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情动,虚言,转化

大圣传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情动,虚言,转化

    幽深的湖水深处,湖波在秋海棠的头顶荡漾,她端坐不动,长长的睫毛,微翘的琼鼻,红润的唇瓣,一头如云般的乌发不经梳理,如瀑布一般垂落下来,直至腰臀,妩媚而多姿。

    过了片刻,睁开双眼,幽幽一叹,不知不觉间,已在这湖底呆了这么久,她还从未一次闭关如此长的时间,仿佛被世界遗忘了一般。

    当然,只有一个人知道他在那里,而那个人显然已将忘在脑后了,这些该死又无情的雄性!

    她筑基多年,根基不浅,在将修行的功法转化为《胭脂染心法》之后,凭借尤姥姥那一颗“胭脂心”,已然突破到筑基后期,不过还未能完全炼化,离巅峰还有一段距离。

    要踏出那一步,结成自己的“胭脂心”,绝非易事。她没有“元灵丹”,单靠自身的力量来突破,实在是太难了,起身在洞府中徘回。

    若没有修为的迅速提高,她几乎怀疑自己能否在这里呆这么久,虽然说是厌倦了喧嚣繁华,但是寂寞的久了,才会发现,一个人生活也没那么简单。

    将乌黑的长发收拢撩拨到脸侧,虽然她是个修行者,但她坚信,人生的意义绝非只是修行而已。她无法任由容颜在时间中的长河中默默凋零,一切修行只为追寻一个心爱的男人,再施展“相思染红线”秘术。

    既然人心易变,那就用一根红线将其束缚,将彼此牵绊,那个人会是谁呢?

    首先想起花承赞,但立刻笑着否决,虽然曾经爱他到不惜放弃尊严,然而还不想强求到这种程度,如果对方无情,纯然凭借一种法术维持的情意,又有什么意义呢?

    然后眼前浮现那赤发如火。笑容邪肆的脸,喃喃道:“北月……混蛋!”

    咚咚咚!

    正在这时,头顶传来敲击声,秋海棠仰起头来,便看到在水晶壁外一张熟悉的笑脸。

    “北月!”

    李青山踏入湖底洞府。这洞府和他离去的时候没有多少变化。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布置,但仍空旷乏味的仿佛一个监牢,和她原本那个奢靡华美的洞府相比,简直天上地下。

    “难为她能在这里呆这么久!”

    再看秋海棠。李青山也不由心弦一动,此时的她,一袭素净淡漠的衣裙,有一种洗尽铅华之美,本就肌肤如雪的她?;蛐硎窃谡庥陌档暮状舻奶?,肤色呈现出一种莹白之色,落落大方的立在那里,一双妩媚清丽的眼眸望过来,同时透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异魅力。

    在秋海棠看来,他的变化同样不小,少了几分张扬肆意,多了许多安稳沉静,看她的眼神也让他甚为满意。但想起过去的亲昵。仍如昨日一般。心海泛起一阵波澜,难以自已。

    她颜色不动,端茶倒水,客气有礼然却疏远,责怪他这许久的冷落。

    李青山问道:“你也快要渡第二次天劫了吧!”

    “是?!鼻锖L南ё秩缃?。

    “给?!崩钋嗌浇桓鼋鹾信赘?。

    秋海棠接过锦盒。打开一看,低呼道:“元灵丹?!?br />
    李青山双手插兜,转身便走,留下那一杯茶一口未动。烟气袅袅。

    “等等!你这就走?”秋海棠没想到他说走就走,不带一点犹豫的。心中有一丝慌乱。

    “不然还能干什么?我看你又不怎么想跟我说话?!?br />
    李青山回头道,人家不给好脸色,他可不愿自讨没趣,当然,若是用强,秋海棠自然无法抵抗,不过他又不是色中恶鬼,不至于专门来做这种事。

    “你真是冷漠无情!”

    秋海棠怒道,他那种轻慢无谓的态度,一下便将她激怒了。

    李青山笑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你也算是修行者,我看凭你的天赋,少想点情情爱爱的事,早就渡过二次天劫了?!?br />
    “你走吧!不用再来了!”秋海棠将元灵丹用力丢回去。

    “你不会是在怪我一直没来看你吧!”李青山接过元灵丹,身形一闪,来到她的身后,环住她的腰肢,在她耳畔说道。

    “我才不稀罕,放开我!”秋海棠一声冷哼,用力挣扎着。

    李青山能感觉到丰臀在摩擦,而低头俯瞰,那一道雪白沟壑,在剧烈的荡漾:

    “那我要简单说明一下了,我修行了一段时间,跟姒庆他们斗了两次,杀了恶丹,近来一直被他师傅追杀,你听过他师傅吗?是龙州万兽山庄的,叫什么兽王,那可厉害的很?!?br />
    他说的轻松无比,但秋海棠却能听出其中的惊心动魄,恶丹岂是那么好杀的,更别说“兽王”,对于一个筑基修士来说,那是传说中的强大人物,被他追杀定是九死一生。

    她在他营造的隐秘洞府中安心修行的时候,他却因为她结下可怕的强敌,在外面历经险恶争杀。他一直默默付出,本可以为所欲为,却从未向她要求过什么。

    在她的心目中,冷漠无情立刻变成默默承担,感到十分歉疚。

    “我不知道……我早该想到,杀了恶丹那么多弟子,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br />
    “这对你可不算是好消息,我的敌人就是你的敌人,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br />
    李青山勾起秋海棠的下巴,她仰起头来与他对视。明白他是为了自己的冷落而生气,不禁微微一笑。

    “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恐怕这就是我的命运?!?br />
    秋海棠轻轻一叹,有一丝无奈,却没有多少感伤,眼眸中笼罩着一层朦胧的雾气,越发的动人心扉。

    “我可不相信什么命运,事在人为!”

    李青山将元灵丹塞在她的手中,有些不舍的放开了她,若再保持这样的姿态,他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来。这一次再见,他莫名有一种不想太过冒犯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一次没有喝醉酒的缘故吧!

    “能跟我仔细说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秋海棠转过身来,她渴望知道他的经历。

    “好吧!”

    李青山便讲述了北月的一番历险。其中不免有些虚假的成分,来填补一些空白,修饰一些破绽,而其中最假的部分,全都是关于秋海棠的。比如说“我那时候一直在想你!”或者?!白源又蓝竦つ秦硕阅阄蘩?,他就是我非杀不可的对象,纵然惹上什么兽王也再所不惜?!?br />
    他的性格就是如此,秋海棠对他爱答不理。他就一句废话都懒得说,但她服软,他也愿意说些好话哄她高兴。不得不说,这颇有难度,李青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不自在,演技远远达不到正常水平。

    秋海棠这极擅察言观色的聪慧女子,本该一眼识破他的拙劣谎言,然而,纵然口中道:“我才不信!”脸上也是含着羞涩的笑容,到后来眸中更是异彩连连,感动不已的模样,眸中那丝丝柔情,不断扩大。

    让李青山明白为什么说女修士的情劫最重。等闲沾染不得??此⒆阅谛牧髀痘断驳哪Q?,简直是容光焕发,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动人魅力,于是他的甜言蜜语就说的越发顺溜,甚至连自己都快要当真了。

    “嗯。那时候,我说不定确实想过她,只不过被恶丹那厮的怪叫打断,才不得不先弄死他!”

    在这种时候。他的手脚却很是规矩,只是握住她的玉手。轻轻摩挲。因为欣赏她此时焕发出的美丽容光,体味她眸中流动的情意,是一种远超越欲念的享受。羞笑、关切、娇嗔,种种神情的变化,俱都动人之至,若是逞手足之欲,反而是对这美的一种破坏。

    秋海棠眸中盈满笑意:“你真的让他叫你阿月!”

    “是啊,我就叫他阿庆,还有阿丹阿真,你真该看看他们那时候脸上的表情?!?br />
    “你真是坏透了?!鼻锖L男Φ幕ㄖβ也?,“不如我以后也叫你阿月好了!”

    “那我叫你阿棠?”“不要,难听死了,你就叫我的名字就好了?!?br />
    李青山便含情脉脉的道:“海棠?!?br />
    “咦,太肉麻了?!鼻锖L闹迕纪?,心中却感到一阵奇异的颤栗,脸上浮起两团红晕。

    “姒庆给你安排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不碰呢?还是在骗我!”

    “我对天发誓,这绝对是真的,只因她们与我的海棠一比,宛如萤虫之于日月,我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br />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你不是已经认命了吗?”“事在人为可是你说的?!薄拔液蠡诹??!薄拔?,已经太迟了?!?br />
    当然,这些话语中也有诸多漏洞,这么长的时间,他若真像他所说的那样对她朝思暮想,难道真就抽不出一点时间来看她吗?

    不过全都被她自动忽视了,就算是想到,也觉得他在外面不但要修行、还要对抗强敌,是不该分神,也是不想将祸端引到她的身上。若是为这种事责怪他,那她简直是那种不分轻重、不知好歹的女人。

    她并非愚笨,只是太过痴情罢了?;ǔ性薮游慈绱烁倒?,别的男子她又不放在眼中,这一直渴望感情的女子,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这些甜言蜜语,纵然再怎么聪明敏锐,也有些头脑昏昏了。

    倒也不是说一番甜言蜜语就能将她骗到,否则这些话也轮不到李青山来说,一直以来,他对她的救助、关怀都不是虚假的,早已触动她的心房,在心田中埋下一颗种子,这些言语不过是一个契机罢了,让种子发芽。

    李青山寻思,若是能看到好感度之类的数据,现在定能看到她的好感度涨了一大截,果然,无名英雄当不得,光练不说傻把式。他该练的也练了,该说的也说了,有如此结果,便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

    到了后来,她眸中自然流溢出的温柔关切,简直要让心融化,含羞低呼“阿月”的声调,让他一身虎骨都酥了一半。

    到了分别之时,秋海棠依依不舍,李青山忽然问道:“海棠,你有钱吗?”

    到这一句话为止,若是换了一个现代人听了这句话,必然将之当做一出情感诈骗的栏目剧。

    “就是银票之类的?!?br />
    李青山更进一步解释,他隐约记得当初将尤姥姥的百宝囊交给她的时候,里面有很多银票,当时他根本没放在心上,经孙福柏提醒,才回想起来。

    “有?!?br />
    秋海棠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来寻她的原动力,竟是这些对修行者没什么大用的银票。不过这些银票全放在一块,也换不来一颗元灵丹。

    李青山道:“我有些用处?!?br />
    秋海棠便将所有的银票都拿了出来,却远比李青山一开始设想的要多的多,她作了多年云雨门的门主,掌握着云雨楼多年的积累,这些钱尤姥姥也没太放在心上,仍由她来保管。

    在离去之前,李青山道:“海棠,元灵丹不要急着服用,你若渡劫失败,我可是会伤心的!”这话倒不是假的。

    “嗯,我会小心的?!鼻锖L那八从械奈滤?,又有些扭捏的道:“你以后、若是无事,就来坐坐!”

    “我会的?!崩钋嗌轿⑿?,在她唇上轻轻一啄,转身洒然而去。

    秋海棠木然而立,摸着嘴唇,这轻轻一吻给她的触动,远比过去被他占便宜,还要大的多。

    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张开双臂原地旋转一圈,心情愉悦至极,步履也变得轻盈起来,这幽暗的湖底洞府,仿佛也有阳光洒落进来。

    好不容易平复心情,又开始期待下一次相见,望着手中的元灵丹,得加紧修行。不论他怎么说,她相信在冥冥之中自有缘分。

    李青山离开湖底,心中却在寻思刚才所做的事到底对还是不对,不过很快便将这念头抛诸脑后,世间的是非对错哪有那么容易分辨,做了就做了,也没啥好后悔的。

    便将得到的银票交给孙福柏,晚上又到云雨楼赴宴,正式将云雨门收入囊中,得到了一个财源,小说家的百年计划轰轰烈烈的开展,对李青山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大事,大衍神符也谈不上至关重要,勉强算是他几条修行道路中,最不重要的一条,却实实在在的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的命运。

    李青山的生活忽然平静下来,但有某些东西,却在不知不觉间,发生转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