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40:蝌蚪画?(万更哦!妞们使劲戳吧)

天才狂小姐 40:蝌蚪画?(万更哦!妞们使劲戳吧)

    宫宴堂外,月燕飞儿已经着装完毕,正准备前去宫宴堂待命,当她出那客栈的时候,街外再次出现不小的骚动。

    月燕飞儿的鸨妈,为了?;に?,派了多少名打手帮忙保驾护航,这笔费用,她日后会在月燕飞儿的宴客费用里扣,谁叫这丫头出席这么大的庆典,还不肯收钱。

    月燕飞儿一席长白色拖裙,脸上还遮着白色蒙纱,眉心的梨花妆,是她身上仅有的一抹红艳,这身排头,也就只有双城第一名妓才有资格妆点,其他人敢和她穿同样的衣服,只能迎来众人耻笑。

    人群外围,有名男子欢乐的蹦蹦跳跳,还猛冲月燕飞儿招手,“飞儿小姐!这边这边!看这边!我是你的忠实爱慕者哇!飞儿小姐!”

    那男子嗓门很大,月燕飞儿很难不把视线投过去。这一瞧,月燕飞儿拧了眉,侧头问鸨妈,“鸨妈,你看那边那个短头发的!”

    鸨妈把视线丢过去,也是一脸震惊,“一?他不是鬼屋的老板么?”

    传言,鬼屋的屋主,是个男人,短发,发型根根竖起来,虽然月燕飞儿从来没有见过那男人,但是光看他发型,月燕飞儿就知道了他的身份。说起鬼屋两个字,整个红城都敢兴趣,租屋两年却不开张,谁都不知道鬼屋老板到底租那鬼屋干嘛!所以月燕飞儿看见鬼屋老板出现在这儿,着实好奇。

    月燕飞儿拧眉,“鬼屋老板怎么也来这儿了?”

    鸨妈嗨了一声,笑说,“你听听他的叫唤声不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没法在红城里看见你,所以跑来这里,只为见你一面咯?!?br />
    鸨妈这般一说,月燕飞儿但信无疑。的确,她是有这个魅力吸引任何男人为她做任何无厘头的事。鬼屋老板为了她而来这儿,也没啥稀奇的。想完,月燕飞儿把眼神和好奇心收了回来,慢吞吞的上了八抬大轿。

    那个叫声特响亮的男子,看见月燕飞儿丢过来一个清淡的眼神后,他的屁股扭成啥样了。

    旁边,一名手握短笛的少年,揉着眉心,苦恼一句,“我说阿南,你能不能别在这里卖骚了???”

    阿南一声乐呵,“哎呀!你没看见飞儿小姐朝我这边看过来了吗?不行不行,我得多给她丢几个飞吻过去!木马——木马——”说丢,这厮真丢飞吻过去。

    摩摩的脸,黑成了一团,“你要丢人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走了走了!”

    “咱们难得见到飞儿小姐,再让我多看她一会儿嘛!”

    摩摩一吐气,气恼得吼,“懒得鸟你,我先走了?!?br />
    摩摩前脚一离开,阿南无奈只能跟上,还三步一回头,继续木马木马飞吻乱飞,“摩摩小弟,等等我嘛!”

    阿南一边追,一边摸着耳朵说话,“哎!人家来小主身边休养了两年,第一次出任务就给我带这个怪东西?!?br />
    “那叫耳环,傻子?!蹦δα籽鄣男那槎济挥?。

    阿南哭丧着脸说,“可疼可疼了,摩摩小弟要不要帮我吹吹?”

    摩摩一哼气,“你去叫你的飞儿小姐帮你吹吧。她一吹,保证不滚脓!”

    阿南听着就心痒,“哎呀娘诶,要是真让飞儿小姐帮我吹,再多打十个八个耳环我都愿意。嘶嘶嘶——可真疼?!?br />
    “那些女人打耳环,从来没人喊疼,你怎么连女人都不如?”

    阿南苦了,“这能比么?人家姑娘打的耳环,是在耳垂上,我的耳环,是打在上面的软骨上,能不疼么?你小子别在边上尽给我说风凉话,小心我回头跟小主说,咱家摩摩小弟羡慕嫉妒恨,也想给自己搞几对耳环出来,小主心疼你,肯定会成全你的?!?br />
    摩摩一听,瘪了嘴,“行了行了,我服软总行了吧?”

    阿南当下得寸进尺了,他把腰一弯,把耳朵凑在他嘴边说,“给我吹吹我就饶了你怎样?”

    摩摩嘴一抽,捏紧了木笛,嘶哑咧嘴的说,“死处……呜呜呜——”

    阿南猛地捂住他嘴巴,阴测测的说,“你敢把这两个字说出来,我当街拔了你裤子你信不信!”这厮开始耍流氓了。

    摩摩怕急了,两只眼睛不停眨巴,像是在求饶似地。当他看见阿南背后慢吞吞走来的莫兰,他眼睛一亮,挥手不停,“呜呜呜——救呜呜呜——”

    莫兰走到阿南背后,伸出食指,在他肩头轻轻一点。

    阿南吓了一跳,回头立马拍马屁,笑说,“小主,您来啦?”

    莫兰轻悠一句,“我写给你的台词,都背好了么?”

    “当然?!?br />
    “需不需要操练一遍?”

    “诶!不用不用!”阿南挥手笑说,“我要是连这点活都干不了,那我就成吃干饭的了!小主您等着看好了,我保证完完美美完成任务?!?br />
    莫兰点头,说道,“成了,那你们俩就在宫宴堂门口待命,等机会我叫你们进来?!?br />
    “是?!绷矫凶游⑽⑼溲?,恭送他们小主远去。

    月燕飞儿到了宫宴堂,叫了人通报一声后,不需要去耳室滞留便可直接上场。

    当月燕飞儿一步一莲花的走进宴堂内,优雅轻然的屈膝行礼。她的视线,至始至终放在柏傅崟身上。

    柏傅崟身侧,辛思律浅笑一声,说道,“柏将军,飞儿小姐她知道您回来了,听说连夜谱了舞曲,想第一时间弹奏给你听呢!飞儿小姐对将军的心意,真是让人羡慕?!?br />
    “是啊是啊,飞儿小姐的琴声,可是咱们南北双城里,无双绝技,寻常人想听她弹一首,可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荷包才是?!?br />
    “柏将军能得飞儿小姐亲自谱曲,真叫人羡煞至极?!币蝗汗痈缑?,看见月燕飞儿献身,眼睛都发直了,虽然他们没能瞧见月燕飞儿面纱下的真实容貌,他们依然各个心神荡漾。

    那些公子哥们心神荡漾,可那些千金小姐们,看见月燕飞儿就来气。

    “什么无双绝技?说穿了,还不是妓女弹的琴?只是容貌长了好看了些,身段漂亮了些,叫了老鸨帮她抬高了点身价而已。若是要我说的话,真正能称为无双绝技琴音的,还是我们贺家大姐,贺舞情?!?br />
    说话的,是南城第一首富,贺家嫡次女贺歌鸣。

    但凡贺家人,都懂音律,这是源于贺家祖爷,之前就是乐班子出声的穷苦人,后来退了戏班子后,包了些地皮,种起农田,一直到第三代,贺家良田万亩,牧场十座,俨然成了南城最大的食物供销商。贺家子孙不忘祖爷恩情,世世代代都延袭祖上传承下来的乐技。所以说起乐曲,贺家人自然第一个不服气。

    唐坦柳的大儿子唐建山,嘲弄一笑,说道,“既然贺二小姐这般自信,那不防让你家大姐,给大家伙露一手,和咱们飞儿小姐比试比试,如何呀?”

    贺歌鸣脸色一僵,不悦的说,“比试?唐唐清白世家的大小姐,需要和一个歌姬比试吗?”

    贺歌鸣字里行间,无不在提醒着月燕飞儿,她只不过是个妓女而已。

    月燕飞儿失落的垂下眸子,心情有些阴郁了。

    就在这时,柏傅崟张口说话,“是啊,贺家大小姐千金之躯,怎能为我一届莽夫弹琴?!?br />
    柏傅崟一说,贺歌鸣连同没有吭过声的贺舞情,全绿了俏容。

    贺舞情急急忙忙起身说话,“大将军请见谅,小妹不懂事,不会说话。舞情心甘情愿为柏将军歌舞一曲,也正巧,舞情昨夜也创作了一首曲子,准备拿来献给柏将军的,还请将军大人别嫌弃才好?!?br />
    柏傅崟还没来得及吭声,辛思律急忙出面打圆场,“哈哈,正好正好,咱们柏将军可是出了名的琴迷。将军大人能和卢家少庄主结缘并称兄道弟,也是因为卢少庄主弹的一首好琴。贺家大小姐若是能当众敬献一曲,那真是叫人一饱耳福了?!?br />
    身为南城城主,自然是要为南城的人说话。

    柏傅崟也没生气,只是对那些势利的人,有些厌恶罢了。月燕飞儿是他知己,一直愿意见他,为他弹琴。柏傅崟早就想过了,只要他有钱的话,他会找机会给她赎身的。到时候再给她找个好人家,给她添置些点嫁妆什么的。

    柏傅崟把月燕飞儿当妹妹一样看待,妹妹被人羞辱了,他自然要站出来为她说话。

    柏傅崟轻点头,说道,“那有劳贺大小姐了?!?br />
    贺大小姐要准备上台,月燕飞儿只能退在边上,静候。

    宴堂正中,摆上琴座,贺舞情领着随侍丫鬟,坐上琴座,青葱玉手抚上琴弦的那一瞬间,宴堂门口传来踢踢踏踏的奇怪声响。

    众人好奇的把目光纷纷投视过去。

    这是什么声音?像是木槌撞击地面发出的声响。

    宴堂门口处,一座大型屏风,挡住门外风景,门外的人进来,还得从屏风后饶过来。

    莫兰踩着高跟鞋,跨着风行迷人的迅捷步子,挺着傲人的身材板,领着个苦里吧唧瑟瑟发抖把眉拧成了锅巴的傻丫鬟,从屏风后面现身的那一刹那,惊觉了一群人狗眼。

    莫荷莫槿两姐妹,一抽气,“大姐?”

    唐嫣和鲁伏流嘴巴一张,“莫兰?”

    莫荷急忙吭声问母亲,“娘,今早大姐可不是穿这件衣服出来的!”

    “是啊是??!我记得她出门的时候,还是一脸素容,衣服也是寻常的外出服?!?br />
    鲁伏流嘴角微抽,切了句,“这女人还真会排风头,故意晚到,就是想一出场就得万众瞩目?!?br />
    唐嫣也是十足十的气恼。这里在场所有姑娘,都对自己妆容自信满满,对自身华丽的衣裳,费尽心思,无一不想让自己成为宴会上闪亮的聚光点。而且她们也都很有自信,自己的妆扮,绝对不会被别人比下去。想她家莫梅,是她一手妆扮的绝顶美妆,而她现在坐的位置,更是让她闪亮动人。

    没想到,莫兰只是一个出场的方式,就把莫梅未来南城夫人的风采,彻头彻尾比了下去。

    莫兰踢踢踏踏走到贺舞情身侧,瞥了一眼坐在琴座上的贺舞情后,又昂着头继续走前。站定柏傅崟面前之后,微微屈膝行了个简单的小姐礼,“很抱歉,来晚了?;说闶奔浯虬缌讼??!?br />
    “……”众人直接无语。

    哪个大小姐迟到后会这般解释?

    高台上,辛思律脸色极度难堪。莫兰原本是他的未婚妻,他的未婚妻竟然要为别的男人,费心打扮自己?而且还说得如此直白,这简直就像是在跟柏傅崟示爱一样。

    柏傅崟也赤裸裸地误会了,他脸色微僵,侧头看了看卢茗。他瞧见卢茗又是惊艳又是嫉妒的模样,柏傅崟更是有点尴尬了。

    不过说真心话,精心妆扮后的莫兰,比之前更加迷人了。只是她这妆容,实在太奇怪了些。

    那眼睛上的图的眼线,十分浓郁,还有那眼瘾,并不是淡红色,而是淡蓝色,配上她那淡蓝色的衣裳,总觉得四处洋溢着蓝海般清香。加上睫毛如此翘挺,那双迷人的大眼,更加闪闪发亮。尤其是那张性感的小嘴,她的唇彩,为什么是银白色的?油光灿灿的银白光泽,把她原有的粉红唇色完全遮盖住了,让人看着,第一眼觉得很稀奇,第二眼,就觉得很好看,还越看越有滋味,忍不住想一口把它吞下去的错觉。这种唇脂,好像至今都没见到过呢。

    她身上的衣服也十分奇怪,贴身的有点不像话,细腰,俏臀,每一寸弧度隔着衣物都一览无遗。这衣服是谁裁制的?工艺如此精湛?身形休得如此贴服?实在叫人叹为观止了。衣服上领的那个蝴蝶形状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还有,她的裙摆是喇叭形状的,很有硬度,不管她怎么走都不会变形,像是鱼尾一样,搭上她海蓝色的衣裳,看上去简直像是海里的一条鱼!那裙摆扫在地上,拖着地面,却又至始至终离开地面一节指头。因为她裙摆遮盖住了,让人看不见她裙摆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走路的时候,发出这种踢踢踏踏的声音。

    光看她头上的发型,就已经让人可圈可点的了,只是一只简单的吊坠簪子,把所有头发都盘在脑后,盘发上只留下两根手指般粗细的发丝,垂荡在身后,以此来证明她是个未出阁的大小姐。

    这简单的盘发,实在让人难以琢磨。她这妆扮,到底是简单呢?还是复杂?

    恐怕现在在场所有人都巴不得掀开莫兰的裙摆,仔细查看一番,她的鞋子到底是啥形状的吧?

    其实现今这个朝代的女子,衣着服饰,是仿汉样式,衣服用丝带扎起来,固定衣型。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叫纽扣。再加上莫兰身上穿的款式,是仿旗式的衣服,更接近于二三四十年代的旗袍装,她领口遮得比其他女人领口还要高上三公分,领口处那奇怪的蝴蝶形状的装饰品,正是布制纽扣!因为必须确保不露胳膊不露腿,那裙子的下摆,只能用鱼尾来弥补裙摆开叉的效果。用海蓝色的衣料,便是要融合这身衣服款式,让人看上去,像是大海里的美人鱼一般。真身行头实在太扎人眼了,所以莫兰出门前依旧穿常服,等到了宴客堂的耳室里后,才换上的。

    辛思律两眼发直的盯着莫兰猛瞧,坐在辛思律边上的莫梅,心里酸辣到不行了,她实在忍不住,清清嗓子后,刁难一句,“大姐来晚了,可得自罚三杯才行?!?br />
    莫梅的吭声,总算让众人的视线,回到她身上了,不过也就一瞬间的事,大家伙再次遗忘了莫梅的存在。更甚至,他们几乎都忘记了,素有双城第一美姬的月燕飞儿,还在堂内等着表演呢。

    柏傅崟眨巴了下眼睛后,接下莫梅的话,“是啊,莫大小姐来晚了,该罚?!?br />
    “小女不胜酒力,罚酒还是免了吧?!?br />
    莫梅瞬间转口说道,“是啊,我一杯就倒,大姐的酒力比我还差,叫她罚酒,不是叫她当场睡趴下?”

    莫梅一句话,引来哄堂大笑,她的目的就是想叫莫兰被人笑话,达到如此美妙的效果,莫梅心头暗爽,随即又说,“大姐平日里最爱看书了,诗词歌画应该是不再话下的。将军何不让我大姐为您展示一番?”

    嗯!诗词歌画,有四个项目可以让她挑选呢。莫兰那双没干劲的眼神,往莫梅那处瞟了过去,视线里传递了一个嘲弄的声音。她的好妹妹还真是关心她!

    辛思律也跟着莫梅一块儿起哄,“梅儿说得没错,莫大小姐平日里最爱看书。柏将军你可能不知道吧?上次我去请莫大小姐出席宴会,碰巧遇见莫大小姐在莫府大门口打瞌睡,我就奇怪她为什么不回房睡觉,将军你可知道她家侍婢是怎么说的么?”

    辛思律一句话,果断勾起全场人好奇的眸光。

    究竟是什么事,竟然让莫大小姐睡在莫府大门口?连房都来不及回!

    莫海峰表情微敛,心情越来越糟糕了。这个辛思律,和莫梅婚约成了之后就开始得逞了?怎么连一点身为晚辈的自觉性都没?还想当场羞辱他们莫家?

    柏傅崟没发现莫海峰表情不对劲,他自顾自问辛思律,“她婢女怎么回答的?”

    辛思律骄傲的昂着头,万分欣赏台下莫兰那微微不悦的神情,继而说道,“她的婢女说呀,她家大小姐好几日没磕眼呢,整日整夜忙着看书啊,写字啊,画画啊,忙的比她爹爹莫老爷子办公还忙呢!”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交头接耳着窃窃私语。

    “有这么夸张吗?”

    “为了诗词歌画,连家都不回?连觉都不睡?”

    “是啊,这也太夸张了吧!”

    辛思律十分满意四周的调侃声,更加满意莫兰眉头拧起来的弧度,辛思律只要看见莫兰不称心,不知为什么,他就觉得特解气,“所以嘛,我觉得,莫大小姐的诗词歌画,一定有着惊人的成就才对。柏将军不妨让莫大小姐为你展示一番,也好让她为自己的迟到,谢罪?!?br />
    柏傅崟沉默了片刻。在内宫身经百战的他,明知道辛思律在刁难莫兰,可他真被辛思律勾起了好奇心。

    一个连觉都不睡,终日研究诗词歌赋的女人,到底能拿出什么样惊天的杰作?

    柏傅崟吭声说,“现在就看莫大小姐肯不肯赏脸?”

    辛思律挑唆柏傅崟刁难她的事,另外再说。她眼下要讨好的男人,是个大将军,既然连大将军都开口了,那她还能说不么?

    莫兰轻笑一声,“好的。不过呢,这里没有纸笔……”

    辛思律大声一喊,“来人,笔墨伺候?!?br />
    莫兰急忙回绝,“辛城主的文房四宝,还是免了吧。我用不了的?!?br />
    辛思律奇怪,“用不了?为什么用不了?是嫌我的墨不好?”

    莫兰轻然回头,“不是嫌城主大人的墨不好。而是嫌弃所有毛笔,砚台,以及宣纸?!?br />
    “???”众人再次惊叹。

    辛思律表情也开始不好看了,这丫头这么说,肯定是想给他难堪,“莫大小姐的胃口这么挑,那可怎么办才好?”

    “放心吧,城主大人。我有我自己的文房四宝,只是没带在身上罢了。我的文房四宝在我侍从手里,他人现在在宫宴堂外客栈里歇息,我让玉儿去取来后,再给大家献艺吧!”

    “是嘛!”辛思律带着狐疑的味道,哼了句。

    柏傅崟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莫大小姐先请上座,咱们先听听贺大小姐的琴技,顺便等你家丫鬟取你的文房四宝回来?!?br />
    “好?!蹦继咛咛ぬさ淖呱献?,坐在莫海峰身边。

    莫兰刚坐下,身侧那火辣辣的视线,勾得莫兰只能侧头看去。

    卢茗盯着莫兰侧颜,轻问,“莫大小姐这身妆扮,费了多少心神?”

    那酸酸的话,引来莫兰一道微笑,“卢少,我依然是那句话,做我丈夫的,必须是单身。柏将军他现在,还算符合条件。所以我……”

    “行了,不必多说了?!甭鹌侠戳?,索性眼一闭,充耳不闻。真没想到,他的至交好友,竟然会成为他情敌的一天。

    众人再次把视线放回贺舞情身上,贺舞情也总算可以一展自己琴技了,虽然她对这位不识时务的莫兰大小姐有点怨念,可她不能乱发大小姐脾气。

    琴声响了起来,优雅动人的旋律,在场所有人都闭目神会。

    一曲落幕,最先鼓掌的,是辛思律。

    辛思律带了个头后,高台下哥千金少爷们,也纷纷鼓掌起来。

    “贺大小姐的琴技,果真是非同凡响。这首曲子,想是费了贺大小姐不少心思呢吧!”

    贺舞情遮住笑唇,“哪有,只是随性之作?!?br />
    辛思律笑眯眯的,侧头问柏傅崟,“将军大人,您觉得如何?”

    柏傅崟点头认同,“的确精湛?!卑馗祶暡嗤肺氏蚵?,“卢少,你觉得如何?”

    卢茗睁开双眸,说了句,“尚可?!?br />
    尚可?

    这两个字,鹤家人实在是无法接受。

    贺舞情不说话,贺歌鸣起身说道,“卢家少庄主的胃口,真够刁的。想来也是,卢少自己也会弹琴,那肯定是看不上我家大姐的舞曲了?”

    身为南城的贺家,和身为北城的卢家,一旦吵起来,那就关系到南北两城经济战争的问题了。

    莫海峰急忙出面打圆场,“贺二小姐勿恼,咱们卢少说的尚可,未必是批判。卢少何不说说,贺大小姐琴声让你有不满意的地方?”

    卢茗轻声说道,“听者无心罢了。贺大小姐的琴声,实在无法触进我心灵。是我自己的缘故,不怪贺大小姐琴技问题?!?br />
    卢茗那一声话,究竟是说给谁听的?

    坐在卢岺身旁的唐玲玲,捏紧了杯子,差点气得当场把杯子狠砸出去。

    莫海峰笑着说,“哈哈,原来是卢少愁苦公事,一心只想着怎么把他卢山茶庄新品,推成贡品,卢少脑子里只忙着赚钱,难怪会没心思听咱们贺大小姐弹琴?!?br />
    莫海峰如此圆场,贺家人总算咽得下一口气了。

    贺歌鸣白眼一瞟站在她大姐身后的月燕飞儿,嗤笑一声问,“飞儿小姐,你觉得我家大姐琴技如何???和你比较起来,谁更胜一筹呢?”

    贺歌鸣这般问,意思很明显,她只想听好话,不想听坏话。

    而且刚才大家都看见了,莫海峰莫大城主,因为卢茗一句尚可,而出面帮他们贺家卢家调解。区区一个歌姬,要是胆敢说她大姐一句坏话,那就等着被她贺歌鸣挑剔吧。

    月燕飞儿委屈的屈膝回道,“自然是贺家大小姐琴技精湛,小女哪能与贺大小姐攀比?”

    贺歌鸣一昂头,哼唧一句,“知道就好?!?br />
    月燕飞儿又被羞辱了,唐家大少唐建山,气恼地说,“飞儿小姐都还没弹呢,贺二小姐就已经断定自己大姐胜出了?贺二小姐还真够自信的嘛!”

    唐建山一句调侃,引来北城那侧的人,窃笑出声。

    贺歌鸣当下又要恼了,“姓唐的,你怎么说话的?”

    贺舞情见自家妹子又要发大小姐脾气了,她赶紧出面吭腔,“二妹,休得无礼?!甭钔曜约颐米雍?,鹤舞情回头,冷然说道,“既然唐家大少如此钟情于月燕飞儿,那不妨让飞儿小姐为大家弹奏一曲吧。好不好听,都是由大家说了算的,咱们自个儿根本吹嘘不了?!焙孜枨榘鹤沤景恋耐?,回到座位。

    月燕飞儿幽幽地坐上琴座,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境彻头彻尾的变了。

    要说一开始入场,她的心,只为柏傅崟,为了她,她有这自信能弹出绝色美乐,可是现在,在被贺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过后,她的自信,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数不尽的失落。

    用这种心情弹奏舞曲,她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胜过贺大小姐。

    月燕飞儿苦恼的闭紧眸子,那双手搁在琴弦上,怎么也无法拨动。

    众人正屏住呼吸,想听听她一展琴艺。而她的踌躇,只为她带来更多的焦虑。

    贺歌鸣一声俏笑,“一?怎么了这是?手指僵硬了不成?还是说,忘记自己新编的曲子要怎么弹了么?”

    贺舞情邪嘴微钩,嘴里却说,“二妹,你就少说几句吧。别打扰飞儿小姐弹琴的心思!”

    贺舞情的马后炮,放得还真响。她们姐妹俩都已经把月燕飞儿说得手指头都动不了的地步了,还说什么‘别打扰她弹琴的心思’?

    月燕飞儿的尴尬处境,好像没人可以帮她解决。就连柏傅崟也没法帮她。毕竟这个战场,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就在这时,宴客堂大门口屏风处,走来一名侍婢,那侍婢虽然是从宴客身后绕到高台处的,但是大家实在忍不住把目光投向给那侍婢。

    因为那侍婢手里拿着几件奇怪的东西。

    “那是什么?”

    “那不会是莫大小姐说的文房四宝吧?”

    “???这文房四宝看上去好奇怪呢!”

    “就是,怎么连铁片都拿上来了?”

    安玉把东西往莫兰桌上轻轻一搁,说道,“大小姐,您要东西奴婢给您拿来了?!?br />
    莫兰轻声应道,“嗯?!?br />
    莫兰身旁莫海峰和卢茗,直挺挺的盯着她桌面瞧。

    柏傅崟也是探头猛瞧。

    辛思律更是站起来瞧。

    柏傅崟奇怪,“莫大小姐,您这文房四宝,都是些什么东西?”

    莫兰拿出素描纸,说道,“这是纸?!?br />
    “可真够厚的,竖着拿都不会软下来?;褂心歉鍪巧??”

    莫兰探出铅笔,说道,“这是炭笔?!?br />
    众人当场惊叹,窃声再次不断。

    “炭笔?没听说过?!?br />
    “是啊,怎么觉得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木棍儿,用跟木棍儿,也能写出字来么?”

    柏傅崟指着那铁片又问,“那这又是啥?”

    “直尺?!蹦技虻セ氐?。

    辛思律一听,当场大笑,“莫大小姐好有趣,竟然带着直尺出来画画?”

    南城宴客,跟着辛思律一块儿赔笑。

    莫海峰轻咳一声,心头又不爽了。

    柏傅崟一眨眼,忙说,“莫大小姐您就直接动手吧,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咱们等莫大小姐画完之后再议?!?br />
    莫兰也不含糊,说了句,“成,我这就动手?!?br />
    高台下的众人,全都站了起来,昂着脑袋探头查看。

    辛思律和柏傅崟也急得,直接站在莫兰背后,盯着她画。

    莫兰拿着直尺,在素描纸上,画了一条条线,密密麻麻,画了一整张纸。

    辛思律拧眉,“她到底要画什么东西?”

    柏傅崟不吭气,安静地看着,他的眉头和辛思律一样,纠结得不行,困惑得不行。

    众人等着莫兰把线全部画完,随后见她用炭笔,在那线上,画上一颗颗小点点。这些小点点,有的还拖着长长的尾巴,向上扫,向下扫。

    “哼,这是蝌蚪吗?”辛思律已经不想再耻笑她了,这根本不能称之为画作!

    约莫三盏茶的时间,莫兰把四张纸,全部画完了,她把画纸往柏傅崟手里一递,说道,“好了?!?br />
    柏傅崟越看越奇怪,“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怎么看不懂?”

    辛思律从柏傅崟手里抢过一张,递给南城的宴客们,让他们一起欣赏。

    卢茗也抢来了一张,二弟卢岺最是心急,他仗着自己哥哥坐在高台,索性离席,偷偷摸摸跑到卢茗身后,抢了过来,然后回到座位里,继而转给北城的宴客们看。

    四张纸张分散了,莫兰急忙叫了句,“小心些,别弄坏了,也别弄花了炭笔字迹?!?br />
    辛思律一鼻子哼气,说道,“听莫大小姐这么宝贝的口气,总觉得你拿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似地。我说莫大小姐,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给我们大家解释解释,这到底是什么画?”

    莫梅捂嘴偷笑,轻声说,“会不会是,小蝌蚪找妈妈的画呢?”

    “哈哈哈——”莫梅一句调侃,引来全场人,哄堂大笑。

    莫海峰越来越觉得挂不住面子了,他侧头,把嘴凑到莫兰耳边说,“丫头,大家都在笑话你呢,你怎么不解释解释?”

    莫兰眼神未变,懒洋洋的回话,“解释起来多费事?”

    莫海峰嘴里一声啧,“丫头,你可别忘了之前你和我的协定。你可不能让你爹爹我丢人?!?br />
    莫兰一道轻哼,“放心吧。你女儿我手里拿出来的东西,哪一样不是绝世宝贝?”

    莫兰起身,回头,拿走了柏傅崟手里的纸头,又抢走了辛思律手里的那张,回头吩咐安玉一句,“把纸拿回来吧!”

    “是?!?br />
    柏傅崟奇怪,“莫大小姐,您这画,不是送给我的么?而且我还没看懂呢!”

    莫兰柔和一笑,笑得犹如春风煦阳,“这纸,只是第一步,下面的,才是正题?!?br />
    莫兰把纸拿回来后,对玉儿说,“把摩摩叫进来吧?!?br />
    “是?!卑灿裼旨奔泵γε芰顺鋈?。

    不一会儿,安玉领着一名少年,进了宫宴堂。

    那少年身着青衫,手里一只破旧的玉笛,面容娇小,如同他身形一样,瘦得跟皮包骨似地,走起路来,不带一丝风动,

    少年漫步走到宴堂正中央,单膝下跪行礼,“草民,十二星座,摩羯参上。大将军晋安?!?br />
    柏傅崟拧眉问莫兰,“他是谁?做什么的?”

    莫兰依然懒得解释,踩着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走下高堂,站在摩摩身前,把那四张纸往他面前一放。

    摩摩挨个看了纸张一眼后,惊了,问,“怎么突然变更了?”

    莫兰一笑,“即兴表演,当是对你们的一次考试?!?br />
    摩摩一吐气,无奈回道,“小主您真会给我出难题?!?br />
    “怎么?紧张了?”

    摩摩急忙摇头,“对着您老这魔头,我都不紧张,我还会怕区区一个宴会么?”

    “那不就成了?”莫兰邪嘴儿一笑,视线往摩摩身后的月燕飞儿一瞟,对摩摩说,“把这女的也带下去,你重新给她画个纸,让她去耳室里练练,等会儿她来掌琴,其余的,各就各位?!?br />
    摩摩惊讶回头,看了月燕飞儿一眼,回身惊问,“小主,您又给我出难题?”让莫名其妙的人,加进乐团?这配合难度,大大提升了??!

    莫兰又是邪嘴儿一笑,只说了轻描淡写一句,“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可别给你家主子丢人!”

    摩摩用力吐气,依然无奈回道,“遵命?!?br />
    摩摩拿着纸张,回头对月燕飞儿说道,“飞儿小姐,请先随我去耳室一趟,等会儿要怎么做,我会告知于你?!?br />
    月燕飞儿着实奇怪,这位莫大小姐的画,为什么会扯到她身上?带她去耳室,是想干嘛?

    不过这个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她正需要有人来搭救她一把,让她能够有这脸面,走下这琴座。

    月燕飞儿不问缘由的,跟着那少年离开了。

    莫兰踢踢踏踏回到原位,一屁股落座,悠哉悠哉的喝起了茶。

    众人奇怪,这大小姐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辛思律瞥了莫兰一眼后,也回到原位坐下,笑说,“莫大小姐还有后招,咱们就静等佳音吧。我倒要看看,那些蝌蚪,究竟是如何找到它们的妈妈的?!?br />
    辛思律借着莫梅的调侃,再次数落莫兰,引来堂内第二波哄笑声。

    听见那些嘲讽的声音,莫兰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依旧自顾自喝着她的香茶。

    耳室内,摩摩赶紧把其中一份乐谱,从新排写,写完后交给月燕飞儿手里,说道,“这个,你练练看,赶紧的?!?br />
    月燕飞儿看他这么着急,她接了纸头后,一看,是乐谱。月燕飞儿照着纸张弹了起来,这一弹,她惊道,“这不是……”

    摩摩一道微笑,说,“不知道你在惊讶什么,不过还好,你的音感不差,手指也熟练,估计练一遍就能配合了,来来,我跟你说说,等会儿你弹的时候,记得加快节奏,像这样……还有,这个地方弹完之后,就停下来不要弹了,等指挥人给你发讯号,你看他这个手势,这个手势就代表着你要继续了,还有这个手势,这个手势代表你得接着往下弹。其他的你不用多操心,你只要照着曲谱,专心弹奏就成,明白了么?”

    月燕飞儿迷茫地一点头,说道,“明白了?!?/div>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