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2:某贱男现身捣蛋

天才狂小姐 42:某贱男现身捣蛋

    宴客堂里,月燕飞儿离开后,其他戏班子急忙补上空缺,避免堂内声音冷场。

    糕点时不时换些新鲜的,众人也在欣赏歌舞之余,交头接耳悄声谈话。他们所有人谈话的内容,几乎都离不开莫兰莫家大小姐,亦或是南宫三少这两人。

    莫兰已经打了无数个哈欠了,困得要死要活。

    这种无聊的宴会,日后还是少参加为妙。就跟以前一样,那些应酬豪华晚宴,让她大哥一个人去应付就成!想起来,她大哥知道她身故的消息后,会不会伤心?应该会的吧,虽然他终日疯疯癫癫,一副天然呆的模样,可他最喜欢的,还是身为小妹的她!

    想起自家亲人,莫兰眼神底下,竟是数不尽的柔和。

    身侧,卢茗一声酸味,“在想什么?”

    莫兰回神,“嗯?什么?”

    卢茗抿抿嘴,不悦的说,“打从你进宴会以来,嘴角就没上翘过几回,浑身上下散发着你想逃走的气息。好不容易看见你那甜美的微笑,却知道你脑子里想着的,永远都不会是我……”

    莫兰深吸一口气,又无奈的吐出来,“卢少,你这又是何苦呢?”

    卢茗一道轻哼,“莫大小姐或许不知道,你这次出席宴会,是傅崟想让我们俩有机会近身接触,所以他才会这样安排座位!可是现在……”

    莫兰拧眉问,“现在如何?”

    卢茗把视线挪到柏傅崟身上,心头一揪,“可是现在,傅崟他巴不得把你的座位,和莫老爷子的座位,换一换!”

    莫兰眨眼,随后扭头,朝柏傅崟那侧看去,一不小心发现柏傅崟正在偷看她,那眼神,闪闪发亮的样子,就跟还不知道怎么发情的青春少年那般,有些饥渴,有些迷茫。

    莫兰假装没看见,果断回头。

    卢茗看见莫兰逃避柏傅崟的视线时,心里又火了,“看得出来,莫大小姐并不是想勾引柏将军。你刚才跟我说的,只是想气退我!”

    莫兰把头一甩,又看向他处。

    卢茗恼道,“不要回避我的问题!莫大小姐,在下不求别的,只求你一件事!如果莫大小姐实在无心于傅崟,那你别去勾引他!那种失恋的滋味,不是人能承受得了的。再说,傅崟他明知道我喜欢你,如果他也不小心爱上你的话,他会比我更加痛苦的?!?br />
    卢茗处处为柏傅崟着想,莫兰终于舍得回头,回卢茗一句,“卢少,有些东西,并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就好比你!我今日坐在这里,有我坐在这里的目的,为了这个目的,我不得不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但是,最后引起什么样的多米诺效应,就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你明白么?”

    “多米诺效应?什么玩意儿?”卢茗听傻了。

    莫兰抿唇,也不解释,而是拿起了苹果片,竖起来放,一块块,排成一排后,拿手指轻轻一推最左侧的。结果,整排苹果都倒了下来。

    莫兰侧头,说了句,“就是这个意思!”

    卢茗有些明白了,他低着头,思虑了一会儿后,又问,“那你能跟我说,你的最初始目的,究竟是何?”

    莫兰冲他一个微笑,说道,“你不会懂的!柏将军也不会明白的!等十年以后,不用我解释,你就知道我在为什么而忙碌了?!?br />
    “十年?”不会吧,只是叫她参加一个晚宴而已,需要利用十年的时间,来找到答案么?

    卢茗实在是看不透这个女人,那瞬间的迷茫,让卢茗在想,她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自己?

    宴客厅外,一道浓郁爽朗的笑声,率先传来,“哈哈,柏将军的接风宴,怎么少得了我呢?”

    某男领着五名随从,大摇大摆的进了宴客厅。

    他一出现,最先震惊的便是高堂上四名男子,柏傅崟,辛思律,莫海峰,以及卢茗。

    他们四人一见来人,急匆匆的起身,走下高堂,下跪迎接,“九皇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望九皇恕罪?!?br />
    四人的话,何其齐心。

    众人一听,眼睛直发凸,一个个急匆匆的起身,下跪跟上,“草民恭迎九皇大驾,望九皇恕罪?!?br />
    上官霆一挥玉扇,笑呵呵一说,“诶!大家都别拘谨,今日我可不是主角。来来来,一块儿随我入座,再上点心美酒,咱们接着喝,接着痛快!”

    上官霆大摇大摆的往高堂上走去,眼下,高堂的位置立马出现变动了。

    柏傅崟把正主儿的位置,给了上官霆,他往左一挪,辛思律也跟着往左一挪,莫梅也就紧挨着再往左。

    上官霆坐上主位后,眼睛倏地一亮,说道,“一?这不是素描纸么?嗯?这是什么?”上官霆拿起放在柏傅崟桌上的炭笔,说道,“这个可以用来写字么?”

    柏傅崟一点头,“可以,而且还很好写!”

    “真的?”

    上官霆当下就要拿笔试试,可他一动手,柏傅崟焦急大叫,“??!九皇!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上官霆拧眉,“怎么了?不能让我试么?”

    柏傅崟为难的说,“这几张纸,可是宝贝呢,写不得!”柏傅崟回头边说,“来人,拿宣纸过来!”

    “是!”侍婢们急急忙忙去拿宣纸。

    在宣纸还没拿来之前,上官霆拿起素描纸,仔细研究了起来,“这些蝌蚪,是啥玩意儿类?”

    柏傅崟清淡一笑,说道,“九皇有所不知了吧。别看这些丑不拉几的蝌蚪,它们可以让乐师们,弹奏出最精妙的曲子?!?br />
    “???这是曲谱么?”上官霆有些不可置信,说道,“那就把乐师们叫过来,让他们给本王弹奏一番?!?br />
    柏傅崟当下忙说,“可惜了,这些曲谱,只有南宫三少的乐班子,才能看得懂,其他人是看不懂的?!?br />
    上官霆一声呢喃,“又是南宫三少的杰作?”上官霆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不停往莫兰身上瞄,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发难。

    宣纸拿来了,他拿炭笔在上面一划。

    宣纸瞬间被划破。

    上官霆一眨眼,又是看看炭笔,又是看看素描纸,瞬间,他明白了。

    当初他很看不起这个素描纸,觉得它一点都不好使,可是莫兰还是把这纸当宝贝一样供着。理由是,光这素描纸,是没法发挥它的妙用的,必须得结合这个炭笔才行!这两样结合起来,才叫真正的宝贝!

    上官霆一声感慨,“哎!真想讨教讨教这位南宫羽三小姐,这个笔和这个纸,是如何造出来的?”

    “小姐?”柏傅崟奇怪,“九皇怎么知道南宫羽三是个小姐?不是说,他是个男的么?”

    “???”上官霆惊了一秒,“谁说的?”

    柏傅崟嘀咕一句,“他们的部下说的。他们都称南宫羽三为三少!应该是个男人不假!”

    上官霆恍然大悟,顺口便说,“哦哦!是男的??!那就男的吧!”上官霆说这话的时候,又时不时偷瞄莫兰。

    上官霆看见莫兰依然磕着她那死鱼眼,整个人都提不起干劲,心头可不爽了,随后,他咧嘴一笑,回头说道,“柏兄,本王这次过来,还给你带了一份好礼物呢!”

    “敢问是何礼物?”

    “美酒!”上官霆乐呵的一挥玉扇,吩咐道,“来来来,把我带来的美酒,分发给各位品尝品尝!”

    上官霆的某个侍从,立马戳破陶罐上的封纸,急急忙忙张罗了起来。

    当美酒分发到每个宴客酒杯中后,众人皆惊叹。

    “这是什么?”

    “怎么是红色的?”

    “是啊,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酒水?!?br />
    “里面是染了色么?”

    “呃……染了色的还能喝么?应该不是故意染的色吧?”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当下,莫兰盯着手中酒杯,眼睛直发凸,整个人的气息,瞬间爆炸开来。

    莫兰身后,安玉也惊呆不已,她匆匆上前轻问,“小姐,这不是您酿制的葡萄酒么?”

    安玉这声话,就只有莫兰听得见。

    莫兰立马回头,对安玉耳语一句,“去给我看看我的酒庄。马上!”

    安玉急忙点头,“是!”

    安玉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上官霆看见安玉离去,心里头瞬间爽翻了,看见莫兰那副带刺的容颜,又瞬间爽翻了。

    人生的乐趣,就是在于不断的激怒别人,看他们如何窘迫的表情。

    上官霆扬扬手,说道,“来来来,都喝喝看!喝喝看,这酒的滋味,如何呀?”

    上官霆一声令下,众人皆举杯畅饮。

    独独莫兰一人,怎么也喝不下去。

    这可是她的酒,竟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她的酒给喝光光了。

    喝完之后,上官霆率先问柏傅崟,“柏兄,口感如何呢?”

    柏傅崟啧了下嘴儿,直说道,“不呛口,很润喉,就是味道有点酸,劲味不足?!?br />
    柏傅崟说的劲味,意思就是酒精浓度,柏傅崟平日里喝灌了高烈白酒,喝这种葡萄酒,味道就淡得跟水一样。

    柏傅崟一说完,辛思律边上的莫梅,吭声说,“柏将军觉得劲味不足,小女却觉得正和口味?!?br />
    “是啊是??!咱们女子觉得劲味刚好,而且很爽口,挺好喝的呢!除了这味道稍微有些酸酸的之外,其他的,都算上乘?!?br />
    “嗯,而且颜色也很好看呢!像是红艳艳的果子似地!”

    上官霆乐呵极了,他回头,对着莫兰,轻问,“莫大小姐怎么不喝呢?”

    莫兰白了他一眼,也不吭声回话。

    莫海峰急的拿脚一踢,“兰儿……”

    莫兰深吸一口气后,就口一喝,杯子一放,了事??吹贸隼?,她此刻浑身上下都带满了刺。

    其实就算她不喝都知道,这个的的确确就是她酿制的葡萄酒,喝完之后就更加确定了,就连这葡萄酒的年份,她都能一口尝出来。真不知道这畜生,偷了她多少酒。

    上官霆笑眯了眼,乐呵呵的问,“莫大小姐,您觉得这酒如何呢?”

    莫兰把眼一瞟,反问,“九皇想听假话?还是想听真话?”

    “假话?!鄙瞎裒苯友∫桓?。

    莫兰昂着头,说道,“这酒喝着挺美味的?!?br />
    “哦?那真话呢?莫大小姐难道觉得这酒不好喝吗?”这可是她自己酿制的呢!怎么在她嘴里的评价,这般低?

    莫兰冷冷一笑,说道,“是啊,对我来说,一般般而已?!?br />
    就在这时,安玉性急冲冲的跑了回来,贴着莫兰的耳根子边说,“大小姐,酒庄那边来话说,里面的陶罐,都被人给偷走了,一个也不剩?!?br />
    一个也不剩!

    听见这五个字,莫兰简直要气炸了,气得额上青筋直冒。这个混球,真他妈无耻。

    上官霆翘着薄唇,乐滋滋的问,“想来莫大小姐喝过比这个更美味的好酒,嘴巴特挑呢!”

    莫兰冷冷回视过去,问,“敢问九皇,您这酒,是打哪来的?”

    上官霆唔一声,说,“捡来的!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些陶罐随意乱放,本王刚好经过,一时不忍,就顺手把它们捡回来了?!?br />
    这答案,够完美吧!没的挑剔呢。

    柏傅崟连同所有宴客,全抽了嘴巴。

    “捡来的?”柏傅崟焦急问道,“九皇怎么随意乱捡东西喝?要是喝坏了肚子怎么办?”

    上官霆拍拍柏傅崟肩头,安抚一句,“放心,我让人验过毒,确保没事我才喝的。喝完之后,唇齿留香,觉得甚是美味,这才带来给大家品尝品尝。嘿嘿,大家要不要来猜猜,这酒,是用什么东西酿制的呢?猜对的话,有奖哦!”

    南城某代庄的一名千金,起身答话,“喝着感觉像是果子酿制的酒。如果我没猜错话,应该是葡萄?!?br />
    上官霆萌笑,“哟呵!这位姑娘的味蕾,的确厉害。报上你的名字来,本王要重赏?!?br />
    “民女谢九皇。民女乃是福禄钱庄南城叶代庄三千金,叶无霜?!?br />
    “好!本王就赏你一坛子葡萄美酒!来人,赐酒!”

    上官霆一说,莫兰倏地一下起身,那张脸已经紧绷得不像话了。

    安玉急忙上前,劝道,“大小姐,您冷静点,人家可是九皇,咱惹不起!您千万要冷静??!”

    要不是还有安玉帮忙劝着,莫兰这会儿真的要气得上前一巴掌甩上去了,管他什么狗屁皇子!这个贱男,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的酒,竟然随随便便拿来当礼物一样赏赐给别人?

    莫兰这般一起身,的确惹来不少人的关注,更何况,她之前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人物。

    众人开始议论,莫大小姐站起来是想干嘛?

    莫兰屈膝行礼,忍着爆裂的脾气,轻声说道,“九皇,光只是猜由什么果子酿制的,有什么好稀奇的?这里的人,味蕾好些,谁都能喝得出来,叶千金也不过是速度快了些罢了。您就赏了她一坛子美酒,我可是不服气的?!?br />
    上官霆笑容更加烈了,他就是喜欢这娃这般精神奕奕的模样,哪怕是看见她发火也是好的。

    “哦?那你有更好的想法?说来听听怎样?”

    “敢问九皇手里,一共有几坛这样的葡萄酒?”

    “刚才开了一坛,分给大家喝完了,算上我赏给叶千金的那坛,就是十八坛!”

    没错了,一年半前,莫兰四处收罗葡萄,酿制了二十坛葡萄酒,第一坛已经在小手生日那天开封喝掉了,第二坛,被九皇当场分给众人喝掉了,余下十八坛,数目不假。

    莫兰哼笑一声,说,“要不这样,九皇把这余下的十八坛,都搬上来。咱们两个,玩个小游戏,如何?”

    上官霆一听游戏就来劲,当口答应,“成!来人,把酒坛统统搬上来!”

    上官霆的侍从,一一离去,不稍片刻,十八坛美酒全部搬上堂内。

    “酒坛子都搬来了,莫大小姐打算和我玩啥游戏类?”

    “不介意让我过去先看一看酒坛子吧?”

    上官霆挑眉,“没问题?!?br />
    莫兰下高台前,立马回头对安玉说,“去门口,把金牛给我叫进来,马上!”吩咐完后,莫兰踢踢踏踏的走下高台,走到酒坛子边,弯腰,从纸封口处,闻闻里面的酒香,闻完,莫兰完全可以确定,里面的确就是她的葡萄酒。

    莫兰回身说道,“九皇随便乱捡别人的美酒,也不知道这美酒的主人是谁。不过没关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九皇想要的东西,别人就算想护,也是护不住的。不过,九皇如果愿意把这十八坛美酒都送给我的话,相信九皇也没这个脸皮再从我手里要回去了吧?”

    众人听着,当下抽吸。

    “莫大小姐好大的胆子。竟然一开口就跟九皇要全部的酒!”

    “是啊,那她可得多点儿本事才行。人家叶千金一口就尝出咱们尝不出的葡萄滋味,这才赏了一坛酒而已。莫大小姐又何德何能?”

    “咱们别说话了,好生看着不就成了?”

    上官霆开怀问,“你的意思是说,咱们俩玩个游戏,你赢的话呢,我就把十八坛美酒都送给你,是这个意思吧?”

    “错!”莫兰一口否决。

    “哦?那怎么说?”

    “我来给九皇出难题,九皇要是输了,你就把这十八坛美酒送给我!如何?”

    上官霆摸着下巴,说,“那要是我赢了怎么办?”

    莫兰从兜里掏出一个铁制的玩意儿,说道,“九皇要是赢了,我就把这个送您?!?br />
    上官霆眼睛一亮,急问,“这是什么东西?拿来给我瞧瞧!”

    莫兰把东西往兜里一放,说道,“赢了再给您瞧?!?br />
    上官霆心痒死了,想起从莫兰手里偷来的银盒子,还有她手里每一样宝贝,他都好奇。现在这丫头手里又拿了个宝贝出来晃悠,他能不心痒么?虽然他知道,这丫头肯定在挖陷阱给他跳,但他没辙。

    上官霆一拍玉扇,急切的说,“成成!你赶紧出题!本王听着呢!”

    如此兴高志昂的上官霆,陆虎还是第一次瞧见,陆虎一摇头,想说,他家主子早就在碰到三国志第一篇章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变了。

    上官霆等不及莫兰那磨蹭的性子,又催促了一句,“丫头,你赶紧出题呀!”

    莫兰站在酒坛子前,轻问,“问题很简单,答案也很好找!而且大家都可以帮忙一起作证!所以九皇不必担心,我会在题目中使诈什么的!”

    上官霆乐呵,“知道了知道了,我信你恳诚便罢。你赶紧给我出题吧!”

    莫兰轻声说道,“敢问九皇,这十八坛美酒中,一共有几坛,酒的颜色,是白色的?”

    “???”众人一听这问题,全部惊呆了。

    怎么会出这么奇怪的问题,听起来像是莫大小姐早就知道这十八坛美酒中,并不全是鲜红色的葡萄酒么?

    难道?

    难道这酒的主人,是莫大小姐不成?

    不会吧?

    没听说过莫家大小姐还会酿酒呢!而且还是如此奇怪的果子酒。

    上官霆摸着下巴,眉头紧锁了,“哦?原来这些葡萄酒,不都是红色的么?嗯——”

    上官霆开始苦思了。

    不过真心开怀啊,被刁难了,他也开怀。

    边上,柏傅崟轻问,“九皇?这些酒,你都没有开封品尝过?”

    上官霆窃笑一句,“开一坛我都舍不得,要我全部开?开玩笑!”

    “呃——那这些葡萄酒,不全是鲜红色的么?”

    “我也是才知道的嘛!”

    柏傅崟轻问,“怎么觉得这酒,是出自莫大小姐手里似地?”

    上官霆又是呵呵一笑,“谁知道呢!我也是捡来的嘛,这坛子上又没署名!”

    柏傅崟低声问,“会不会,莫大小姐在耍你玩呢?”

    “应该不会吧?!鄙瞎裒止玖司?。

    柏傅崟轻声说,“怎么不会?就在刚才,莫大小姐给贺家二千金,出了这么一道题……”柏傅崟把刚才的事,给上官霆说了一遍。

    上官霆当下唔了句,思索道,“这么说来,还真有点问题呢!”

    思考完毕后,上官霆吭声说,“莫大小姐,你要我在十八坛美酒里,猜有几坛是白色的?这个难度,挺大的,要不这样吧,你给我四个机会如何?正好这里,除了你爹爹莫海峰还有你二妹莫梅之外,辛思律一个,柏傅崟一个,卢茗一个,我一个,我们四个,一人说一个答案,谁说中,谁就能拿走你的奖品,怎样?”

    莫兰点头,说,“没问题,你们四个,谁说中,谁就能拿走我的礼物。但是,只要不是九皇说中的答案,这十八坛美酒,依然归我!”

    “哈哈!成成!”反正上官霆已经喝过了莫兰的葡萄酒,他已经对这酒,没多大兴致了,反而她手里那遮遮掩掩的铁器,他兴趣浓郁至极。

    上官霆侧头,望向卢茗,说道,“卢兄,你先来?!?br />
    卢茗看见上官霆投给他一个十分期待的目光,卢茗心虚一眨眼,思虑了片刻后,说道,“这余下的十八坛里,我猜……一半一半吧!”

    上官霆立马回头问辛思律,“辛城主,你觉得呢?”

    辛思律愁了眉头,静思片刻后,说道,“我猜,只有一坛是白色的?!?br />
    上官霆又回头问柏傅崟,“柏兄,你也说个答案?!?br />
    柏傅崟说道,“我猜三!三坛是白色的!”

    上官霆乐呵的一拍柏傅崟肩头,说,“你还挺懂我心思的?!鄙瞎裒换赝?,说道,“我猜这里,没有一坛是白色的!都是鲜红色的葡萄酒!”

    柏傅崟其实和上官霆一个心思,但是柏傅崟也知道,上官霆想说这个答案,那他就不能说,所以他就胡乱说了个数字。

    上官霆笑说,“这四个答案里面,哪个答案是正确的类?”

    莫兰冷然哼笑,“要想知道这答案,把酒都给开封了,不就清楚了?”

    上官霆拧眉说,“都开?都开了,要是喝不掉,岂不是要坏掉了?这多可惜??!”

    “九皇要是不乐意开封,那也没关系,反正,这里面葡萄酒的酒色是怎样的,我刚才闻了闻,就已经知道答案了?!?br />
    众人一听,当下又惊呆了,“什么?这也能闻出来?”

    “不会吧?什么鼻子这么灵?人家用嘴尝都尝不出酒的品种,莫大小姐竟然光用鼻子闻,就能闻出酒的色泽?这也太夸张了吧!”

    上官霆笑说,“那你先公布答案如何?咱们四人当中,可有正确答案?”

    莫兰手掌摊平,拖向柏傅崟身上,“柏将军运气真好,猜中了?!?br />
    柏傅崟当场一愣,“真的?”

    莫兰点头说,“对!就是三坛,这十八坛美酒中,有三坛的颜色,是白色的?!蹦蓟赝?,见金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稳稳的站在她的身后,莫兰手指指了三个坛子,说,“把这三坛搬出来!”

    金牛拿了一坛,夹在腋下,再一手一只坛子,三个坛子一块儿搬。

    靠!这男人也太猛了吧!寻常人得两个人一块儿才能把酒坛子抱起来,就算是大力士,也顶多勉强一人抱起一坛,这个猛汉,竟然一手一只?而且还腋下夹一坛?

    莫大小姐的贴身保镖还真够彪悍的。

    柏傅崟一见,立马问向莫海峰,“莫城主,这位就是你所说的,莫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莫海峰胡须抽动,“呃,呵呵,是啊?!?br />
    柏傅崟一点头,认真地说道,“的确是个汉子?!?br />
    三个酒坛被推在莫兰身前,莫兰昂头说道,“既然九皇没有猜中答案,那么这里十八坛美酒,就是我的了!为了让大家见证一下,柏将军的答案不假,我当场给大家见识一番?!蹦甲叩降谝惶趁谰泼媲?,指着这坛美酒,说道,“这里装着的美酒,和你们所喝的葡萄酒,差不多一个性质,只是它的颜色,是白的而已。它的制作原料,是青葡萄。阿牛,把坛子给我砸了!”

    众人还在惊讶莫兰说出制作葡萄酒的葡萄品种时,却听莫兰说要把坛子砸了,当下,众人一阵哗然。

    “为什么呀?”

    “干嘛砸了它呢?”

    “碰动——”

    众人的劝阻声,阻止不了阿牛的铁拳。

    那一拳头下去,整个陶罐,应声碎裂。

    陶罐里流出来的,是纯白色的美酒。

    上官霆微笑的表情终于落下来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头的脾气,绝对是举世无双的爆裂。他只不过是偷了她的酒而已,她身上那股子玉石俱焚的味道,浓郁得吓人。

    莫兰走到第二坛美酒面前,说道,“这坛美酒,和前面的也差不多,只不过,她的制作原料,是去了皮的白肉红葡萄??谖?,算是比较次等的。阿牛,动手?!?br />
    “哎呀!别砸呀!”

    “就是??!砸了太可惜了!开封倒点出来不就知道了么,何必砸坛子呢?”

    “碰动——”

    可惜,那猛汉听话的狠,叫他砸,他还真敢砸。

    第二坛子,应声碎裂,流出来又是纯白色的葡萄酒。

    上官霆眯着眼,唇角紧抿的模样,看不出他现在到底是愤怒还是开怀。

    坐在上官霆身边的莫海峰,全身发抖,额上汗水猛掉不停。完了完了!他怎么忘记女儿之前说的那句话,她平日里不爱发脾气,可她要是被人揪了老虎尾巴,就算他拿她娘的性命威胁她也没用??!莫兰这般挑衅九皇,九皇一定会治她的罪吧?

    想到这里,莫海峰已经彻底绝望了。

    莫兰走到第三坛子面前,指着坛子说道,“至于这坛,就有点不太一样了哦!这坛子里的酒,虽然也是青葡萄做的,但是它的做法,和这里的十七坛,完全不一样。劲道,也绝对是十足十的,对于你们男人来说,绝对称得上美酒二字,而且,它的名字,也不叫葡萄酒。它有它专属的一个名字,叫……白兰地!”

    莫兰惋惜的一闭眼,说道,“砸吧。一滴不留?!?br />
    阿牛一点头,铁拳重重落下,碰动一声。

    白色水酒流出来的那瞬间,众人再也不敢大声喧哗了。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这十八坛美酒的主人,就是眼前这位性子孤傲的莫家大小姐!

    难怪当时上官霆说要把酒赏给叶千金的时候,莫兰大小姐会这般快速起身阻拦。

    莫大小姐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玷污,这才当着九皇的面,用如此决裂的方式,来抗议九皇偷窃了她的葡萄酒的事。

    上官霆眼看着莫兰叫人把那三坛白色美酒都砸光,他至始至终都未曾吭过一句话。

    这等压抑的气息,惹得众人都不敢把头抬起来。虽然大家很想看看,莫大小姐和九皇直视火拼的场面,可他们又怕被四溅的星火给溅伤。

    莫海峰的身子越来越哆嗦了,他真怕自己心疾突发,当场就死在这里。

    好半晌,上官霆突然噗嗤一笑,说道,“正如莫大小姐刚才所说的那般,既然本王答应把酒送给了你,那这些酒要如何处置,都由你说了算!你就算把所有酒都砸了,我也无话可说?!?br />
    “对!九皇说的没错!我正有此意?!蹦疾嗤?,一声吩咐,“都砸了吧?!?br />
    “是!”金?;赝?,抡起拳头,大肆挥舞。

    碰动——碰动——碰动——

    清脆的响声,伴随着酒红色如同鲜血的液体,不断流出,染红了莫兰海蓝色裙摆,叫她站在那片红色海洋正中,那场面,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寒颤。就怕九皇心情一个不爽,莫兰脚下的那红色液体,不是葡萄美酒,而是她的鲜血。

    莫兰砸完美酒,果断说道,“民女心情欠佳,又不想扰了九皇和柏将军喝酒看戏的雅兴,民女就此告辞了?!?br />
    “等等。东西呢!”虽然上官霆极度惋惜没能尝到最后一坛那个所谓的白兰地美酒,可他不能再丢失另一件宝贝。

    莫兰从兜里掏出东西,亲自上前,走到柏傅崟面前,盯着柏傅崟说道,“柏将军,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了吧。我的东西,向来不爱被别人碰!凡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乱碰我东西的,不管是谁,我都会记在心里。这玩意儿,我既然能送给你,我也有这能耐,随时跟你要回来!”

    莫兰把铁器,放在柏傅崟桌上,又说了句,“希望你好生珍重我的东西。这个,是只属于你的。如果你想转赠他人,在你转赠之前,只要先跟我说一声便可。我不拦你?!比醇呛拮拍?!

    最后那五个字,即使莫兰不说出口,柏傅崟也扎扎实实的听在了心里头。

    柏傅崟盯着那玩意儿,奇怪的问,“这是什么?”

    莫兰懒得解释,“自己去琢磨吧?!?br />
    “……”这娃的脾气,也太烈了点吧。这么烈的丫头,卢茗这小子怎么可能驾驭得了?柏傅崟开始奇怪,卢茗到底是看中她哪里?

    莫兰扔下东西后,扭头就走了,连句告退的话也不说。

    莫兰带着安玉和金牛他们一离开,莫海峰当场给上官霆跪下,“九皇恕罪!小女实在莽撞,不识大体,都怪下官太过宠爱她了,把她性子浇灌成这副德行。请九皇恕罪!”

    上官霆一吸气,万分大量的说道,“莫城主何罪之有?莫大小姐又没说错任何话。做事也挺周全的。我都找不着瑕疵去挑她毛病,本王倒是要感谢莫城主,竟然生了个这么有趣的女儿。时时刻刻都能给本王带来这般美妙的惊喜!”

    上官霆这句话,完全是出自肺腑之言,虽然刚才他的确有些气恼这丫头的倔脾气,可是转眼间,他又不生气了,反而觉得这丫头的性子,着实可爱。

    莫海峰一听,当场呼气,心头落下巨石,可他双手双脚依然抖个不停,好不容易才勉强起身,勉强坐回座位,暗地里忙着捏了把冷汗。真是万幸,九皇大人有大量,没有跟他斤斤计较,不然,他们莫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莫海峰摸着冷汗,吩咐手下们说,“还不赶紧叫人清理一下。让舞姬们准备上??!”身为老爹,如今只能给自己女儿做些擦屁股的事儿。

    上官霆和莫海峰说完,回头,上官霆把视线挪到柏傅崟的桌上,他也不开口问柏傅崟要,毕竟刚才,柏傅崟被莫兰威胁了一把。

    柏傅崟看见上官霆投来视线后,当下为难了。

    他回头,盯着桌上的铁器,看了一会儿,眉头紧锁。

    他现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转手把东西交给上官霆?如果交上去的话,那他和莫兰的关系,怕是难以修复了。原本他还指望着莫兰替他介绍南宫羽三来着,如果他把这玩意儿转手给上官霆的话,那他这辈子都别再指望能见到南宫羽三了吧?

    柏傅崟纠结了老半天,上官霆就腻了柏傅崟老半天。

    最后,柏傅崟深呼吸后,把这东西,捏在手心里,回头,他对上官霆说道,“九皇,喜欢的话,我借您三日!三日后,可得还给属下才行!”

    上官霆当下笑开了唇,一把玉扇噗噗噗的拍在柏傅崟肩头,夸奖他说,“我现在能明白,为什么皇上如此宠爱你!真是个识趣儿的人!”

    上官霆大大方方的从他手里拿走了,然后昂头说道,“放心吧柏兄,三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上官霆拿走了铁器后,就开始细心研究起来,对于眼前的歌舞,完全不放在心上。

    柏傅崟和莫海峰以及辛思律卢茗他们,各个都没心思看歌舞,他们都专注在上官霆的手里,看他怎么研究这玩意儿。

    琢磨了将近一炷香时间后,上官霆把心一横,摸到铁器上的凹槽暗扣,使劲往外拉。

    这一拉。

    噗咚——

    暗藏在铁器里面的刀片,瞬间弹开。

    众人吓了一跳。

    “这是……”

    “凶器!”

    “??!”莫海峰又黑了额头,立马跪下谢罪,“九皇饶命,微臣不知道这是凶器??!”

    上官霆摆手说,“莫城主,你急个什么劲?我没说有人要行刺我??!只是这铁柄里弹出了个小刀片而已,我又没受伤。你老站起来吧!别老是跪着了!”

    莫海峰一摸额头,哭丧着脸说,“谢九皇?!?br />
    莫海峰哆哆嗦嗦回到座位,又是一道沉重的呼吸,他觉得自己的头发,肯定白了不少呢。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