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51:人生,是需要嚣张滴

天才狂小姐 51:人生,是需要嚣张滴

    贺东鹤状似尴尬的对卢老爷子说,“呵呵,卢老爷子,你可别介意,我那两个儿女,实在太没分寸了,口无遮拦乱说话?!?br />
    卢老爷子嘴角抽抽,憋着怒火说,“没事!没事!要怪就怪我那逆子不懂事,竟做一些丢人现眼的事?!?br />
    卢岺憋屈的低着头,浑身上下使不出任何力道。面对自己的爹爹,他实在无力透顶。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伸出手掌,轻轻往肩头一摆,身后的家丁见状,赶紧上前献宝。

    第一个呈上来的,不是木托盘,而是那个很大的物件,两名家丁,嘿咻嘿咻把物件妥妥放在地上,放好。

    众人都把视线集中在那大物件上,看的眼睛都发直了,可惜,红盖头不掀开,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莫兰一声吩咐,“掀盖?!?br />
    家丁一掀红盖,众人眼珠子全凸起来。

    一个木头制品,很大,像个桌台,可里面有平坦,有凹凸,有纹路,有水槽,有洞口。要说书桌,太过牵强了,八成没人愿意在这种书桌上伏案写字!

    不过不难看出,这木头制品,每个角落都十分圆润,定是费了不少心思打磨过的。

    “这是什么?”卢老爷子直接起身,走到那大物件跟前,急问。

    众人跟着竖着耳朵,听她答案。

    莫兰轻声一句,“这个玩意儿,原本我是打算送给卢大少爷,作为我答谢他的谢礼!没想到今日竟然先拿出来,给卢老爷子享用了。这个东西,名叫茶海!是用实木木根做的一个,洗茶工具?!?br />
    “洗茶?”卢老爷子拧着眉头,“什么叫洗茶?这玩意儿怎么用???”

    贺东鹤也拔高脖子,不停张望,贺远更是直接走到卢老爷子边上,心急问,“难不成,这东西是要把茶叶先洗了以后再冲泡?呵呵,我还真是长见识了?!?br />
    莫兰也不多做解释,回头吩咐,“把第二件呈上?!?br />
    “是!”第二个家丁,端着木托盘上来,掀开红盖头后,把放在木托盘上。

    这套青绿色的茶具,挺新颖的,茶杯形状看上去像是竹筒一样,一节一节,又细又长,格外惹人怜爱。

    “这套茶具呢,原本和这茶海一样,是准备送给卢大少爷当谢礼的。不过没关系,我把这东西送给卢老爷,和送给卢少庄主,不是一样?”

    “茶具的话,我家里多的是,而且我比较偏爱紫砂壶?!甭弦舆垂疽痪?。

    卢茗赶紧上前,问道,“莫大小姐,这茶具有何特别之处?”

    莫兰说了句,“也没啥,就是亲手烧的罢了?;肆教斓氖奔?。当然,这套茶具肯定不能和卢老爷子手里的紫砂壶可以比拟价值?!?br />
    莫兰一说亲手两个字,立马提升了这套茶具的价值。

    在座之中,可有谁胆敢这般轻松的说,我自己会烧陶?

    卢老爷子不吭气了。

    莫兰一招手,身后又有随从递上第三个木托盘。

    红盖头一掀开。又是木制品。不过这次的木制品,是些散件,全都装在一个木筒里。

    “这些又是什么?”卢老爷子再次心急问。

    莫兰一一给他们介绍,“一只茶勺,一枚茶针,一把茶夹,一只茶则,一只茶筒!这五样,和茶海合起来,称为茶道六君子!当然,这筒茶道组,本来也是送给卢少的谢礼?!?br />
    众人傻呆了眼球,久久未能回神。

    什么茶道六君子?听都没听说过!茶夹和茶勺的话,他们也经常用,可那茶针和茶则,又是啥玩意儿?

    卢老爷子越看,眉头锁得越紧,不是说他嫌弃这丫头送上来的小玩意儿,而是他不想喜欢,却又禁不住深深爱上了那些工具。尤其是这个茶海,他总觉得,这些物件,天生为他存在似地。明明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何用处,却已经心神向往的如此这般?

    为什么?这个小丫头送上来的东西,为何会有这般大的魅力?

    卢老爷子因为想不通,这才把眉头锁得这般紧。

    卢老爷子如此,贺家老爷子,亦是如此。贺东鹤比卢老爷子更复杂的情绪在于,这套让他眼前发光的茶道六君子,不是送给他贺东鹤的,而是送给卢家的。

    莫兰一摊手,说道,“第四份礼物,便是我身边这位茶女!她叫毕和莲!之前是我苑内的一名小丫鬟,因为忠心,我便把她提拔了出来,教给她沏茶工序。几位老爷,你们安静坐下,让我家茶女,给大家沏杯好茶。原本这边有带来上好的茶叶,不过我这茶叶,还是不如卢老爷子手里的这些。如果卢老爷子不介意的话,小女借您十年普洱茶饼一用?!?br />
    卢老爷子当口应下,“没问题,敬请拿去?!?br />
    毕和莲走上前,接过卢老爷子手边的普洱茶罐。

    毕和莲一伸手,惹来卢家几位姐妹惊叫,“呀!这丫头的袖子好短呀!”

    “就是就是!都快到手弯了!而且袖口还是喇叭花形状的呢!”

    毕和莲也不害羞,微微低头回话,“这个叫七分袖,主子说了,怕我沏茶时候弄湿袖子,弄湿袖子,脏了不好。袖子上的灰尘,脏了茶水更加不好。所以袖子只能这么短?!?br />
    毕和莲一说完,众人又一次惊愕了。

    莫家大小姐心思如此细腻,竟然连茶女的袖子都要设想周道?

    一说到毕和莲的衣物,久久未曾吭气的辛思律,瞟了毕和莲一眼,问道,“丫头,你领口处那蝴蝶形状的玩意儿,是什么妆饰?”

    毕和莲指着自己领口问,“是这个么?”

    “对!”

    毕和莲解释说,“这个叫纽扣!穿衣服脱衣服的时候,只要把这个圆点套进去套出来就行了,这个纽扣,比系带好使,穿衣服脱衣服的时候,方便省时很多呢!”

    “诶诶诶?真的么?”卢家老大卢香,急匆匆的跑到毕和莲身边说,“能不能借我看下?”

    毕和莲红着脸,说道,“现在不可??!卢大小姐,在外面怎么好叫我脱衣服呢?”

    卢香恍然,“对哦!”

    卢老爷子一哼气,催了句,“香儿别胡闹,人家还忙着要沏茶呢!”

    卢香嘟着小嘴说,“哦,好吧?!?br />
    毕和莲把工具全部摆正后,又叫了人把炭炉直接搬到她身边来,倒掉了原来的开水,重新打水重新烧。

    卢老爷子拧眉问,“怎么?嫌我的水不好?何必非要把水倒掉重新烧?”

    莫兰也不回话,毕和莲低头应道,“沏茶有很多很多规矩,这沸水的要求,也是至关重要。长时间煮沸的水,称为老水。老水不适合冲泡茶水。冲泡茶水的水,必须是第一开!烧开的水后,也不能直接冲泡,必须得静等三分,待热水凉下一成,才可冲泡?!?br />
    “哦?有这规矩?”贺东鹤侧头问卢老爷子,“我说,卢老爷子,你可听说过这个?”

    卢老爷子用力摇头,“没听说过?!?br />
    贺远当下哼笑,“我说莫家大小姐,你这沏茶的噱头,使得有点过了吧?”

    莫兰依旧不说话,静等沸水煮开。

    沸水煮开后,只见茶女安安静静跪在茶海边上,“沏茶第一步,汤壶,一为去味,二为助香?!?br />
    汤壶汤完的水,直接倒在茶海中。那水倒入茶海后,水从茶海的水槽里,缓缓流动,不停绕着水槽,在茶海中绕来绕去。仿佛绿水围绕着茶盏,表演歌舞似地。最终那些倒掉的茶水,集中在最最末端的水田中。

    这茶海光是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总叫人觉得,原来品茶这玩意儿,不止在于泡茶喝茶这么简单。

    茶女拿起茶勺茶则,又道,“沏茶第二步,置茶,观其动,赏其色?!?br />
    “沏茶第三步,洗茶温杯?!?br />
    洗茶?众人听见这两个字后,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看,只见那茶女把第一杯的茶水,泡开以后,一个个倒入茶杯里,却又把茶杯里的水,一一倒掉。

    “??!你干嘛呢!怎么这般浪费?”卢老爷子心疼大叫。

    毕和莲眨巴了下眼睛后,无声的继续鼓捣着。

    莫兰知道,这个问题,毕和莲没法回答,于是好心替她回答,“有些茶叶的第一泡,是不好喝的。不好喝的第一泡,把它直接过滤掉,这个就叫洗茶!我就举例,卢老爷子手里的龙井,可以直接泡饮,但是这十年的普洱,直接泡饮,味道散发不尽,只有洗茶后,才能尽现茶香。不洗茶,那才叫糟蹋了十年普洱?!?br />
    “???这是为何?”贺家卢家俩老头子争先恐后的问。

    “或许说了你们也不明白,大家何不等我家茶女把茶呈上来之后,再行议论?”

    “好吧?!甭弦右坏阃?,从新摆正坐姿,静等佳音。

    那茶女摆弄茶具的时候,那专心致志的模样,看着格外赏心悦目,尤其是她小手灵活的摆弄那些茶具,心情不知不觉跟着飞舞了起来。闻着渐渐散发出来的茶香味,众人已经惊叹不已了。汤壶洗茶的功效,有这么大么?还是说,只是他们的错觉而已?

    直到最后一道工序,一杯杯茶水,端上圆桌,摆在众人面前后,众人盯着这竹筒形状的茶杯,有些不舍得喝了。

    莫兰托起茶杯,说道,“最后一道工序,也就是品茶。所谓品,三品为佳,意思就是,需分三口把这杯茶喝完,才算完美?!蹦甲隽烁霰砺?,低头,吹了吹茶水,待到适温的时候,一口喝下,呼气,第二口喝下,回味,第三口直接喝完,唇齿留香,摆出一副绝对享受的表情。

    众人见了之后,竟不知不觉的跟着她的动作,也喝了起来。

    喝完,茶杯轻轻一放,众人鸦雀无声。

    因为茶杯的数量有限,所以在场能喝到莫兰茶女沏的茶的,就只有坐在圆桌上的几位。

    卢香急着问,“爹爹?怎样?和你泡的那些,有何不同?”

    卢老爷子心头直打鼓。他知道,自己心头那不自然的律动,是多年未见的怦然心动的感觉。

    卢老爷子心里头已经爱死了这茶工艺,不管是沏茶的工具,还是沏茶的顺序,更别说最后这杯好茶,果真和他自己沏的,相形见绌。香味浓郁不说,而且连那茶涩味都被去除干净了!嘴里只留下甘甜的味道!莫兰那茶女沏的茶,当真厉害!

    卢老爷子看得出来,不只是他一个,贺老爷子八成也是这般想吧。只是大家都不肯开口夸莫兰,无非就是心头在赌气。

    卢老爷子只是轻微点点头,说道,“嗯!的确有点手艺,不过这也只在于沏茶时,让外人看得比较赏心悦目了些。要说有何不同,八成是看见这么漂亮的茶女沏茶后,心情舒畅不少的缘故,所以嘴里的茶,也就别有一番滋味了?!?br />
    贺东鹤跟着点头说,“是??!像是,一边看戏,一边喝茶,也难怪茶会好喝多了?!?br />
    两人如此含蓄的应酬话,没有过多表扬,也没有诋辱了莫兰茶道工艺。

    莫兰也无所谓,轻声说,“嗯!所以我说,送给莫老爷子第四份礼物,就是我身边这位茶女。我这位茶女,借给卢老爷子几日,让她去您府上,给您奴婢们教一教沏茶工艺?!?br />
    贺远听了,当下嘲弄一句,“莫大小姐好大的口气。你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堂堂卢家茶庄的庄主,竟然连沏茶都不会?”

    莫兰眼眸直视回去,表情冰冷一句,“是啊,别说卢老爷子他这里没有沏茶工艺,就连整个帝都,也没人有这能耐,拿出这般讲究的沏茶工艺?!?br />
    鹤舞情见哥哥反被损,立马跟进一句,“莫大小姐挺自负的嘛!也不知道你这沏茶工艺,究竟是胡掰乱造的噱头呢,还是道听途说来的骗人桥段?”

    莫兰眼眸微抬,懒洋洋的说,“是不是噱头?是不是骗人的桥段,诸位拿着茶叶,回家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不过别忘记提醒诸位一句,这洗茶的时间,也是很有讲究的。洗茶时间过长,茶水味道会被冲淡,沸水温度太高太低,也都会对茶香有影响。不过呢,这些对于我这个不爱喝茶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的。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内幕,告之一声,大家要是喜欢,回家后试试也未尝不可,要是不喜欢,听听也就作罢?!?br />
    贺东鹤差点喷口水,“莫大小姐不爱喝茶都还这般考究?真不明白你那考究的手艺,究竟是跟谁学的?”

    莫兰把头一昂,“我姥姥?!?br />
    莫兰一说,莫海峰当下吭气,“开玩笑!你姥姥在你出生之前就过世了。你姥姥怎么教你沏茶的?”

    莫兰冷冷腻了她爹一眼,懒散一句,“我还没说完呢!是我姥姥把这工艺传给我母亲,我母亲又把这手艺,教给了我!”

    莫海峰又拧眉了,“风铃什么时候也懂沏茶了?她怎么没跟我说?”

    莫兰一道轻哼,“爹爹你平日里有多少时间留在我母亲房里?要不要拿出手指头来数数看,就怕十根手指头里面,连一根手指都掰不出来吧!”

    “你!”莫海峰当场气红了脖子。莫兰说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在指责他这个做爹的,不爱正房,专宠偏房?

    莫兰冷声轻问,“爹爹你不关注我娘亲的事,自然不知道我娘亲身上有哪些手艺!就好比现在,爹爹你可知道我娘人在哪里么?”

    莫海峰狐疑一问,“不是在慈宁寺么?”

    这般自然的反问句,莫兰当场确定了一件事。娘亲无故消失,和她爹爹没有半毛钱关系。

    也就在那个瞬间,莫兰把视线投向辛思律,瞧见辛思律那贱男,正用意犹未尽的眸光盯着自己。

    那道眸光,已经证明了一切。

    知道自己母亲是被辛思律拐走之后,莫兰依然没急着跑去向辛思律质问,而是把手一摊,说道,“把第五份礼物呈上来吧!”

    第四个木托盘,呈上圆桌,红头盖一掀开,众人齐刷刷的把眸光盯在那小木盒上。

    卢茗当下开口问,“这个难道也是原本打算送给我的谢礼?”

    莫兰摇头,“这个原本是打算留给自己享用的,不过今天本小姐心情好,就把它拿出来,招待各位?!?br />
    “这是什么东西?”卢老爷子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茶叶,问,“这是茶叶吧?怎么是黑色的?”

    “和莲,冲杯给大家喝喝?!?br />
    “好的?!?br />
    不同于之前那般复杂的沏茶工艺,这次,茶女沏茶十分简单,只是把茶叶放进洗干净的茶壶里,用开水冲泡后,即把茶水倒进茶杯,摆上圆桌。

    众人低头一瞧,惊道,“一?这茶的颜色,怎么是红的?”

    “是??!像是染了色素一样!这个东西,能喝么?”贺远站在爹爹身后,嘀咕问。

    卢老爷子最是心急,也不怕这茶里有什么毒药,举杯吹凉,一抿,啧吧一声,说道,“清甜可口,清香宜人?!甭弦咏蛔∫簧懈?,看得出来,他对这红色的茶,十分满意似地。在那一瞬间,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要讨好的人,不是莫兰,而是莫海峰才对。

    卢老爷子这般一说,其他人也忍不住低头试喝,这一喝,就连贺东鹤也忍不住点头赞许,“的确清甜。第一次喝到这般清甜才茶水。只是这茶叶,明明看起来是黑色的,怎么冲泡出来的,是红色的茶?”

    莫兰扯开一道邪笑,轻悠一句,“要不这样吧,咱们来玩个游戏,猜对答案的人,有奖?!?br />
    卢老爷子忙问,“你要我们猜什么?”

    莫兰指指茶叶罐,“大家猜猜,这茶叶的名字是啥!我就把这罐红茶,送给谁?!?br />
    这般一说,贺东鹤起劲了,不过也就一会会,他泄气的跨下肩膀,“猜茶叶名字,见都没见过?怎么猜??!”

    卢老爷子点头,“就是??!都没见到过,怎么猜???”

    莫兰把视线投向卢茗。

    卢茗接受到莫兰的视线那瞬间,他不可置信的眨眼。

    不会吧,莫兰的意思是,他应该知道答案?

    可是他不知道??!就算她再怎么看他,他也不知道这是啥茶!

    卢茗边上,唐玲玲看见莫兰和卢茗之间眉来眼去,一股子酸味酸得她牙关都快泛滥了。

    卢茗身前,卢老爷子把茶杯高高一抬,说道,“茗儿,你喝喝看,这是啥茶?”

    卢茗一点头,接过茶杯,就口一喝。

    贺东鹤也急急忙忙把茶杯递给儿子说,“阿远,你也试试?!?br />
    “是!爹爹!”贺远急急忙忙喝一口,不甘示弱的品尝了翻。

    两位少东琢磨了片刻后,贺远无奈摇头,表示弃权了。贺东鹤气得可厉害了,眼睛不停往儿子头上瞟,像是在骂他不争气似地。

    就在这时,卢茗嘴巴一舔,有些困惑,又有些不确定,他轻声一句,“怎么觉得里面的味道,像是……?!?br />
    “像是什么?”众人把目光,都放在卢茗身上。

    卢茗最终把心一横,说道,“若我没尝错,这应该是我的白毫!”

    “啥?”众人惊叹,“怎么可能!白毫可是白色的茶叶呢,怎么会变得这般乌黑?”

    “就是就是!”

    “而且这味道和白毫完全不一样?!?br />
    卢老爷子一声叹,对自己儿子的答案不是很满意,不过他还是抱着丝丝希望,回头看向莫兰。

    不料,莫兰扬开她从现身到现在为止,笑得最灿烂的一道诚恳笑容,“还是卢家大少爷的嘴巴刁!这个红茶,是你的了!”

    这般一说,卢家几个姐妹全窝在大哥身边,兴高采烈的夸奖大哥嘴巴精湛。

    卢茗可真是为卢家人长脸啊,卢老爷子那笑容,乐呵到不行。

    相比之下,贺东鹤的表情越来越郁结,总觉得这次比赛,有失公平什么的。更是觉得,莫兰原本就偏袒卢家人,卢茗猜中了茶叶,有啥大不了的?

    卢茗宝宝贝贝的接下茶罐,收进兜里,面向莫兰时那微笑,带着满满的宠溺。

    他就知道,自己和她,是多么的心有灵犀??上А?br />
    卢茗每次想到自己已经有妻子的事,就抑郁得不得了。

    眼前这个闪闪发光的女人,为何不能成为他卢茗的妻子?

    莫兰躲开了卢茗那炽热的眸光,一招手,说道,“把东西拿来?!?br />
    “是!”

    紧接着第五个托盘,呈了上来。

    托盘上,放着两个暖炉,暖炉正中央,放着一个茶壶,茶壶紧挨着暖炉,一看就知道,莫兰是要保持茶壶里的温度,才把两个暖炉放在茶壶旁边。

    卢老爷子急着上前想看看茶壶里的东西,莫兰伸手一挡,说道,“卢老爷,您先别急!且听我说完后,再饮茶!”

    “哦哦!您说!”卢老爷子哪会不心急呢?这丫头每拿出一件东西,都叫这里所有人都大开眼界,而且每件宝贝,都让他钟意得不得了。

    “刚才大家喝过了红茶,想必大家心里也在奇怪,这白毫,怎么会染成那种黑色,沏出来的茶,又为何是红色的,对吧?”

    贺东鹤不含糊,直接吭声问,“是??!莫大小姐要是愿意的话,就给咱们解惑一番?!?br />
    “其实很简单。这世上,茶,大体分两种。一种是绿茶,另一种,便是红茶!而这红茶,并不是种出来的,是经绿茶加工后,得来的新茶类。白毫,算得上是制作红茶比较好的茶源。尤其是夏末收购的茶叶,最适合制作红茶了。绿茶的功效有延缓衰老,抑制心疾,抗癌防毒,美容养颜等作用。而红茶的功效,在于利尿,促进食欲,生津清热,舒张血管等。至于这红茶究竟如何制作……?!蹦祭擦讼鲁ひ艉?,说道,“这个就不能告诉大家了!”

    众人一听,着实惋惜。这丫头解释了等于没解释嘛!听她说话只能听到一半,多吊人胃口???

    莫兰敲敲桌面后,说道,“红茶的制作方式,暂且不说!咱们先来看看这杯茶!”

    莫兰拿起茶杯,把茶水倒入茶杯里。倒了五杯,茶壶就见底了。

    众人凑头一看,又一次深深惊呆了,“这又是什么?”

    这茶水的颜色,是淡棕色的,而且不是透明的茶水。闻闻香味,丝毫不见茶香的味道。

    莫兰笑说,“这茶,几位老爷就别喝了,让卢家妹子们,还有贺家大小姐尝吧?!?br />
    卢家妹子一听,开心极了,“真的么?真的给咱们几个喝?”可怜她们眼巴巴的看着爹爹他们喝茶聊天,自己却被晾在后面,眼馋的要死。

    鹤舞情接过茶杯后,拧眉问,“这东西,能喝么?看上去像是乳浆一样,白不白,红不红的?!?br />
    卢香凑鼻一闻,反击一句,“能不能喝,试过不就知道了?不过不用试我都知道,肯定好喝呢!姐妹们你们闻闻看,可香了呢!”

    “是啊是??!”卢雨卢水口水直流,忍不住直接开动,“唔!我喝咯!”

    “我也喝咯!”

    双胞胎姐妹率先喝完,眼睛一闭,陶醉得差点蹦起来,“好喝!太好喝了!”

    “是啊是??!姐姐你快尝尝!真的好喝极了呢!长这么大都没喝过这般好喝的乳饮!”

    卢香乐滋滋的一抿,也陶醉异常,笑说,“爹爹!这乳饮可香甜了!不腻口,也没牛乳腥味!实在好喝极了!”

    卢茗拧眉问,“有这么好喝么?”

    卢香直点头,“绝对没骗你!”

    卢老爷子嘴巴馋,也想喝,不过他没能尝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后一杯,被卢家老二卢芯,吞下了肚里。

    卢老爷子追问卢芯,“老二,你觉得如何?”

    卢芯嘴巴一抿,平淡一声,“的确不错!很适合小女人的口味?!?br />
    连卢老二都称赞了,那可真是不错的了!

    卢老爷子又一次深深为莫家大小姐折服。

    贺东鹤把眸光投向鹤舞情。

    鹤舞情犹豫着要不要喝,待她看见爹爹期待的目光后,只好仰头一饮。

    贺东鹤急忙问,“怎么样?”

    鹤舞情憋着嘴,一句话也不说。那不开心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

    贺东鹤心头更是着急。

    连鹤舞情都不得不承认这乳饮好喝的话,那这乳饮要是推出市面,绝对会大受欢迎。卢家茶庄茶叶生意,贺家人原本就无法插足,如果卢家人再得到红茶和奶茶这两个配方的话。那就糟糕了。

    卢老爷子万分欣喜的轻声问莫兰,“莫大小姐,能问下,这个乳饮,又是什么原料做的呢?”

    莫兰轻轻一指卢茗怀里的茶罐,说道,“红茶,是以绿茶为基础,制作出来的新品!而刚才几位大小姐喝的,名为奶茶!奶茶是由红茶,和牛奶为基础,制作出来的一个复合饮品!而且,这奶茶还有很多种衍生产物,例如:珍珠奶茶,蜜糖奶茶,可可奶茶等等等等!”

    莫兰说得这群人,又是傻眼,又是流口水,又是想问珍珠奶茶是啥?可可奶茶又是啥!可他们谁也没能耐问出口。

    别说卢家上上下下有多么想把莫兰脑子里的配方挖出来,恐怕贺东鹤那老头子,已经快失控了,要不是他还顾忌着自己的颜面,他真想立马扯着莫兰的手,把她藏回家里,把她脑子里的各种配方给挖出来!

    莫兰一伸手,啪嗒一下打了个响指。

    身后,有一名家丁,把木托盘呈上。

    掀开红盖头后,木托盘上静静放着一张白纸。

    莫兰拿两指,夹住白纸,晃在众人面前,说道,“红茶制作的工序,都在这个纸张上。之前我把原本送给卢大少的谢礼,转手送给了卢老爷子!所以我只能拿这东西,代替谢礼,送给卢家大少!”

    莫兰把白纸轻轻往卢茗身前一推。

    卢茗震惊了,“你!你竟然要送我秘方?”

    莫兰理所当然一句,“是啊。怎么了?”

    “怎么了?!丫头,你可知道,秘方这东西,值多少钱么?”

    莫兰挑眉。

    卢茗一本正经的说道,“秘方这东西,可谓是祖传的家宝!它的价值,远远不能用一座池城来替代!那可是祖祖孙孙发家致富维持家业的至关重要之物??!丫头你竟然拿这么大的礼物,作为谢礼?我可不敢收!”

    卢老爷子一听儿子说不收,心头那个叫急啊。

    莫兰无所谓的耸肩,笑说,“卢少何必跟我客气?你和我之间的友谊,也不是能用简单的金银,可以衡量的!我交托给你的事,你若能完成,我对你的感激之情,更不能用金钱可以相提并论!所以这份礼,你若不收,那就是看不起我对你的情谊?!?br />
    莫兰说道这个份上了,卢茗只好长长一叹,“你何必把话说道这个地步呢!就算你不送我这份厚礼,我也一样对你……?!?br />
    后面的话,他就不说了。说多了,就怕事情更复杂。

    莫兰心领神会,伸手又是一道响指。

    身后第七个托盘呈上。

    第七个托盘上,又是一张白纸。

    莫兰拿起白纸,说道,“这张纸里,写的是如何制作精品奶茶。我想跟卢老爷子要个人!如果卢老爷子答应的话,我就把这奶茶的配方,一并送给你!”

    莫兰说道这里,在做所有人都知道了,莫兰要跟卢老爷子要的人是谁!

    卢家二少爷!卢岺!

    卢老爷子当下为难到死,他侧头看向莫海峰的表情,瞧见莫海峰用极度愤怒的眸光瞪着自己,卢老爷子一瘪嘴,真心两面为难。

    莫海峰心里气急,是不用说的。莫海峰身后,莫荷更是焦急万分。她可是好不容易鼓动了爹爹为她出面,难道真要叫她再上吊一回才成事?

    莫荷急的手帕都被她给拧断了。

    卢老爷子不停偷看莫海峰,又不停偷看莫兰手里的纸,犹豫纠结到难以启齿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一道哼笑,轻声说,“卢老爷?您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卢老爷子一愣,抬眉,不可思议的瞪着莫兰。

    莫兰哼笑一句,“你有我两张纸,你觉得还不够吗?难道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你要拍马屁的人,不是那些掌管地皮的主儿,而是这个可以让你平步青云进宫面圣的福娃!至于那些想垂死上吊的货,你管她死活干嘛?”

    莫兰这般一说,南北两位城主,全绿了怒容。

    莫兰这死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莫荷听见莫兰最后那句,差点气到一口气喘不回来!

    卢老爷子听见莫兰的话后,当下恍然大悟,对??!他怎么这么傻呢?这两张配方要是一到手,那他面圣的机遇还少嘛?看看自家闺女对这奶茶投出这般高的评价,八成宫里的娘娘们,也会喜爱至极?;褂姓夤藓觳枰彩?,喝起来,和绿茶的口感截然不同。虽然不清楚皇上喜不喜爱,可就算皇上不爱喝,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爱喝。红茶冠上卢家姓氏后,卢家在帝都里的名气,想不抬高它身价都难??!

    卢家名气一旦打响,区区两届城主,还得反过来给他弓腰行礼,看他脸色过日子呢!

    照着莫兰的话说,卢老爷子现在要拍马屁的,绝对不是南北两城的城主,就算现在莫海峰当场允诺贺东鹤,把南北两城中间的那块地皮,送给贺东鹤。卢老爷子照样不怕他!一道红茶,一道奶茶。有这两张配方在手,就算再来十个八个贺东鹤,也不可能赢得了他们庐山茶庄了!

    想到这里,卢老爷子顿时哈哈大笑,“哎呀哎呀!莫家大小姐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卢老爷子一个吐气,全身心舒畅开来,常年以来郁结的感觉,瞬间被解放了似地,他一挺胸,一昂头,一拍桌案,问道,“莫大小姐,你刚才说要跟我讨个人,想讨谁?你尽管说?!?br />
    莫兰拇指一指身后的男人,说,“你的二公子!”

    卢老爷子当场拍桌,定了下来,“请便!莫大小姐可以拿回去,随意使唤他!如果这小子敢不听你的话,你来告诉我!我立马叫人打断他狗腿!”

    听听听听,卢老爷子这马屁,立马就拍上了呢!变脸的速度,可谓是惊天动地,看得卢家儿女们,各个惊呆傻眼,无语透顶。

    莫荷原本等着卢老爷子给她做主来着,哪知道这一转眼的时间,卢老爷子竟然把他二儿子,这般豪气的赏给了她大姐!那她之前的撞墙还有上吊的功夫,都是白搭了?莫荷一阵晕眩,直接软倒在娘亲怀里,没有气晕,她也无力到只能装死。

    卢老爷子脸红心不跳的拍着莫兰的马屁,看得边上贺东鹤心里那个叫酸妒愤。气得他差点缓不过神来!为什么这丫头非要把配方送给卢老爷子?难不成,莫家大小姐就只为了卢岺?为了这个庶子,她竟然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莫海峰瞪着自己宝贝女儿,一句话也不吭,他一起身,愤愤一句,“有你这么个大女儿,我还真是长脸了?!彼低暾饩?,莫海峰头也不回的就这么气冲冲的走了。

    莫荷和她母亲急忙跟上。

    莫荷去追她爹爹脚步的时候,回头用力瞪了莫兰背影一眼。

    那一眼,眼底中竟是毒辣的怨念。那种怨念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清楚的了。

    莫海峰气冲冲离去,卢老爷子丝毫没放在心上,依旧乐呵呵的招呼着莫兰。

    ------题外话------

    嘿嘿,还差五张评价票,不知道明天能否二更捏?妞们用力投吧!集满二十张,就双更类咯!还差五张哦!记住,必须得是五星,呵呵!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