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一章 剑眼

大圣传 第三十一章 剑眼

    第三十一章剑眼

    永信靠在冰冷的塔壁上,虽有法衣金身护体,但望着李青山那双充斥着戾气的红眸不断逼近,心中没有一丝安全感,仿佛身为凡人,而与猛虎关在同一个笼子中。

    咚的一声巨响!

    李青山一拳如龙,破空而去,轰在金钟上,金钟扭曲变相,塌陷出一个深窝来,金色的灵光一道道飚飞出来。

    “??!”

    永信一声惊叫,身上的法衣也出现了一个拳痕,久久不曾消退,他这件金钟护体法衣,可是一件法器??!

    虽然只是杂品法器,但也不该如此脆弱,竟被一拳破坏到如此程度,若是被直接轰在身上,岂有命在?

    李青山望了一眼自己的拳头,脸上的神情,到似对这一拳之力有些不满。

    虽然在魔化之后,实力暴涨,但和真正的牛魔虎魔的破坏力相比,还是远远不如,否则随便一拳轰出,便将这永信连人带法衣一起捣成齑粉。

    但身在这大佛山脚下,哪怕是在镇魔塔中,他也不敢大意乱用妖魔之力,天知道无畏僧那一对儿师兄弟,是否正看着这里。

    如果不能尽快击溃永信的身上的防御,只怕天龙禅院那些厉害人物就会前来救援,没办法狠狠教训他了。

    忽然间,劲风扑面而来,那木鱼又张开大口,向李青山吞下,同时木鱼锤悄然绕到后面,向着他的后脑飞击而去。其本身仍只跟寻常木鱼锤一般大小,若是一时大意,极容易中招。

    李青山纵身一跃,避开木鱼的扑咬,头也不回的向后一抓,木鱼锤便落入他的手中,又向下疾落,狠狠将木鱼踩在脚下。

    这两件法器拼命颤动,却脱不出他的束缚。

    在魔化之后,凭这两件法器已经无法对他产生丝毫威胁,李青山微微一笑,从百宝囊中抽出一柄奇型长剑来,正是叛魔剑。

    剑柄处的眼球转动了一下,瞳仁死死盯住永信,永信心中一寒,竟有一种完全被看透的感觉。

    在李青山的视野中,登时看到了别样的画面。

    他感觉视线穿过金钟,穿过金身,甚至穿过了皮肉骨骼,看到了更为根本的东西,看到了永信心中的魔性,一团缭绕的黑色雾气。

    人人心中皆有魔性,这永信虽身为佛门弟子,但是贪婪易怒,佛性犹在普通人之上。然后视线又收回来,停驻在永信那层金钟罩上。

    叛魔剑柄上的诡异眼球颤动了一下,忽然间,李青山看到金钟上有一条淡淡的黑线,但在肉眼的视野中却什么都看不到,用神念去探查也一无所获。

    “那是什么?”

    李青山心中一动,挥起叛魔剑,试着沿着那条黑线斩下。

    剑光一闪而过,永信正欲嘲笑李青山徒然费力,忽然感觉身上一凉,法衣无声无息的被剖开,露出胸口肚腩,白花花的肥肉来。

    灵光乍泄,金钟消失,法衣失去了护体之能。

    “怎么可能,我的金钟护体法力,这一定是偶然!”永信瞪大眼睛,不能相信,一件护体法器,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破坏了。

    李青山望着手中叛魔剑,赞了一声:“好剑!”原来那一条黑线,便是这件法衣的缝隙所在,心中有些惊喜,得到这柄剑之后,一直没有好好研究,没想到竟有如此异能。

    叛魔剑本名“邪眼”,最强大之处,并非剑锋有多么锋利,剑身有多么坚固,正在于它能用“眼”能看到许多肉眼无法看到的东西,例如事物本身存在的破绽。

    列图方能一件斩杀一名强大魔将,取其魔心,正是凭借着这种能力。

    但这种能力,若没有合适的魔心作为瞳仁,便发挥不出来真正的威力来,后来列图人剑合一,虽然用自身的魔心赋予了其瞳仁,但神志不清,又被困在镇魔塔中,与疯狂的多噶的近身搏杀,根本无法发挥出剑的威力来。

    然后就身死道消,叛魔剑落在了李青山的手中,原本要让这柄叛魔剑臣服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寻常魔民得到此剑,日夜摩挲炼化,少说几个月时间,才能发挥出其威力来。

    但李青山所拥有的魔性实在是太过的纯粹强大,丝毫不惧叛魔剑的特性,赐予其叛魔之名。叛魔剑仿佛遇到了知己明主,甘心为其所用,不等李青山悉心研究,碧娜主动贡献力量。

    正如人无完人,永信身上这件金钟护体法衣,其实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天衣无缝,而是有着破绽存在

    特别是正面挡了李青山一拳一掌之后,这种“破绽”就更加明显。但仍非肉眼所能察觉,但李青山有叛魔剑在手,便可窥其破绽。

    仿佛两军交战,面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坚城,若是正面强攻,或许十万大军也难以取胜。但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向导,寻觅出一条不为人知的羊肠小道来,只需派出一队精兵,便可克敌制胜。

    叛魔剑便担当了这个向导的身份。

    “李青山,你不要过来,这是天龙禅院,你不能杀我!”

    永信色厉内荏的道,拼命催动法力,金身变得越发闪亮,心中叫苦:“原来这李青山真正的身份是魔民,现在我既见了他的真身,必不能容我逃脱,要杀人灭口,早知如此,我何必为几句言语同他置气?!?br />
    他要同李青山置气,不单是本身气量偏狭,更在于自以为占据优势,视李青山如瓮中之鳖,想怎么拿捏都可以,哪能想到,他真的能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将他逼到如此境地。

    李青山淡淡一笑,索性闭上了眼睛,将神念沉入叛魔剑中,剑柄的邪眼散发出一轮轮涟漪般的邪光。

    然后便“看”到,永信身上焕发出的金光,变得暗淡下来,在他那一层金身上,出现了片片黑斑,那都是金身的薄弱之处,其中更有几个黑点,显得极为黑暗。

    破绽!

    李青山一步跨出,叛魔剑一往无前,穿过虚空,刺中一个黑点。

    李青山再睁开眼睛,却只看到金光闪闪的金身,哪里有什么黑斑黑点存在,但在剑尖所及之处,金身出现一道道裂纹。

    李青山微微一笑,将全部的力量与灵气俱都压在这一剑上,剑尖刺入其中。

    锵!

    犹如金铁碎裂之声,坚不可摧的佛门金身碎裂飞散,永信就如没了壳的螃蟹,满脸不能置信之色,再也没有了横行霸道的气焰。

    永信一边拼命催动木鱼,一边急急摸向百宝囊,他还藏有着不少强大的灵符,足可反败为胜,但手指刚刚触及百宝囊,冰冷的剑锋就贴在他的脖子上。

    他根本没想到李青山能如此迅速轻易的撕裂他的两层防御,以至于根本没有心理准备,诸多手段都没用出来,这也是久不经争斗的表现。

    “再动一下,脑袋分家!”

    李青山说道,永信感觉脖子一痛,温热的液体流下来,登时不敢再动,望着那双暗红色的眸子,神情一阵抽搐,脸上的表情想哭又像笑,认定了李青山是要杀人灭口,想说点什么讨好的话来求他饶命,这种话他平日是常听的,但此刻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哗啦啦一条条镇魔锁链垂落下来,将永信捆得像粽子一样,悬在镇魔塔中,永信强作镇定:“你杀了我,你自己也难逃一死!”

    “你若不想激的我真杀了你,就给我闭嘴!”

    永信登时一句话也不敢说,心中却升起一股希望来,他果然不敢杀我,心中恶狠狠的想:“等到我出去了,看要怎么炮制你!”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收受贿赂的小人,自己做得,老子就说不得吗?我本不愿理会你,你倒穷追不舍,不肯放过我,还敢学人说话,玩那言语构陷的勾当,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几斤几两。我们家乡有一句俗话,不要把我的低调,当做你装逼的资本,你听过没有!”

    永信自然不敢回答。

    李青山从百宝囊中拿出一条鞭子来,这不过只是一件上品灵器,也忘了是从哪里从何人手中得到,再加上他也不擅长用鞭子,本没想到能用得上,没想到今日倒有机会用上一用。

    他握住手柄,用力一抖,在头顶甩了一圈,狠狠抽出去,“啪”的一声响,永信身上登时多了一道血痕,浑身一阵抖动,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他虽然被束缚着,但仍有灵气护体,原本不至于如此不济,但李青山的鞭子上却含着一股镇魔之力,他心中有魔,便难逃制裁。

    永信又叫骂起来,李青山哈哈一笑,将一条鞭子舞的如龙似蛇,对着永信一阵猛抽,心中大觉快意,感觉到外面的僧铝正在攻打镇魔塔,也丝毫不放在心中。

    这镇魔塔的特性是被镇压的人的魔性越强,就越发的坚固。永信虽是小人,倒也谈不上有多么深的魔性,但是李青山自身的魔性实在太强烈了。他身在其中,这镇魔塔就坚固之极,前所未有。

    又感觉到震动从脚下传来,更是付之一哂,如果创造镇魔图录这位前辈,在创造镇魔塔这一招的时候,连个塔基都没有,随随便便挖土就能进来,那还谈个屁的镇魔。

    “阿弥陀佛,这是怎么回事?”

    镇魔塔外,一个老僧毫无征兆的忽然出现,其须发皆白,看起来甚是温和庄重,正是俗事院首座觉远禅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