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无边罪孽,我自担当

大圣传 第三百五十八章 无边罪孽,我自担当

    况天佑犹如陷入蛛网中的飞蛾,拼尽全力也无法从大地力场中挣脱,挣扎的越厉害反而越虚弱,充满不甘吼道:“若非这方该死的世界,诸般法术与法宝都无法运用,你区区一个妖王怎能将我逼到这一步!”

    眼看大难临头,意念反倒变得无比清醒,明白自己是在不知不觉间,被这方世界蒙蔽了感应、扰乱了心神,不仅鬼使神差的与李青山硬拼,而且就连被白骨传人偷袭刺中那一剑,都有些不明不白。

    否则凭他的境界修为,怎么会这么容易被偷袭成功,更不会执着于修复被斩断的手臂,明明稍一尝试就该明白事不可为。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轮转。

    李青山也就明白,为何这个平生遇到过的最强敌人,手段竟如此贫乏,连个像样的绝招都没有。不由遥想当年,自己落入小世界中的情境,所有力量都无法运用,亦得不到灵气补充,脆弱的犹如凡人,还倒霉的一塌糊涂。

    这厮虽然不知怎么混进九州,逃过了世界意志的直接镇压,保留了自身力量,但也受到了重重束缚,不可能像是在饿鬼道那般为所欲为。

    这正是“时来天地同借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所有生灵都必须有一方合适的世界,方能纵横驰骋,否则便要受到种种有形无形的桎梏。

    李青山又是一拳,将况天佑轰碎,笑道:“若这里不是九州。我已渡过四次天劫。你一拳就被我轰死了,还能跟我废话?”

    况天佑不肯相信,却又不能不信,身为妖王尚且如此恐怖,更何况是成为妖帝。

    可是,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妖王?!

    这个念头仍在所有人脑海中回荡。

    李青山又将况天佑轰碎数十次,况天佑只剩下小半个脑袋,被他握在手中,一只独眼仍对他怒目而视,不由笑道:“呵。这家伙的体魄还真是强悍。这样还能不死!”又问小安:“为何不杀了他?”

    再强悍的体魄,在弑佛剑面前也要大打折扣。这厮能活到现在,分明是小安一直在留手,没有找准机会一击必杀。而是控制了弑佛剑的威力。一点点削弱他。

    小安传念讲述了鬼塔一战。幽妃代替她落入了饿鬼道陷阱的经过。

    李青山感慨:“真是个好母亲!”向小安展示了一下况天佑那扭曲狰狞的半颗脑袋,“这家伙看起来像是个人物,走。我们用他换回你母亲吧!”

    况天佑神情一变,竟然渐渐平静下来。本来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竟还有一线生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青山笑道:“怎么着,你还想找我报仇不成?”

    况天佑道:“你怕了吗?”

    李青山哈哈大笑,昂首对天空中所有眼睛道:“我叫李青山?!鄙舨⒉惶乇鸶呖?,也没有什么豪迈之气,像是陈述一个简单事实,“你们摊上大事了?!?br />
    况天佑眼角一跳,明白对方并未将他放在眼中,耻辱感令他眼中充满仇恨,却莫名有一种感觉,这个仇或许永远也报不了。

    李青山低头对况天佑道:“希望你真有那么重要。走吧,小安!”

    “等等,青山,你师傅也被捉走了……”

    李青山听了事情的经过,眉头就皱了起来:“好个灵国寺!”一声暴喝:“左国师,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喝犹如惊雷炸响,守山大阵上荡开层层涟漪,龙首山上一座堡垒轰然粉碎。

    大夏满朝文武相顾骇然,这“群龙聚首阵”乃是天下第一大阵,不禁是九州灵脉汇集之地,更是众生愿力所钟,虽然此刻并没有启动,但竟然没完全挡住一声暴喝。

    此时尸帝虽去,却来了个更狠的,想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祭天,无疑是痴人说梦。

    姒庆太子面色苍白,躲藏在众人之后,不敢露头。虽然并不只是因为恐惧,但实际表现却没有任何分别。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br />
    “阿弥陀佛!”左国师越众而出,高高在上的俯瞰着李青山,“李青山,你本为我佛门俗家弟子,何以如此不分是非?”

    李青山一声狞笑:“我不分是非?”

    左国师一指小安:“你可知道你身边的佛敌,都做了些什么?”

    小安低下头来,李青山一愣,奇怪的望了小安一眼,又道:“我只知道,在她全力征伐饿鬼道的时候,你个秃驴卑鄙无耻、出手偷袭!”

    “好,那我就来告诉你!她打开天下大半魔窟,使得各州魔气冲天。她灭绝四州生灵、数以兆计。这般滔天罪孽、罄竹难书,比之饿鬼道更加邪恶恐怖?!?br />
    左国师义正言辞,站在高高山巅,浑身焕发出金光万丈,犹如地狱阎罗在审判恶鬼,要将之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你胡说什么?小安她才不会……”

    李青山不以为然的反驳,觉得这种指控未免太可笑了,将手放在小安肩膀上,却觉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你若是不信,便让你师傅来对峙吧!”

    左国师挥手取出木鱼,木鱼张开大口,不怒僧从中滚落,被封禁了全身修为,犹是一脸的浑不在意,拍了拍尘土站起身来,望见李青山,脸上一喜,又见他身旁的小安,不禁叹了口气,露出悲悯之色,闭目不语。

    他对天下种种并非一无所知,左国师特意将小安的所作所为告诉他,想用悔恨来折磨他。甚至他也动摇了,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当日是不是该助左国师全力击杀小安。

    “当日若非你师傅干扰。我已击杀佛敌。如此罪孽,万死莫赎,正要择日行刑,你好好看着吧,帮助佛敌的下??!”左国师高高举起木鱼锤,便要向不怒僧头上击下。

    李青山怒喝道:“住手!”

    左国师感到一阵狂风扑面,此时“群龙聚首阵”已然启动,却也无法完全阻隔李青山的力量,然而他唇角却泛起一抹笑容:“你要我放了你师傅也可以,你需得替他赎罪!”

    李青山冷冷道:“你想要我如何赎罪?”

    左国师陡然双目圆整。金光四射:“立刻击杀佛敌!”

    天上群星一亮。似乎也没料到这一步。

    李青山怒极反笑:“你这是痴心妄想!”

    这声驳斥却不似方才那般有力,他平生也是杀人无数,却颇有任侠之风,不是自保。便为复仇。哪怕在与人激战之时。若非万不得已,也不愿牵累无辜。什么视众生如蝼蚁、万物为刍狗的念头,更是从未有过。

    而如今他最亲最近的人。却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其中有多少婴孩稚子,又有多少忠厚良善,全都玉石俱焚。

    再放眼望去,无论天上天下,善恶正邪,佛门饿鬼,都要将她置之死地而后快。而她似乎也真有不可赎还的大罪、非死不可。

    小安沉默,一言不发。像是已然认命,等待审判的死囚,既不挣扎,也不辩解。

    然而天上天下,有资格审判他的,唯有一人!

    “青山,对不起,我没听你的话?!?br />
    李青山心中一柔:“不,这不是你的错,我甚至庆幸你那么做了?!?br />
    若是她没有足够的力量,凭着被偷袭重伤的身躯,怕是已经丧命于饿鬼道派来追杀的尸帝手中,他们就再也无法相见了。

    小安展颜微笑,投入他怀中,再没有一丝忧虑。

    左国师的谋划落空,不由怒道:“妖孽,果然是妖孽!不怒,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果然跟你是一脉相承,真是是非不分,罪大恶极!”

    “这全都是我的罪孽!”

    李青山在吐出这一句的时候,忽然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胸口,他只是将头颅昂的更高,像是一座耸立的高峰,要撑起一片青天。

    不打算掩饰,不打算狡辩,更不打算突然拿出一套所谓“天地不仁,众生蝼蚁”的大道,改变自己原本的想法。人就是人,不是蝼蚁。这并不是说人有什么高贵之处,正如狗就是狗,不是猫一样,自当是根本不同的两种事物。

    为了求生也好,为了对抗饿鬼道也罢,甚至是为了牺牲部分人、来拯救天下人也算是一种解释,然而罪孽就是罪孽,无辜就是无辜。

    天地间为之一静,不怒僧忽然睁开眼睛,望向自己这大弟子,若有所思。

    罗睺小明望着李青山的背影,有些佩服。

    左国师喝道:“妖孽,既然是你的罪孽,你还不去死吧!”

    “秃驴,你来杀??!”

    李青山脸色凝重,这条路走下去,或许会犯下更大的罪孽,牵累更多的无辜。但只要还一口气在,他便要一直走下去,走到九天之上。

    “青山,你好贪心。明明都是我杀的,我至少也要占一半?!?br />
    李青山摇了摇头,轻抚她的脸颊:“我依然不愿你为了修行乱杀无辜,但在你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去杀吧!对也好,错也好,都由我来承担?!?br />
    “好好好!真是恶贯满盈、执迷不悟,我便先杀了你师傅!”

    左国师挥起木鱼锤,猛烈击下,眼看不怒僧便要脑浆迸裂而死。

    李青山一动不动,冷然道:“秃驴,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屠了这大夏皇廷!”

    木鱼锤陡然停在不怒僧头顶,他一声苦叹:“孽徒啊孽徒!”

    左国师脸色变幻,不敢下手,本就是为了要挟李青山,哪能真弄成不死不休的局面?;蛘咚邓嫦胝饷醋?,其他人也会阻止。

    李青山笑道:“师傅,忘了你头上没毛。放心吧,我定会救你,若是实在救不了,也会替你报仇雪恨!小安,我们走!”

    “去哪?”

    “灵国寺!”(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