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美人计

大圣传 第一百三十三章 美人计

    李青山笑着在她红润的唇瓣上轻轻一抹,秋海棠立刻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按说既然可以亲吻,那喂他喝酒也不算什么,但她却很明白,如果真用那种饮法,绝不可能两个人相对而坐,非得坐在他怀中不可,再指望他规规矩矩的,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脸色一晕:“凭你的酒量,那岂不是要累死我!”

    “你只说肯还是不肯?”李青山笑着抵住她的额头,听她口风松动,哪还不趁虚而入。

    “你得应我一件事,不许动手动脚?!?br />
    若是平常,秋海棠绝不可能答应这么过分的要求,不过经历的今夜之事,却渴望着他的拥抱与亲昵。她眼波流转之间,也在隐隐筹谋着一件事,有生以来第一次,准备真正出卖一下自己的色相。

    “好,没问题?!崩钋嗌搅⒖逃υ?。

    秋海棠半推半就了一番,最后还是答应。

    李青山心中大喜,这一年来,他虽然没少来湖底,但主要是谈情说爱,反而不能像过去那般亲热。立刻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在怀中,温软的娇躯入怀,似要融化一般。

    秋海棠搂住他的脖颈,挪动了一下身子,调整了一下舒服的姿势,丰满圆润的翘臀轻轻摩擦几下,李青山立刻小腹升起一股火气,身体某处起了些许变化。

    秋海棠身形一僵,忙抬起身子,瞪着李青山。

    李青山摊手道:“这可不是手脚,若是这样抱着你还没有半点反应,那就不是男人了?!?br />
    “你本来就不是男人!”

    秋海棠狠狠向下一坐,要给他个教训。

    李青山抽了一口冷气,却不是因为痛苦,他的体魄强悍,可包含了身体的所有部位。只觉深深陷入一团柔软中,愉悦难以言表,反倒是秋海棠蹙了蹙眉头。又拿他无可奈何,不过看他被自己吸引诱惑,心中未尝没有丝丝得意。

    “我的酒呢?”李青山凑到她的脸旁,舔了舔嘴唇:“我要连饮三大杯!”

    秋海棠从百宝囊中拿出几坛酒来。打开泥封,一道灵光直射出来,酒香四溢。浓烈之极。

    李青山一闻便知是最烈的好酒,那味道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却不记得在哪里喝过,问道:“这是什么酒?”

    “千日醉?!?br />
    “千日醉!”

    李青山恍然间想起,当初参加百家经院的开院试,他就是跟邋遢道人周通打赌,饮了他一坛千日醉。才会一睡不醒,最后不得不入了小说家。没想到今天还要再喝一次。

    秋海棠眼光微闪:“你喝过?”

    李青山道:“只闻其名,不知道喝了,是不是真的会醉一千日,我却不太相信?!?br />
    “那就来试试吧!”秋海棠笑着斟了一杯酒。送到他的嘴边。

    李青山紧闭双唇,拒绝饮下。

    秋海棠无奈,唯有先将酒含在口中,再挺身送到他的唇边,双颊微微鼓起,红的仿佛涂上了一层胭脂,娇艳不可方物。

    秋海棠身子前倾,李青山便向后仰,她向左,他便向右,耳鬓厮磨,挨挨碰碰间,眼看一口酒快要化在口中,她着恼猛扑在他身上,将酒送入他口中,想要分开时,却又不能如愿了。

    李青山紧紧抱住她,抚摸着她的背脊,啜吸着她的香舌,她丰硕的双峰则紧紧贴在胸口,隔着薄薄纱衣,能清楚的感受到其柔腻丰盈。

    “果然好酒!”

    以彼此双唇为杯,这样一杯杯饮下,没过多久,几坛千日醉都被饮的差不多了。

    这酒确实容易醉人,李青山连饮了三场,又不爱用妖气炼化酒气,也有七八分醉意,但这一次却没有丝毫睡意,欲念越发的炽烈,舔吻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同时早就将不许动手动脚的约定抛诸脑后,轻轻爱抚着她的娇躯。

    “阿月,不要!”

    秋海棠虽然喝的少一些,但也是脸颊酡红、双目迷离,瘫软在他的怀中。

    “不要什么?”李青山笑着轻轻抚上她的酥胸。

    “不要抛弃我?!?br />
    “不会的?!?br />
    秋海棠便柔顺的不做反抗,唯有当他试图探入衣内时,才会抓住他的手,加以阻止。并非因为酒后的意乱情迷,而是早已将他当做心爱之人,此身为他而生,安然享受他的温存,只是出于娇羞还有女子的小小心思,才不肯让他太快得逞。

    李青山明白她的界限所在也不勉强,大手隔着衣服,用力揉捏着她的丰盈,让其在手中变幻种种形状,只见她双眸微闭,一张倾城绝世的容颜,似醉而非醉,眼角眉梢不时因他的动作发生细微的变化,羞涩而又坦然,知道她已向自己敞开了身心。

    忽然感到一团柔腻中冒出一点坚挺,拇指食指,轻轻一捏。

    “??!”秋海棠一声荡人心魄的低吟,睁开眼睛嗔了他一眼,但对于他这肆无忌惮的举动,也唯有逆来顺受。

    李青山心中一动,又拿出一坛酒来,送到她的嘴边,秋海棠张口去饮,但那酒坛倾斜的弧度的未免太大,清澈透明的顺着她的唇边倾泻,淋漓流淌下来,流过修长的脖颈,流过丰盈的酥胸,流过平滑的小腹,所到之处,炽热的肌肤感到一阵清凉。

    待到回过神来,一坛酒已干涸,被李青山随意丢在一旁,她一身素衣被酒水湿透,紧紧贴在身上,近乎透明,将她动人身姿完全勾勒出来,原本素雅的打扮,顿时变得性感诱人到了极点。

    秋海棠心中大羞,运转灵力要蒸干衣物,李青山抓住她的肩膀:“不准动我的酒,我要开始喝了?!比缓舐袷姿中刂?,大口大口的“饮”了起来,所谓的温柔之乡,便在此间吧!

    秋海棠抱住他的脑袋,迷离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清醒,在他耳畔呢喃道:“青山,你爱我吗?”

    “嗯,当然?!崩钋嗌剿低瓯惴⒕醪欢?,身体微微一僵,抬起头来:“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秋海棠推开他,气愤的道:“李青山,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虽然痴情让人显得愚蠢,但她却从来不是个愚蠢的女人,很多巧合早就在心中埋下疑惑,而当他将花承赞带来,以及在湖面上与花承赞的对话,已让这疑惑达到了顶点。

    她不惜出卖色相,精心策划的美人计,既是情之所动,也是为了让他的防备降到最低,进行这一问,来解开心中的疑惑。最终的结果证实了她的猜想,却才发现这并不容易接受。她宁可他是北月,是个妖怪。

    “今天真是喝了太多酒了?!崩钋嗌侥幽油?,叹了口气,都到了这一步,再狡辩就每意思了。

    “我早该知道,北月哪有那么巧会出现在**楼,击碎假玉符的人是你,来救我的人也是你,月魔懂得分身之法,我真是愚蠢,竟会被你骗那么久,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秋海棠身形一震,衣物恢复干爽,只是那浓郁的酒气,脸上未曾褪尽的红晕,还在证明着方才的旖旎。

    “我就是我!”李青山微微一笑,摊开双手,上前一步,强行将她搂在怀中,“恭喜你,不必违背诺言,可以以身相许了?!?br />
    秋海棠剧烈的挣扎,“你给我放手!”出乎她的意料,李青山真的放开了手,向上望了一眼,晨光微曦在湖面上荡漾。

    “天快亮了,谢谢你的酒,我该走了?!崩钋嗌缴炝烁隼裂?。

    “不准走,你给我说清楚!”

    “唉,有什么好说的,你就好好修行吧,既然你无法接受,那就不用勉强,再见了!”

    李青山挥挥手,消失在湖水之中,走的毫不迟疑。

    秋海棠心痛若绞,喃喃道:“不准走,我你答应过我的……”

    这片小小的洞府,再一次恢复宁静,却变得死寂而没有声息,秋海棠泪如雨下,才发觉在不知不觉间,他已在心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人面桃花相者,终究是不得所爱?

    “骗你的,这辈子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br />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双手臂温柔将她抱住。

    ……

    李青山回到百家经院时,已是天光大亮,诚如他所说的那样,她确实很好哄,只需一点歉意,些许温柔真诚,加上大量的甜言蜜语,她便充分体谅了他不得不隐藏身份的苦衷,并且表示自己不该那么反应激烈,无论他是李青山还是北月,确实都不顾危险的救了她。

    当李青山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你怀疑我的身份,问就是了,何必用这种手段来诓我?心眼太多了!”她甚至认真表达的歉意,表示以后不会如此,倒让李青山觉得不好意思了。

    当李青山志得意满离去,并为自己的魅力自豪的时候,在那片幽幽湖水的深处,秋海棠盘膝而坐,神情有些复杂,万万想不到,当初那个乡下少年,最终会成为自己的男人,而自己竟真的爱上了他,实在是造化弄人。

    她眼神变得坚定,必须加紧修行,凝结出胭脂心来,好施展“胭脂染红线”。如果这便是她命中注定的那段情缘,那她将不惜一切代价,无论用任何手段,都要让他永远与自己牵系在一起,无论是韩琼枝还是别的女人,都无法夺走他。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