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八章 礼物的诱惑

大圣传 第八十八章 礼物的诱惑

    大榕树王笑道:“若能不负所托,有小小礼物奉上。[ 百书斋 baishuzhai. ]”

    李青山眸中一亮,大榕树王的“小小礼物”想必不会是什么没用的东西,虽然知道不太可能,若能再来一根凤凰翎羽那就好了。

    “那在下就先行谢过了,只是那些虫子都藏身树干中,我该怎么找它们才好呢?”

    这榕树的树干比石头还要坚固百倍,而且蕴含浓郁的灵力,神念难以穿透感应。

    “不必担心,我来给你指引道路?!?br />
    在李青山右手旁的墙壁上,木头忽然扭曲变成一个门洞,通向疥虫的所在。

    “我也没见过榕树能这样做的!”李青山打趣道,回应大榕树王那一句:“你可曾见过榕树自己捉虫的?”

    “我乃大榕树王也!”

    李青山莞尔一笑,没有准则固然无法生存,但若不懂圆融变通也是一样。法无定法,皆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能不能将这洞变大一些?”李青山见那洞口,只有方圆数尺大小,若是不会飞行的普通人,恐怕只能爬行前进。

    “小伙子,不要太挑剔!”大榕树王道,在自己的身体里开洞,显然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李青山只能对花承露道:“承露,你就先留在这里等我一段时间吧!我把虫子解决了就回来接你,也有可能直接去外面,到时候会让树王前辈通知你?!?br />
    “李大哥……我觉得可以挤一挤?!被ǔ新毒锲鸱鄞?,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好吧!莫说李大哥占你便宜?!崩钋嗌叫ψ耪趴?,花承露红着脸,只得投怀送抱,双手环住他的腰身,自我安慰般的嘟囔道:“反正也不差这一回?!?br />
    李青山鼻尖洋溢着淡淡的香气。仿佛融合了百花的香气,他曾在花承赞的身上闻到过这样味道,想必是其修行的功法有关。

    方才在战斗中,无暇细细体味,此时感觉她的腰肢纤柔似恰盈一握,而酥胸却饱满结实,,确实已是盛开之花,可堪折下。低头笑道:“确实不错?!?br />
    “快走啦!”花承露脸上红霞若烧,不敢抬头看他,只催促道。

    “好!”

    李青山看她羞不自胜的模样,不再调笑,顺手将那些被钉死的疥虫塞入百宝囊中。这玩意毕竟也是一方妖将,又吞食了大量的榕树,身躯中充满了灵力,若是丢掉就太可惜了。

    换句话说,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富含大量的蛋白质,能给我们提供大量的营养。至不济还能拿去喂马6。

    纵身投入那条长长的通道中,湛蓝色的水波在四周涌动,与其说是在飞驰,更似在穿梭滑动。道路并非一条直线,有时忽然进入一条虫子开辟出的虫道,忽然转弯改变方向。

    方才在战斗之中,花承露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意赶路,没有别的事可以分心。一股股男性气息,不断的钻入鼻中,而他按在腰间与背心的手,仿佛渐渐变得炽热起来,透过薄薄的衣服,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想与他拉开些距离,但一次疾驰转向,她便不由自主的紧贴在他身上,仿佛他在不断的揉压她的酥胸般,只不过不是用手而已,脸色红的似要滴血。

    转眼之间,又来到一个洞窟中。

    一头比方才那条疥虫还大些的白色疥虫,正在大口大口的啃噬着。

    李青山挥起叛魔剑,剑柄处魔心放出一轮邪光,剑光一闪而逝,疥虫被剖开一个巨大的伤痕,不等疥虫反应过来,李青山已紧随剑光冲入伤痕中,伸手一捞,再跃身而出,手中又捏了一枚妖丹,直接用灵龟之力将其镇压。

    失去妖丹的疥虫,直接从妖将变成普通的妖兽,身躯急剧缩小,最终变成成年男子般大小,正欲逃脱,一片蓝光涌动覆盖疥虫全身,咔嚓咔嚓的冻结成冰,白色的寒气弥散开来。

    冰封术!

    李青山修行的虽非冰俪宫那样的寒冰灵气,但用这法术对付一个妖兽还是不成问题,想要将之一并塞入百宝囊中,结果却失败了。

    原来疥虫虽被冻结,但却并没有死掉,李青山又拿出一个精致的虫囊来,将之放了进去。他虽然不懂炼蛊之术,但这样一只曾修到妖将境界的活虫的价值,应当很有价值吧!至不济还能喂马6。

    李青山高声道:“下一个!”

    “你这柄剑很有意思?!?br />
    大榕树王没想到他斩杀一个疥虫竟如此轻松,也瞧出了叛魔剑的不同寻常。

    “这是一柄魔剑,但应当只有魔民才能催动魔剑,难道他是隐藏起来的魔民?而更不寻常的则是他瞬间镇压妖丹的力量?!?br />
    李青山笑道:“没有金刚钻,怎敢揽这瓷器活?!?br />
    如果是寻常筑基修士,单是如何杀死这疥虫就是个问题,就算千辛万苦将其击败,无数疥虫一哄而散,也很难将其击杀。李青山叛魔剑在手,一眼洞穿其妖丹所在,再以灵龟之力镇压之,显得无比轻松。

    大榕树王却十分明白,妖丹作为妖怪的根本,并不是什么“弱点”,甚至可以说是“强点”,关键时候还能够像是御器一般催动攻击敌人,除非是高上一个境界,才能够直接镇压,但也绝不会像他这么容易。

    “难怪昔年姒庆在雾州将我挖掘出来的时候,会感到冥冥中一丝天机变化,果然遇到了有趣之人,此子绝非寻常之辈,与我亦有一份缘法?!?br />
    大榕树王思量间又开辟了一条通路。

    “你还好吧!要不要留在这休息一下?”

    李青山感觉花承露的呼吸有些紊乱,心跳也快了许多,体温更是上升了好几度。他又不是没经过女人的纯情少男,自然隐隐猜出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脸上隐隐有着笑意。

    她身上的衣物皆是用名贵的灵蚕之丝织成,虽然看起来严密。其实却非常轻薄,在这样的紧密的相拥中,几乎能够在脑海中勾勒出她**的轮廓。

    花承露咬着嘴唇,微微摇头,既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是若是现在跟他分开,岂不是真的承认有什么奇怪感觉。

    对于这掩耳盗铃的行为,李青山笑了一笑,再次踏上征程。不得不说,怀抱她的滋味确实不错,很是嘴欠的又说了一句:“压扁了可不怪我!”

    让本就羞到极点的花承露差点抓狂,说好的朋友妹不可戏呢!男人都是色鬼混球!没一个好东西,压扁了也用不着你管!

    呲着牙瞪着眼望着李青山。像是只炸毛的猫,让李青山哈哈大笑,一路斩杀过去,当真是所向披靡,所到之处,群虫授。

    达到妖将境界的只有七只,还有几百只则是普通的妖怪。而那些更弱一些妖兽就更多了,简直是成千上万。

    李青山虽然马不停蹄,但将这些疥虫全部冻住塞进虫囊中,也足花费了**个时辰。算算时间,马上就到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这片斗场很快就会消失。

    此行算得上收获颇丰。也达到了最初的目的,虽然没有片刻停息。但主要耗费的是精神,还有叛魔剑中那颗魔心的能量,灵力则一直在徐徐恢复,现在已经完全盈满丹田。

    那一股残剑剑气也变得更加强盛,足足吸纳了他七成灵力,不过在过五成之后,吸纳的度就缓慢了下来,而且是越来越慢,想要将这股剑气养到十成威力,恐怕不是三天五天能够做到的。

    也是这棵大榕树中,灵气浓郁比得上任何修行胜地,难怪修行度缓慢的昆类妖怪,竟会有七只成为妖将,反正七成也够杀人了,也就不必求全。

    李青山停下脚步,拱手道:“道友,时候差不多了,我要准备走了!”又对怀中的花承露道:

    “承露,你就在这等一会儿吧,我先去把那群家伙引向别的斗??!他们在这里守了这么久,这片斗场估计不会再有别的修行者,传送的时候估计只有你一个人,危险不大,但也要做好准备,不要吝惜符箓?!?br />
    “啊……好!”

    花承露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口中答应着,双臂仍紧紧环住他的腰肢,几乎一整天的时间,她都维持着这样的姿态,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他的身上,陪着他到榕树上下战斗。

    这个过程丝毫不显得无聊,她甚至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在战斗之余,李青山不时调笑几句,而她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状态,不再感到那么紧张羞怯,恢复几分平日的牙尖嘴利,毫不示弱的予以反击,倒让李青山好几次说不出话来。

    不过有一次说的狠了,李青山随手一巴掌打在她的翘臀上,这是跟韩琼枝、罗丝蛛后、夜流波诸女相处留下的习惯,然后也感觉有些过了,相拥相抱是情势所逼,言语调笑也算是玩笑,而这一巴掌,就绝对是耍流氓了。

    连忙道歉,花承露捂着臀部,如遭雷击,然后完完全全的怒了,吵着闹着非要下去,李青山理亏在先,怎能在这种时候放手,道了几次歉没什么用,便不再说什么了,反正打已经打了。

    正好这时候,分身赶到了府城,看到了天空中的激战,李青山心中也吃了一惊,姒庆已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金丹修士而不落下风,果然不愧是十一皇子。心思便都落在分身那边,全神贯注的观察姒庆这一大敌的手段。

    花承露也赌气不说话,也不再抱着他,像个大娃娃似的任由他抱在怀中,如此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又主动环住他的腰身,将头贴在他胸口。

    而在这时候,大战终于尘埃落定,李青山回过心思,感觉她气头过了,正要说些话缓解一些气氛,花承露幽幽一叹,率先开口:

    “李大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屡次三番的帮我救我,我不该这样任性。但是你已经有韩姐姐了,还要来这样招惹我,我心里气不过。我虽然修为很差,但也不是任人随意轻薄的女子?!?br />
    “若我不是同琼枝已有婚约,是否她就不这么生气了?嘿,还是别太自作多情了!”李青山心中想着,笑道:“不生气就好,有道是长兄如父,你就当我是代你爹教训你?!?br />
    “我爹爹也没打过我,再说明明是你不对,你凭什么教训我!”花承露大嗔。明明是你不对,我这么委曲求全的跟你讲和,你倒是还有理了。

    “大不了给你打还好了,女人真是小气?!?br />
    “呸,谁要打还你。我又不是你娘!”花承露抿嘴一笑,唉,为什么我修行的度那么慢呢?那时候他明明跟我差不多,我年纪还比他小呢!

    这出身世家、聪颖美丽的天之骄女,向来是众人艳羡的对象,但在同李青山相处之时,心中却有些自卑。修行道已强者为尊。修为是最重要的评价标准,在很多时候甚至是唯一的标准。

    世家门派为了敦促门徒弟子努力修行,更是将这种观念牢牢印在他们心中,从炼气士开始。修为高上一层就是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见了就要行礼,更别说是李青山这样的筑基巅峰,惊才绝艳的天才。笼罩着一层无形光环?;ǔ新渡钌钍芷溆跋?,更不愿被李青山看轻。

    在经历了这段插曲之后。但李青山可不敢再那么言行无忌了,说话必要先过过脑子。他本是随性之人,有道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若是像夜流波姐妹那般对他真的有意,他不大会拒绝。

    但也不会花费精神去主动猎艳,花承露虽然堪称绝色,是男人见了就会动心,但若论美艳诱人,还比不上秋大门主,而在将秋海棠安排妥当之后,他也不再留恋回顾。只因此生最大追求,并不在情爱之间。

    唯一曾让他有过这样冲动的女子只有一个,不过那个女子一桶冷水泼下来,就完全绝了心思。

    花承露觉察出他言语中的变化,心中有些感动,看来他真的是在乎我的感受。

    李青山同她随口谈些鹰狼卫的事、花承赞的事,花承露都一一作答,也问他一些问题。但彼此的生活实在相差太远,思维方式也截然不同,哪里有多少共同语言。

    李青山并不是能言善辩,会讨女孩子开心的人,讲讲荤笑话,耍耍流氓还勉强在行。于是所有话题都只能浅尝辄止,气氛便没有了方才的热烈。

    他也懒得去找话说,多分了几分心思在分身那边,关注场外的变化,看能否有机会将这龙斗场夺过来,将阿庆的肚皮气破,想想姒庆失去龙斗场的表情,他就觉得十分快意。

    花承露见李青山忽然沉默下来,陷入沉思之中,自己在那嘿嘿笑,便问道:“李大哥,你在笑什么?”

    “啊,没什么!”李青山愣了一下,当然不能说我在想办法搞死姒庆皇子殿下。

    花承露感觉彼此的关系似乎疏远了许多,又有些难过起来。

    “你敷衍我!”

    李青山笑道:“哪里,我是怕说了你生气?!?br />
    花承露道:“我有那么爱生气吗?”

    “我说了可得保证不能再生气!”

    “我不保证!”

    “那我怎么敢再乱说话开罪花大小姐?!?br />
    “你少来埋汰人,只要你不动手动脚,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br />
    李青山嘿然一笑:“手感不错,不知哪个男人有此福气?!?br />
    方才那沉思,原来竟是在回味自己臀部的感觉,笑容也是**裸的淫笑,花承露咬牙切齿的道:“反正不是你!”恨恨的声音连同李青山的笑声一起在幽深的洞窟中回荡。

    待到花承露回过神来,旅程已到达了终点,说不清是漫长还是短暂,只是从小到大,从未与任何男子连续呆上这么长时间,更别说是以如此亲密的姿态,彼此之间紧密的仿佛成为一个整体,分割开来,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听了他的话,脑海中想的全是他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而且是不由自主的往最坏处想,他若是一时失手,被人杀了该怎么办?然后为自己的想象恐慌起来,于是高声道:

    “树王前辈,我李大哥帮你除了这么多虫子,他现在有危险,你怎能置之不理呢?”

    大榕树王的苍老的声音浩然响起:“别着急,李青山,你答应了我三件事,现在只做了一件,就想走吗?”

    李青山道:“不是我言而无信,而是时间实在赶不上了,就算我现在不走,再等一会儿,也会被强行传送到其他斗场,那时候就麻烦了?!?br />
    “姒庆那小子虽然是这龙斗场的主人,但在这龙斗场中,也不是事事都做得了主的,你想留下,自然可以留下?!?br />
    李青山眼神一亮,虽然说只是“一毛”,但王仍旧是王,于是笑了起来:“是吗?姒庆把您老人家挖过来,怎么像是引狼入室!不过我真的很想杀光那群家伙!”

    “不妨透露一下,我要给你的礼物,姒庆专门向我求我,但我不曾答应!”

    “好吧,我心动了?!崩钋嗌矫靼子行┱涔蟮亩?,是用再多的灵石也换不来的,“承露,你觉得呢!”

    花承露重重点头,旅程,还没有结束……

    ps:五千字啊五千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