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一章 悲歌

大圣传 第九十一章 悲歌

    拳罡破开虚空,裹挟着白色气劲,山峰一样向九婴冲来。

    李青山挟怒而来,这一拳便是邪神也不敢硬接。

    九婴面上却闪过一丝不屑,轻轻一挥素手。拳罡被一层无形屏障挡下,轰然爆裂,仅在屏障上激起一轮涟漪。

    九婴微露讶色,李青山实力还在她预料之上,远胜一般邪神了:“不过,也不过如此?!?br />
    漫天风雷激荡,暴烈气劲卷动滔滔血浪,在血宫中奔涌翻腾,狠狠拍打在上,卷起千重波涛,却无法逼近那一朵巨型蘑菇。

    李青山毫不犹疑,挥舞羽翼飞扑而下,再一次挥起了拳头,这一次,不仅仅是拳罡,更有一身牛魔大力,整个人如同一座大山压下,不信破不了九婴的防御。

    九婴又将食指一点:“定!”

    李青山猛然一顿,被定在半空中。呼啸的风雷瞬间平息,连风神羽翼也崩解消弭。

    他咬紧牙关,低吼着奋起一身牛魔大力,浑身肌肉贲张、青筋暴突,仍然无法挣脱这无形的束缚。

    九婴道:“就这点本事,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

    这座“血迷宫”是她的洞天,她的世界,她便是这里唯一的神明,随时都处于那种“天人合一”的状态中,言出法随,简简单单一个“定身法”便有无穷威力,没有任何邪神会是她的对手。

    没有这样的手段,也控制不住九子邪神,一切尽在她掌控之中,

    这不是力量的大小,而是“权限”的差距,作为一个无限接近真神的古老存在,她对于法则的洞悉和掌控,远非凭借外物,偶然进入“天人合一”的李青山所能比拟。

    九婴勾了勾手指,将李青山拉近了些,狞恶冷笑:“你不需要理由?我却有足够的理由。我要把你一寸一寸的碾碎,为我的孩子们报仇!”

    “哈,你那些孩子不过是一些行尸走肉,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至于那九个想要弑母的畜生更是死不足惜?!崩钋嗌角崦锏纳艘谎鬯男「梗骸盎褂心愣亲永镎飧瞿衲踔?,何必让他来这世上受苦作恶,不如让我帮你了结了吧!”

    中了一记“大嘲讽术”,九婴登时暴怒:“你!”

    李青山眸光一闪,就是现在!

    “神龙天行通造化!”

    仰天长啸,龙吟乍起,长剑出鞘。

    李青山猛然挣脱束缚,人剑合一,化作一道至刚至强的恢弘剑光,一击贯穿那道无形屏障,霎时照亮九婴苍白的面容。

    “轩辕?!北揪涂梢蕴嵘摹叭ㄏ蕖?,“神龙变”不仅统合了小世界的全部力量乎法则,大大加强了他对这柄“轩辕?!钡目刂屏?。

    一剑之威,远比斩杀白豚邪神时候更加强盛,已不仅仅是人剑合一,而是神龙御剑,不仅可以抗衡九婴的权限,凭着“轩辕?!钡耐?,甚至可以一击必杀!

    剑光照彻血宫,隐隐含着龙吟,成了这座“血迷宫”中,唯一不受九婴控制的东西。

    千钧一之际,九婴猛然仰弯身,三千青丝飘檐。剑锋从面颊上方呼啸而过,青丝纷纷飘落,一缕鲜血从她眉心流淌下来,伤口却无法愈合。

    她脸色大变,一声惊呼不由脱口而出:“轩辕剑!”

    李青山恢复原形,一剑在手,傲然道:“你竟然识得此剑!”心中一边评估着九婴的实力,一边思索着对策。

    纵然“轩辕?!痹谕Υ笤?,然不同于斩杀白豚邪神那一战,这座“血迷宫”是九婴的地盘,“天人合一”的状态是无法长久维持的,每一个瞬间都要耗费巨大的力量,仅凭他自身的“小世界”,最多能出八剑,如今则只剩七剑了。

    七次机会,七线生机。

    如果连七剑都斩不下九婴的头颅,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原来是有熊氏的小杂种,我又多了一个理由,今日你休想生离此地!”

    九婴旋即便恢复沉静,脸上的怨毒之色愈浓重。

    李青山不动声色,寻觅着出剑的机会。心中暗自沉吟,这九婴的来历果然很古,似乎这些上古魔神们被放逐于此,都与那一位“有熊氏”大有关系。

    如果没有这柄“轩辕?!?,他已经是饕餮魔神的座上宾。但在许多情境,也多亏了这柄“轩辕?!?。是以心中并无悔意,纵然其中有什么阴谋,这依然是一柄强大利器,依赖别人总不如依赖自己。

    九婴口中低低默念着什么,苍白的面容一阵阵不自然的潮红。

    刹那间,血宫所有出口完全闭合紧锁,连带着被李青山贯通的那一个大洞。

    滔滔水声中,暗红色的鲜血迅弥漫上来,却不再是一般魔血,而是与李青山刚进入“玄牝之门”时,所遇到的那条血河相似,有着洗刷法力、污染灵性的威能。

    李青山眉头一皱,他凭着神魔之躯,沾染了这污血,也被迫断臂自保,到如今都未能恢复。一旦这血淹没了血宫,他将再无立足之地。

    当然,凭这座血宫还困不住他,自可以挥剑杀出去,但却走不出这“血迷宫”,就要面临无休无止的追杀,直至耗尽最后一点精力。

    就连钱容芷反间的九子邪神,如果现他不可能斩杀这位“母亲大人”,恐怕也会再次反水。

    如果不出所料,此时此刻,九子邪神正关注这里的局势。

    转眼之间,污血已经淹没上来,将九婴重重包裹,凭肉身也好,神通也罢,都无法再接近她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李青山一声长笑,扣指一弹剑锋,铮然鸣响:“举头三尺无神明,我之一生悲喜荣辱,早已寄托于三尺锋芒之上。用剑者死于剑,生则生矣,死则死矣,又有何憾?”

    此间没有明月,使不出那屠戮魔都的“月之?!?,纵然有明月,怕也难以为他所用。

    但他还有自己,人无论到何等艰难困苦的境地,总是还有自己为伴。

    在他心中,有一个世界,更有诸般神魔变化,每一种变化,都是一条大道,可化为剑式!

    “第一剑,牛魔大力陷泥沱!”

    李青山霎时消失不见,连剑锋也一并消失,了无踪迹。

    天地间,只有一股永不屈服的顽强意志,还有那早已远离的故土与群山,凝成一种沉凝拙重的恢弘剑意。

    翻涌升腾的污血被陡然压下数丈,显得更加粘稠污浊,几乎要凝固一般。

    九婴不由自主的低下头,身躯变得沉重了万倍,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都在向下下坠,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一阵头晕恶心。

    连意念也被深深向下拉扯,直至九幽黄泉。本该操控法则,奋力抗争,深心处却涌出一种难以解脱的悲怆之感:

    “被放逐于此已经多少万年了?我岂不是一样被困在这座迷宫中,永远不得解脱?”她猛然摇头:“不,我不能被扰乱!”

    这一剑,不仅贯彻了牛魔之道,更蕴藏了李青山对天魔之道的领悟,即杀人,亦诛心!

    这一刻,九婴无论是身躯还是精神,都在这沉重的压力下土崩瓦解,然而她凭着百万年积累的强大修为,生生抗住了这股沉重。

    一剑未歇,一剑又起!

    “第二剑,虎魔炼骨心狂乱!”

    深沉的重力突然消失,被压下的污血突然腾空而起,点点滴滴在空中漂浮,时间仿佛凝滞在这一瞬。

    九婴满头长飞舞,却感受到了“风”的存在,风声呼啸入耳,更吹入三万六千毛孔,那不是东南西北风,而是摧枯拉朽的“金风”,蕴藏着天地肃杀之气。

    风声唤醒了更加久远的回忆,她也曾手持兵戈于战场上厮杀,哪怕最终的结果是遭到放逐,但那股热血激昂,流淌在每一个先民的血脉中。

    她想要奋然跃然,不顾一切的与李青山搏杀,然而腹内一动,又蜷缩起身子,双手护住腹部,默默抵御这“金风”的侵袭,鲜血从每一个毛孔中溢出,却不足以摧垮她的身躯。

    她心知肚明,这样凌厉的剑势,不可能持续太久!

    “第三剑,猿魔捞月徒成空!”

    风声骤停,景色变幻,周遭一切都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无垠的空白,仿佛无一般。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恍惚间,她看到了那些“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在李青山口中却是“行尸走肉”的孩子们。又看到了对她充满怨憎的“九子”,在黑暗中诅咒她的死亡。

    一切努力,皆成空幻,有何意义?

    这一剑虽无前两剑的杀伤力,却令她心神大乱,一阵茫然。

    “第四剑,灵龟镇海兆吉凶!”

    幻象消弭的瞬间,噩兆临头!

    这一剑乃命数之剑,不伤她一丝半毫,却斩断了她作为魔域邪神,作为“血迷宫”主宰的天命一剑封镇了所有天眷。

    “第五剑,凤凰涅槃心不死!”

    凤鸣高澈,性怀高洁,心火不灭,五德不衰。

    她在烈火中翻滚挣扎,那火色如红莲,极纯澈又极炽热,连滔滔污血也无法扑灭分毫,仿佛传说中的“业火”。

    虽感到极大痛苦,心中却没有愤怒怨恨,反而充满了愧疚悔恨,仿佛不是被敌人攻杀虐待,而是在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而赎罪。

    “第六剑,麒麟蹑步怜苍生!”

    火焰熄灭,黑暗笼罩。

    纵然因为斩碎了“黑日魔心”,而失去了许多眷顾,但这方世界仍是元始麒麟所化。

    刹那间,一缕魔域意志降临,具象化为一头黑麒麟,铁蹄向着她的身躯,残酷无情的踏下。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这一剑的威力,还在前面所有之上。

    这一刻,不是李青山要毁灭她,而是魔天要毁灭她。

    这六??烊缋做恋?,近乎连斩,剑式融会贯通了三魔变与三神变,以魔变乱之,神变判之。

    待到黑麒麟如烟飞散,九婴已是重伤不起、萎顿趴伏在地,五脏六腑受到重创,浑身骨骼都被踏碎,再也无力抵抗,甚至连精神意志都被完全摧垮了。

    “是时候做个断了!最后一剑,神龙天行通造化!”

    这一剑,却不仅仅是神龙之剑,而是统合了七种神魔变化,激出小世界仅存的全部力量,要断灭九婴全部生机。

    一剑落下,龙腾虎跃,鳞飞凤舞,牛哞猿啸!

    正在这时,九婴忽然昂起身,满脸血污,神情凄厉,拼了命似的挥起双手,抓向剑锋。

    “哼,垂死挣扎!”

    剑锋稍稍一顿,便将她的双手连同双臂一并绞碎。

    然而趁着这一顿,她又不顾一切的伸颈张口,死死咬住剑锋,锵然作响!

    李青山吃了一惊,相比于身躯,头颅才是更加致命的要害。却没有多做犹疑,这一剑倾注了全部力量,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剑气直冲天灵,剑光冲射牛斗。

    九婴的口不由送了,剑锋一转,顺势没入她胸口,断灭了她最后一线生机。

    顷刻间,滔滔血潮退去,血肉,腐肉哗啦啦的落下来,整个“血迷宫”都开始崩塌。魔民们惊慌失措,采摘的蘑菇在手中迅衰败,散出臭气。

    李青山早已注意到,她的蛇身与那巨大蘑菇相连,更与整个“血迷宫”连为一体,甚至可以说,整座“血迷宫”都是她躯体的延伸。

    虽然因此而动弹不得,给了他施展剑式的机会,但几乎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无论怎样的重伤都能恢复过来,如果连续七剑不能将她斩杀,那现在死的就是他了。

    不过现在,胜负已分!不由长吁了一口气,以仅有的力量缓缓拔出“轩辕?!?。

    九婴忽然又动了一下,竟然强撑着不肯死去,神情哀婉的喃喃自语:“我错了吗?我的孩子们,我只是想?;に?,让他们好好活着,不受饥寒不被杀戮错了吗?”

    李青山沉默以对,谁让他们是魔民呢?

    忽然间,他听到了微弱而有力的心跳声,其中还蕴藏勃勃生机,不由愕然:这不可能???

    “轩辕?!钡耐λ钋宄还?,九婴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体内怎么可能还存有这样的生机?

    九婴垂下头,双臂已然粉碎,唯有用温柔的眼神抚过小腹。

    原来如此!李青山忽然回想起来,在黑麒麟踏下的时候,她弓身以背脊挡住铁蹄,护住了腹中的孩子,在被烈火焚烧的时候,金风吹拂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最后,她伸出双手,咬住剑锋,亦是护住了腹中的婴孩,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有什么东西剧烈动摇着。

    九婴奄奄一息的道:“求你饶过他吧他还不是魔民!”

    “你说什么?”

    李青山眉头一皱,剑锋一划,剖开她的小腹,嘹亮的啼哭声响起。一个湿漉漉皱巴巴的婴孩,躺在一片血污的母腹中。

    李青山如遭雷殛,猛然呆住,这个婴孩虽然丑陋,却并不是魔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婴儿,一个人类之子。

    “轩辕?!贝邮种型崖?,他颤巍巍的伸出手,将婴孩从母腹中抱了出来,满手血污,猩红刺眼。

    九婴痴痴的望着那婴孩,又哼起古老的歌谣,温柔而飘渺,充满了柔情,更蕴藏着奇妙的力量,令婴孩停止啼哭,安静下来。

    与此同时,魔域法则默默运转着,无形无影的魔气欲要渗入婴孩体内,赋予他一颗魔心,将他转化成一个真正的魔民。

    “所以你没有成为魔神吗?”李青山的声音疲惫至极,却没有得到回答,那温柔飘渺的歌声已经弥散。

    “太好了,那个贱人终于死了!我们都自由了!这个人怎么办?当然是杀了!我要那柄剑!不,归我!”

    九子邪神从崩塌的血宫中走来,天真无邪的谈笑,又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残酷。他们迅长大,撑破了大红肚兜,身形每一刻都在生变化,变得成熟,变得狰狞!一步步的逼近李青山。

    李青山一动不动,恍若未闻,忽然摇了摇头,已是泪流满面。

    “瞧啊,这小子被我们吓哭了!”一个狰狞的男人嘲笑着,引一阵哄笑。一个妖媚的女人则道:“我倒想和他玩玩!”

    李青山抱着那婴孩,赤目圆睁,仰天质问:“佛祖,纵然魔民全都罪孽深重,可魔民生来就该是魔民吗?!”

    苍天无言,他的声音大约传不到极乐世界,唯见一轮黑日高悬。

    “那就来吧!”

    刹那间,黑日坠落,魔心凝结,贯穿无穷虚空,一瞬间便来到他面前,被他一口吞下。

    “蛇魔吞日焚此身?!蔽赐甏?。

    :访问网站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