就把门票定价为一张一万两,那么相反,这门票会滞销也说不定。到时候来观光的人,心态也是截然不同。他们会觉得,自己花钱来看戏,我们为他们服务,是理所应当的事,如果我们表演稍微有瑕疵,他们便会百般挑剔。歌剧院第一次开张,最重要的,还是名气!赚钱而是其次!你懂么?阿羊!”

    “明白是明白了些??墒俏揖褪瞧还?,肥水留向外田,而咱们兜里依然一平如洗呢!”

    “急什么呢?连张门票他们都愿意花万两白银购买,到时候你还怕他们不舍得花钱买我的商品么?”

    白羊瘪嘴,“不是我瞎说,小主你想把那高跟鞋炒成天价?有点困难!这鞋子,他们买回去给谁穿???那些女人们,打死她们,她们也不乐意穿的!”

    莫兰耸肩,也懒得和他多解释?!耙都宜旱袅艘徽哦ネㄐ兄?,也就是说二楼还有两个座位。这两个座位,白羊你分开抛售了吧,价高者得?!?br />
    白羊一听,喜极而泣,“哎呀!我终于能摸到白花花的银票了?!?br />
    于是,白羊卖掉了最后两张二楼的坐票,一张一万二,另一张一万四。合起来就是二万六,这个算是最贵的一张二楼通行证了。

    临近最后一天,歌剧院的姑娘们已经不再出门宣传了,大街小巷看似平静了下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所有城民内心骚动得几近爆裂??纯囱妹殴俦拇ρ渤?,不用看都能猜到,红城的入口处,已经设了了重重关卡,尤其是那条窄道,官兵们率先霸占了窄道出入口,避免到时候富商们的马车太过拥挤而无法通行。

    这等大场面,红城百年都是难得一见的。

    因为官兵把守缘故,红城所有红楼的生意,一桩都没了。

    这事可把整个红楼老鸨们气得跳手跳脚。

    当天晚上,那些老鸨们集聚一堂,吆喝着说,“这三少也太过分了,自己开张店铺,用得着连咱们的生意也给赔进去么?”

    “就是??!他乐得坐等明日开张大吉!咱们几个这两天,不就得喝西北风了?”

    “何止这两天呐,我看,等他那歌剧院一开张,咱们以后的日子,可得苦咯!”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就得这样坐以待毙不成?这个红城,可不是南宫羽三一个人的!”

    “没错!咱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一群老鸨窝在春香院的大厅里,七嘴八舌说叨个不停。

    偌大的圆桌上,东南西北各坐了一个鸨妈,那四名鸨妈,就是红城四大花楼的最强鸨妈,春香院的张妈,百合坊的沈妈,齐花乐的齐妈,以及鱼水情的水娘子。其余的小鸨妈,没这个资格和她们并肩坐在一起,只能站在她们身后瞎起哄。

    就在她们商谈之下,门外有个奴才过来通报,说是歌剧院里的蓉绿姑娘前来拜访。

    一说到蓉绿,沈妈哼哧一句,“我说张妈,这个蓉绿,我记得好像是你家的丫头吧?两个月前才被人赎了身的!”

    蓉绿这丫头的姿色,其实还算可以,如果她去小点的红楼,八成能当上头牌。但是在她春香院里,蓉绿的姿色,顶多就是一般般,再加上蓉绿这丫头最近身子不舒服,一直说那里痒,所以她的价,日渐下降。直到她被赎身的前阵,蓉绿的恩客越来越少,甚至有些恩客还回头过来骂她,说她身子不干净还敢出来接客什么的。蓉绿一下子就被张妈打入了冷宫。张妈这才把她随随便便百两纹银给赎身了去。

    哪知道,两个月后,蓉绿这丫头,摇身一变,她的人气竟然比她家月燕飞儿还要高!这可真是叫人活活气死!

    张妈沉着怒气,挑了眉儿,说,“叫她进来吧!”

    通报下去后,只听门口处,踢踢踏踏的声响传来。

    蓉绿穿着高跟鞋,穿着短袖旗袍,肩上围着一条奇怪的披肩,左右两边架着两名身子骨特结实特强壮的贴身保镖,昂着脑袋,踢踢踏踏走来。

    一道圆桌边,也没等几位妈妈招呼,蓉绿身边的保镖直接端了张椅子过来。

    蓉绿大方落座,小腿儿一翘,裙摆滑落,白花花的大腿一侧,晃悠在半空中,那倾斜的坐姿,别提有多风骚。

    数十位鸨妈,看的眼睛都发直了。

    这等骚货,身为鸨妈们都未曾见到过,更别说那些吃人的野男人了。

    蓉绿这出场方式,绝对震撼住了在场所有人。

    张妈脸色越来越难堪了,想起之前,蓉绿这丫头在她手底下,低声下气委曲求全,求着她出银子给她治病什么的。张妈还嫌弃她,赚不到银子还得花她钱,把她痛骂了好一顿,更是把她丢在边上不闻不问。

    可这也不能怪她??!谁叫她的春香院里那么多美女,她赚钱都来不及呢,她会顾忌一个染了女人病的赔钱货?

    张妈依旧沉着气,昂头轻问,“什么风,竟然把歌剧院的红牌给吹到我这儿来了?”

    蓉绿嗤笑一声,把封请帖,放在桌上,微微推前一些,“这是歌剧院二楼通行证,送给诸位妈妈的。不过,通行证只限两人参加,你们谁去参加,自己做主呗!”

    张妈一个喷气,“切!谁爱去看!”

    “就是!不就是个歌舞!我们院里的女人,哪个不会?我们会去看你的歌舞?白给我们银子我们都不去!”

    大家伙趁这个机会,使劲的调侃她。

    蓉绿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大家不想去也无所谓,你们大可以把这通行证转让出去!啊,听说现在通行证的价格,已经炒到了两万八了!妈妈们手里的这张,如果想卖,那就是最后一张转卖的通行证!妈妈们要是不乐意去,那就把门票给卖了,换点钱,分给各位妈妈们,这算是三少给大家的一点心意?!?br />
    原本张妈还打算把这门票给撕了的,可是蓉绿这般一说,张妈还真没这胆子撕了那门票。理由无他,两万多的白银,给众姐妹分分,也不算小数目,尤其是那些小红楼,它们每天的生意,顶多也就百两,小红楼的鸨妈们,肯定是见钱眼开的货。张妈要是想撕那门票,还得先问过身边这些势利眼才行。

    张妈气鼓鼓的盯着那烫手山芋,思虑了片刻后,突然噗嗤一笑。

    众人还在奇怪张妈干嘛笑成这样?

    只见张妈叫了丫鬟,去了阁楼,拿来了她的宝箱。

    张妈当着所有人的面,开了宝箱,取出宝箱里五百两文银以及一些名贵的珠串,放在桌上。

    张妈也把东西轻轻往前推,对着蓉绿,说道,“绿儿,不管怎么说,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前任妈妈!这些银子,我送你?!?br />
    蓉绿挑眉问,“白送我么?那我可要好好谢谢张妈了!”

    张妈吭气说,“绿儿,这些银子你要是肯收下的话,张妈就当你是答应了我的要求。明日,三少的歌剧院,你就不要出席了。怎样?”

    蓉绿恍然大悟,“哦!原来张妈是要叫我别出席三少明日歌舞?那怎么成???我和众多姐妹们,排练了很久的!哪能说罢演,就罢演!我和三少签了契纸,我若临时罢演,他有权把我买入军营充当军妓。我怎么可能为了你那区区几百文银,而把自己推入龙潭虎穴之中?”

    “你这个傻瓜!张妈我送你这些银子,你直接走人不就成了?何必等你家三少抓你去见官呢?如果绿儿你担心自己跑不掉,你跟张妈说,张妈护你一路顺风,亲手把你送去外城!怎样?”

    蓉绿静默了。

    众位鸨妈安静的等着蓉绿的答复,笑着想。如果蓉绿愿意答应的话,那么之后,她们再借着蓉绿这根线,把其他几个姑娘找出来,再塞她们一笔银子,叫她们也弃演,这般一来,明天,三少的舞台剧,连个演员都没有了??此乖趺纯?!

    众位鸨妈越想越开怀。

    可是突然,蓉绿掩嘴咯咯大笑。

    鸨妈们纷纷相视,像是不明白这丫头在乱笑些什么?

    张妈抿嘴问,“怎么了?绿儿?你是不乐意答应张妈的要求么?”

    蓉绿歪腻着脑门,风骚一句,“我说张妈!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桌上那几百纹银了?”

    张妈一愣,“你什么意思?”

    蓉绿一道轻哼,笑说,“张妈,你觉得我现在的风光如何???”

    “呃——”

    蓉绿也不等张妈回话,自顾自说道,“张妈你觉得,我现在的风光,你用这几百文银,可以造就得出来吗?”

    张妈一听,顿时瘪嘴,找不出声来回驳。

    蓉绿邪嘴一翘,说道,“我在三少的戏班子里,每天吃的,喝的,穿的,都是我在张妈您那儿,一辈子都用不了的稀罕玩意儿!而张妈你竟然想用区区几百纹银,叫我放弃这样的奢靡生活,去过那种被官府追杀的苦逼日子?”蓉绿嗤笑一句,“张妈你是不是觉得,我人长得不漂亮,所以脑子也特蠢?你究竟哪来的脸皮跟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张妈怒火一冒,当下拿起茶杯,狠狠往蓉绿脑袋上砸去,就想着怎么把她这张脸给砸烂掉。

    可是,茶杯飞来。

    咻咻!

    蓉绿身边两名保镖,佩剑一离手,茶杯应声碎裂成四瓣。

    厅厅厅——

    茶杯碎片,全掉在大圆桌上。

    蓉绿面不改色心不跳,倒是那些鸨妈被,反而被茶碎声,吓得耸了一下肩头。

    张妈顿时气得脸色铁青,看样子,蓉绿这死丫头,真的是有备而来,身边竟然带了两个如此厉害的保镖?

    张妈一拍桌案,说道,“行啊,老娘给你三分颜色,你还越来越得瑟了是吧?老娘给你银子,那是看得起你!”

    蓉绿刷拉一下,直起身子,依旧高昂着脑袋,说道,“免了!姑奶奶我不需要任何人看得起我!等我明日,大红大紫,若是哪个富商看得上我,我委身一嫁,那我就是个富商夫人了。身为富商夫人,随随便便都能砸个几百纹银在你头上。张妈你拿出来的那些,就算送给我,我也拿回去丢给狗吃!”蓉绿轻敲桌面上的通行证,说叨,“虽然三少邀请你们参加,可我觉得,你们还是别来的好,以免影响姑奶奶我的心情!走了走了,我还得回去排练去呢!别在这种地方,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蓉绿一甩头,摇着肥臀,踩着风骚的高跟鞋,踢踢踏踏的带着保镖们离开。她那上翘的嘴角,已经无法表达出她内心究竟有多么的愉悦了。想起自己曾经饱受欺凌的日子,又看看她现在的风光和那个被她甩在身后被她气到抓狂的鸨妈张氏,蓉绿走起路来,更加飘飘然了,仿佛有种登仙的错觉。

    张妈气得猛拍桌面,毫无形象的乱发脾气,一上火,走到桌子对面,拿起那张通行证就想撕。

    可是边上一堆人拦阻,“哎呀!张妈你可别乱来??!这玩意儿可值钱了!哪能随便乱撕!”

    “就是就是!叶家老爷子也是气愤之下,撕了通行证后,他们叶家出再大价钱也收购不回来第二张!张妈你要是不喜欢,你大可以不要嘛,反正这东西也不是送给你一个人的!咱们可都有份的??!”

    张妈气死了,“你们这些见钱眼开的势利鬼,你们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那些鸨妈们挑眉说,“我们和蓉绿姑娘又没什么过节?!?br />
    “就是啊,出钱贿赂蓉绿姑娘的是你,又不是我们!”

    张妈顿时噎死了,“你们!你们真是!”

    水娘子眯眼吭气,“好了!张妈你就泄泻火气吧!你就算把这通行证撕烂了,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还不如忍气吞声一些!咱们再另想法子!”

    “另想什么法子?”众人忙问。

    水娘子思虑片刻后,说道,“既然三少明日就要开馆,咱们现在才想要去贿赂那些姑娘们,困难至极?;共蝗绲热倏菽侨?,找黑街的大哥们,去砸馆子!”

    “对哦!咱们可以找黑街大哥砸馆子呢!”

    张妈瘪嘴说道,“有官府的衙役在呢!哪那么容易??!”

    水娘子掩嘴一笑,“张妈你蠢了哦!咱们叫黑街大哥,穿上百姓的装束,混在里面捣蛋不就成了?起起哄,丢丢菜叶子什么的。那些城民看客,都是禁不起激的!要是有人肯带头砸,他们肯定会跟着一块儿砸!不信,你试试看!”

    张妈一听,觉得甚是有理,她点头笑说,“成!那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找狼哥帮忙!”

    水娘子一点头,说了句,“那这通行证,咱们也就别转卖了,咱们几个,抽签,谁抽中了,谁就去看戏!”

    张妈嘴角终于满意的翘了起来,“我是肯定要去的!我一定要看看那死丫头被砸石头砸花脸后的傻样!呵呵呵……?!闭怕柙较朐娇?,她抱着宝箱匆匆出门去也,目的地,自然是黑街狼堡,找那黑街大哥,黑狼!

    ------题外话------

    嘿嘿,按照约定,今天会有二更。下一章,咱家男主闪亮登??!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