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二章 归去

大圣传 第三十二章 归去

    ff37;ww.ff35;ff18;xff33;.ff23;om 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师傅来了!”“首座来了!”

    众僧侣喧喧嚷嚷,有的叫师傅,有的叫首座,同时听着镇魔塔中永信的惨叫,场面乱成一团。

    觉远眉头一皱,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势威压,四下登时一静。

    “永仁,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模样忠厚的中年僧人走出来,“师傅,我也是刚到,仿佛是永信师兄与一个叫李青山的人产生了纠纷,命我等出手将其拿下,那李青山便召出这塔来,将他们一起压在其中?!?br />
    永仁和尚在俗事院中是出了名的老实本分,所以觉远也最信他的话,他便道出自己所见所闻,倒没有听信永信的话,将李青山说成一个罪人。

    李青山!

    觉远心中一顿,昔日一意初入天龙禅院,他也在大雄宝殿,对于这个执拗男子的印象颇为深刻,后来一意归来,由方丈亲自剃度,却不见这李青山的踪影,还道他仍被关在镇魔殿中,原来已出来了。不知为何来到我俗事院中,又与永信动起手来。

    听着永信的惨叫,觉远微生怒意,竟敢在这里当着他的面殴打他的弟子,未免太不将他这俗事院首座放在眼中了,僧袍一挥,原以为这塔会被挥飞出去,却不料镇魔塔纹丝不动。

    觉远也露出惊异之色,这是什么法术,竟如此坚固!

    乍眼望去,只觉魔气森森,像是魔族的手段,但偏偏又有一种截然相反的佛法庄严,凛然不可侵犯,竟是闻所未闻。

    他双手一分,双拳一握,浑身金光灿烂,幻化出一尊数丈高的金刚化身,展开一双肌肉虬结的手臂。将镇魔塔紧紧抱住,向上拔去。

    这金刚一身巨力何止万钧,镇魔塔摇晃了一下,被一点点向上升起。

    李青山收了鞭子,冷哼一声,当即盘膝而坐,魔心焕发出一轮轮暗红色的光芒,身上魔气滔滔。冲天而起,似要将这镇魔塔冲破。

    但他越是催动魔心,释放魔性,镇魔塔反而变得更加巨大,同时运转《镇魔图录》,镇魔塔又拔高数丈。

    觉远不肯放弃。二人又相持了一阵,然后轰然一声,稳稳地镇压在大地之上。

    众僧发出一阵惊呼,原以为觉远出手,必当将李青山手到擒来,没想到施展了金刚化身,还是撼不动这怪塔。

    觉远无奈散去金身,他虽另有强大手段,自信能够攻破这塔。但是那样一来,动静太大,家门起火,传出去于天龙禅院的名声多有不利。

    这李青山竟如此了得,凭着一次天劫的修为,竟能对抗我的金身,亦非可以小觑之辈。

    “李施主,请你出来,我弟子如何得罪了你。不妨说来给贫僧听听。贫僧秉公处置?!?br />
    “你们这些和尚,全都恃强耍横。欺负我势单力孤,我若出来,又要被你们欺辱!”李青山的声音从塔中传来,众僧侣都是一阵愤愤。

    “欺辱你?这与贫僧所见,只怕有些不符?!?br />
    “色即是空,凡事皆不可只看表面,大师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阿弥陀佛,贫僧受教了,那敢问我这弟子是如此欺辱你的?如若真的是他不对,贫僧愿为你赔礼谢罪?!?br />
    “这位大师的修养倒是不错,比起你这劣徒强的多了。罢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说来给你听听?!?br />
    李青山便将自己如何来做俗家弟子,如何听闻俗家弟子需要送礼,说了那一句“佛门弟子也收受贿赂”而惹恼了永信,然后他又如何刁难自己,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也不添油加醋。

    觉远听他说的坦直,心中已信了几分,对于永信收礼之事,他早有风闻,但专注于修行,也并不将如此小事放在心上,没想到今日竟闹出如此事端来,但终归不肯尽信。

    “贫僧如何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哼,当时在场的又不只是我们两个,你尽可问问那位俗家的王师兄,看我说的可有一字虚言?!?br />
    王师兄等三个俗家弟子,自从众僧侣涌进来,就退到一旁看热闹。

    王师兄听闻李青山提起他来,心中一惊,暗骂李青山恩将仇报,将他拉下水,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来,向觉远行礼:“弟子见过首座?!?br />
    “你尽管道来,不必有什么担忧,更不许有丝毫隐瞒,天龙禅院不乏验明言辞真伪的办法?!?br />
    王师兄只得说道:“方才的情况,与这李……李青山说的,并无多少分别,只是我等与永信师兄,乃是同门之间的礼仪往来,并不是什么收受贿赂,李青山言语不当在先,永信师兄才动了无名之火,请首座明鉴?!?br />
    他虽不敢在觉远面前撒谎,但言语之间,还是偏向永信,心中恼李青山,“我们纵然真的是贿赂,又跟你有什么相干?”

    觉远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此说来,还真是永信欺人太甚。

    “李施主,事情的原委,贫僧已经搞清楚了,你出来吧!”

    “只搞清楚还不算,你且说说该如何处置?”

    “此时小徒多有不当,违反了天龙禅院的清规戒律,自当送入戒律院中受罚,贫僧与你赔礼。你要做俗家弟子,乃是我俗事院的荣幸?!本踉短鞠⒁簧?,微微躬身。

    李青山暗赞了一声,还是这老和尚有气度,他也不是纠缠不休之辈,当即收敛魔性,恢复人身,然后挥手撤去镇魔塔。

    永信已被抽的奄奄一息,浑身血肉模糊,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李青山心念一转,镇魔锁链撤去,他便重重跌地上。

    “永信师兄!”众僧侣一阵惊呼,皆对李青山怒目而视。

    虽然在李青山看来永信是个标准小人,但其人擅长处理俗事,对同门师兄弟,一向慷慨大方,所收的礼物也不是一人独吞,而是雨露均沾,方能一呼百应。俗事院中的弟子,个个都佩服他,纵然修为更胜一筹,也不跟他争这大师兄之位。

    觉远大袖一卷,将永信卷到身旁,一片片金光洒下,永信身上的伤势当即恢复,缓缓睁开双眼,叫了一声:“师傅!”

    “唉,永信,你一向聪明敏锐,今日怎么做出这等糊涂事来?!?br />
    “大师果然秉公处置,在下佩服,至于这俗家弟子,不做也罢?!?br />
    李青山一拱手,然后大步走向俗事院外。

    永信望着李青山的背影,眸中充满了怨毒之色,平生未曾受过如此大的屈辱,还是当着这么多师兄弟与师傅的面,声音陡然提高,有些凄厉的道:

    “不能放过他,他是个魔民!”

    “什么!永信你不可乱说!”

    觉远心下一惊,立刻用神念审视李青山,但在《镇魔图录》的作用下,李青山连半点魔气也不曾泄露。

    永信红着眼道:“我亲眼看到他魔化,不然凭他的实力,怎能轻易破开弟子的法衣和金身,弟子若是撒谎,愿沉沦无间地狱,受永劫之苦?!?br />
    觉远的脸色变了,佛门弟子敢发此重誓,那基本上不会有假。魔民乃是佛家仇敌,如果李青山是魔人的话,那不必管任何是非曲直,必要将其拿下,或当场击毙,或打入镇魔殿中。

    只见李青山对这一切充耳不闻,继续大步向前,觉远断喝道:“李施主请留步!”

    “大师还有何事要问?”李青山只觉手腕一紧,被觉远紧紧扣住,今日若不搬出不怒僧的名号来,恐怕难以脱身,心下叹道:“师傅啊师傅,这可怪不得我了?!?br />
    “有些事须得分辨清楚,敢问李施主方才所施展的宝塔,是哪一门哪一宗的法术?”

    李青山道:“当然是佛门正法!”而且还是天龙禅院的至高法门。

    “我自小便在佛门修行,已有三百余年,怎不知道我佛家有此厉害法术?反而觉得其魔气森森,有些像是魔民的魔法?”

    李青山笑道:“大师又要听信人的一面之词了,我也愿发誓,如果我是魔民,愿沉沦无间地狱,受永劫之苦?!?br />
    觉远迟疑起来,眼光从李青山的手腕上扫过,忽然凝住,问道:“咦,这串念珠你是怎么得来的?!”

    这串念珠看似平平无奇,但觉远记的很清楚,这分明是后山那位前辈的贴身之物,怎么会落到这李青山手中。

    李青山道:“别人送的?!?br />
    “不可能!”

    觉远深知这串念珠对那位前辈的意义非凡,基本上可以当做衣钵传承之物,绝不会轻易送人。

    “不是送的,难道还是抢的不成吗?”

    觉远心道,那就更不可能了,放眼天下能从那位前辈手上抢东西的人又有多少?如果真是那位前辈心甘情愿送给此人的,难道说……

    李青山意味深长的道:“大师以为我闲得无聊,才来这俗事院中做俗家弟子吗?”

    觉远徐徐的放开手,双手合十道:“贫僧明白了,施主请去吧!”

    李青山亦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多谢大师!”大步向着清河府的方向行去。

    “师傅!”永信充满不甘的叫道。

    觉远缓缓摇头,示意他不必再言,望着李青山的背影渐行渐远,无论此子是人是魔,都自有那位来评判!

    ff37;w03c9;30fb;ff3520xs.ff43;off4d; ff55;247b;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