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佛魔一念,善恶难分

大圣传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佛魔一念,善恶难分

    女人笑了:“看把你能的,别人不教你,你都就不知道怎么说,快喝酒吧!”

    “别人教的话,那不是骗人吗?”乌桓忍不住道。

    老汉怒了:“什么骗人,你才骗人,这都是俺的真心话,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张嘴!”

    “是我失言了?!蔽诨钢虑?。

    老汉倒觉得不好意思,摸摸脑壳:“老汉我也是我狐假虎威,要搁在以前,我连正眼看你一眼都不敢!”

    “为什么?”

    “你可是高手,杀我这样的小老百姓,还不是一刀的事。现在有侠王爷给我们做主,你就是先天高手,杀人也得偿命?!?br />
    “爹,人家就是先天高手?!?br />
    “啊,恕老汉眼拙了,来敬你一杯!”

    铁蛋也从饭碗里抬起头,直溜溜的盯着他。

    乌桓这才恍然意识到,为何觉得北境的氛围如此不同,平日里行走江湖,莫说是平民百姓不敢招惹武林人士,纵然是后天武者见到先天高手也是远远退避,哪像今天遇到的那几个青年,竟敢追上比跟他轻功,若是换个地方,或许就要惹来杀身之祸。

    现在一个村野老汉,也敢呵斥他这个先天高手,这是何等奇异的一件事。

    人与人没了警惕,北境纵然有如此多的武者,却没了那种江湖凶险的感觉。

    若非怀着深仇大恨,或许也不得不佩服这位“侠王”!

    但心中纵有百般滋味。这份刻骨铭心的仇恨,绝不会有丝毫改变。

    李青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样挺好的。我先自罚一杯!”

    乌桓仰头一饮而尽,菜肴很美味,酒也是上等的烈酒,据说是那位无所不能的顾会主改变了酿酒的方法,乌桓喝了几杯便隐隐有了醉意,有心收那孩子为徒,试探道:

    “大嫂一个人照顾一家老小。很不容易吧!”

    “侠王爷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女人也能成绝世高手,我武功还好,干活村里没几个男人比得上我,谁敢说我闲话。我就去打他嘴巴子。铁蛋也不是孬种,将来进了少年堂,学一身绝世武功回来,看谁不羡慕我!”

    “少年堂?”

    乌桓一打听才知道,那是天下会的一个堂,由七杀魔君的儿子雷烈担任堂主,专门招收各地有天资的孩子,在少年堂中的学武,不但不要一文钱。若能通过期末考试,还能直接加入天下会,是北境所有孩子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女人摸着孩子的头:“村里但凡会武功的都说。铁蛋这孩子天赋异禀,一定能被选进少年堂!”

    “娘,我一定行!”

    乌桓默然无语,若是在以前,一个先天高手主动收徒,这简直是平民百姓梦寐以求的好事。许多传奇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但这种情况下,他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显然不如天下会的少年堂更有吸引力。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

    女主人留客,让他与老汉睡一张床。他心有不甘,就顺势答应下来。

    夜半三更,一个黑影来到孩子床前,白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充满了狰狞,低声碎碎言语:“是天下会的人强暴了你娘,是天下会杀了你的爹!你就是个孽种,这一切全都是李青山的错!”

    孩子浑然不觉,正睡的香甜。

    乌桓伸出手去便要将他拍醒,然后唤醒他心中的仇恨,却牵动肋下的空虚,又觉得一阵茫然。

    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仇恨的滋味有多么痛苦。

    一切又与这孩子有什么关系呢?还有那个女人,难道她受的苦还不够多吗?已经承受了那般侮辱,这孩子已是她仅有的了。

    如果当年我与她成了婚有了孩子,现在也该这么大了吧,一定也会有这样的天资禀赋,我再好好教他武功……

    刹那间,他脸上浮现一抹痴迷的笑意,又陡然清醒。

    不,我要报仇!

    片刻后,他跌跌撞撞出了门,越过墙头,纵掠而去。

    “客官???”女人听到动静,披衣而起,赶到孩子床前用力摇了?。骸疤疤?,醒醒!”

    孩子揉了揉眼睛:“娘,怎么了?”

    女人舒了口气,又发现床头放着一包银子,心道:“真是个奇怪的男人,不过倒是比村里那些老光棍小无赖看起来顺眼多了?!?br />
    乌桓漫天野地中狂奔,发出受伤野兽般的狂嚎。

    明月如霜,秋风似刀,不辨路径,一味向北。

    “李青山,来吧!来吧!来做个了断吧!”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来到北平城下,这传说中的魔窟,顺着人流来到城中,却见满城缟素,哭声不绝,心中更添凄凉。难道是城中闹了瘟疫?那魔头违逆天意,你们这些无知愚民,竟敢留在这里追随他,可算是报应了!

    然而街上人流涌动,又不像是闹了瘟疫,且都向一个方向汇聚。

    拉出一个行人:“这么多人是要到哪里去?是谁家要出殡?!?br />
    “唉,伏苦大师要圆寂了,我们都是去给他送行的!”

    “难道是普渡寺的伏苦方丈!”

    乌桓讶然,这位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已是名震天下的人物,后来突然投效了天下会,整个武林一片哗然、不能置信。有的认为他是忍辱负重,准备刺杀李青山。有的则认为他是为了保全满寺僧众的性命,不得已而为之。

    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是贪生怕死之辈。后来天下会一直没有挥兵南下,据说与他的劝谏有很大关系,仍在武林中享有极高的名望。

    “唉,没想到最终还是死在这魔窟中!”

    来不及感叹许多,他感觉自己离复仇已经越来越近了!

    ……

    佛堂寂寂,老僧独坐,一盏孤灯。

    成追坏空,生死有命,若不能渡劫飞升,便有大限来时。

    他破碎虚空的机会本就不大,更何况他这些年来几乎没有时间练功。

    若说少年堂是天下会的希望所在,那么普度堂便是最后的保障,专门负责救济收容孤寡残障。这十六年来,几乎年年都有大灾,纵然抗灾得力,仍留下许多孤儿,全由普度堂收容照料,他身为普渡堂主,便是这些孩子的衣食父母。

    而天下会的财源有限,还要修桥铺路、建堤筑坝,最多只能保这些人不至于冻饿而死,他为了孩子碗里能有一口好饭,身上能有一件新衣,只能四处奔波化缘。

    他这位昔日的化外高人,再也无法安坐山上佛堂,只得进入寻常百姓家,有时还得靠做法事赚钱,多的时候连做十几场法事,全凭一股真气支撑。

    这十几年下来,他在北境声望仅在李青山之下,甚至比顾雁影还要高,直如万家生佛。

    此时此刻,这满城哭声便是证明。

    一夜时间,后事终于交代清楚,不至于在他圆寂后有太大的疏漏,他终于可以静一静,回想一下自己这一生。

    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反省过了,忙碌的莫说是恶念了,几乎连善念都抛诸脑后。不由回想起二十年前,中境大旱,饿殍千里,他率领僧众在佛前诵经祈福,三日三夜,不眠不休。

    而与这些年过的日子相比,那简直是一种安闲的享受。

    他现在连那时候诵的经文都快忘光了,不禁微微苦笑,我这样还算是和尚吗?

    丹田中的真气开始溃散,脸色衰败黯淡,眸中却忽然透出空明的光,像是从一场大梦中清醒,忽然间意识到,我那时候,恐怕是被魔障了。

    但回想这些年的种种,竟无一丝悔恨,反倒有一种温暖盈满胸怀,像是在胸口点亮了一盏灯,有了一个交代。

    “侠王爷,你到底是善,还是恶呢?”

    阳光照入,晨钟响起,孤灯熄灭,

    “师傅圆寂了!”(未完待续)

    ps:书要好好看,票也要好好投啊,我写的这么认真,你一定感觉的到吧!刚看了一眼,月票仙侠分榜还是第十名,请给我一点动力吧!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尝试,我感觉这一次,我能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