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言情小说 > 天才狂小姐 > 1:退婚

天才狂小姐 1:退婚

    莫兰乘着马车,悠哉悠哉回了莫府。

    莫府大门口,一名婢女焦急万分的等在门口,一见马车回来,她火急万分提裙冲上去,叫道,“大小姐!您怎么现在才回来??!”

    莫兰掏掏耳朵,拧眉问,“一惊一乍的,干嘛?”

    安玉急红了眼眶,说,“老爷和夫人他们叫您去大厅,说是南城城主来了?!?br />
    莫兰被人搀扶着下了马车,那懒洋洋的味道,怎么也提不起干劲来,就连听见南城城主四个字,依然没有任何干劲。

    “带我回房,我先换身衣服?!?br />
    “哎呀!来不及啦!辛城主已经来了很久了,估计茶点已经喝到第三杯了呢!老爷差点派人把整个北城街道彻底翻腾过来呢!您还是快些去厅堂吧!”安玉叽叽又喳喳。

    莫兰脚尖一顿,冷漠地瞪了安玉一眼。

    安玉嘴一噎,慢吞吞的把头低了下来。她家大小姐那视线,真心可怕!阴森森充满凌厉杀气,像是千根银针朝她全身上下射过来似地,把她整个人扎得体无完肤。

    最后安玉只能拜倒在莫兰的怒目之下,哆哆嗦嗦应了句,“好吧,小姐先回房,奴婢帮您换衣服?!?br />
    安玉肚子里腹诽,她家大小姐真心变了呢!

    数数,这是两年前的事了吧!两年前,自从小姐被屋檐瓦砖砸坏了脑袋以后,整个人就变了个样。以前的小姐,和大夫人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老好人,说话细声细语,走路慢慢吞吞,待人接物除了温吞,就是安于求和??纱虼幽谴涡〗惚煌咦┰疑诵牙粗?,小姐的脾气一直处于暴走阶段。虽说至今为止还没有真正发过火脾气,可安玉就是能看得出来,小姐那阴森森的眼神底下,充满了戾气。最最可疑的就是,她家大小姐的兴趣,完全变了。以前她家大小姐最喜欢刺绣和画画,现在,她家大小姐,除了看书之外,就是养花,而且还老爱往街上跑,隔三差五的出门买东西。每次出门,还不肯把她带上!

    她家小姐真的变了好多呢!

    又或许,这个只是她一人的错觉而已?毕竟,府邸上上下下,包括老爷夫人在内,没人察觉到小姐有何变化。

    莫兰正忙着换掉外出服饰,慢吞吞的穿着衣裳。

    屋外传来某个侍婢的声音,“大小姐?老爷问您梳妆打扮好了没有?”

    安玉听着皱眉,“小姐,你听听,又来催了不是!”

    莫兰拧紧的眉头轻轻松开,柳眉微微一挑,整顿完毕后,利落转身,说了句,“行了,咱们走吧?!?br />
    安玉终于松了一大口气,乐滋滋的跟在莫兰身后。

    莫兰领着丫鬟去了宴客厅,宴客厅内乌压压的,已经坐满了一群人。

    左侧主位上坐着的莫海峰正和右侧主位南城城主辛思律,聊天聊得正欢。

    左侧副主位上,坐着莫兰的母亲,也就是莫海峰的大夫人何凤玲,右边靠近辛思律的副主位上,坐着莫海峰的三夫人唐嫣。

    四姨娘和五姨娘都不在宴客厅,但是姨娘们的女儿,都在何凤玲和唐嫣身后妥妥的站着。

    包括莫兰在内,莫海峰一共有六个女儿,一个儿子,莫兰是嫡长女,正房大夫人何凤玲所生。

    二女儿莫梅以及六弟七妹,都是三夫人唐嫣所生。六弟七妹是双胞胎,且还不满三岁,自然没法出来和父亲一同会客。

    三妹五妹,是四姨娘伏流所生。四妹是五姨娘所生。

    这么多房室,这么多闺女,就独独三夫人生出一个带把的,可想而知,三夫人唐嫣,在莫海峰心中的地位,有多么坚固了。

    莫海峰偏袒三夫人唐嫣,是众人皆知的事,就连唐嫣娘家把何家从北城第一富商的位置上,一脚踹了下来,莫海峰都看在眼里,可他什么也不说。

    这次,南城城主辛思律过来拜访,估计是要和莫海峰商戳有关莫兰和辛思律的婚约事宜呢吧?

    南城老城主辛云早已退位,世袭的辛思律,上任南城城主已有三年光景,他的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论及婚嫁了。

    姗姗来迟的莫兰,轻轻行礼,“父亲?!?br />
    “嗯?!蹦7逦⒛盏哪辶四级钔芬谎?,像是在埋怨她怠慢了贵客似地。不过他没有谩骂,反而裂开嘴巴呵呵一笑,“坐吧,兰儿,赶紧尝尝辛城主从南城带来的特色糕点?!?br />
    “好?!蹦甲呷ツ盖咨聿?,款款而坐。

    厅内,莫海峰的五个女儿之中,也就只有莫兰和二妹莫梅有资格落座,余下的三妹四妹五妹,都只能站着会客,毕竟不是正房所生。

    辛思律打从莫兰进厅后就一直审视着她,身为十几年的未婚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未婚妻。

    南城,北城,从好几代前就有联姻的习惯,身为南城第一继承人辛思律,和北城城主的嫡长女莫兰,早在莫兰刚呱呱落地后的第二天,就指好了婚约。

    在他继任南城城主这三年时间里,他早就已经把他的未婚妻家底,查了个底朝天,除了莫兰本尊尊容到今天为止还从来没有见识过之外,其他的,辛思律自是一清二楚。莫兰的娘亲,曾经的北城第一富商,早就已经破落了!就连最后的那个绸缎铺,也在两年前,被唐家老爷一口气侵吞了下来。也就是说,莫家大小姐,已经不再是北城第一富商的外孙女了!取而代之的,拥有北城第一富商外孙女的头衔,是莫家二小姐,莫梅!

    眼下,要他一个南城城主,娶一个破落家族的女人回去,除了她嫁过来时还能带上一箱两箱的嫁妆之外,这个女人,能帮得上他什么忙?

    这个叫莫兰的小女人,也就这张脸还算入得了他法眼了吧。

    想到这里,辛思律又把视线挪到唐嫣身旁的女娃莫梅身上,突然,他发现莫梅正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他猛瞧,被他视线抓包后,莫梅赶紧低头,脸色刷地一下羞红。

    看见莫梅这副表情后,辛思律沉沉一笑。

    莫梅是莫海峰的二女儿,也就是莫海峰第三夫人唐嫣的宝贝女儿,虽然不是嫡长女,但因为唐嫣和何凤玲做了平妻,莫梅从庶女的身份,荣登嫡次女。再加上唐嫣娘家势力,与日俱增。这样的女人,才有娶回去的价值。

    更何况,莫梅的姿色,虽说比莫兰稍差一筹,可她妆容精巧,看着让人挺赏心悦目的。

    打量莫梅期间,辛思律又瞧见莫梅向他递来含苞待放的羞怯笑容,看她那双搁在膝盖上的小手,已经拧巴成啥样了?

    瞧见莫梅摆着一副这般红鸾心动的表情,辛思律万分自信一笑,回头,对着莫海峰,辛思律谦和的说,“莫城主,晚辈这次前来,是想和莫城主商量婚事?!?br />
    莫海峰早就知道辛思律过来这边用意,眼下辛思律开口提及了,莫海峰笑呵呵的接应道,“哎呀哎呀,原本我还打算送个请帖过来呢!怕新老城主给忘记了这事呢!没想到辛城主一直记挂在心,今个儿,还亲自前来攀谈,真是有心了?!?br />
    “哪里!身为晚辈,自然是要主动些的。晚辈这次过来,除了想和莫城主嫡长女莫兰姑娘完成指腹之媒外,晚辈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莫海峰挑了下眉头,“哦?”

    辛思律厚着脸皮往下说道,“晚辈对莫老爷的二闺女莫梅姑娘,一见钟情。晚辈就想,如果莫老爷舍得,莫老爷把莫兰和莫梅,一同许配给在下?!?br />
    “什么?”莫海峰惊讶一声。这个辛思律,一开口就想跟他要两个女儿?

    与此同时,唐嫣染着粉红胭脂的薄唇,微微勾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莫梅也跟着微笑起来,她轻轻低着脑袋,越来越羞怯了。

    对侧,何凤玲捏紧手帕,眉头紧锁,她微微侧头,担忧的看了看宝贝女儿莫兰,何凤玲见着宝贝闺女把脑袋藏在心口,她心里一揪,回头,何凤玲开口说,“老爷,这不妥吧!”

    原本莫海峰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何凤玲这么一开口,莫海峰觉得何凤玲不给辛思律面子,莫海峰拧着眉头就吭声,“这有什么不妥的?姐妹俩共事一夫也是常有的事,只要莫兰莫梅两个丫头愿意答应的话!”

    辛思律听见莫海峰这声应答,他宽敞一笑。

    唐嫣母女嘴边笑容更加深邃了,莫梅甚至激动的偷偷抓住母亲的手背,跪求安慰。

    莫海峰的意思,八成是答应了吧?毕竟,南城城主,是所有女人最理想的夫婿人选了,南北两城,没有一个人的身份,比身为城主的辛思律还要高贵。莫梅身为莫海峰最宠爱的女儿之一,莫海峰没有理由会拒绝辛思律这个提议。让莫梅,跟着莫兰,一起嫁进南城,当南城夫人。

    想到这里,唐嫣急忙吭声问,“辛城主,贱妾斗胆问您一句,莫兰莫梅姐妹一同嫁进你们辛家,这位分的问题……”

    唐嫣这是怕自己女儿嫁过去,会低莫兰一级,到时候就怕莫梅会被欺负。

    要想想,现在,她唐嫣可是莫海峰的正房,虽然是三夫人,可她和何凤玲已经是平妻了,再加上,唐家家财万贯,而何家家道中落,唐嫣没有理由会让自己的女儿,吃这种亏。

    辛思律自然明白唐嫣的想法,为了讨好未来的岳母大人,辛思律急急忙忙回话说道,“自然是平妻!两姐妹不分大小,今后她们俩,还是以姐妹相称。两位夫人敬请放心,我会对她们俩一样关爱的?!?br />
    唐嫣听见这话后,心情更加舒畅不已。相对的,何凤玲听见辛思律那些话后,心情更加低落到谷底。

    唐嫣得到辛思律的保证后,撇过视线,瞧向何凤玲和她对视的一瞬间,她骄傲的昂着脑袋,给何凤玲心田里,深深扎上了一根刺!

    那一眼,何凤玲实实在在接受到唐嫣那挑衅的目光。

    何凤玲明白,唐嫣从姨娘身份,一路攀爬到和她平妻,究竟花了多少心思和心血!唐嫣野心勃勃,光是和何凤玲成为平妻,依然满足不了她的胃口,最好的话就是能把何凤玲给休掉!这样一来,她就能独坐北城夫人的宝座了,而她的乖女儿,也就是北城城主唯一的嫡女。不过可惜,不管她怎么挑拨何凤玲和莫海峰,莫海峰始终都生不了何凤玲的气。何凤玲也一直小心翼翼的避祸,唐嫣找不着机会离间他们俩。

    唐嫣气不过何凤玲的女儿一出生就许配了个好人家,而她女儿还得寻寻觅觅,不知道要找个什么样的归宿才好。再想想,南北两城内,最优秀的男人是谁?除了辛思律之外,就没有第二人选了!凭什么老天爷要把最好的夫婿人选送给莫兰?凭什么她女儿就只能挑第二?

    为了争这一口气,唐嫣又在背后做了好多动作!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的愿望,达成了!

    辛思律允诺了莫梅和莫兰平妻,之后,等莫梅嫁进辛家后,再挑拨辛思律和莫兰,最好就是叫辛思律把莫兰给休掉!

    一想到日后莫兰要被辛思律休掉后身败名裂的惨样,唐嫣觉得心情特别舒畅。这个何凤玲,她没法让莫海峰休了她,让未来女婿辛思律,休掉她女儿,也是一样的嘛!

    何凤玲抿着伤心的唇畔,心头揪疼不已。听听,还没进门就直接允诺平妻之位,这个辛思律这般偏袒唐嫣和莫梅,日后她们俩姐妹进门之后,指不定自己女儿要被他怎么虐待了呢!

    眼下,辛思律没说要把莫兰做为妾嫁进辛家,自然是看在她何凤玲这个大夫人的面子上,不管怎么说,莫兰是嫡长女,再加上原本和辛思律有婚约的,是莫兰。辛思律根本没这个脸皮开口让莫兰做妾。但是等莫兰进门之后,莫兰一不小心犯一丁点小错,辛思律就有借口把她贬为妾位,更甚至,只要他喜欢,随时都能找借口休离了她!

    何凤玲心头叹息不已。说起来,要怪就怪她何家不争气,何家那么雄厚的财力,败得如此彻底,没法给她宝贝女儿当靠山,想来,她女儿日后的生活,会十分艰辛吧!

    眼下,何凤玲只能期待莫海峰拒绝辛思律的提议,不要答应让莫梅一块进辛家。何凤玲噘着泪意,焦急万分的盯着莫海峰瞧。

    “嗯——”莫海峰摸着胡子,状似在思考着什么似地,其实他心底里也早已经决定了辛思律的提议,把莫兰莫梅一起嫁过去,让她们姐妹俩做个平妻,就好像何凤玲和唐嫣一样,两个女人一起侍奉他,不是很好嘛!

    辛思律看见莫海峰那满意的神情就知道,这桩婚事,八成谈妥了吧。

    何凤玲已经把手帕都捏成了碎渣渣了,她想开口,可她看见莫海峰的模样就知道,她说再多都无用了。坐立不安的何凤玲,像是屁股上被扎了针一样,心眼也疼得要死。

    就在莫海峰即将点头应声的当下,突然——

    沉默不语的莫兰,轻悠悠的吭声了,“这婚事,我不答应?!?br />
    “嗯?”众人一听声音,惊讶的把目光投向了莫兰。

    莫海峰眯着眼睛,吭声问,“你说什么?兰儿?”

    莫兰抬起怒眸,一字一句说给他们听,“我说!这婚事!我!不!答!应!”

    莫海峰脸色突变,眼珠子瞬间爆起,“你一个小孩子家家,这里哪轮得到你来说话?”

    莫兰轻哼一声,说,“刚才父亲您不是说:‘姐妹俩共事一夫这有什么不妥的?只要莫兰莫梅两个丫头愿意答应的话!’现在兰儿回答您一句,我不答应和二妹共侍一夫,辛城主打算怎么处理?”

    辛思律被点了名,他当下一愣。原本,莫兰的回绝,理应由莫海峰出面解决,他只要坐等答案就行,莫兰违抗父命铁定会被她爹教训的很惨??赡贾苯影阉幕鼐怂?,他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辛思律眉头微拧,一回头,竟然看见莫海峰看着自己。

    完了,现在莫海峰摆明了也想置身事外,莫海峰把自己俩女儿的矛盾丢给他,让他操心。这死老头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嘛!

    辛思律沉沉一吐气,也罢!反正这桩复杂的婚事,是他自己提出来的。遇到麻烦,他必须亲自解决才行。

    辛思律回头对上莫兰的视线,他拧眉思虑。奇怪,这个小丫头的眼神,十分深邃,像是泥潭一样,有种让人看着深不见底的错觉。

    嗯——应该是错觉吧?这丫头没他想象的那么复杂才对,外界不是也有传言,莫家大小姐,品性柔弱,温和善良,跟她娘亲一样,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么。

    想罢,辛思律微微一笑,露出好哥哥姿态,“在下能否问问,为什么莫兰姑娘不愿答应?你和你二妹一起嫁进我们辛家,日后说话有个伴,就不会寂寞了不是?我相信,以你们俩姐妹的感情,肯定能相处融洽的不是?”

    莫兰静默地盯着辛思律瞧了老半天。

    那静默地对视中,辛思律奇怪,为什么他能清楚看到莫兰眼底里那嘲讽的味道?

    静默了好半晌后,莫兰终于吭声了,“辛城主,你哪知眼睛看见我和我二妹感情融洽了?”

    “???”辛思律嘴角一抽,被莫兰反问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知不知道,莫兰这句话,除了不给他辛思律面子之外,她还当众和自己二妹在叫板呢!莫兰这般一说,莫梅的表情立马变得僵硬不堪了。

    莫海峰也跟着抿起了怒容,显然对莫兰那句话,十分不悦,要不是他休养好,恐怕现在莫兰早就被她老爹打的体无完肤了。

    莫兰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里,丝毫不对那些愤怒的视线放在眼里,莫兰撇开母亲向她投来叫她闭嘴的眼神,自顾自说道,“辛城主,我这人,可是有洁癖的。我最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了。原本你来跟我提亲,我就想跟你说,娶了我,就不能纳二房三房,不能纳妾,不能收通房丫头,甚至不能和任何一个女人勾三搭四暧昧不清!没想到辛城主倒是挺老实的,刚见面,一开口就直接要求我破戒?”莫兰冷冷的腻了莫梅一眼,一脸作呕的说,“要我和二妹共享一个男人?想想我就要吐了,辛城主!您还是别恶心我了,成不?”

    “碰——”莫海峰一拍桌案。显然,他真心被莫兰那没教养的话给惹毛了。

    莫海峰一张嘴,当场就要开骂,辛思律急忙伸手安抚莫海峰说道,“莫老爷别生气,还是由我来和莫兰姑娘说吧!”

    辛思律之所以安抚莫海峰是因为,这次的婚事,是他提出来的,要是莫海峰因为他提出娶二妻的事而打了莫兰,这话传出去后,他辛思律的名声,可就难听了。见异思迁这四个字光环,铁定会扣在他头上的。

    所以,最好就是能够息事宁人,和平解决掉此事。

    既然辛思律开口了,莫海峰也就安静了下来,等着辛思律料理莫兰那蠢丫头。

    辛思律回头,对着莫兰,轻声说道,“莫兰姑娘,不是我说,你的这个要求,是有悖女德的?;姑坏鄙先烁?,就已经犯了七出中‘妒’字这一条,你犯了七出,日后不管是谁娶了你,都有理由随时休你呢!我想,这些事,你母亲应该早就教过你了吧?”

    “七出?”莫兰嘴皮子不动的一道轻哼,“我打小开始,就把娘亲教给我的七出戒律,扔进了臭水沟里。在我的世界观中,没有七出这两个字!哪个男人要想娶我,就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娶了我,就没有休我的道理,只有我休了他的权利!娶了我,就得把他身上全部家当,统统交到我手里,由我掌权挥霍。每月,他都得把赚来的银子,乖乖放进我的口袋,自己只能剩一只手掌的零花钱,要是心情好就赏他银子,要是心情不好,就只给他五个铜板!还有,他必须每天每夜要把我从头服侍到脚跟,我爱吃的,爱玩的,不爱吃的,不喜欢玩的,他都得挨个记清楚了,讨好我就是他每天必须完成的指标!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必须把我的命令当圣旨一样执行到底,我让他往东,他绝对不能往西。我说一,他也得跟我说一,我说二,他就得一天到晚跟着我喊二!”

    莫兰说着说着,心情说爽了,嘴角终于勾出了一个特邪气的弧度,眼底里依然带满了讥讽般的嘲讽。

    而边上,一竿子人,就连莫兰的母亲以及三妹四妹五妹她们,全都张口结舌盯着莫兰猛瞧。

    大小姐她疯了不成?她怎么说出这么夸张的话来?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会娶这样子的女人???

    莫海峰已经吃惊到忘记要怎么骂他这个大女儿了。

    辛思律也是无语到了极点,他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过分的女人??!

    鸦雀无声当下,莫兰悠悠然的喝了一口水后,乐滋滋的抬起她那双没有干劲的死鱼眼,睨视着辛思律,说道,“辛城主可听清楚了?你和我之间的婚约,你要是想执行到底,那么你就休想迎娶我二妹进门。倘若你不愿意答应我以上条件,哪怕是其中一项!我和你的婚约,就此作罢吧!”

    “呃——”辛思律面容着实尴尬?;叵肫鹉几詹盘岢龅哪羌柑醴侨死嘁?,怎么想就觉得怎么过分。这样的女人要是娶回家门,八成他第二天就要上吊自杀了。

    他的财产统统上缴给老婆不成,他每天也就只有五两银子当零花钱?要是碰到老婆心情不好,五两银子直接变成五个铜板?开玩笑!

    想完,辛思律咳嗽好一阵,清完嗓子后,对着莫海峰,说道,“莫老爷莫怪!莫家大小姐这般个性的要求,恕晚辈实在无法承受!”

    辛思律这般一开口,何凤玲赶紧回头对女儿大骂,“女儿啊,你开什么玩笑呢?赶紧跟辛城主解释一下,说你是一时糊涂,随口说着瞎闹闹的?!焙畏锪崴淙缓懿桓咝四芬妥约号豢槎藿良?,但是何凤玲也不希望自己女儿的婚事,就这么告吹??!尤其在女儿大肆宣言之下,辛思律被她女儿那一番话吓退数十里。她女儿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八成没有男人再愿意上门提亲了呢!

    何凤玲说话声音不小,她逼着莫兰低头跟辛思律道歉,用意就是想告诉大家,她的确是有教导女儿的。

    不料,何凤玲对上莫兰视线那一秒,何凤玲突然吓了一跳。女儿她竟然!她竟然在瞪她?

    何凤玲哑然三秒,看见莫兰又低头喝起了茶来,想着,刚才那白眼,应该是假的吧?女儿她怎么可能会瞪她这个老娘?

    何凤玲张嘴又劝,“女儿啊,还不快……”

    “闭嘴?!蹦即友莱莘炖锒窈莺莸乇懦鲆痪?。这老太婆真够啰嗦的,就算她真的是自己亲生娘亲也无法容忍了。

    这下子,何凤玲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她女儿那滚大的大白眼,把她嘴巴撑得像颗鸡蛋一样大。

    莫兰嗓门压得很低,坐在莫兰身边的何凤玲,闭嘴这两个字,她听得一清二楚,而边上其他人,只听见莫兰说了句话,具体什么话,他们倒是没听真切。只是他们瞧见何凤玲那吃惊表情,心头在猜,八成这丫头又语出惊人了吧!

    “真是不知羞耻的死丫头!”莫海峰又气得拍起了桌案。

    “爹爹何必生气?只是一桩婚姻而已,我又不是不乐意和辛城主结姻,只是希望辛城主愿意在娶我之前,允下我的条件即可!只要辛城主愿意答应我的条件,我明天就能抱着我的嫁妆嫁进你们辛家!当然,如果辛城主不乐意,那咱们的婚约就此作罢!你想迎娶任何人,我都不参与任何意见,娶,或是不娶,都是你我双方两情相愿的事?!?br />
    莫兰这般一说,辛思律急忙在莫海峰抓狂之前,抢下话,“莫兰姑娘说的也是,莫兰姑娘提出的要求,辛某实在无法苟同,既然莫兰姑娘也愿意的话,我与莫兰姑娘的婚约就此作罢吧!”辛思律又急忙回头,对着莫海峰说道,“莫老爷,晚辈真心想与您莫家结姻。很不巧,我与莫家大小姐的想法,有很大的差异。再加上莫梅姑娘实在深得晚辈心思,莫兰姑娘与在下无缘,那也正好,晚辈想让莫梅姑娘,独坐南城城主夫人的宝座。晚辈发誓,一定会对莫梅姑娘,关爱备至,让她享尽荣华富贵,从此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如果莫城主答应,那晚辈明日就可对莫梅姑娘,下聘?!?br />
    辛思律选择彻彻底底把莫兰遗忘掉,他这般那般把莫梅推崇出来的目的,就是想平息莫海峰的怒火,千万不要再对莫兰那丫头谩骂拷打什么的。这样一来,这件事就能彻底完美解决了呢!

    莫海峰瞧见辛思律这般讨好他的宝贝二女儿,越听,心情也越来越开怀,想了下后,点头说道,“也罢也罢!只要咱们两家联姻之事能成,不管是老大也好,还是老二也好。反正,她们俩都是我的掌上明珠?!?br />
    莫海峰嘴上这么说,可他看着莫兰的视线,和看着莫梅的视线一比较,莫海峰早已把莫兰这个掌上明珠,当成是杂草了。那种寡无廉耻的不孝女,把她当宝就是浪费!

    莫海峰答应了辛思律的婚事,辛思律一听,乐滋滋的点头拱手,“多谢莫城主成全?!?br />
    莫海峰摸着胡子大笑,“还叫我莫城主呢?”

    辛思律一眨眼,笑呵呵的连忙改口,“多谢岳父大人?!?br />
    婚事就这么敲定了,何凤玲失了魂似地坐在椅子里,一滴泪水悄然落在手背上。

    对侧,唐嫣母女俩脸上的笑容,已经灿烂得犹如正六月里当头烈阳。

    本来莫梅还在芥蒂自己非得和姐姐一块儿嫁进辛家的事,没想到,大姐她竟然自掘坟墓,亲自把自己的婚事,说吹了。如今,她倒是乐得一个人,欢欢乐乐嫁进辛家,独掌南城城主夫人的大权呢!

    唐嫣看见何凤玲偷偷掉下来的那滴泪水,心头爽翻了天。

    婚约的事已经敲定,莫兰急急忙忙起身,说道,“父亲,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小女先行告退了?!?br />
    莫海峰现在听见莫兰的声音就有气,白眼一翻,这死丫头真够机灵的,还知道要避祸?要是这丫头等辛思律离开后再请退,他八成要把这死丫头打成肉泥,然后再叫人把她拖进柴房里关个一整晚,让她好好反省反省才满意!

    莫海峰瞥了辛思律一眼,无奈吐气,回头,对着莫兰摆手说道,“嗯,去吧。在屋里好好休息几天吧!”

    听着莫海峰冷淡的口吻,总觉得他有股想要把莫兰关进房里,一辈子都不许她出来丢人现眼的意思。

    莫兰随口应了句嗯,丝毫没把父亲威胁的话放在心上似地,扭头就走。

    安玉甩着尾巴跟上。

    一出宴客厅,莫兰脚程加快,安玉拼命追她脚步,“小姐,您走这么快干嘛呀!伤心也没必要自残吧?再说,这不都是您自己惹出来的祸?谁让你在老爷夫人还有辛城主面前胡说八道的?现在可好了,婚事吹了不说,要是那三夫人把你刚才那番话宣扬到外面去,小姐,您日后想找男人嫁出去,难如登天呢!我说小姐……”

    安玉一边追,一边叽叽喳喳实在烦人透顶。

    莫兰原本不想理会她的,可她实在受不了一只舌燥鸟一天到晚在耳边说那些不中听的话。

    莫兰脚步一收。猛地回头,安玉一脑袋撞进莫兰怀里,脑门差点磕到莫兰鼻头。

    安玉惊恐的后退两步,叨念着,“小姐您这是干嘛呀!吓死人了?!币换岫艿每?,一会后就急忙打住,害得她刹车不及。

    莫兰腻着安玉,忍着毛躁脾气,轻声问,“你哪知眼睛看见我伤心了?”

    安玉奇怪一眨眼,“???没有吗?”

    “你又哪知眼睛看见我要自残了?”

    “饿……这还真没看见……”

    她这两年来,一直当个沉默的羔羊,已经当得够不耐烦了,“不要自以为是的在我耳根子边瞎嚷嚷。你身上这张皮,给我绷紧点,日后你这小嘴里吐出来的话,只能说我爱听的。要不然,我让你每晚都端着水盆睡觉!”

    “???”安玉急红了眼睛,“小姐,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了???人家说了那么多,还不是为你着想嘛!人家哪里说错话了??!”

    莫兰用力深呼一口气,对于这个脑瓜子不开窍的贴身丫鬟,她决定了,她得第一个先把她腐败的思想给纠正过来!要想把她腐败思想纠正过来的唯一途径就是,坦白!

    不跟这丫头说个明明白白彻彻底底,估计这丫头,到死都还不明白她这个大小姐的用心良苦。

    “好吧,我就老实跟你说了吧?!?br />
    “说……说啥?”

    “你家小姐我刚才,是故意这么刁难辛城主的。如果我不这么说,辛城主就不会亲口提出退婚的事!”

    “故故故……故意?这是为啥呀?小姐,你不知道大夫人她盼星星盼月亮的希望你能早早嫁去南城吗?”

    “愚妇之见!”

    “……!小姐,您怎么能这般说大夫人呢!”安玉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位大小姐了。

    莫兰一白眼,说叨,“那个辛思律,早在来谈我和他婚约之前,就早已和三夫人谈妥了条件,三夫人她八成对辛城主说,她把自己女儿嫁给辛思律的时候,会给女儿多少多少嫁妆之类?!?br />
    “一?大小姐您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消息是哪里得来的?”

    “蠢货!这种事,不用脑子想都能猜的到。那个辛城主,第一次来我们北城,第一次见着莫梅,他都不知道莫梅是什么心思,是不是中意于他。他哪来的胆子,一开口就是要跟爹爹说要迎娶莫梅?说什么一见钟情?都他妈狗扯!他提出一口气迎娶两位莫家小姐,本来就已经很不要脸了,要是莫梅再当场拒绝他,那他这个南城城主的面子,就更加挂不住了。唯一能让他肥了胆子开口提出一次娶两妻的理由就是,他早就和唐嫣在暗地里勾搭好了的!要是我说得再难听些,我都怀疑辛思律是不是和莫梅已经珠胎暗结了!”

    “???啊???真的假的?”

    “说得有点夸张了,莫梅有没有怀孩子是我瞎猜的。不过辛思律和三夫人背地里谈妥婚约的事,是可以肯定的?!?br />
    安玉这下子,终于肯站在莫兰身边了,“这个辛城主也太坏了吧。明明和小姐您婚约在先,竟然还私下和三夫人勾结。真是的,小姐您逼着南城城主退婚,玉儿我绝对支持!只是小姐,您直接提出来不就行了?何必非得用那么极端的手段,逼辛城主主动开口退婚呢?”

    “若是我提出要退婚,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人家,到时候人家拿这事出来,要求我赔偿精神损失什么的,不就麻烦死了?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嘛!让辛城主提出退婚,我欣然同意,双方和乐融融了。日后他后悔退婚,我也有借口反驳他?!?br />
    “可是您这次说得这么过火,要是走漏了风声出去,您的名声可就毁了,到时候,北城城民会说咱们莫城主家的大小姐,是如何如何善妒,这样一来,哪个公子爷敢来咱们莫府提亲???小姐你的下半辈子,不就毁了嘛!”

    “这样不是更好?我也懒得在那群废物男中间,挑来拣去找一个勉强逞心如意的男人。别说北城了,整个帝都都未必能有和我胃口的男人。与其滥竽充数,还不如宁缺毋滥?!蹦记嵘缓?,扭头嘀咕了句,“玉儿,我的婚事,你日后就不要操心了,你那张小嘴要是再让我听见我不爱听的话,你就等着被我收拾吧。走了?!?br />
    莫兰一吆喝,扭扭屁股甩头就走。

    安玉努努小嘴,慢吞吞跟上。

    两个主仆一前一后地离开,拐角处,一名腰侧带着佩刀的侍从,走了出来,他用万分惊讶的目光,盯着那对主仆的背影。

    远处,和莫海峰谈妥婚事的辛思律,慢吞吞的走来。辛思律瞧见那侍从眼神发直,拧眉唤了句,“夜?!?br />
    雷夜迅速回头,微微低头行礼,“主子?!?br />
    辛思律看他眼神有点奇怪,“怎么了?表情像是见鬼了一样?”

    雷夜一眨眼,抬头,张嘴,却又欲言又止。

    辛思律眉头锁得更紧了,“到底怎么了?快说!”

    主子这般一吆喝,雷夜终于吭声了,“刚才属下躲在角落里,正巧莫家大小姐带着她的奴婢经过这里,她们说了一番话……”

    辛思律眯眼,奇怪问,“说什么了?”那对主仆说了什么话,竟然让雷夜露出这般不可思议的表情。

    雷夜眼珠子转了许久,最后,他把唇用力一抿,老实交代,“莫家大小姐对她贴身丫鬟,说您……”

    雷夜把莫兰刚才的话,照搬了一遍。

    听完,辛思律也摆出和雷夜刚才一摸一样的表情。

    “不可能!”辛思律断然拒绝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雷夜苟同一点头,“对!属下也觉得不可能,这世上有哪个女人竟然蠢得为了拒绝和您结姻,故意说一些败坏自己名誉的话来?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br />
    辛思律一吐气,嘀咕了句,“这个女人不可能会知道我和唐嫣夫人私下密谈我和莫梅婚事的事才对?!?br />
    “……”主子说的是这个呀!糟糕,拍马屁拍错了。真是……雷夜低着脑袋,好奇一问,“主子为啥这么说类?”

    辛思律嘴角喷出鄙夷一笑,“如果这丫头脑子这般精明,那她何家的财产,又怎会被唐家的人侵吞掉?”

    “主子说得是?!?br />
    脑子一转溜,辛思律突然哼笑起来,“八成这丫头是气不过我选了莫梅,心有不甘乱打乱撞被她说中了罢了?!?br />
    “嗯,属下也这么认为?!崩滓褂峙穆碛土司?。

    辛思律忽然觉得,有个女人为了自己争风吃醋,还挺好玩的。这般一想,辛思律心情大好,回头对着雷夜,昂头说道,“咱们走吧,天色不早了。太阳下山前,最好能回家?!?br />
    “是?!?br />
    ------题外话------

    开新坑啦,妞们用力戳进来。无限爽文一枚。

    另外说明一下,开篇出现的男银,不是男主。咔咔……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