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山行(上)

大圣传 第二百七十六章 山行(上)

    “大小姐!”

    洪掌柜与小伙计慌忙起身,几个雪山派的弟子也愣了。

    李青山正伏案大嚼,瞥了她一眼,含糊不清的说了声:“坐!”又咕嘟嘟的灌了几口酒,又对洪掌柜和小伙计道:“你们站着干什么?”

    薛冰盈盈落座,说了声:“你们也坐吧!”

    二人才小心翼翼的坐下来。

    李青山摇摇头:“男人喝酒,女人就是扫兴!”

    薛冰摘下斗笠,露出真容,生的肌肤胜雪、乌发如墨,果是佳人。

    一拍酒坛,一缕酒液落入碗中,轻启朱唇,一饮而尽,一亮碗底:“我不请自来,这一碗酒就算是赔罪了!”

    “师妹!”“师姐!”

    雪山派弟子都看的呆了,她向来是滴酒不沾,哪曾见她如此饮酒,纷纷站起身来。

    “都给我坐下!”

    薛冰一声娇叱,粉白的娇容上飞起两朵酡红,更显得艳若桃李,令一旁小伙计不敢直视。

    雪山派的弟子也隐隐感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缓缓落座,手按剑柄。

    李青山笑道:“倒是个女中豪杰,不过说好了,不准以真气化酒!”

    “那是当然?!毖Ρ芯醺鼓谌羯?,一股酒意直冲上来,咬着贝齿忍耐,反倒添了几分胆气,直言问道:“不知阁下来此,是为了什么?”

    “避雷?!?br />
    “男子汉大丈夫。也怕打雷?”

    “没办法,好事做的太多,老天爷容我不下?!崩钋嗌剿仕始绨?。

    “我从来只听说。雷霆会劈奸恶之徒?!?br />
    薛冰只觉酒意发散开来,醺醺然忘了恐惧,渐渐感觉出这酒的好处来,又喝了一碗酒,

    “那天下有哪个奸恶之徒是被雷劈死的?从来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

    “那阁下是要杀人放火之人,还是要做修桥补路之人呢?”

    “都不做!苍天不公。我当替天行道!”

    说话间,李青山连饮了数碗酒。将一坛酒喝的精光:“再去拿酒来!”

    “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

    薛冰心情激荡,再没有一丝怀疑,能说出如此狂言,除了侠王?;鼓苡兴??

    李青山忽然莞尔一笑:“不过这都是小事!”

    这还是小事?薛冰奇道:“那敢问什么才是大事?”

    “找牛?!?br />
    薛冰哭笑不得,“那你不用找了,我可以送你一头!”

    李青山道:“小女孩,你就是送我一万头牛,也无法与我那一头相比!”

    罗睺小明不胜酒力,正支着脑袋打盹,闻听此言,忽然瞧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小女孩?!毖Ρ冻龉殴值谋砬?。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喝酒!”李青山又问洪掌柜:“方才你说的天下十大美人,这里有一位。不知其他的九个都是谁?”

    “你问这个做什么?”洪掌柜警惕的道。

    “我是想,若能将这些美人都娶了,岂不快哉!”

    这乃是天下所有男人的梦想,但从未有人敢这么说,更别说还当着其中一位。

    “你疯了!”洪掌柜喝道:“大小姐,您别跟这醉汉一般见识!”

    “大胆狂徒!”雪山派弟子纷纷拔剑。

    薛冰摆摆手。示意众人肃静:“那你可要失望了!”

    “是吗?”

    “所谓天下十大美人,现在只剩下九个。任凭阁下有通天的本事,也难都娶了?!?br />
    “诶,难道大小姐您要退出去,不做这十大美人了,我这区区小事,看倒也不需要通天的本事?!?br />
    “这本就是世人强加的虚名,若能退出,我早就退出了!只不过其中一位美人已香消玉殒了,除非阁下能够起死回生?!?br />
    “那可惜了,竟有人舍得如此辣手摧花,真是暴殄天物,我来敬她一杯?!?br />
    李青山大口饮酒,他本就随口一说,其实也并不觉得可惜。

    薛冰冷冷道:“阁下还想遮掩吗?那辣手摧花之人,岂非正是阁下!”

    “我?什么时候?”李青山吃了一惊,他是真不知道,哪会有人专门来跟他说这种闲话?

    “那一位美人出身马家,丧命于飞马城下,据传是侠王李青山亲手所杀!”

    “??!”

    酒楼中一片惊呼,洪掌柜瞪大双眼,起身后退,被长椅绊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雪山派的弟子纷纷拔剑出鞘,横在身前,却无人敢上前去。

    人的名树的影,侠王之名在北境如日中天,谁人不畏。

    这座小小的酒楼,霎时变得恐怖犹如魔域。

    李青山努力回想了一下:“仿佛是有这么回事,我平生杀人无算,实在难以仔细分辨妍媸美丑,倒叫薛大小姐见笑了。不过杀了就杀了,来,喝酒!”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薛冰质问道,她鼓起全部勇气,才能继续坐在那里。

    “不错,我就是李青山。再说我何时隐瞒过,你若问我,我早就告诉你了!”

    说到这里,李青山霍然起身,薛冰只觉一大片阴影笼罩下来,几乎喘不过气来,却见他望向门外:“雨停了?!?br />
    夏日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乌云团团散开,道道光辉洒落雪山,焕发出神圣的光辉。

    “老头子,谢谢你的酒,这是买肉钱?!?br />
    李青山抛下一锭银子,提起罗睺小明便走向门外。

    薛冰飞身挡在门前“你要到哪去?”

    “当然是上山?!?br />
    “你就不能放过雪山派?”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br />
    “你既称侠王。说要替天行道,可知雪山派从未像马家那样欺压良善?!?br />
    “若非如此,世上早无雪山派了。放心。我今天不打算杀人。不过大势所趋,非友即敌,总得做个了断!”

    “我平生从未做过一件恶事,我若拦你,你也要杀?”

    “小女孩,看看你手中拿的是何物?用剑者死于剑,又有何怨!让开吧。你不想我现在就和雪山派结下死仇吧!”

    李青山杀得了一个,也不在乎杀第二个。灭得了马家。也不在乎灭了雪山派。即便是无辜良善,担下这份罪孽便是,不必纠结自责,亦或是推诿自辩。

    这份一往无前的决心绝不会改。纵然是十世善人,万家生佛,挡我者死!

    薛冰咬着嘴唇,神色变幻,收?;厍?,让开一旁。这男子虽称“侠王”,却绝非“侠义”二字可以制约。

    “这样才乖?!?br />
    李青山与薛冰擦身而过,迈出门外,深吸了一口气??掌渎擞旰竽嗤恋姆曳?,他赤足踏入大地,一步跨出十丈。向雪山大步行去。

    薛冰运起轻功,追上来:“我送你上山!”

    “也好,到山上接着喝,希望也有人请酒!”

    李青山笑着咂咂嘴,似还在回味酒的滋味。

    “别人不请,我请!”

    薛冰听出他话语中所含的凛凛杀气。知道雪山派的生死存亡便在今朝。

    “师姐!”“师妹!”

    雪山派的弟子急急奔出门外,二人身影已变成两个小点。登上雪山。

    洪掌柜好久才回过神来,心中后怕不已,大热天出了一身冷汗,那竟就是李青山!自己竟敢给他脸色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伙计激动的满脸通红,“掌柜的,你看见了吗?那就是侠王爷。哼,若非他老人家宽宏大量,你脑袋已经搬家了,哎呦!”

    洪掌柜一跃而起,拿出多年不用的武功,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才脑袋搬家,还不给我干活!”

    小伙计摸着屁股,愤愤不平的道:“哼,等我入了天下会,学成一身绝世武功,看你还敢踢我!”

    洪掌柜苦笑着喃喃自语:“名不虚传,名不虚传,这下雪山派有难了?!?br />
    李青山不循正路,遇河渡河,遇壑越壑,攀援直上,一路越过雪线,回首白云低。

    稍稍停步,薛冰跟上来,已是气喘吁吁,她刚刚渡过先天境界,真气反倒不如原本的内力充沛。

    “歇一会儿?”李青山笑问。

    “不必?!毖Ρа赖?,她现在代表的是雪山派。

    李青山却躺了下来,舒舒服服的晒太阳。

    薛冰忙坐下调息,他并没有故意给她难堪,心中不禁有些感激,复又觉得古怪:“他是来对付雪山派的,我感激他做什么?”

    “侠王,你孤身上山,就不怕陷在那里?”

    “你这是在关心我的安危吗?”

    “我是劝你知难而退!”

    李青山哈哈大笑,声震层云。

    薛冰忽然觉得,如此男儿,若是身陷绝境,倒真是一件可惜的事,摇了摇头为这般念头感到荒谬。现在天下不知多少人想要致他于死地,若是真有机会,恐怕她也不会放过,但是,谁又能奈何得了他呢?

    “我歇好了,走吧!”

    雪山派的正殿中传来对话声,一个男子焦急劝道:“薛掌门,令徒可以作证,李青山那个大魔头堆尸成山、嗜杀成性,绝不会放过雪山派的,请早做决断,一起抗击天下会!”

    “是啊师傅,单凭我们雪山派的力量,万万不可能与天下会抗衡,唯有联合所有武林同道才可以一战!”

    殿中一众长老底子汇聚一堂,人人脸上皆有忧色,掌门薛寒峰沉吟不语。

    正在这时,一男一女迈入殿中,薛寒峰讶道:“冰儿?”

    那两个苦劝薛寒峰人,脸色变得煞白,失声道:“李青山!”(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