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27:急件

天才狂小姐 27:急件

    莫兰载着葛相宜,刚出茶花街,莫兰便下了马车。

    葛相宜留在马车上,奇怪问,“你怎么下车了?”

    “嗯,我还有点事没有办完,许夫人,我让狮子先送你回去?!?br />
    葛相宜挺好奇的,“这儿离你莫府,可远着呢!你在这儿还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莫兰维持她和蔼的笑容,眼睛往狮子身上一扫,说道,“狮子,送许夫人回去。我在那边等你,你速去速回?!?br />
    “是?!笔ㄗ踊赝范_塘烁鹣嘁艘痪?,“许夫人,您坐好。我要驾车了?!?br />
    “诶!”葛相宜其实很想留下来,死皮赖脸跟着莫兰,可是狮子没给她机会。

    马车骨碌碌地开走了。

    告别许夫人后,莫兰没有回府,而是拐去裁缝铺里,探望那些绣娘的工程,顺便把她的针织女工交给他们。

    有了炭笔和素描纸,写起字来就方便多了,等会儿她还得写几张图稿,教那些绣娘如何看图针织,披肩,围脖什么的,都可以拿来练手了。

    那些绣娘们看见莫兰拿着两根竹棒子,一扭一扭,她们看得可惊讶了。原本那些棉线是用来织布的,没想到竟然还能直接编织成围巾什么的?她们跟着的主子,到底搞来的绝活?

    原来这世上,女红不单单只是织布和绣花呢!

    莫兰难得去一次裁缝铺,每次去,裁缝铺里都热闹异常,那些绣娘各个像是吃了什么药似地,又兴奋又激昂,还一个个的求着把契约给签死,预备这辈子都不离开蝎子大姐身边。

    蝎子骄傲急了,她觉得自己有幸能在莫兰身边当绣娘的第一把交椅,那是何等的荣幸?虽然有时候会被骂得很惨。不过没关系,骂着骂着,总会习惯的。

    莫兰一整天都窝在裁缝铺里教那些绣娘针织和看图,突然,狮子急急忙忙赶回来,说道,“小主!急件!”

    莫兰接过狮子手里的纸条,上面只写了一个字,“回?!?br />
    这个回字,字迹歪歪扭扭,不知道是写得太过匆忙,还是这人不太会写字?

    莫兰思虑片刻后,立马放下棒针,带着人马匆匆离去。不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信件,是从莫府传来的。莫府的鸽子,只会飞去红城。信件传到这裁缝铺里,必须得通过红城做中转站。

    莫兰催了狮子,快马加鞭赶回莫府。

    莫府大门内,倒是冷冷清清,没有多大动静,只是等她赶到自己苑落门前时,一群丫鬟奴才们,手里各个捧着花束,从她的苑落内,匆匆忙忙的搬出去。

    莫兰当下黑了脸。

    莫府上下谁不知道,她苑落里种下的花朵,如她性命一样珍贵!她每日每夜栽培它们,不舍得它们受一丝损耗?;ɡ锏幕ǔ娑际撬腥送绞痔糇叩?,连农药也不舍得打一下。莫兰眼看着自己珍爱的花束,被那些下人,从泥土里深挖出来,装进花盆里,挨个搬出她的苑落。莫兰火气直冲脑门!

    “都给我站??!”莫兰冷声一吼。

    那些下人们脚跟一顿,停了三秒,看了莫兰三秒,三秒过后,他们连请安都没请,继续搬走花束,动作果断利落。

    这些下人,并不是她苑落里的奴才。莫兰认得出来,这些奴才应该是她爹爹直属的。所以他们都没把她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

    莫兰走进苑落一看,她那空地上的花朵,都被搬走了一大半?;褂杏嘞碌囊恍“?,他们也不肯放过。

    莫兰苑落里的丫鬟和奴才们,全都跪在地上,把头贴着地面,头抬都不敢抬一下。

    在她房间门口,莫海峰和莫梅并肩站在屋檐底下,正对着她的花园,嘻嘻哈哈交谈着说话。

    莫兰现身,莫梅率先看见她,不过她没有打招呼,而是面向莫海峰,甜滋滋的笑说,“爹爹,大姐种的花,真的好漂亮。让大姐割爱给我当陪嫁的装束,会不会对大姐有点过意不去呀?爹爹?”

    莫海峰还没发现莫兰已经现身,他对着莫梅,呵呵一笑,宠溺的说,“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只是几朵鲜花而已?;赝返饶愦蠼慊乩?,我亲自跟她说一声就成!”

    莫梅扬言一笑,笑容灿烂,“谢谢爹爹?!?br />
    莫海峰和莫梅的对话,莫兰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莫兰也清楚知道,二妹是故意让她听见她和父亲之间的对话,二妹就是要纯心气死她。

    很好!赶在太岁头上动土?她倒要看看,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

    莫兰邪嘴一笑,走到父亲面前,唤了句,“爹爹?!?br />
    莫海峰看见莫兰,不冷不淡的应了句,“哦,你回来啦?爹爹交代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莫兰花园里的花,都快搬完了,她也不急不躁,耐着性子回话,“女儿承诺的事,自然办得妥妥的,不信等明日,爹爹您去街上探听探听风声便知?!?br />
    莫海峰其实早就已经收到了风声,许夫人回府后,莫海峰就派人去许府送礼。礼物送过去,徐知府乐呵呵的收下,就表示他们俩家人,没有过节了。

    莫海峰虽然挺生气莫兰那叛逆的性子,不过他还是挺欣赏她办事的能力,说办妥,果真办妥了呢。

    莫海峰摸着胡子,哼唧一句,“不错。也不枉我把这么多下人,白白送给了你?!?br />
    一句话,莫兰帮他办事,是她应该的。她不能再借这件事,跟他要求更多的东西。

    莫兰怎么会听不懂爹爹言下之意?

    莫海峰追着说了句,“啊,对了,忘了跟你说。你二妹下个月就要出嫁了,我在帮她准备嫁妆之余,还准备在她嫁妆上,装点漂亮的装束。本来我想去市集买点花朵,可是你二妹说喜欢你亲手种的鲜花。所以我就叫人来你这儿搬点儿过去。你身为大姐,你给二妹送些鲜花,给她陪嫁,也是应该的。不过你放心,爹爹也不会白拿你东西,回头你出嫁的时候,爹爹会多给你些嫁妆,作为补偿?!?br />
    莫兰冷然轻哼,“补偿?爹爹打算拿多少嫁妆出来,补偿我这些花束的费用?”

    莫海峰听着拧眉,“什么意思?你这些花,难不成还价值连城?你要是不满意我搬了你的花,你就直说。大不了我等会儿就给你送一箱银锭过来,当你嫁妆补给品?!?br />
    “才一箱银锭就想补我这么多花钱?爹爹,您这笔账还真会算?!?br />
    莫海峰脸色越来越难堪了。这死丫头,处处不给他这个爹爹脸面。本来今天,他的确有想过,先问过这丫头同意之后再搬花,但他就是气不过这死丫头的刁蛮脾气,所以才特意带着下人,来给这丫头一次下马威。他要让莫兰苑落里的下人们都知道知道,就算他把这些下人送给了她,那些下人在他面前,照样抬不起头来。

    眼前成果还算不错,莫海峰总算有点一解心头之气的畅快感??烧馑姥就芬还?,张口就把他气回到原点。

    莫海峰愤愤吐气,问,“哼,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这些花,值什么价?”

    “既然爹爹开口问了,那我就直说了吧。我这里的花朵,每一束,在我心中都是无价宝。二妹恬不廉耻的跟我要花朵?也得看她的身价,配不配得上我花园里的花!”

    莫兰毫不客气的羞辱了莫梅一顿,莫梅听了,当下大叫,“爹爹!大姐她竟然这么说我!”

    莫海峰也当下发了大脾气,“混账东西!你怎么说话呢你?”

    莫海峰抬手就想甩莫兰一个耳刮子。

    高高抬起的手眼看要落在莫兰脸上,莫兰身后突然伸出一只肥壮的爪子,死死拽住莫海峰的手掌。

    “哎哟!”莫海峰一声惨叫,“你你你!你什么人?你给我放手!”

    金牛鼻子一哼气,奋力把爪子甩开,冷哼一句,“敢动我小主,小心你的皮!”

    “你!你这个贱民!我可是北城城主!”莫海峰拔高好几十个音阶。

    金牛又是一鼻子哼气,“可惜我不是北城城民!我是‘罗东’(地名)孤儿。有幸得小主垂帘,跟在她身边?;に参?!我金牛,眼里只认她一个主子,不管是谁,只要谁敢欺负我小主,我金牛就跟他拼命!”

    “好??!好??!莫兰,你的翅膀,真是硬了??!公然跟你爹爹我叫板?”莫海峰喷着怒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相较莫海峰极致盛怒,莫兰倒是看上去挺心平气和的。莫兰轻轻把头一瞥,冷漠地说,“金牛的事,暂且不说。眼下我的花苑,爹爹您非要搬走,那我就趁了你的心。不过……咱丑话说在前头。爹爹您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莫海峰拧着怒眉,吼问,“什么心理准备?”

    莫兰翘起邪气的嘴角,“当然是满门抄斩的心里准备!”

    满门抄斩?

    这四个字一出,原本还在忙碌搬花的下人们,全部被吓得停下了动作,他们挨个张大了嘴巴,盯着莫兰背影猛瞧。

    莫海峰也惊得嘴巴大张,莫梅更是捂着心口,脸色吓到铁青。

    莫海峰嘴皮子一哆嗦,忙问,“你说什么傻话呢?爹爹我只是搬你几朵花而已,这会搞得我莫门满门抄斩?你在糊弄谁?你当你爹爹我是三岁小孩是不是?”

    莫兰冷冷淡淡的昂头回话,“爹爹你有所不知。你女儿我,培养出来的花,每朵都是世界罕见的名花!耽耽说那个丫鬟刚挖出来的这朵,金紫色曼陀罗,我敢打赌,整个帝都都找不出一朵来!还有那边,双色玫瑰,就连宫廷御花使,也发明不出来。不信的话,爹爹你出门去打听打听,这世上有谁能种出这种双色玫瑰,我倒着走给他们看!培育这些花朵的泥土,爹爹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从远方运回来?爹爹又知不知道,每个花朵颜色栽培,我施下去的养料成分,有哪些。那些养料,我也让人跑断了几百条马腿才找到的。先别说我这些花有多么名贵,光是你们挖的那些土,爹爹你拿莫府全部家当出来,也抵不上我泥土一两!哼——二妹她算什么狗屁东西?她也配让我交出这些价值连城的花朵,给她陪嫁?也罢也罢,既然她开口跟爹爹你讨要了,那爹爹你就送给她吧?;赝?,我去‘民贡思政’(百姓像皇上进献宝物的渠道)处,把这些花束,全部贡献给皇上,然后再去外面放出风声,告之北城所有城民,说爹爹您,为了给二妹陪嫁,把敬献给皇上的花朵,蛮抢走了?!背浅侵魑吮Ρ炊?,胆敢把进贡的宝物给抢走了!’这风声,光听就觉得特动耳!呵呵,爹爹你猜,之后咱们莫府,会有啥后果?”

    莫海峰和莫梅两人,越听心越颤。

    莫梅吓得揪着她父亲的衣角,就差腿软的跪倒下去。

    莫海峰也是勉强支撑着自己,他激动的叫道,“你疯了么?这种事也可以拿来开玩笑?满门抄斩???你是我的女儿,要是我们莫府被满门抄斩,那么你也逃不了的呀!”

    莫兰把头一甩,冷淡地说,“我的心头宝都被你们挖走了,就等于我这条命也被你们挖走了。我的小命活生生的断送在爹爹你的铁楸之下,我自然是要多找几个人,为了我的花,给它陪葬!哼……反正,我现在都已经是个死人了,我还管你们死活干嘛?”

    “你!你!”莫海峰气得直喘气。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