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九章 你算什么东西

大圣传 第二十九章 你算什么东西

    “为什么?”

    王师兄道:“永信师兄正在接见另一位师兄,等那位师兄出来之后,我们让你排在前面?!?br />
    “那也不必,按规矩来就行了,不知那永信师兄是个什么身份,竟如此大的排场,还要用上‘接见’二字?”

    “师弟既然要做俗家弟子,这个却不可不知,永信师兄是俗事院首座,觉远禅师座下首席大弟子,也算是我等的大师兄,平常觉远禅师都是研究佛法,这俗事院中之事,都是永信师兄在处置?!?br />
    “呵呵,那是厉害的很?!?br />
    王师兄见李青山一脸的不以为然,压低了声音道:“你可不要小瞧永信师兄,我们的功过赏罚,皆在永信师兄身上。无畏方丈堂堂僧王,师弟你纵然言语冲撞,也不会与你一般见识,但是这……”

    他刹住话头不说,李青山笑了,也压低声音道:“我明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往往如此。他不来惹我,我也犯不着招惹他?!?br />
    看来这位永信师兄,不是个心胸开阔之辈,等下我说话小心些,我虽不怕他,但是免生事端为好,在这大佛山下,还需考虑一下影响。

    王师兄见李青山听劝,也颇显得“老怀大慰”,抚着胡须说道:“年轻人,要懂得藏锋,你纵然天赋奇才,不懂得这些人情世故,是要吃大亏的?!?br />
    李青山听他这么老气横秋的教育自己,心中觉得好笑,不过也算是一番好意,也不予置评,笑而不语。

    王师兄说的兴起,“你此番来,可曾带礼物前来?”

    李青山讶然道:“什么礼物?给谁?”

    “当然是给永信师兄?!蓖跏π忠涣场澳阄蛐栽趺凑饷床睢钡谋砬?,又做痛心疾首状,仿佛看着不争气的子侄。

    天龙禅院的俗家弟子遍布青州,并不是放任自流。往往都会得到一些任务,比如兴建寺庙,或者收集各种资源,完成这些任务,便有一份功绩??梢栽谔炝褐谢蝗∫恍┕Ψㄖ嗟暮么?。很多任务是否算是完成。完成的好与不好,有时候全凭永信一句话。

    虽然是俗家弟子,既然挂着天龙禅院的名头,对于佛家经典就不能一窍不通。更不能肆意妄为。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各地的俗家弟子便会来天龙禅院一次,由俗事院的僧侣,对他们进行佛学和品行的考较。如果通不过就很麻烦,甚至有可能被废去俗家弟子的身份。

    永信的权力就更大了。俗家弟子中,像李青山这样对佛经完全不感兴趣的人大有人在,只需要一份礼物,便可保证过关,长久以来,便成惯例。

    俗家弟子从外地而来,总要带点礼物来拜见这位永信师兄,倒不一定多么珍贵,关键是俗家弟子人数众多??晌交吵伤?。

    “可我师傅没交代我??!”

    李青山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堂堂不怒僧的大弟子,要去给俗事院的什么大师兄送礼,这不是开玩笑嘛!

    “你师傅是哪一位?”

    那女修士插口问道。他们之所以成为俗家弟子,根本上还是因为天龙禅院中没有师傅肯收,否则随便入哪一院,都胜过这俗事院。

    “这个需要你自己去悟!而且这其中的门道。不是每一位长辈都懂得的,多亏遇上了我。不然你没有准备,进去是要吃亏的?!?br />
    王师兄语重心长的拍拍李青山的肩膀,在他想来,李青山的师傅,也不过是过去在炼气的时候拜的,否则若有正经的门派师承,怎么可能来做天龙禅院的俗家弟子。

    “佛门弟子也收受贿赂吗?”

    李青山听这意思,如果不送点礼,还会被刁难,不禁提高些嗓音,有些惊异。

    王师兄惊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这是我们兄弟情谊,怎能算是贿赂?!?br />
    “佛门净土,何人在外面喧哗!”

    一个中年僧人从殿中走出来,扬起一双扫把眉,眼睛直盯着李青山,含着一丝恼怒。

    李青山也回视着他,向来这位便是那永信师兄,只见他相貌平凡,脑袋剃的明光铮亮,身形微胖,腆着肚子站在那里,还真有点威风。而在他身后不远,还站着一个瘦小男子,想来就是先于王师兄他们进去的那位道友。

    “永信师兄!”王师兄与那中年女修士连忙双手合十的行礼。

    永信也不还礼,直问李青山道:“你是何人?敢擅闯我俗事院?!毙闹心畹溃骸澳阏庳?,你头一次来,不懂规矩,不送礼物也就罢了,却敢说我是收受贿赂,当真是不知好歹,得给你几分颜色瞧瞧?!?br />
    李青山一拱手道:“在下李青山,是来做俗家弟子?!?br />
    “俗家弟子?你现在所行的,可是佛礼?俗家弟子也不是你想做便做!”

    永信神色一动,身为天龙禅院的内院弟子,自然听过李青山的名号。

    此子狂悖无礼,竟然连方丈的命令都敢违背,活该被投入镇魔殿中,受了一番教训,还不是得灰溜溜的跑来做俗家弟子。现在撞在我的手中,得好好消遣他一下,让他学学什么叫尊敬前辈。

    “师兄说的对,如此粗蛮无礼之徒,一看便是从小地方来的,怎么有资格做我等的师兄弟?!庇佬派砗蟮哪鞘菪∧凶右舶锴坏?,脸上带着谄媚之色。

    “你这小子,还不快快向永信大师赔罪?!蓖跏π执笊叽?,那女修士也在一旁使着眼色。

    “放屁!”

    李青山浓眉一拧,獠牙森然,一股凶戾之气自然散发出来,让在场的人都是心中一跳,气息都受压抑,感觉周围的光线似乎变暗了。

    他一声低喝,更如虎啸山林,虫鸣鸟啾之声顿时停息,四周静的吓人。

    平日里虎魔牛魔都被灵龟镇压着,但自从凝聚了魔心之后,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他虽然修了《镇魔图录》,但从第一式便是“魔心无悔”,根本就没想过要压抑束缚心中的魔性,情绪一动,自然形诸于色。

    “何……何等凶蛮狂徒,敢在这天龙禅院咆哮!”

    永信用手指着李青山,为自己方才竟然被一个修为还不如自己家伙震慑住而恼羞成怒,心中更是惊异,他也是在镇魔塔中历练过的,那些魔民甚至魔将,都不能给他如此大的压力。

    李青山上前一步,本欲报上不怒僧的名号,但是心念一动:师傅特意嘱咐我不要借他的名气,我才刚从后山到前山,就破了此戒,有些不妥。他不要我做俗家弟子,那刚刚好,我不做便是。

    于是笑道:“这劳什子俗家弟子,当我稀罕做吗?我不跟你这收受贿赂的小人一般见识?!敝苯幼肀阕?,反正最重要的是与不怒僧定下了师徒名分,是否做这俗家弟子,还真的无关紧要。

    “你说谁是小人?”

    永信喝问道,他身为俗事院的首席弟子,平日所见都是俗家弟子讨好的面容,安敢有人当面辱他。本欲好好刁难一番李青山,没想到李青山根本不在乎一个俗家弟子的身份,说走就走,一腔怒火无处释放。

    李青山根本懒得答他,王师兄张口欲言,又怕开罪了永信,还是把嘴闭上,心念道:“这小子太莽撞了,竟敢在和大佛山下开罪永信师兄,当这天龙禅院是吃素的吗?不对,天龙禅院还真是吃素了?!?br />
    “站??!”

    永信袖口一扬,飞出一个木鱼来,迎风便涨,直化作马车大小,向着李青山呼啸飞去。

    李青山果然站住,转过身来,望着呼啸而来的木鱼,面不改色的问道:“你还有何话说?”眼看便要被木鱼击中。

    “小心!”那女修士惊叫道。

    “若是将他砸死了就不好了!”

    永信心念一转,轰然一声巨响,木鱼砸落在李青山身旁,泥土纷飞四溅,登时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

    “这佛门清静之地,可被大师你砸出了一个大坑了?!崩钋嗌揭娜晃蘧?,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

    永信心念急转,“他若要走,我还真没有什么借口留下他,若是恃强出手,师傅那里,只怕交代不过去,对了,差点忘了他是因为什么而被打入镇魔殿中?!?br />
    永信成竹在胸的道:“你既然不是俗家弟子,竟敢乱闯我俗事院,已犯了我天龙禅院的戒律,而且还是一犯再犯,必要惩处!”

    俗事院的一大职责,本就是接待信众和俗家弟子,所以李青山才能长驱直入,一直走到这殿前,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青山,这话听着可有几分耳熟,难不成你还想到镇魔殿中走一遭吗?”永信心中洋洋得意,我这也算是小小借助了无畏方丈的智慧。

    这话一下就把李青山给惹毛了,他被平白无故坑进镇魔殿中,虽然最后因祸得福,收获不小,心中总有几分不爽,只是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而已。

    现在竟然有人敢拿这话来威胁他,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乱摸老虎屁股。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学无畏僧说话?”李青山一声狞笑,向永信大步走来,凶威赫赫。

    永信本还自信满满,可将他制服,但被那闪着暗红光芒的眸子一望,心下登时有些发慌,命令道:“三位师弟,帮我把这狂徒拿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