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七章 纵遭离弃,不能生怨

大圣传 第四十七章 纵遭离弃,不能生怨

    第四十七章 纵遭离弃,不能生怨

    李青山道:“这是顾统领所赠?!?br />
    “顾统领对你的看重果然是非比寻常,这是专门给你突破二次天劫的吧!你留着吧,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br />
    韩安军的神情一变就恢复平静,视线从元灵丹上移开,深深的望着李青山,对他的解释,心中并不完全信服。

    “那便是不赞同我与琼枝之间的婚事喽!”

    李青山说着,给韩琼枝使了一个眼色,这枚元灵丹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但对于韩家来说却相当重要。

    韩琼枝犹豫了一下道:“爹,你就收下吧,权当是为了韩家的基业?!?br />
    韩安军闭目良久,长叹一声,接过元灵丹,然后深深躬身以示感谢。李青山怎能受他如此大礼,偏过身子,避过这一礼。

    然而韩安军直起身后,所说的话,大为出乎李青山乃至韩琼枝的意料。

    “我最初认为你们并非良配,现在依旧如此认为?!?br />
    “韩家高门大户,我区区一个山野小子,确实有些门不当户不对?!?br />
    李青山眉头一皱,但念起灵龟的隐忍宁静之道,又舒展开来,微笑着道,但话语间却难免有些不忿。

    韩琼枝更是不满的道:“爹,都到现在,你还说这样的话,你要磨练女儿,女儿可曾让你失望……”

    韩安军抬手止住韩琼枝接下来的话,望着李青山的道:“青山,你莫要以为我是对你存有什么偏见,实际上,从一开始,我便觉得你是个人才,而后的一系列表现更是出乎我的意料,甚至可以说是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已有鱼跃龙门之势。不是我妄自菲薄,我这女儿却有些配不上你?!?br />
    “我又不是找上阵杀敌的同伴,难道非得找修为相当的女子吗?”李青山不以为然的道,握住韩琼枝的手,以示心意。

    “你听我把话说完,凭你的性情,今日开罪恶丹绝非偶然,而大将军王的格外厚遇却是偶然的很。将来遇到的对手,可能拿你没办法,但你总不可能顾及得了身后一大家子人。若是你不断挑战强者,心中还要常?;匙藕蠊酥?,你可会觉得快意?”

    李青山沉默不语,不得不承认韩安军这番话说的很有见地,对于他的性情可谓是鞭辟入里,他也不知道这条九天之路上,到底还会遇到多少强敌,他自信能护韩琼枝周全,但是她身边这些亲人呢?

    感觉韩琼枝的手微微一紧,说道:“将军,最近我亦感觉自己性情太过激烈,有意收敛几分,体悟水柔之道,也不一定会开罪许多人?!?br />
    这番话说来,他自己都有些不信,就是让他再体悟多一百年,遇到今天宴会上之事,也照样会出手。他对于“灵龟变”的修行就算再深,也不可能完全改换性情。

    韩琼枝也挺身道:“纵然遇到什么风险,我们一并承担便是?!?br />
    “琼枝,你已非孩子了,今**做此选择,我尊重你的决定,但他日若遭离弃,不能生怨?!?br />
    韩安军长叹一声,转身而去。留下李青山与韩琼枝面面相觑,哪有父亲如此诅咒自己的女儿的?而且言之凿凿,仿佛李青山已经做了负心薄幸之辈。

    韩安军没有提起,他曾请麻布衣为李青山相面,麻布衣道:“此子胸怀大志,他日定非池中之物,但是正因为其所图非小,有道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他却是恰恰相反?!?br />
    ……

    当夜,李青山并未在大将军府留宿,而是同韩琼枝到了如意郡城外,一座灵气充沛,风景秀丽的小山中,那是韩琼枝在筑基之后,专门开辟出的修行洞府。

    二人相依相偎,远观远方的月光下的小湖,倒映着静谧的银光,久久都没有开口,本来久别重逢一场欢喜,却因韩安军一番话蒙上了一层阴影。

    “谢谢你的元灵丹?!?br />
    韩琼枝本也是性情爽利,但经历了这诸多变故,现在又是家族危亡的关头,身边最值得依赖的男人,偏又被父亲判定,终将离她而去,心情沉郁,也不复往昔的果断。

    确实,他也在这里呆不了太久,很快要回到清河府去,继续担任其身为赤鹰统领的职责。

    “我们之间,哪得言谢,若真要谢,也不该是这种谢法?!崩钋嗌轿⑿ψ沤拷持?,低头吻上她的红唇,手更不老实的攀上她的**,有意用这种方式,打破这沉寂的氛围。

    但随着这玲珑有致的娇躯入怀,心中那压抑已久的yu火,却不由的升腾上来。而韩琼枝反应更是出乎意料的激烈,紧紧环住他的腰身,低声道:“爱我!”

    李青山将她抱起,抛下山峰月色,转向洞府之中。

    红罗帐暖,少不得一场抵死缠绵,直至韩琼枝筋疲力尽,不支告饶,方才作罢,相拥而眠。

    方才的小小不快似乎已被这场**冲刷的一干二净,韩琼枝心中却在繁复的念叨着那句话,直至沉入梦乡,仍然萦绕不休。

    “若遭离弃,不能生怨?!?br />
    李青山已完全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在韩琼枝睡着之后,他仍然觉得精神奕奕,毫无睡意,便继续凝神思考水之道。

    ……

    听风水榭,顾雁影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这新收的弟子,“好徒儿,我是该叫你钱容芷,还是上官容芷呢?”

    “自然是钱容芷?!?br />
    钱容芷身体一颤,这是她最不愿为人得知的秘密,并非是觉得羞耻,一个杀死自己所有亲人的人,即便是在修行道中,也会被人深深芥蒂。如果楚天知道她有这样的经历,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看来你对上官二字,真是深恶痛绝,古风城是毁于白莲教之祸,但是那上官镇,却没来由的起了一场大火,被烧成平地,连条狗都没逃出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弟子不知,想必是火系的妖族作乱!”

    钱容芷也不故意假装茫然,就那么平静的道,为了彻底湮灭一切,她趁着人妖大战的时候,又回了一趟上官镇。

    顾雁影长久的凝视着钱容芷,最后笑了,转过话题:“那条地狱之蛇,你是白莲圣母给你的礼物吧!”

    钱容芷沉默良久,回答道:“是,她恨弟子背叛她,才施加这恶毒的诅咒,让弟子日日夜夜,饱受痛苦折磨?!?br />
    顾雁影道:“可要为师想办法帮你除去?”

    “这条毒蛇紧紧依附在我的神魂之中,刀剑难伤,恐怕很难除去。些许痛苦弟子还

    能忍受,就不劳师父费心了?!?br />
    钱容芷心中一颤,那条艳丽小蛇也随之不安在身上的游走。最初的时候,她也无时不

    刻的想要将这条小蛇出去。

    但是时至今日,这条地狱毒蛇已成她最重要的底牌之一,特别是她现在苦修法家功法,

    更是不可或缺。若真的被顾雁影除去了,反而是莫大的损失。

    但随即定下心神来,这条小蛇来自于地狱道,具有与此方世界任何事物都不同的特殊本质。虽然肉眼可见,但却存在在完全不同的层面上,别说是寻常刀剑,就是任何利害的法器法术都难伤它分毫。顾雁影再有本事,也未必奈何得了它。

    顾雁影伸出手来,钱容芷望着那只完美修长的手,不知其意。

    “毒蛇地狱的滋味,我还没尝过呢!”顾雁影一脸好奇。

    “弟子不敢?!鼻蒈频拖峦返?。

    “握住我的手,我知道你想这么做?!?br />
    “是,师傅!”钱容芷心道,“这是你自讨苦吃,可不要怪我!养尊处优如你,也来尝尝我的痛苦吧!”

    她轻轻握住顾雁影的手,入手温润细腻,似以冷玉为骨,暖玉为肌,说不出的舒服,她心中杀意大炽,“趁着她在剧痛之中,难以自持的瞬间,是否能够将她斩杀呢?在这听风水榭中,一时半会儿,绝不会有人发现。从她身上得到的好处,更是大到不可思议?!?br />
    心念转动间,便听顾雁影笑道:“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忍,难道是因为我的羞耻心太强,而又没有多少嗔恨心的缘故?这也不对??!”

    钱容芷睁大眼睛,不能置信的望着顾雁影,那绝不是强颜欢笑。这可是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她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顾雁影笑道:“赶紧将你那小蛇派出来吧!”

    钱容芷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语的恼怒,感觉顾雁影在轻蔑嘲笑她所承受的一切,心下一横,艳丽小蛇顺着手臂,盘绕游上,狠狠咬在顾雁影的虎口处。

    顾雁影神情微变,笑容终于从脸上消失,徐徐开口道:“你将它养的很好?!?br />
    钱容芷不可思议,“她竟然还能说话!”却又听顾雁影道:“我现在就帮你除去它吧!”

    钱容芷登时感觉顾雁影的身上飘起一缕微风,这股风看不见摸不着,连一片枯叶都无法吹起,甚至和此方世界的气流全不相干,但她却分明感觉到了。

    顾雁影蹙眉,绝美的脸上浮过痛苦之色,似在忍受什么,而那艳丽小蛇仿佛见了鬼一样,松开口想向后退去,但却被一股无形力量吸住,扭动着身子无法挣脱,被一点点吸向顾雁影的手。

    钱容芷猛地抽回手,低头一看,艳丽小蛇还在,倏地缩回体内,不敢再出现。(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