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31:相亲请帖

天才狂小姐 31:相亲请帖

    舞蹈房里的设备,早在半个月前都搭建好了。简单的来说,就是一栋空屋,和一整面墙壁大小的镜子而已。

    莫兰进屋的时候,看见一堆女人站在镜子前,感叹来感叹去。

    铜镜什么的,完全弱爆了!看看这镜子,连她们脸上小小的雀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这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呀?

    传说中那神秘的千金大小姐终于露脸了,九个姑娘挨个站在她眼前,等着听她吩咐办事,哪知道,她一张口,说了句,“脱衣服?!?br />
    姑娘们相视一眼后,倒也不矫情,果断把衣服脱了个精精光,她们甚至都不介意屋里还有几个男人。

    狮子,金牛,天秤,还有大籽,纷纷背过身去,自觉的非礼勿视。

    忽然,金牛抬起脑袋看向天花板。

    身旁,狮子问,“咋啦?牛哥?”

    金牛抓抓脑门,不确定的说,“好像有人偷窥呢?”

    “???不会吧?”

    “呃——我出去看看吧!”说完,金牛推门走了出去。

    屋内,莫兰一边检查女人身体,一边拿纸笔记录,一边跟这些姑娘们嘀咕,“契纸的条款,狮子都跟你们说了没?”

    莫兰一问,其中一名高个子女人,娇滴滴的说,“说是说了,只是咱们不明白,你花了那么多钱把我们买回来,却又不让我们接客,你怎么把钱赚回来?再说,你还只和咱们签三个月的合约,三个月期满,就说放我们离开?我说大小姐啊,你这生意,做得也太亏了吧?”

    莫兰一抬头,简而有力的说,“亏不亏,我心里有数,合约上的条款,也是在双方互惠互利的情况下进行的。至于理由,你们别问。我懒得费嘴巴解释,等日后你们自然会知晓的!”莫兰一回头,叽咕,“天秤,你过来!”

    天秤急急忙忙回头,看见姑娘们还在打精光,眼睛一凸,立马稳住喷鼻血的冲动,憋着一口气,走到莫兰身边,“小主有何吩咐?”

    莫兰把纸塞他手里,说,“这份是食谱,每个人的营养餐不一样,别弄错了!尤其是这个女人,她经常放臭屁,是因为肠胃不好的缘故,她吃的喝的,平日里你都得替她注意着!还有,这份是药单,等会儿你回去后就把药抓起了。这个叫小凤娘的,她身上有狐臭,所以必须每天浸药浴才行,身子一天浸一次,脚一天浸三次!还有这个脚蓉绿的女人,她有女人病,回头你去跟小手要个类似牙膏筒,把药水调配好,装筒里,叫她直接输进里面去洗!明白不?”

    天秤憋着气,轻声问,“要我给她洗?”

    莫兰回了句,“只是告诉你步骤,以后你收了人,发现她也有女人病,就不需要我再教你什么,你自己可以照顾她们了!明白么?”

    憋气,继续憋气,“明!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天秤终于明白了,十三个兄弟姐妹里,就他的任务最辛苦!当一堆女人们的老妈子,也就是所谓的男鸨妈!

    最后,莫兰一句叮咛,“回头回家后,一定要盯着她们,压腿,扳腰,做仰卧起坐,每天楼上楼下跑个五十圈,她们的小蛮腰,必须确保毫无一丝赘肉,另外,你去跟螃蟹要几个哑铃回来,让她们每天……?!?br />
    天秤觉得自己脑子快不够用了,可没辙,他必须得全部记下来,要不然他肯定会死得很惨。

    莫兰回头又是一道吆喝,“大籽,你过来!”

    背对着莫兰站着的大籽,正忙着和狮子大哥切磋工作心得,一听他被点名,立马屁颠颠的跑去小主身边。

    大籽看见莫兰身旁一堆女人,露胳膊露腿的,瞬间喷了一缸子鼻血。

    天秤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刚才他都看见裸的,他都没喷!这小子只是看见胳膊大腿就喷成这副德行?

    莫兰没发现大籽在喷血中,一个劲的在某个姑娘身后,比划来比划去,“趁今天有时间,我教你盘头技术。这几天你就拿她们多多操练,来,我先教你个鱼骨辫!”

    莫兰瞧见身边没人,往后一瞄,某个娃正仰躺在地上,捂着鼻子干瞪眼。

    那群姑娘也瞧见,纷纷掩嘴喷笑,“呵呵呵,真是个纯情的小伙子!”

    “就是就是,我说小弟弟,你是不是还没吃过红果子?要不要姐姐们教你个门道,好让你日后讨了老婆,一下子就能找对门槛呀?”

    “呵呵呵——”

    姑娘们调笑声,把大籽说得又喷了一缸子鼻血。

    莫兰面无表情的瞅了那群姑娘们一眼,又低头瞅了大籽一眼后,慢吞吞走到大籽身边,腻着脑袋,说了句,“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给你十秒钟,马上擦干鼻血,起来工作!”

    大籽咕噜咕噜喷气,“不行??!她们没穿衣服!我受不??!”

    莫兰抽了额角,喊,“一!”

    “小主,您别逼我了!我真的不行??!这男女授受不亲呢!”

    莫兰一听,顿时火大十分,果断踢掉自己的绣花鞋,一脚,狠狠踩在大籽肚子上。

    “噗——”大籽猛喷一口血,虽然这都是他的鼻血,倒流进嘴巴里的。

    莫兰又趁大籽捂着肚子的时候,抬脚,狠狠往他鼻子上用力一踩,一点都不顾及他的鼻血会不会弄脏自己的脚丫子。

    那狂暴脾气,瞬间爆发了,“我操你鸟蛋!你个半吊子的软货!老娘我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栽培你,不是叫你给我喊男女授受不亲!”

    小籽一见哥哥被踩,当下哭了鼻子求饶,“小主!”

    莫兰刷的一下丢了句过去,“哭你妹!滚一边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儿!”

    边上,所有姑娘全都傻眼了!这位看起来还算温和的千金大小姐,怎么说发火就发火的?而且这火爆脾气,真心叫人不敢受教??纯凑馕豢砂男∶妹?,她都忍得下心肠吼她?

    蓉绿挤吧挤吧的走到莫兰身后,劝了句,“哎呀,别这样嘛,他毕竟还??!阅历不深!”

    莫兰眯眼瞪了她一眼,“刚才开口调戏他的人,没这资格为他求饶!”

    蓉绿一听,顿时噎气了,瘪瘪的跑回姐妹身边,彻底无语。

    莫兰拿脚丫子使劲在大籽脸上揉死他,那力道,真够足的。

    大籽那痛苦的手,不停乱挥,唔唔唔乱叫。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女人躺在床上勾引你的时候,你随便发浪,我懒得鸟你!但在工作时间,她们几个就算是脱光了衣服,哪怕露出三点我也不准你喷一滴鼻血!如果你还打算拿你这半吊子的敬业精神在我身边混吃等死,要么你就带着你的妹子,滚回你的破庙里去,要么你现在就让我一脚把你踩死在这里!省得惹我生气!”

    “唔唔唔——”大籽苦苦大喊,喊得何其心酸。

    莫兰把脚一收,大籽立马翻过身子,又是咳嗽又是喘气,“咳咳——咳咳——不敢了!绝对咳咳——绝对不敢了!”

    莫兰满意一点头,穿好鞋子,一招手,说,“那赶紧过来,我教你盘头?!?br />
    “哦!哦!”可怜某娃的喷血毛病,一瞬间给治好了,现在他不管看什么姑娘裸哪啥,他八成连冲动的欲望都没了吧,可怜他还在青春期,他的青春就这么被某位大小姐一手给抹杀了。

    边上,看戏的姑娘们,心头发颤发慌,某个姑娘偷偷摸摸挪到狮子身边,怯怯的说,“你们家大小姐的脾气,怎么这样子的?”

    狮子黑着眉心,嘀咕了句,“我家小主已经脚下留情了,你们没看见吗?”

    “有吗?”姑娘们愣是不信。

    狮子一吐气,“当然有??!她脱了鞋子踩得!脚下留情很多了?!?br />
    “……?!焙冒?!她们无语总行了吧。

    狮子一侧头,嘀咕了句,“天秤兄,幸好你刚才没喷鼻血,要不然……”话说道一半,狮子瞬间惊呆了,“我说,你这什么表情?一脸羡慕嫉妒的模样?”

    天秤立马回神,红着脸说,“哪有?”

    “还说没有?你可别告诉我,你也想被踩?”

    “瞎说!”天秤的脸,瞬间红到爆裂。

    舞蹈室里,一窝子人,热闹异常。

    与此同时,卢山茶庄内,卢茗书房里,上官霆独坐书桌旁,喝茶,看书。

    呼哧一下,书房屋檐顶上,飘落一个男人,跪在书房前,说道,“主子?!?br />
    上官霆把书一放,万分感叹的说,“哎!第二十八遍了!光光这第三百七十章我就已经看了二十八遍了,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出第三百七十一章呢?我这小心肝,等的都快撕心裂肺了!我家小曹操的马,送了几个月了都没送出去,再不送出去,马都老了!”

    陆虎满脸黑线,也不搭腔,安安静静等着他家主子感叹完。

    上官霆沉沉一吐气,问道,“查的怎么样了?”

    “刚从那边回来,看见一群女人脱了衣服……”说道这里,陆虎羞红了脸,说,“一不注意就被那个大块头发现了,所以没能近距离观察?!?br />
    “嗯!然后呢?”

    “之后我就在远处静候,发现屋里飞出来只信鸽。我就跟着鸽子寻了过去!”陆虎一喘气,说道,“属下查到,莫大小姐名下,除了那家对外开放的闺阁之外,还有一间她自用的裁缝铺,里面有绣娘三十多个!听闻还有一间花坊,只是花坊的位置没有查出来。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红城那边一栋鬼屋,那栋鬼屋名气挺大的,几乎全红城人都知道,那鬼屋也是两年前买下来的,一直空置在那儿,也不开张营业。我跟着鸽子过去查探一番,然后发现鬼屋里又放飞出三个鸽子,我无法一次性跟三只,最后只能挑一只跟踪?!?br />
    “哦?跟到哪儿了?发现什么了?”

    陆虎唇一抿,说道,“属下发现了一间很大的铁匠铺,里面有十八个铁匠,三十多个小工。那间铁匠铺常年打铁,却从来不对外开放?!?br />
    “???也就是说,那铁匠铺也是她私用的?”

    “是的?!?br />
    上官霆敲着书桌,犯了嘀咕,“买了很多妓女回来,又在红城安置了一栋鬼屋做联络中转站,而且还花了那么多银两,供给给铁匠铺裁缝铺。她就靠闺阁那点收入,财政也不会宽裕到哪儿去!这小丫头到底想干嘛?”

    陆虎一低头,“属下无能,属下猜不出来?!?br />
    上官霆气恼得说,“不管她想干嘛,这死丫头不能这样一直忙忙忙,忙个不停!我的三百七十一章,还在她脑子里呢!我现在巴不得冲过去,亲手挖开她的脑袋,把她脑袋里的东西,自己掏出来看?!?br />
    上官霆叽叽喳喳声特响,屋外,不远处传来一道脚步声。

    脚步声逼近,陆虎起身退开,给来人让了个道。

    卢茗进了书房,行礼,“霆王?!?br />
    “卢兄,你别这般拘谨,这又不是在宫中。这些繁文缛节,免了吧!”

    卢茗呵呵一笑,起身说,“刚才我听见风声,说是府里有人乱飞,属下怕霆王有危险,便急急忙忙赶来看看究竟?!?br />
    上官霆笑眯眯着说,“是我家奴才不好,有门不走偏偏走屋檐,惊扰到你了?!?br />
    “哦!是陆虎兄啊,呵呵,陆虎兄轻功真好,要不是我家二弟耳朵尖,估计也没人发觉有人走屋檐?!?br />
    上官霆眯眼,“这么说来,你家二弟的内力,也深厚得狠呢?”

    卢茗尴尬一笑,“哪有哪有。二弟不才,从小不学茶道,只知道搬弄他那把剑?!?br />
    “嗯!我家虎子也喜欢武文弄剑,改日不妨让他们俩切磋切磋!”

    卢岺性急冲冲赶来,正好听见大哥和上官霆对话,急忙叫嚷一句,“好呀好呀,霆王你有所不知,我早就想和陆虎兄切磋一下武艺了呢!”

    卢茗唇一抿,“二弟,休得放肆?!?br />
    卢岺瘪嘴说道,“大哥,你也太死板了吧!人家霆王都比你好相处呢!”

    卢岺大大方方进了书房,从兜里掏出一封请帖,塞给卢茗,说道,“大哥,是相亲的请帖哦,有兴趣没?”

    卢茗一看请帖那大红的封面,眉头拧巴成啥样了,“我已经有了一个妻子了,没必要再添二房。二弟,你要是感兴趣,你去吧。反正你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br />
    卢岺呵呵一笑,说,“我对相亲什么的,没啥兴趣。不过说起来,我长这么大,都还没去过莫城主家呢!这次趁机会去城主家里溜达溜达也好?!?br />
    卢岺一说完,卢茗和上官霆眼睛瞬间爆起,两人异口同声问,“谁?谁发来的请帖?”

    卢岺被吓了一大跳,拍着胸口说,“是莫城主发来的请帖。听说他刚把四姨娘扶正,四姨娘家的老三,还没找到门当户对的人。莫城主发请帖过来,让我们去他府里喝茶。不过显然他是要给咱们哥俩做媒呢!”

    “什么?莫城主的请帖?”卢茗又一声惊问。

    卢岺把请帖往心口里一塞,说,“大哥你要是没兴趣,那我自个儿去咯!”

    卢茗果断把请帖从二弟怀里挖出来,说道,“我去!你在家呆着?!?br />
    “???”卢岺嚷嚷,“大哥?你吃错药了?变脸变得这么快,吓人???”

    卢茗把请帖塞好,回头问,“霆王?您要不……”

    上官霆扇子一开,纳凉说,“我就不去了。这次我来这里,连许知府也没有通知。我可不想闹得全北城满城风雨,然后一个个达官贵人跑过来要求觐见。我来这北城,只是为了看我的书,喝我的茶?!?br />
    所以莫海峰家里,上官霆是去不了的。

    卢茗点头说,“好,那草民就先行告辞了?!?br />
    卢茗转身欲走,卢岺抓住大哥手臂,急问,“大哥?你上哪儿?”

    卢茗理所当然地说,“城主家???去赴宴??!”

    卢岺揪着眉头,苦笑一句,“大哥,你脑子真被砸坏了???你连请帖内容看都不看就冲过去?人家莫城主约你明天见面呢,你今天就跑过去给人家一个突然来访,你让他拿什么东西来招待你?还有啊,你看看那请贴上面写着,是举家前往!莫城主邀我们一家上上下下一块儿去呢!”

    卢茗拿出来一瞧,还真是这么写的。

    卢岺摇头叹气,“大哥,你是多么想去莫城主家???瞧你那猴急样!每年采茶日都没见你这么焦急过!”

    卢茗倏地,脸色涨红。

    卢岺一看,觉得有点猫腻,“我说大哥,该不会……你看上了莫家哪位千金大小姐吧?”

    “别胡说?!甭⒙硎缚诜袢?,可是他那通红的脸,有点欲盖拟彰的味道。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