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六章 碎鼎

大圣传 第五十六章 碎鼎

    听了滕夫人的话,李青山也曾有一丝动摇,但是他扪心自问:“难道我到了九天之上,就不再是我了吗?”

    于是再没有任何犹疑,只有怀着不可思议梦想的人,才会相信另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你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死活,才能说出这种话来!”滕夫人暴怒,一时间杀气弥漫。

    李青山道:“如果你真的如此在乎他,便该助他一臂之力,而非横加阻挠!”

    “闭嘴,我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太阳藤扭曲着如群蛇乱舞,蜂拥缠绕上来,被灵龟玄甲挡住。

    “我看是为你自己的将来吧!”李青山冷笑,锵然一声,拔出长刀。

    小安握紧了剑柄,弑佛剑相当克制这种体型庞大、恢复力强的对手。

    对滕夫人来说,纵然李青山将这里藤蔓全部斩断,也根本伤不到她的根本,而弑佛剑只需斩中任何一条藤蔓,都足以延极本体,对她造成伤害。

    但小安心里却有些异样的情绪波动,这一剑便有些迟疑。

    “好了,不要胡闹了!”

    正在这时,大榕树王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有些许无奈,但却不容置疑。

    “哼,你只会偏向外人!”滕夫人充满不甘的退去。

    “谢谢你的信任,这对我弥足珍贵!”大榕树王对李青山道。

    “不用客气,我还指望着你大功告成,将来助我一臂之力呢!”李青山笑道。

    “定有那么一天!”

    两位妖王意气风发的期待着来日,小安望着那一株紧紧缠绕在大树上的太阳藤。心中却叹了口气。

    李青山又回到参天城中,原本宁静祥和的气氛为之一变,敏锐的感觉到了那无所不在的敌意,知道自己被滕夫人恨上了,微微一笑,也不当一回事。

    转眼几天时间过去,李青山吸纳了一颗大榕树王给的灵石,精气神皆恢复到巅峰状态。再一次站在了雾州鼎前。

    “准备好了吗?”大榕树王问道。

    “好了!不过道友真的决定要那么做?”李青山问道。

    “非我所愿,不得已而为之?!贝箝攀魍跆镜?。

    “那好吧!”

    李青山微微颔首,再不迟疑,迈步向前,在雾州鼎前站定,却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深深的凝视着鼎上山水纹饰。渐渐地,眼中再没有其他东西存在,只剩下这一尊鼎雾州大鼎。

    无尽林海,高山大川,皆一一在眼前浮现,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尊鼎,而是十万里雾州。那股磅礴浩大的压力越发明显?;刮闯鍪直闼票成狭艘蛔笊?。

    而在这雾州之后,还有一个更加广袤的世界,那是天下九州,宛然如一个整体。

    无法撼动,绝对无法撼动!

    李青山抿着嘴唇,握紧了双拳,任由震荡之力不断汇集,身形微微颤动,却迟迟没有出手,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大榕树王满意点头。若是寻常妖王,定然经受不住这种庞大压力,要么直接败退,要么盲目出手,恐怕连在雾州鼎上留下一道痕迹都做不到!

    大榕树王张开双臂,刹那间,绵延万里的林海,每一株榕树都震颤摇曳?;┗┑奶紊鸲?,激荡着起犹如一轮轮波浪,从远到近,汇集到大榕树王的本体。

    气生根疯狂蔓延。在树洞墙壁上一层层交织密布,缠绕在雾州鼎上的气生根却在迅速褪去,显出雾州鼎的全貌,焕发着瑰丽神光。

    “封!”大榕树王静静吐出一字,雾州鼎上神光一黯。

    李青山眸中一亮,犹如一道电光闪过,所有高山大川的幻象破碎,眼前还是那一尊雾州鼎,仿佛被隔绝在九州之外,带给他的压力顿时锐减,双拳齐出,暴喝一声:“轰!”

    咚!

    一声巨响,犹如洪钟大吕,传扬千里之外。

    夜空之下,夜未央高高立于林海之上,只见一道墨青光柱冲霄而起,比大榕树王的本体更加粗阔,宛如天柱,以此为根基,一个笼罩万里的庞大阵法启动。

    她蹙着眉头,仿佛在担忧着什么,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道:“不要??!”

    林海之中,亿万生灵,或了然于胸,或茫然不解,皆向参天城的方向遥望。

    万里之外,银龙王中,南越王忽有所觉,笑道:“终于开始了!”

    ……

    李青山准备良久的倾力一击,只是让雾州鼎震动了一下,留下两片微不可查的拳印,其中有些许裂痕,而在他收回拳头的瞬息间,这些裂痕就弥合了,看来只需一眨眼的功夫,这雾州鼎就会像新的一样。

    轰鸣的巨响却在树洞中不断回荡,狠狠撞击他的神魂,仿佛一声声质问,问他怎敢冒犯这天威皇权!

    “果然够硬!”

    李青山笑了一声,若是雾州鼎没有一点反应,反倒是太无趣了。

    “吼!”

    一声虎啸,压过轰鸣,李青山浑身血气沸腾,肌肤化为赤红,蔓延兽纹在额头上写成一个“王”字——虎魔狂怒!

    咚咚咚咚!

    一声声巨响连绵不断,响彻天地。

    李青山身形模糊,化作一团风暴,疯狂的轰击雾州鼎。

    狂怒之中,他的灵台仍留一线清明,雾州鼎上那些黑色斑点处,受到损伤时恢复要慢上许多,仿佛是雾州鼎的命门所在,除了最初的试探外,他的拳头全都落在这些黑色斑点上。

    拳印不断凹陷,裂痕迅速蔓延,直至变成一道裂缝,陡然射出一道七彩光芒。

    “好!”大榕树王大赞一声,他也倾尽全力,不单封镇着雾州鼎,更催动一条条碧绿透明的气生根,缠绕在李青山双腿上,将海量的灵力注入他的体内。

    “虎魔狂怒”的状态虽然强悍,但对李青山也是极大的负担,可以说是欲伤敌先伤己,无法维持太长时间,而是有了大榕树王的全力支持,种种负面影响被压缩到了极致,让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将破坏力发挥到极致,酣畅淋漓!

    一道道七彩光芒射出,雾州鼎的裂缝越来越多。

    正在此时,滕夫人忽然出现在树洞中,脸色凝重无比,她没有想到李青山真有这样的实力,她咬着嘴唇,狠狠瞪了大榕树王了一眼,一步步向李青山走去。

    李青山仿佛完全沉浸在破坏雾州鼎的快感中,背后全无防备。

    “你不要做傻事!”大榕树王眉头紧皱,声音肃穆浩大,威严如神。

    滕夫人顿时受到禁锢,动弹不得,却不屑的道:“哼,臭老头,我是没你聪明,但你也拦不住我,老老实实陪我渡劫飞升吧!”

    她高高举起右臂,缠绕在大榕树上的太阳藤猛然收紧,更有一条金光扭曲盘绕而上,缠住那冲霄而起的墨青光芒,光芒立刻开始消减,而金光不断壮大。

    李青山顿时感到来自于雾州鼎的压力大增,就连那些裂缝都有弥合的迹象,咬牙继续强攻。

    若是大榕树王被限制住,凭他一己之力,根本轰不碎这雾州鼎。

    “何苦如此!”

    眼看半生筹谋要功亏一篑,大榕树王一声哀叹,轻轻闭上眼睛,

    “老头子,是我对不起你,不过我会永远陪着你,十倍百倍的补偿你,你原谅我好不……”

    滕夫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喷出一口金色鲜血。

    一段莹白剑锋从胸前透出,小安站在滕夫人的身后,单手握着剑柄,一身白衣飘然。

    缠绕在光柱上的金色光芒立刻崩溃,就连那巨大如金龙般的太阳藤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夜未央凝视着这一幕,微微苦笑,至少该庆幸,不用自己出手吧!

    李青山眼角余光一扫,便埋头继续破坏雾州鼎,一切仍在计划之中。

    死意不断蔓延,在滕夫人脸上染上一层灰白之色,她直直的望着大榕树王,不能置信的问道:“你真的……要我死???”

    “对不起,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来阻止你?”大榕树王仿佛在瞬间衰老了许多,声音格外的低沉沧桑,唯有眼神依旧坚定,并不是所有事都能够妥协。

    “那好吧……”滕夫人无力垂下头,头上插着的太阳花转瞬凋零,喃喃自语般道:“这五千年……又算什么?”

    小安拔出弑佛剑,苍白火焰迅速将滕夫人吞没,抬眼望向李青山,耀眼的七彩光芒为他镀上一轮璀璨的光圈。

    不知过了多久,李青山一拳轰入雾州鼎中,时间仿佛凝滞了瞬息,千万种色彩在眼前迸发流泻,然后才意识到,雾州鼎已然破碎。

    李青山睁大了眼睛,看到在破碎的雾州鼎中,有一颗青色的心脏,恍然明白那是大榕树王的妖丹,而这个树洞正是大榕树王的心房所在。

    树心吸纳了这千万种的颜色,陡然射出千万道光芒,甚至透过厚厚的树身,在夜空中映射出一片美轮美奂的光霞,隐约显现出雾州的种种景象,最后凝固成雾州版图,悬浮在天空中。

    大榕树王凝立不动,唯有眼睛颜色不断变幻。

    李青山眉头紧皱,原本的大榕树王是树的宁静,宁静中散发着仁慈与生机。现在却是天的宁静,宁静中透着空濛,视万物为刍狗。

    若是不能维持本心,就不是性情大变那么简单,而是被这方世界同化。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