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七十四章 李青山的筹谋

大圣传 第七十四章 李青山的筹谋

    “我说的话有这么恶心吗?你是在故意挑衅是不是?你要真想死,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李青山先愣后怒,二次天劫的修行者是什么体质,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吐出来,这分明是在故意恶心他,真是该死。

    “不……不是……”

    鬼影子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是被那一群女夜游人给闹的,李青山肯定不会相信,他也不愿提起这段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其实他来是打算一解除血誓就寻死,哪怕是被血誓反噬也在所不惜,但再经历了一次噩梦后,忽然觉得人生任何痛苦磨难都可以忍受,既然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已经熬了过来,还有什么好怕的。

    李青山的话也算是给了他一线希望,萌生了一些求生的意念。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好好效力,将功赎罪吧!对了,你也是出身夜游人族……”

    李青山一番询问,得知鬼影子来自于雾州最大,也是唯一的夜游人氏族——深影一族,氏族首领号称“影后”。

    李青山听大榕树王分析雾州局势的时候,曾听过这个名号,还好奇询问过,但大榕树王不愿泄露他人,便未能有更深入的了解,只知道她统领着雾州最大的刺客组织——影宫。

    至于为什么逃出来,鬼影子不愿多说,李青山也没有多问,只以为是受不了夜游人的大女子主义:“既然你也是夜游人,就先跟我手下那群夜游人待一段时间吧,她们大概用得着你!”

    用得着!鬼影子脸色一变。一副又快要吐出来的样子。他宁可被安排去刺杀最危险的敌人,也不愿再见任何一个女夜游人,但又不能拒绝,最后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

    修罗场中。大榕树高处的一个树洞中。

    鬼影子与夜流苏、夜流波、夜流星三姐妹相对而坐,有问有答的言语着。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鬼影子心里那股恶心劲儿还没消除,几乎不愿意直视三人。他要充当老师的身份。教授她们夜游人的修行之法,这是李青山给他安排的任务,也不能拒绝或者敷衍。

    唯一令他感到庆幸的是她们三个的态度。

    修为最高,名为“夜流星”的那个,神情一直很冷酷,眼中含着一丝鄙夷。他倒不怕被鄙视,反正在深影氏族早就习惯了,只要别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就好了。

    不过这夜流星倒是不时用“那种”眼神看旁边那“夜流苏”,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霸词嵌砸煨圆桓行巳??!?br />
    而这夜流苏虽然修为不高。但隐隐是三人之首。在言语之中得知,还是这个氏族的首领。当时他问这个氏族叫什么名字,夜流苏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说道:“月影!”

    鬼影子凭借阅女无数的眼光。发现这夜流苏似乎未经人事,难道她跟夜流星一样,也是喜欢同性,看起来又不像!

    这在夜游人族中,简直就像是一个在青楼长大的孩子,到了八十岁还是处男一样不可思议。

    在三人中,夜流苏也是最为专注的一个,她不断的向鬼影子提问。

    在地底被罗丝蛛后压迫了几千年,许多重要的功法资料都散失了,更别说有什么进步,鬼影子的到来,可谓是久旱逢甘霖,远的不说,对她现在的修行,就有莫大的帮助。

    她对深影一族也十分好奇,没想到世上竟有这样一支强大的夜游人氏族,不断的询问影后是如何统帅的,不时皱眉沉思,似乎并不认同。

    而最令鬼影子担心的还是那夜流波,据说她是最受李青山信任的一个,看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女夜游人。

    在深影城的时候,这种类型的女人,在对他施加凌辱时候往往最无所顾忌,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你是说……你是被一个叫做李青山的人丢进来的……不是北月吗?”夜流波追问着。

    鬼影子也是在与她们的言语中才知道,他们的主人竟然是那个被墨海龙王追杀的北月,对于自己如今的下场,也只剩下“活该”两个字,十方妖王都杀不了人,他却来刺杀,不是活该倒霉是什么。

    而更令他吃惊的是大榕树王对李青山的态度,听这夜流波说,大榕树王对李青山竟是以“道友”相称,固然大榕树王以平和中立著称,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被他称一声“道友”。

    鬼影子对此也持有深深的怀疑,“想来他只是把一株大榕树挖进这修罗场中,凭大榕树王的性情,多半不会为一个小小分支怎么样,但若是传扬出去,那就有好戏瞧了?!?br />
    大榕树王在雾州修行道的地位之高,是其他州的修行者所无法想象的。像是一个慈祥的老祖父,孩子们不会太害怕他,平日里还会爬上他的背,揪揪他的胡子。

    但若有人试图伤害他,那孩子们必会跳出来与之战斗,这些孩子们可有不少都是渡过三次天劫的,就连李青山也要报答一下他的恩情。

    “喂,你怎么不说话,问你呢?”夜流波不耐烦的道。

    “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惫碛白拥?,这是血誓的约束,不得故意暴露李青山的秘密。

    “蠢货,你还不明白吗?这是他的另一重身份,凭之在人间活动?!币沽餍抢淅涞牡?。

    “是这样啊……你才是蠢货!”夜流波怒喝,夜流星冷冷一笑。

    “好了,你们别吵了,请鬼道友继续讲解夜游神的第五种变化吧!”

    这也在李青山的预料之中,既然连于无风和天肥郎君都知道了他的双重身份,告诉她们也就没什么了,而且这根以李青山的名义暴露北月的身份不同,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果不其然,由于她们没跟“李青山”有过任何接触,所以对这一重身份,也没有太过惊异,北月所做的令人吃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假扮成人类混成白鹰统领,实在不算什么。

    总而言之,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鬼影子确信这三个女人对鬼影子没有任何男女方面的想法,心中的压力降低了不少,而且绝对没有一丝所谓的“怅然若失”。

    他已经把十辈子该上的不该上的女人全上了,从今而后,断情绝欲,唯有两件事能让他心动,那就是刺杀与修行!

    这时候,李青山出现在树洞中,鬼影子才算是见到了他另一种姿态,赤发赤眸,俊美无俦。

    “主人!”夜流波立刻扑上去。

    “看来你们也快要渡过第二次天劫了,流苏,怎么,不愿再让我抱你了吗?”

    李青山笑着将她抱在怀中,又向夜流苏伸出手去。夜流苏把手放进他的手中,被他轻轻一拉,偎依在他怀中,不由说道:“谢谢!”

    不知在感谢什么?感谢他将鬼影子带来,让她离梦想更近了一步,还是此刻温暖的怀抱?;蛘哒饬街指星橐丫耆蝗谠谝黄?,无法分开。她渴望夜游人能够相亲相爱,而非相怨相杀,也渴望能够得到他温暖的怀抱,而非冷眼与戒备。

    李青山在她耳畔道:“再说这种话,我可要打屁股了?!?br />
    夜流苏精致的脸上微微一红,低头不再言语。让夜流星脸上的寒意越发的重,却又无可奈何,不仅仅是他现在已强的令她无法企及,作为冷眼旁观之人,她最为明白,夜流苏已将全部一切都押在了他的身上。

    鬼影子则低下头来,望着地板上的木纹,不是讲究“非礼勿视”,而是这幅场面实在勾起他太多不愉快的回忆。好像一个吃肉吃到吐,发誓再不沾任何荤腥的人,哪怕是看到别人大鱼大肉,也会感觉很不舒服,甚至有一种悲哀,你根不明白这有多么恶心!

    李青山又问鬼影子:“等到她们也渡过二次天劫,就要准备大干一场了?!?br />
    鬼影子低着头道:“我们四人联手,南疆能够挡住我们的地方,屈指可数?!?br />
    “很好,到时候我们要走一步快棋,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继续听讲了?!?br />
    李青山正要退出修罗场,夜流波紧紧搂住他,不肯跟他分开。

    李青山拍拍她的后背:“乖,修行为重!”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若再不陪陪我,我哪有心思修行,还不如死了算了?!币沽鞑òг沟牡?。

    “不要胡说?!崩钋嗌降?。

    夜流苏道:“鬼道友,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鬼影子巴不得如此,虽然夜流苏三姐妹的态度,没给他太大压力,但与对于女人,特别是女夜游人的厌恶,已经是一种能,无法释怀,也不想释怀,再说他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

    “你回洞府中修养吧!”李青山一挥手,放鬼影子离开修罗场,问怀中的夜流波道:“要我怎么陪你?”

    “主人明知故问!”

    夜流波娇嗔道,没了外人在场,她的神情几乎要媚出水来,轻轻舔舐他的耳廓,丰盈的酥胸紧紧贴在他的手臂上摩擦着。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李青山也被勾动欲念,夜流苏正欲告辞,周围的景象忽然扭曲变幻,回过神来已来到外面的世界,“阿月!”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