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7:被偷亲了(万更捏)

天才狂小姐 47:被偷亲了(万更捏)

    说起这瓦舍的事,还得从一个半月前说起。

    原本白羊约见了双城里,说书能力最好的说书人,可是他们听说,白羊只提供一本破书,就要分他们一半银子,那些说书人怎么肯干。

    上了名气的说书人不乐意,白羊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了几个没名气的,自己出资供养,没想到,短短三天,那些当红说书人的瓦舍,瞬间凋零,一整天都没人过来听他们说书。相反,南宫羽三门下的说书人,哪怕嘴不滑溜,照样能把顾客吸引得赶都赶不走的地步!那些当红说书人懊恼到死,最后他们实在忍不住,苦心找到了白羊,想和他重新签订契约,愿意分一半的入场费给白羊,只求白羊也把南宫羽三最新书籍,交托给他们,让他们分一杯羹。

    可惜,白羊说,双城里已经没有他们立足之地了。那些说书人脑子也好使,当下就说,愿意去隔壁城镇开瓦舍。

    这般谈下来,白羊也就乐得答应了。

    所以,作为双城隔壁城镇的桦南,也有不少说书人,驻扎在这儿,开了瓦舍,大肆宣传南宫羽三的最新作品集。

    桦南的百姓,也同双城百姓一样,激动热情痴狂。南宫羽三的名字,大家都是如雷贯耳的,有关于三少的小道消息,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记得前阵子,大家听说南宫羽三为了莫家大小姐,而叫了一堆艺妓,堵死了辛城主的婚庆队伍,害得辛城主和莫家二小姐拜堂的吉时,过了整整一个半时辰,饿得辛府宾客们,头昏眼花。

    辛思律气不过,这才把南宫羽三的铺子给封了。

    莫兰此刻提出南宫羽三歌剧院的事后,钡徍可以证实两件事。第一,莫家大小姐和南宫羽三,的确有不少的私交。第二,这丫头不惜千里迢迢的赶来桦南,和山王谈生意,还是其次,想叫他过去帮她撕那官府的封条,才是她来这里的最终目的。

    钡徍乐呵呵的睨视着莫兰,哼笑着说,“我至今还没见过,像你这么会懂算计的女人。明明想要叫我帮你撕封条,却非要把我搞得,像是我求着你帮你撕封条似地。呵呵,不过也没差了,反正这画,还在你的脑子里,我拿你实在没辙!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把官府封条撕掉,你允诺我,三个月内把画完完整整的呈现在我面前,如何?”

    莫兰知道钡徍已经清楚她的来历,那她也没必要再兜圈子,这笔生意,她果断接下,“没问题。三个月后,美人出浴,会呈现在侯爷面前。另外,三少的歌剧院,希望侯爷届时能赏光出席?!?br />
    钡徍乐滋滋的应了下来,“就算你不说,我也有这准备。那位三少的歌剧院,光是艺妓们的打扮和她们宣传的方式,就够闪瞎人眼球了,而且还把整个双城百姓,都激得堵死所有大街小巷。这等阵仗,我哪能不出席观看?只是不知道,他的歌剧院,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开张?”

    “封条一撕,约莫还有十日便可?!?br />
    钡徍一拍拳头,说道,“那成,我明日就起程去双城。兰儿妹子,你今晚就在我侯爷府邸下榻,如何呀?”

    莫兰瞥见钡徍眼底里那色眯眯的味道,果断摇头拒绝,“我还是住在客栈里吧?!?br />
    钡徍噗嗤一声,拉开嗓门笑说,“兰儿妹子,你不知道吧。咱们桦南的客栈,今天,通通客满了!而且今天桦南各方的城门,也都关闭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在太阳落山后,出这城门?!?br />
    开玩笑!客栈怎么会全都客满呢?钡徍这是在跟她说,如果她不乐意住他侯府,那么她今晚就准备好露宿街头吧。城门关不关,给不给人通行,不也是万户侯的一句话???

    莫兰知道钡徍再打小算盘,可她也有没辙的时候。想了片刻后,莫兰只好同意,“那好吧,今晚我睡侯府?!?br />
    “哎呀!兰儿妹子太可爱了!来人,赶紧摆驾,咱们回府咯!”钡徍屁颠屁颠的甩袍子,带头开路。

    进了侯府大门,门口一堆女佣跪迎他回来,因为这侯府是万户侯的天地,他的女佣,他怎么着就怎么着,看看这群女佣的穿着,可街外的姑娘们,完全没法比。薄纱护肩,胸口处只用绸缎围起来,两团白棉花一定要挤出漂亮形状才肯罢休,那些女佣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就跟红城里的美姬一个德行。

    莫兰跟在钡徍身后,一路走来,心头寒颤。

    她不是在寒颤这些女人的穿着打扮,而是在想,八成这些女佣们,一个个都被怜爱过了吧。能称得上侯爷美妾的,当真是福气中的福气,像她们这些被睡了还只能当个丫鬟一样,跪东跪西伺候别人的,只能说她们没福气。

    刚才只是在大门口,现在一进正厅,正厅里的美人,更加妖艳动人,身上的衣物也更加透明稀少。

    那群美人一见万户侯回来,就像是吃了媚药一样,急匆匆的扑进钡徍怀里求安慰,“爷,您可回来了!奴家等你等得好辛苦??!”

    “就是嘛,爷,你怎么出去那么久?一?茅姐姐呢?她不是跟你一块儿出去的么?”

    钡徍左拥右抱,乐呵得不得了,又是捏这个脸蛋,又是亲那个脸蛋,一边调戏美人,一边嘀咕说,“你们的猫儿姐姐,以后都不会回我侯府了?!?br />
    “???什么意思???”

    “就是??!侯爷,您之前不是最喜欢茅姐姐的么?怎么她不来侯府了呢?”

    “难不成?被侯爷您休了?”

    众姐妹听了之后,纷纷掩嘴偷笑。那些备受得宠的女人,向来都是大家伙的眼中钉。

    钡徍把怀里的美人推开一点,大手往后一招,说道,“来来来,兰儿妹子,快点过来,我给大家介绍介绍?!?br />
    莫兰走进美人正中,钡徍那条胳膊就要往她肩头上搭上来的时候,莫兰很巧妙的一个旋转,把那猪蹄给甩在背后,莫兰瘪嘴说,“介绍什么的,就免了吧。你们直接喊我名字就成。我叫莫兰?!?br />
    “好的,小兰妹妹,日后咱们姐妹可要好好联络联络感情呢?!?br />
    莫兰一揉太阳穴,解释一句,“我不入侯府,不当侯爷小妾?!?br />
    “???”众美妾惊呆问,“为啥?”这丫头,荣华富贵都不要了么?知道万户侯家里家财有多少?当他万户侯的美妾,管保一生吃穿无忧啊。

    “我这人有洁癖,那些滥情到成灾的男人,我连碰都不想碰?!?br />
    钡徍嘀咕了句,“妹子,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稍微说得婉转点不行么?有必要这么直接吗?”

    那些美人一听,纷纷嗤笑,“这位妹子好可爱哦,侯爷你哪里找来的???”

    “就是,连侯爷都看不上,你还打算跟谁?再说,这年头,男人三妻四妾,有什么好稀奇的?你看咱们姐妹,这不照样被爷宠得滋滋润润的么!”

    钡徍越听越欢喜,不愧是他的爱妾们,他就指望着他的爱妾们,能给这丫头,洗洗脑子。

    谁知道,莫兰开口说了句气死所有人的话,“是啊,所以你们几个,这辈子都不会尝到,一夫一妻滋味,是啥样的?!蹦夹沽丝谄?,揉着眉心说,“侯爷,给我安排住处吧,我累死了,想睡一觉?!?br />
    “晚饭都还没吃呢!这么早就睡下了?我还准备晚饭过后,来场歌舞款待你呢!”钡徍一捏身旁美人下巴,说,“叶子宝贝儿,去给莫兰妹子挑几身漂亮衣裳,让她先回房梳洗一番,梳洗完,把她送来宴客厅?!?br />
    那个被叫叶子的美人,一躬身,乐呵呵的说了句,“遵命,侯爷?!币蹲用廊俗?,挑逗的腻了莫兰一眼后,说,“来吧,莫兰小妹,跟我来吧。我给你带路?!?br />
    进了房里,那位叶子美人,又是叫奴婢们打洗澡水,又是张罗着给她洗澡水里撒花瓣,又是叫人准备茶点,放在澡捅旁边,还有香油,香粉,以及入浴出水后的胭脂水粉之类的,都给她准备的妥妥当当。

    不得不说,这款待,绝对是贵宾级的。

    入浴后穿的衣裳,叶子拿来的时候,莫兰差点喷笑。

    那个侯爷真爱刁难人,竟然也叫她穿上他爱妾的衣服,薄纱勾魂?

    叶子喷笑着说,“好妹妹,你看,爷多疼你啊,爷拿了色织宫纱给你穿呢!这料子,可是皇上亲赏的面料,咱们几个姐妹,没一个有资格穿呢?!?br />
    “免了,我有换洗衣物?!?br />
    出了水桶,莫兰从包裹里掏出内衣,内裤,穿上。

    叶子看傻了眼,“一?这是什么?好奇怪的衣服!”

    莫兰从包包里,掏出备用的,在叶子面前甩甩,问,“要吗?我送你一套,刚好是新的,我还没有穿过?!?br />
    叶子咕咚咕咚直点头,“要要要!现在就给我试试看呗?!?br />
    叶子刷刷两下,把衣服剥光,莫兰教她怎么穿内衣,怎么穿内裤。

    穿完以后,莫兰又从包包里掏出另一件玩意儿,在叶子面前甩甩说,“这个要么?是新品种哦!我还没有叫人试穿过呢!”

    “一?这是什么?”

    “袜子!黑色性感丝袜!”

    叶子眼睛闪闪发亮着说,“要要要!好妹妹,给姐姐穿来试试看呗!”

    莫兰又教她怎么穿这软把垃圾的长筒袜。

    那长筒袜只能穿到大腿正中央,袜子上还有吊带,和内裤相链接着。

    叶子看着格外欢喜,“哎呀妈呀!这内衣穿了以后,整个胸型托得特好看呢!还有我这俏臀,好妹妹你看看,我这臀,八成能把侯爷的魂都给勾掉吧?这袜子就更不用说了,连我自己看着都快喷血了呢!侯爷要是见着了,他肯定要发疯的?!?br />
    莫兰笑眯眯的从包里,又掏出一双精致的鞋子,在她眼前甩甩,“怎样?这个玩意儿,要试试看嘛?”

    叶子眼睛又一次精光绽放,“要要要??!好妹妹快来折腾我!”

    莫兰把鞋子往地上一放,叶子不用教,直接把脚塞了进去,走了几步路,有点歪歪扭扭的,“嗯——鞋子虽然有点紧,不过穿上去后,感觉蛮好的??上Щ共幌肮?,走起路来不自然?!?br />
    “那就多练习几下试试呗?!蹦己咝σ簧?,问,“要我教你怎么走猫步么?”

    叶子奇怪一眨眼,“猫步?”

    莫兰手指头一钩,说,“把鞋脱下来,我穿着走给你看!”

    “诶诶诶!”叶子把鞋子一踢,放在莫兰脚边,看着她穿上鞋子后,走出那性感高贵的姿势。

    鞋子回到叶子手里后,叶子惊呆了,“原来女人走路姿势,也有这么大的学问呢?哎呀呀,光是看你走路姿势我就知道,日后你在侯爷府,肯定能当上正室。好妹妹,日后你可得多提拔姐姐才成??!”

    莫兰把鞋子踢回叶子身边,说,“只要姐姐你别让侯爷对我动手,我这边还有更好的货色,送给你呢!”

    叶子愣是一惊,“不会吧你!你玩真的???侯爷看中你,可是你的福气呢!”

    “这话!我不爱听!”莫兰噘着冷淡的笑意,说出半带威胁的话。

    叶子当下闭嘴,“好好好!姐姐我不说就是了!好妹妹,赶紧把好货拿出来,给姐姐看看呗!”

    莫兰一指椅子,说叨了句,“你坐下,我给你化妆!”

    “???化妆?那就免了吧,妹妹你可不知道,我可是咱们姐妹堆里,化妆技术最好的……?!钡币蹲涌醇继统鲆桓霭庥殖び挚淼哪竞凶?,木盒子盖子一打开,她已经完全没了嗓子了,骄傲的话,也只能说道一半,她乖乖抬着头,等着被莫兰折腾来折腾去。

    那胭脂盒里的胭脂,光品种就已经够叫人咋舌的了,更别说那些玲琅满目的木刷子。叶子觉得今天自己撞了狗屎运,竟然被侯爷派来伺候这位神奇妹子。

    里三层外三层,光是打底胭脂,就铺了三道工序,铺上的胭脂,还水嫩嫩的,比她原来的皮肤还要嫩三百分。这简直不能用厉害两个字来形容这位神奇妹子了。

    莫兰一边忙着给叶子化妆,一边喊了边上的丫鬟,“你们去给我拿把裁缝用的剪刀,还有针线,我现在就要!抓紧时间?!?br />
    那些女仆们,正看得津津有味呢,莫兰一声命令,她们只能可怜巴巴三步一回头的出了房门,张罗去了。

    不稍片刻,剪刀针线拿了过来,莫兰屋外的女佣们,一个比一个多,越来越多,门口越来越拥挤,她们把门打开一条缝后,看得特着急。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正在宴客厅里,喝着美酒搂着美人看着歌姬的钡徍,还在奇怪莫兰那丫头怎么动作这么慢,想着,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突然听见手下来报,说是莫兰的房外,一堆人都挤在那边偷看。

    钡徍好奇心一旺,立马甩了袖子,性急冲冲的跑过去。

    跑到莫兰门口,瞬间惊呆。

    莫兰门口这密密麻麻的人头,究竟有几只?已经完全数不清了。

    只听人群后,传来一道喝声,“你们都在干什么呢?还不快给爷闪开!”

    女仆们听是侯爷的声音,赶紧给他让出条道来。

    钡徍乐滋滋的走到门缝外,凑头一看。

    这都还没看出个端倪来,只听碰动一声,房门砸上了,最后那一丝丝缝隙,被关得严严实实。

    “嘿!听见我声音了是吧?竟然把门关上了!”钡徍一喷气,拉开嗓门吼,“把门打开!爷我要进来!”

    屋内,安玉轻声回话,“那可不成。我家大小姐,还是黄花闺女呢!身上又没穿衣服,哪能让侯爷随便进来?男女授受不亲!”

    “嘶——”钡徍呲牙咧嘴,气急败坏,“那你倒是让她快点穿衣服??!爷我急着见她!”

    安玉回绝,“那可不成。我家小姐还忙着梳妆打扮呢!没打扮好,大小姐是不能见人的!”

    钡徍气得在门前走来走去,越走越焦急。

    只听门里传来莫兰的喝声,“把这边这边折叠起来,缝十针就好!还有这边这边,也一样!”

    “头纱系在这里,别系错!遮住左侧单肩就行!”

    “小心她的耳环,别拉坏她的耳朵!”

    钡徍歪着脑袋,随手扯了一个女仆过来质问,“我家兰儿妹子在跟谁说话呢?”

    “是绣娘!咱侯府的二十名绣娘,都被她叫过去了?!?br />
    “叫那么多绣娘干什么?”

    “嗯,听说是要当场做一件衣服!”

    “???当???”钡徍越听越奇怪,“这当场做一件衣服,要多久?”

    那女仆思虑着说,“嗯!一般来说,一个绣娘做一件衣裳的话,从裁布到缝绣完毕,得花两天时间??扇绻嵌鲂迥镆黄鹱龅幕?,那应该需要半天时间?!?br />
    “什么?要半天?”钡徍没耐心了,“难道她要叫我在这里等她等到半夜么?”

    屋内,安玉噗嗤一笑,“侯爷,您没必要站在门口等。您可以一边看着歌舞,一边等??!”

    钡徍一喷气,“我现在哪还有心情看歌舞???你把门打开才叫正事儿!丫头,你去催催你家主子,叫她给我快点,爷我心肝都等得撕心裂肺了!”

    “是?!卑灿裎挛峦掏桃痪?,却没打算真的去催她家大小姐。

    这一盏茶的时间,钡徍觉得恍如隔了一世纪,在他觉得自己脚跟鞋底都要被他给踩烂的时候,那房门,总算打开了。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钡徍笑容越见灿烂,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绝世美人,能够让他心肝只为她一个人跳动的超级大美女。

    可惜,当房门里的美人踏出门槛的一瞬间,钡徍的笑容僵在了嘴角边。

    “什么嘛?和之前的打扮,没两样??!”钡徍上上下下扫视了莫兰一遍又一遍,丝毫未发现她有哪里不对劲,“我说你在屋里忙乎了大半天,你就用这副尊容来见我吗?连我送你的那纱裙,你也不穿!”

    莫兰那双没干劲的死鱼眼,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她踏出门槛,顺手把房门带上。然后对着角落处打盹的金牛喊,“阿牛,过来!”

    金牛睡眼惺忪的走过来,问,“什么事?小主?!?br />
    莫兰吩咐了句,“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出这扇房门?!?br />
    金牛用力一点头,“遵命?!?br />
    钡徍一听就听出猫腻了,“嘶——这么说,好东西还藏在屋里不成?”

    莫兰懒洋洋的说,“侯爷,我肚子饿死了!我要吃东西!”

    钡徍瘪嘴,“不给我看,就不准你吃!”

    “侯爷你急什么?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给你看的!”

    “我真心急!急得一分一秒都等不起了!”

    莫兰轻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你执意要现在就冲进去看,那你只能看见带有瑕疵的半成品!”

    一听瑕疵两个字,钡徍摸着下巴开始思考了。莫兰说得没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最讨厌瑕疵画作了。

    钡徍思虑完后,点头应和,“好吧,那我就先等着!哎,都怪你挑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现在都没心情看戏了!嗯——要不这样吧,兰儿妹子,你费心费力给我准备这么大一份惊喜,那我也得给你一份回礼才行!妹子你来,哥我给你看看哥的藏宝室!那里面,可都是一等一的稀有品哦!”

    钡徍说完,陪同他过来的美妾们,各个嫉妒如狂,“哎呀!侯爷真的太偏心了,奴家伺候了爷这么多年,连藏宝室的门槛都没碰到过呢!”

    “你也就别抱怨了,侯爷的藏宝室,连二夫人都没资格进,咱们是什么身份??!”

    钡徍乐滋滋的甩起袍子,乐滋滋的给莫兰带路。

    莫兰也不矫情,跟着钡徍的脚步,准备去他藏宝室看一看,至少,她看过之后就能知道钡徍的喜好可品味了,到时候,她献画的时候,可以稳妥交差。

    藏宝室还真够远的,走了将近五分钟,七拐八拐的才拐到门口。

    一进屋,那屋子,比她莫府最大的大客厅都还要大三倍。里面的书画,玲琅满目,而且排放也很有规则。

    成堆放在画架里面的,应该是档次比较低的。单独放在一个画架里的,肯定是排的上档次的名画,然后几个精致的木盒子,单独挂在木架上,高高呈放的,那肯定是稀有品种了吧。

    钡徍也不敢拿那些低档次的画作,拿出来显摆,他直接把莫兰带去一个檀木长木盒面前,打开盒子,拿出画轴,轻轻的摊开,问,“好妹子,你来看看这副彩绘,你看看这里的鱼儿,是不是有种活灵活现的感觉?”

    莫兰走到钡徍身侧,探头一瞧,“哦?这年头竟然也有人能画出这样的3D图画?”

    “3D?”钡徍萌萌地问,“什么是3D?”

    “就是三维的意思!”

    钡徍刷地脸红,不过依然低声问,“什么是三维?”

    莫兰愣是一惊,微微一吐气,耐心解释一句,“三维的意思呢,就是用平面的画技,给大家呈现出类似真实的实物一样视觉效果?!蹦伎醇饫镉惺樽?,她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支笔就画了起来,“侯爷你来看,这个呢,就是二维平面图,而这个呢,就是三维的立体图!”

    钡徍一看,瞬间明了了,“哦!我明白了!明白了!三维就是看上去像真实实物一样的画作?是这个意思吧?”

    “嗯!”莫兰指指彩绘上的鲤鱼,说道,“在真正三维画中,还要思虑阴影的问题,就好比这些鱼,游来游去,连个影子也没有!所以这画在我看来,也只能算是次品。栩栩如生四个字,它还不配?!?br />
    一听次品两个字,钡徍竟然一点生气都没有。若是其他人敢说他收藏的宝贝画是次品,他八成当场赏那人一个肉巴掌才肯罢休。

    不过是莫兰说次品,那就表示,她能画出比这次品更完美的画作。钡徍能不开心么。

    钡徍激动的说,“来来来,我给你看看这副画!”

    钡徍把莫兰带去另一个木盒子边,打开木盒子,展示给她看,“兰儿妹子,你看这幅画,怎样?”

    莫兰一看,点头说道,“不错,也是三维画。而且还有阴影效果,看样子,作画的人是根据实物,找了个女人当模特儿,再临摹下来的吧?”

    钡徍一翘拇指,“妹子好眼力!这画里的主人,就是我的大夫人。怎样怎样?”

    “侯爷在问画中美人长得怎样吗?嗯,不错,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北仍卵喾啥挂薜囊桓鼍来竺琅?。难怪能当上钡徍的第一夫人。

    钡徍抿唇,“就只有人长得美么?这画,还不够到位吗?”

    莫兰粗略说,“画工算得上是细致,可是这颜色的调配,实在不敢恭维?!?br />
    钡徍一听,惊呆了,“丫头你不知道,这画师,可是帝都里最好的画匠,他的调色功底,也是全帝都,独一无二的?!?br />
    莫兰依旧摇头,“一般般中的一般般吧?!?br />
    钡徍有些气馁的同时,心情更加激动,“那照兰儿妹子所说,妹子你能调配出比他更好的颜色?”

    “是??!这幅画的颜色,我看,顶多就是六十四种!而我的工艺,应该能够调配出两百二十种?!?br />
    钡徍瞪大双眼,惊问,“有……有这么多颜色么?”

    “我这个,还算少的了!”在现实中,真正的名画师,可以调配到三百六十多种,一副画画出来,远处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人站在墙壁前一样。更有那种直接画在墙壁上,把那种凹凸不平的墙壁,都染得跟真得一样,粗略一看还以为自己站在悬崖边上,那种画师,才叫一等一人才。

    钡徍心里痒得真想直接把这丫头的脑袋给撬开,立马把她脑子里的画,挖出来欣赏才好。

    钡徍泄气的把画放回木盒子里,想着,他一直以来捧着当宝的画,竟然在这丫头眼里,如此一文不值。

    最后,钡徍拉着她走去最后一个木盒子,说,“嗯,之前这两幅画呢,在我心中,排第三第二。而这幅画,一直是我心尖宠儿。妹子你来看看!”

    这个木盒子,是特质的,很扁,很方,大小如同一张桌子一样。

    钡徍用力掀开木盒盖子,莫兰凑头看去,瞧见,木盒子里安安稳稳的躺着一副少女画,而这副少女画,很奇怪,这画的画纸,是折着的,没有完全展开。

    钡徍得瑟的问,“怎样?看出这画和之前那两幅,有何不同了不?”

    莫兰点头说,“大概知道了吧!这幅画,应该是填画工艺,把画折起来,是一副少女画,把纸摊开后,就是另外一副美画。我说得没错吧?”

    钡徍眼睛闪闪发亮,“妹子真的是太聪明了!”钡徍边说,边把纸张摊开,摊开后的画,便成了一副无与伦比的山水画。

    虽然只是平面画,可它的工艺,当真能称绝世名画。

    莫兰笑着称赞一句,“真是不错的画!而且作画的人,很有创作天分?!闭壑缴倥?,应该是最先完成的,之后把纸摊开后,再在基础上,重新构造,把画完工。这工序,可不是一般的复杂。

    被称赞了,钡徍终于舒心一笑,“怎样?这画你没的挑剔了吧?”

    “真心不错。这样的人才,举世少见?!蹦芑稣庵痔罨幕?,就算是在现今,估计也没几个。

    “哎!能够得到你一句夸奖,真是不容易呢!嘿嘿,也算我没白带你过来!”钡徍乐呵呵的,宝贝地把木盒子盖上,说道,“我希望这里能够放一副举世无双的画作。兰儿妹子,我很看好你哟!”

    莫兰轻笑一句,“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办到!”这可是他帮她撕那封条的谢礼。她能推脱么!

    时间这般一磨蹭,钡徍急着问,“差不多是时候让我看看你屋里那玩意儿了吧?”

    莫兰吐气说,“侯爷,你怎么只关心看我的作品?你一点都不关心我的肚子!我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呢!”

    “???”钡徍惊呆了,“你怎么不早点说呀!真是的,走走走,咱们去宴客厅,边吃边喝边看戏!边等你的好东西!”

    说完,钡徍又乐滋滋的甩起了袍子,给莫兰带路。

    走啊走,莫兰脚步一顿,小脑袋瓜子盯着月色方向的墙头。

    前面,钡徍发觉莫兰没有跟上,回头轻问,“怎么了?妹子!”

    莫兰奇怪,“侯府的侍卫,都喜欢站在墙头上巡逻的么?”

    钡徍当下哈哈大笑,“妹子的笑话,真是太逗人了!你见过哪家府邸的侍从,好好的路不走,非要挑墙头巡逻?”

    “那么?是小偷?”

    钡徍又大笑三声,“妹子,你可知道我府邸,有多少精兵?又有多少武将?哪个小偷这般不长眼,敢来我府邸闹事儿?”钡徍侧头,喊了句,“来人?!?br />
    刷刷刷——也不知道那两名侍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笔挺得跪在钡徍身后,拱手问,“侯爷有何吩咐?”

    钡徍轻问,“你们刚才可有发现府里有逆贼闯入的痕迹?”

    两位武将纷纷摇头,“没有?!?br />
    钡徍一挥手,说道,“嗯,下去吧?!?br />
    钡徍乐呵呵的回眸,贼笑一句,“妹子,咱们吃饭去吧?!?br />
    钡徍屁颠屁颠继续带路,莫兰跟在他屁股后,心头狐疑的盯着那堵高墙。

    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应该不会吧!她刚才明明看见有三个男人……

    倏——

    一道人影在半空中略过,莫兰眨眼。

    倏——

    那影子好像飞过来了,莫兰还能感觉到有风声带过。

    果真有贼!而且还是个武功高强的猛贼!

    要命了!如果有人想要刺杀这位侯爷的话,那她今天做的所有事情,不都白费了?

    一想,莫兰又开口说话,“侯爷,我确定我刚才没有看错!那高墙上,真的有人在走动!”

    钡徍挑眉,回头轻问,“哦?男人女人?”

    “应该是男的吧。体型十分高大!”

    “几个?”

    “三个!一个站着,两个蹲着?!?br />
    “什么?有三个?不可能!”如果有三个贼人,为何府里没人通报他?

    刷——

    一阵飓风刮动,莫兰知道,肯定是那影子,路过她身侧,还带出阵阵飓风。怎么这个万户侯,一点知觉都没有?

    就在她拧眉思考的那一瞬间,突然,她清楚的看见,钡徍背后站着一个短发男人。

    那男人的衣着太过诡异了,这么大热的天,竟然穿皮质的衣物,肩头还挂有一条厚重的披风。那衣服的领口,高耸着,把口鼻都埋进领口下,只露出一双乌溜的黑色眸子,闪着嗜血的精光。

    莫兰到抽气,大叫一句,“侯爷小心!”

    莫兰边说,边火速抓住钡徍领子,用力往后一扔。

    钡徍惨叫一句,“哎哟!”

    躲在暗处的侍卫赶紧跑了出来,大叫,“侯爷?什么事?”

    那些侍卫现身一看,彻底惊呆。

    钡徍惨兮兮的爬起来,回头,摸着额上大包,愤愤吼了句,“妹子,你干嘛扔我???你是不是欺负我不懂武功?”钡徍揉着发疼的额角,走到莫兰面前,看见她傻傻的凝视着天空,发呆——

    钡徍拧眉大吼一句,“丫头?死丫头?臭丫头?”

    钡徍看见莫兰发傻,回头,瞧见冲出来的侍卫们也在发傻,钡徍歪头哼,“喂!你们干嘛也在发呆?”

    一名侍卫手指一哆嗦,指着莫兰结巴说,“刚有个男人!”

    “什么?真有男人?”钡徍拧眉问,“谁?”

    “属下们没看清楚!”

    “那贼人来我府邸干嘛来着?”钡徍气鼓鼓的问。

    侍卫嘴皮子哆嗦着说,“非……非……非礼!”

    “非礼?非礼谁?”钡徍狐疑的把目光,从侍卫身上,挪向莫兰,瞧见莫兰还在发呆,他扒开嗓门吼,“大!妹!子!醒醒!醒醒!”

    莫兰回过神,猛地一眨眼,吭气说,“我以为那厮是来杀你的!所以把你往后扔了!我哪知道他竟然!”

    “竟然怎么了?”

    莫兰立马捂着嘴巴。瞳孔闪烁异常!很明显,那张小嘴,刚被偷袭了。

    钡徍一见,顿时酸味四溢,“什么?连我都没亲过你小嘴,你竟然被他亲了去了?”

    莫兰拧着眉头,用力一吐气,“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被亲了嘴,还说不是大事!”钡徍越想越生气,“你可是我的女人呐!哪个不长眼的混球,敢跑到我府邸来,欺负我的女人?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来人,赶紧给我搜!把整个府邸给我翻出来!我要虐死那采花贼!”

    莫兰吐血叫了句,“侯爷,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也只是隔着衣物亲了一下,他的肌肤都没有碰到我?!?br />
    “隔着衣服也不行!”钡徍气急败坏的喊了人来,大闹侯府。

    ------题外话------

    从现在开始算起,满二十张五星的评价票就二更哦!

    记住要五星的嚛!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